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悍妃杠上邪魅王爷 > 第一百零九章 惊吓

第一百零九章 惊吓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爷!”院门口空空荡荡的,叶如之稍等了片刻,便听见头顶竹叶沙沙作响,少顷,一个绿色人影跪伏在身前。

    “都安置妥当了吧?”叶如之问道。

    “爷放心,咱们这是铜墙铁壁,别说是高手,就是大军来袭,也能安然身退。”那人中气十足,叶如之满意地点点头。

    “去吧。”叶如之挥挥手,一身轻松地朝院中走去。

    玄如澜如今刚登上皇位,最怕的便是这些暗中使手脚的。他离开京都,由明转暗,才能成为最大的助力。

    走入院门,看到爬在秋千上不断嬉闹的寻萱和寻龙,还有在一旁小心护着,求爷爷告奶奶的下人,叶如之大步走了过去:“萱儿,龙儿,爹爹陪你一起玩!”

    “夫人,爷居然和少爷小姐一起荡秋千呢。”若烟转头,晨曦透过竹叶缝隙漏下一点点金光,照耀在哈哈大笑的三人身上,忽然有些圣洁起来。若烟幸福的目光微暗,叶如之不说她其实也知道,京都开始不平静了!

    或许说,京都从一开始就不平静。

    城西北角的府邸中,玄如澜一边品茗一边看着兰馨纳鞋底,飞针走线的功夫让玄如澜看地有些佩服起来。他一向认为这绣花针的功夫不过尔尔,可感觉此刻鞋底的舒适,又见兰馨如此贤惠,忽然觉得自己前十几年都白活了。

    “爷,您看什么呢?女儿家的这些活有什么好研究的?”近日,爷连一向最爱去的百花楼都戒了,一直在府中,或是在书房中看书,或是陪着儿女玩乐,又或是陪着自己,即便这样安静地一个纳鞋底,一个喝茶,似乎也是甜蜜的。

    “想不到,馨儿你这手艺这么好,爷当然得欣赏啦。”玄如澜没有丝毫尴尬,身子一探,将兰馨手中的鞋底取过。

    “小心有针。”兰馨喊着,身子被玄如澜拉过后规规矩矩的缩在他胸口,见玄如澜随意将那鞋底同针扔进针线篓中,这才舒了一口气,“爷最近心情不错?”

    之前他只会醉酒消愁。兰馨其实也听到风声,却是闭口不言。这会儿,却忽然大胆了起来。

    兰馨感觉身后一颤,微微转头。

    玄如澜将头埋进兰馨的头发中,闻着那发香,有些沉醉,是一股淡淡的百合香,是了,也只有这样的香气才配得上他的馨儿。

    “爷?怎么了?是不是想起那些不好的事情?别想了!”兰馨转过身子,眼中带泪,“馨儿一直都不敢说,但是现在也不得不说了。爷,您何苦在乎那些呢?母后毕竟是母后,虽然有错,却依然是您的母亲。何况,爷您的血统纯正,名正言顺。”既是如此,为何要抛弃王爷的身份,拉着她在这个小小的院落中过活?

    玄如澜眼中闪过迷茫,缓缓摇了摇头:“我一直以为母后,不,她是疼我的,可是后来我才发觉,玄如拓才是她最爱的儿子,而我,只是踏脚石而已。”这深深的怨怼一直纠缠着他,让他最后忍不住拿出证据,毁了这一对她怨恨之极的母子,可是,他到底也是她的儿子啊!

    “就因为,玄如拓是她与最爱的男人的儿子。”玄如澜鼻尖微酸,发现真相的那一幕幕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他,即便如今他成功地惩罚了这对母子,心中依然没能解脱。

    “爷?您可别妄自菲薄。”兰馨将玄如澜的手紧紧攥着,眼中一片热忱,“爷,母后的事情是在您出身后,您是嫡长子这身份是决计改不了的,许是爷最近在市井中走多了,那些鄙俗人的闲言闲语听多了,才会有这些错觉。”

    玄如澜身子一动,拉开与兰馨的距离,眼神微眯。

    为何他感觉,馨儿话中有话?

    “爷?这世间不乏能控制市井流言蜚语的能人?您忘记京都就有啦?”兰馨被玄如澜盯得毛骨悚然,依旧强硬着头皮说着,藏在玄如澜背后的手有些发颤。

    作为弟兄,玄如拓心狠,玄如澜也不遑多让。相处多年,她自是一清二楚,而这次,若是惹他心疑,兰馨不敢想象。

    玄如澜缓缓将兰馨推开:“我累了。”说完,不顾兰馨诧异地目光,起身走入内间,留下兰馨一脸复杂的神色看着门。

    京都的夜晚一向灯火通明,百花楼楼顶,玄风看着玄如澜进入,眼神有些复杂,心中越发佩服起爷来了。

    玄风不知道的是,就在他跟着玄如澜刚离开府邸到百花楼,那庭院中便落下了一人,转眼闪进了屋中。

    “你怎么来了?”兰馨正一手捏着针,一手拿着鞋底出神呢,眼前一黑,她还以为是蜡烛灭了呢,抬眼一瞧,却是三魂丢了七魄,言语有些颤抖。

    “嫂子,这么惊讶做什么?”来人见兰馨吓至如此,嘴角一扬,一点不客气的直接坐下,拿起之前玄如澜喝的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也不顾已经冷了,一口闷下。

    “茶具倒都是好的,可这茶却不是好茶了。”玄如拓看着兰馨一副拘谨的模样,嘴角一扬,“怎么?我这话说的不对?”

    兰馨心中暗暗叫苦。

    茶具皆是出宫时带出来的,自然是好的。而茶……当初玄如澜便是太子,有好东西自然是紧着他们的了,便是那稀缺的大红袍也能时时品着,可如今……

    一家子的口食就靠着出宫时拿的那些财物,还有自己的嫁妆。养这么一大家子人,已经不容易了,哪儿还对茶要求那么多?好在玄如澜也不是一个太讲究的人。

    “二,二弟!”兰馨难以叫出口。玄如拓的狠厉她是看过的,此刻夜深人静,他却突然出现在这儿,想起玄如澜当初举证证明他的血统非真,顿时面黄如蜡。“您说的话自然是对的。”兰馨低头,心中暗暗在想着,怎么摆脱这人,向外面求救。

    “嫂子,难道我是洪水猛兽不成?”玄如拓看着眼前这个温婉的女子,眼中闪过一丝不屑,“还是说,你怕自己的伪装被我识破?好一个端庄的太子妃啊!”

    兰馨猛地抬头,诧异的看着玄如拓,身子不由颤抖了起来。

    “我,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夜深了,二弟请回吧。”兰馨故作镇定地起身,打开门,对着玄如拓说着。

    “是吗?”玄如拓懒洋洋起身,很是顺从地朝门口而来,兰馨微微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他的身子刚擦过,去猛地后退了一步,“嫂子,大侄子是足月生的?”说完笑了一下,兰馨腿一软,整个人倒在地上,面色惨白。

    崔帛近日春风得意,新皇登基,自己也算是鸡犬跟着升天了,地位节节攀升。再加上近日与若烟一起合作的生意也是赚的盆满钵满,每日他脸上除了笑,就没有别的表情了。

    自然,让他最在意的,莫过于妻子又有孕了。

    高语琴第一胎在若烟的指导了,有惊无险地生下个大胖小子,喜得崔帛到处炫耀,缝人便说。如今的他,即便照耀也不怕,好朋友就是新皇,有靠山在,就是任性。

    “崔老板,这么早就想回去?”如春看着崔帛,有些羡慕高语琴的肚子,她跟玄风也成亲多时,肚子就是不见动静,愁地她看见手中这些银钱心情都不好。

    “那是,琴儿近日喜食甜酸之物,我去逛逛,顺便给她带点。”如春在这里,便是若烟的代表,崔帛即便再趾高气扬,也没有忽略,心情好地说话也不经大脑,等说完后才发觉,如春面色不太好。

    “咳咳,那个如春姑娘,你没事吧?”崔帛假装甩了自己两个巴掌,一副后悔不迭的模样,才让如春忍俊不禁起来,笑骂道:“呸呸,你才有事呢,赶紧回去,要让您夫人等着急了,我这个小奴婢非得让夫人骂死不可。”

    崔帛连忙点头,讪讪笑着离开了。如春却不知道,她真的是一语中的。

    崔帛赶回最近才购置的大宅中,也不过是半柱香的时间,却左右看不到琴儿,听奴仆说是嘴中实在无味,出门寻觅食物去了,又是小跑的出门,往市集而去。

    皇宫中,浅绿宫装的如秋缓步而来,上书房门口当差的小太监刚想禀报,却被如秋制止,莲步轻移,很快进入书房中,远远瞅着满脸愁容的玄如山,不禁有些心疼起来,转身,从身后的宫女手中取过托盘,吩咐了一声,待那宫女躬身后退出书房后,这才捧着自己熬了半天的雪莲粥来到书桌旁。

    玄如山此刻脑袋一团乱麻。之前看三哥处理事情,怎么都觉得游刃有余,怎么事情到了他手中,就有些剪不断理还乱的感觉呢?难道真的是自己太笨了不成?

    这般想着,突然觉得肩膀一沉,随即一股酸酸麻麻的感觉袭来,让他痛快地想呻吟,眼睛瞥见旁边的粥,心中了然:“如秋,若是让三嫂知道你还在给朕捏肩捶背,肯定不饶我!”

    如秋可是三嫂身边的得力助手,他当时跟三嫂磨了好久才要来的,玄如山丝毫不怀疑,若是自己对若秋不好,三嫂绝对能直接将若秋抢回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悍妃杠上邪魅王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子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荔并收藏悍妃杠上邪魅王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