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江山一顾 > 099:衣带诏

099:衣带诏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西凉的变动还没有来,中州的势力先出了问题。

    被叶颐放走的袁德,直接寄出了少帝给他的衣带诏,在这个关键的时候扰乱了天下的势力。

    然而这些诸侯真的在乎叶颐是不是意图篡国吗?

    恐怕没有人会在意,更多人在意的是这份衣带诏能够起到什么作用。

    叶颐早在这次破釜沉舟的时候便已经处理好了这些人之间的势力和兵权,此时衣带诏事情一出来叶颐的队伍没有丝毫的紊乱,依然有条不絮。

    少帝说起来也不过才二十余岁,继位也是当初郭屿杀掉了当时的幼帝将他扶上去的。从登位的时候起便一直是作为傀儡被控制的。

    少帝身上所代表的正统和血缘是没有人会质疑的,然而有多少人会为了一个孱弱的小皇帝去拼尽一切?

    这些诸侯对于少帝有多在意自然不需要考虑,真的在乎少帝的人便一早就跟着少帝同叶颐入云州了。

    叶颐之前在云州那般扩大势力的时候都没有人站出来,一到这样的局势那些站出来的人不过也就是需要这样一个借口罢了。

    在这样满山河风雨的时候薛瑾带着顾澈去见了少帝。

    这些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顾澈也从未来见过少帝。此时同薛瑾一起过来,有一些疑惑。

    薛瑾到了门口之后褪下了鞋袜,然后看了看顾澈。

    顾澈笑了一下也同薛瑾一般褪下了。

    少帝看到薛瑾来便笑了一下,“你来了。”说完之后又抬头看到了薛瑾身后的顾澈,“顾大家也来了?”

    顾澈低了一下眉,并不与少帝直视,“皇上严重了,澈还当不起大家二字。”

    “嗯……”少帝笑了一下,“顾公子迟早有一天当得上。”

    “谢皇上御言。”顾澈应了声。薛瑾倒是笑了一下,然后在一边跪坐了下来。

    这次薛瑾来自然是为了衣带诏的事情,两个人无论从身份还是从什么角度来说顾澈都插不上嘴。因此也仅仅是坐在一旁。

    然而到离开薛瑾都像一个先生一般给少帝讲着典籍和论词。

    等时间到了薛瑾又同少帝告辞,顾澈随着薛瑾退下去,薛瑾背着手往前面走,“你没有什么想同我说的?”

    顾澈想了一下,然后开口,“这天下之局少帝知道吗?”

    “自是知道的。这天下还姓陈。”薛瑾笑着回应。

    “这次衣带诏少帝他也……”顾澈迟疑了一下。薛瑾笑着点了一下头,“自是知道的。”

    “你应该早些告诉我。”顾澈开口。

    “嗯?”薛瑾转过了头。

    顾澈才回应起来,“我想知道他现在是如何想的。”

    “如何想的?”薛瑾转过头看着顾澈。顾澈点了一下头,“当初拿到衣带诏的人里……”

    顾澈如今已经成了叶颐留在后方镇守云州的大将,西凉的势力铩羽而归,如今还蛰伏着。

    没想到当初最先抛弃少帝,逃出云州的袁德如今居然是将这方诏书公之于众了。

    顾澈没想到少帝什么都知道,不然刚才顾澈也不会就这么安静了。

    薛瑾自是知道顾澈的想法的,甚至说他的想法与顾澈不无不同。不然也不会现在带着顾澈去。

    “澈竟还是轻看了少帝。”顾澈笑了一下。

    能够在这样的战乱里,依然好好的活着,在明知这个世界里可能已经无人再会真的尊重这个帝制的情况下。

    薛瑾看着顾澈这般笑了一下,“阿澈是不是觉得无法理解?”

    “还好。”顾澈应声了一下。

    那边薛瑾笑了一下,“或许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顾澈侧过头,然后才突然想起来。“对了。西凉可能出事了。”

    “西凉?”薛瑾听到这个信息有一点意外,顾澈点了点头。“前两日我在云州城中看到了代昂。”

    “代昂?”薛瑾皱紧了眉头。

    在这样关键的时候云州自然不会随意放人进来,进出城门的人都受到了严厉的把关。如代昂这样长相出色的人想要混进来可没这么容易。

    “嗯。”顾澈应声了一下,“这个时候这样混进来,有点让人介意啊。”

    就和代昂这样的人物混进来不容易一般,顾澈一眼看过去要认错却也不容易。

    “嗯。”薛瑾点了点头,“阿澈可要小心一些。”

    说完之后斜过眼看了顾澈一下,这举动本是极不礼貌的,然而薛瑾带着一分笑意这样看过来的时候顾澈却提不起丝毫介意的情绪。

    顾澈明白,薛瑾这话里的意思便是说当初代昂父亲代泽的死同她有直接的关系,无论如何比起薛瑾,顾澈自是那个更应该注意的人。

    “嗯。”顾澈点了点头。

    云州作为叶颐的大后方所以是进行了严密的监护,对于西凉这样反复的后方势力自然也是进行了观察的。

    代昂为何会到云州,又是如何偷偷到云州的顾澈不知道,然而代昂即使不是一个人过来云州的也没有可能带着军队来云州。

    顾澈想了一下才开口,“令香君最近也注意一点,如今薛君可不能出任何差池。”

    代昂可以以一人之力于万军之中击杀百人全身而退,这样的人即使不带人在云州也算是危险人物。

    “瑾明白。”薛瑾笑了一下,顾澈点了点头,“若今日无它,澈先回去了。”

    “嗯。”薛瑾应了声,顾澈便向外走去。然而刚往前走猛然一停,这是一种人预知危险的本能,就在顾澈停下脚步的一瞬间一支箭矢飞过,擦着顾澈的脸颊射到了一边。

    顾澈来不急反应就听到了一边的声音,“顾将军,你猜是你的动作快,还是我的箭快。”

    顾澈站定转过了头,然后便看着代昂已经拉满了弦的长弓,以及上面已经新挂上的箭矢。

    顾澈眯了一下眼睛,“若我是你的话,不会选择现在出现。”

    代昂握着弓弦的手又紧了一些,眯起了眼睛。

    顾澈早在那一天便看到代昂了,只一眼顾澈便从代昂眼中看到了扑面而来的恨意。

    代昂是冲自己来的?顾澈可没有这么自以为是。

    若是说代昂因为她一开始的背叛和利用而恨上她的话,完全不用等到现在动手。更何况顾澈也不觉得代昂现在这样的局势代昂会杀她。

    毕竟代昂连贾家都能忍下来,不是么?

    “那顾将军子觉得,我该在什么时候出现呢?”代昂举着弓箭走进了一些。

    顾澈摇了摇头,“毕竟我不是代将军,代将军的心思我猜不到,只不过……”顾澈扫视了一下代昂,“只不过若是我要杀一个人,便不会故意暴漏在他面前让他有所提防。也不会在只有一个人的时候不选择速战速决的直接向身体这样的大目标射,而非要擦着头颅。”

    “我倒是忘记了。”代昂收起了长弓,“顾将军也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弓箭手。”

    “多谢夸奖。”顾澈笑了一下。

    一个优秀的弓箭手,需要有足够的眼力,能够纵观全局,了解对手的一举一动。然而在同一时间要明白如何将猎物引入早已设置好的包围圈,只待时机一到便立马射出那一支箭矢。

    一箭毙命。

    代昂这一番话是在指责顾澈之前将他引向了少帝布下这个局,然后在衣带诏的时候又将他们引向了一个万劫不复的结局。

    这种话顾澈听了很多次,薛瑾的轻描淡写。柳楷的调侃戏弄。叶颐的威胁以及叶淮的试探,又或者是叶翎的欣赏。

    然而这却不是代昂说话的方式,顾澈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代昂的时候。他本不是喜欢这些说辞的人,也并不习惯与人这般交流。大概是出身边境,说话一直直来直往带着一些飒爽的气息。

    是了,此时站在她面前的不再是当初见到的那个白衣少年了。从代泽死的那一刻开始,这个初见便对她毫无戒心,毫无防备的人就已经死掉了。这几年顾澈在云州经历了这么多代昂领着西凉的势力又经历了什么呢?

    代昂也仅仅比她大不了几岁,如今便已经稳定了整个西凉的局势。

    “我并没有夸奖你。”代昂开口,“我只不过是……”这句话还没有完代昂便立马一个手刀过来。

    “只是让我放松戒备吗?”顾澈,一个侧身躲过,然后便是抬脚要踢了过去。

    代昂几乎没有犹豫,便同顾澈交手起来。

    交手几招之后顾澈便皱了眉,因为她毕竟是个女子,而之前她的身体毕竟是真的受伤了。

    就在顾澈动作减慢的下一秒代昂的手肘便直接击到了顾澈的肺部,顾澈立马便弯下了腰,再下一秒代昂手中便出现了一个簪子,看了一下顾澈然后便插到了胸口。

    顾澈一瞬间便什么都明白了,“萧!惊!鸿!”

    代昂没有开口,簪子上涂着麻沸散,很快顾澈便因为疼痛和震惊眼前模糊了起来。

    代昂抽出了簪子,看了一下已经倒在了地上的顾澈。

    这一次仅仅是簪子而已,顾澈的伤口上并没有当初那一箭时那般出血。

    代昂没有犹豫,直接将顾澈抗了起来,再之后迅速的消失在了这一角。(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江山一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凌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凌澈并收藏江山一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