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法医星妻太妖娆 > 143 魔女调戏童养夫,迷雾重重

143 魔女调戏童养夫,迷雾重重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施施此刻正坐在实验室中,马超拿了一个证物袋过来,里面装着一把手枪,“这是在案发现场发现的,上面没有一点指纹,被擦拭的很干净。”

    施施拿过枪,是很小巧的黑色手枪,摸起来很轻巧,外观看起来也是简洁大方,“现场没有发现别的东西么?”

    “这个……”马超拿出了一个小的证物袋,里面装着一枚耳环,一看就是女人戴的东西。

    “准备一下吧,给尸体进行解剖,死者的身份查到了么?”施施穿上工作服,戴上手套。

    “目前还没有查到,容队长那边正在查看附近各个路口的监控视频,不知道有什么进展。”施施点了点头。

    两个人走进了验尸房,尸体就平躺在验尸台上面,施施看着这个男人,光是看脸的话,有三十出头,一想到这件事情背后牵扯出来的各种事情,施施都觉得有些后怕。

    “死者男性,目前不能确定身份,年龄在三十岁左右,华裔,致命伤是眉心中的一枪,身体右侧腹部和右侧手臂均有刀伤,死亡时间是在昨天夜里六点到七点之间。”施施伸手检查死者的衣服。

    衣服都是黑色的,光是看的话,几乎看不出来什么东西,“死者身上面粘上的泥土,和当时现场采集到的泥土样本对比过了,是一样的,那里会是第一案发现场么?”马超问。

    “不是!”施施此刻正在死者的头部检查。

    “不是?”

    “发现尸体的地方是树林中,到处都是泥土,你看看死者的鞋子就知道了。”马超看了一下,死者的鞋子不算干净,但是西郊的泥土是偏褐色的泥土,而他的鞋子只有一些灰白色的灰尘而已,根本不见一丝泥土。

    “那死者是在被人杀死后移动到了那个地方?”

    “嗯。”施施拿着镊子将死者头部的子弹取了出来,放到托盘里面,“将子弹和枪支对比一下,看看是不是那个枪射出来的子弹。”

    “嗯。”

    施施将死者身上面的衣服脱下来,死者的身上面有许多陈旧的伤痕,还有许多子弹留下的痕迹。

    “这个人应该是个刀头舔血的人吧。”马超在一边拿着照相机,给死者的身体拍下照片。

    “死者腹部和手臂的伤又是怎么回事啊?”

    “是在死者生前留下的,而且都经过了包扎,应该和死者的死亡没什么关系。”施施只能睁着眼睛说瞎话了。

    她将死者的衣服脱下来之后,就看见死者的右侧手臂上方,有一些针孔,“那是吸毒留下的?”

    “估计是的,死者的血样进行检测了么?”施施看了看马超。

    “嗯,检测了,不过结果还没有出来。”

    “先进行尸检吧。”施施拿着手术刀,直接剖开了死者的胸腹部,死者的身材看得出来是一个经常锻炼的人,他的身体很健硕,身体各个部位看起来都很正常,不过在身体的脏器上面都发现了一些手术后留下的痕迹。

    不过这些痕迹有些都很陈旧了,在死者的腹腔中,居然还取出了一颗子弹,这颗子弹几乎都要和血肉粘连在一起了,看得出来,在腹部有一段时间了,施施将子弹取出来。

    “光是看这个人身上面的伤痕,我都能想象他之前过得都是些什么日子,也太可怜了,就不能和正常人一样生活么?”马超喟叹。

    施施的脑海中忽然想起了昨天夜里,顾北辰搂着自己,说了这么一句,“人这辈子许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的,就像我,风光无限,但是真正属于我的东西其实很少,顾家我总会交给南笙的,我这辈子唯一真正想要的,似乎只有你了。”

    “身不由己吧。”施施继续给死者进行尸检。

    “帮我准备开颅工具吧。”马超点了点头。

    现在的仪器设备都很先进了,你可以通过扫描检测出来死者的头部到底遭受了怎么样的撞击或者是冲击,不过在给死者的头部进行扫描的时候,施施却发现了些许异常。

    马超在准备工具的时候,已经将死者的头发剔除,施施拿着手术刀,熟练并且迅速的将将死者的头皮划开,露出了里面灰白色的头骨。

    头骨被打开之后,施施愣了一下,稍微检查了一下,就停了手,“有什么问题么?”

    因为死者的致命伤在头部,所以当施施要求进行开颅的时候,大家并没有什么疑问。

    其实一般的尸检,不是必要的时候,并不是非要进行开颅,或者是将所有的脏器全部取出来进行逐一的化验。

    “没什么,好了,剩下的交给你们,我把尸检报告整理一下,待会儿交给容队长。”说着施施就走了出去。

    “施法医,怎么了?怎么急匆匆的就出去了?”

    “不知道,也许是早上没睡好吧,大晚上被拉去现场,谁心情好啊,困都困死了,我待会儿要回去补觉。”

    “哎……我也是,困得要命。”

    施施直接走出去,就给顾珊然打了个电话,顾珊然还在床上面呢,一听见电话响了,皱着眉头,直接将电话朝着顾南笙的脸上一拍,“童养夫接电话。”

    “哦!”顾南笙迷迷糊糊的拿起手机,“喂——这里是顾珊然!”

    施施扶着额头,这两个二货,还这里是顾珊然,“我是施施,麻烦让珊然接电话。”

    “西子美人的电话,让你接。”

    “唔——”顾珊然嘟囔了两句,拿过电话,“西子美人,一大早的,怎么了?”

    “已经十点了,你俩昨天干嘛了,怎么还不起来?”

    “昨天去打群架了啊。”

    “得了吧,你还记得你拉着我到顾家给三个死人做的那次尸检么?”

    “记得啊,怎么了?”

    “那个尸体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今天有看到一具类似的尸体,死者很正常,身体的各项机能都很正常,但是死者的脑部出现了一些不正常的萎缩现象。”

    顾珊然脑子瞬间清醒了一下,坐起了身子,揉了揉头发,顾南笙直接从后面一把搂住顾珊然。“珊然宝贝,我们再睡会儿吧。”

    “死开,一边去,老娘忙着呢。”

    “又不要你动,我们……”顾南笙笑呵呵的。

    “我揍死你!混蛋,一大早的给我发春……”然后施施就听见了有东西滚落在地的声音。

    “顾珊然,你谋杀亲夫啊!”

    “杀的就是你,一边玩去,西子美人,等你回来我们详细再说吧,你应该在工作吧,我先不打扰你了,顾南笙,你丫的给我上来,看我不揍死你!”

    然后电话就被挂断了,施施看着电话,有些无奈,不过这两个人的相处方式确实是常人无法想象的。

    顾南笙刚刚上床,这边顾珊然直接伸手抽出被子,一条腿直接横在了顾南笙的腹部,手臂直接横在顾南笙的脖子处,“童养夫,你丫的要造反么?我打电话呢。你刚刚手往哪里摸啊。”

    “你的胸!”

    顾珊然无语了,“你个混蛋,当初你的高冷哪里去了啊,怎么现在变成这样了,真是要疯了你以前不是很高冷的么?”

    “难道你喜欢小叔那个样子的?”顾南笙一脸委屈的样子,“你不爱我了。”

    “你再给我装可怜看看。”顾珊然直接双腿一横,直接骑在了顾南笙的身上面。

    “好啦,别生气了,我亲一下。”顾南笙直接伸手将顾珊然拉下来,这两个人是属于只要身体结合了,这啥事都没有了。

    顾珊然都不知道这样的事情发生多少次了,要说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还要从顾珊然到了顾家不久之后。

    那个时候的顾南笙年纪也不大,或许是跟着顾北辰长大,这时间长了,就潜移默化的,整天也端着一副老成持重的样子,而顾珊然的性格本就活泼,这一看见顾南笙装的那个样子,就很想逗逗他。

    他俩都是没有正规上过学校,顾北辰给他们请了私人家教,这上课的时候,顾南笙就是一本正经的坐在那里,而顾珊然总是喜欢乱动。

    “童养夫,陪我玩儿吧。”

    “不要,还有我不叫童养夫,我叫顾南笙!”顾南笙小时候可是小正太一枚,尤其是长得比女生还精致的小脸,真是让人想要上去咬一口。

    这顾珊然直接就爬到了顾南笙的桌子边,“你要干嘛……”顾南笙往边上挪了挪。

    “童养夫,你的脸好白啊,应该很好吃吧。”

    “我……”顾南笙的一张小脸不知道怎么的就红了。

    而这个私人老师哪里敢管这两个祖宗啊,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嘴唇也很红,你是不是偷偷抹口红了。”

    “我才没有这种女生用的东西!”

    “我尝尝就知道啦!”

    “吧唧——”顾南笙的脑子一片空白,而那个老师直接拿书挡住脸,这……简直是……

    世风日下啊,这两个毛都没长齐小孩子,居然在他的面前玩亲亲,我这个老师还是个单身狗啊。

    “童养夫,你刚刚吃什么了,好甜啊。”顾珊然笑眯眯的说。

    顾南笙整个人都是懵的,这个人已经占了自己很多便宜了,自从这个魔女到了自己家之后,自己就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霸占了自己的房间不说,还霸占自己的床,顾家这么大,这个人为什么总是要抢自己的东西啊。

    现在居然……她居然。

    “你……你怎么能……”

    “我怎么样了。”顾珊然以前是独生女,从小生活就很孤单,当她第一眼看见顾南笙的时候,顾南笙就坐在那里,但是顾珊然那个时候就觉得这个人似乎是不一样的,顾珊然也说不上来,反正她就是想要和他在一起。

    所以某人很不要脸的霸占了顾南笙的房间。

    “小叔,你带回来的那个小疯子,霸占了我的房间。”

    “她比你小,你让着她一点。”顾北辰完全不懂如何调和孩子之间的问题,更何况那会儿的顾北辰年纪也不大。

    然后某人又很不要脸的霸占了他的床。

    “小叔,我实在受不了了,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现在要来抢我的床。”

    “她是女生,还不是女人。”顾北辰关注的点永远都这么特别。

    “不管啦,反正我不许她睡我的床。”

    “为什么不许。”

    “我不喜欢她。”

    “我不是让你们相亲相爱么?”

    “可是她都不叫我哥哥,总是喊我童养夫,反正我不喜欢她!”

    “你是男生,肚量要大一些。”

    所以之前的时间都无疾而终,而这一次,顾南笙感觉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这么算了。

    其实顾珊然的身上面香香的,顾家都是男人,顾南笙几乎没有接触过什么异性,而顾珊然绝对是个异类,并且强行的介入了他的生活。

    她过来的时候,带着一种清甜的味道,而且她的嘴唇很温热,还软软的,就像是果冻一样,要不是某人亲了一口就缩回去了,顾南笙保证他肯定要咬一口,看看是不是比果冻更好吃。

    “你是个女生,你这样简直……”顾南笙只是顾珊然,顾珊然从小就是有些雅痞的样子,坐在那里,一副你想怎样的模样,简直要把顾南笙气死。

    “我怎么了?你生气了!”

    “不要脸!”顾南笙憋了半天,才吐出这三个字。

    “哈哈……哈哈……”顾珊然快要笑死了,尤其是看到顾南笙那一脸快要便秘的样子,“童养夫,你真可爱。”说着又在顾南笙的脸上亲了一口。

    “对了,别人说,这样亲过之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谁说的。”顾南笙那会儿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小孩子也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就是说自己以后就是这个小疯子了。

    他才不要,死都不要。

    “别人说的啊,再说了,我们还睡在同一张床上呢,亲也亲了,睡也睡了,你就是我的人啦,哈哈……”

    顾南笙像是听见了什么噩耗一般,愣了半天。

    “童养夫,你没事吧。”顾珊然伸手捏了一下顾南笙的小脸。

    “哇——”顾南笙忽然直接哭了,尼玛,这把顾珊然给吓死了。

    “喂——童养夫,你别哭啊,你怎么哭了呢。”顾珊然这熊孩子,她其实就是很想和顾南笙待在一起罢了,她无意中就听见顾家的几个手下有这么一段对话。

    “那个女人怎么就是不喜欢我呢,真是烦人。”

    “直接睡了不就好了。”

    “你以为这么好解决啊。”

    “睡都睡了,亲也亲了,还不是你的人!”

    “这倒是!”

    所以啊,顾珊然的心里面,要想把一个人变成自己的人,首先把他睡了,就是睡他的床,然后亲他,所以她身体力行了。

    而顾南笙一想到自己要一直和顾珊然在一起,就觉得悲从中来,一想到这段时间被顾珊然折磨疯了,这就忍不住想哭,这想着想着,直接就放声大哭了。

    越哭越伤心,似乎要把这段时间受的委屈都发泄出来。

    “别哭啊,别哭……”顾珊然直接慌了,这帮顾南笙擦眼泪,还被顾南笙推到了一边。

    顾南笙毕竟是个男孩子,这正哭着呢,力气用得大了一些,直接将顾珊然推到了地上面。

    “哇——”童养夫嫌弃自己了,顾珊然又想到了自己的父母身世,更是悲从中来。

    等到顾北辰得到消息进来的时候,就发现两个熊孩子正趴在一起放声大哭呢。

    顾北辰扶着额头,谁能告诉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都别哭了。”顾北辰这一听人哭就头疼。

    “小叔——”顾南笙一看见顾北辰就像是看见了亲人一般,直接就扑到了顾北辰的怀里面。

    顾北辰嘴角抽搐,那啥……别把鼻涕眼泪都抹在我的身上面。

    “怎么了?”顾北辰还是忍着心里面那即将要爆发的洪荒之力,蹲下身子,拿着手帕给顾南笙擦了擦眼泪,“噗——”

    “小叔,你……”顾南笙正准备诉苦呢,结果顾北辰笑了。

    顾南笙那个委屈啊,自己都这么惨了,小叔居然还笑话自己,不活了,哇——这哭的那叫一个凄惨啊。

    实在是这顾南笙的眼睛肿的像个核桃,配上那一张包子脸,撅起的小嘴,怎么看怎么喜感,这顾北辰实在没忍住,就笑了出来。

    “咳咳……”严肃,严肃!顾北辰在心里告诉自己,“怎么了?哭什么?”顾南笙自从懂事之后,就很少哭了。

    “小叔,你居然笑话我,我……我……”顾南笙说着又开始抹眼泪,简直和小媳妇一样。

    “干爹……”顾珊然一看顾南笙先行一步,直接上前,直接将顾南笙挤到了一边,“干爹……”

    顾珊然直接扑到了顾北辰的怀中,差点将顾北辰撞翻。

    其实顾北辰当时心里面想的只是,他要去洗澡,他要洗澡,他要洗澡!

    “你又怎么了?”顾北辰真是头疼。

    “干爹,南笙推我,哇——他讨厌我了,我好难过,哇——不活了,南笙讨厌我了……”

    “是么?”顾北辰只能将视线投向了这个房间的那个私人家教。

    私人家教想了一会儿,这倒是真的,刚刚小少爷确实推了小姐,那人就点了点头。

    “南笙,你过来。”顾北辰冲着顾南笙招了招手,顾南笙吸了吸鼻子,鼻子都揉的通红了,小脸红扑扑的。

    “小叔……”

    “你推珊然了?”

    “是她先……”顾南笙突然意识到,自己这是被某人恶人先告状了,有些急了。

    但是这副猴急的模样,在顾北辰看来,就是有些恼羞成怒了。

    “我问你推她了么?”

    “推了。”

    “道歉!”

    “我不要,明明是她……”顾南笙心里委屈啊,为什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南笙,你一直很懂事的,我知道你不喜欢珊然,但是我和你说了,你们要好好相处,你们以后就是家人了,知道么?”

    “我讨厌她!”顾南笙吼了一句,顾北辰和顾珊然都是一愣。

    顾珊然其实看似疯疯癫癫的,像个疯丫头,其实内心比谁都脆弱,顾南笙这么一吼,顾珊然整个人的身子都是僵直的。

    “南笙——”顾北辰瞪了顾南笙一眼。

    “我本来就讨厌她,小疯子!我讨厌你。”

    “嗯,我知道了。”顾珊然神说擦了擦眼泪,直接走了出去,那小小的背影显得十分落寞,顾南笙咬了咬嘴唇,这心里面突然觉得很不舒服。

    “南笙,你知道你刚刚说话有些过分了么?”

    顾南笙别过脸,不说话。

    “你知道我从哪里将她带回来的么?”顾北辰起身,看了看自己胸前一片污浊的白衬衫,觉得浑身都难受。

    “我怎么知道你从哪里将小疯子带回来的。”顾南笙咬着嘴唇,“我真的不喜欢她。”

    “他找到她的时候,她被卡在一个车子里面,她的父母都在她的身边,伸手将她紧紧的抱住,她的父母是为了保护她去世的。”

    “车祸?”顾南笙从不知道顾珊然是从哪里来的,只知道小叔出去一趟,居然就带回了一个孩子。

    小孩子这种时候,都是有些喜欢争宠的,尤其是顾南笙只有顾北辰一个亲人,哪里希望有个小疯子来分宠爱啊,况且她怎么自己的什么东西都要抢呢,真是讨厌。

    “我当时去C市……”

    顾北辰在看见那辆出车祸的车子的时候,本来是根本不会注意的,而是左轮说了一句,“家主,那里面貌似还有人?”

    “嗯。”顾北辰本就不是喜欢多管闲事的人,他那个时候在道上就已经是杀人如麻了,杀人都杀不够,更何况是救人呢。

    “是个孩子。”

    或许是身边有个顾南笙吧,顾北辰就看了一眼,车子已经是顶部朝下了,直接被翻了过来,车子损毁的很严重,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汽油味,地上面有已经干涸的血迹,而那个孩子就头朝下,透过破碎的窗户看着窗外。

    或许吸引顾北辰就是那个孩子的眼神,那般的坚毅,却又无比的脆弱。

    “停下!”顾北辰叫停车子,几个大汉就将顾珊然拉出来了,顾珊然身上面就几处擦伤,“将剩下的人也救出来吧。”

    “爸妈都死了。”顾珊然的声音镇定的让顾北辰都觉得不可思议。

    “家主,这个车子似乎马上要爆炸了,我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

    “真的不用将你的父母救出来?”就算是只是尸体。

    “不用,谢谢您!”顾珊然客套疏离。

    顾北辰似乎在顾珊然的身上面看到了自己童年的影子,他伸手将顾珊然抱起来,直接上了车子,车子行驶了不到五百米,身后的车子就忽然爆炸了。

    顾北辰感觉到了顾珊然身子忽然抖了一下,而就在那一瞬间,顾珊然忽然放声大哭。弄得顾北辰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你的家在哪里?还有别的亲人么?我送你回家!”顾北辰这是头一次做好事。说实话心里面还真是有些不习惯。

    “我没有家了,没有亲人……什么都没有了。”

    而之后顾北辰自然要将顾珊然的背景调查一番了,这一调查就牵扯出了许多事情,“珊然,你愿意跟我回家么?”

    “我什么都不能给你。”顾珊然虽小,但是也知道,这个世上面真的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我知道,我家里什么都不缺,倒是有个和你一般大小的孩子,以后你们还能做个伴,怎么样?”

    “真的可以么?”

    “嗯。”

    “她是傻子么?你要是个人贩子怎么办!”顾南笙撇撇嘴。

    顾北辰真是给这个臭小子一拳,我是人贩子,顾北辰真是要被这个死小孩气死了。

    “她们家的车祸是人为,她的心里应该有些感觉,所以你说讨厌她,她肯定很难受的,我觉得你们都是没有父母的孩子,应该会更加能够体谅彼此,没想到,你居然这么讨厌她。”

    “我不是讨厌她,是她老是亲我。”

    “因为她喜欢你。”顾北辰还能说什么,不过是半大的孩子,什么都不懂,“她喜欢你才亲你的,但是你却说讨厌她,她肯定很难过。”

    “小叔,我知道错了。”

    “行了,找她道歉去吧。”

    等到哄走了顾南笙,顾北辰直接撒腿冲到了自己房间的浴室,胸口都是那两个小屁孩的鼻涕眼泪,简直要恶心死了。

    而顾南笙扭扭捏捏的在房间门口徘徊了好久,这小手举了好几次,却是最终都没有敲下门,“小疯子,你在里面么?”

    没动静,肯定是难过了,哎……顾南笙这个熊孩子,心里面更加觉得愧疚了。

    “珊然,你在里面么?我错了,真的,我向你道歉。”顾南笙咬了咬嘴唇,道歉的话,还是说了出来。

    “珊然,我真的不该这么说你的,我以后肯定不会推你了,而且我真的不讨厌你的,真的……”

    “珊然,你别生气,以后我们好好相处还不行么?”

    “小疯子,我和你说真的,就算是你抢走了小叔的注意,我也……”

    “童养夫,你在这里做什么!唔——”顾珊然手里面拿着苹果,一边啃苹果一边走过来,“苹果好甜,要不要来一口。”

    顾南笙这辈子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做自作多情,一想到刚刚自己对着空荡荡的房间道歉,顾南笙简直羞愧的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我刚刚……”此刻见到真人,顾南笙突然有些胆怯了。

    “我知道你错了,我不会在意的。”顾珊然说着伸手拍了拍顾南笙的肩膀,“左轮都和我说了,我觉得吧,我们都是没爸没妈的孩子,所以……”

    “所以什么……”顾南笙怎么觉得这下面的话,会很雷人呢。

    “所以我们要更加相亲相爱啊!对了,苹果,真的很甜!”顾珊然说着将苹果送到顾南笙的嘴边。

    苹果的香甜气味立刻扑面而来,而刚刚哭了半天,这顾南笙还真的饿了,咽了咽口水,张开小嘴咬了一口。

    顾南笙的教养一直都是在顾北辰的调教之下养成的,吃东西的时候,都是细嚼慢咽的那种,顾珊然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

    “好吃么?”

    “嗯。”顾南笙嘴角轻轻扯了一下。

    “吧唧——”顾珊然趁机有亲了顾南笙一口。

    “你……”顾南笙刚刚想要破口而出的话,却被硬生生的咽了下去,小叔说,这是因为珊然喜欢自己,好吧,那就让她喜欢自己好了。

    谁知道就是因为顾北辰这句话,这两个熊孩子在歧途上面越走越远。

    此刻顾珊然想到以前的事情,还是很想笑,“童养夫,你还记得你被我亲哭的事情么?你说你那个时候还知道害臊,笑死人了。”

    “怎么想起之前的事情了。”顾南笙本来可以成长为一个四好青年的,但是在顾珊然的带领之下,在一条二货的路上面一去不复返了。

    “就是忽然想到了呗,不过那个时候你长得是真可爱。”

    “不然你怎么第一眼就喜欢上我了。”顾南笙傲娇的说。

    “是啊,我可喜欢你了,第一眼就喜欢你了,一见钟情呢!”顾珊然笑着缩在顾南笙的怀中,顾南笙笑着伸手搂紧顾珊然。

    “珊然宝贝,其实我那时候也挺喜欢你的!”

    “我知道啊!”

    “你怎么知道的。”

    “谁不知道你半夜会偷亲我啊!”

    顾南笙一阵羞赧,尼玛,这是哪辈子的事情了,居然都被翻出来了。

    “我没有!”

    “是么?我们睡了十几年了,难不成你还会梦游么?”顾珊然翻了个白眼。

    这边的气氛刚好,而施施这边可不怎么好了。

    “施法医,死者的血液检测结果出来了,死者的体内检测出了一些不知名的成分,目前还不确定是不是毒品一类的,还有就是死者的DNA样本比对出来了。”

    “在DNA库中找到吻合的了?”这要是能够找到一致的DNA样本,这个死者的身份就能够确定了。

    “上次蒋文涛案子中,他上吊的那根绳子上面的DNA样本,就是这个!”

    “什么!”施施从马超手里面接过报告,确实是一模一样的,蒋文涛难道和那个组织扯上了关系?不正常啊。

    “蒋文涛的尸体呢?”

    “还在呢,家属要求好多次了,都被容队长推辞了。”

    “立刻跟我过去!”

    施施到了停尸房,停尸房里面冷气很足,而施施全然不顾这些,她直接找到了上面标注着蒋文涛名字的一个暗箱,将铝合金制的门拉开,直接将尸体拖出来。

    “我们要做什么?”

    “我必须监察一下死者的颈部!”施施也不顾这里并不是验尸房,而是停尸房,就将蒋文涛身上面的白布扯下来,蒋文涛哪张过分惨白、毫无血色的脸直接暴露在了施施的面前。

    “检查什么?”

    “他的颈部那个掐痕!”

    施施将蒋文涛颈部的针线慢慢的拆开,将死者颈部的皮层整个掀开,露出了只有血肉包裹着的颈部,上面的掐痕还很明显,施施拿着自己的手在上面比划了一下。

    “不对!”

    “怎么不对了!”

    “当时给蒋文涛进行尸检的时候,我们就发现蒋文涛的死因并非是自己上吊自杀,而是被人掐死,自己的脖子上面留下了掐痕,你自己看看这个痕迹。”施施指着死者脖子处那最明显的两个大拇指的痕迹。

    “这里又怎么了?”

    “当你在用力想要掐死一个人的时候,用力的时候,肯定不可能只是一个手指,必然是整只手,最最起码也是几个手指,所以在死者的颈部必然不仅仅只会留下大拇指的痕迹,而他的脖子处也有,你看……”

    “嗯,确实有。”

    因为掐死一个人,不然要几个手指一起使劲儿。

    “而掐死一个人的时候,这个凶手的手,必然是张开的,所以她的手肯定是最大程度的想要捏住自己得脖子,而这个凶手的手……”施施拿着自己的手在死者的脖子处比划了一下。

    “这个凶手的手很小。”

    “嗯,而这个无名的死者,他的手比我的大。”

    “那么杀死蒋文涛的还是另有其人?”

    “嗯。”

    “好吧,我还以为终于找打凶手了,结果好了,还是一团迷雾。”

    “不会啊,最起码我们知道这个案子的调查方向了,而不是一头雾水。”

    “你的手就不算大,这个凶手的手比你还小,不会也是个女人吧。”

    “做法医最忌讳的就是先入为主了,等你找到证据再说吧,我先把这个消息告诉容队长,蒋文涛这边,麻烦你把切口的针线重新缝合一下了。”

    “我……”马超刚刚想说什么,施施已经扭着腰肢,直接走出去了。

    马超叹了口气,好吧,我来……

    施施到容景的办公室,容景办公桌上面放着许多零散的照片。

    “这个男人的DNA样本和杀死蒋文涛的绳子上面的样本吻合。”

    “这是凑巧还是……”容景伸手摩挲了一下下巴,“死者身上面还有别的东西么?”

    “暂时没有了。”关于大脑萎缩这种东西,施施自己暂时先压下来了,施施似乎下意识的不想将顾家拖下来。

    “你知道这个世上面最恨蒋文涛的人是谁么?”

    “嗯?”

    “施琪。”容景拿着一张照片放到了施施的面前,这是什么,施施拿起照片,这上面的女人不是施琪是谁?

    只是施琪穿着一身洋装,而她身边站着的男人,三十多岁,十分憨厚老实的模样,“这是什么?”

    “你不会连你妹妹要订婚了都不知道吧?”

    “订婚?和这个男人?”施施和施琪这么多年不对盘,而作为对手,同时也是最了解对方的人,施琪有多么的骄傲,施施比谁都清楚,和这个男人订婚,她的脑子坏掉了吧。

    “嗯,最近报纸都在说这个,说施毅卖女求荣,将女儿嫁给一个老男人。”

    “和我有关系么?”施施将照片放下,“况且,我和容队长说过吧,再怎么说这也是我的家事,容队长似乎管得太多了。”

    “是么?我只是查了一下蒋文涛的关系网,就顺便关注了一下施琪,施琪可以说是最恨蒋文涛的人了,蒋文涛虽然喜欢玩女人,不过都是金钱交易,而这次却不是,这次的事情闹得很大,蒋文涛死了,施琪则是身心受到了巨大的冲击,所以……”

    “你是怀疑杀死蒋文涛的人是施琪?”

    施施这会儿猛然想起,那个时候看见施琪虎口处的伤口,难不成……

    “想到了什么?”

    “或许我们是需要找一下她了。”施施将自己看见的和容景说了一下,容景想了一下。

    “不过绳子上面的DNA并不是她的不是么?而且时间过去这么久,伤口都愈合了,我们根本没有理由让她接受调查,或者进行询问。”

    “我想要她整个手的指纹。”她是想看看施琪的手和蒋文涛颈部的手印大小能否吻合。

    “你想做什么?”

    “我知道,现在就算知道施琪和这个事情有关,我们也没有办法,但是掐死蒋文涛的人手不大,我想知道施琪的手到底有多大,况且这个人可是和这个无名死者联合害死姜文涛的,对你们追查这个贩毒网络,应该也很有帮助吧。”

    “那要如何取得她手的样本。”

    “只要握过的杯子,或者是别的可以提取指纹的都可以。”

    “施琪明天下午在辉煌酒店举行订婚宴。”

    “你不会让我自己去吧。”

    “或者我们另想办法,我派人潜入酒店,到时候趁机偷走她用过的杯子就行了,你还是别掺和了。”

    “好!”

    施施也不想掺和这种事情,她并不想和他们有过多的牵扯,但是这些事情往往事与愿违。

    施施刚刚回到顾家。

    “明天有事么?”就看见沈婕正端着汤从厨房出来。

    “没事啊,妈,你小心点!”施施从沈婕手中接过汤,“对了,最近你都没怎么在家,去哪里了啊,问顾北辰那个混蛋,他还一脸神秘的。”

    “这个……”沈婕似乎想到了什么,这两个脸颊忽然泛起了微红。

    “妈,你没事吧,脸这么红。”施施伸手摸了摸沈婕的脸,“好烫。”

    “没事啦,没事,就是有事想要和你说一下……”

    “怎么了?”施施抬眼看着沈婕,端起杯子喝了口水。

    “伯母找了个男朋友……”施施一口水直接呛住了,“咳咳……咳咳——”

    “你这孩子……”沈婕伸手拍了拍施施的后背。

    顾珊然从楼梯上面跳下来,“我说的是实话,伯母,你说对吧!”

    “妈——你什么情况啊,你居然……”最关键的是她这个做女儿的完全都不知道。

    “施施啊,其实我……”在自己的女儿面前说这个东西,沈婕的心里面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自在的。

    “那个男人是谁!”施施看着沈婕,无比认真,“告诉我,那个男人是谁!”

    “我……哎——珊然,你看你做的好事!”沈婕一看施施这架势,是不是生气了啊,说实话,若是施施不喜欢,沈婕或许真的会重新考虑。

    “西子美人,你这是准备找那个男人拼命么?”

    “这个人要抢走我妈,我当然要和他拼命了,说吧,这个男人是谁!”施施看着沈婕。

    被女儿质问,这沈婕还是头一遭,这心里面还真是有些忐忑不安。

    “听说是个医生……”顾珊然说完,沈婕就瞪了顾珊然一眼,顾珊然双手一摊,“就是听说而已,我没见过那个男人……”

    “方医生?”施施凭印象说了三个字。

    沈婕没反驳,只是脸上面的红晕更加明显了。

    “妈……你要不要这么神速啊!”

    “你不喜欢他?”

    “没有!”

    “他要请你吃饭!”

    “可以!”

    “那你别为难他,需要叫上北辰么?”

    “随意啊,妈,你女儿不是洪水猛兽!”施施无奈,这就护上了,那以后还有自己的位置么?

    “你就是洪水猛兽,你都没看到你刚刚咬牙切齿的样子,简直要吃人了!”顾珊然直接补刀,施施一记刀眼射过去!

    ------题外话------

    突然觉得童养夫和顾珊然小时候还是很有爱的,童养夫小时候可是一心想要成为一个高冷男神的,结果变成了逗比……咳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法医星妻太妖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月初姣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初姣姣并收藏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