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法医星妻太妖娆 > 128 美男计,冯倩之死

128 美男计,冯倩之死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已经我错了,你想要怎么样,我都不会反抗的,这是我欠她的!就算是你现在想要杀了我,我也……”徐向东这种视死如归的模样,让冯倩觉得恶心。

    “别现在和我装情圣,早干嘛去了!现在知道后悔了,知道错了,可是薇薇已经死了!”冯倩走过去,俯视着徐向东,徐向东双手双脚被帮着,蹲在地上,冯倩慢慢蹲下身子。

    “她死了,再也活不过来了,你一句道歉就算了么?知道错了就能让她活过来么!”

    越是靠近,冯倩身上面那种若有似无的煞气,强烈的冲击着徐向东,让徐向东心跳都不自觉的加快,冯倩忽然伸手捏住了徐向东的下巴,指甲像是要掐进徐向东的肉里面,“我真的不明白薇薇到底喜欢你什么!”

    “我确实不值得她喜欢,她是个好姑娘,而我……”“啪——”冯倩狠狠的扇了他一巴掌,很重,徐向东觉得自己的牙齿都被打得松动了。

    “你确实不值得她喜欢,你就是个人渣,败类,你们一群人都是禽兽,是畜生!”冯倩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几个字,“我要你们为薇薇陪葬,我要你们全部都去死!”

    郑恩菲出事的消息,徐向东已经知道了,他再蠢也该明白,发生的这一切都是冯倩所为,他早该知道的,那天晚上就该知道,冯倩不会善罢甘休的。

    “你来吧,反正我觉得自己活着也是没什么意思,这几天做梦梦里都是她的影子,我都不知道这样活着到底还有什么意思。”

    “别说的好像你有多么喜欢薇薇一样。”冯倩看着徐向东,想起了往日林薇和自己说起这个男人,都是面带笑容,很开心,那种笑容无比的灿烂。

    林薇从小体弱多病,这样的身体让她失去了许多的乐趣,很少有什么事情,可以真的让她开心,徐向东算一个。

    “我是真的喜欢过她!”徐向东不否认,这几天没日没夜的,睁眼闭眼都是林薇的影子,折磨得他简直生不如死。

    “你是喜欢过?可是薇薇到死了,还是念叨着你!你是喜欢过,而她是爱着你的啊!”冯倩大喊着,忽然抓着徐向东的衣服,又准备给他一拳。

    但是此刻她的双手却忽然忍不住开始颤抖,“你怎么了?”冯倩的神色很不对劲,浑身发抖,头都不自觉的轻摇起来,这是……

    毒瘾犯了!

    冯倩松开手,跌跌撞撞的爬到了床边,针管就放在床头,冯倩拿起了针管,整个人蹲在地上,靠在床边,撩起了自己的衣袖,根本就是不管不顾的,直接将针头上面的盖子拔掉,对准自己的胳膊,就狠狠地扎下去。

    那一瞬间,徐向东都屏住了呼吸,针管里面的液体,被毫无保留的推进了她的手臂上,而她瞬间露出了一种很舒服的神情,身子在颤抖,而神情异常的诡异。

    靠在床边,将针管直接甩到一边,“唔——”那种神情,可以说是欲仙欲死的吧。

    她的身子抽搐了两下,继而归于平静,眼神迷路,空洞,不知道是不是出现了幻觉,她的嘴角忽然浮现了一种诡异的笑意,让徐向东觉得毛骨悚然。

    “薇薇……”冯倩喉咙沙哑,轻缓的吐出了这两个字,徐向东虎躯一震,脑子瞬间被拉回了那个晚上。

    闹洞房结束,他们回到了别墅,准备继续happy一下,而赵安南觊觎林薇很久了,自然是不会错过这次机会的。

    但是林薇却像是发现了自己的危险处境,在床上面使劲的挣扎,而那会儿的自己,喝多了酒,正靠在不远处的沙发上,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的发生。

    不知道冯倩从哪里得到的消息,很快就过来了,她上来就想要将林薇带走,而赵安南自然是不允许的,程安安和施琪一人拽着冯倩的一个胳膊,不准冯倩动弹。

    “赵安南,你敢动她试试,我不会放过你的,你们放开我,你们这群混蛋,你们放开我!”这冯倩个子高,程安安和施琪都是个子娇小型的,两个人只能说勉强拖住冯倩。

    “我就动她怎么了!”赵安南此刻上身*,而林薇的衣服已经被撕扯的破烂不堪,正被他死死地按在身下,“冯倩,老子今晚一定要定她了,你今天要不就给我乖乖滚出去,要不就乖乖留下来看戏,别惹得我不高兴了,到时候连你一起收拾!”

    “放了我,放开我,求你放了我!”林薇使劲的挣扎,但是林薇从小体弱,根本没啥力气,她的挣扎,只会激起赵安南的征服*。

    “啪——”“别给脸不要脸,老子看上你,是你福分,乖乖听话,你也少受点罪!”赵安南伸手贪婪的在林薇的身上面游离。

    林薇浑身颤抖,“求你放了我,求求你……不要,啊——求你——不要!”

    “薇薇,薇薇——赵安南,你特么的,疯了么,你们放开我,赵安南,我不会放过你的,你给我放开她,放开她!”冯倩大吼着。

    “老子今晚要定她了!”赵安南像是被刺激到了一般,伸手使劲儿的拉扯着林薇的衣服!

    林薇伸手遮挡,但是却没有丝毫作用,只会让赵安南更加兴奋。

    “徐向东,你是死人么!她是你的未婚妻,你赶紧过去救她,徐向东,你特么的给我过来!”冯倩看着一边醉醺醺的徐向东,拼命大吼着,徐向东眸子眯着,却没有丝毫的动作,“特么的,你们都给我松开!”

    “冯倩,你别太认真了,太认真就不好玩了!”程安安和冯倩也算是熟识。

    “你特么的再给我说一遍看看!”冯倩等着程安安,倒是吓了程安安一跳。

    程安安抿了抿嘴,“行了吧,我们这个圈子都这样,林薇想要装贞洁烈女,未免过头了,你也别太……”

    “程安安,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知道,被人蹂躏的滋味。”冯倩说的咬牙切齿,不过冯倩喜欢放狠话,大家都知道,所以程安安压根就没有将这句话放在心上,却不知,不久之后,还真的应验了。

    “啊——赵安南,求求你了。放了我吧,求你了,我真的不行,我真的不行的……啊——”身上面最后的遮挡都已经被扯了下来,林薇简直想死的心都有了。

    “赵安南,你混蛋,松开——”冯倩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居然挣脱了束缚,直接冲了过去,忽然注意到了手边的刀子,拿起刀子就冲着赵安南挥了过去。

    “特么的,赵安南,你给我去死!”

    “安南,小心!”程安安忽然喊了一声,赵安南一回身就看见冯倩举着刀子冲着自己悔了过来,赵安南心里一惊,想都没想,直接伸手一挡,“嘶——”

    刀子被攥在他的手心,他的手心上被划出了一条口子,鲜血瞬间流了出来!

    “冯倩,你别给脸不要脸,老子今天要定她了,谁都拦不住!”手心的刺痛,几乎让赵安南急红了眼,特么的,一个林薇而已,就是整个林家,他们赵家都没有放在眼里,居然还想杀了他。

    赵安南眼睛瞥见了一样东西,嘴角扬起了一抹邪笑。

    而此刻的冯倩愣了一下,她虽然大大咧咧,看似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但是其实她的胆子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大,看到血的那一幕,她几乎是被吓住了。

    而就在这一刻,赵安南直接伸手按住了冯倩,将她按在地上,“给我按住她,按住她!”程安安和施琪被赵安南这么一吼,一个激灵之后,连忙过去按住了冯倩。

    其实她们压根都不知道是在做什么了。

    “赵安南,你要做什么,松开我,松开!”冯倩使劲挣扎,但是没有一点作用。

    “自然是给你用点好东西了,冯倩,你在我们圈子也是个异类,有些东西都不碰,今天我就让你尝尝鲜!”赵安南笑得很诡异,而冯倩似乎已经明白了什么。

    “赵安南,你敢碰我试试看,我不会放过你的!唔——”冯倩的嘴巴忽然被赵安南捏住,迫不得已张开,一杯水就灌了进去,“你的好闺蜜也喝了这个,效果挺好!”

    “唔——咳咳……咕咕咕……”冯倩就算是再不情愿,这杯水也尽数被灌入了她的口中,半分钟的功夫,冯倩觉得自己浑身都没有力气了。

    “赵安南,你放了倩倩,求你了,我从你还不行么?求你放了她……”林薇哭着,看着冯倩跌跌撞撞,没有力气的样子,林薇心疼的厉害,“赵安南,我求你了……”

    “薇薇……别哭,我不会对她怎么样的,只是好东西不是应该让好朋友一起分享么?”赵安南说着拿起了手边的针头,就朝着冯倩走过去。

    “你……你别过来,走开——走开……”冯倩双腿酸软,根本走不动。

    “赵安南,放了她,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真的,求你……”冯倩是因为自己才会变成这样的,林薇根本不可能无动于衷。

    “薇薇……薇薇,别求他,他就是个人渣,人渣……畜生,你会不得好死的,你……啊——”针头瞬间刺入冯倩的手臂,冰凉的液体被瞬间推入。

    “倩倩——”林薇大叫着,却丝毫不能阻止赵安南的举动。

    林薇身子瘫软在地上面,赵安南将针头随手一扔,转过身看着林薇,“喊什么,我这就来了……”

    林薇眼中满是惊恐,但是死神的脚步已经原来越近了,她甚至连拿被子遮羞的力气都没有,只能任由着赵安南在自己的身上面为所欲为。

    林薇的视线突然触及到了徐向东,她最后的希望……

    “向东,救我,向东,救救我……”

    “求求你们放了我,向东,救我,求求你们了,啊——放了我!”

    “我不要,不要这样,求你们,放过我吧,向东,向东,救我,快救我……”

    林薇满脸的泪水,脸色白的吓人,上面附着着清晰地手指印,她就像是水中的浮萍,一刻自主的权利,那张苍白羸弱的小脸上都是泪水,她在叫自己!

    “啪啪啪——”赵安南冲着林薇的脸就是几巴掌。

    “贱人,你也不看看现在是谁压着你,你还敢叫别的男人,不想活了么!”赵安南几乎是魔怔了。“向东,你应该不会插手吧……”

    赵安南笑着看着徐向东,徐向东看了看林薇,狠了狠心,冷冷一笑,“你随意!”

    这三个字,很短,林薇盼了很久,她被家里面保护得很好,哪有少女不怀春,她总是想着某天徐向东能够和自己说那三个字,是等到了,可是却不是她期盼的。

    有一种绝望叫做哀莫大于心死,徐向东是她最后的希望,可是现在这个希望被硬生生掐断了,林薇躺在床上,眼泪都流不出来了,身体的疼痛哪里是心里的疼痛可以比的,她觉得心脏好疼,好疼……

    就像是被人握在手里,硬生生的想要将它捏碎一般,疼得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向东……”林薇的嘴巴嗫嚅着,只是这两个字却最终并没有说出口,只是对了对口型,她的心脏一阵抽缩,好疼,只是怎么疼的连眼泪都流不出来了。

    林薇茫然,她的身子像是海上的一叶孤舟,摇摆不定,无依无靠。

    她不再挣扎了,也不叫喊了,因为她知道,任凭她叫破了喉咙,也是无济于事的,因为这里已经没有人能够帮她了。

    身上好疼,心脏好疼……

    可是她却叫不出来,耳边是赵安南的声音,他在叫她的名字,可是自己意识为什么这这么模糊,倩倩……对不起,是我害了你!

    向东……

    林薇深深地看了一眼徐向东,似乎想要将这个男人刻入自己的心里面,但是嘴巴嗫嚅着,心脏好疼,心里好痛,向东……

    是我错了,我这种人就不该喜欢上任何人,看吧,还白白搭上了自己!

    林薇,你真可怜!

    林薇的眼睛睁得很大,就是到了最后,也是没有合上。

    “薇薇,薇薇——”冯倩大喊着,“赵安南,薇薇出事了,出事了……你看看她是不是出事了!”

    “冯倩,行了哈,别折腾了,小爷我正爽着呢!”赵安南冷哼一声。

    只是片刻之后,在场的所有人似乎都发觉了一丝异样,因为林薇的眼睛,居然都没有眨一下。

    “赵安南,林薇她……”程安安捂着嘴巴,惊恐的指着林薇。

    赵安南伸手拍了拍林薇的脸,“林薇,林薇——”林薇的脸随着赵安南的手动作,真个人死了一般!

    房间瞬间死了一般的寂静。

    “赵安南,她是不是死了啊!”程安安慌乱无措。

    “少废话,别胡说,给老子闭嘴。”赵安南此刻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放在林薇的鼻尖,没气儿了!

    赵安南几乎是从她的身上面跌落下来的,所有人都已经意识到发生了什么,震惊,慌乱,无措,充斥着他们所有人!

    而之后,他们就伪造了林薇是因为吸毒过量导致的猝死假象,而之后林家并没有报警,虽然警察来了,但是没有家属的允许,就是解剖都是无法进行的,而这家人买通了行为媒体,这个消息很快就被压了下来。

    消息就此沉寂了,所有人都试图忘记那个晚上,但是冯倩却是至死都无法忘记,林薇那睁大的眼睛,惊恐的神情,满身的青紫……一切的一切冯倩都没有办法忘记。

    而林薇的死似乎并没有引起多大的反响,这群人似乎很快就将这件事情忘记了。

    该玩的玩,该吃的吃,该装模作样的继续装模作样,冯倩完全无法认识他们的冷漠,她一定要让她们所有人后悔,她们是刽子手,杀了人,此刻却装的若无其事,他们一个个的,都该死,都该死!

    冯倩慢慢的恢复了意识,只是她的瞳孔还有些涣散,伸手捏了捏手臂,那种欲仙欲死的感觉,真的让人欲罢不能。

    “怎么了?被吓到了?”冯倩笑着,从床边爬起来,“对了,还记得这几幅画么?薇薇很喜欢,不!是她最喜欢的!”

    冯倩的神情有些迷离,尤其是那眼神,黯淡无光,整个脸失去了往日的光彩,变得灰败,给人的感觉十分阴沉。

    “冯倩,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杀了我么?那你来吧……”徐向东闭着眼睛,他早就知道,这一天总会到来的。

    这几日的身心折磨,已经让他疲惫不堪,尤其是和林薇之前相处的画面,林薇最后求救的画面,在他的脑海中总是浮现,他就是一个刽子手,一个魔鬼。

    冯倩却什么也没说,直接打开了电视,电视上面立刻出现了一个古典秀气的女生。

    “倩倩,好啦,别拍啦,真讨厌……哎呀,过去啦!”女生手中捧着一本书,坐在床边,金灿灿的阳光照射下来,给她镀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晕。

    “倩倩,干嘛啦……”女生想了一会儿,珍兽遮住了面前的画,“别拍啦,我是在画他啦。”女生脸上有一层淡淡的红晕,娇美可人。

    女生躺在病床上,一只手在输液,侧头看着窗外,“前几天的心脏配型还是不太成功,哎——不过我觉得我现在的身体挺好的……”女生笑得灿烂。

    冯倩打开电视,就准备离开。

    “冯倩,你要做什么,放开我啊,你干嘛去!”徐向东挣扎着,但是绳子绑的很紧,根本挣脱不开。

    “我就是想让你多了解一点薇薇而已……”门被关上了,徐向东忽然明白了,冯倩这是故意在折磨自己,电视的画面不停切换着,不过换来换去都是同一个女生,徐向东的心一点点的往下沉。

    “怎么样?找到冯倩了?”警局的人,几乎将整个城市翻遍了,愣是不知道冯倩在哪里,“徐向东呢,徐向东人呢!”众人还是摇摇头!

    “Shit!”皮特将手中的文件重重甩在地上面,“赶紧给我找!”

    冯倩现在是杀人杀红了眼了,徐向东落在她的手里面,肯定讨不了好的。

    警方这边已经忙活了好多天了,愣是没有找到冯倩的任何的线索,冯倩和徐向东,就像是忽然人间蒸发了一般,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顾家书房

    顾北辰正坐在沙发上面,歪头看书,仍旧是那一副面无表情的死人脸。

    “顾北辰,你到底给不给,你倒是说句话啊?”施施坐在对面,拿着水杯猛地灌了一口茶。

    “不给。”

    “你凭什么不给啊,我妈都没有说什么,再说了,我又不是说以后就要涉足这一块,我就是心血来潮,忽然很想试一下而已,怎么?我现在就是想要选择一下自己喜欢的职业你也要管了么!”

    “嗯!”

    “嗯?嗯你妹啊,我好好跟你说话呢,你还能放下书,给我好好说话么!”施施直接起身从顾北辰的手中夺过书!“就不能好好和我谈一下么?”

    施施已经和顾北辰磨了半天嘴皮子了,这厮愣是不松口。

    “好。”顾北辰翘着腿,手随意的搭在腿上,又开始不自觉的摩挲手指上的戒指。

    “这个戏我想拍。”

    “不行。”施施虽然长得美艳,而且这种美艳并不俗,带着很强的侵略性,有时候或许只要一眼,你就会对她念念不忘,顾北辰可不想给自己增加情敌的数量,再说了,自己这还没有上本垒呢。

    “顾北辰,我妈都同意了,你凭什么不同意!”施施双手掐腰,一副要和他斗争到底的架势。

    “凭我是你男人!”

    “你丫的太不要脸了,你什么时候成我男人了!”和顾北辰说话,就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施施很无力。

    “你再说一遍?”顾北辰起身,朝着施施就走过去。

    “你要干嘛,你别过来,啊——”施施只是向后退了几步,就抵到了后面的墙壁上,尼玛,你家的沙发怎么是靠着墙的。

    “怕了?”顾北辰嘴角扬着邪魅的笑。

    “谁说我怕了!”施施仰头看着顾北辰,这身高的劣势,让施施不得不仰头看着她,脖子都酸了。

    顾北辰在距离施施不远处停下,伸手撑住了施施耳侧的墙壁,“反正我已经和他们说好了,这事你是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

    “嗯。”

    “你这是同意了?”施施惊喜的看着顾北辰。

    “没有。”顾北辰慢慢靠近施施,似乎想要一寸寸的将她刻入自己的心里面,随着他的迫近,属于他的气息若有似无的扑打在施施脸上。

    直到两个人鼻尖相抵,“施施……”顾北辰低沉的嗓音,似乎具有某种魔力,施施愣愣的点了点头,眼睛往下一瞥,就是顾北辰又薄又性感的嘴唇,施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顾北辰则是伸手挑起了施施的下巴,眼睛凝视着她,在她的唇边缓缓印上了一个吻,“有时间多陪陪我不好么?”

    “好啊。”施施此刻脑子都是懵的,那个吻让施施觉得自己回到了学生时代,青涩悸动。

    “乖女孩!”顾北辰笑了笑,“给你奖励!”

    “奖励?”施施一抬眼,顾北辰便整个压了上来,“唔——”

    顾北辰动作时而轻柔,时而猛烈,施施一点招架之力都没有,相比较第一次的生疏,现在的顾北辰完全是老手了。

    “嗯……北辰……”施施只能伸手抱住了顾北辰的脖子,靠在他的身上面。

    “嗯。”顾北辰应了一声,但是这手上面的动作却是一刻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从她的腰上,慢慢游离!

    施施的身体就像是触电一般,猛然抓住了顾北辰放在自己胸前的手,“你……”施施这里从未被人碰过,脸顿时变得羞红。

    “怎么了?”顾北辰声音嘶哑,该死的性感,轻轻的在施施的耳边呵着气。

    “我们不能慢慢来么?”

    “可以,我已经很慢了。”顾北辰直接伸手将施施的双手别在身后,身子向前,施施的后背直接贴在了墙壁上,顾北辰欺身上来,“嗯——”

    “哗啦——”门忽然被打开,顾北辰猛然回头,顾珊然和顾南笙则是愣在门口,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顾北辰的手。

    “那个……”

    “你们最好有事!”顾北辰此刻简直想要将这两个人杀了,不行,剁了!

    “我和珊然要出去处理点事情,最近可能不会待在家里,所以……”顾南笙当然知道,这种好事被打断的感觉很不好。

    “什么时候出发?”

    “明天。”

    “那就快滚!”顾北辰疾声厉色的说。

    “你先让开啦!”施施伸手推了推顾北辰,此刻两个人还贴在一起呢,关键是这货的手,好死不死的还放在自己的胸上。

    “你们是准备留下来观摩么?”顾北辰森然的目光在顾珊然和顾南笙身上面游离。

    “当然不是,当然不是,你们继续,哈哈……你们继续!”顾南笙拉扯着顾珊然就往外面走,“愣着干嘛啊,赶紧走啊。”

    “干爹太禽兽了,你看看那手放在什么地方啊,简直不要脸!”

    “你再不走,我们连命都没了,更别提脸了!”

    “别啊,你别拉我……”

    “那啥,你现在总能松开了吧!”施施简直羞愧的想死。

    “我们继续!”顾北辰说完,就俯身下去!

    “继续你妹啊,还有心情继续!我们继续刚刚的话题。”

    “你答应在家陪我了。”

    “你……使用美男计,顾北辰,你混蛋!”

    “那又如何,反正你答应了。”顾北辰微微松开对施施的牵制,“你是我一个人的,你知道么?”

    施施不再说话,但是心里面却已经在酝酿别的东西了。

    美男计,顾北辰,你厉害,等着吧!

    然后当天晚上,顾家别墅

    刚刚吃了饭,顾北辰去书房处理了一下事物,一回到自己的房间,就发现床上躺着一个人,顾北辰眸子一暗,施施,这是你送上门的。

    顾北辰那叫一个兴奋啊,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掀开被子!

    “北辰……”施施居然穿着那天顾珊然送的内衣,那若隐若现的曼妙身姿,加上勾魂摄魄的眼睛,看的顾北辰血脉喷张。

    “唔——”施施话音未落,顾北辰直接倾身下去。

    “等一下!”施施伸手抵住顾北辰的胸口,轻轻咬了咬嘴唇,那殷虹的嘴唇,更是让人移不开视线。“你想不想要我?”

    施施伸手勾起顾北辰的下巴。

    “你说呢!”顾北辰黑曜石般的眸子像是要喷出火来。

    “那你答应我一件事呗!”施施伸手环住顾北辰的脖子,冲着顾北辰眨了眨眼睛,明明是那么的惹火,偏生眼睛还那么清纯。

    “想都别想!”顾北辰说完,直接冲进了浴室,施施立刻从床上面坐起来,哼——凭什么我的美人计就不管用啊!

    “顾北辰,你丫的是不是男人啊!”

    浴室中的水流声戛然而止,施施愣了一下,“你现在可以进来试试!”顾北辰的声音里明显带着怒气。

    胆子倒是肥了哈,用美人计!

    偏生自己还舍不得吃了她,顾北辰郁闷的想去死,只能任由着凉水冲刷着自己的身体。

    等到他出去的时候,某个人已经裹着被子沉沉的睡着了,顾北辰无奈的叹了口气,拿起了手边的电话,“左轮,查一下星光影视公司。”

    顾北辰伸手掀开被子,小心翼翼的将某个人挪到了自己的怀中,“嗯?”施施不舒服的扭动了一下身子,伸手扒着顾北辰的腰。

    然后这一夜,某人几乎是一夜未曾合眼。

    半夜时分,顾北辰实在睡不着,起身去楼下接了杯温开水,路过顾南笙的房间,就听见了里面激烈的声响。

    顾北辰嘴角轻扬,伸手敲了敲门。

    “谁啊,大半夜的!”顾南笙冲着门口大喊。

    “继续吧,别理他!”顾珊然也正在兴头上呢!

    “扣扣扣——”顾北辰靠在墙边,喝了口水,完全不顾里面声嘶力竭的大喊,继续敲门!

    “特么的,谁活腻了啊!”顾南笙在腰间围了个浴巾就打开门,一看到顾北辰,这一阵脊背发凉,“小……小叔……”

    “嗯。”

    “大半夜的,你……你在门口干嘛!”

    “你们明天不是要走么?我明天有事,不能送你们,所以……”

    尼玛,顾南笙简直要抓狂有木有,这是什么狗屁理由!

    “小叔……现在是凌晨三点,你见过谁凌晨三点来送行的么?”

    “我!”

    “你厉害,你赢了!”顾南笙伸手就要关门,“没事的话,我就先进去了。”

    “你随意!”顾北辰那张脸从头至尾就是面部表情的。

    门被关上的瞬间,从房间里卖弄传出了顾南笙的一声咆哮“啊——”顾北辰嘴角轻扯,回去抱着施施睡觉喽。

    “童养夫,怎么了?干爹来做什么!”顾珊然早就没了兴致,穿上睡衣将头发整理了一下。

    “说是为我们送行。”

    顾珊然嘴角抽搐了两下,愣是没有说出话了,好吧,他很强大,这个理由更是强大。

    施施一大早起床,已经不见顾南笙夫妇的踪影了,“他们这么早就离开了么?”

    “嗯。坐下吃饭,伯母出去跑步了。”顾北辰正低头看着报纸。

    施施抓了抓头发,这两个人走的够早的啊。

    能不早么?昨天本来以为这事算是完了,结果好了,两个人刚刚躺下不到半个小时,顾北辰这厮有趣敲门了,然后五点钟又敲了一次,这事*裸的打击报复啊。

    这个家实在是待不下去了,两个人连夜打包行李,天没亮,就急匆匆的离开了。

    此刻距离冯倩和徐向东失踪已经整整过去五天了,两个人一点消息都没有,随着时间的逝去,徐向东遇害的可能性就越大。

    “喂——110指挥中心,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么?”

    “尸体,有尸体……”接警员立刻紧张起来。

    “别着急,您慢慢说,您在什么地方,麻烦您告诉我!”

    “这里是滨海的沙滩上,这里有一具女尸!”那人颤颤巍巍的说完。

    “特奶奶的,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边案子还没有破,那边有发现尸体了,赶紧通知大家,立刻去案发现场。”

    施施正在家里面仰面晒太阳呢,接到电话之后,就急匆匆的赶到了现场。

    这个海边距离顾家不是太远,施施到那边的时候,现场已经被附近警局的民警控制起来,拉起了警戒线,附近围满了看热闹的群众。

    “不好意思,这里不许进去。”施施刚刚上前,就被拦住了。

    “我是法医!”施施掏了半天,发现证件忘记带了。

    “让他进去吧。”一个男人走了进来,穿着一身警服,抿着嘴角,施施看着眼前的这个人,她应该不认识他吧。

    不过用“陌上颜如玉,公子世无双”来形容眼前的人绝不为过!

    ?那人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却又让人意外的觉得很柔和,眼睛微微眯着,似是带着笑意,只是这种笑意却并未深达眼底,这个人心思很深沉。

    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充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这时却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

    “嗯,好的。”警察帮施施拉起了警戒线,施施刚刚进入现场,女尸是趴在海滩上面的,周围什么都没有,只有几个脚印,施施看了看一边正在和警察交涉的男人,应该是他脚上的。

    施施走过去,那个人也跟着施施进入现场,递给了施施一双手套。

    “谢谢。”

    “不用!”男人说话很客气,但是又带着一点疏离,看得出来并不是很容易相处的那类人。

    施施伸手将尸体翻过来!

    居然是冯倩!

    “怎么?你认识她?”

    “我手中案子的犯罪嫌疑人,不好意思,我去打个电话。”施施脱下手套,拿起手机,就给皮特打了个电话。

    皮特显然也是很惊讶,甚至不敢相信,直到他们看到了死者。

    “施施,怎么回事?尸体检查过了么?”

    “尸体已经出现了尸僵,看样子死亡有一段时间了,尸体的口鼻部蕈样泡沫,身体发白,尸体表面温度很低,而且尸体的指甲中有泥沙……看样子是死前挣扎,基本可以断定是溺水身亡。”施施脱下手套。

    “难道不会是被人推下水的?”他们已经将破案的矛头全部指向了冯倩,现在告诉他们,冯倩死了,所有人心情都是格外沉重。

    “这个还需要进行进一步的解剖!”施施看着冯倩的尸体,面色凝重。

    “证据采集结束了。”佟秋练说中拿着一个玻璃瓶,瓶中装着从海水中提取的水样。

    “弄这个做什么?”边上一个小警察问。

    “通过对比死者吸入的海水成分,可以对比她是不是在这里淹死的,或者是在别处,因为不同地方海水的成分虽然大致相同,但是也会出现一些比较特殊的藻类,这个……可以判定死者的死亡地点!”

    “佟法医,好久不见!”那个穿警服的温润男人,冲着佟秋练微微颔首,客气而又疏离。

    “好久不见,差点忘了,这一片是你管辖的。”佟秋练之前实习就是在这边的警局。

    “现在和我没关系了,是你们的案子!”男子耸了耸肩!

    “那将尸体运回去吧!容队长,不好意思,居然打扰到你们。”皮特和那个穿警服的男人握了握手。

    “没事,那我们先收队了。”容景嘴角含笑,只是那笑意却并未深达眼底。

    “你……”皮特似乎有些欲言又止。

    “有事?”

    “改天我们出来喝一杯,等我这个案子结束的,我们也好久没有碰头了!”

    “一言为定!”容景淡淡一笑。

    “这人是谁啊,怎么没有见过啊!”孙杰被调派到这边也并不是很长。

    “容景!”皮特扔下一句话,就直接离开了。

    “容景……”施施念叨着这个名字,看着男人离去的背影,光是看背影,也能看得出来这个男人的不俗。

    “就是那个保持着我们警队破案率百分之百的容景,尼玛,这是我的偶像啊!我还以为我的偶像是个老头子,怎么这么年轻啊!”孙杰正懊悔,刚刚怎么没有和他握个手呢,最好签个名。

    “十五岁被警校破格录取,十七岁毕业开始查案,一直屡建奇功,是我们警界的一个传奇!”

    “难怪这么年轻,他有女朋友么?”孙杰睁大星星眼。

    “尼玛,想什么呢,他是正常的男人,不喜欢男人!”

    “我又没说他喜欢男人,我有个妹妹到现在也没找到对象,我就是问问……”孙杰简直对他崇拜到不行。

    “小练,你怎么脸色这么难看啊。”

    “啊?有么?”佟秋练看着施施打量的目光,别开脸。

    “想到了一个案子,估计容队长到现在也很郁闷吧!”

    施施想到那个男人沉稳的模样,又听说过很多他的光荣事迹,这样的人,还会郁闷么?

    佟秋练点了点头,而有个案子佟秋练到现在也是耿耿于怀!

    “你也知道这一片是海域,几个月前有几个偷渡客要进入境内,被发现死在了边境,而死状是因为体内藏毒,而毒品却在途中破裂,一共是四个人,体内的毒品,加起来足足有四公斤,当时我们将材料提交上去之后,到现在居然无疾而终了。”佟秋练摇了摇头。

    “毒品?”施施真是无语了,怎么最近总是和毒品扯上关系啊。

    “是的,当时引起了上层的高度重视,但是这事情到现在都没着落。”大家心里面似乎明白了,不是没着落,而是被上头压下了。

    有的案子是碰的,有的不能!

    尤其是毒品这一块,那些背后的大毒枭,没有哪一个是好惹的,弄不好,警方这边就会伤亡惨重。

    施施也不过听了听,而那个男人,也只是留个印象,却不知,以后自己居然要经常和那个人打交道!

    ------题外话------

    我家的男二出场啦,灭哈哈……终于出场了!

    我一开始写赵安南,会不会写的太禽兽了啊(抠鼻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法医星妻太妖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月初姣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初姣姣并收藏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