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江山一顾 > 084:何对何错何惧怕

084:何对何错何惧怕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顾澈再次从床上下来已经是半月余了,这半个月顾淳出事的消息传遍了云州。一时间在云州掀起了不小的波澜,局势变得动荡了起来。

    虽说乱世群雄并起,但是到底皇帝还活着呢,除开那一日见证了与少帝那般说话的顾澈以外没有人觉得现在的北瑞气数已尽。

    顾家是百年名门没错,顾澈也是嫡子没有错。甚至顾澈本人所代表的实力也足够强。

    然而顾澈却是一个人。

    一个世家名门值不值得拉拢还要看他是不是足够兴旺。

    顾淳这么一死,顾家的嫡系便只剩下顾澈一个人了。

    顾澈尚且不过三四岁,还是一个幼童,旁支的话再大也翻不起什么风浪来。

    如今天下将乱,武力军功为先。然而战场却是刀剑无眼的,顾澈若就这般死在战场上,那么顾家嫡系算是彻底的崩盘了。

    虽还不至于让所有人欺了去,然而到底不过是彻底没落了。

    这样一来这几日顾家竟然是难得的安静了下来,这些时日顾澈虽然整日都在床笫之上,却并没有休息好。只要一闭上眼睛便整夜整夜都是小时候同顾淳在一起的事情。

    知道自己的身份之前,知道之后。父亲去世后,又还有去世之前。

    直到最后在营帐之中被人割下头颅。

    只要一闭眼,蔓延都是这些颜色,顾澈颤抖着出了一口气。

    卉歌终于进来了,又端着药进来了。

    顾澈笑了一下,拿过药碗喝了下去。

    卉歌知道顾澈向来最不喜欢喝这些玩意儿,因为开了口,“阿澈需要杨梅吗?”

    “不比。”顾澈摇了一下。心里的苦多了起来,嘴里反而没有味道了。

    顾澈一口气喝完之后才开口,“叶公他们还有几日回来云州?”

    卉歌想了一下然后点点头。“大概就这几日了。”

    “好。”顾澈回应。然后想了一下才开口,“这些时日。都有谁来找过我?”

    顾澈这样开口,卉歌才回应,“叶三公子……”

    “还有吗?”顾澈开口。

    卉歌摇了摇头。

    实际上还是有的,一些上不得台的小官还是来问了的。

    顾澈往后无非就两条路,如今她还是有兵的,若是之后继续出去打仗。虽然不敢如之前一样拼杀,身体也不允许,但是到底是个有军队的人。

    要么就是从战场上退下来。作为一个权臣。虽然实权可能不会太大但是还是值得结交了。

    如顾澈听到的一般,真正有实力的人都在观望,观望着叶颐对她的态度。

    就连叶淮此时也懂得避嫌,并没有再上门而来。

    倒是叶昱……

    顾澈想到了那个和自己同龄的人不禁笑了一下,明明如今也快及冠了,怎么还是孩子心性。

    如今唯有等叶颐这一派人都回来。

    顾澈看了看外面,卉歌收了碗然后才开口,“阿澈先睡吧,晚上我再叫你。”

    “嗯。”顾澈应声了一下。

    这样再床上又躺了些许时日叶颐终于回了云州,连带着回来了一批重要人物。

    顾澈并没有着急。等到叶颐回来整理好了云州事物顾澈才上去。

    虽然被要求“养病”但是顾澈到底是官职在身的,所以一路上并没有受到什么阻碍。

    到了厅堂之后仆从很快的上了茶,礼数之间没有任何不周到的地方。

    顾澈并没有喝茶。在厅堂里等了两个时辰,叶颐并没有到来。

    顾澈笑了一下,叶颐并没有直接当面告诉她,然而这样的举动无疑已经很明确了。

    顾家到底是落势了。

    顾澈一直坐着,并无什么特殊的表情或者表示。

    等到日暮的时候顾澈终于是站起来走了出去,叶颐在无声的告诉她。顾家已经没有了任何利用的价值,她或许是个将才,但是也不过是个人了。

    顾澈走了出来,天上残阳还没有落尽。将云州的天空染的一片血色。

    就如同那日的朝阳……

    顾澈笑了一下,没有退路了啊。

    果然还是自己想的太好了。一直妄图有退路或者别的。

    顾澈往前走了两步,突然被叫住了。“阿澈。”

    “嗯?”顾澈转过了脸,看到了叶翎。

    叶翎这一次回来比之前看起来愈发的成熟了,眉目间都散发着一股曾经没有的气势。

    顾澈对叶翎笑了一下,“叶将军。”

    叶翎抿紧了嘴唇,“坐坐吗?”

    顾澈笑着点了一下头,“行,左右澈现在没有其他琐事。”

    叶翎看着顾澈这样,终于还是没有说出别的,带着顾澈去了后院。

    春天已经渐渐的过去了,虽然开始入夜然而亭中已经没有了早春时的那股凉意。

    叶翎吩咐人上了茶点然后才看着顾澈,“听说你落水后身体不太好。”

    顾澈笑了一下,“澈福薄,身子一向不太爽利,让将军见笑了。”

    叶翎看着顾澈,觉得顾澈好像同以前有一些不同了,却说不太上来。

    叶翎看着顾澈这般,然后才开口,“阿澈你要保重自己。”

    顾澈笑了一下,顾澈本就生得好看,这一笑是把这暮春剩下的一点寒意都驱散了。笑容从眉梢直达眼底,仿佛连周围的气息都一变。

    残阳慢慢的落下,随着顾澈的笑容开始有暖风吹来。

    是如何一步步走到如今的局势呢?顾澈今日未曾竖冠,只是用了丝带绑了一圈额发。此时风一过将长发吹起,村着顾澈的笑容。

    就如同纵横交错的棋盘一般,走下第一步,之后再如何都始终是在棋盘上,一步步成了如今的局势。

    挣脱不开,从第一颗棋子落下,便早就注定了如今的局势。

    一步一局一惊心。

    叶翎看着顾澈这个笑容沉溺了进去,顾澈放下茶点,“多谢将军提醒,如今顾澈只身一人了,除澈以外,再无人能够为顾家这片天,澈自然会保证身体的。”

    叶翎张了张口,然而所有想要说的话都再无声息,只能再次闭上。

    顾澈笑了一下,不是带着刻意,仿佛真的从心里出来的。

    顾澈笑着开口,“从前我一直畏惧,怕自己走错一步,便会万劫不复。”

    顾澈看着已经暗下来的天幕,天空中已经又星星开始交错遍布了。

    “可是我不知道,从我生下来被定为嫡子的那可一刻,我便没有任何选择了。”顾澈笑了一下,“何对何错何惧怕。”

    叶翎皱着眉,这一刻开始叶翎知道有些东西他永远都失去了。

    即便顾澈曾经那样对他开口决绝的回应,即便顾澈曾经那样的同他说话,他也从未如此绝望过。

    顾澈笑了一下,“谢谢叶大哥的款待,今日若不是叶大哥留我,恐怕我从这里走出去就成为云州的笑话了。”

    顾澈到叶府邸整整半日,却连人都未曾见到便回来了,这对于叶家来说无疑是个重大的打击。足以让云州其他的世家彻底将顾澈看轻了。

    然而虽然没有见到叶颐,但是叶翎作为叶颐的接班人,在这最后见顾澈这么久,也就足以表示顾家虽然失势,却还不至于没落。

    顾澈说这番话的姿态意外的轻松,然而却让叶翎的心彻底的冷却了下去。

    顾澈对他已经没有了任何多余的情绪,因为无情,所以才能这般的自然,这般的不在乎。

    “不用。”叶翎张了张口,千言万语也只汇成了这句话。

    顾澈笑了一下,站了起来,单薄的身子在白衣下经风一吹仿佛随时都会仙去一般,“如今顾家只有阿澈一人,澈不能再陪伴公子了。”

    叶翎沉默的看着顾澈,半晌之后才点点头,“好。”

    顾澈一步步的走出了叶家,手指已经深深的陷入了手掌之中。

    顾小小和张楚在叶府外马车前等着,顾澈擦身而过并没有上车。夜风刮过青石板路,卷起落叶飞到顾澈的衣襟上,又随着走动被吹到远处。

    或许因为叶翎见了顾澈,往后几日来看顾府的人多了起来,顾澈却一并让管家回绝了过去。只说是忙着顾淳的丧礼。

    又过了些许时日,终于将顾淳葬下了。

    顾曦尚且还不知道死亡代表着什么,只说站在顾澈面前,“大伯以后不会和曦儿说话了吗?”

    “大伯去了另一个世界了。”顾澈笑了一下。

    “另一个世界?”顾曦还不太能理解。

    “急管繁弦,烟景长街,溶溶月色之夜,闲闲太平之居,倚栏听风,把盏邀星,庸庸一世,也快活一世。”顾澈开口,然后笑了起来,“曦儿长大就明白了。”

    “好。”顾曦笑了一下。

    顾澈身后的卉歌终于忍不住以手付面哭了起来,顾澈一手抱着顾曦,一手牵过卉歌,“哭什么,宁为太平犬,莫为乱世人。大哥走了是好事。”

    卉歌并没有因为顾澈的话语而停下来,反而哭的愈发伤心。

    卉歌还记得第一次看到顾淳的时候,陌上人如玉,君子世无双。

    顾淳本是那样一个温和淡漠的模样,与仆从说话都带着几分暖意。

    那样一个人,如今便这样被割下透露,悬于高墙了。

    宁为太平犬,莫为乱世人。(未完待续)

    ps:二更到啦=3=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江山一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凌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凌澈并收藏江山一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