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法医星妻太妖娆 > 131 被打脸,跟踪者

131 被打脸,跟踪者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当红花旦拍戏现场身亡,目前案件正在调查中”“钟静维拍戏现场突遭意外,香消玉殒”“拍戏道具出错,钟静维身亡”施施随手翻看着报纸,全部都是关于钟静维身亡的消息,铺天盖地,在娱乐圈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尸体怎么样了?”施施将报纸放下,凌晨的事情,现在就见报了,这些记者倒是神速。

    “随时可以进行解剖。”说话的人叫马超,是这个警局的法医,现在是施施的助手。

    “嗯。”施施将自己的双手进行消毒,穿上了工作服,戴上手套,随即进入了解剖室。

    钟静维仍旧是穿着那一身旗袍,躺在解剖台上面,施施先是看了看插在钟静维腹部的匕首,将匕首缓缓的拔出来,因为人死后,血液就停止流动,所以并没有带出什么血迹,她将刀放在灯光下看了看。

    刀有半截没入了她的腹部,上面还带着鲜血,粘稠的附着着一些皮肤组织。

    “上面的指纹采集得怎么样了?”

    “上面的指纹很多,很复杂,听说这个刀作为道具经过了许多人的手,上面至少有五个人的指纹,目前正在和现场采集到的指纹进行比对,应该很快就有会结果了。”

    “嗯。”施施将刀子放在托盘中,检查了一下死者的腹部,这个伤口和刀口是基本吻合的,凶器就是这把刀了。

    施施走到钟静维的头部,刚刚伸手按压了一下她的额头,额……这是什么情况,怎么凹陷下去了。

    “听说死者生前刚刚注射了玻尿酸,估计那是玻尿酸造成的。”马超轻轻咳嗽了一声。

    “嗯。”施施伸手按压了一下她的额头,估计是注射不久的缘故,施施这一手按下去,居然在她的额头按出来一个凹槽,看着实在是慎得慌。

    “听说将玻尿酸注入额头,会与体内原有的透明质酸融合,皮肤会膨涨、额头变平隆起,安全性极高,很多明星会注射这种东西的,下巴啦,鼻子啦,反正能填充的,估计她脸上都有。”马超在一边做记录边说。

    施施果然在她的下巴处摸到了明显的异样。

    此刻钟静维是闭着眼睛的,施施拿起了棉签,小心翼翼的将她脸上面过于厚重的妆容擦掉,这才发现她眼皮上面有明显的红痕,就像是被刀割了还没有恢复,红色的刀痕在眼皮上很明显。

    尤其是此刻妆容被卸了之后,这脸上面有些伤口就可以看得异常清楚了。

    “这还真是为了美,不惜付出任何代价啊。”施施无奈的摇了摇头,“死者的面部正常,没有出现明显的外伤,只是鼻子……”

    施施拿着一个小的手电筒,照射死者的鼻子处,佟秋练拿着棉签在她的鼻孔处擦了擦,“这是什么东西?”马超好奇的凑过头。

    上面有一层淡黄色的膏状体,还有一点红色的东西,这红色的东西自然是血了,“应该是红霉素软膏。”

    “红霉素软膏?用这个东西做什么!”马超不懂了,而且是抹在鼻子处。

    施施将死者的颈部微微托起来,“把灯拖过来。”马超立刻将灯拉过来,白色刺眼的灯光立刻照射到了死者的鼻子里面,“她这里面的针线没有拆除。”

    “这是因为垫鼻子的缘故么?”

    施施伸手摸了摸死者的鼻子,和正常的鼻子是明显不一样的,“红霉素软膏具有消炎、镇疼,可有效屏蔽炎症区域,防止感染区扩散,特别适于眼睑、眼球、鼻腔等红肿轻度感染,小巧,方便携带,对于这类手术倒是很管用。”施施将死者的颈部放下,

    施施接着检查了一下身体别的部位,这死者的指甲也很干净,倒是这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这个凶手的胆子是真的很大,这算是在众目睽睽下动手杀人吧。

    拿起了手术刀,另一只手拿着止血钳。

    慢慢的将死者的衣服脱下来,她的胸部切口还很明显,“那个……我们需不需要将她体内的填充物取出来?不用影响解剖么?”

    这个问题施施倒是真没有想过,只不过想到待会儿要进行骨肉之间的剥离工作,还是将假体取出来吧,她做的应该是硅胶的,虽然一般情况下硅胶不会破裂,但是这也说不准。

    施施一边取出假体,一边想着,这医生未免太不专业了吧,这手术缝合的伤口,感觉都不仔细,况且自己是负责解剖死人的,这倒好了,取假体就浪费了不少时间。

    “其实钟静维当时主演的那个电影真的挺好看的,只是现在看到她都有点认不出来了。”马超摇了摇头。

    马超不过是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这钟静维之前的照片,施施在报纸上面也看到过,是个笑起来很甜美的人,只是现在将自己折腾的有点不人不鬼的。

    施施拿着手术刀,从死者的锁骨两侧分别划了一道,切口聚集在胸口,然后再一刀划开胸腹部,这种感觉,有点像是弄了一个拉链出来。

    她将死者的胸腹扒开,“凶器刺穿了死者的脾脏,脾脏破裂死亡。”鲜血也充斥着死者的整个腹腔,不过施施还是慢慢的将死者的内脏取出来,一个个的进行病理分析。

    待到解剖结束,已经快中午了。

    “施施姐,我们的食堂伙食不错,已经很晚了,不如就一起去食堂吧。”马超已经在收拾东西了。

    施施刚刚换了衣服,正在洗手,时间是不早了。“嗯!”

    刚刚到食堂,发现人还是挺多的,而施施居然第一眼就看见了坐在人群中的容景,已经换了警服,不过那人就是坐在一群人中,也是显得那么的鹤立鸡群。

    “队长,你们也刚刚吃饭么?”

    “刚刚审问完案发现场的人,你们也刚刚结束么?”另一个人接话。

    “是啊,累死了,浑身都酸疼。”

    “赶紧去打饭吧,正好坐这边!”说着那群人就自动自觉地让出了几个位置,这施施本来不想做这边的,只是这群人实在是太热情了。

    施施看着自己面前的东西,只是悻悻地一笑!

    “施法医,辛苦了啊,这是我们这里最好吃的东西了,我刚刚打了,还没吃,你尝尝!”

    “这个汤才好喝呢!”

    “哎呦,你们都让开,这个这个糖醋排骨,真的特别好吃!”

    施施看着自己面前堆得像是小山一样吃的,施施咽了咽口水,她哪里能吃得下这么多啊。

    “行了,都别闹了,赶紧吃饭,待会儿还有事情要做。”容景的声音淡淡的,却带着不容置喙的威慑力,所有人立刻低头吃饭。

    “谢谢。”施施抬眼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男人,这是谁安排的位置啊,这挨得近了,这个男人身上面淡淡的柠檬味道,又一次传来。

    虽然很清新很好闻,但是施施总觉得和顾北辰身上面的味道是一样的,带着一种强烈的侵略性。

    而施施刚刚低头准备吃饭,忽然一个碗放到了自己的面前那双手很瘦,没有一点的肉,不过却不觉得干瘪,指甲修剪的很干净,只是……

    “队长,你这是什么意思啊,不然我们献殷勤,你自己……”那人的话音未落,容景只是眯着眼睛看着他,那人就立刻低头吃饭。

    “我够吃了,真的不用了。”施施想要推辞,只是那个男人就像是没有听见一般,开始自顾自的吃着自己的东西,弄得施施一阵尴尬。

    吃了东西,施施回到实验室整理了一下尸检的报告,摸了半天,才找到容景的办公室。

    真是够了,这容景简直是个奇葩啊,这一个人单独的办公室就算了,居然还设在顶楼,这警局一共是五层楼,施施只能认命的爬到了五楼,真是好久没有锻炼了,这爬到五楼,整个人都气喘吁吁了。

    好不容易摸到了他的办公室,“扣扣扣——”

    “进!”

    施施拧开门,陆琦居然在这里。

    陆琦灰色的休闲服,真是眼圈乌青,看样子因为这事也没睡好啊。

    “阿景,这事情,你必须马上给我解决啊,救命啊——我的公司现在都被人围住了,我连上班都进不去啊!”

    “嗯。”容景只是看着施施,“尸检结果出来了么?”

    “死者身上面没有别的外伤,除了整容留下的后遗症,致命伤就是腹部的那一刀,凶器就是现场发现的那把刀,导致的脾脏破裂!”

    “啊——为什么偏偏是拍戏的时候啊,现场的视频,不知道怎么传出去的,现在网上面全部都是那个视频,真是要疯了,阿景,救我啊——”陆琦忽然冲到了容景的身边,身后就搂住了容景的脖子。

    “松开!”容景伸手拍了拍陆琦的手。

    “阿景——你一定要救我,啊——”

    施施已经搞不懂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了,在现场的时候,这两个人不是还一副不认识的样子么?怎么现在变得这么熟了。

    “你松开,不然我告诉你大哥了!”

    陆琦立刻松开爪子,可怜兮兮的看着容景,“阿景,这次一定要抓紧破案啊,我的身家性命就靠你啦。”

    “知道了,尸检报告呢?”容景伸出手,施施连忙将报告交给了容景。眼睛在两个人的身上面来回徘徊,这两个人有鬼。

    “咳咳……施施,后天电影就开拍了,你准备的怎么样了?”容景忽然抬眼看了看施施,电影?

    “没什么好准备的。”

    “台词都记得了么?”陆琦还装的一副高冷的模样,这个样子,倒是有些滑稽了,这刚刚明明还在撒娇来着。

    “我没有台词,需要记什么?”施施耸了耸肩。

    “不可能啊,怎么可能没有台词呢!”

    “有的,两声‘哈哈’,结束了,你需要我记得什么台词?”

    陆琦似乎有些尴尬的抓了抓头发,“我先出去处理一下事情,阿景,你一定要抓紧啊,那部片拖一天,我就是几十万要投进去的。”

    “知道了,赶紧走吧!”

    等到陆琦离开,施施还是好奇的盯着容景,这人看样子并不是普通的警察啊。

    “想问我怎么认识陆琦的?”容景看完报告,双手交叉,好整以暇的看着施施,嘴角带笑,就是这种自信,好像他什么都知道一样。

    “就是好奇罢了,不方便的话……”

    “我们两家住的地方一前一后,他家的后门正对着我家的前门,所以比较熟。我和他一般熟,和他的大哥比较熟。”容景翻了翻手中的照片,“是不是觉得我们之间差距很大,似乎不像认识的?”

    “是不像!”

    “他和他大哥才不像,对了,这里是现场拍摄的照片,你卡看,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线索。”容景将手边的照片递给了施施。

    施施拿着照片坐在沙发上面,照片是在她去之前拍的,除了警察拍的一部分,还有一些是当时现场拍摄的照片。

    从开始拍摄,就一直很正常,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这里为什么……”施施一抬头,就被吓了一跳,“你……你怎么在这里!”

    “给你倒杯茶!”容景将杯子放在桌子上面,“发现什么了?”这男人什么时候过来的,此刻两个人之间也不过是一个手掌的距离,弄得施施总觉得心里怪怪的。

    “当时并不是只有一把刀不是么?”施施指了指拜访道具的地方,上面确实有几把刀,有两个和杀死死者的匕首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嗯,而且我们检查了道具,那两把刀都是假的,唯独只有这一把是真的。”

    “那和她烟对手戏的演员根本就不知道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啊?这……”

    “这就是案子可疑的地方,准备真刀的人怎么可以料定那个演员一定会拿到这把刀呢!”

    “这就不我需要担心的范围了,查案子是你的专长,不过这个钟静维性格不怎么样,或许是有人想要她的命呢!”

    这个女人性格多么糟糕,施施也是领教过得。

    “这能够怀疑的人可不少!”容景从自己办公桌上面拿出了一叠照片,放在施施面前,示意施施看看,施施慢慢翻着照片,“这是……”

    “她得罪过的人,这还是排除过的,也还有十几个人有作案嫌疑,这都是当时在片场的,你说吧,这个案子要如何继续。”施施看着照片,也是有些无语,这女人是有多遭人恨啊。

    施施刚刚回到顾家,就发现了今天家里面的气氛有些诡异,因为沈婕和施毅刚刚离婚,出散心了,这顾珊然和顾南笙又都不在家,这个家里面倒是显得有些冷清了。

    “砰——”施施身子直接僵住了,这是枪声,在楼上,施施几乎是下意识的抬眼看着楼上。

    “施施小姐……”左轮的声音忽然从身后传来。

    “啊——”施施真是被吓死了。

    “施施小姐回来了么?家主正在处理一些事情,您在下面等一下吧。”

    “出什么事情了么?刚刚那个……”

    “就是帮里面出了点事情而已,没事的,您先歇一下吧。”左轮说着就直接上了楼,楼上面的声音嘈杂。

    忽然一个男人就从里面被拉了出来,“家主,我真的错了,我真的错了,求你饶了我,求求你……”男人一身黑色的衣服,只是头发凌乱,头发乱糟糟的贴在脸上,显得有些狼狈。

    “给我一次机会吧,家主……唔——”一个黑大汉,伸手就捂住了他的嘴巴。

    他被人架着两个胳膊,就被拖下了楼,忽然看见了施施,他的眸子瞬间一亮,“唔——唔——”那人冲着施施一直招手,施施注意到这人的膝盖处在流血,这是谁下的手,居然打在这种地方。

    膝盖骨这个地方,是很重要的,这个地方若是坏了,这人的腿应该就无法像正常人一样的行走了,虽然说现在的医术发达,可以换个家的膝盖骨,但是毕竟和真的是不一样的。

    “还不拖走么?”左轮站在楼梯口,“让人将地上面的毛毯换了!”

    施施就知道,顾北辰这个男人,三天两头的穷折腾,这洁癖加上强迫症真的不是盖的。

    不过这顾家的佣人都是训练出来的,几分钟的功夫,地毯就被换了,而顾北辰下楼的时候,施施注意到,这厮是刚刚洗了澡出来的。

    “你洗澡了么?”顾北辰伸手整理着衣袖,看着施施。

    “没呢,不是不让我上楼么?”施施耸了耸肩。

    “去洗澡吧,出去一天了,身上面肯定很脏了。”

    “好。”你的身上面才脏,哼——

    施施一边洗澡,一边想着顾珊然和自己说的事情。

    这顾珊然来顾家的时候,顾北辰的洁癖那才叫一个严重呢,顾珊然那时候经常要训练,这出汗自然是难免的,顾北辰每次见到她整个就像是看见了什么瘟疫一样。

    居然派人在门口拦着,一定要顾珊然在外面洗了澡换了衣服才能进门,幸好顾家除了这个大宅,后面还有别的房子,不然顾珊然就要在露天洗澡了。

    然后,进门前,外套必须脱掉,说什么灰尘会跟着进来,然后鞋子必须脱在门口,脚上必须保持干净,还有什么乱七八糟的理由,顾珊然简直要被折腾疯了。

    有一次顾北辰不在,顾珊然在家简直疯了,这家里面被弄得乱糟糟的。

    “你们都别收拾,烦死了,每天都弄得那么干净整洁干嘛啊,这还像是个人住的地方么?都别管,反正干爹最近都不回来。哈哈……这个家就是我的了。”

    这顾北辰本来是准备出去一周的,这哪里想到会提起回来,就算是天天洗澡,还是觉得浑身难受,都没有让人通知,直接就冲进了大宅。

    这一见到眼前的一幕,他的的身子都僵硬了,这满地的垃圾是什么情况。

    “童养夫,是你……个蹦——”珊然嘴巴里还塞着一个薯片,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干……干……”

    顾北辰此刻脸一阵青一阵白,而周围所有人都大气不敢喘一下,这还是顾珊然第一次看见顾北辰出现面瘫之外的神色,他的嘴角还在不断地抽搐。

    “干爹——”

    “所有的东西都给我重新换一遍,将地上面所有的东西都丢了!还有……”顾北辰的视线凌厉的射向了顾珊然,顾珊然此刻穿着睡衣,手中还拿着薯片,这顾北辰是自己不吃零食,也不许别人吃,这顾珊然挑着顾北辰不在的时候,才买的,现在恨不得将这包薯片连袋子都吃掉。

    “沙发也都扔了!”顾北辰那锐利的眸子明显看到了沙发上还有零食的碎屑。

    “是!珊然小姐,麻烦您下来一下……”

    “别下来了,一起抬出去扔了!”

    “啊——干爹,不要,啊——”顾珊然这边没有来得及开口,忽然两个人直接上去,将顾珊然按住,她的嘴巴直接被东西塞住了。“唔——唔——”

    然后顾珊然就被绑在沙发上面,一起被扔出去了,而顾北辰看着地上面散落了一地的薯片,脑仁都开始抽痛了,嘴角抽了两下,扔了一句,“所有的东西都给我换一边,立刻——马上——”

    不过这顾珊然下面又一次接一次的挑战着顾北辰的底线,这时间长了,顾北辰的洁癖倒是好了一些,最起码不会有什么变态的,进门要将外套脱掉的习惯了。

    施施下楼,顾北辰坐在沙发上,翘着腿,随手翻着报纸,这施施还没有开口,报纸就被顾北辰扔到了桌子上。

    “怎么了?”这个男人是不是大姨妈来了,这脾气怎么越来越差了。

    “自己看。”顾北辰指了指报纸,施施这还没有拿起报纸,就看见了报纸上面赫然出现了自己的脸,穿着白色的工作服,手中拿着东西,正侧耳和苏漾说话,而标题居然是。

    “星光力捧新人,和苏天后交好,似是有后台。”

    “这是什么东西,我怎么会……”这照片拍摄距离很近,这到底是谁在偷拍啊。

    “这个我也不知道啊,你也不能怪我吧。”

    “我已经让人封了这家报社了。吃饭吧。”顾北辰一如既往的霸道,封了人家报社,尼玛,生拍别人不知道你是土豪么?

    而顾北辰完全不知道,这事情,完全不像他预想的那样。

    施施面容姣好,身材妖娆,那举手投足的风情万种,那种韵味根本不用修饰,照片传到网上就被疯传了,而施施和顾北辰这两个人根本不上网,哪里知道,某人都已经上了微博热搜榜了,而这一切要归功于苏漾的一条微博。

    “真的是长得很漂亮的人,性格也好。”

    这条微博别的什么都没说,倒是将施施一下子推到了风口浪尖。

    所以当施施出现在拍摄现场的时候,忽然一群记者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窜了出来,“施施小姐是么?”施施蹙着眉头,闪光灯让她眼前出现了一阵晕眩。

    “麻烦让一下,麻烦了……”陈锋带着一群人立刻过来将施施接进去。

    陈锋是陆琦的特助,这一出现,坐实了施施的身份,也看得出来星光对她的重视,而今天之后,某人的素颜照又开始在网上疯传。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施施和佟秋练都是那种两耳不闻窗外事的那种,平时在家就是看一些专业书,研究一下资料,看看解剖视频,很少关注网络上面的东西,哪里知道自己居然就这么火了。

    “你的照片一直在微博热搜,因为你,这部电影现在水涨船高,陆少让我暂时做的你经纪人,帮你处理一点事情,然后我们会给你安排助理的。”

    “额……”施施愕然,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还有这样的一条消息,你自己看看吧。”

    “新人背后的男人!”

    “噗——背后的男人!”施施真是无语了,这又是什么鬼。

    “第一时间报道你新闻的报社,忽然就被人买了,你的报道直接被撤下了,而且报纸都被回收了,网友的力量是巨大的,所以你现在背后多了个位高权重的金主!”

    “金主?”一想到顾北辰那种高冷禁欲的人,头上面打上金主两个人,说实话,倒是真有一点喜感。

    “你不是背后真的……”

    “金主不就是我的男人么?”

    陈锋擦了擦额头的汗,这个姑奶奶可不好伺候啊,这个圈子,隐婚的也有不少,进行地下恋情的更是不少,可没有一个人像她这么大胆啊。

    “来了吗?赶紧帮她化妆,等会儿让人带你熟悉一下流程,然后就进行拍摄,没问题吧。”导演看了看施施。

    “嗯。”

    施施本来就不是什么大牌演员,化妆间是共用的那种,显得有些噪杂,“不好意思啊,我这边有点忙,我看您还没有上妆,这些打底的能不能请你自己先弄一下。”

    “Ada,能不能快点啊,导演那边催了!”一个女人催促着,斜眼看了看施施,“真的倒不错,只是不知道能在这个圈子待多久了?”

    施施看了看女人的衣服,她没记错的话,这个衣服这个妆容,这个女人应该就是剧中第一个死者吧。

    “过来了过来了,别急哈!”Ada笑了笑,只是赶紧帮她补妆。

    而施施则是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还真是龙套的待遇啊,这衣服也是……脚印?施施冷眼将在场所有人扫射了一圈,视线定格在刚刚那个女演员的脚上面。

    “看什么看!”女人说着伸手整理了一下头发,扭着腰就出去了。

    “啊——怎么又脚印啊,不好意思啊,我都没注意,我给你换个衣服!”服装师第一次接触施施,而且是陈锋带来的,这人自然是认识陆少的,这陆少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啊,再说了,这娱乐圈可说不好,保不准人家明天就是天后了,这人可不能随便得罪。

    “不用了!”施施伸手将脚印掸掉,眸子中露出了一丝兴味。

    而施施刚刚出了房间,就看见导演的身后,居然站着那个小鬼,穿着黑色的西装,还装的一脸的深沉,那张脸怎么看都想要上去蹂躏一下。

    “陆少……”施施学着别人叫了一声,声音那叫一个娇媚啊,陆琦浑身一个激灵。

    “你……你没病吧!”陆琦愣愣的说了一句。简直吓人有木有。

    “你才有病!”施施忍不住回了一句,倒是让周围人察觉到了这两个人之间的不寻常。

    “你第一次拍戏,我来看看。”陆琦轻轻咳嗽了一声,说实话,陆琦这种人,就是天生的受虐狂,傲娇爱炸毛,他的大哥就是天生老成持重的那种人,这陆琦就十分喜欢他大哥。

    这明明是个喜欢让人管的人,偏生装的大人模样,而周围的人都是想要巴结他的人居多,这难道遇到施施这种会和他唱反调的,这陆琦总是想要和施施多说说话。

    “好吧。”施施还以为陆琦对每个新人都这样呢,压根没有多想,倒是被有心人听了去,还怀疑这施施背后的金主就是陆琦呢。

    当那个女演员躺在地上面的时候,施施要做的就是拖着她的一条腿,拖到拐角处就可以了,这个场景不过是气氛比较重要。

    施施一身黑色的紧身衣,在镜头前,那双眼睛冷漠森然,却又有时间带着一点笑意,时而恼怒时而欢喜,看着地上面的死者,眼中是一种茫然,同时又像是看到了糖果的孩子,眼中带着一种近乎灼热的贪婪。

    这施施根本就是故意的,慢悠悠的扯着她的腿,况且精通人体构造的施施,自然知道,怎么拖行不费力,而手抓着哪里会更加疼了,这女演员额头上面的冷汗都出来了,这人是捏着哪里啊,疼死了!

    好不容易被拖到了角落,“砰——”施施还故意调整了角度,那个演员的头就硬生生的撞到了拐角处。

    “咔——很好,很好,都休息一下!”

    “你到底在做什么,你是不是故意报复我!”那个女演员还算是敬业,那一下子是真疼啊,施施听着都觉得疼。

    “不好意思啊,我刚刚不是故意的,很疼么?”

    施施不看不要紧,这一看啊,这人的额头居然中了个大包,有点发青。

    她的助理冲过来,给她披上衣服,她从包里面拿出镜子,“啊——”片场传出了一声尖锐的叫声,施施轻轻咳嗽了一声。

    “那个谁……你给我过来,你看看你做的好事,你看看,我的头啊……”这人是想着陆琦在这里,这个新人死定了。

    “她下面还有拍摄么?”陆琦看着施施那一副根本无所谓的样子,居然开始主动给她收拾烂摊子了。

    “没有,她的戏份已经结束了。”导演哪里知道这个新人胆子这么大,这怎么说也是前辈啊,通常新人过来都是各种小心翼翼,各种讨好前辈的,这人倒好。

    “那你就回去好好休息吧!”陆琦这话说完,全场哗然,这就结束了?

    “陆少,我……”那人指着自己的额头。

    “要不就去医院拍个片,免得留下后遗症!”这陆琦是摆明了偏私施施的,那个女人根本不好说什么,毕竟自己也不过是个小透明,还想继续在这个圈子里面混,这陆琦根本不能得罪。

    “豆芽菜,看不出来啦,你这么护着我啊!”施施笑着走到陆琦身边。

    “什么豆芽菜,我是你老板,你可以跟着别人叫我陆少……”陆琦怎么总觉得有一种被人调戏的感觉呢。

    “小老板……”施施一笑,十分妩媚,“好了,小老板,别板着一张脸了,给姐姐笑一个!”

    “你——”陆琦一口气差点上不来!

    “我真是吃饱了撑的,才来看你!”陆琦说着甩手就要走,忽然他的电话响了,“喂——嗯?”陆琦忽然回头看了施施一眼,“她在这里,我和她说。”

    “怎么了?”

    “有人找你呗,导演,人我先借走了。”

    “嗯,好。”导演还在回放着刚刚的片段,眼中都是满意的神色。

    “怎么了?”

    “阿景找你的,你的手机没人接,他就找到我了!”

    “嗯,我去换个衣服!”施施去休息室准备拿手机,发现自己的东西居然都掉落在地上面,本来头上面的钻石发卡,居然被人踩碎了。

    黑色的皮包也被人踩了几脚,上面还有鞋子的印子!

    “怎么了?”陆琦在门口等了半天,愣是不见人,这推门进去,就看见施施正在低头整理自己的东西,眉头紧蹙,“谁做的。”

    “我怎么知道啊!”施施心里面已经有数了,“行了,我还要去警局,这事情交给你了。”

    只不过等到陆琦查到这人的头上时,这人已经在医院住下了。

    “到底是什么情况!”

    “路上遇到打劫的,然后就变成这样了……”她的助理站在一边,小心翼翼的说。

    “打劫?”尼玛,打劫的不劫财不劫色,就是把她揍了一顿?陆琦怎么觉着事情和施施脱不了干系呢。

    施施此刻正在钟静维的家里面考察现场,不自觉的打了个喷嚏,这是谁在背后说自己坏话么?

    其实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施施这边的情况,顾北辰已经知道了。

    “需要去教训一下这个女的么?”左轮看着顾北辰阴晴不定的神色,不知道他又在想什么。

    “嗯,你去准备吧。”

    “好的。”

    “等一下!”

    “还有什么吩咐?”

    “记得朝着她的脸多踩几脚!”

    “好。”左轮立刻就让人去准备,朝着脸多踩几脚,这女人是长得很人神共愤么?

    所以那个小透明从片场出来,“去医院吧,我的脸啊,要是破相了,我要她好看。”虽然是个小透明,不过也算是有了一些知名度。

    她还在拿着镜子看着自己的脸,越想越气,“吱——”车子陡然刹车。

    “怎么回事啊!”那人的话音未落,忽然车门就被一下子拉开了,她还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脱下了车子,“你们要干嘛……救命——救——唔——”话音未落,嘴巴就被死死地捂住了。

    而她的司机和助理也很快就控制住了,这个事情发生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

    这顾家的人从来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啊。

    “下面我们要做什么!”这群人都是混黑道的,这平时做的都是打打杀杀的事情,这抢了个女人还是头一回,而且这女人哭的这个鬼样子,看的这群男人心里一阵恶寒。

    “揍一顿!”

    “好!”这群人自然是训练有素的,他们要做的就是听从上面的指挥。

    “唔——”那人的嘴巴被胶带粘住。

    “对了,最主要的是打脸。”

    所以……陆琦在看到她的时候,她的脸有一半是裹着纱布的,另一半也肿的不成样子!

    “这到底是谁揍得啊,报警了么?”

    “没有!”小助理唯唯诺诺的说。

    “为什么不报警!”

    “这不是因为……”她是公众人物么?

    陆琦似乎明白了她们的顾虑。

    “患者脸上面的皮肤组织严重挫伤,右眼角处缝了两针,下颌骨有些错位,别的地方倒还好!”

    “呜呜——”那个演员一听就开始哭了。

    “别哭,伤口容易感染的!”小助理连忙上去帮她擦眼泪,她一把将小助理推开,她完了,完蛋了,女明星最要紧的就是这张脸了,现在脸没了,她还拿什么出来混啊,她完了……彻底完了。

    “你好好休息,这件事情很恶劣,我一定要报警!”陆琦觉得最近真是倒霉透了,死了一个还伤了一个。

    虽然说都是一些过气的演员,不过这传出去对公司的影响还是不太好的。

    施施此刻正在钟静维的房间,这里是公司给她租的房子,是个精装修的公寓,三室两厅,装修的很不错,墙上面都是挂着她的照片,容景弯腰打开了门口的鞋柜,除了女式的拖鞋,这里居然还有一双男士的拖鞋。

    “钟静维生前有来往密切的男性么?”

    “挺多的!”容景将拖鞋拿出来,施施直接装进了密封袋中,保不准这上面有什么证据。

    “队长,我们发现了这个……”

    容景和施施到了房间,两个警察在她房间的抽屉里面,居然发现了一些纱布、红霉素软膏,还有一些消炎药之类的,而床底下,还有一些一次性用品,囤积了很多。

    “看样子这个公寓应该经常会有人过来。”容景看了看那些一次性的洗漱用品。

    “怎么想起来到钟静维的公寓了。”

    “排查的时候,发现几天前她报案称被人跟踪了!当时警察也出动了,不过并没有什么收获。”

    “被人跟踪?”

    “是的,当时她的口供中还说她连回家都能感觉到被人偷窥,所以我们就准备来她住的地方看一下。”容景走到了窗边,伸手拉开了窗帘,忽然一个东西在对面闪了一下。

    “立刻去对面的那栋楼,有人在偷拍——”容景大吼一声,所有人立刻冲了出去,施施自然知道自己的体力,倒是淡定的站在原地,看了看对面的楼,窗户都是被厚厚的窗帘挡着的,这做明星也真是不容易啊!

    而容景他们一行人追出去的时候,房间已经人去楼空了,施施过去采集了一下指纹,这个房间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台摄像机,还有一些别的拍摄工具。

    地上面还有许多的一次性的白色餐盒,还有许多乱七八糟的零食包装袋,看得出来这个人走得很匆忙,就是各种设备都没有来得及带走。

    只不过两栋楼是独立的,等到容景他们赶过来的时候,这个人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你们看见那个人了么?”

    “没有,不过已经调取了这个楼层的监控设备了,应为很快就会有答案了!”

    “查到了,租这个房子的人叫邹越!”

    “邹越?谁啊?”施施有点茫然,因为容景笑得格外的自信,似乎是认识这个人。

    “她的司机!”容景笑了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法医星妻太妖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月初姣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初姣姣并收藏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