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法医星妻太妖娆 > 133 施施出手,惩治渣男

133 施施出手,惩治渣男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施施赶到警局的时候,这边正在对施家附近的监控录像,进行分析,“施法医,您过来了?”孙杰手中拿着资料。

    “怎么样了?还是没有找到她们的下落么?”

    “根据房子附近的监控显示,他们是被人绑走的,这周围监控比较分散,所以查找起来比较费工夫,对了,昨天你们在饭店有没有发生什么比较特别的事情。”皮特此刻正坐在电脑面前,电脑上还在回放一段记录施家门口的监控。

    她们两个人是刚刚出了门,门都没有锁上,就被人从后面捂住了口鼻。

    “有!”

    皮特立刻眼前一亮,“发生了什么?”

    此刻徐敬尧正好也走了进来,看到施施,只是一愣,两个人只是淡漠的互相点头示意,却没有多余的话,客套的像是陌生人一般。

    “昨天在饭店,有个男人想要侵犯她们母女!”

    “侵犯!”皮特觉得很不可思议,“到底发生了什么。”

    “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是很了解,他们三个人一起吃的饭,后来就发生了争执,然后我正好路过,就救了她们,就是这样!”

    “是这上面的男人么?”饭店大堂的监控有拍到他们三个人前后脚进入饭店的画面。

    施施看了一眼,确实是那个老色鬼,“就是他。”

    “队长,已经找到那辆车子最后的落脚点了!是在郊区的一个仓库里面!”

    “赶紧出发!”

    “我也去!”“我也去!”施施和徐敬尧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开口。

    “赶紧上车吧。”这两个人之间的气氛过于诡异了。

    上了车子,这两个人偏偏还是坐在一起,施施拿出手机,漫不经心的玩着手机,徐敬尧眼睛的余光一直焦灼在施施的身上面。

    已经好久没见了,相比他们最后一次见面,施施整个人似乎变了不少,以前的她没有现在这么的张扬,徐敬尧本来觉得两个人只要不见面,慢慢就会消失在各自的生活中,偏生现在只要看报纸,上网,关于施施的新闻就会映入他的视线。

    “你最近怎么样?我都不知道伯母和伯父他们两个人居然……”

    “这都好久之前的事情了,我现在挺好的。”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变得这么尴尬,这是他们之前从未想过的。

    不一会儿,施施的电话就响了。

    “喂——怎么打电话过来了?”施施嘴角扬着淡淡的弧度,声音温柔,眉眼弯弯,这种笑容是发自内心的,看的徐敬尧一阵心神荡漾。

    施施的电话没有讲多久,就到了目的地了。“好了,不说了,我该下车了,忙完我给你电话!”

    “亲我一下吧。”顾北辰伸手把玩着手中的钢笔。

    “啊?我在外面呢,周围都是人,下次吧。”

    “你亲不亲?”顾北辰威胁人的方式一如既往的幼稚,施施咬了咬牙,对着手机就亲了一口。

    “这样总可以了吧!”

    “施施,下车了!”徐敬尧看着施施那明媚的笑容,这心里面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一样的难受,就是呼吸都觉得有些不顺畅了。

    “那我挂啦,拜拜!”

    顾北辰看着挂断的电话,冷冷一笑,徐敬尧?

    “家主,下面的事情我们该怎么做……”左轮和一群人正站在书房中,就这么看着他们英明神武的家主大人旁若无人的秀恩爱,总觉得有些恶寒。

    距离仓库中间有段小路,车子没有办法开进去,所以只能步行,还没有到仓库,他们就看见了监控视频中的面包车,打开车门,里面有一些绳子胶带之类的东西,还有扔在地上面的手帕。

    施施拿起了手帕放在鼻尖闻了闻,“上面有迷药!”

    “我们先进去,你们先别动!”皮特示意施施和徐敬尧等人先别动,他从口袋里面掏出了手枪,一行人慢慢的朝着仓库走进去。

    “赶紧打120!”皮特还没有进去多久,就派人出来大喊,施施和徐敬尧对视一眼,立刻冲了进去。

    在此之前,施施也去过许多的案发现场,各种血腥凶残的场景,她都见过,但是这些场景在她看来,不过是血肉血浆之类的,从没有这一次给她带来的触动这么大。

    刚刚进去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味道,有仓库本身固有的霉味,还有事物的味道,这其中夹杂着淡淡的血腥味道,还有一种糜烂的味道。

    “特么的,人跑了!”皮特随手拿起手边的一个玻璃瓶就扔到了地上面,现场很混乱,遍地都是一些凌乱的酒瓶和事物,还有一个电饭煲,似乎是在这里煮过东西。

    而在一边的一个垃圾桶边上,有一些用过的避孕套,上面还粘黏着一些液体,施施咽了咽口水,她从未想过,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她慢慢的将视线转移,就看见李慧已经浑身*的躺在地上面,身上面盖着一个警服,而先冲进了的女民警,拿着衣服将施琪紧紧的裹住,施琪只是身子瑟瑟发抖,露出的脖子上面满是青紫的痕迹。

    “她……”施施指了指李慧。

    “昏过去了!不过要命的在这里!”皮特指了指一个角落。

    那里赫然躺着一具男尸,男人的下半身是*的,嘴巴上面都是血,施施走过去,伸手摸了摸男子的脖子,“尸体还没有完全冷却下去,看样子死亡的时间不长。”

    “啊——不关我的事,不是我做的,啊——”施琪忽然大喊着,施施注意到施琪的嘴上面还有血,而在她们附近的地面上,也有残留的血迹,只不过很凌乱,根本分不清楚,这些到底是谁的血迹。

    地上面有明显拖拽的痕迹,看样子这个男人是被人拖到这里的。

    “没事了没事了,都过去了!”女民警抱着施琪,“我们先出去吧,别担心,已经没事了!”

    “没事了,真的没事了么?”施琪睁大了眼睛,她的脸上面还有手指印,看起来很是骇人,嘴角都是撕裂伤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块是好的。

    “没事了,我们先上车!”

    而很快的120就过来了,将李慧直接送上了车,施施看着施琪被人半抱着起来,心里面忽然很不是滋味。

    “这边还要进一步勘查,所以……”

    “都是你,都是你害我,我要杀了你,杀了你!”施琪似乎是刚刚看见施施,她光着脚,就冲着施施扑过来,施施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杀了你,都是你……啊——”

    施琪像是张着血盆大口一般,看的施施一阵心惊。

    “赶紧送她上车!”施琪还没有冲过去,就被女民警从后面抱住了,“冷静一点,没事了,冷静一点……”

    “你没事吧,施琪她……估计是受惊过度了,没事的。”徐敬尧走到施施的身侧,施施抿了抿嘴角,微微带点了点头。

    佟秋练得到消息,已经很快过来了,也带来了勘察现场的工具。

    “发生什么事情了?”佟秋练一过来就看见施琪正坐在警车那边瑟瑟发抖,猛然让她想到了自己之前的遭遇,回忆就像是洪水一般扑面而来,让她心里难以平静。

    “被人绑架了,然后……”施施不再说下去,施琪就像个布偶一般,眼神空洞呆滞,任由着一边的女民警帮她穿上干净的衣服,女民警一直在劝慰着她,而她似乎陷入了一种魔怔中,无法自拔,整个人的就像是失去了灵魂一般。

    “人没有抓到么?”佟秋练不再去看施琪,以前的事情一直是佟秋练挥之不去的梦魇,而这个场景让她不得不去回想之前的事情。

    “没有,不过现场发现了一具男尸,所以需要进行进一步的调查。”

    佟秋练和施施在一起进入现场,在李慧和施琪本来的地方发现了许多的生物检材,施施一一进行提取,地上面除了血迹!

    居然还有一只断指!

    断指在一个食品袋的下面,上面粘着灰尘,施施拿着镊子将断指捡起来,手指的横断面并不是很规整,像是被人硬生生咬下来的。

    手指上面的表面的血迹已经干了,不过断裂处血肉模糊,能够看见那森森白骨,佟秋练只是瞥了一眼,施施都能够想到当时这个现场会是多么的惨烈。

    佟秋练则是将现场的一些易拉罐之类的进行了分类整理,上面不仅仅有指纹,最重要的是还有唾液,可以检测出DNA,而死者的手指都是完好的,就是说那群人中有人手指断了。

    现场的勘查工作虽然繁琐,不过还是有序的进行结束了。

    “怎么样?有什么发现么?”皮特站在外面,将烟头熄灭。

    “发现了一个断指,这个人肯定需要包扎或者进一步的治疗,大医院肯定是去不成了,小药店小诊所可以去问一下,看看有没有可疑的人买纱布,消炎药之类的。”

    “好!”

    “她们母女怎么样了?”

    “已经送去医院了,正在给他们做检查,医院那边在她们体内和身上面都找到了一些东西,我待会儿派人去拿!”

    “不用了,小练,陪我去一趟医院吧!”

    “嗯。”佟秋练点了点头,有些担心的看着施施,从开始进入现场,施施的表现都很奇怪,佟秋练并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不过施施确实有些心不在焉。

    “怎么了?你看了我很久了。”施施一边开车一边问佟秋练。

    “这话应该是我问你吧,总觉得你今天有些反常!”

    “哎——或许昨天我真的错了。”施施将昨天发生的事情和佟秋练说了一遍,“你说当时我是不是该直接送他们回去,或者……”我就不该救她们?

    “别想了,这件事情并不能怪你,你救或者不救,该发生的总会发生的,就算是你把她们送回家了,那个人也不会轻易放过她们的。”

    施施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只是心里面总是觉得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一样的难受。

    施施取了样本,就准备去看看她们,这还没有走到门口,就看见施毅坐在轮椅上面,胡子拉碴的,似乎一下子苍老了许多,“父亲。”

    “你来做什么?”施毅对施施从未有过什么好脸色,尤其是知道了昨晚的事情,更是有些怒不可遏,“你是不是故意来报复我的,施家都变成这样了,你到底还想怎么样!”

    施毅根本动不了,只能伸手拍打着自己的双腿。

    施施却根本无力反驳,只是站在门口等了一会儿,很快医生从里面出来,“病人没什么大碍,就是有些受惊过度,找个心理医生给她疏导一下就行了,身体只是有些撕裂伤,好好休养就没事了!”

    “好的,谢谢医生!”看着施毅那般紧张的模样,施施苦涩的一笑。

    转身就直接离开,自己到底在做什么,他们的事情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自己还真是多管闲事了,昨天要是听了顾北辰的话,什么都不管,或许也没有这么多的事情了。

    施施到达容景这边已经是下午了,刚刚进去,马超就附在她的耳边说,“那个王坤来头很大啊,带着一个律师团过来的,还没有来得及问话,上头的电话就打过来了,看样子,这条路又被堵死了?”

    “我先去卖个咖啡?”马超还想和施施分享八卦的,奈何施施似乎心情不是很好,只能作罢。

    施施到了自动贩卖机面前,买了个咖啡,站在窗边,她此刻是心乱如麻。

    “在想什么?”容景忽然走了过来,手中拿着咖啡,站定在施施的面前。

    “没什么,王坤的事情怎么样了?听说进展得不是很顺利?”

    施施岔开话题的功夫很拙劣,容景只是一笑,“很正常,他的姐夫是政府高官,上头说是没有实际的证据,不能对他进行审问扣留,你是在烦恼今天的发生绑架案,听说绑架的人是你的……”

    “容队长,你什么时候这么八卦了。”施施可不想和别人讨论这种话题。

    “我只是想和你说,任何事情的发生必然是有因有果的,有些事情的结局早就已经注定了,不会因为你这个小插曲改变什么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容景这话说的像是明白了什么。

    “自己想吧!”容景淡淡的看着窗外,光是看这个人的话,倒是长了副好皮囊。

    施施想了一会儿,似乎也有些释然了,“谢谢你,我明白了,我先去实验室了。”

    “嗯。”容景看着施施远走的背景,眸子忽然变得深邃。

    施施刚刚走了没多久,一个拐角转身,就看见了一群穿着西装革履的人正站在那里,而一个男人正坐在他们对面的椅子上面。

    男人三十左右,平头,穿着价值不菲的西装,长得还算过得去,只是身上面带着雅痞的气质,施施只是看了一眼,这人应该就是王坤吧。

    “施施小姐?”王坤一眼就看见了施施,穿着白大褂,扎着马尾,柔媚的眼睛,殷虹的嘴唇,白皙通透的皮肤,王坤起身直接走到了施施面前,“我是王坤!”他伸出手。

    施施看了一眼他的手,看得出来是个养尊处优的。

    “不好意思,我不认识你!”施施说着就六准备侧身离开,而王坤只是一笑,这种欲擒故纵的把戏他看多了,伸手直接拦住了施施的去路!

    “我们多聊聊就认识了!”

    “是么?”施施回过神,长长的马尾甩在王坤的脸上面,带着一种若有似无的想起,王坤似是有些迷醉的深深吸了口气。

    “是啊,不如待会儿你下班了,我请你吃饭吧。”

    施施在心里冷哼,请我吃饭?施施此刻心里面正憋着一口气呢,想到了顾北辰的话,这想干嘛就干嘛,反正事后有他兜着。

    “下班?可是我刚刚才上班啊!”施施刚刚还一脸的冷漠,此刻却带着笑意,带着一种莫名的魅力,王坤已经很久没有看过这么妖媚的女人了,忍不住的咽了咽口水,“人家等不了这么久!”

    “那我们现在就出去怎么样?”王坤附在施施的耳边,“我们可以先去酒店,晚上我请你吃饭。”

    尼玛,色胚,看我待会儿怎么让你欲仙欲死!

    “可是我不上班会被……”

    “没事,我给你兜着,没人敢说什么的,怎么样?”

    “要不我们……”施施说着伸手拉住王坤的领带,“去我的实验室吧,那里有很多好玩的!”

    “你的地方?这样不好吧!”其实王坤看着施施那红艳艳的小嘴,已经忍不住想要将她扑倒了,哪里注意到施施眼中一闪而过的厌恶。

    “有什么不好的,我们走吧!”施施撒娇似的拉扯着他的领带。

    “好,我们走!”王坤的咸猪手直接搂住施施的肩膀,施施身子一抖,尼玛,恶心透了!

    “少爷,这……”后面的几个人立刻上前阻拦!

    “费什么话,谁都不许打扰我!我要和我的小美人……”

    那群人都看得出来施施明显转变的有些不正常啊,而且这个人……貌似和顾家有关啊!

    少爷啊,算命的说你今年会在女人身上栽大跟头,你不会忘了吧!

    “我们要去什么地方啊,怎么人越来越少了。”这王坤对这里并不熟啊,越是往里面走,几乎看不见人了。

    “怎么?人家害怕被人看见,我以后还要在这里工作呢!”施施娇嗔的说。

    “好好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王坤的眼睛在施施的身上面游离,虽然她穿着白大褂,但是还是可以看得出她的好身材,再说了,最近报纸上随处可见她的报纸,王坤对这个美人觊觎已久了。

    “就是这里了!”施施指了指一个紧闭的大门!

    “这里……”王坤忽然浑身一哆嗦,忍不住打了个冷战,“你在开玩笑么?这里……”

    门边的墙壁山盯着一个红色的灯牌,上面写着三个大字!

    停尸房!

    施施直接推开门,一股冷气扑面而来,王坤还没有反应过来,忽然被人推了一下,整个人直接栽了进去,还没有回过神,施施一脚踹到了他的小腿上面!

    “啊——”王坤发出了一声惨叫,这施施虽然没有穿着高跟,但是那一脚也是用了很大力道,“砰——”门被瞬间关上,王坤几乎是颤抖的回过神!

    “你……你要做什么?”

    “你不是要和我玩玩么?我这不是陪你玩么?”施施笑着走过去,王坤小腿酸疼,伸手捂着小腿,扒着墙边想要站起来,施施对准他的另一条腿又踹过去。

    “啊——你疯了么?你知道我是谁么?我不会放过你的!”

    “哎呦,吓死我了,怎么了?还不清楚你现在的状况么?”施施直接走到一个手术台边,拿了一把手术刀,王坤吓得脸色顿时发白,尤其是此刻停尸房中间有三张床,上面都平躺着尸体,王坤吓得双腿发软,整个站不起来了。

    “你……你别过来,别过来!”王坤怎么会知道,刚刚还对着自己撒娇的女人,此刻居然变得如此蛇蝎。

    “怕了?”施施蹲下身子,视线和王坤齐平,“怕什么啊,我又不会杀了你!”

    “让我走,你这样是犯法的!啊——”王坤看着施施的匕首忽然在自己的胸口划了一下,他那价值不菲的衬衫瞬间被划出了一条口子。

    “叫什么啊,我又没有伤了你!对了,你为什么派人跟踪钟静维!”

    “啊?你说什么……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王坤已经从律师的口中知道,钟静维的事情,自己最好是一概手不知道,否则肯定会吃上官司的,跟踪这种事情,可大可小,尤其是现在杀死钟静维的凶手还没抓住,自己很可能成为警察怀疑的目标。

    “不知道?你确定?”施施说着笑眯眯的将手术刀对准了他的下体。

    “啊?你要做什么,你疯了么?”王坤脸色发白,脸上面开始冒冷汗。

    “刚刚失手了,这次肯定不会的!”施施笑眯眯的,那笑容绝美,不过王坤却像是看到了什么魔鬼一般,寒意从脚底开始蔓延,让他浑身的每个毛孔都紧紧收缩。

    “我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嗯?”施施调皮的冲着王坤眨了眨眼睛,“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真的不知道么?”

    “我……”施施手中的手术刀已经在他的裤子上哗啦了,裤子很薄,王坤似乎觉得那刀根本就是在自己的皮肤上面游走的。

    “这个刀子很锋利的,平常都是用来解剖的,这一刀下去可不得了……”

    “我那个贱人骗了我的钱,我就是跟踪她,看看她是不是傍上别的大款了?”

    “就因为这样?”

    “不然呢,还从来没有人敢甩了我!”王坤这人平时玩女人,都是三分钟热度,偏生遇到了钟静维这种人,钟静维本身就自视甚高,王坤对她来说就是个跳板。

    “难道不是你从未想过要杀了她?”

    “你在胡说什么,怎么可能,我还不想为了个女人坐牢!”王坤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施施手中的手术刀,心脏都要跳出了。

    “那你跟踪到什么了么?”

    “哼——那个婊子拿着我的钱,居然去整容,不人不鬼的,我看着都觉得恶心,更觉得没意思了。”

    “那你还派人继续跟踪她!”

    “我就是看不惯她那一副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的样子,我要让她身败名裂!”

    “她整容的照片和消息是你卖给媒体的吧!”钟静维白爆出整容是在三个多月前,事情很突然,那个时候钟静维刚刚拍戏结束,处于休息期,没有活动,而事情爆出之后,她拍摄的电影都延迟上映了。

    “那又怎么样,这本来就是事实,就算我不说,等她恢复了,到了公众面前,大家也看得出来的!”王坤这话说的倒是不错。

    现在有些微整形,术后修复时间并不长,钟静维是想趁着休息时间去整个容,然后就可以继续拍戏了,没有想到被王坤给坑了。

    “是她先骗我的,这个贱人……”王坤一想到钟静维还是气的牙痒痒的。

    “所以你还是有杀人动机的!”施施看着王坤,这一身的横肉,啧啧……真是不及北辰的百分之一,不对,万分之一都不到。

    “我没有,我没杀人!”王坤急着辩解,“我就是派人跟踪她而已,真的没有杀人!”

    “好吧,暂且信你!”都被逼到了这个份上,施施也相信这人没有说谎。

    “可以让我走了么?”这个地方太诡异,太阴森了,这王坤什么时候来过这种地方啊,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

    “听说你很喜欢玩女人?”

    “没……没有……”王坤哪里知道,这施施可从未想过放过他。

    加上早上被施琪的事情刺激到,这施施现在对这种喜欢玩弄女人的男人,可没有什么好感。

    “我……啊——不要,啊——”然后停尸房中就传来了王坤鬼哭狼嚎的声音。

    几分钟过后,施施看着王坤身上面的衣服已经被划得像是烂布条一般,只有一个内裤是完好的,兀自一笑,“你……你还想干嘛!”

    这施施解剖尸体,这手法早就练出来了,这下刀的深浅,自然也是掌握的很好的,很有分寸的并未割伤他的皮肤,只不过他的衣服此刻已经破烂不堪了。

    “不干嘛,就想告诉你,以后别玩弄女人,否则以后有你受的!”施施说着将手术刀扔到一边,拍拍手就准备离开!

    “你……我……”不会放过你的,王坤这辈子还从未这么狼狈过,居然被一个女人逼到了这个份上,简直想死的心都有了。

    “怎么了?想要打击报复我?”施施扭过头,冲着王坤笑得灿然,她从怀中拿出了一个录音笔,“或许你先要面对我们的容队长了,祝你好运!”

    “你……”王坤简直要疯了,他什么时候在女人的身上面栽过这么的跟头啊。

    只是他以为这已经结束了,没有想到这后面还他受的呢。

    当施施将录音笔放在容景面前的时候,容景笑着看着施施,“你对他用私刑了?”

    “容队长,他想调戏我,我是正当防卫!”施施笑得灿烂,似乎刚刚的阴霾都一扫而光了。

    “嗯嗯,你是正当防备,只是你把人家的衣服都弄烂了,你也是可以的!”

    “那是他太过分了,我一个弱女子,我没有废了他都是对他客气的,不过他应该不会打击报复我吧!”施施吐了吐舌头,笑得像个孩子,容景眸子一暗。

    “他不敢!”

    “我也觉得他不敢,我先回去了,你派人去找他去吧,不然我怕他冻死在里面!”施施说着优雅的转身离开。

    容景拿着录音笔,上面还残留着淡淡的温度,还带着一股香气。

    王坤双腿发软,浑身发抖,这里的寒气很足,王坤浑身打着冷战,好不容易摸到了自己的手机,发现手机居然没电了,王坤脸色那叫一个难看啊。

    他想着自己该怎么出去,这辈子都没有这么丢过人,这边刚刚站起来,忽然一阵脚步声迫近,王坤低头看了看自己满身的布条,尼玛,弄得和穿了夏威夷草裙一样,红色的内裤看得很清楚。

    王坤还没有反应过来,门就被打开了,然后……

    一群人冲了进来,冲进来的人也是傻了,众人看着王坤,都在憋着笑。

    “队长,这……哈哈!”一个人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这容景哪里知道王坤被弄成了这个样子,轻轻咳嗽了一声。

    “严肃点,将人带回去!”

    “你们……凭什么带我回去!”王坤都不知道这是发生了什么,两个警察就过来拉着自己胳膊就往外面走,“你们不能这样,不能……”

    “我们接到举报,说是这里有小偷,所以……带走!”

    “小偷,这里有什么东西好偷的,放开我,放开……”王坤扭动着身子,但是却是徒劳无功。

    “这里停放的尸体都是很重要的,谁知道你还有这种癖好,居然把自己弄成这样,你这个样子是准备对这些尸体做什么!”容景真是快绷不住了,这个女人也是够可以的。

    “我能对这些尸体做什么,你们要干嘛,疼死我了,放开……我要找我的律师!”

    “这次你的律师也救不了你了,死人都不放过,你也是够恶心的,人面兽心,败类啊!”

    “真是恶心,居然在停尸房拖得一丝不挂的,这么变态啊,看不出来啊!”

    “不过穿着红色内裤,也是够闷骚的,哈哈……”

    “啊——我要衣服,给我衣服!”王坤可不能这样被拖出去,那他可真的不想活了。

    “算了,给他一件衣服吧!”容景觉得自己会憋出内伤。

    这里距离施施的实验室不远,施施此刻正和马超站在窗口喝着茶。

    “这人可真够变态的,在停尸房做什么?”

    “谁知道呢,或许有恋尸癖什么的吧!”施施喝着茶,容景正好看过去,施施冲着容景一笑,恰好落在了王坤的眼中。

    王坤算是知道了,他这是被这个女人给阴了,他恶狠狠地盯着施施,特么的,臭娘们儿,你狠!

    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然后王坤王少爷光着身子被人从停尸房拖出来的消息就不胫而走了,这传闻还传的绘声绘色的,说什么,那个大少爷,死都不肯走,扒拉着一具尸体就是不肯出来,这事儿在警局传遍了,大家茶余饭后都在说这事儿。

    “你们这样是违法的,我要告你们!”王坤在审讯室大吼大叫,尼玛,他这辈子都是玩女人,什么时候被女人这么玩过!

    “等你出去再说吧。”容景将录音笔拿出来,按下了播放键,“你应该很恨钟静维吧!”

    “你们……容景,你狠,外面把你传的神乎其神的,我看都是狗屁,还不是靠个女人。”容景听了这话,但笑不语。“我看你也不咋地么?”

    “那我也没被女人弄成这个样子!”

    “你……”尼玛,容景就是个腹黑的人,绝对的杀人于无形啊!

    “你跟踪到了关于钟静维的什么情况!”

    “她啊……就是个高级点的卖淫女而已,还能是什么,老子现在想想,这个女人真是脏的可以了!”

    “邹越应该定时会给你提供他的调查结果吧,这些东西在哪里?”

    “我办公室的保险箱!”

    “密码!”

    “142……”王坤现在就想立刻出去,所以很配合,“我就知道这些,现在可以让我走了吧?”

    “因为你企图盗走尸体,所以我们还要关押你一段时间!”

    “容景,你特么的和那个女的是不是串通起来坑老子的!”容景从口袋中掏出手帕擦了擦脸。

    “坑你?你也配我动手么?”

    “你什么意思?”王坤早就看出来这个警察并不普通,尤其是这周身的气度,就像是遗世独立的翩翩佳公子,和警察这个职业根本就不沾边。

    “慢慢你会懂的,对了,那个女人你也别乱动,不对,我该提醒你,出去之后,最好多请几个保镖!”

    “你……你在威胁我么?”

    “善意的提醒而已,你出去就知道了!”

    “砰——”顾北辰将手中的照片摔在地上面,左轮垂眸看了看,这是哪个不怕死的,居然敢吃施施小姐的豆腐。

    “家主,要去把这个男人做掉么?”

    “那个男人现在怎么样了?”

    “听说从停尸房被带出来的时候,就剩下一个裤衩了,现在还在警局。”

    “等他出门第一个通知我!”顾北辰看着地上面的照片,摩挲着幽绿色的戒指,谁给他的胆子,那只手是往哪里放呢!

    所以施施今天一回到家里面,这刚刚进去,就被顾北辰拎着衣服丢进了洗浴间!

    “顾北辰,你干嘛了,我还不想洗澡,你放我出去!”

    “你做了什么心里清楚,我不想我的女人身上面有别的男人的味道!”

    “喂——我和他都没什么好么?我就是教训了他一顿而已,那种男人我看得上么?”

    “赶紧洗澡,不然我就进去帮你洗!”

    “我出去拿换洗的衣服总可以了吧!”

    “我帮你拿!”

    “你找不到!”

    “你的卫生棉我都知道在哪里,更何况是换洗衣服!”

    施施颓然的坐在浴缸边上,无耻啊,尼玛。

    而顾北辰走到衣柜面前,直接拿了一身睡衣,然后面对着一排的内衣,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顾北辰,你能不能快点啊!”施施喊了一声。

    “好了!”施施打开门,顾北辰将衣服一股脑儿的都塞进了施施的怀里面,“顾北辰,你耳朵怎么红了!”

    “赶紧洗澡去!”施施虽然狐疑,也没多想,只是……

    等到施施洗完澡之后,才发现,居然没有内衣,而且这个睡衣怎么感觉这么透啊。

    “顾北辰,我的衣服呢!”施施喊了一声,没动静,“顾北辰,你在不在外面啊?”依旧没动静!

    反正这个房间根本不会有外人进来,施施将睡衣套上,打开门,快速的冲到了衣柜面前,迅速的拉开衣柜!

    忽然背后冲出来一个人!

    施施穿着这衣服,本来心里就有些紧张,被这么一吓,直接一回头,左腿弯曲,猛地一抬,动作一气呵成!

    “唔——”顾北辰发出了一声惨叫。

    “怎么是你!我还以为是哪个臭流氓呢!”

    “哪个流氓这么大的胆子敢来顾家!”这一下子没有踢到重要部位,却踹到了大腿根部,尼玛,疼死了。

    “那啥……你没事吧!”

    “我能没事么!”

    “还不是你活该,好好地人不做,非要做贼!”

    “你……”顾北辰真是欲哭无泪好么?

    “还不出去,我要换衣服了!”

    “踢了我一下子,这笔账……”

    “你都这样了,还想怎么样,啊——”施施话音未落,顾北辰已经将某人直接扑倒,“你……”

    “今天那个男人怎么回事?”顾北辰将头埋在施施的颈侧,在上面印上了或深或浅的吻。

    “别闹了,很痒……”施施扭动着什么,“别弄了,我和那个男人能有什么啊,一个死色鬼,想要占我便宜来着。”

    “然后呢?”顾北辰的文落在施施的脸上,眼睛上,睫毛上……

    “然后我就收拾他了,不过他应该不会报复我吧。”施施还是第一次做这事,心里面还是有些怕怕的。

    “他不敢。”顾北辰的吻落在施施的唇上,“你踢了我一脚,我得要点补偿。”

    等他们下楼的时候,发现顾南笙这对夫妇居然出现在了家里,“西子美人,我需不需要提前找你要签名啊,要是以后你红了,这签名可是很值钱的。”

    “别贫了,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刚啊!”

    “南笙怎么了?怎么手受伤了?”顾南笙面色铁青坐在沙发上面,胳膊上面缠着纱布。

    “呵呵……没事啦,就是摔倒了!”

    “那以后走路可要小心了!”施施好心的说,顾南笙立刻撅着嘴巴看了看施施,又看了看顾珊然,那一脸委屈的模样,真是好不可怜!

    “他怎么了?”施施微微仰头看着顾北辰。

    顾北辰则是伸手搂住施施的腰,微微俯身,“那可不是摔伤的?”

    “我就说嘛,这么大岁数了,走路还能摔倒,那他也是人才啊?”

    “他可不是人才,七八岁了还尿床!”

    “小叔,我才没有七八岁还尿床,我那是……”

    “被我吓的!”顾珊然慢条斯理的啃着苹果!

    “他的胳膊估计也是某人弄的!”顾北辰说完,施施看着顾珊然那整个都是星星眼啊。

    “她这么厉害?”顾珊然的身上面有一种很散漫的气质,有点慵懒,看着似乎对什么事情都不是漫不经心的。身手居然这么厉害,完全看不出来啊,尤其是某人此刻专心致志的啃着苹果,翘着二郎腿,简直是个女流氓!

    “我没有告诉你,在全世界的杀手排行上面,珊然的名字在前五么?”

    ------题外话------

    昨天平安夜忘了祝福大家了,嘻嘻,今天是圣诞节,大家节日快乐!

    想着开新章节写小剧场比较麻烦,所以以后会不定时在题外写个小剧场。

    圣诞小剧场

    某年的圣诞节,施施带着家里面的宝贝出门买东西,结账的时候,某宝抬头看着施施:“妈咪,你是喜欢草莓还是香蕉?”

    “草莓。”

    某宝从货架上直接那个一个盒子递给了营业员,“麻烦一起结账。”

    “你才多大岁数,买这个干嘛!”施施直接从营业员手中夺过盒子。

    “爹地说家里的用完了,让我记得买一盒回去?难道一盒不够?”某宝直接将货架上面的所有东西都扔到了营业员面前!

    “这位女士?这……”

    “结账,小爷不差钱!”

    施施绝倒!顾北辰,你丫的这样教育你儿子的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法医星妻太妖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月初姣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初姣姣并收藏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