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法医星妻太妖娆 > 215 陪你下地狱,错位的爱情

215 陪你下地狱,错位的爱情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孙珏的眼睛睁得很大,这个事情做的很隐秘,除了张瑶之外,是不可能再有第三个人知道的,而张瑶是不可能和他说的,那么苏放又是从哪里知道的呢!

    因为长时间被捆绑,滴水未进的缘故,孙珏的脸色显得很苍白,嘴唇干得起皮,孙珏不自觉的张嘴咬着嘴唇,苏放的表情看不出来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不过那种眼神根本就不像是个活人,波澜不惊的像是死人一般,就是说任冉被杀的消息,也是显得十分镇定,仿佛对她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一般。

    此刻的孙珏,就像是被人伸手扼住了喉咙一般,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就是呼吸都觉得异常困难,孙珏压根不敢去看苏放的眼睛,只是眼睛胡乱的瞥着,这一看不要紧,看了之后,更是心惊。

    心脏都要跳出来了,这里任冉住过!

    而且他也来过这个地方,这个地方似乎还散发着任冉的气息,有一股寒意从他的脚底慢慢的传上来,瞬间蔓延到了他的四肢百骸。

    虽然是在夏天,但是他的就好像是堕入冰窖一样,冷得要死。

    “这么惊讶?这里是任冉本来租的屋子,你不可能不记得吧!”苏放笑着看着孙珏,他给他孙珏的感觉,就好像是他们就像是好朋友一般,正在聊天一样。

    孙珏伸手挣扎着绳子,没有一点效果,这个地方让他遍体生寒,桌子上面还放着任冉的照片,到处都是女孩子用的东西,粉色的东西,卡通抱枕,任冉喜欢的零食,这里的一切给孙珏的感觉,就是任冉还活着,这能不让他毛骨悚然么?

    “你到底要做什么,你既然都知道了,你干嘛不杀了我,你这样到底是要做什么!”孙珏使劲的挣扎着。

    不过在苏放看来,他不过是在做困兽之斗,苏放起身从茶几上面,拿了一个水果,同时拿了一把水果刀。

    这把水果刀……

    居然和孙珏当时用的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孙珏眼睛睁得很大,死死的盯着苏放手中的刀子,当时残忍杀害任冉的一幕,又一次出现在孙珏的心里面。

    其实这么长时间,孙珏没有一天是睡得好的,他只要闭起眼睛,脑海中就会浮现出任冉的脸,还有满目的血,到处都是血。

    孙珏不是没想过回去将房间清理一下,但是他是在没有勇气回去了,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会那么冲动,只是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脊背发凉。

    苏放拿着刀子,慢慢的削苹果,孙珏的眼睛死死地盯住苏放手中的刀子。

    “你以前经常来这里吧,对这里应该很熟悉啊!”苏放削苹果的动作很慢,孙珏觉得这把刀随时都会捅进自己的心窝,就像是自己对待任冉一样,孙珏以前觉得自己是不怕死的,不过此刻他却怕得要死,原来他也不过是贪生怕死之辈啊。

    “这里是任冉的公寓!”孙珏调整了一下呼吸,不过他此刻的嗓子就像是要冒烟一样,干涩的几乎说不出来话。

    他觉得自己的嗓子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干哑根本说不出来话。

    “嗯,你和她的第一次就在这里。”

    孙珏骇人,他是怎么知道的……

    “你们以后也经常在这里厮混吧,呵呵……”苏放无可奈何地笑着。

    “你不用这么惊讶的看着我,我知道任冉回头找你是干嘛的,不过是为了报复你之前那么甩了她而已,不过我没想到,她做戏居然会做得那么全,居然会把你带回来,那天早晨我照例给她送早餐,然后……”

    苏放的手抖了一下,苹果皮断了。

    “好可惜啊,断了!果然还是不够熟练啊!”苏放继续削苹果,“对了,当时我就看见你们睡在一张床上面!”

    “你怎么……”孙珏看着苏放如此淡定的模样,心头更是跳得厉害,他如果现在上来给自己一拳或者一巴掌,或许她会更好受一些吧,偏生他什么都不做,就是表情都不变。

    “我有她这里的钥匙,她总是不会收拾房间,我抽空会过来给她整理房间,给她的冰箱填充点东西,小冉不爱吃早饭,所以我会每天早上给她送早餐。”

    苏放仿佛是在说着什么日常琐事,那么的平静,平静得让人害怕。

    “你到底想说什么啊——”

    孙珏大声吼道!

    “你要么就杀了我,你这样算怎么回事,你这是要硬生生的折磨我么!你到底还想怎么样!”孙珏真是要疯了,与其这样,不如直接给自己来一刀呢。

    “你以为我不想杀了你么?”苏放仍旧低头削苹果,只是手顿了一下,看了看门口的方向。

    孙珏刚刚吼完,也顺着苏放的方向看过去,“有客人来了!”

    孙珏心里面“咯噔——”一下,他又想要做什么,难道说他真的是有同伙,现在是想要来杀了自己么!

    孙珏此刻屏住呼吸,房间安静得吓人。

    容景一群人到了这里的时候,这门居然是虚掩着的,他们刚刚已经听见了孙珏的叫喊声了,确定孙珏没事的同时,所有人的心里面也放下了一块大石,最怕的就是他们冲进去了,迎接他们的是孙珏的尸体。

    “你们进来吧!”苏放的声音清浅,不过门外的人都听见了。

    所有人都狐疑的看着容景,其实容景也不明白,这个人是想要做什么,而且所有人都没和苏放接触过,根本不了解他,这个房间里面是不是有别的陷阱,或者是苏放有别的企图,这一切都不清楚,所以他们还是没敢轻举妄动。

    “你们进来吧,我不会反抗的,我只是想和孙珏说两句而已!”

    “队长……”所有人都盯着容景,容景想了一下,伸手示意他们进去。

    “队长,这里面……”还是有人不放心。

    “我先来!”容景手中拿着枪,直接将门推开,这个房间很亮,所有的灯都被打开了,而那两个人就坐在客厅里面,一个被反手绑在椅子上面,另一个则是手中拿着水果刀,正在削苹果,而整个房间除了一股淡淡的烟味,还有一股饭菜的味道,而且房间的布局也是一目了然的,基本可以断定不会有陷阱。

    “进来吧!”容景伸手示意后面的人跟上。

    “救我啊,救我——”

    孙珏看到容景,简直比看到自己的亲爸亲妈还高兴,冲着容景就大喊着。

    “介意我们检查一下别的房间么?”容景还是不允许有一丝一毫的安全隐患出现。

    苏放只是削苹果,点了点头。

    容景挥手示意身后的人开始检查各个房间,“不要把东西弄乱了!”

    容景点了点头,只是接下来苏放居然来了这么一句。

    “小冉不喜欢被人弄乱她的东西,她会不高兴的!”

    这话听得慎得慌,所有人都是心里一凛,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挨个检查了房间,确定什么都没有,只是打扫得未免过于干净了,看起来就像是每天都有人住一样。

    而且整个公寓的布局明显就是一个女生住的,色调是偏暖色系的,而且房间里面还悬挂着任冉的各种艺术照,这个女孩长得是真的挺不错,不过此刻的所有人根本无心欣赏这些东西。

    因为这些东西,在他们看来都觉得心里发毛。

    “队长,没问题!”

    “你们倒是救我啊,你们到底在做什么啊,救救我啊,你没看到苏放已经疯了么,他绑架了我,你们是瞎子么!”孙珏本来被苏放吓得就要发疯了,此刻终于看到救星了,这群人居然就这么站在那里,无动于衷。

    其实吧,容景本来对孙珏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情,不过这个人说话的语气真是不太好,颐指气使的,容景看得出来苏放并不打算对孙珏动手。

    孙珏失踪已经好几天了,若是他想动手的话,早就下手了,何必等到现在,所以容景此刻也不急,他只是将枪放进口袋中,靠在墙边,似笑非笑的看着孙珏。

    “你到底在看什么,我们纳税人,就是养了你们这帮废物么!”孙珏大吼着。

    “特么的,你再说一句试试看,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打死!”其中一个警察大声喊道。

    “哎呦,我这小暴脾气,你特么的再说一句试试看!”这重案组除了一些脑子真的够用的,自然也有一些会意气用事的。

    “你还真把自己当成一个角色了啊,你这是冲这谁喊呢!”

    “行了,别吵!”容景示意手下的人闭嘴。

    “苏放你想说什么,你就说吧。”

    “谢了!”苏放冲着容景一笑,抬眼看着孙珏。

    “你到底在看什么,你要杀了我就杀啊!”孙珏此刻也知道,这个苏放是不可能在警察的面前杀人的,所以语气显得轻快不少,整个人也显得很嚣张,完全是一个很欠揍的富二代!

    “孙珏,你知道,我为什么会知道,你杀了任冉么?”苏放手中仍旧拿着刀子,苹果削了一半,他就攥在手里,他的表面虽然看起来很平静,但是容景明显看到,他捏着苹果的手指,骨节发白,他是生气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

    “任冉搬去你那里之后,我就一直在你们家楼下蹲守,但是她却从未出来过,然后我就看见不断拿着东西出去扔,那是任冉的尸体。”

    苏放说得言简意赅,只不过语气稍微有些起伏,平静得可怕。

    “你知道,你为什么……”不说。

    “我说了不过是抓了你和张瑶罢了,我想要的不是这个。”

    “张瑶的父母难不成……”孙珏睁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孙珏。

    “呵呵……”苏放冷笑,“其实孙珏,你真是个傻子,张瑶喜欢你什么呢?不过是你又两个臭钱罢了,张瑶这个人不在乎你,她真正在乎的人,应该是她的父母吧,所以……”

    “你怎么敢!”

    “我为什么不敢,你都连杀人分尸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我还有什么不敢做的!”苏放说着水果刀一下子插进了苹果里面,吓得孙珏差点尿出来。

    “张瑶这个人很现实,她从小生活在孤儿院,在她的认知里面,只要是她看上的,无论自己喜欢或者不喜欢,都想要抢过去,她抢了小冉的许多东西,不过小冉把她当做是自己的朋友,所以根本没说什么,不过这个女人居然变本加厉,居然抢了你,小冉那段时间真的是伤心欲绝,这些东西你都知道么!”

    “你那么喜欢她,那你干嘛不和她在一起!”孙珏大喊着。

    “孙珏,不是任何一种爱,都是为了要和对方在一起,看着她幸福其实也是一种爱!自私的将她绑在身边,并不是一种爱!”

    苏放说得很淡定,容景倒是对眼前这个冷漠的少年多了一丝好感,虽然知道他身上面背负着命案,但是和孙珏相比,真的是可爱许多。

    “你说得倒是很高尚,不过是任冉不喜欢你罢了,别把自己说得那么高尚,真是恶心!”孙珏不屑的说,“任冉是什么好人么,你根本就不知道,她在外面和多少的男人厮混!”

    “你就是这么看她的?”苏放抬眼看着孙珏,眸子森然,触及到了任冉,他才终于有了一丝正常的表情。

    “难道不是么!这个婊子,居然拿着别人的孩子冒充我的孩子,被我发现了,我才失手……”

    那天的事情本来是可以避免的,孙珏但是对任冉确实是有了感情,他一开始和任冉在一起,也是因为任冉是她喜欢的类型,而任冉的回来,孙珏似乎在她的身上面找到了一丝不一样的感觉。

    所以那段时间,孙珏真的是没有出去鬼混,而是一心一意的陪在任冉的身边,她说她怀孕的时候,孙珏是真的很高兴,而且家里面的人也很高兴,就让任冉好好地安胎,把孩子顺利的生下来。

    可是居然出现了那档子事情,但是的孙珏,真的是杀了张瑶的心都有了。

    不过张瑶一直在说,是任冉自己撞上去的,而且自从任冉流产之后,整个人都似乎变得不正常了,总是喜欢疑神疑鬼的,而之后两个人更是经常吵架闹矛盾。

    一开始的时候,孙珏觉得,任冉肯定是因为孩子没了,心里面不好受,让她发泄一下就好了但是随着时间长了。

    孙珏本来在家里面也是娇生惯养的,这包容别人的事情,他本来就做不来,这一次两次就算了,这时间长了,他的心里面自然也是不好受的。

    任冉是为了孙珏已经被抹平了许多的棱角,但是孙珏还是依旧的我行我素,他是一个追求刺激,追求快感的人,他对任冉是真的有过感情,但是并没有到那种非你不可的地步,所以他们之间的矛盾迟早有一天会爆发的。

    所以两个人之间的矛盾就多了,这两个人一吵架,自然都是管不住自己嘴巴的,这有些话要是说出来了,可就收不回来了!

    而那一天的天气阴沉,似乎已经预示着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了。

    而孙珏在前一天晚上面和一群的狐朋狗友喝了一个通宵,第二天早上睡醒了才回去,任冉自然是不可能放过他。

    “你怎么到现在才回来!”听到门锁的动静,任冉才从沙发上面起来,她在沙发上面已经做了一整夜了,看着天色黑了又变得白了,可是天都亮了,她要等的人居然还不回来。

    “你在啊!”孙珏满不在乎的说。

    “你去哪里了!”看着孙珏面色有点潮红,任冉连忙过去扶住他,只是却被一股浓烈的酒味刺激到了,她不自居的鼻子,“你喝酒了?”

    “不用你管!”孙珏一想到在她这里总是束手束脚的,这心里面就更加觉得不是滋味了,直接挥手将任冉的手坐一会儿甩开,“你算什么啊,你爸妈都不管我,你来管我做什么,任冉,我们还没结婚呢,就是结婚了,我想干嘛,也轮不到你管!”

    孙珏说着烦躁的拉扯着自己的衣服,而他脖子上面的吻痕,硬生生的撞进了任冉的眼中。

    她的心脏猛然收缩!

    “孙珏,你是不是背着我出去找别人了,你为什么一夜都不回来,你到底说话啊,孙珏!”任冉的无理取闹已经让孙珏有些崩溃了,他压抑了很长时间的怒火也终于爆发了!

    “你特么的别说了,我是出去玩了,那又怎么样,我告诉你,我不仅仅是今天要出去,我以后每天晚上面都要出去!”

    “你再说一遍!”任冉当时只是呆呆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她根本不敢相信,孙珏会说出来这样的话。

    “我说了,我以后都要……”

    “啪——”

    任冉一巴掌直接甩在他的脸上面,孙珏只是不敢置信的笑了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半边脸,看着任冉。

    “打我?”

    “打的就是你,孙珏,你也老大不小了,你就不能安安分分的待在家么?我们不是说好了么,以后就……”

    “任冉,你是不是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啊,我不过是玩玩你罢了,你还当真了!”

    任冉那双漂亮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不自觉的染上了一层水雾,“孙珏,我们不闹了行不行,我们不是说好了毕业之后就结婚的么?”

    “结个屁啊,那是因为你肚子里面的孩子!”想到了孩子,张瑶的话就在孙珏的耳边响起来,“对了,这个野种还不指定是谁的呢,说实话,任冉,你现在回到我身边,不过是为了报复我吧,报复我之前甩了你是不是!”

    “你胡说,我不是……”

    但是任冉的眼神闪躲,这一下子激怒了孙珏。

    “你都不敢看着我,任冉,那个孩子到底是不是我的,不是我的吧,我不在外面玩?”孙珏冷笑,“那你呢,你以为你在外面的名声很好么?说起来,还不知道被多少人上了呢,张瑶虽然没你漂亮,但是最起码比你干净!”

    “你混蛋——”

    良好的教养,让任冉就是骂人都不说出来什么脏话,只是伸手就准备动手。

    却被孙珏一把扯住了,孙珏拽着任冉的胳膊,笑了笑,“你还想做什么?再打我?怎么?被我戳到痛处了?”

    任冉当时也是气疯了。

    “不是你的又怎么样,就是别人的孩子那又如何,我留在你的身边,就是为了报复你,难道你不是早就知道了么!”任冉整个人呼吸都变得急促了,只是死死盯着眼前的男人。

    “任冉!”孙珏咬牙切齿的叫着她的名字。

    “我在!”

    “你……”孙珏此刻满脑子都是当时任冉失去了孩子痛不欲生的画面,而自己还在安慰她,现在想想张瑶说的话都是对的,这个女就是在玩弄自己而已,而自己居然还傻傻的,以为这个女人有多么的爱自己。

    “这不就是你想要的么!我就是玩玩你而已,你以为呢,你凭什么值得我为你生孩子!”

    “你再说一遍!”孙珏此刻眼睛已经瞄到了放在茶几上面的一把水果刀,他此刻只觉得自己被人戴了一顶大大的绿帽子,这个绿帽子真是绿得发亮啊,自己简直是个傻子,一想到之前的种种,他的心里面除了觉得恶心还是恶心。

    “孙珏,你就是个傻子,连被人玩了都不知道么,我就是故意的,我就是想要你尝尝被人玩弄的滋味,难不成我还会在原地,唔——”

    任冉的话没有说完,一把刀就直接插进了她的胸口,任冉此刻只是睁大眼睛,双手不自觉的握住了孙珏的手。

    但是的孙珏看着任冉默然睁大眼睛,那双眼中,满满的都是自己的影子,只是当时他的理智已经被烧得干干净净了,他完全不知道是在做什么,只是感觉任冉握着自己的手逐渐的松开。

    然后她直接往后倒去……

    苏放仍旧在安静的削苹果,似乎孙珏说的一切,他都已经知道了,那么的淡定,让人害怕。

    “那个孩子确实不是你的!”苏放看着孙珏,“那个孩子是我的!”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而容景似乎已经预料到了,因为根据检测,这个孩子和薛茜茜的孩子有着同一个父亲,而同时和这两根女人都有接触的人,就只有苏放而已。

    “是你的?”孙珏不可置信的看着苏放,“既然是你的孩子,你居然还还能让她回到我的身边?苏放,你的心到底是有多大!”

    “之前我并不知道,我之前也以为这个孩子是你的,只是小冉流产之后,回到这里收拾东西,当时我就在这里,然后她就和我说了……”苏放深深吸了一口气,脸上面带着一种无可奈的笑。

    “她告诉你了?”很多事情,孙珏根本不知道,既然任冉只是玩玩自己,她的身边又有苏放这样的人,她为什么还要……

    “她喜欢的人一直是你,你不明白么!”

    苏放死死盯着孙珏,他根本不明白,这个男人到底哪里比得上自己了,花心风流,甚至还在玩弄女人,为什么任冉会喜欢这样的一个人。

    孙珏心里面的震动很大,他的嘴巴微微张着,瞳孔收缩,半天都没有合上。

    “不可能,你在胡说什么!”孙珏别过脸,不敢看苏放那一张过于认真的脸。

    “那个孩子是她故意流掉的,因为她想要一个属于你们两个人孩子,而不是带着我的孩子,嫁给你,而正巧那个时候,张瑶去看她了,也是为了让你对张瑶彻底死心吧,任冉就利用了张瑶了!”

    “果然是这样么!”孙珏觉得现在苏放说得这些话,都让他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为什么会这个样子,明明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我们本来已经在一起了,她说要报复你,我肯定是不同意的,不过她还是去了……”苏放脸上面滑过了一丝淡然,“或许从一开始,她爱的人就是你,我不过是她寂寞时候的一个慰藉吧!”

    “任冉爱的人是我?”孙珏嘴角抽动了一下,他此刻似乎已经失去了任何的表情,只是呆呆的看着一个地方,双眼无神。

    “嗯,她爱你,所以又一次义无反顾的投入了你的怀抱,我曾经和她说,你靠不住,你总一天还会离开她的,让她离开你,回到我的身边,你知道她是怎么回答我的么!”苏放继续削苹果,这个苹果的皮似乎永远都削不完一样。

    孙珏沉默,因为此刻的他已经震惊的说不出来任何话了。

    “她只是笑着和我说‘阿放,对不起了,我是真的爱他,我想留在他的身边,我相信他是爱我的,我能感觉到,所以请你祝福我们吧,不祝福也可以,那就请你离开吧,幸不幸福都是我选择的!’”苏放冷冷一笑,“孙珏,你说小冉是不是很傻,居然会相信,你这样的男人会有什么真心,说你会爱上他,简直狗屁!”

    “我真的不知道,我根本就是……”

    “你知道么!在我知道,你杀了小冉的那一刻,我是真的想要把你杀了!”苏放露出了异常狰狞的表情。

    因为他的手中握着刀子,所以周围的警察显得异常紧张。

    “队长,这……”几个人看得紧张啊。

    “放心,他的刀子不会比我的枪快!”容景将手放进口袋中,握住了枪。

    “苏放,我真的不知道……”孙珏此刻真的后悔的要死,他此刻脑海中都是任冉的一颦一笑,当时自己怎么就做出了这么混蛋的事情啊,只不过这世上面是没有后悔药的。

    “你当然不知道,因为你从一开始对小冉就不是认真的!”

    孙珏只是看着苏放,这个人似乎什么都知道,在他的面前,孙珏觉得自己简直是无处遁形,一点的*都没有,他就好像是什么都知道一样。

    “你不过是看我喜欢小冉,心里面为了觉得你比我优秀,为了你的那么点无所谓的尊严罢了,说起来,从开学开始,你就把我当成你的竞争对手,说实话,我从来没有想要和你争什么!”

    “你是什么都不争,因为你想要的都有啊!”

    孙珏长得不算是出众吧,只不过身上面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气质,或许是从小生活环境的缘故,他虽然看起来很斯文,但是有意无意的总是会流露出来一种放荡不羁的样子,这一点或许是很吸引女孩子的吧。

    而苏放则是长得阳光帅气,气质很好,看起来十分的干净舒服。

    容景看了看这个房间,这里就像是一直有人住一样,苏放把这里收拾得很干净,苏放应该就是那种典型的暖男吧,而孙珏这是放浪不羁的公子哥,各有千秋罢了,况且爱情这种定西,并不是你好,就真的可以得到心爱的人。

    容景的脑海中忽然就闪过了陆琰的脸,容景甩了甩头,真是的,怎么会忽然想到他了,真是见鬼了!

    “孙珏,我们都一样,其实你根本不需要和我争,是你的东西终归会是你的!其实我把你带到这里,我是真的很想杀了你的!”

    “那你为什么迟迟不动手,就是这样的折磨我!”

    这段时间,简直是一种煎熬,不知道在哪里,明明知道那个人就在自己的身边,可是那个人去不说话,就是这样折磨自己,孙珏真是要疯了。

    “因为我忽然不想你死得这么干脆了!”苏放的手中把玩着刀子,所有人的视线都定格在他的手上面。

    因为苏放和孙珏之间的距离很近,他只需要将刀子送出去,就能够直接将刀子送入孙珏的心脏!

    “我和小冉活着没能在一起,或许死了能够厮守也不错!”

    “苏放——”

    容景大吼了一声。

    可是已经迟了,那把刀子不是送入了孙珏的胸口,而是直接的插进了他自己的心脏位置。

    苏放似乎生怕自己死不了一样,居然还朝这里面有捅了一下。

    “苏……放……”孙珏完全不敢相信,苏放会忽然这儿做,他睁大眼睛,骇然的盯着苏放。

    “警察同志,我知道,你们还想问什么,薛茜茜的事情,也是我做的,是我在她的鞋子上面做了手脚,这个女人坏了我的孩子,居然还想着嫁给别人,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所有女人都想着离开我,我真的不知道……”

    苏放的语气变得很慢,一丝鲜血慢慢的从他的嘴角流出来,容景已经直接冲过去,伸手扶住了苏放的身子。

    “赶紧叫救护车!”容景大吼一声。

    “是!”

    “不用了!”苏放手中拿着刀子,死死地不肯放手。

    “你何必呢!”

    “我知道自己做了这么多事情,我是该死的,我早就该死了,我早就应该去陪她了,我只是很后悔,自己杀了张咬的父母,他们真的是很无辜!”苏放嘴巴里面的血腥味越发浓烈。

    “行了,你别说话了,别说话!”

    “小冉,你真是个傻子,我也是个傻子,我们是不是都爱错了人,你若是爱我该有多好,为什么你爱上的人偏偏是她,小冉,你这个傻子,傻子……”苏放放肆的大笑。

    大口大口的鲜血,不断地从他的嘴巴里面流出来,孙珏此刻已经被吓得完全说不出话了。

    就在这个时候,苏放忽然将水果刀直接拔了出来,滚烫的鲜血,直接喷溅在容景和孙珏的脸上面,容景顿时骇然。

    下意识的伸手捂住了还在不断流血的伤口。

    “别白费……力气了,谢谢你,肯……给我时间说完这些话……”苏放伸手盖在容景的手上面,那上面都是血,还是有许多的血不断地从指缝中流出来。

    “别说话,别说话,你会没事的,会没事的……”容景此刻心急如焚,“救护车呢!”

    “来了来了……”

    小冉,我陪你去了……

    苏放笑了笑,他一直都是面无表情的,但是此刻却笑得十分温柔,一如容景曾经在他的资料卡上面的看到的一样,有一颗小虎牙,笑得那么的温柔,好像是阳光,很温暖。

    只可惜,这种温暖,注定温暖不了她心爱的人!

    苏放的手彻底从容景呃手背上面松开,容景的手是覆盖在他的心脏上面的,他能够感觉到,那颗心脏,从一开始抽动,到现在归于死寂!

    容景的脸上面满是灰败,明明是那么好的一个人,只可惜,感情错付了,他的人生也错付了,一切都错了!

    有人说年少轻狂,总是要追求自己喜欢的东西,不然以后会后悔的,其实这么飞蛾扑火一样炙热的感情,真的是对的么!

    这么年轻而鲜活的生命,就这么在自己的面前死去,容景心头被染上了一层阴影。

    而当滚烫的热血洒在孙珏脸上面的时候,孙珏整个人都是懵的,那种血腥味,铺天盖地而来,一瞬间将他拉回了他杀死分尸任冉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在颤抖,控制不住,他此刻才算是明白,自己傻得多么彻底。

    幸福曾经距离自己那么近,只要自己伸手就能够到,但是却被自己硬生生的摧毁了,他才是这个世界上面最傻的人。

    “通知法医和鉴证人员过来吧!”容景将苏放的尸体放好,慢慢的将手从他的伤口上面抽开。

    苏放还穿着米白色的衬衫,此刻衬衫已经被染得不成样子了,都是血红色的。

    而侦办了这么多的案子,有很多的案子都是让他毕生难忘的,但是却没有一个罪犯,会让他觉得应该是同情。

    只是这个大男孩,真的很让人心疼。

    容景的双手和衣服上面都是血,那血还有温度,灼痛着他的心。

    施施赶到现场的时候,还以为是孙珏出事了,没想到到现场的时候,死的人居然是苏放,而所有人都是面色沉重,苏放的手中还拿着水果刀,施施看了看容景,容景的双手都没洗,只是站在那里,申请木然。

    施施直接走到了苏放的尸体前面,看了看伤口,“自杀,刀子直接刺中了心脏,应该会心脏骤停和失血过多引起的死亡,带回去吧!”

    施施看了看在一边瑟瑟发抖的孙珏。

    他的脸上面都是鲜血,他的眼神空洞,明显是受了刺激。

    事情的经过,施施也是之后从别的同事那里听说的,对于苏放这个人,施施只能说唏嘘不已。

    所以说人的感情,真的是不能控制的,你爱她,她爱他的情感纠葛不在少数,人们有的时候,真的是宁愿选择一个自己爱的人,宁愿自己爱得辛苦一些,也不想待在一起能够全心全意爱自己的人身边。

    任冉和苏放的葬礼是在同一天举行的。

    那天的天气不是很好,阴沉沉的,出席葬礼的人很多,有很多是他们的同学,所有人都是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神情肃穆,牧师在一边念着悼词,所有人只是安静的听着,墓碑上面是两个人的照片,那么的年轻。

    合葬的事情,也是经过他们同意的,他们的父母都显得格外的憔悴,对于他们来说白发人送黑人真的是最大的痛了吧,更何况这两个年轻人生前居然还这般的受着感情的折磨。

    施施戴着墨镜,一身一字肩的黑色长裙,她走过去,将手中的菊花,放在了两个人的墓碑前。

    “愿你们在天堂幸福,若有来生,也希望你们的感情不会这么波折!”施施深深地鞠躬,不过心底还是觉得很难受。

    轮到容景的时候,他走过去,深深地看着两个人的照片。

    “今天你们的案子就已经移交送审了,这也算是给你们一个交代了吧!”

    “谢谢您了!”说话的是苏放的母亲,不到五十岁,但是她的头发已经白了一半,许多都是才长出来的,很明显是优思过度。

    “这是我应该做的,你们节哀顺变!”容景和他们点头示意,转身离开,忽然看见一棵树下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陆琰和顾北辰就站在树下面。

    “不过去看看么?你家阿景看起来似乎心情不好啊!”顾北辰打趣的说。

    “你什么时候学会多管闲事了!”

    “我就随口问问罢了,不过你到底想怎么样,不会说放手了么,今天巴巴的过来是准备做什么!”

    “顾北辰,你现在可是有把柄在我手里的,你别挑衅我哈!”

    陆琰看着正朝着他们这边走过来的施施,挑衅的看了一眼顾北辰。顾北辰则是冷哼一声,“有本事你说出去看看,你信不信我会给容景吹点耳边风!”

    “你……”陆琰就知道,威胁这个家伙是没啥好下场的。

    “你俩聊什么呢,怎么气氛怪怪的!”施施走过去,摘下墨镜,顾北辰直接搂着施施,直接在她的嘴唇上面轻啄一口。

    “没什么啊,就是某人有了些感情方面的烦恼罢了,找我给他疏导一下!”顾北辰不怀好意的说,只是那黑曜石一般的眸子明显带着威胁的意味。

    “就你,还能做感情专家,得了吧!”施施耸了耸肩。

    “我怎么不能,好歹我和你这么恩爱,也可以给他做个示范了,你想好了,要出手就出手,不然你就找个女人直接结婚生孩子得了!”

    陆琰的脸瞬间一黑。

    “你是不是靠近女人会觉着不舒服啊?”因为施施听说有些同性恋是比较排斥和异性接触的。

    “不是,我并不排斥女人!”陆琰抬眼看着正朝着这边走过来的人。

    黑色衬衫,利索的短发,脸上面仍旧带着温润的笑,即使遇到任何事情,只要想到这个微笑,自己的一切不开心就一瞬间都烟消云散了,容景的脸上面很疲惫,就算是凶手知道了,但是要移交上去,还需要搜集各种证据,形成证据链,这些都很费神,也就是今天,这个案子才算是真正告一段落吧。

    “我只是太爱他了!”

    施施和顾北辰对视一眼,沉默不语,这怎么把自己说得就好像是个情圣一样啊。

    ------题外话------

    案子到这里就告一段落了,哎……最近心里面总是觉得空落落的,今天是3。15,是打假日,同时也是网站征文投票的最后一天了,大家要是有票没有投出去的,欢迎投给犬犬哈!么么哒……

    下一篇文正在构思中,这篇文完结了,就会和大家见面的,最近迷上了《太阳的后裔》,不知道有多少人和我一样在看这部剧,最近对军人很崇拜,新文也许会朝着这方面构思,嘻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法医星妻太妖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月初姣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初姣姣并收藏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