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法医星妻太妖娆 > 173 顾诺被抓,没有输的赌局

173 顾诺被抓,没有输的赌局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施施在推门进去的瞬间,就看见安娜几乎是衣不蔽体的,两个男人正在对她进行“严刑拷打”,这所谓的逼供,和施施想的完全不一样。

    顾珊然审问犯人的手段,自然是各种折磨,到了顾北辰这里,怎么就……

    女人身上面还穿着遮蔽的衣物,只不过这两个男人,居然是在女人的腰侧和脚底挠痒痒的,弄得女人笑得眼泪都掉下来了。

    安娜一直在扭动着身子,女人的水蛇腰,一直在扭啊扭的,施施真的不知道顾北辰是如何做到这般淡定的。

    安娜的四肢是被绑在墙上的,铁锁摩擦着她的皮肤,弄得手腕脚腕都流血了,整个人的面部都笑得扭曲了,似乎已经丝毫都感觉不到疼痛了。

    “不要了,求求你们,别这样,啊——哈哈……”女人极力的扭曲着身子,曲线玲珑,只是那两个男人却无动于衷,施施都怀疑,这两个人是不是男人。

    “求你们,放了我,放了我,哈哈……不要这样……”安娜的声音娇媚,带着笑意,声音带着颤抖。

    而顾北辰则是在淡定的喝着茶,显得十分的悠闲。

    “顾诺在哪里?”顾北辰清冷的声音响起。

    “我……我不知道,哈哈,我……”女人脸上面的妆容都花了,整个身子都酥麻了。

    “不知道?”顾北辰喝了口茶,“剁她一只手指!”

    安娜神情猛然呆滞,“啊——”十指连心,安娜整个心脏都抽动了一下,呼吸都变得急促。

    刚刚的“严刑逼供”,安娜觉得浑身就像是有千万条虫子在蠕动一般,痒得难受,而突如其来的剧痛,痛得她心脏都瞬间停止跳动了。

    手指在抽动,而酷刑却并未停止。

    恶狠狠地盯着顾北辰,手指的疼痛,身体的酥麻,“还是不说么?”

    “我呸——”安娜毕竟是受过训练的,顾北辰倒是没想过会轻而易举的从她的口中问出东西,他修长纤细的手指摩挲着茶杯的杯壁,“给我一根根的剁了她的手指。”

    “砰——”施施此刻已经到了审讯室的门口,直接伸脚,将门一下子就踹开了。

    顾北辰直接循声看过去。

    “嗯……不要,不要过来,你们好坏……”女人得喘息声回荡在屋子中,施施一下子脸就涨红了。

    施施完全忽略了安娜那鲜血淋漓的双手,只是看到安娜那衣不蔽体的样子,这心里面就觉得一阵窝火。

    “那个……”顾北辰慌忙起身,将手边的水杯都弄洒了。

    “顾北辰,你是个变态!”施施狠狠瞪了顾北辰一眼,径直往外面走。

    “我……”顾北辰显得很无奈。

    雪伦无奈的摇着头,“变态!”

    顾北辰的脸色一冷,吓得雪伦瞬间就遁了……尼玛,再不走,留在这里,真的是准备找死啊。

    “家主……”左轮站在一边,轻轻咳嗽了一声。

    “挖了这个女人的眼睛,剁了她的双脚,慢慢折磨她,弄死了就算了!”反正这种经过训练的人,是很难是从他们口中问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的,更何况,这个女人对顾诺还死心塌地的。

    “你不能……”安娜大吼一声,但是两个男人拿着斧子已经笑眯眯的走过去。

    “随便你们怎么玩,反正我留着她也没用。”顾北辰说着急匆匆就走出了审讯室。

    安娜没想到顾北辰居然会这么说,按理说自己应该是他能够找到顾诺的唯一线索,但是这个男人却轻易的放弃了。

    施施到了房间,刚刚准备关门,顾北辰一只手就伸了出来,“唔——”这个女人是真的准备把他的手给夹住啊。

    施施哪里能真的狠下心啊,直接走到床边,顾北辰看着自己的手背,有些肿了,这个女人下手还真狠。

    “生气了?”顾北辰走过去坐下,伸手搂住施施的腰,施施侧身躲开。

    顾北辰伸手摸了摸鼻子,“审问犯人而已。”

    “脱光审讯?顾北辰,你可以啊……”施施扭过头。

    “难道我还得专门给她找个衣服么,不是浪费么。”再说了,别的女人就是脱光了站在他面前,他都没感觉的。

    不过顾北辰倒是挺少看见施施这么生气的模样,心里面喜滋滋的,“吃醋了?”

    施施轻轻咳嗽一声,扭过头,“怎么可能。”

    “我很高兴。”顾北辰从后面抱住施施的腰,低头就舔了一下施施的耳廓,施施身子一僵,伸手想要将顾北辰推开,顾北辰就知道施施会是这个反应,直接顺势将施施压在身下。

    “喂——大白天的,你耍流氓啊!”施施无语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我对我自己的老婆,这不算耍流氓,再说了,小练又怀孕了,你不是还想和她做亲家么,那我们可得抓紧了。”顾北辰说着手就从施施的衣服中伸进去。

    顾北辰的指尖微凉,带着细细的薄茧,惹得施施一阵轻颤,“别闹了,我还要去实验室,唔——”

    施施话音未落,就被顾北辰直接堵住,等到施施被某人吻得七荤八素之后,整个人就像是一滩水一般,只能瘫软在顾北辰的身下。

    完事之后,施施总是怨念很大,为什么每次这种事情,自己总是讨不了好处呢,真是够了!

    顾诺站在窗口,吸了口烟,“怎么样?”

    他的身后站着一个黑衣男人,男人垂着头,双手死死地扣在身侧,丝毫不敢乱动,“安娜被顾家的人带走了。”

    “看样子,军方是准备依靠顾家打压我们了。”这可不是个好消息。

    “顾家人审讯一直很有一套,安娜会不会……”

    “放心,她不会说的。”顾诺轻哼一声。

    安娜确实到了最后都没有多说一句,安娜本来就对顾诺死心塌地,女人有些时候对某些事情总是有些执念,会为了一个男人赴汤蹈火,安娜就是这样的人。

    而雪伦已经从安娜的衣服上面提取到了一些有用的东西。

    “我已经对C市周围的植被都调查了过了,这种花粉只会出现在东部的郊区。”雪伦将一份报告递给了施施。

    施施身上面披着薄披肩,慵懒的像是一只高傲的猫。

    “为什么是东部,这种花并不特别。”

    “这种花只盛开在初夏,现在夏天已经快过去了,C市是平原,地势地平,除了东部的郊区,那边的山上,温度适宜,这种花还会盛开。”雪伦解释。

    “也可能是外地带来的。”顾珊然挺着肚子,顾家人对顾诺都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厌恶。

    顾诺这个人从小就是心思特别多的那种,阴鸷诡谲,很少有人能够猜到他的心思。

    “我们查了这个女人车子的监控视频,第一次出现是在东部的高速公路上,没有经过任何收费站。”

    “对C市的东部进行地毯式的搜查。”

    “是!”左轮应声下去。

    “小叔,新型药物的事情,难道真的和顾诺有关么?”顾南笙和顾诺年纪相仿,两个人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但是两个人的性格却是南辕北辙。

    “你觉得呢。”顾北辰靠在沙发上面,眸子森然。

    顾南笙却想到小时候的一件事情,那个时候的顾家所有人都在,顾诺是住在大宅外面的,但是每个人的初一十五,他们都会回到大宅和顾老爷子一起吃饭。

    顾南笙那个时候正在草地上面遛猫,小孩子总是喜欢小动物,顾南笙还清楚地记得,那只猫全身雪白,眼睛是绿色的,看起来有些诡异,不过却十分的温顺。

    “小叔,你看它,真好玩!”顾南笙正拿着一个狗尾巴草在逗弄小猫。

    顾诺直接走过去,顾南笙正准备抱着猫走开,顾诺却上前一步,“我也要玩。”

    顾诺强势霸道,顾南笙只是看了看顾北辰,顾北辰只是看着书,并不说话。

    “不行,这是我的!”顾南笙说着抱着猫就走到了室内。

    吃了饭之后,顾南笙回到房间,只看到了一地的白色毛发,还有一点血迹。

    “顾诺——”顾南笙立刻生气了,气鼓鼓的冲到了楼下,却看见一个佣人正在帮顾诺包扎伤口。

    “没大没小的,像什么样子!”说话的是顾诺的父亲。

    “我的猫呢!我的猫……”顾老爷子有轻微的哮喘,所以家里面是禁止养宠物的,这是顾南笙好不容易求来的。

    “你的猫抓伤了我的手,我把它就地正法了!”

    “我的猫在哪里!”顾南笙急得要哭了。

    “你把他的猫弄哪里去了。”顾北辰听到声音从楼上下来,伸手摸了摸顾南笙的头。

    “北辰,你未免太惯着这个孩子了,那只野猫抓伤了小诺的手,我把它扔了。”

    “是么?抓伤小诺了,那确实该死!”顾北辰视线凌厉的盯着这个男人,那个男人只是但笑不语。

    一个手下过来贴在顾北辰的耳侧说了几句,“南笙,你的猫在后院。”

    顾南笙说着就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小叔……”顾诺刚刚抬头,就看见顾北辰视线带着一种格外的凌厉森冷,顾诺那时候还小,瑟缩的抖了一下身子。

    “北辰,你这样会吓坏小诺的。”

    “这里是顾家大宅,我不想因为一只猫麻烦到父亲,还有……”顾北辰顿了一下,“那只猫的指甲都被剪了,我倒是好奇,没有爪子的猫是如何抓伤小诺的。”

    父子两个人的脸色都是一僵,却不说话。

    顾南笙到外面的时候,那只猫已经死了,本来通体雪白,此刻却鲜血淋漓,有绿色的眼睛睁得很大,嘴巴微张,顾南笙走过去,“小少爷……”一边的手下想要拉住顾南笙,顾南笙却已经伸手摸了摸那只猫。

    身体还是温的,脖子被人扭断了,身上面还有被刀子划伤的痕迹。

    顾南笙回去的时候,怒不可遏,而顾诺父子真准备离开,“顾诺,你个混蛋!”

    顾南笙说着就从后面扯住了顾诺,两个小孩子就瞬间扭打在一起。

    周围的人都不敢动手去劝架,顾诺从小比顾南笙接受更加严苛的训练,身手在顾南笙之上,很快,顾诺就骑在了顾南笙的身上面。

    “顾诺,你赔我的猫,你赔我——”

    “一个破猫而已,谁稀罕啊!”顾诺从小就比一般的孩子更加理智,同时也更加残忍。

    “大哥,你这是准备在顾家对南笙做什么。”顾北辰收到消息,急忙赶过去。

    “不过是小孩子之间打打闹闹罢了,好了小诺,起来,我们该回去了。”

    “你赔我的猫!”顾南笙鼻青脸肿的,脸上面还挂着眼泪。

    “我又没偷你的猫,你的猫不是在那里么,就因为你这么没用,你的猫才死了,以后也会是这样,你的东西终究会是我的。”后面的几句话,顾诺是贴在顾南笙耳边说的。

    那个时候他们两个人的父亲都是年富力强的时候,所为长子和嫡子争夺顾家家主的位置,这场战争,从未停歇,顾南笙被老爷子保护得很好,不懂这些,但是顾诺已经明白。

    想要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就要得到比别人更大的权利,你只能踩着被人上去,不会有人同情你,你要做的就是杀掉挡在你面前的所有人,而挡在顾诺前面的,自然就是顾南笙了。

    “想什么呢,居然在发呆。”顾珊然很少看见顾南笙这般冷冽的神色。

    “没什么,就是想到了以前的事情罢了。”

    “家主,容少爷来了。”左轮走过来。

    “带他进来吧。”

    容景穿着紫色的POLO衫,黑色的休闲裤,整个人显得十分的儒雅卓然,当他看见顾珊然那突起的肚子时,微微一笑,“恭喜啊!”

    “谢谢。”

    “不知道你们家有这样的喜事,我也没准备什么礼物。”

    “等到孩子出生了,记得准备礼物就成了,要双份。”有大鱼送上门,不宰白不宰。

    容景顿了一下,瞬间了然,“好。”

    “那个南山的案子到底怎么回事啊?”施施有些迫切的闻。

    “我们把这些孩子都送去医院进行身体检查了,这是其中几个孩子检查结果。”容景后面还跟着马超,马超笑着将手中的文件递给施施,“施法医,好久不见啊。”

    “好……”施施话音未落,整个人就被顾北辰圈在怀中。

    “好了,别闹。”施施说着从马超手中接过文件,“你们坐吧。”

    容景轻轻咳嗽一声,这顾北辰在外人眼里都是那种十分威严的人,此刻赖在施施的肩头,容景看着还真是别扭。

    “或许你需要和华夏的军方接触一下了,这个资料我可以复印一份么?”

    “没事,本来就是影印的,给你就成了。”

    “家主,找到地方了……”左轮贴在顾北辰的耳边,小声的说了几句。

    顾北辰嘴角微微扬起。

    “通知一下洛少校吧!”顾北辰吻了一下施施的侧脸,“我去布置一下,或许今晚大家都不用睡了。”

    “我也要去!”顾珊然直接起身,整个人都要跳起来了,看的顾南笙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小心点,我的女儿啊……”顾南笙现在还是坚定顾珊然的肚子里面是个女儿。

    他们并没有向医生询问孩子的性别,反正男女都是一样的,只是顾南笙就是喜欢女孩。

    “干爹,算我一份吧!”

    “你去拖后腿么!”

    “我怎么可能拖后腿啊,我……”顾珊然说着就准备抬腿,这个……还真的有些不方便。

    此刻的顾诺完全不知道,只是凭借着安娜衣服上面的花粉,顾北辰已经锁定了他。

    而洛阳在收到消息之后,也是显得格外兴奋,因为很多的证据都在表明,顾诺很可能就是那个幕后黑手,若是将顾诺抓了,那么他所构建的贩毒网络,也会几近瓦解。

    “你们要抓谁……”其实容景似乎已经猜到些东西了。

    “顾诺。”施施看着容景,容景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我认识顾诺的时候,他并不是这样的。”容景几不可察的叹了口气。

    “顾诺的性格一向如此,或许在你面前,他伪装的很好。”顾南笙直接开口,“从小的时候,他就想要夺走属于我的一切,不择手段,从玩具到下人,只要是我喜欢的,若是他夺不走,他宁愿毁了她。”

    容景嘴角不自觉的抽搐了一下,“其实顾诺也挺可怜的,从小他就没有为自己活过,真是个可怜虫!”顾珊然讥讽道。

    她可是清楚的记得,她第一次见到顾诺的时候。

    顾诺的眼睛带着笑意,只是却给人一种莫名的寒意,“你是谁?”

    顾诺居高临下的看着顾珊然,那种眼神,就像是在打量什么物品一般。

    “你是谁啊!”顾珊然不打算搭理顾诺,转身就要走,却被顾诺直接抓住了手腕。

    “喂——你干嘛啊!”顾珊然可不是什么好欺负人,伸手就甩开顾诺。

    顾诺一笑,那种微笑,带着一种邪肆,顾珊然虽然不知道这人是谁,但是却能够明显感觉到这个人的危险。

    “顾诺,你做什么。”经历了顾家的变故之后,顾南笙显得沉静内敛许多,他伸手从顾诺手中将顾珊然扯过去,顾珊然自然直接躲在顾南笙的身后。

    “你的人?”顾诺打量着顾珊然,那种眼神就像是在打量着什么物品一般,十分的放肆。

    “和你没关系!”顾南笙说着就拉着顾珊然上楼。

    “顾南笙,你在怕什么,难道怕我像对付那只猫一样弄死这个女孩么!”顾珊然明显感觉到顾南笙身子一僵,却还是倔强的拉着顾珊然上楼。

    而之后顾诺总是三不五时的来“调戏”顾珊然。

    而顾珊然自然知道她的身份,自己总归是寄人篱下,既然是顾家人,顾珊然只能忍了,只是人的忍耐力毕竟是有限的。

    有一次顾珊然正在学习格斗,顾诺又到顾家了,顾南笙正好不在,顾珊然想着,其实顾诺就是故意的,专门挑着这种时候过来的。

    “要不要和我玩玩。”顾诺自信自己的格斗术,毕竟顾珊然是初学者。

    只是顾诺忽视了一点,顾珊然的力气从小就是出奇的大。

    顾珊然的动作拙劣,顾诺完全是将顾珊然当猴耍,顾珊然自然知道这点,顾诺一边嘲笑顾珊然一边躲避,终于还是露出了破绽。

    顾珊然伸手扯住了顾诺的手肘。

    “我还以为你连我的衣角都抓不到呢,啊——”

    顾诺讥讽的话,没有说完,整个手臂就被顾珊然大力的扭了过去,直接被顾珊然弄得脱臼了。

    顾诺那会儿毕竟是个孩子,而且从小娇纵,谁不是惯着他啊,他什么时候被人拧断过胳膊啊,瞬间发出了杀猪般的惨烈叫声。

    当时顾北辰和顾南笙正在院中,立刻赶过去,就看见顾珊然可怜兮兮的看着他们。

    “干爹,我不是故意的,是他太脆弱了,我就轻轻一拧,他的胳膊就断了,我……”顾珊然显得十分无辜。

    “我要杀了你,杀了你!你们是死人啊,给我杀了她!”顾诺吼了一声,伸手护着胳膊,顾诺的手下立刻掏出枪。

    枪还没有举起来,左轮的枪已经举起来了,“别乱动。”

    “小叔!”顾诺气急败坏的说。

    “被一个女娃娃拧断胳膊,你还好意思找别人出气,很有出息啊!”

    “我……”顾诺被顾北辰一噎,只是狠狠地瞪了一眼顾珊然。

    顾珊然微微俯身,“对不起啊!”只是冲着顾诺眨了眨眼睛,分明是没有一点悔意。

    “我不接受!”顾诺就知道,她是故意的。

    顾珊然弯腰,贴在顾诺的耳边:“顾诺,你下次再招惹我和童养夫试试看,我肯定把你的两只胳膊都拧断,你知道我不会手下留情的。”

    “你敢!”顾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会被让你威胁。

    “你可以试试看啊,反正我是不怕死的,可是你不一样,你还是很惜命的,对吧……”顾珊然笑着。

    那一刻的顾诺,在顾珊然的眼中看到了一种名为仇恨的东西。

    许多年后顾诺调查了顾珊然才知道,顾珊然已经是死过一回的人了,自然是不怕死的。

    不过当时顾诺确实是被顾珊然的架势唬住了。

    或许是天气不好的缘故,天黑的比较早。

    整个天空就像是被人遮了一块墨布一般,黑的有些吓人,天空看不见一点星光,就像是有什么东西笼罩在夜空下,给人的感觉十分的沉闷压抑。

    顾家的车子缓缓的行驶在车流中,施施和顾珊然都没有出来,顾北辰看着窗外,心中的思绪却是千回百转。

    “小叔,已经布置好了。”顾南笙穿着黑色的西装,整个人显得肃杀,和平时的逗比形象差了很多。

    “嗯。”顾北辰点了点头。

    顾诺此刻揉了揉太阳穴,他坐在书房,下面坐着他的手下,下午的时候,忽然有几个运毒链被军方被斩断了,他们损失了大批的毒品。

    “我不是说了,不许私自行动的么!”顾诺几乎是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说话,带着一种煞气,下面的人都是面面相觑,不敢说话。

    “说话!”顾诺将书桌上面的东西都扫落在地上面,“都是死人么!”顾诺大吼一声,所有人身子一僵,却把头埋得更低了。

    “老大,我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我们确实没有……”一个人抬眼看了一眼顾诺。

    顾诺慢悠悠的从怀中掏出一把枪,走到那人面前,黑黝黝的枪口直接对准他的脑袋,“老大——”那人吓得立刻跪在地上面。

    “没有人私自行动么?”顾诺额头青筋乍起,那条伤疤显得格外狰狞。

    “就是……”

    “砰——”那人话音未落,顾诺已经开枪,蹦出来的血浆喷溅在周围几个人身上,所有人都是低头,不敢说话,顾诺伸手将脸上面的血迹喷溅到的血迹擦去。

    “拖出去!”

    几个人立刻上去将那个男人拖出去。

    “以后谁再敢违背我的命令,下场就是这个样子!”

    “是!”所有人沉默,顾诺觉得头疼的厉害。

    顾诺脸上面的这道伤疤,当时是伤到了太阳穴,触及了颅骨,差点就送了他的性命,而之后到了阴雨天,就会开始偏头痛,头疼欲裂,而今天的这个人明显是撞在枪口上了。

    “顾少,您要不要去休息一下!”伺候顾诺时间长的人,自然知道,这个时候一定要倍加小心。

    “嗯。”顾诺起身就朝着书房走去。

    他不自觉的朝着窗外看了一眼,怎么觉得今夜有点奇怪,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但是又说不出来。

    不得不说顾诺的直觉是很准的,只不过他此刻头疼的厉害,那种思想不过是占据了一个瞬间,就被他瞬间甩在脑后了。

    这个别墅,给人的感觉阴森森的,里面的陈设有种中古世纪的感觉,走廊的灯昏黄,静谧的只能够听见顾诺自己走路的声音。

    还有楼下钟摆发出了滴答滴答的声音。

    顾诺伸手揉了揉额角,怎么这么难受,特么的!

    此刻顾诺根本不知道,顾南笙已经带着一队人,直接潜入了别墅中,这是个独立的别墅,周围可以隐藏的地方很多,有利于防守,同时也有利于躲避。

    顾家这次派出来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所有人都是训练有素。

    顾南笙直接潜入别墅中,鬼魅悄然靠近各个站岗的人,拿着匕首,直接割喉,一刀毙命,匕首上面都不留下丝毫血迹。

    那喉咙处的伤口,不过一线细线,不仔细看的话,根本就看不出来,顾南笙小心翼翼的将死者放到一边,顾家的人,慢慢的将整个别墅围在中间,逐渐的缩小范围。

    此刻的车厢内,容景手指飞快的在电脑上面操作着。

    他耳朵上面戴着对讲设备,只是所有人都公用的设备,“容景,里面的情况怎么样?”

    容景在警局的时候,就是那种全方面的天才型警察,操作电脑潜入被人的设备,更是小事。

    “现在你们可以朝着门口靠近了,他们的防守盲点在西侧!监控设备已经全部被入侵。”容景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居然会和顾家人携手作战,而这种实战的感觉,让他心潮一直很澎湃。

    顾北辰只是看着窗外越来越深的墨色,今夜注定是不能安眠了。

    顾诺此刻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手下正被一个个的消灭,而他此刻已经是瓮中之鳖了。

    顾诺走到房间门口,伸手推开门,整个人都傻掉了……

    正对着房门的是一扇窗户,此刻的窗户外面挂着一具尸体,双眼被人挖去,血一直从眼眶中流出,流了一脸,嘴巴一张一合的,似乎在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身体左右摇摆,她的双手被绑着吊起来,但是手指全部被斩断,浑身上面没有一件衣服,却满是血污!

    忽然一道青色的闪电忽然乍起,将尸体照亮,红的雪,白的皮肤,鲜明极致的对比。

    “轰隆——”伴随而来的是一声响雷,顾诺整个人有点懵。

    因为这个人正是安娜!

    顾诺立刻意识到了危险,他直接转身,眼睛不自觉的收缩,向后退了两步!

    “顾南笙——”

    “好久不见,没想到你真的活着!”顾南笙那张娃娃脸,白皙的不见一丝血色,外面的闪电又乍起,将顾南笙整个脸都照的分外明显。

    黑色的头发散落着,五官精致,顾家的男人一向长的精致,顾南笙没有顾诺个子高,尤其是他的身上面带着一种病态的感觉,苍白的脸色,白皙的不见一丝血色,不过嘴唇却红的像是喝了血一般,红的有些吓人。

    顾诺长得妖孽,和顾北辰比较像,不过相比顾北辰,他的身上面更多的是一种危险的煞气,还有一种变态般的癫狂。

    有人说,顾家的男人从一出生,身上面就带着危险的因子,成佛成魔不过是一念之间的事情罢了。

    “我活着你貌似很不高兴!”顾诺咬着牙,强忍着头部的剧痛。

    “别乱动!”顾南笙褪去了平时的嬉笑,此刻冷冽的如同炼狱而来的魔鬼,给人的感觉,阴沉诡谲。

    顾诺微微扯起了嘴角,“多年不见,不知道你的身手如何了?”

    顾南笙不否认,顾诺一直都是个厉害的角色,顾北辰曾经说过,你和顾诺之间的区别,就是你还有一丝人性。

    当时顾南笙嗤笑,原来保留了一丝人性,这样也会成为自己的弱点么?

    “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乖乖跟我下去吧,小叔在等你!”此刻顾家的手下也已经赶来,几个人同时拿着枪对准顾诺,顾诺此刻身子微微颤抖,并不是因为害怕,而是一种莫名的兴奋,他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或许是因为要见到故人了吧!

    就在所有人的防护下,顾诺从别墅走了出来。

    顾北辰已经从车子走下来,此刻正在别墅的外面,夜色下,他的脸不甚清晰,但是那双眼睛,如同死人一般的沉寂,不见丝毫波澜,身后站着清一色的顾家人,顾诺嘴角扯起了一抹讽刺的笑。

    顾北辰放在口袋中的手,不自觉的收紧,“小叔,好久不见。”

    “我倒是没想到,一向好强骄傲的你,居然会躲在监狱中,为了逃避我的追捕?”顾北辰看着顾诺,即使是被人拿枪指着脑袋,仍旧是昂首挺胸,即使他知道面对他的是死亡,他的嘴角带着笑意,自信张扬。

    这让顾北辰想到了自己手刃自己大哥的场景。

    当顾北辰得知自己的父亲和二哥是被大哥害死之后,他就直接冲到了他的住所,在书房中,两个人面对面。

    “为什么!为了顾家家主的位置?”顾北辰微眯着眸子,眸色冷凝,就像是要将眼前的男人撕碎。

    “我以为扫除了眼前的所有障碍,我就能够坐上那个位置,可是我想错了,这个位置终究不属于我!”顾北洋无奈的苦笑,他绕过书桌,走到了顾北辰的面前。

    顾北辰直接从怀中掏出枪,直接抵在了顾北洋的胸口,顾北洋没有退缩,也没有丝毫的畏惧,就是脸色都不曾变过。

    “这个位置对你来说就这么重要?能够让你害死父亲?”顾北辰承认,当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他的内心是愤怒的。

    “我在赌!”顾北洋看着顾北辰,那里面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情愫,让顾北辰有些疑惑。

    他和顾北洋的关系一直都是很冷淡。

    “你赌错了!”顾北辰看着眼前的男人,沉静内敛,强势霸道,其实比起二哥,顾北洋或许更适合家主这个位置,不过先入为主吧,顾北辰觉得这个位置就是二哥的,顾北洋虽说是长子,却从未被顾家的族人承认过。

    “错了么?”顾北洋反问,却又摇了摇头,“也没错!”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觉得除去了障碍是么?”顾北辰扣动扳机,“你不怕我真的杀了你么?”

    “你不该来这里?”

    “怎么,难道你要杀了我,对了,你杀了我之后,你就可以直接坐上家主的位置了,南笙毕竟还小!”顾北辰确实是冲动了,他带的人不多,也就是自己的几个亲信,而这个地方却是顾北洋的地盘,顾北辰暗自恼怒,只是沉静的脸上面却丝毫都没有波澜。

    “你真的觉得你可以全身而退么?”顾北洋嘴角上扬,自信张扬,那抹笑容就是到了现在都印在顾北辰的心中。

    “我既然来了,不杀了你,我如何退!”顾北辰此刻却有些不忍下手了。

    顾家的人越来越少了,而顾北辰在之前还杀了顾诺,但是顾北洋一直按兵不动,这让顾北辰更加捉摸不透。

    “也是,你是顾家最年轻的家主,所有人都对你臣服,你杀了我之后,这个世上都会知道,你如何的狠辣无情,杀人如麻,六亲不认!”

    “我无所谓!从来都是一将功成万骨枯,若是想要成事,谁的手上面不是粘着人血呢,更何况,你的手难道比我干净么?”

    “你果然恨我么?其实这么多年,我对你一直都还不错吧!”

    顾北辰一顿,这倒是真的,顾北洋对自己一直都很好,不过自己不领情罢了,其中有一部分原因或许是因为自己的母亲吧,因为顾北洋是外室的孩子!

    他的出现,无疑就像是一根刺一般,每一次都在诉说着,父亲当年是如何背叛母亲的,顾北辰自然是不喜欢他的。

    “那又如何,不过我没想到,父亲和二哥都是你害死的,不得不说,你比我狠辣多了!”

    顾北洋却忽然伸手攥住了顾北辰的枪口,顾北辰一愣,不知道顾北洋要做什么!

    “你要干嘛!”顾北辰不明白顾北洋嘴角那意味不明的笑容代表了什么。

    “其实我也没有赌输了,你做家主挺好的,我这条命,你想要就拿去!”顾北洋说着,居然将枪口挪动到了自己的心脏位置。

    顾北辰刚刚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内心是十分激动的,所以直接冲了过来,但是此刻顾北辰也显得镇定了许多,顾北辰的内心其实一直很渴望亲情,即使这个人如何十恶不赦,但是这个人毕竟是顾家人,而且自己叫了他这么多年的大哥。

    “你以为我不敢么!”顾北辰觉得顾北洋的笑容格外的刺眼。

    “我相信顾家在你的说上面会越来越好!”顾北辰不知道,顾北洋为什么不反抗。

    “你到底在耍什么花样!”顾北辰一直觉得顾北洋是个老狐狸,能够煽动自己父亲的亲信,害死父亲的人,又怎么会是一般的角色呢,顾北辰从来没有小看过这个男人。

    顾北洋攥着枪口的手,慢慢的移动,移动到了顾北辰扣动扳机的地方,眼睛定格在了顾北辰手上面那枚幽绿色的宝石戒指。

    “戒指很适合你!”

    “我……”

    “砰——”顾北辰话音未落,顾北洋已经扣动扳机,顾北辰完全没有反应过来,顾北洋的嘴角带着笑,顾北辰只觉得一股温热的液体喷洒在了自己的脸上面,顾北辰的瞳孔猛地收缩。

    而此刻闻风而来的顾北洋的手下,已经赶到了书房门口,所有人都没有动,和左轮带来的人,双方对峙着,所有人都不敢乱动。

    而顾北洋却忽然幽幽的说了一句,“能够死在你的手上面,也算是值得了,顾家交给你挺好的,我终究是错怪了父亲,我早就该走了!”

    顾北洋说完这最后的话,整个人就向后倒去,顾北辰还是有点懵,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顾北洋倒下去,而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嘴角带着一抹笑意,慢悠悠的闭上了眼睛。

    那一枪是直接射在心脏位置,顾北洋绝对没有生还的可能,顾北辰是看着顾北洋咽下最后一口气的。

    这才将枪放进口袋,从口袋中拿出手帕,将脸上面的血迹擦干净,顾北辰都不知道自己的手在颤抖,他面无表情的走了出去,所有人都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顾北辰离开。

    其实现在想想,当年的很多事情都有不合理的地方,比如顾北洋一直很宠爱顾诺,无论顾诺想要什么,顾北洋都是无条件的满足他,对他的疼爱是有目共睹的,而顾北辰杀了顾诺之后,顾北洋却一直乜有动作。

    还有顾北洋和顾北辰说的那些话,什么叫做没有赌输,其实当年的谜团很多,只不过当事人都已经去世,一切都已经无从考证。

    此刻顾诺的笑容,和顾北洋几乎是如出一辙,“小叔,好久不见!你有没有很想我!”

    “我想杀了你!”

    “那也算是想我了!”顾诺扬着放肆的笑容,“我可是为了再见一面,这才忍辱负重,躲到了监狱中,不然我如何躲开顾家的追兵!”

    “是么,你知道接下来我要做什么么?”顾北辰从口袋中拿出一把枪。

    “杀了我,为名除害,同时也算是清理门户吧!”

    “大哥也是死在这把枪下面的!”

    顾北辰说完,顾诺一愣,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将视线集中在顾北辰的身上面。

    ------题外话------

    为什么顾北洋会说自己并没有赌输呢,顾家当年的事情到底有什么内幕隐情呢,大家可以猜一下……

    下一章也会写顾家的一些往事,其实大家想想,顾北洋比顾北辰大很多,在顾家的势力不算小,为什么会这么轻易被顾北辰杀死呢,是他一心求死,还是有什么隐情呢,记得一定要追文啊,哈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法医星妻太妖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月初姣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初姣姣并收藏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