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总裁任性,后悔无妻 > 第81章 瞬息万变

第81章 瞬息万变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真的很想见见公子良了,他走了有五十多天了吧?”

    向明天也不去回答她:“明天就走好吗?”

    吴晓枫笑着点了点头,她看到这么忧郁的向明天,心情不由得也低落起来。

    终于可以放松一下时,向明天忽然感觉各种失落,工作虽然向好,但别的事情还是烦恼。特别是和吴晓枫的事情,好像走入了一个死胡同,无法再走出来,这种焦虑和无奈的感觉,又不好直接跟吴晓枫讲,这种心事还是最适合跟公子良聊聊。还有于兰和吴晓林急于给吴晓枫找对象一事,对向明天也是不小的刺激。

    到了北京后,他们没给公子良打电话,直接去找他,把公子良高兴地都要跳起来了:“真是你们吗?真没想到,这几天,我真的是太想家了。还好,你们来了!”

    “还有几天结束?”向明天问。

    “还有五天,你们不知道,我可是人地两生,惨哪,在我的宿舍里有一张回家倒计时的时间表,要不要去参观一下?”

    “是吗,我早就想来看你,不过,他不说话,我哪敢呢?”吴晓枫转移矛盾。

    “啊?向总还”

    “快让公子良去上课吧,咱先去找个住的地方,然后通知他,咱们再好好聚聚。反正都见面了,有话慢慢说。”向明天笑着劝道。

    “好的,我先走了。”公子良一路跑着回了教室。

    -------------------------------

    晚上,酒店里,向明天房里的电话老是响个不停,都快十二点了,还是铃声不断。吴晓枫因为换了*一时睡不着,对隔壁的动静也就听到了一点。忽听敲门的声音响起,吴晓枫吓了一跳,“晓枫,是我,向明天,你开开门。”

    “怎么了?”吴晓枫开了门,纳闷地问着。

    “小孩子,不懂的,你还是救我一命吧。”向明天沮丧地说。

    吴晓枫将向明天的脸左右看了几次,“什么也没少啊。”

    “我的房里总有一些乱七八糟的电话,我可以借宿一晚吗?明天咱们就换个地方住。”

    向明天躺在了另一张*上,吴晓枫好奇地问:“都是什么人打电话?”

    “当然是……”他还是顿了一下:“坏女人吧。”

    吴晓枫有些不好意思地回到了自己的*上。她往*上一坐,一下又站了起来,“不行不行,你还是回去吧。”

    “我们一人一张*,各人睡各人的,我可以保证绝对不会侵犯你。你是不是怕人家看到啊,我保证明天一早就跑回去。”

    “我怕什么啊?我是独身主义者,又不是弱者!对了,你也是独身主义者,那就这样吧。”

    好像独身主义就是保护伞,就没*一般。向明天觉得她的理论有点可笑,但是正好帮助了他,怕她再多想,他也不敢多说,只是笑了笑,躺在*上不敢乱动。坐了一天的车,两个人都太累了,没多大一会儿就进入梦乡了。

    第二天早晨,向明天赶紧起*出去,谁知公子良比他更早,公子良看到向明天从吴晓枫房里出来,嘴张得合不拢,向明天赶紧示意公子良别出声,一边摆着手,拉着他进了自己的房间。

    经过一番解释,公子良笑了:“我想吗,吴晓枫不是那么随便的女孩子,昨晚她恐怕没睡好。不过,就是真有什么,也在我意料之中。”

    向明天笑了:“这是没影的事,再说你能替她作主吗?”

    “这三年来,虽然咱们三人都是好朋友,有些时候甚至都不需要语言,但是,我觉得你们之间更亲密一些。这种事,不能等女方说出来,对吧?”

    “吴晓枫不是一般的女孩子,我就是有些想法,也要更加慎重。你想,如果这事不成,反而连好朋友也做不成了,还失去了一个好助手,我可是什么也没有了。再者说,她喊独身主义比我们两个都响得多呢!”

    “开玩笑,自称独身是因为没有合适的罢了,我是这样,恐怕你也是吧?不过吴晓枫在感情上受过伤害,真的要小心一些,不要再伤了她。”

    “我知道,等合适的机会吧……”

    “要不要我给你制造点机会?”公子良坏坏地笑着。

    还不等向明天回答,门外响起了敲门声,两人都笑了,异口同声道:“是曹操到了。”

    ――――――――――――――――――――

    晚上,向明天的同学郑好在酒店宴请几个朋友,约了向明天和吴晓枫、公子良同去。在进餐厅前,如往常一样,向明天又挽起了吴晓枫的胳膊,以防有些人有非份之想,这是向明天的点子,吴晓枫也已经认可。向明天是想保护她,她干吗拒绝啊?再说,通过几次外出,她见识了那些商场上的人,的确是良莠不齐,特别是酒后,好多人都会失态,让人尴尬。

    座中有个中年男人叫林百万,说话的口气就大得很,他常常盯着吴晓枫色米米地看,让吴晓枫很不自在。吴晓枫尽量让目光不与他相遇,但他却不停地看着她,让吴晓枫心里脸上都是各种不舒服。

    “我敬吴小姐一杯酒,吴小姐艳若桃花,这大好*都不及你十分之一,向总可真是有艳福,能有这么漂亮的下属?”

    吴晓枫只好举杯与林百万碰杯:“祝林总生意兴隆!”

    “这小嘴可真甜,说出话来,让人心里舒服!”林百万一饮而尽。

    吴晓枫浅浅了抿了一口,默默地坐下。

    公子良提醒还在站着看吴晓枫的林百万:“林总,请坐请坐。”

    “好!”林百万就算在坐下之后,眼光也没离开吴晓枫的脸。

    别说吴晓枫不自在,就是在场的人也感觉有些尴尬。

    向明天故意对吴晓枫做出亲密的样子,一会儿夹菜,一会儿小声说话。林百万终于消停了一会儿。

    几轮酒过后,谁也没想到,林百万又是提出了一个更非分的要求:“如果吴小姐肯做我的续弦夫人,我不管她以前的事,还是和向总的事,一律既往不咎。另外,我会拿出五十万元投资给向老板,听郑老板说,你很需要资金哪。不知肯割爱否?”

    郑老板那酸到家的咬文嚼字样,让吴晓枫直想吐,连半点食欲也没有了,她在分析这是玩笑还是认真,她必须要把这当作玩笑。“林老板真会开玩笑!”吴晓枫还是勉强微笑着回了一句。

    “不是玩笑!我是认真的!”林百万却不下台阶。

    吴晓枫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尴尬。

    向明天淡淡地一笑:“林老板最会开玩笑,很有幽默感,我就缺乏这些对吧?”他握了一下吴晓枫的手,因为他觉得吴晓枫气得要发作了,脸都涨红了。

    “绝对不是玩笑,我再声明一下,不然我拿我儿子的命发誓!”

    林百万这话一出口,大家都吓了一跳,这人也太狠了吧?

    “大家可以作证。我林某人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只是没遇到过像吴小姐这样好的女人罢了。我可以对天发誓,我对吴小姐一见钟情,对她的一片真心天地可表、日月可鉴。”林百万站起来说。

    桌上的气氛一下子僵了起来。吴晓枫忍不住讽刺:“林老板一定看过不少的言情?这场面好像蛮熟悉的。”

    向明天又用力握着吴晓枫的手,他镇静地说:“怎么?郑好这家伙,你没介绍我和吴晓枫的关系吗?我们已经是未婚夫妻的事?”

    郑好一怔,立刻明白了,敲着自己的头:“你看你看,我光顾着高兴了,都忘记这茬儿了!怨我怨我,我自罚一杯,瞧我这事办的,林老板,别跟我计较,我年轻点,但记性不咋的,你们都多担待。”

    林百万脸上有些憨憨的。本以为这事就到此为止了,郑好也喝了赔礼酒,

    林百万立即向郑好的助理证实,助理小心地回答:“听说过此事!”

    “哦!如果只是*的话,我不在乎,如果没结婚证书……无所谓!”林百万厚颜无耻地露出本性,他有钱之后,还没有得不到的女人呢,所以不习惯就这样简单地退却了。

    气不过的吴晓枫冷冷地质问着:“如果有呢?”

    “有,那我就当众赔礼道歉,还会照样投资。”

    “不知林老板可真是一言九鼎之人?”吴晓枫也学着林百万咬文嚼字样。

    “大家可以作证。我名字叫百万,那可不是一个百万啊,我输得起。再说,我也未必输!”林百万色米米在看着吴晓枫。

    “空口无凭,请大家签名作证,给我两天时间,我回去拿。”吴晓枫对用手拉她的向明天丝毫不顾。

    “还用得着拿吗?这个东西也不必带在身上。吴晓枫就是太孩子气。”向明天笑着说:“不怕您笑话,她很传统,没结婚之前我们不能在一起,所以我们这次也没带结婚证过来,见笑了!”

    已经喝得头脑不太清醒的林百万上下打量着向明天:“兄弟,女人有的是,投资可不好找啊!这年头,是吧?签字!”他打了个嗝,他还主动要求呢。

    郑好看向明天没有反对的意思,就让助理写了两句话,递给林百万,他看也不看就签字了,然后郑好和另外两人也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两天来回还不一定呢,不知道有没有车?”公子良似乎十分为难。

    “好,两天,好像少了点,三天之内你们拿出证书的话,我林某人也一定会说话算数的。”酒劲上来,林百万只顾着“仗义”了:“还有,你们不许离开酒店,我会派人盯着你们!”

    “好,我马上就让公子良回去拿。明天,我们走吧,我胃已经有些痛了。”

    “那好,我们先回去了,失陪了。”向明天站起来,温柔地扶着吴晓枫,很礼貌地告辞。

    ―――――――――――――――――――――――

    吴晓枫一路上什么话也没说,回到住处坐在*上生闷气。

    向明天小声地问:“是不是也生我的气?我说我们是未婚夫妻的事?”

    “我知道你是为了保护我。不过这个姓林的也太可气了,真想不到会有这样的人。我一定让他人才两空。你给公子良打电话了吗?”

    “他已经走了。”

    吴晓枫想了想,不由笑了起来:“不知公子良送来的假结婚证,他可识别得出来?”

    向明天笑了:“恐怕看不出来,公子良办事一向很稳当,一定会和真的一样的,我再三地嘱咐过了。”

    吴晓枫得意地笑了,向明天也得意地笑了。

    公子良带了两个人的身份证、录音录像和签字授权书,回老家办理登记证。

    林百万醒酒后有点后悔了,他问助理,此事有证可查不?助理回答现场签字为证的,他也只好认了!

    ――――――――――――――――――――

    两天之后的晚上,公子良风尘仆仆地赶了回来,带回了两人的结婚证。不过他是跟车来的,又匆匆赶回学校去参加结业仪式了。

    ―――――――――――――――――――――――――――

    林百万可真是精明之极,他既想要人,也不想输钱,为慎重起见,他还请了当地一位派出所的民警来鉴定。民警拿着证书反来复去地看了好几遍,鉴定结果是真的。

    “你再好好看看?”林百万还是有些不相信,他觉得向明天应该是为了保护吴晓枫才故意那么一说,他一将军,向明天就现形了。

    民警很确定:“我检查过,确定是真的!你们慢慢喝,我先走了!”

    “喂,说啥也得吃个饭啊”林百万客气着。

    “我还有别的事,你们吃吧!再说,我们有禁酒令,抱歉!我先告辞!”

    “那好吧,谢谢啊!”林百万看着民警走出去。

    刚才民警在鉴定的时候,吴晓枫紧张得大气也不喘,生怕他会看出漏洞来。向明天握着她的手,示意她镇定,等民警走开了,吴晓枫手里的汗还没出完呢。向明天对吴晓枫笑了笑:“你喝水吗?”

    “哦,好!”吴晓枫应了一声。

    “好你个明天,居然对我还隐瞒?怕我付不起礼金怎么着?”郑好不依不饶:“你这事可做得很不仗义。”

    向明天连忙道歉:“我们才刚登记,又没举行婚礼,所以,在我们那边还不算夫妻,所以”

    “哈哈,别解释了,我知道了!你们那儿都是老封建!”郑好取笑着。

    “确实是闭塞落后一些。”吴晓枫插话。

    “对了,林总,你那个怎么着来着?”郑好故意问。

    “对不起,是我唐突了弟妹,我自罚一杯!”林百万自己喝了一杯闷酒。

    看到林百万情愿不情愿地赔礼道歉,向明天也大人不计小人过,当场撕掉了大家签名的证书:“晓枫还小,爱意气用事,这钱,我们就不要了。”

    “明天老弟,弟……妹,原谅大哥无礼了。只要你们需要钱,随时给我打电话。”看到向明天这么大度,林百万都有些惊喜了,觉得这人真是可交可合作的。

    向明天和吴晓枫相视而笑。林百万高兴,当天晚上又请大家到北京有名的凯来大酒店去,正式赔礼道歉。

    晚上,公子良打电话来问情况,吴晓枫高兴地告诉他:“成了,你这家伙,想不到造假也造得像真的一样,他们一点都没看出来。”

    “是吗?我想和明天说句话……”

    “哦?哦,嗯,嗯,好!我知道,你放心,我会的,相信我吧。”

    对向明天的话,吴晓枫感到莫名其妙:“什么意思?打什么哑谜?你们俩?”

    “没什么,我想今天咱们换个地方住,咱们现在赶紧坐车去杭州好吗?”

    “好啊,我早就想去呢。”吴晓枫对杭州早就向往已久:“不耽误工作吗?”

    “不会,正好那里有个展销会,咱们去看一眼。”

    吴晓枫疑惑地看着他:“你来之前就知道那里有活动了?”

    “知道,不过我有点不想去,当时,现在又想去了!准备东西吧!”

    “好吧!”吴晓枫应着,感觉向明天好像有什么心事一样,但是他不说,她也不好细问。

    -----------------------------------------

    晚上十一点多,他们来到了杭州的一家酒店,向明天在办理登记手续,吴晓枫背着包在一边看铁树,过了一会儿,向明天招呼吴晓枫:“走吧,三楼二号。”

    吴晓枫一走进房间就看到了一张宽大的*:“哇,睡在这么大的*上一定会很舒服的。”说着她就坐到*上试了试,她忽然想起似的:“你的房间在左边还是右边?”

    向明天只是站在那里不说话。

    “表情怪怪的,丢了钱吗?”

    向明天迟疑了一下,还是没说话。

    “怎么了?”吴晓枫站了起来,这副表情让吴晓枫也紧张起来。

    向明天看着吴晓枫的脸小心地说:“我订了一间房。”

    这回轮到吴晓枫的嘴张大了,向明天赶紧解释:“那证是真的。其实我早就想向你求婚了,但是怕你拒绝。老天帮忙,你出了这么一计,我和公子良就将计就计了。”吴晓枫很复杂地愣在那里,向明天默默地看着她。过了一会儿,吴晓枫表情复杂地沉默着,向明天着急了:“你放心,这件事只有四个人知道,如果你真的不能接受我,回家咱们就办离婚手续。我知道这对你不公平,你别生气,都是我不好,没有事先告诉你。我保证,在你没接受我之前,我一定不会侵犯你的。我可以写保证书。”向明天真的拿出了一张纸,第一行字是:向明天的保证书……“我是在洗手间里写的,字不太好。”

    吴晓枫一看到这些歪歪扭扭的字就忍不住笑了,但一会儿儿眼泪就流出来了。吴晓枫也不知哭什么,心里那种感觉简直找不到合适的语言来形容,真是“螳螂在前,黄雀在后”,但是,看着向明天小心的样子,又不忍心再责备他。

    “我睡在地上,睡在门口可以吧?”

    “我问你,你是不是真的早就有这种想法了?”

    “那当然,自从我们出差以来,我老是担心你一个人睡觉不安全,有一些别的原因,我也睡不好,我早就想过许多次了,如果我们是夫妻,出来时就方便多了。我知道我年龄比你大,而且有过婚姻,所以一直不敢提起这件事。”

    吴晓枫浅浅地笑了一下:“你还是睡在*上吧,说是春天了,小棉袄还穿着呢,睡在地上不好。”

    向明天听着吴晓枫的话,偷偷地笑了。

    两人各躺在*的两边,中间隔着一大块地方,他们各人想着各人的心事。吴晓枫想着想着就抽泣起来。向明天赶紧下*跪在吴晓枫的*边,一边给她擦泪,一边自责地说:“晓枫,原谅我吧,如果你还生气,就打我骂我,出出气吧,要不就惩罚我。”

    吴晓枫一下子坐了起来,调皮地看着他:“怎么惩罚?”

    向明天笑了:“原来你对惩罚我有兴趣?哈哈,这可好办了!好吧,那你亲我一下,或抱我一下。”

    (作者声明:此文独家授权,非法盗载者,视为同意支付作者十倍稿酬。转载者看清楚再转不迟,谢谢合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总裁任性,后悔无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明V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明V并收藏总裁任性,后悔无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