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法医星妻太妖娆 > 199 睡前童话故事,丑闻暴露

199 睡前童话故事,丑闻暴露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叶萱萱刚刚离开警局,外面的已经接近黄昏,昏黄的阳光将她整个人包裹起来,给她整个人都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黄色,她的身体瘦削,就是本来挺直的背也没有那么直了,眼神也显得有些空洞。

    她走路的姿势还是一瘸一拐的,就是背影也是显得那么狼狈。

    陆琰的车子正好从这边经过,陆琰那深沉的眸子在扫过叶萱萱那张异常消沉的脸时,只是嘴角扯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女人或许有让人追逐的资本,但是绝对不是你可以放肆的东西。

    叶萱萱只是此刻脑海中还在回荡着刚刚在警局的场景,她的心里面疼痛的厉害,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猛烈地拉扯着,疼得就是呼吸都觉得很困难了。

    她路过许许多多的人,可是她觉得她此刻就是这个世上面最可悲的人,似乎所有人都比她快乐一些,她的嘴角扯起了一抹讽刺的笑。

    叶萱萱当时被交到警局,内心十分忐忑,她已经知道黄立遇害的消息了,对于这个人渣的死亡,叶萱萱倒是没有显得十分讶异,主要是经过了昨晚的事情,她此刻十分害怕容景,她一生中最狼狈的时候,都被容景看见了。

    但是真是的越怕什么越来什么。

    叶萱萱在审讯室待了几分钟,就听见了门口的脚步声,随着门被推开,一道熟悉的身影落入了她的眸子。

    他虽然看起来眉宇间有些疲惫,神情严肃,那是她从未见过的认真与专注,这个男人就算是身上面披着风尘,也难掩他身上面的风姿卓绝,容景见到叶萱萱表面上却没有那么惊讶。

    他只是走过去,拉开凳子,一起进来的还有一个负责记录的警察,那个警察只是颇为好奇的盯着两个人看了半晌。

    “你这是不准备工作了?”容景的声音透着一丝不耐烦。

    “没有啊,嘿嘿……”那个警察立刻拉开凳子坐下。

    叶萱萱这一夜几乎也没睡好,脚踝的剧烈疼痛,让她彻夜未眠,或许是真的离开之后,她才知道,自己对这个温柔的男人,早就放不下了。

    这个男人,以前会温柔的抚摸自己的头发,以前会轻柔的喊自己的名字,也会用一种极致温柔的眼神注视着自己,那双眸子中似乎只留下了自己一个人,那般的专注认真……

    只是此刻他看见了自己,只有一眼,就一扫而过,那神情中透着一张陌生,叶萱萱心里一紧缩着一疼,只是眼睛却还是不由自主的焦灼在容景的身上面。

    “说一下自己的姓名年龄职业吧!”容景的淡漠,和这般的客套,公事公办,让叶萱萱心里一疼。

    那个警察也是显得十分惊讶,下意识的看了容景一眼,这两个人是怎么了,只是看到容景那认真的神情,清了清嗓子,立刻认真的看着叶萱萱。

    “叶萱萱,21岁,现在是……学生。”叶萱萱的眼睛一直都追随着容景,他端着杯子,喝茶,随手的敲打着桌面,随性、认真或者慵懒。

    “你和黄立是什么关系。”容景只是端着水杯,这状态,就好像是两个人根本不认识一样。

    “有过几面之缘。”

    “你昨晚和黄立在一起?”

    “嗯!”

    “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叶萱萱忽然就很想笑,为什么要这样问自己,明明他什么都知道不是么?

    “实话实话!”容景其实并不如他看起来的淡定认真,审问叶萱萱这个事情,本来是安排给别人的,但是他不想让别的人或者是疾声厉色的,或者是威逼利诱的,容景都不想任何男人对她这样,所以这才自己亲自审问了。

    一夜未见,她此刻穿着米黄色的连衣裙,看起来有些皱皱巴巴的,而且衣服的颜色也不是那么的显眼,长发披肩,只是别了个发卡,没有化妆,显得格外的清爽,和昨晚的装扮真的是大相径庭,只是一夜之后,她却不是她了……

    “我们曾经在夜总会相识,我当时是夜总会的陪酒小姐……”

    “啪嗒——”那个负责记录的警察本来正在百无聊赖转着笔,忽然被这一句话给吓到了,他也是认识叶萱萱的,只是他也从不知道,叶萱萱居然还有这样的“兼职”,所以一时间也是受到了惊吓。

    “不好意思,你继续,咳咳……”那个警察弯腰将笔捡起来。

    “因为我只陪客人喝酒,他一直想要占我便宜,所以一直都会去夜总会找我,之后被他老婆发现了,他的老婆去夜总会大闹了一场,之后我就换了地方,他虽然在找我,但是之后我们也再也没有见过。”

    或许自己的事情已经被容景知道了,叶萱萱说起以前的事情,也显得没有那么拘谨了。

    “他的老婆就是成珊?”

    “对!”叶萱萱点了点头。

    这下子容景总算是知道,当时在萧家,他就觉得这成珊和叶萱萱之间的气氛怪怪的,叶萱萱好像是怕她什么,而成珊则是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那架势明显就是去挑衅的。

    他当时还觉得奇怪呢,这两个人怎么会扯到一起,现在算是明白了,敢情是在这种情况下认识的,容景无奈的叹了口气。

    只是这种无奈的表情到了叶萱萱的眼中,似乎就变成了一种嘲讽或者是不屑,或许人看人的表情甚至眼神都会随着那个人的心境发生改变吧。

    “那之后呢,你们又怎么遇见了?”

    叶萱萱只是微微叹了口气,那个时候她觉得自己真的很幸福,或许是那个时候太幸福了,所以她根本没想到,“危险”就在自己的身边。

    “我当时借住在别人家里面,我出门的时候,就碰见了黄立!”

    “借住在谁的家里面啊?”那个警察负责笔录,自然是越详细越好了,肯定是一点蛛丝马迹都不会过的,只是……

    那个警察抬眼看了看容景,队长怎么用这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啊,难道说自己问了什么不该问的么?

    “就是一个朋友家里面而已。”叶萱萱看得出来容景似乎并不是很想和自己扯上关系。

    “普通朋友?黄立家里面可是很有钱的,你的朋友住在那种高档的别墅区么?”那个警察显然不信。

    “不可以么?”

    “也不是,就是你有这么有钱的朋友,干嘛不找他借钱,还要出去……”他说的也是实话,只是他觉得气氛似乎变得越发怪异了。

    “这个问题跳过去。”容景冷哼一声。

    “队长,那个人也很有可能是这个案子的凶手啊,你不是说过,任何的线索都不能放过么?”那个警察一脸严肃,容景揉了揉额角。

    “我说跳过就跳过!”

    “可是……”

    “可是什么,我的话也不听了么!”

    “不是这个问题,我就是怕漏掉什么重要线索啊!”那个人说得那叫一个慷慨激昂啊,容景微微叹了口气。

    “是么?”容景真是后悔,刚刚怎么叫了这么个不知变通的臭小子进来。

    “当然是!”他一脸的严肃认真。

    “那个人是我!”

    “呃……”气氛变得更加怪异,容景只是喝了口水,“她借住在我们家,现在有问题了么?难道你还要问,我一个警察为什么会住在那么高档的别墅区?”

    那个警察也不知道那个男人就是自家队长啊,他就说嘛,这两个人之前的气氛,那叫一个暧昧,原来是同居了啊,而此刻在隔间的几个警察也是纷纷露出了一种揶揄的笑。

    “那继续吧,之后发生了什么?”

    “之后我把他揍了。”

    “咳咳……”那个警察咳嗽了一声,“你又是拿砖砸的么?”这个警察但是也是在警局目击了某人拿着转头的人之一。

    “不是,就是踢了他的命根子而已。”

    这个事情,容景却是全然不知,按理说发生在自家小区的事情,自己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之后呢,他没有找你麻烦么?”

    “没有,有人帮我收拾残局了。”叶萱萱看着容景还是十分狐疑的目光,她的心里面也在疑惑,那个陆琰难不成什么事情都没有和他说么?就这么默默帮自己收拾了烂摊子?

    “谁?”

    “陆琰!”

    “怎么又扯到陆大少了!”那个警察扯了扯自己有些油腻的头发,这忙活了两天了,连洗个头发的时间都没有,这个案子本来就牵扯很多,怎么又扯到自家队长就算了,现在还扯到了陆大少。

    “当时他正好路过,拔刀相助吧。”

    这话说出去可没几个人信。

    “之后呢,既然事情已经有人帮你收拾了,你为什么还是和黄立纠缠不休!”话说容景都没有感觉到自己这话说得颇为怨怼,似乎还带着一种质问的口气,只是他面色严肃,边上的人虽然察觉到了异样,不过也没有多想一些什么。

    “我本来回去就是准备收拾一下,好好找个兼职,然后去大学报道的,但是他说我若是不答应他的条件,他就让我的大学读不成,顺便把我的丑事公告天下!”叶萱萱说着到这里的时候,还是恨得牙痒痒的。

    “然后你就答应了?”容景的眼中似乎还带着一种狐疑。

    “不然呢。”叶萱萱耸了耸肩,“之后的事情,你也该清楚了,那晚之后,她被陆琰叫人带走之后,我就没有见过他!”

    “这个人你认识么?”容景从手边的文件中,抽出一张照片,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女人。

    “我认识,她是成珊的朋友,之前去夜总会大闹的时候,这个女人也在场。”

    “那你们有联系么?”

    “成珊见到我都想要杀了我了,我和她的朋友又怎么会认识啊?”不过那个女人倒是和成珊一样,是个泼妇就是了。

    “那就到这里,你要是有什么问题的话,可以随时和我们联系!”容景说着直接拿着文件就走了出去,完全都没有理会叶萱萱,这让叶萱萱的心里面一阵低落。

    “我送你出去吧!”那个警察也看出来了叶萱萱的失落,这才松了叶萱萱出去,没想到就遇到了施施,这才出现了上文的一幕。

    此刻陆琰的车子已经到了警局门口,陆琰直接到了容景的办公室,容景此时还没有回来,陆琰直接走到他的办公桌前面,黑色的保温桶是打开的,里面的解酒汤已经所剩无几,陆琰嘴角微扬,似乎心情不错。

    他随手拿起了容景办公桌上面的照片,这是他们两个人的合照,已经很久了,这还是容景刚刚大学毕业时候的,他专门去出席了他的毕业典礼,陆琰将照片放下,就坐在沙发上面,等着容景。

    “你们就首先排查明兰昨晚的各种行踪,从她进入夜店开始,见了什么人,做了什么事情,每件事情都给我超清楚了,对了,还有成珊的行踪!”

    “队长,她就是不开口说话怎么办,这个女人怎么软硬不吃啊!”

    “没事,慢慢耗着,我就不信她不开口,从成珊出医院开始的监控开始排查,排查结果如何了?”

    “监控视频很多,那个地方路口太多,我们还在看录像。”

    “嗯,那就顺着这条线索继续查……”容景说话间已经推门进来,容景前几分钟确实是打电话给了陆琰只是没想到这家伙来得这么快,示意别人先出去。

    “你怎么现在就过来了?我还以为你要很迟才过来呢!”容景说着将手中的文件放到了桌子上面。

    “知道你很急,我就过来了,怎么样,还头疼?”陆琰对容景说话的语气那叫一个温柔啊,也难怪之前总是传出两个人的风言风语了。

    “没事,你的汤还是挺管用的,就是喝太多了,弄得总是想要上厕所。”

    “你怎么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喜欢了就吃得很多。”

    “我这几年已经克制很多了,早上没怎么吃东西,那会儿晕乎乎的,正好就看见的汤了。”

    “行了,说吧,让我过来做什么?关于这次的案子?”陆琰已经从新闻上面知道的,这次的死者都有谁,昨晚自己算是最迟见到黄立的人了,自然是要找自己的。

    “你都知道,还明知故问,昨晚你们最后把他扔到哪里了?”

    “就是纸醉金迷的后巷,那地方挺乱的,我了解过了,我的人把他带进去,就是一顿拳脚,黄立那会儿还是好好地,而且他还自己走出了巷子,这是你要的监控!”陆琰说着从口袋中摸出了一个U盘,陆琰地盘的东西,除了找他本人还真的没什么人能够要到那边的监控。

    “谢了!”容景伸手接过U盘。

    “我们之间还需要说谢谢么,不过看你的神情,似乎还有事情想要问我?”

    “你还真是了解我。”容景苦涩的一笑。

    “还是关于那个女人?”因为陆琰刚刚见到叶萱萱从警局出来,想来这两个人是见过面了。

    “嗯,听说之前你帮她解决了黄立的事情。”

    “那还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面么?你喜欢的女人,我自然是要尽量帮着的。”陆琰倒是丝毫不掩饰什么。

    “那之后你就调查了她,然后就知道了她也在夜总会工作是不是?你一直瞒着我?”

    “难道你让我直接告诉你,你喜欢的女人在夜总会工作么?再者说,这是你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我不想掺和太多。”

    “之后你还不是掺和了?”

    “那是你这个混蛋,居然还借酒浇愁,难不成我要看着你喝死么?你还真是会倒打一耙啊。”陆琰失笑。“还要忙?天快黑了,待会儿一起吃饭吧!”

    “估计没时间,我这边事情太多了,还有一大堆的事情要处理,还有个冥顽不化的女人,始终不肯开口,真是头疼,我又不可能无限制的关押她,哎……”容景说着叹了口气。

    “慢慢来,抽时间就休息一下,你这样总会把自己身子熬坏的。”

    “行了,我知道了,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啰嗦了。”

    陆琰无奈的摇了摇头,“那我先回去了,抽时间再来看你。”

    “你晚上是最忙的时候,估计没时间吧。”

    此刻的施施还在愁着,这该给桃花童鞋送什么东西呢,哎……这别人家的孩子,只要是送点玩具什么的,都要高兴好久,这个臭小子倒是好,说什么玩具什么的都不好玩,有一次自己送了玩具,他居然用一种十分嫌弃的目光看着自己。

    “你这是什么眼神,这可是今年的最新款玩具,应该挺好玩的。”施施拿着玩具逗弄着桃花童鞋,结果桃花童鞋只是用一种十分白痴的眼神看着她,这让她倍受打击。

    “你还在愁呢?”顾北辰看着这个小女人一副苦瓜脸的样子,伸手捏了捏她的脸。

    “能不愁么?这个混小子,也不知道是随了谁,性格这么古怪?”施施说着还下意识的看着顾北辰。

    “你别看我,我性格挺好的。”

    这话听着就是前面的左轮都不信,家主这睁眼说瞎话的功夫见长啊。

    “我性格也不错啊。”

    “估计是变异了。”

    “我也觉得。”

    左轮此刻觉得挺无语的,这是在讨论自家儿子么?还有这么说的啊。

    施施可是记得,当桃花童鞋会说话的时候开始,施施总以为自己的儿子是不是发育不太好,是不是声带发面出现了问题,雪伦检查之后,说是一切正常,然后施施就觉得难道是因为心理问题么?

    只是孩子还很小,有心理问题岂不是很不正常么?

    不过施施想着,自己若是和孩子多说会儿话,或许这孩子也会变得爱说话吧,所以施施就想抽时间就和他说话,白天逗弄他,晚上就给他讲故事。

    桃花童鞋其实白天已经觉得自己的母亲话很多了,怎么到了晚上话过多啊,他只是想要自己安安静静的睡觉不行么?

    这天施施又开始每日都会做的睡前故事了。

    桃花童鞋终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妈咪,你觉得《白雪公主》的故事真的好听么?”

    “不好听么?还是你要听《灰姑娘》?”对于自家儿子终于对自己有了回应这件事情,施施显得很高兴。

    “你说白雪公主里面那个皇后,为什么不自己拿刀直接杀了白雪公主,折腾那么多事情做什么,还有灰姑娘的里面,什么南瓜车水晶鞋,这些都是骗小孩子吧,还有那个什么美人鱼,她是不是啊,王子又不爱他,最后还变成泡沫了,怎么没变成鱼干……”

    施施此刻已经完全石化了。

    这些明明就是很经典的童话故事啊,明明每个小孩子都喜欢啊,还有美人鱼=鱼干,这是什么理论。

    “还没讲完么?”顾北辰此刻正好推门进来,看到施施那表情,直接走过去,“怎么了?被人欺负了?”

    “没事,我就是觉得有点头疼。”施施是真的头疼,自家的儿子她实在是受不了了。

    顾北辰只是眸子扫了一眼桃花童鞋,桃花童鞋只是冲着顾北辰吐了吐舌头,“你和你妈说什么了?”

    “我们就是讨论一下童话故事而已,估计妈咪觉得自己本来的世界观被颠覆了,受打击了吧!”

    施施哑然失笑,我明明是对你的观点颠覆了好么,还扯到世界观了。

    “行了,我先去洗澡,头疼吧!”施施说着几乎是失魂落魄的伸手推开顾北辰,身子僵直的走出了房门。

    顾北辰站在床头,桃花童鞋坐起身子,学着顾北辰的姿势,父子两个人四目相对,倒是沉默了许久。

    “你对你妈咪说什么?”还是顾北辰首先打破了僵局。

    “就和她说一下童话故事都是骗人的呗,妈咪太单纯了,还讲得绘声绘色的。”

    顾北辰叹了口气,“那是因为你总是不爱说话,你妈咪很担心你发育得不好。”

    “我发育的挺正常的,不过我那天听那些叔叔讨论说妈咪是不是傻了!”桃花童鞋一脸认真地看着顾北辰。

    “傻了?”顾北辰蹙着眉头,这些手下的人是每天太闲了么?居然讨论自己的主母,还真是活腻了。

    “是啊。”

    “什么意思?”

    “叔叔们说,一孕傻三年!”

    顾北辰似乎真的听过这个话,“而且妈咪总是和我说这些童话故事,我真是觉得很累,我不是不想说话,只是她总是和我讨论小红帽和大灰狼的故事,我们真的没有共同话题,这不能怪我不说话啊。”

    “行了,早点睡觉去,我会和你妈说的,以后不给你讲童话故事了!”顾北辰说着就转身要走。

    “记得关门!谢谢……”

    顾北辰简直无奈了。

    然后顾北辰回到房间,就看到自家本来活力四射的老婆,此刻却垂着脑袋,看到顾北辰进来,可怜兮兮的抬头看着自己,倒是让顾北辰想到了渴求人怜悯爱抚的猫咪。

    “怎么?被那个臭小子气到了?”顾北辰走过去,坐到施施旁边。

    “他居然说我傻!”施施简直无语了,“那个臭小子,也不看看是谁生的他,还真是要造反了。”

    顾北辰忽然觉得这施施倒是生了孩子之后,性情变了许多,这自家的孩子顾北辰算是看出来了,估计是不可能和平常孩子一样的,倒是施施变得越发孩子气了。

    “这个臭小子,你还不懂么?就是这个性子,古古怪怪的,你以后就别拿什么童话故事讲给他听了!”

    “我再也不讲了,他居然问我,美人鱼为什么没有变成鱼干,而是变成了泡沫!”施施想到这里,还是一阵胸闷。

    只是让他胸闷的还是顾北辰接下来的话。

    “美人鱼是什么?”

    施施直接倒头睡觉,不想说话了,可以了,真的可以了,真是够了,自己还是直接睡觉吧……

    而施施刚刚进入屋里面,就听见了顾东成又在哪里鬼吼鬼叫的。

    “这个东西是我的,你们都不许抢,都是我的,嘻嘻……”施施看着顾东成的怀里面抱着鼓鼓囊囊的,他整个人缩在角落里面,而桃花和顾西就,就像是两个土匪一样站在他的面前。

    “这三个小鬼又在做什么呢?”施施看着这三个状态,怎么觉得自家儿子像是在强抢民女一样啊。

    “就是萧寒送了点吃的过来,说是萧容在家烤的饼干,然后这几个臭小子就变成这样了。”

    “小小年纪的,就知道抢这个东西了。”施施无奈的摇了摇头,坐到顾珊然的旁边,“不过有个女孩儿倒是真好,容容多贴心啊,不像这几个臭小子,简直能烦死人。”

    “是啊,只是我家都有这两个讨债鬼了,我怕再生出来一个讨债鬼,不过施施你……”顾珊然伸手摸了摸施施的肚子。

    施施挥手一拍,将顾珊然在自己肚子上面作乱的手拍掉,“乱摸什么呢。”

    “你的肚子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啊?”

    “你自己都没动静,说我做什么!”施施好笑的说。

    “因为你们两个每天晚上都折腾出很大的动静啊。”

    施施一时语塞,这话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接了,只是无语的朝着顾北辰翻了个白眼,顾北辰倒是觉得这个评价很中肯啊。

    容景伸出双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一整天的神经紧绷,入夜之后,整个人的脑子都开始混混沌沌的,晚饭也是去警局的食堂随便将就了一些,这会儿已经十二点多了,容景推门进入他们集中办公的办公室里面。

    所有人此刻都像是抽了大烟一样,看起来都是精神不济,有几个已经开始打盹了,只是负责查看监控录像的人员一边吃着泡面一直看录像,神情异常专注。

    “队长!要不要来一桶!”一个警察说着指了指自己旁边的箱子,居然买桶面,还买了一箱,还真是有先见之明啊。

    “我不用,你们吃吧。还是没有结果么?”

    “还在看,只是路口很多,我们不能放过任何一条线索。”

    “嗯。”整个房间里面充斥着烟味儿和泡面味儿,容景看了一下,就准备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一转身,差点被吓到。

    “陆琰,你要吓死我啊!”

    尤其是这大半夜的,就是警局也是显得格外安静。

    “什么时候这么胆小了。”陆琰看着容景身子忽然僵硬,兀自一笑。

    “大半夜的,你来这里做什么?”

    “正好从店里出来,顺路来给你送宵夜,你吃了?”

    “陆大少,我们都没吃!”那个吃着泡面的警察大声叫喊着。

    “你们的都有!”陆琰说着后面就有几个人真的提着外卖盒走了进来,一股淡淡的烧烤味瞬间弥漫了整个办公室。

    “你们该吃,别忘了做事!”

    这一群人此刻就像是打了兴奋剂一样的跳了起来。

    “知道了队长!”

    容景带着陆琰进入了办公室,“这是你的。”陆琰将打包好的饭盒放在容景的面前,容景此刻也真的饿了,况且和他也根本就不需要客气,容景直接将盒子打开,瞬间香气四溢,“你还真是了解我,你怎么知道,我现在想吃牛柳了。”

    陆琰但笑不语,这货平时熬夜的时候,总是喜欢拉着出去吃宵夜,这不是必点的么?还问自己怎么知道的。

    容景吃完,和陆琰说了会儿话,陆琰话不多,只是安静的听着,直到容景慢慢的居然睡着了,陆琰直接从某人的橱柜里面翻出了一套毛毯,直接盖在了容景的身上面。

    陆大少的动作不算温柔,不过对他来说做到这样已经很不容易了,他将桌子上面的餐盒收拾好,拿起了容景的手机,给他调了个闹钟,不然这货睡得太多了,指不定要得找自己麻烦。

    陆琰昨晚这一系列事情之后,就静悄悄的离开了。

    整个办公室格外的安静,只有月光像是流水一般的倾斜而写,慢慢的从西边挪到了东边。

    陆琰第二天去酒店巡查,照例给容景送了早餐,也顺带给警局的各种同志带了一份儿。

    “陆大少,您简直是我们的救星啊!”几个人围着早餐,吃得不亦乐乎。

    “你倒是挺舍得的。”容景无奈的摇了摇头,休息了一夜之后,他的脸色明显好了许多。

    “也就是几顿饭,也吃不穷我!”陆琰将手中的餐盒递给了容景,只是四下看了看办公室,昨晚来的时候太暗了,没怎么注意,此刻才知道,这里和垃圾场差不多,乱七八糟的,各种文件资料堆积得到处都是,真不知道这些人在这种环境下是如何破案的。

    只是陆琰的目光触及到一台电脑的时候,眼神微微一闪。

    “你们在调查这个女人?”陆琰指着电脑桌面此刻定格的画面。

    “这是我们案子现在最主要的怀疑对象,我们正在排查她的行踪,只是找了半天,愣是没找到她的各种踪迹,就像是消失了一样,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一个警察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见过她,你们如果说的是案发那天的话。”

    “真的么?”陆琰这话一出,负责追查成珊行踪的几个警察立刻眼前一亮。

    “你怎么认识她的?”容景倒是好奇的盯着陆琰,那目光中满是揶揄。

    “你这乱想什么东西啊,你可别忘了,那天晚上面,我们两个人可是一起过夜的!”这陆琰还故意说得暧昧不明的,这办公室里面的人,对这两个人的关系,早就有所耳闻了,纷纷用一种十分奇特的目光看着他们。

    “得了你,能不能别贫,说正事,你从哪里看见这个女人的。”容景立刻正色道。

    “那天几出去之后,我收拾了一下也准备出门,然后就碰见了这个女人,怎么了?她难不成就是这次案子的疑凶?”

    “目前还不确定,只是死的三个人和她都有关系,司徒家你知道吧,死的那个司徒长明就是她老公。”

    “司徒长明的老婆?”陆琰是认识司徒家的人的,只是成珊倒是这是没见过,难道前阵子说司徒长明再婚说的就是这个女人么?这眼光也忒差了吧。

    “是啊。”容景无奈的叹了口气。

    “那天我还在酒店看见司徒长剑了!”

    “什么!”

    不仅仅是容景,所有人的脑海中都划过了一丝那种念头,“一个楼层?”

    是一个楼层,两个人前后脚出来的,只是之前我没有以为有什么,只是叔嫂两个人住在同一家酒店,同一个楼层,想想也是很奇怪吧。

    “你要的话,我去找酒店方面给你调取监控就好了!”

    “这次的案子还真是麻烦你了。”不过说起来也是挺巧合的,这怎么就偏巧被陆琰碰见了呢。

    此刻容景算是明白了,为什么那个女人就是打死都不说自己那天晚上面到底做什么去了,敢情是因为这个事情么?不过这么想的话,一切就很合理了,而且两个人也是前后脚进入的医院。

    此刻的司徒家本来就是愁云密布,忽然听说警察来了,司徒胜显得以为案子有突破了,显得异常激动。

    而司徒长剑这几日也是在家陪着父母,不过他的内心却是始终忐忑不安的,因为他生怕成珊说出来什么,这个事情无论怎么想,都是让人觉得很难堪的,而此刻听说警察来了,他的第一个举动居然是想要把腿就跑。

    却被司徒胜一把拉住了。

    “你做什么去,急急忙忙的。”司徒胜有些恼怒的看着司徒长剑。

    “没事啊,我就是想去上厕所。”司徒长剑随口说了个理由。

    “你不是刚刚去过厕所么?”司徒夫人此刻已经叫人开始准备茶水了。

    司徒长剑不再说话,只是随着密集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他的简直如坐针扎,整个人觉得浑身都不自在,尤其是此刻父母两个人都是显得异常激动。

    “容队长,是不是我儿子的案子有什么进展了啊,是不是啊?”看到司徒夫人这么激动的样子,容景眼睛却下意识的看了看司徒长剑。

    司徒长剑本来就是一直在观察容景的一举一动,此刻直接吓得差点软了腿,只是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面,脸上面的血色景殊褪去。

    “是有点进展了。”容景不动声色的看着司徒长剑的动作,心里面已经有数了。

    不过这个男人虽然是个男人,可是看起来可不是很男人啊,尤其是现在这个样子,真不知道当时谁给她的胆子居然去偷情的。

    “有什么进展,能不能和我们说说,难道说我儿子真的是成珊杀的么?”其实这司徒夫人心里面一直觉得司徒长明的死和成珊有密不可分联系,“是不是她招供了。”

    “她什么也没说。”容景这话一出,司徒夫人倒是无奈的坐到了沙发上面,显得很气闷,倒是司徒长剑此刻倒像是溺水的人,忽然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这脸上面的血色也回来不少。

    “那容队长来我们家又是为了什么事情?”司徒胜还是显得更加理智一点。

    “司徒长剑是吧?”容景站在司徒胜的面前,但是眼睛却落在了后面的司徒长剑的身上面。

    “我是!”

    司徒长剑没想到容景还是说到了自己,看到自己父母狐疑的目光,司徒长剑简直如芒在背。

    “有个事情想要请你回去协助调查。”

    “调查什么!”

    司徒夫人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她一共就两个孩子,死了一个,这一个还要被带走么?她此刻面色刷白,眼睛睁得大大的,死死地盯着容景。

    “就是司徒先生在自己大哥出事那晚的行踪而已。”

    容景这话一出,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司徒长剑的身上面,此刻一个女人牵着孩子从楼上面下来。

    “爸妈,这是出什么事情了?”这个女人就是之前在幼儿园和顾家人起了一些争执的女人。,也就是司徒长剑的前期——方圆。

    这几天因为司徒家出了这种变故,加上司徒胜亲自给方圆做了工作,而且方圆自己也知道,凭借自己想要要回自己的儿子也是不可能的,思念儿子的心情急迫,方圆也就同意先暂时搬回来住,只是这才一天过去而已,怎么警察就找上门了。

    “没什么,你先上去吧!”司徒胜生怕再把方圆给气走了,说实话,关于他们为什么离婚,司徒胜不明白,他只是知道,司徒家此刻不能在出什么纰漏了,只是人算终究不如天算。

    “我那晚就是喝了点酒而已,也没做什么啊!”

    哪家酒店很多明星都是光顾,最主要的就是哪家酒店的保密措施做得很好,所以司徒长剑想到这里,又瞬间有了底气。

    “那你和谁喝酒?”

    “就是几个朋友呗,还能和谁,您这话问的!”司徒长剑其实此刻心里面怕得要死,只是表面上面还在强撑着。

    “那你们是在哪里喝酒?地点还有你朋友的联系方式都告诉我吧,我立刻去核实!”

    “我真的就是去喝点酒而已,你们真是……”司徒长剑说着居然伸手擦了擦额头的汗!

    “你到底和谁出去了,说出来不就好了,你要是和普通朋友,警察怎么会找上门,你还不说实话么?”司徒胜毕竟是了解自己儿子的,一看就知道司徒胜在说谎了。

    “我真的……”

    “司徒先生,我们明人不说暗话,你是让我在这里和你说,还是去警局,随你选!”容景的事情很多,没时间在这里和他啰嗦。

    “我本来就没做什么!”

    “是么?那和你喝酒的就是普通朋友?”容景真是不懂,这个男人为何如此笃定,自己手上面真的没有证据呢?

    “就是普通朋友?”

    “是个女人吧。”容景笑了笑,司徒长剑脸色刷白,“还是你的嫂子呢!”

    整个大厅安静地不像话!

    几秒钟后,一声大喝!

    “你这个孽障!”

    ------题外话------

    我忽然发现我名字取得真的是很艺术,司徒长明,长命,结果是个短命鬼,司徒长剑,常贱,这个男人是够贱的,哈哈……

    最近赶作业累成狗了,亲爱的们,求抱抱,呜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法医星妻太妖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月初姣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初姣姣并收藏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