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江山一顾 > 317:对花饮

317:对花饮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顾澈随着侍女往一边去了叶锦的院子,叶锦的院子有些冷清,叶淮也并没有说立东宫一类。一路上侍女倒是都够规矩,叶没有偷闲怎样的,想来上次的事情也多多少少有了一些作用。

    顾澈往一边走,叶锦院里的侍女立马迎了上来,了解了情况之后便引着顾澈往里走了过去。

    挑起了帘子,顾澈一眼看过去,便看到叶锦在读书。

    他手里拿着的还是竹简,跪坐的正端,正安安静静的读着什么,并没有察觉到顾澈来了。

    顾澈走进了一些,声音惊动了叶锦。叶锦抬起头看到是顾澈惊讶了一下,然后欣喜了起来,“顾将军!”

    “嗯。”顾澈看拿起来看了一下,然后笑了一下,“战国策?你能看懂吗?”

    “不甚懂。”叶锦红着脸有些不好意思的模样。

    顾澈笑了一下,“教你的先生呢?”

    叶锦笑了一下,“还是年关,先生不上早的。”

    “嗯。”顾澈点了点头,然后往一边坐了下来,“哪里不懂?”

    叶锦抬起抬起了竹简给顾澈指了过去,叶淮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顾澈简单的讲了一下之后,叶锦点了点头,然后便看到了叶淮,立马站了起来作礼,“父王。”

    叶淮点了点头,然后看向顾澈,“怎么往这边来了?”

    顾澈摇了摇头,“他母亲,毕竟有我的事情。”

    叶淮没有开口了,而是摇了摇头,“事情都是有因果的。无论是因还是果,都不是一个人造成的。”

    顾澈笑了一下,“这话从你口中说出来还真是讽刺。”

    叶淮笑了一下,然后才过去看了一下叶锦,“在学什么?”

    “战国策。”叶锦显得有些局促,说完了之后才发现自己没有用敬语,一时间又有一点局促。叶淮却皱眉了一下。“你现在学这个还有点小。”

    叶锦惊讶了一些抬起头。叶淮才开口,“以后每个学时都来和我汇报一下。”

    叶锦愣了好一会儿,然后作了礼。叶淮点了点头,“明日给你换个先生。”

    叶锦点了点头,叶淮说了话,叶锦自然没有方法拒绝。

    说完之后叶淮突然拉着顾澈。“阿澈我带你去看一样东西,说完之后便拉着顾澈往一边走。顾澈回头看了一下叶锦,然后便跟着叶淮出去了。

    叶淮拉到了一边,“我在这里养了……”

    顾澈点点头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我要回去了。”

    “嗯?”叶淮看过来,“回去做什么?”

    顾澈这才是笑了起来,“我是大将军。前线还打着帐呢,自然要看军务的。”

    叶淮侧头了一会儿。然后边点头,“嗯。”

    顾澈坐着宫车,到了东门,然后接了顾家的仆从一路回了顾家。

    叶昱今日天一亮,便被送回了益州,然而这一次回去,却与上一次完全不一样了。上一次世人都以为叶淮会杀了叶昱,然而却没有。益州是作为封底给叶昱的,甚至叶昱作为益州牧还可以招兵。

    然而这一次却不一样,叶昱被削了官职,仅仅只留了一个爵位回去,益州牧这个位置,自然也不是叶昱的了。

    这样的做法可以说是叶淮最后的仁慈,谁都看得出来,而谁也都明白。

    袁德一死,整个楚国却并没有乱起来,顾澈坐着想了一会儿。当初江东的那个何蓁死的时候,江东势力几乎崩溃,甚至有的将领当时真的换了阵营。

    顾澈随着侍女往一边去了叶锦的院子,叶锦的院子有些冷清,叶淮也并没有说立东宫一类。一路上侍女倒是都够规矩,叶没有偷闲怎样的,想来上次的事情也多多少少有了一些作用。

    顾澈往一边走,叶锦院里的侍女立马迎了上来,了解了情况之后便引着顾澈往里走了过去。

    挑起了帘子,顾澈一眼看过去,便看到叶锦在读书。

    他手里拿着的还是竹简,跪坐的正端,正安安静静的读着什么,并没有察觉到顾澈来了。

    顾澈走进了一些,声音惊动了叶锦。叶锦抬起头看到是顾澈惊讶了一下,然后欣喜了起来,“顾将军!”

    “嗯。”顾澈看拿起来看了一下,然后笑了一下,“战国策?你能看懂吗?”

    “不甚懂。”叶锦红着脸有些不好意思的模样。

    顾澈笑了一下,“教你的先生呢?”

    叶锦笑了一下,“还是年关,先生不上早的。”

    “嗯。”顾澈点了点头,然后往一边坐了下来,“哪里不懂?”

    叶锦抬起抬起了竹简给顾澈指了过去,叶淮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顾澈简单的讲了一下之后,叶锦点了点头,然后便看到了叶淮,立马站了起来作礼,“父王。”

    叶淮点了点头,然后看向顾澈,“怎么往这边来了?”

    顾澈摇了摇头,“他母亲,毕竟有我的事情。”

    叶淮没有开口了,而是摇了摇头,“事情都是有因果的,无论是因还是果,都不是一个人造成的。”

    顾澈笑了一下,“这话从你口中说出来还真是讽刺。”

    叶淮笑了一下,然后才过去看了一下叶锦,“在学什么?”

    “战国策。”叶锦显得有些局促,说完了之后才发现自己没有用敬语,一时间又有一点局促。叶淮却皱眉了一下,“你现在学这个还有点小。”

    叶锦惊讶了一些抬起头,叶淮才开口,“以后每个学时都来和我汇报一下。”

    叶锦愣了好一会儿,然后作了礼,叶淮点了点头,“明日给你换个先生。”

    叶锦点了点头。叶淮说了话,叶锦自然没有方法拒绝。

    说完之后叶淮突然拉着顾澈,“阿澈我带你去看一样东西,说完之后便拉着顾澈往一边走,顾澈回头看了一下叶锦,然后便跟着叶淮出去了。

    叶淮拉到了一边,“我在这里养了……”

    顾澈点点头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我要回去了。”

    “嗯?”叶淮看过来,“回去做什么?”

    顾澈这才是笑了起来,“我是大将军。前线还打着帐呢,自然要看军务的。”

    叶淮侧头了一会儿,然后边点头,“嗯。”

    顾澈坐着宫车。到了东门,然后接了顾家的仆从一路回了顾家。

    叶昱今日天一亮。便被送回了益州,然而这一次回去,却与上一次完全不一样了。上一次世人都以为叶淮会杀了叶昱,然而却没有。益州是作为封底给叶昱的。甚至叶昱作为益州牧还可以招兵。

    然而这一次却不一样,叶昱被削了官职,仅仅只留了一个爵位回去。益州牧这个位置,自然也不是叶昱的了。

    这样的做法可以说是叶淮最后的仁慈。谁都看得出来,而谁也都明白。

    袁德一死,整个楚国却并没有乱起来,顾澈坐着想了一会儿。当初江东的那个何蓁死的时候,江东势力几乎崩溃,甚至有的将领当时真的换了阵营。

    顾澈随着侍女往一边去了叶锦的院子,叶锦的院子有些冷清,叶淮也并没有说立东宫一类。一路上侍女倒是都够规矩,叶没有偷闲怎样的,想来上次的事情也多多少少有了一些作用。

    顾澈往一边走,叶锦院里的侍女立马迎了上来,了解了情况之后便引着顾澈往里走了过去。

    挑起了帘子,顾澈一眼看过去,便看到叶锦在读书。

    他手里拿着的还是竹简,跪坐的正端,正安安静静的读着什么,并没有察觉到顾澈来了。

    顾澈走进了一些,声音惊动了叶锦。叶锦抬起头看到是顾澈惊讶了一下,然后欣喜了起来,“顾将军!”

    “嗯。”顾澈看拿起来看了一下,然后笑了一下,“战国策?你能看懂吗?”

    “不甚懂。”叶锦红着脸有些不好意思的模样。

    顾澈笑了一下,“教你的先生呢?”

    叶锦笑了一下,“还是年关,先生不上早的。”

    “嗯。”顾澈点了点头,然后往一边坐了下来,“哪里不懂?”

    叶锦抬起抬起了竹简给顾澈指了过去,叶淮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顾澈简单的讲了一下之后,叶锦点了点头,然后便看到了叶淮,立马站了起来作礼,“父王。”

    叶淮点了点头,然后看向顾澈,“怎么往这边来了?”

    顾澈摇了摇头,“他母亲,毕竟有我的事情。”

    叶淮没有开口了,而是摇了摇头,“事情都是有因果的,无论是因还是果,都不是一个人造成的。”

    顾澈笑了一下,“这话从你口中说出来还真是讽刺。”

    叶淮笑了一下,然后才过去看了一下叶锦,“在学什么?”

    “战国策。”叶锦显得有些局促,说完了之后才发现自己没有用敬语,一时间又有一点局促。叶淮却皱眉了一下,“你现在学这个还有点小。”

    叶锦惊讶了一些抬起头,叶淮才开口,“以后每个学时都来和我汇报一下。”

    叶锦愣了好一会儿,然后作了礼,叶淮点了点头,“明日给你换个先生。”

    叶锦点了点头,叶淮说了话,叶锦自然没有方法拒绝。

    说完之后叶淮突然拉着顾澈,“阿澈我带你去看一样东西,说完之后便拉着顾澈往一边走,顾澈回头看了一下叶锦,然后便跟着叶淮出去了。

    叶淮拉到了一边,“我在这里养了……”

    顾澈点点头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我要回去了。”

    “嗯?”叶淮看过来,“回去做什么?”

    顾澈这才是笑了起来,“我是大将军,前线还打着帐呢,自然要看军务的。”

    叶淮侧头了一会儿,然后边点头,“嗯。”

    顾澈坐着宫车,到了东门,然后接了顾家的仆从一路回了顾家。

    叶昱今日天一亮,便被送回了益州,然而这一次回去,却与上一次完全不一样了。上一次世人都以为叶淮会杀了叶昱,然而却没有。益州是作为封底给叶昱的,甚至叶昱作为益州牧还可以招兵。

    然而这一次却不一样,叶昱被削了官职,仅仅只留了一个爵位回去,益州牧这个位置,自然也不是叶昱的了。

    这样的做法可以说是叶淮最后的仁慈,谁都看得出来,而谁也都明白。

    袁德一死,整个楚国却并没有乱起来,顾澈坐着想了一会儿。当初江东的那个何蓁死的时候,江东势力几乎崩溃,甚至有的将领当时真的换了阵营。

    的那个何蓁死的时候,江东势力几乎崩溃,甚至有的将领当时真的换了阵营。(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江山一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凌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凌澈并收藏江山一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