69书吧 > 超级母鳄 > 346|海底城-捡垃圾

346|海底城-捡垃圾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她的白戒什么时候落到朱雀的手里?不对,朱雀的主上,不是玄天吗?

    又怎么会通古今、知未来……苏芮心头滑过一丝不明情绪,这时她收到了向左向右的传音。

    “盒子就在朱雀手中的戒指里!”

    ……侧面论证了就是她的白戒,很可能白戒中的东西还都在白戒里。

    “稍安勿躁。”苏芮回道。眼下白戒在朱雀手上,不提朱雀的武力值,现在还关系到屠牛,就算想抢回来也不是这个时候。

    向左向右同样意识到现在不是时机,只得耐心静观事变。

    只见白戒在朱雀掌心渐渐升起,越变越大,飞到洛缨雪上空将洛缨雪笼罩在内,洛缨雪整个人也随着白戒飘了起来。白色戒指发出致密的白光与洛缨雪头部连接成片,洛樱雪轻吟了一声,光波一荡,交叉在上空出现一道乳白色的光幕。

    开始有些影影幢幢的,渐渐清晰起来,连眉月派女修裙角绣着的花瓣都清晰可见。光幕上,洛缨雪骑在白狮之上,指挥眉月派女修埋伏在四周,等有人从房子里出来,眉月派女修就一拥而上。几乎没人能反应过来,无论男女都被当场杀掉,至于储物袋当然落入了洛樱雪手里,再由洛缨雪打开进行分配。

    看到这一幕,别说那些被杀修士的门派,就连洛蔷脸色也变了又变。她也没想到门下弟子竟然胆大到这种程度。但看洛缨雪等人的配合的熟练程度,显然不是第一次这么干。

    金光大师的面色不由沉了下去,要是眉月派是个不入流的门派也就罢了,可眉月派不但享有极高的声誉,碍于都是女修,各大门派对眉月派可谓爱护有加,有什么好处都不忘稍带上眉月派,可看看被眉月派弟子杀死的修士,有好几位都是跟眉月派交好的宗门弟子。

    因为洛缨雪仍被白色戒指的光芒笼罩,而她本人也陷入了一种沉睡的状态,所以众人只能静静地等着。

    这时画面一转,出现了轮回巷,眉月派弟子杀死一个相貌猥琐的男修之后,洛缨雪展开了一张图,并望向轮回巷深处。

    众人都是心思玲珑之人,即使没有说话的声音,但从口型还有各种动作都推断出眉月派定是发现轮回巷深处有宝。

    眉月派弟子面带喜色地走入巷子。

    这时画面却并未跟随她们移动,而是仍停留在那被斩首的男修尸体上。众人看得不解时,诡异的一幕忽然出现了,男修的头颅滚了回来,尸体一跃而起,头颅装上之后左右扭了扭,还转过来笑了笑。

    虽然知道那是虚像,但因为画面十分的真实,感觉很像那男修就在面前冲着自己笑,诡异的感觉令不少人觉得头皮发麻。

    这时出现了轮回巷尽头的情景,那是一座散发着浓郁紫光的宅院。眉月派的女修带着狂喜向紫光最浓郁的地方奔去。不知何故,最前面的洛缨雪所骑的白狮忽然顿了一下,其余女修并没有发现这一点,越过洛缨雪冲入了那道门,而洛缨雪却落在了后面。一瞬间,木门关上,门里门外成为两个世界。

    修真界灵器最为常见的是攻击类、辅助类灵器,和功法一样,最罕见的是暗含时间法则的灵器,像朱雀手上的这件,若非亲眼所见,很多人就算听说了也不会相信。而此时,白戒上空的光幕并未因为那扇木门关上而消失,而是诡异地换了个角度,以一扇门为界,在左右两侧分别同时展示的事情的进展。木门之内,十几名女修同时遭受了死前最惨无人道的□□,可怕的是,众人只能看到女修们种种受辱情形,却看不到那施暴之人。但女修们各种扭曲的姿势表明的确有“人”存在,可怕的还有,女修的脸上表情或屈辱或惊恐或绝望却诡异地呈现同步,好像那对她们“施暴”的人是同一个。木门之外,洛缨雪暂时逃过一劫,却显然发现了异常。血从木门下面流了出来,洛缨雪双臂一震,像是冲破了什么,急忙挥鞭抽向白狮,驱使白狮赶快离开这里。她扬起鞭子的时候没有发现白狮的眼睛闪过一圈红光,鞭子落到身上,本来奋力载着主人离开这里的白狮前肢猛然跃起,将一个不稳滚落在地的主人按在了爪下。接着,白狮撕裂了洛缨雪的衣裳……

    画面戛然而止。

    洛缨雪从空中坠下,疼痛驱使她睁开眼睛,只是很短的时间,她发现周围的人看她的眼神已经不一样了,她很快想起方才“梦中”看到的一切,原本没有血色的脸看起来更像死人一样。

    “都看清楚了吧?”朱雀懒洋洋看向众人。

    “你既清楚一切,为何不、不……”洛蔷的“阻拦这一切”还未说出就发现所有人都在盯着自己。

    “洛长老,你既当着朱雀尊主的面立下誓言,也该到了实现承诺的时候。”金光大师第一个道。

    “对。”其余人立即附和,单说朱雀凭什么为了区区几个女修耽误了捕捉魔兽,孰重孰轻一想就知,更别说这还是些丧心病狂,知恩不图报的蛇蝎!老妖婆还想垂死挣扎,简直不能再可恶了!

    朱雀微微一笑,竟祥和起来:“其实我这件寰宇戒,只能重现已发生的事情,是没有预知未来的功效的,所以……”

    这是变相解释了为什么没有阻拦魔兽行凶,但众人是根本不需要解释的。朱雀原本是极其高傲的,这一笑却如十里春风,处处祥光瑞云,修士们都看痴了,不自觉愤怒看向眉月派的女修们。

    除了洛蔷还有几名地位在洛蔷之下的女弟子,她们哪见过这种阵势,这些高阶修士眼中的仇恨几乎凝结了一般,有两个甚至瘫倒在地。

    洛蔷见躲不过去,心一横祭出灵剑,咔嚓一声,将断臂扔在了雷音面前。

    众人这才将视线转向还坐在地上的洛缨雪,那视线早就没有了开始的怜悯和同情,只有催促洛缨雪兑现诺言的急迫。

    洛缨雪脑中乱成一锅粥,不断回放着“我奉他为主,任他驱使”,难道真要这样吗?

    黄君见她迟迟不起笑道:“各位有所不知,当初在南沙城的时候,这位姑娘见我等修成了人身,就在我等的饮食中加入了紫霓草粉,想收服我等供其驱使。那位断臂的前辈说过,人不能被兽驭,那么兽就活该被人驭吗?如今我家主上建朱雀、麒麟、白虎、青龙四城,意在与你等和平相处,并非为了一争高下,否则,也不会固守四城百余年不动。今日这位姑娘愿以奉我等为主,供我等驱使,一片悔过之心感人至深,若是拒绝,倒显得我等太过心胸狭窄。故而,我们一定会收下她,但各位放心,我等绝不会使用眉月派那些驭兽手段对付她,只会……”

    从黄君掌心飞出一条锁链在洛缨雪脖子上缠了一圈:“只会让她好好的活着,颐养天年。也请各位作证。”

    从今往后,洛缨雪就是活的见证了。

    洛缨雪大骇,然那锁链将她紧紧锁着,她好不容易憋出了一句,却是:“是,主人。”

    她面如死灰,求救般地看向四周,但却没有一个人看她。

    沦为走兽的走兽,固然可悲,但这一切是谁造成的呢?

    在场的驭兽师虽然不再看洛缨雪,但不由想起自己灵兽袋里面的灵兽,第一次思索起会不会有一天自己也会进这样的灵兽袋?

    见势已倒,洛蔷带着几个眉月派弟子仓皇离去。

    眉月派事毕,金光大师倒有些慈眉善目:“原来我等被邀请进入此间都是一个计策,幸亏朱雀尊主驾临,否则我等是入瓮不知啊!”

    其余掌门、长老皆齐声附和。

    朱雀笑而不语。

    金光大师从袖中掏出一封请柬:“这是三月三修仙大会的请柬,出门时正好带在身上了,正巧遇见尊主,就省得跑一趟了。”

    原来是打算把妖族的机会给取消掉了吧?朱雀心里冷哼,却示意黄君接了过来。

    “好,我自会转告我家主上。”这种无聊的大会,他才不会去,还是让乌龟去吧。

    金光大师见朱雀接了请柬不由大喜,转而瞧见那被朱雀火光和金光囚禁住的屠牛,问道:“我等至今没有看出这魔兽来历,请尊主指点一二。”

    这群人真是麻烦,饶是如此,想到乌龟的吩咐,朱雀不得不开口道:“此物为上古魔兽,名为屠牛。集人妖魔阴戾而成,遇人食人,遇兽吞兽,不但能将吞噬对方力量,且能进化集合对方天赋。月余前我见它时不过是金丹期,现在却已是化神中期,也幸好现在是它幼年时期,否则就是我也无法困住它。”

    一个月从金丹进阶至化神,金光大师等人的脸色变了。

    “那怎样才能将其毁灭?”有人问道。朱雀的这个囚笼只是将屠牛给困住了,里面的屠牛仍然生龙活虎,一刻不停地冲击囚笼。

    朱雀抬眼看了那人一眼,那人立即察觉到无声的威压,吓的一动也不敢动。

    朱雀随即收回了视线:“此物诛不尽,杀不绝。”

    金光等人大骇。

    黄君道:“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家尊主才决定在这里动手。虽然杀不了它,却可以将它困在这里。一旦海底城沉入海下,它也就被封印在这一方空间里了。”

    众人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那我等留在这里看守这魔兽直到离开海底城。”金光大师立即道。

    有几位掌门、长老立即表示赞同,本来他们也不是为了宝贝来的,这样,门派的弟子可以继续进入第九城寻宝。

    黄君看向朱雀后点了点头:“如果得到大师的帮助我们就更放心了,我们这边也留下几位兄弟与大师一起看守魔兽。”

    事情商量完毕,朱雀率先第一个离开这里。

    各门派修士到自家掌门或长老面前点了个到之后就立即向第九城出发了,当然,这次是不可能再发生杀人夺宝这种事情了。

    朱雀凭空消失,苏芮眉头皱起,向左向右传音与她:“怎么办?”

    以二老的实力,根本靠近不了朱雀,苏芮也想拿回戒指,但总觉得里面有古怪,她见修士们都走的差不多了,再留在这里怕引起怀疑,直接道:“先离开这里再说。”

    “你不去第九城了?”谢石问道,老谢抢东西从来没这么过瘾过,还想再过过瘾。

    “没什么好东西,我不想去了。”最厉害的都在她手里,苏芮是真看不上这里面的东西。

    “哦,那算了。”谢石立即收了心,老谢务实的很,也不是很贪。

    向左向右知道此事不能操之过急,驭剑跟随苏芮先后离开了这里。

    苏芮发现了一个通向外城方向的传送阵,她图省事,招呼谢石三人从传送阵出去。

    谢石和二老都极相信苏芮,哪知苏芮这次就是纯粹为了省事,一出去,四人一块傻眼了,因为不是到了外城,而是到了一片一望无际的荒地上。

    这片荒地到处黑漆漆的,像是火烧过一样,偶尔看见颗草也是蔫不拉几的。也有些沟沟壑壑的地方,但总体很是开阔以及荒凉,还有一股莫名的肃杀之感。

    谢石开始还以为有人埋伏在附近才会有这种感觉,过了一会儿发现不是,这个地方就是莫名的有这么一种感觉。

    他们从传送阵出来后,那个传送阵就关闭了,单向传送阵。

    “走走看。”

    没什么好抱怨的。苏芮抛出小黄鸡号,披风下面的大公鸡不见了,识海中多了一柄雨伞,一会儿打开一会儿合上,一会儿旋转飞出水花。

    真是返老还童了啊!

    苏芮也不说他,嘴角微微上翘,好心情的模样叫谢石三人都吃了颗定心丸。

    “咦,前面有人!”果然有好事来,谢石高兴道。

    “好像在打架。”

    “多对二。”

    向左向右补充,看见那些人有些摩拳擦掌的意思,二老如今都是金丹期,最喜欢干的事儿就是越级挑战,尤其是他们这种一脸老态的,通常先被别人鄙视一番,然后再仰视一番,前后落差不要太爽。其实平时他们是很低调的,不过如今有苏芮跟着,不作威白不作威。

    苏芮往前扫了一眼,有些意外,但很快指着人多的一方道:“揍他们。”

    倒不是她多正义,只是不巧那两个人她认识,是陈笛和他那姓张的朋友。由此,苏芮推断出这里应该就是古战场了——进海底城之前,陈笛邀请她捡垃圾的地方。

    陈笛看见苏芮,简直要哭了,第二次觉得他那十张道符没有浪费。

    向左向右打完人还一脸意犹未尽,倒是谢石有些木然,他觉得他那元婴修为竟还比不过向左向右,但一想人家来路不同,也就释然了。

    二老非常符合修真界惯例地把对方的储物袋都留下来了,哗啦啦倒出一堆东西。苏芮还道有什么宝贝,见陈笛眼发光地看着一堆破烂,真有点为散修心酸。

    “什么玩意?没一个能用的,就因为这打起来了?”向左也嘟囔道。

    “看这个飞天梭,四个角三个都没了,不过材料倒是好的,是用天雷竹打造的……”向右也在翻拣那堆破烂。

    天雷竹,苏芮耳朵一动,识海中的雨伞也静了下来。

    “这种材料很少见啊,我都没见过。”苏芮装作感兴趣的样子拿起那飞天梭。

    “嗨,你们这儿怎么会有?这是上……我们那儿才有的,但这儿怎么会有我们那儿的东西,还有这月轮,是水月灵打造的……”向左发现还有陈笛两人,急忙改了个说法。

    苏芮想起和端木侠聊天,端木侠说这里的建筑、装饰、衣料、用具都至少有几十万年的历史,难道这里根本就是从上界坠落的一块地方,只不过向左向右也不知道。

    “这倒是有趣,可惜我还从没有用这些材料炼制过灵器……”

    苏芮还没说完,向右呵呵一笑:“我说丫头,这些材料你就别想了,除非朱雀那种涅槃之火可能能熔化一点点……卧槽,你炼化了?”

    苏芮得意一笑,幸亏向左向右才是金丹期修为,而谢石是个不识货的。她用灵火包裹了鸿蒙之火,从外面看起来跟普通灵火没什么区别,但里面却是鸿蒙之火,很快把那残破的飞天梭熔化炼成了一柄崭新的匕首。

    “谁想要?”苏芮挑了挑眉,心里有些奇怪,她本来想控制炼制一件中品灵器,哪知这材料品阶非常高,品质直接提升到了三阶法宝。

    别说向左向右这种识货之人,就是不识货的陈笛也能想到这东西的可贵,当下咽了咽口水。

    “要多少灵石?”陈笛豁出去了。

    那张道友也豁出去了:“阿笛我也想要,公平竞争,苏前辈你出个价!”

    苏芮一笑,将匕首收入储物袋:“这件不卖,你们想要拿材料来,我帮你们炼制,不过有一样,这种材料有多少我收多少,你们别多收我灵石就成。”

    俩人大喜过望,先将自己储物袋里的东西都倒出来请苏芮翻拣,等苏芮挑完就立即在这片战场上寻找起来。

    三老头这时才回过神来:“我们都不知道你是个炼器师?”

    这也太深藏不漏了吧?

    苏芮很委屈:“你们也没问过啊?”

    “开始你不是说你是兽医、驭兽师吗?”谢石道。

    “我说过我是兽医、驭兽师吗?”

    谢石仔细一想,苏行当真从头到尾都没说过啊!这人!

    “那你还会什么?”向左向右下界这么久,第一次对人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

    “吃吃吃喝喝喝,和你们会的一样。”

    骗人!

    “那你也帮我们炼制几件灵器,你不会是骗他们的吧?”

    切~

    “可以,”苏芮先把那一大堆材料快速收入储物袋,“拿材料来换。”

    利用起来真是一点不尊老爱幼啊!不过向左向右是可以理解这种狠劲的,想当年,北极大帝为了千神绝还不是连成神的机会都不要了。

    一行人开始在古战场捡垃圾,苏白也钻了出来,但是他不好化成人形,只得保持鸡身。偶尔发现一块破铜烂铁,叼着跑到苏芮身边,模样还挺喜感。

    古战场的庞大超出苏芮的想象,但是垃圾并不好捡,因为不知经历了多少年,很多都腐朽成泥,或者埋在地下。偶尔才能发现一点点的残留,像是先前那破损的飞天梭、月轮都是精品中的精品了。

    苏芮远远飞离众人,随手一抛,小黄鸡号升空变成一柄数丈长的巨剑,苏芮勾勾手指,小黄鸡剑冲向大地。

    “轰——”一声巨响,陈笛差点飞了出去,脸上被喷了一层土。

    只见以苏芮为中心,出现了一个深达十几丈,方圆数百丈的巨坑,坑中泥土全飞向天空。这时,稍微有点价值的“垃圾”受了吸引一般嗖嗖向苏芮飞去。

    卧槽……还可以这样捡垃圾!

    苏芮也是心急,海底城开放时间就剩两天了,要不不会选择这样破坏生态的办法,但这好像也没有生物居住……所以很快,在古战场上方竖起了一件又一件的灵器,大家都开始这么暴力捡垃圾了。

    偶尔也有别的修士路过,看见这打井一般的架势都赶快走了。

    海底城不分日夜,苏芮乐得多拣一些垃圾。这么轰地,谢石等人难免有累的时候,可不管他们第几次休息,苏芮就像完全不会累一样,这不,“轰”的一声,苏芮把那一大片巨石都给轰成碎末了。

    说来奇怪,古战场大部分都是平的,这个地方不知怎么搞的有一片巨石耸立。苏芮拣垃圾拣的投入,轰完了才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威压朝这边袭来。

    “谁?是谁炸了我的石头——”

    正在歇息的陈笛等吓的立即站了起来。

    苏芮抬头,只见一人披头散发扛着一块木板飞了过来。

    “砰——”的一声,木板扔在了苏芮面前。

    “打搅老夫作画者,死!”

    “是你?!”

    对方一连两声,可见情绪非常急躁。

    看着两手墨汁,脸上、身上也都是墨汁的端木侠,苏芮眼角忍不住跳了跳。

    谢石、陈笛等不知苏芮和端木侠有过一面之缘,一面紧张地戒备,一面忍不住伸头看向那木板,结果同时呆住。

    木板上确实画了一些石头,但第一眼看着像石头,第二眼就看不出纹路来了,好像画这些石头的人用力想画出石头的纹路和气势,结果因为太过用力勾画特点,最后弄成了一团墨汁。

    还有,画这些光秃秃的石头,实在是太有境界了,什么样的人才会想画这些石头呢?

    陈笛觉得这个人有些面熟,但脸上墨汁过多,一时没认出来。

    “土豆?”苏芮捡起木板,有些疑惑地问道。

    端木侠一怔,没想到苏芮说的不是石头:“土豆是什么?”

    “是一种圆圆的、也有长长的、上面有疤,无论是凉拌还是爆炒都很好吃的东西,我最喜欢吃醋溜的。”

    众人:……

    端木侠脸已经不能再黑了,因为全是墨汁:“小辈,不是老夫为难你。而是老夫寻找数百年,终于找得这么一块绝妙之地,在你一击之前,老夫在此已经蹲守了数日,刚有点灵感,还未来得及将它完全描绘出来,却被你、你一刨子给老夫全毁了!”

    就这还画了好几天……众人表情各异。

    “念在你也算我半个知音的份上,要么你把石头给老夫复原,要么你帮老夫找到那失去的灵感,你看着办吧!”端木侠袖子一甩,双手背在身后。

    那份唯我独尊、不听就杀的气势把陈笛吓醒了,这不就是魔道老怪端木侠么?苏行什么时候跟他算半个知音了?

    苏芮回身望了望那巨大的土坑,放在平时她也不是不能复原,只是如今她急于寻找材料,根本没留意那些石头都是什么样子。她捡起木板,要是端木侠画的像吧,她照着捏出来也可以,可端木侠分明画的是土豆嘛。

    “咯咯咯……”大公鸡跳到木板上。

    端木侠有杀了这鸡的心。

    苏芮灵机一动:“哈,这有何难。端木前辈,不是小辈我瞎吹,就我这鸡,都能给你找到你那灵感。”

    端木侠给她一个“骗我你会死得很惨”的眼神。

    苏芮笑笑:“端木前辈还有画板么?还有笔墨。”

    端木侠此人向来放荡不羁,见苏芮这么说,冷哼一声从储物袋里掏出一棵树来。

    陈笛早将此人是魔道老怪的消息告诉谢石等人。魔道的人干出什么来,谢石等也不会觉得奇怪的。沉气看着端木侠将那棵巨树去掉枝叶,一掌从中劈开,平滑如镜,做了两张画板。

    “老夫作画向来不用素纸,这是万年桐木,这是万年云墨,这是万年狼毫,你慢着点画。”言外之意,我给你最好的条件,你要是浪费了,死的更惨。

    苏芮看了一眼大公鸡,大公鸡镇定自若地传音:“磨墨。”

    苏芮卷起袖子磨墨。

    鸡爪握住了万年狼毫,一颤之下,一大滴浓墨落在了桐木上,顿时成了个大黑点。

    端木侠的脸就跟那个大黑点一样。

    鸡爪握紧狼毫奋笔疾挥,速度快的陈笛等只能看到一片虚影。

    虚影从桐木左端滑到右端,再从右端滑倒左端,扔了狼毫直接用鸡爪在砚台里蘸过,喔喔一叫,盖章似的在那空白处一按,就收爪挺胸立在一旁了!

    包括端木侠在内都急忙围了上去。

    只见这一半桐木之上,初看巨石嶙峋、磅礴大气,细看就那几块石头,但石头之后,墨迹延伸,似有无尽石阵都掩在虚实之中。且那几块石头,初看像石,越看越觉得像很多石头,错落有致,意境无穷,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升起一股妙不可言的感觉。不过最妙的是那空白处的几点墨迹,正是大公鸡最后点上去的,似雪似花似雾,犹如点睛之笔,让整幅图都“动”了起来。

    一时间,众人同时盯着这幅石头图陷入了魔怔之中。端木侠甚至席地而坐,当场开始打坐,不知在修炼哪一种功法,浑身放着银光。

    最神的是陈笛那姓张的道友,全身忽然霹雳巴拉响了起来。

    受这声音冲击,陈笛终于醒了过来,对众人解释道:“他是体修,很多年都没有突破了。”

    苏芮:……为毛她没有感觉啊,这不公平!

    大公鸡斜眼看了她一眼:“老子都被你摸光看遍了,你当然早就达到了老子的水平,自然感悟不出来了。”

    苏芮:“你谁啊?我认识你吗?”

    苏白:……

    见大家伙都在体会画中境界,苏芮也不好强迫各位继续捡垃圾,她正待一个人先去干活,当空飞来一颗火红的流星。

    苏芮急忙提醒众人躲避,可包括端木侠在内,谁也没快过那颗流星。

    “砰”一声巨响,桐木画在火中成了灰烬,正在感悟的众人全被轰飞出去了。其中以端木侠最为严重,衣裳几乎全被烧化,幸好身上有不少黑灰,让人不易分辨出重点部位。

    最好的就是苏芮和大公鸡了,流星飞来的时候,她感受到熟悉的气息,立即把大公鸡压在了下面就地卧倒,只是滚了一身土而已。

    “小子!再敢偷本尊的梧桐树,小心本尊把你变成树肥!”朱雀的影像在空中一闪,从端木侠的储物袋中飘出另外一半桐木,眨眼和朱雀的影像一块消失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超级母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滃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滃滕并收藏超级母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