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江山一顾 > 423:风雪江上舟

423:风雪江上舟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船只走的平稳,顾澈听着潺潺的流水声心底却是平静的。

    湖水两岸已经都被白雪覆盖了,顾澈想了一下笑了出来。当初去见那位隐士的时候也是这样的雪天,这样过了白天夜幕将领的时候天幕一片漆黑,几乎看不到星宿。

    当初那个老者的预言已经几乎都准了,如今也是时候回来看看了。

    漆黑的天幕下思绪可以放的很远,天地辽阔,仿佛没有什么是值得挂念的。

    顾澈轻轻的出了一口气,一边顾小小走了过来,“爷进去休息了吗?你身体冻不得。”

    顾澈笑了一下,然后便点了点头。

    顾澈第二日醒来的很早,江上都是大雾。船只在江中缓慢的移动着,顾澈倒是有了些许兴致,拿了鱼竿往一边垂了下去,然而一上午都没有垂钓到什么。

    临近正午了,顾澈的船只便到了地方。

    时隔十多年,一切都变了,然而从墙边探出的数目枝桠却还是记忆中的模样。

    只是如今不是早春,花苞都还没有长出。

    顾小小带着人去叩门,然而过了一会儿顾小小回来却有一些迟疑的模样,“这家说不在,也没有能勘天算命的人。”

    “嗯?”顾澈有一些意外,站了一会儿,随后轻轻的笑了一下,“既然夫子不愿意见,便罢了。”

    当初到这里来是因为这位是赵鸢的朋友,想必这些年来对她也颇有微词。顾澈本也不是信命之人,只是如今到这般局势,想着过来看看罢了。

    顾澈的小舟换了位置又缓缓的往回走,然而刚行片刻。便听来了岸边的古琴声。

    声音轻缓感叹,顾澈听了片刻,然后然后看着顾小小,“这曲子叫什么?”

    顾小小立马乘了小舟去找人问,顾澈轻轻的随着歌哼了两声,片刻之后顾小小回来了,然后开口。“爷喜欢听所以我就没敢去打扰弹琴的人。旁人说这个曲子叫《江舟故人归》说的是千帆过后,千秋功过都不值得提,只同故人还是那般闲适。和以前一般。”

    “这样。”顾澈应了一声,然后边听到江案两句和歌声。

    潇潇暮雨叩,江海也曾伴我游

    人生几回如愿,信者自信,愁者自愁

    知者应如是,世事知今岂知后

    何必问缘由,故人风流归如旧

    顾澈笑了一下,然后才开口,“好一句何必问缘由。”

    顾小小虽然一直跟着顾澈看一些东西。到底不过是认识几个字而已,看到顾澈这样便只是笑了笑。“爷喜欢就好。”

    顾澈闭着眼睛轻哼了两下,然后笑了一下。

    故人应如旧,于她而言满目哪里还有故人。

    顾澈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终于觉得有一些累了。“回去吧。”

    这一个年过的并不热闹,不过胜在安心,顾澈没有在战场上顾家也就不必一直提心吊胆担心顾澈出什么时候。

    早春的时候顾澈带着顾昭随顾曦去了裕风台踏青。顾昭一直很乖,他同顾曦从小那种性格安静的乖巧不同。他对周围的东西都很好奇的样子。有着小男孩的活力,然而只要顾澈说不行便会作罢。

    顾澈很满意顾昭这样,等到一路回来的时候顾昭想了想才开口,“父亲,为什么那些士大夫不同你一起呢?”

    五岁的顾昭已经明白一些简单的东西了,顾澈笑了一下,“顾昭喜欢他们?”

    顾昭想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顾澈摸了摸他的头,“既然你不喜欢他们,便也不需要他们喜欢。”

    顾昭想了想,似乎有些明白,又有些迷糊的样子。

    顾澈只是笑了笑,没有多说。

    这样的日子日复一日,顾澈几乎要忘记边疆的战乱了,直到边关的书信一封一封的送过来。

    顾澈叹了口气,整理好了一些,卉歌看了看顾澈,“又要去了?”

    “嗯。”顾澈应声了,“等天暖了就要走。”

    “给你带一些吃食么?”卉歌笑了起来,顾澈在家吃东西都是各种挑剔,然而在战场上却从未言过这些。

    顾澈想了想点头,“行,带一些肉干什么的,到时候给将士尝尝。”

    顾澈这些年没少拿顾家的钱补贴前线,卉歌有些无奈,“你现在年纪也不小了,身体什么都不比当年,不要再像原来一样什么都往前冲了。”

    “知道了。”顾澈笑了笑,然后在书房里上下找东西。

    “你找什么?”卉歌在一边看了看,顾澈翻了一下书架,“找我以前的那本《三略》。”

    “那本好像在昭儿房间里。”卉歌出了声,顾澈愣了一下,然后转头看过去,“怎么给他看这些?”

    “他自己挑的。”卉歌想了一下,“怎么了?”

    顾澈放下手,三略中杂采儒家仁义礼,法家的权术势,墨家尚贤,道家重柔,甚至还有谶讳直说。虽都说三韬六略是兵书,然而实质上这本三略里政治上的权衡远远多余军事。

    “他才五六岁,喜欢看这个?”

    卉歌笑了一下往一边坐过去,“当初曦儿还有宫里那位不喜欢,你不都教着在看,如今昭儿喜欢,你怎的又这个表情?”

    顾澈摇摇头,“曦儿是嫡长子,这些自然要学的,昭儿他……”顾澈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

    卉歌看到顾澈这副模样便笑了起来,“怎么的?你还怕他同曦儿闹?”

    天家无父子,顾昭如今虽小,然而以后大多是要留给顾曦的,顾昭这些东西实在是不用懂太多。

    顾澈话没说出来,卉歌却是笑了一下,“曦儿他性格比较直,政治手腕虽然明白,然而到底不喜欢用。若是昭儿能得个一官半职从旁辅助这当然是好的,你切莫多想。”

    顾澈听到卉歌这么说便也笑着点了点头,顾家到了她这支,嫡系便只剩她一个了。想了想这些年是如何一路走来的,顾澈也不免觉得卉歌说的的确没有错。

    两人絮絮的说了一些,才又从书房出去。顾澈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顾曦小的时候正是仕途和战争繁忙的时候,所以顾澈并没有带好顾曦,不过还好她还来得及,这几年的事情想必顾曦也明白许多。而顾昭一生下来还不知事她编同他分开了,再之后这些年她都在战场上。

    顾澈当然不希望自己再养一个叶锦出来,然而如今知道顾昭温和懂事却又不是一个滋味。

    只等到夏日一到,顾澈便再次奔赴战场了。无论如何她现在的地位也好,甚至是自由也好,都是靠这个换来的,自然也要格外上心。

    铺了这么久的网,也是时候该收网了。

    顾澈走的时候三军没有怎么以为然,然而这一走便是一两年,倒真是让前线的士兵将领有一些忐忑了。若是席臻这时候攻打上来,总督不在虽不至于就输给席臻,然而很多事情却是不方便的。

    然而谁都没有想到顾澈一去一两年,席臻却没有打过来。

    席臻整整沉寂了两年多,顾澈回来的时候一些将领都不满意了,直接看着顾澈,“顾将军,这次还好席臻没打过来,若是出了什么事情,怎么办。”

    “他不会来。”顾澈一边收起卷轴,然后又开口,“而且不是有你们么?”顾澈说着抬起头看向杨副将。

    “可是您是总督,没有您……”杨副将立马抢白。

    “哦,这样。”顾澈没什么情绪的应了声,杨副将才反应过来。顾澈没走之前军中对她的怀疑可不少,顾澈整理了一下这些天挤压下来的案卷,然后开口,“今年冬天让兄弟们戒备一下,他也该来了。”

    杨副将听到顾澈这么说惊讶了一下,顾澈没有说什么。

    在顾澈舒舒服服在云州休假的时候,席臻却片刻也不得闲。“政无巨细,咸决于亮。”“杖二十以后亲决。”他不只在打仗,整个蜀国的内政,他也在管。

    他改良了楚国的水里灌溉设施,改良了种植和布料,什么带动了部分经济发展。

    然而又如何呢?

    楚国追不上大越,席臻比顾澈还要大几岁,已经不年轻了。

    凡是亲力亲为,什么都是他在管。做的事情比顾澈多的多,休息养生的时间却几乎没有。

    “食少烦多,安能久乎?”

    让席臻停止北伐,停止这么多事情的确能够救活延长他的寿命。同样的职务,同样的地位,也相差不大的年岁。顾澈比席臻活的好太多了。

    然而若是停止北伐楚国怎么办?

    为了死去的先帝?为了懦弱的少帝?

    都不是,席臻同顾澈不同,他有自己的追求和理想,所以他比谁都着急。

    等到顾澈回营的第二年春,席臻再次踏上了北伐的路,而这一次在他踏足之前,各地便早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体状态了。

    大越承载着叶颐,叶淮,还有叶锦已经死去的无数将领的梦想,然而席臻不计一切的想要毁灭他。

    因为楚国同样承载着他的梦,和埋葬着无数英杰烈骨。

    “复兴汉室”这是一句空话,是袁德和席臻的一个政治策略,然而无他,他们也同样想要一统天下,建立一个唯才是举的世界。(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江山一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凌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凌澈并收藏江山一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