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法医星妻太妖娆 > 159 女王范儿初显,小白花的命运

159 女王范儿初显,小白花的命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施施自然也从顾北辰的口中知道了,那个人此刻正被关押在自家的地下室中,这摩拳擦掌的就准备去看看,这个变态到底是个什么样。

    这事儿毕竟过去了,第二天一早,施施就给沈婕打了个电话,据说是昨天果果回去之后,就发了高烧,连夜被送到了医院,整整烧了一夜,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

    “怎么发烧了?”顾北辰抬眼看着面色凝重的施施。

    “估计是惊吓过度吧,毕竟还是个孩子,这事儿就算是大人遇到,这一时半会儿也缓不过来,更何况是个孩子呢。”施施蹲着牛奶,喝了几口,那些人为何会对这些孩子下得去手呢,施施这心里面真的像是被什么东西撕扯一般的难受。

    “嗯。”顾北辰想着,是不是该去看看这小姑娘呢,但是一想到昨晚在车上,这顾北辰心下就开始打鼓。

    昨晚顾北辰刚刚上车,这小姑娘就直接朝着顾北辰的身上面扑过来,哭得那叫一个凄惨啊,“姐夫……嗝——姐夫,我好怕……”果果一边打嗝一边死死地霸占着顾北辰的脖子。

    果果毕竟是个孩子,顾北辰就是她的救命恩人啊,而且刚刚抱自己上车的叔叔好凶的,这惊魂未定的,还不死死地霸占着顾北辰。

    顾北辰无可奈何,而且这事情他还是头一遭遇到,以前的顾南笙和顾珊然,从来不会这样,只能任由着小姑娘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擦在自己的身上面。

    这顾大爷,饶是再难受,也无可奈何啊,总不能直接把她推开吧。

    最主要的是,这熊孩子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根本就推不开啊。

    “好了,别哭了。”顾北辰实在有些词穷,这杀人越货什么的,肯定眼睛都不眨一下,这哄孩子,他还真是不会。

    憋得要死才憋出了五个字。

    “姐夫,那人可坏了,我……我,咯——”这果果压根就吐不出一个完整的句子,倒是鼻涕眼泪流了很多,顾北辰只能拿着面纸帮她擦拭,看着顾北辰那一脸嫌弃却又无可奈的脸,左轮差点憋出内伤。

    “姐夫,你不知道,他……”果果手舞足蹈的比划着,倒是不一会儿,哭得累了,就趴在顾北辰的怀里面睡着了。

    顾北辰好歹松了口气。

    这心里面想着,以后自己要是有孩子了,要是也这样的话,他绝对打得他哭不出来。

    顾北辰心里这么想着,哪曾想自家那个魔童,就是前世的讨债鬼,顾北辰可是受了不少罪,这都是后话了,这里暂时不提。

    顾北辰只要一想到这小姑娘梨花带雨的扑倒在自己的身上面,这嘴角就忍不住抽搐。

    “待会儿和我一起去医院看看果果吧。”施施这话说完,顾北辰直接回了一句。

    “我等会儿还有事。”

    “什么事情?”施施挑眉。

    “有个会议。”

    “可以延迟。”

    “还有个活动。”

    “你可以不参加。”

    “我和陆琰还有约会。”

    “你和男人有啥好约的。”

    “我……”

    施施皮笑肉不笑的盯着顾北辰,看得顾北辰这心里面毛毛的,“你这一个上午挺忙的啊,开会,参加活动,和陆琰约会?就没时间陪我去看个病人,你是不想呢,还是怕她呢?”

    “一个小姑娘而已,我怕她什么。”顾北辰低头拿着勺子喝粥,试图掩饰自己的尴尬。

    “那就行了,待会儿和我一起出去。”

    顾北辰叹了口气,这个粥怎么这么难喝啊!

    施施正准备上楼换衣服,就看见左轮朝着地下室走去,“我能去看看那个男人么?”左轮看了看一边顾北辰,顾大爷此刻正傲娇的低头拿着勺子,戳着碗里面的粥呢,一脸的怨怼。

    “会有点血腥。”这个地下室一般都是顾珊然在用,而且她不许别人打扫,这血腥味很重。

    “我是法医出身,怕什么。”

    施施跟着左轮就到了地下室,一直走到了地下室的尽头,左轮推开门,让施施进去。

    施施一进去,浓烈的血腥味就扑面而来,但是更让她兴奋的是,面前一个铁质桌子上面的,铝合金的托盘上面,居然放置着很多的工具。

    手术刀,老虎钳,镊子,夹子,甚至还有银针,施施的眼睛几乎是放光的。

    刚刚从事法医这个职业的时候,施施曾经梦想过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工具,不过时间长了,这事儿就给淡忘了,不过她看到这些工具,还是忍不住的心潮澎湃。

    “这些是谁的?”施施拿着手术刀,放在灯光下照了照,很锋利,而且刀片是新的,手术刀都是一次性的,用完之后,更换刀片。

    “珊然小姐的,这里是她的地方,您要是……”觉得不舒服,可以先离开!后面的话左轮还没有说得出口,就被施施一句话噎住了。

    “好酷啊!”施施的眼睛几乎能够放光,看着那些工具的神情,简直有些痴迷。

    左轮和周围的几个人都是集体失声无语。

    这种眼神他们在顾珊然的身上面也看到过,原来顾家的男人择偶的标准还是很类似的,每个夫人的都这么重口。

    “唔……”男人的低吟声,伴随着铁链摩擦地面刺耳的声音,才引起了施施的些许注意。

    施施扭过头,看到了这个男人,头发脏兮兮的贴在额头上面,脸上面都是脏水,皮肤是属于黝黑的那种,个子不高,衣服上面全是泥水,看着有点恶心。

    不过最让施施感兴趣的是,他的那双眼睛,很小,不过却充满了杀意,阴鸷,目光几近*的盯着施施,就像是要把施施吃了一般。

    “把他的眼睛挖出来,这人也是你随便可以看的么?”左轮冷哼一声。

    “别急。”施施示意几个人住手,“先把这人的指纹和头发弄点给我,我怀疑他和南山的那起案子有关。”

    “嗯。”两个人直接过去,拿着一个贴膜,将老四的双手指纹都拓印了下来。

    这弄头发的时候,可就不这么温柔了,直接揪起了一撮头发就直接连根拔下,老四疼的五官走皱缩在一起。

    “啧啧……你们可真是太不温柔了。”施施摇了摇头,却笑着从他们手中接过东西,满意的放在一边,倒是低头开始挑选工具了。

    施施的直接涂抹着粉嫩的红色,指甲被修剪的圆润可爱,白皙柔嫩的指尖从一个个工具上面滑过,最后还是落在了手术刀上面,果然她还是对这个情有独钟。

    “已经被注射了药物,他浑身没有任何力气,就是想要自杀也不可能。”左轮站在一边解释道。

    施施点了点头,难怪了,从进来到刚刚把头发,这个男人几乎都没有反抗。

    施施拿着手术刀走过去,那气场让人不禁联想到了顾珊然,嘴角带笑,超然的一副女王范儿。

    “为什么绑架果果。”施施站定在男人面前,男人脸上面都污垢,只是那双眼睛,黑亮得吓人。

    “不说话?”施施露出了一副苦恼之色,侧头打量着男人的身体,右手手腕,左腿关节均有枪伤,浑身上下,多处擦伤,倒是个汉子,都这样了,倒是哼都不哼一声。

    “平时珊然都是怎么折磨那些被关押在这里的人。”施施轻蔑的一笑,明显感觉到眼前的男人身子一抖,像是抽搐了一般。

    “方法有很多。”一个手下,看了看左轮,左轮点了点头,总觉得夫人要步上顾珊然的后尘了。

    “比如说。”施施似乎对这个很感兴趣。

    “鞭笞,然后撒盐水,拔牙齿,剪舌头,拔指甲,削骨……”这要是全说也说不完的,顾珊然折磨人的功夫总是层出不穷的。

    “这人要是昏死过去了怎么办?”

    “用冰水泼醒了再继续。”

    “这方法不错,你喜欢哪一种?”施施眼睛亮晶晶的看着老四,老四想要挣扎,浑身酥软,一点力气都没有,只能认命的闭上了眼睛。

    “你和南山的案子到底有没有关系?”施施又问了一句,还是沉默。

    “好吧,那你别怪我了,左轮,将那个样本立刻送到警局交给马超,让他立刻作比对,有结果了立刻通知我。”

    上次从一次性的筷子和餐具上面采集到了的样本,大概有四个人的,如果这个人的样本和其中一个人吻合,也可以顺藤摸瓜,这样的话,也就说明,自己现在还不能弄死这个人了。

    “把他身上面衣服都扒下来。”施施这话说完,所有人都愣住了。

    “那个……”几个人显然有些为难。

    “夫人,这样不太好吧,你这是准备干嘛啊。”左轮也是不解。

    “看看有什么线索啊,你们在想什么呢,对了,衣服脱下来之后,用盐水给他冲洗一下,脏死了,顺便给伤口消消毒。”施施嘴角扬着邪笑。

    衣服就像是被泥水中浸泡过一样,又重又潮湿,几个人将他的衣服扒下来,看着仅剩下内裤的男人,施施侧头说了一句,“那个就不用了,看了张针眼。”

    “嗯。”所有人集体抽搐了一下。

    几个人在准备盐水的间隙,施施带着手套,开始在男人的衣服上面翻找。

    “夫人,您要找什么?我可以帮你。”施施穿得一直典雅大气,这半蹲在地上面,翻找着一堆像是垃圾一样的东西,左轮怎么看都觉得有种违和感。

    “不用,我自己就成了。”以前跟着别人实习的时候,就是垃圾堆都找过,这个算什么啊。

    不过男人的口袋中倒是真翻出了一些东西,一把钥匙,就是一把而已,黄铜钥匙,还有一把被水浸泡的有些腐烂的零钱,别的就是一些零碎的东西,没啥值钱的。

    施施倒是在上衣的口袋中翻出了一个银质的戒指,施施眸子一亮。

    戒指是很普通的款式,光是看成色是比较陈旧的,不过保护的很好,看得出来,这人很爱重这个戒指。

    而此刻那边的盐水浴也已经结束了,地上面专门设计了地漏,水朝着低洼的地方流去,房间设计的倒是不错。

    “为什么会绑架果果?”施施走过去,老四整张脸的神经都在不自觉地抽动,阴冷的看着施施,就是不说话。

    “真的不打算说么?”施施把玩着手中的手术刀,眼中都是戏谑。

    老四只是看着施施,施施绝对不曾认识这样的人,但是他看着自己的目光,就像是要吃了自己一般,就好像是自己欠了他一样,他的眼睛带着杀意,甚至带着一抹憎恨。

    “珊然喜欢把手指甲,那么这次我就从脚趾甲开始好了……”施施看着他的双脚,*着,上面还带着血水,施施示意一边的人开始动手。

    当镊子夹住老四的脚趾甲的时候,他的身子一阵战栗,就在一瞬间,指甲勾连着血肉,整个翻飞起来,老四死死地咬住自己干涩的嘴唇,血珠从他的牙齿边流出来,他也不吭声。

    似乎他只要做声,就好像是他输了一般。

    “继续吧,我倒是要看看他能忍多久。”施施眸子中迸发出了一抹凌冽的寒意。

    “是!”

    很快的,一只脚的指甲已经被拔光,老四整个人身子微微颤抖,眼睛不停的往上翻,似乎随时都可能昏死过去。

    施施伸手把玩着那个银质戒指,光是看戒指的尺寸的话,这应该是一枚女士戒指,施施嘴角轻扯起了一抹邪笑。

    她示意一边的几个黑衣人退下,冷眼看了看老四那鲜血淋漓的脚趾,抬眼看着老四,“还是不打算说么?”

    老四带着恨意的看着施施,施施倒是一笑,下意识的伸手撩了一下头发,这个动作,或许在男人眼中总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诱惑力,而这几年的拍戏,施施总是会在不自觉的时候,散发着一种惑人的气息。

    而这个动作,却让老四的眸子微眯,露出了一种危险的光。

    “你讨厌我?”施施终于问了一句。

    “呸——”老四冲着施施吐了口唾沫,幸好左轮眼疾手快,将施施拉到一边,一个瞬身就到了老四的面前,伸手捏住老四的下巴。

    手指剐蹭下巴,似乎都能够听见骨头之间摩擦的声音,“信不信我现在就捏碎你的下巴。”左轮眼神带着一丝凌厉。

    “你随意。”老四嘴巴里面都是血水,就是牙齿上面都是沾染了鲜血,给人一种血盆大口的感觉。

    “这个戒指我也可以随意么?”施施将戒指拿出来,果不其然,老四的眸子忽然闪了一下,就是嘴角都忍不住的抽动了一下。

    “把戒指给我!”老四说话的口气带着一种理所当然,施施哑然失笑。

    “你以为你现在是什么处境啊?只有我可以和你谈条件,而你……”施施把玩着戒指,脸上面带着一抹兴味,“没有资格和我谈条件,更别说用这种命令的口吻了。”

    “你到底要怎么样。”老四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那枚戒指。

    “为什么绑架果果,别说这只是你的一时兴起。”施施摩挲着戒指,饶有趣味的说。

    “我就是看不惯你而已。”

    施施失笑,走到老四的面前,“看不惯我?看不惯我的人多了去了,你的胆子倒是挺大的,你怎么知道我和果果的关系的?”

    自从演戏之后,施施的私生活一直都很保密,她和果果的关系,知道的人并不多,这个人怎么会知道,果果和自己的关系。

    “看见过。”老四觉得浑身上下都在抽痛,果果的盐水浴,盐水已经开始慢慢滴落在脚趾上,疼得他差点昏厥过去。

    “看见过?”施施明显不太相信,“这个戒指也挺普通的,而且成色一般,你说我用镊子会不会将它夹断。”

    “你到底要知道什么!”老四紧张的看着施施将戒指放在镊子的卡口处,施施倒是第一次看见这个淡定的男人不镇定的模样。

    “南山的案子和你有关系么?”

    “我不知道!”老四直接矢口否认。

    “是么?”施施将镊子的卡口收紧,老四的眸子瞬间收紧。

    “我都告诉你了,你还想怎么样!”老四的眸子紧紧盯着戒指,生怕施施真的将这个戒指夹断。

    “我和果果从来没有在外面有过接触,你怎么看见的,再者说了,我身边那么多人,就是训练有素的狗仔,也从来没有拍到过我不想被拍的照片,更何况是你,你怎么可能在外面跟踪我,只能是在大宅中看见的。”

    老四忽然心里咯噔一下,他似乎并没有想到,眼前的女人并不是空有美貌,那么好打发的人。

    “前些日子,我在我们家附近山头发现了一处藏匿儿童的地方,那个地方恰好可以看到顾家,你说巧不巧。”施施嘴角扬着一抹势在必得的弧度。

    “倒是小看你了,你果然和警察是一伙的。”老四咬牙切齿的说。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讨厌我,不过还是挺感谢你的,因为你,这个案子或许有了突破口了,对了,我和警方不是一伙的,我本来就是法医,协助警方破案是我的职责。”老四根本就不曾了解过施施,更不可能知道,施施的职业居然是法医。

    老四丝丝咬着嘴唇,似乎因为愤怒的缘故,牙齿都在抖动。

    “这个戒指对你挺重要的吧,果果虽不是我的亲妹妹,但是对我来说也算是重要的人,失去重要的东西的滋味,你可以尝一下。”施施说着拿着镊子,“个蹦——”一声,老四整个人都懵住了。

    他视线定格在被绞断的戒指上面,戒指已经被压成了扁圆形,他整个人都愣住了,只是瞳孔在收缩,似乎在表达着他的愤怒之情。

    “啊——”老四忽然大叫了一声,即使被注射了药物,他仍旧像是发狂了一般,使劲的拉扯着四肢的铁链,只是十几秒钟的功夫,他的力气就用光了,整个身子颓败,只有眼睛异常冰冷的看着施施。

    “这人是问不出来什么东西了,把他的眼睛给我留下,将人送给容队长。”施施说着随手将镊子扔下,就走了出去。

    施施出去,稍微清洗了一下双手,就和顾北辰出发去了医院,病房是在医院的顶层,车子直接开到地下停车场,乘坐直达的电梯,很便捷。

    只是施施怎么都没有想到,碰见的第一个人,居然是叶蓁蓁,叶蓁蓁穿着浅蓝色病号服,宽大的病号服,将她的整个身子衬托的更加的娇小,也更加瘦弱。

    她手中拿着几张类似化验单的东西,脸色苍白,走路的脚步轻浮,看到施施的一瞬间,就像是受到了什么重创一样,整个人都向后退了一步。

    “走吧。”顾北辰伸手搂着施施的肩膀就越过叶蓁蓁朝着走廊里面走去。

    “喂——你们看见没,刚刚路过的那个女人,就是徐家没过门的媳妇儿,这种女人徐家怎么看得上,弱不禁风的,风一吹都能刮倒了。”几个小护士子啊一起七嘴八舌的议论着。

    “别看她这个样子,手段可不得了,对了,她因为什么住院的啊。”

    “妇科病!”一个人不屑的说。

    “妇科病——”其中一个护士忍不住惊呼,惹得施施都忍不住侧目,而叶蓁蓁并未走远,只是死死地咬住嘴唇,直接推门进入了自己的病房。

    “哼——可不是么?这才多大年纪啊,都有妇科病了,对了,我听医生说,她的的身体啊……”几个人围在一起,又开始叽叽喳喳了。

    在施施和徐敬尧订婚宴上面,顾珊然做的好事,施施自然是不懂的,也不知道叶蓁蓁根本就无法怀孕了。

    叶蓁蓁刚刚推门进去,低垂着头,眼中蓄满了泪水,就好像是满腹委屈,梅玲正坐在窗口的沙发上面,翻看着经济杂志,听见动静,只是抬眼看了看叶蓁蓁,“怎么?拿个化验单,就委屈了?”

    倒是娇气得很,没有大小姐的命,倒是有大小姐的脾气。

    “不是的,妈,我……”

    “谁允许你叫我妈了,你是没妈了,但是我可不是你妈,别随便乱叫,要不是敬尧让我过来看看你,我才懒得过来。”梅玲仍旧是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

    “伯母……”叶蓁蓁吸了吸鼻子,将眼泪硬生生的逼了回去。

    “对了,医生怎么说的。”梅玲却连正眼都懒得施舍给她。

    梅玲的这种态度,叶蓁蓁也习惯了,她只是咬了咬嘴唇,医生的话,还在她的耳边回荡着。

    “我早就和你说了,你的身体已经不能受孕了,这个并不是靠药物调理就能好的。”医生手中拿着化验单,表情严肃。

    “可是我之前是可以怀孕的啊,为什么现在就不能受孕了呢,不是都说好好调理的话,还是有机会的么?”叶蓁蓁什么都有了,而唯一能够由自己做主的也就是这幅残破的身子了,梅玲一直不让自己进门,说到底还是因为自己没有可以和她谈判的筹码。

    叶蓁蓁这种人,从来都不会吃一堑会长一智的那种人,以前靠着孩子破坏了徐敬尧的订婚宴,现在又准备靠着孩子进入徐家,只不过人算不如天算罢了。

    “这并不是调理不调理的问题,之前你来医院体检的时候,我就和你说了,你的身子已经不可能怀孕了。”医生对这个病人也表示十分无语。

    “可是我还没结婚呢,不能怀孕,你让我……”叶蓁蓁显得有些激动。

    “你可以去福利院领养一个孩子,那些药也不能乱吃了,你最近月经紊乱,你自己也清楚,而且你的子宫已经有一些内膜息肉了,做个微创把息肉做掉,不然以后你来例假都会很痛的。”医生说话比较客观,自然也就显得有些冷漠了。

    “我都不能怀孩子了,要这个子宫做什么。”叶蓁蓁冲着医生吼了一句。

    这个医生是个五十多岁的女人,自然明白叶蓁蓁此刻的心情,只是作为医生,她只能如实的告知患者自己本身的身体情况,“你还年轻,福利院……”

    “你若是治不好我的病,就直说,别整这些有的没的。”叶蓁蓁说得拿着化验单就急吼吼的走出房间,差点撞到了人,连一声道歉都没有。

    方宇摸了摸鼻子,这个人不就是很早之前在商场碰见过得那个年强的女孩子……

    “方医生,你过来了,你需要的药方在这里,按这个药物调理身子的话,虽然年纪大一点,不过怀孕的话……”女医生笑得一脸揶揄。

    “想什么啊,就是给我们家那口子调理身子罢了,每次来例假都特别疼,我不是听说你这里有个中药的方子不错么?我还没准要孩子,再说了,我们也有一个女儿……”

    女医生但笑不语,将方子递给了方宇。“照这个方子去药店抓中药,可以让药店给你们按照计量和天数煮好,要喝的话,热一下,很方便的。”

    “真是麻烦你了。”

    “我们都这么多年的同事了,这么客气做什么,让弟妹好好调理一下身子,这女人要是不好好调理,老得快啊……”女医生说着微微叹了口气,“看见刚刚离开那小姑娘了么?”

    “嗯,怎么了?”方宇正打算开口问呢,只是不知道怎么开口,这倒是好了,直接给了他这个机会。

    “不好好爱护自己的身体,之前打胎弄坏了身子,弄得现在不能怀孕了,你说这小小年纪的,这要是被她的父母知道了,可不是要被气死了,哎——”

    方宇若有所思的附和着点了点头。

    此刻叶蓁蓁站在病房中,医生说的话,她是绝对不敢和梅玲说的,按照梅玲的脾气,绝对可以直接借着这个由头将她扫地出门。

    “没什么啊,医生就就是说我体虚而已,需要好好调理。”

    “既然是要调理的事情,那就不用住院了吧。”梅玲这话说完,叶蓁蓁本来就很受打击了,这会儿要不是扶着床,能直接栽倒。

    “伯母,我觉得……”

    “既然不是什么大病,就收拾东西出院吧,也不看看这里是不是你能住得起的,瞅瞅你毕业找的工作,一个月1000多块钱,连我一个袖口都不止1000块好么?”梅玲从未看得起叶蓁蓁,以前如此,现在也是一样。

    “我是在实习期,以后转正的话……”

    “转正?”梅玲嗤笑,伸手理了理自己的衣服,也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的,伸手转动了一下手腕上面的翡翠玉镯,“你还是来徐家公司吧,那个破公司,真是丢人现眼,转正了也就是两三千吧,能干嘛啊,赶紧收拾东西回去。”

    梅玲说着直接扭着腰就走了出去,叶蓁蓁强忍着泪水又一次夺眶而出。

    为什么,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按照她的预设,是要施施走了之后,她就可以直接进入徐家,成为徐家的少奶奶,但是她没有想到在徐家,居然什么事情,都要事先经过梅玲。

    而这个婆婆,从始至终就从未满意过自己。

    眼泪肆无忌惮的流着,叶蓁蓁满腹委屈,拿着手机,就准备给徐敬尧打电话,那边的电话接通了,居然是个女人,“您好,徐教授正在忙,可能没时间接听电话,你有什么事情么?我可以给你转达!”

    一听到是个女人的声音,叶蓁蓁立马火了。

    “你是谁啊,你凭什么拿着敬尧的手机,你到底是谁!”叶蓁蓁怒不可遏。

    另一头的小姑娘被吓了一跳,但是还是淡定的回答,“这里是警局,徐教授正在会议室开会,手机放在办公室了,我就是负责给他帮忙的助理罢了。”这个女人难道是疯子么?

    “既然是助理,就别随意乱接别人的电话!”叶蓁蓁似乎想要将刚刚在梅玲那里受得气直接撒在这个助理身上面,可惜她又算错了。

    这人家凭什么就要你大声吵吵啊,这女生只是轻蔑的一笑,“这是工作时间,我们的案子很紧急,保不准就有重要电话进来,是教授让我守着电话的,您要是觉得不舒服,直接和教授说就行了,别在我这里大呼小叫的,什么东西!”

    “砰——”小助理直接将电话挂断,叶蓁蓁被吼了一通,整个人急火攻心,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这小助理是容景拨给徐敬尧的,本来也是警校刚毕业的女民警,这几天都没合眼了,忽然有人电话过来,还挺激动的,以为案子有进展了,结果咧,还以为她是出气筒啊,她怎么可能忍的了!

    “啊——”叶蓁蓁简直要疯了,谁都可以骑在自己头上了,叶蓁蓁撕扯着被子床单,但是这病房中的东西都是最好的,也不是这么容易扯坏的,累的气喘吁吁的,叶蓁蓁只能颓然的躺在床上面。

    她不懂为什么自己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而施施却依旧活得肆意潇洒,身边的男人看起来那么爱他,而徐敬尧呢,对自己是越发冷淡了。

    叶蓁蓁的嘴角扯起了一抹讽刺而苦涩的笑。

    施施和顾北辰到了病房的时候,除了沈婕,还有昨晚在警局见得那个女人,看到他们进来,女人就忙活着给他们端茶倒水,施施知道按照顾北辰的性格也不会喝的,免得她尴尬,施施连忙就制止了。

    “阿姨不用了,不需要了,不用这么麻烦了,我们就是来看看果果而已,别忙活了。”

    “真是谢谢你昨晚救了果果,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女人说着冲着顾北辰深深鞠了一躬。

    “嗯。”顾北辰只是从喉咙里面发出了一个声音。

    施施立刻不满了,伸脚踢了顾北辰一下,顾北辰不满的看着自己脏了的裤脚,施施示意顾北辰去扶一把,顾北辰哪里做过这种事情啊。

    “你妹啊,你不会客气一下啊。”施施贴在顾北辰的耳边。

    “是她自己要道歉的。”

    “我……”施施对这个男人的情商表示十分捉急,伸脚又踹了他一下,看到施施似乎有些生气了,顾北辰这才走过去,伸手扶了一把那个女人,“没关系的,举手之劳罢了。”

    “真的谢谢你,真的……”这个人哪里知道顾北辰的洁癖啊,伸手就拉住了顾北辰的衣袖,施施明显看见某人的身子一僵,施施一抬眼就看见果果醒了。

    “果果,醒了啊?”施施笑着走过去。

    这熊孩子倒是好,“姐夫——”差点从床场面跳起来,施施那个尴尬啊。

    果果醒了,所有人的视线都被果果吸引过去了,顾北辰看着自己摆抓的皱皱巴巴的衣袖,心里面那个怨念啊。

    “姐夫,姐夫……抱抱——”果果说着就要下床朝着顾北辰扑过去。

    顾北辰这本是无所顾忌的那种人,偏生施施一直用一种威胁的目光看着自己,顾北辰只能走过去,伸手将某个小姑娘抱了起来。

    果果立刻满足了,像个无尾熊一样的挂在顾北辰的身上面,“姐夫,你来看我了么?我就是生个小病而已,我就知道姐夫还是最疼我的。”

    只是这小姑娘一直冲着施施挤眉弄眼做什么,施施简直无语了。

    顾北辰,你丫的就是个祸害!

    “你们聊着,我去给果果买点吃的,你们需不需要吃什么,这孩子已经快一天没吃东西了。”果果的妈妈笑着说。

    “我要吃鸡丝粥!”果果死死搂着顾北辰的脖子,眼睛眯得像个月牙。

    “好好好,我这就去买!”

    沈婕附在施施的耳边说了几句话,施施愣了一下看了看果果,果果昨夜发烧,似乎是把昨晚发生的事情给忘了,她让施施别提这事儿,这样的话,也挺好的,小孩子记得这话总是情,总归会留下阴影的。

    “我看看方宇怎么还不回来,说是去拿药,去了这么久,你们在这里坐坐。”施施点了点头,沈婕就走了出去。

    顾北辰完全是身体僵硬,面无表情的,倒是果果乐呵的在顾北辰的脸上面印上了一个个湿漉漉的吻,看的左轮一行人是心惊胆战的啊。

    生怕顾北辰这脾气上来,直接将某个小姑娘扔下去。

    “姐夫,你知道么?我最喜欢你了,真的,等我长大了,我就嫁给你好不好。”

    “我结婚了。”

    “结婚是什么?”果果睁大了眼睛。

    “就是我已经娶了别人了。”

    “不行,你要和我在一起。”果果像是宣誓主权似的,紧紧抱住顾北辰的脖子。

    “等你长大,我已经是老头子了。”顾北辰无语望天。

    “老头子我也喜欢!”果果直接了当。

    “我不喜欢!”

    “你说什么?”果果似乎没听见一般。

    “没什么!”

    顾北辰对自己也是无语了,为什么会和一个小屁孩子在这里讨论这些有的没的。

    惹得施施在一边偷笑,这小姑娘是真的挺喜欢顾北辰的,也不知道这个冰块脸哪里惹人喜欢了。

    沈婕刚刚出去,方宇就从电梯出来了,“怎么出来了?”

    “施施和北辰过来了,我看你一直没回来,准备找你来着。”

    “我是这家医院的医生,还能迷路了么?”方宇说着很自然的伸手搂住沈婕的肩膀,却在转身准备回病房的时候,撞进了梅玲,沈婕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倒是梅玲显然有些惊讶。

    他们已经一年多没见了,沈婕倒是过得越发滋润了,一身米色连衣长裙,端庄得体,“好久不见。”梅玲挺了挺腰板,笑着说,这位是……

    梅玲不认识方宇,自然也不懂他们的关系,只是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看着方宇,方宇作为医生,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啊,任由着她打量,倒是沈婕觉得不舒服了。

    “我先生。”沈婕的事情,没有通知任何人。

    “你再婚了?”梅玲像是生怕谁不知道一样,惹得沈婕和方宇都是齐刷刷变了脸。

    这里距离果果的病房并不远,施施对梅玲的声音本就十分熟悉,直接走了出去,看到沈婕和方宇脸色不好,直接走过去,“伯母,好久不见,您怎么在这里?是因为叶蓁蓁的事情么?”

    “施施啊,好久不见。”梅玲自然是不敢招惹施施了,只是悻悻地一笑。

    “听说她是妇科病来着,年纪轻轻的,一定要注意调理身子啊。”施施皮笑肉不笑的说。

    “我知道,只是我们认识多年了,你既然再婚了,怎么都不通知我呢,我也好准备一份厚礼啊。”梅玲的心理素质显然很好。

    “我只是觉得没这个必要而已。”沈婕说着拉着方宇就越过梅玲,梅玲脸色难看,却也不好发作。

    施施冷冷一笑,“是没必要,毕竟我们两家也不是很熟。”

    施施说着转身就要走。

    “施家要破产了你知道么?”梅玲就不行,施毅也无所谓么?

    “是么?”施施故意睁大了眼睛,她可是演技派的,她回头,一脸的惊讶,“怎么会这样呢?”

    “施家本来撑不了多久了,你怎么说也是施家人,总不能因为你爸妈离婚了,你就不管你爸吧……”梅玲看到施施惊讶的模样,心下一阵快意,她怎么能被一个小屁孩子压着呢。

    施施抿了抿嘴唇,似乎在想什么。

    “看你过得这么好,总不会让人说你不管你的父亲吧。”

    “不好意思,我和那个人早就没了父女情分了,就算是被人指着鼻子说,我也不会给那个人一分钱的,你放心好了。”施施失笑。

    “那你刚刚……”那么惊讶做什么。

    施施像是明白梅玲心里所想,只是淡淡一笑,“我只是惊讶,居然到现在没有破产,撑得够久的啊。”

    “你……”梅玲一口气堵在胸口,脸都被憋红了。

    “伯母管好你自家的事情吧,别把手伸得那么长。”施施说着直接转身进了病房,正眼都不瞧梅玲。“自家的乱成一锅粥了,还好意思管别人家的闲事,简直是吃饱了撑的!”

    ------题外话------

    一放假就想出去玩,不想码字啊……我太堕落了,太堕落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法医星妻太妖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月初姣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初姣姣并收藏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