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总裁任性,后悔无妻 > 第86章 感觉酸酸的

第86章 感觉酸酸的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但还是笑着说:“你说话可真够轻松的,你以为明天眼睛一眨就能变出电脑来?变出钱来吗?他的哪一分哪一厘不是辛辛苦苦赚来的?别说明天现在还没还清贷款,就是真有了很多钱,那也是他自己的,是没白没黑、一个汗珠子摔成八半挣来的,钱怎么花,我们一定会非常慎重。”

    艾琳一脸意外地看着吴晓枫:“哟,这么怕花钱啊?越有钱越小气,这话还真不”。

    吴晓枫的心跳有点加快了,但还容她再说下去:“再说,小峰还太小了,现在根本还用不着电脑,你让他玩上瘾了,还上学不?成绩你们就不管他了?等他能用到的时候再说吧,电脑更新换代很快,一年半年就跟不上形势了,早买来,很快就会落伍。”

    除了艾琳的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外,大家都没作声,看来这个新媳妇也不是好欺负的。

    “我就说了那么一句,怎么”艾琳无辜地向公婆求助,向家父母都把目光躲一边去了,向明伟也没接妻子的话。

    有点尴尬的向明天站起来拉着吴晓枫:“对了,不是说好饭后散步吗?咱们去吧?”

    吴晓枫有点不情愿地站起来,她还没讲完呢,还没说痛快呢。

    看到他们出去了,向明伟才说:“你以后注意点,别那么多事,嫂子是年轻,人家可是大记者大作家,随便几句就够你受的!”

    “我!”艾琳还要争论。向爸爸发话了:“你们年龄再大,也是老二,别失了分寸,让人笑话!”

    明妈妈怕二儿媳不高兴:“行了行了,少不了小峰的电脑,但现在要,还真不合适,你们再想想,是不是这个理?”

    艾琳委屈着:“我也就那么一说,谁知道”她还真没想到吴晓枫这么厉害呢,有点意外。

    ――――――――――――――――――

    两人在楼下散步。

    向明天很惊奇地上下打量吴晓枫:“你很有辩论天才嘛,什么八半,九半的,太深刻了吧?”

    吴晓枫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后悔了吧?没想到我这么厉害?我最讨厌的就是红眼病和揩油的人。”

    向明天用力揽了一下她的肩膀:“她就这样,有时是有口无心的。也许她还没转过弯来,你看,你比她小好几岁,她还要叫你嫂子,多别扭!”

    吴晓枫想了想,没再说话,他们静静地向前走去。

    ―――――――――――――――――

    受了些气,老二一家这晚也不在父母家住了,他们在外面也有套房子。艾琳临走时,扔下了几句话:“爸爸、妈妈,你们可要小心侍候她,别看她外表文文弱弱的,说的话可都像小刀似的。以后有大哥的好日子过了。哼!”

    他们走后,向妈妈有点担心:“你看这孩子,得罪了艾琳了。”

    “也该有人得罪她了,你看明伟,在她面前大气都不敢出。”向爸爸倒挺明白。

    “这孩子还挺厉害的。我说晓枫!”

    “说得好,句句都说在刀刃上。”向爸爸丝毫不介意。

    吴晓枫临走的前一天,把二老的衣服都洗好了,向家二老从外面回来,特别是向妈妈更是感动的热泪盈眶:“这么些年来,都是我给他们洗衣服,哪有人给我洗过?你很累了吧?小心伤了你的手!”

    吴晓枫对向妈妈这么激动,大感意外,看来艾琳是从来没给公婆洗过衣服的。吴晓枫轻轻地抚摸着向妈妈的手:“妈,我一点都不累。要不,你们到我们家去住,那样我可以天天给你们……”

    “你别听她乱说……”向明天一句话没敢说完,因为三个人正“虎视眈眈”地瞪着他呢。向明天笑得眼角的皱纹都出来了,想不到父母真的把吴晓枫当女儿一样袒护了,这是他原来没想到的。

    ―――――――――――――――――――――――

    在吴晓枫和向明天度蜜月的时候,许志扬家却又遭不幸了。

    许志扬因心情恶劣,在公司里干得不好,他又失业了。在家里面对着可爱的儿子和不可爱的妻子呆了两天,他真是呆不下去。驾驶证丢了半年多了,他又去补了个驾驶证,开起了出租车。

    许志扬这时才想到除了爱情之外,自己还有许多的责任和困境。父亲的公司垮了,母亲还有些退休金,幸好姐姐姐夫也都有稳定的工作。许志扬现在最大的任务就是管好他自己这个小家,不让父母担心。

    跑车挺累的,但总比坐在家里好,收入也多了,见的人也多了,心情也有所好转。谁知这天晚上,许志扬因和张文利等几个人喝了酒,开车的时候,头脑不清醒,居然撞了一辆卡车,受伤最重的人是许志扬,昏迷了两天,伤到了肝脏,手术后,整个人都瘦得变了形。

    许志扬的伤口是越来越好,但心情却越来越遭。刘敏和许妈妈都很着急,但是任凭她们说破了嘴皮,许志扬还是不吃不喝,说难听了,就是一副等死的样子。许妈妈把刘敏悄悄地叫出病房来:“小敏,这样下去不行啊,都三天了,怎么办呢?我看这孩子还有心结没解开,你别生气,我猜想,是不是吴晓枫结婚的事也刺激了他?”

    “妈!”刘敏不耐烦地打断了她:“吴晓枫嫁人是早晚的事,许志扬有这么糊涂吗?”

    两人都不说话了,刘敏咬着嘴唇想了一会儿:“不过,吴晓枫的话,许志扬或许能听得进去。妈您放心,只要是对许志扬好,让我干什么都行。”刘敏顿了一下:“妈,今天下午我就去找吴晓枫,只是不知她回来没有?”说完,她也不等许妈妈回答,自己进了病房。

    许妈妈擦了擦眼角,刘敏这样的好孩子到哪里去找?等稳住了情绪,许妈妈才回到病房里。

    ―――――――――――――――――――――――――――――

    吴晓枫和向明天刚回来,公司里的小伙、姑娘们正围着他们问个不停,向明天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刘敏,他连忙对大家说:“有什么话以后再说,都去工作吧。晓枫,有人找你。”吴晓枫将灿烂的笑脸转向明天,她顺着向明天的眼光看去,是刘敏。吴晓枫的笑容一点一点地消失了,刘敏那痛心的样子让吴晓枫有点害怕。

    “志扬。”许志扬听到一声熟悉的呼唤,他动了动眼皮,没睁开,他以为是在做梦呢。吴晓枫握了握许志扬的手:“志扬,我是晓枫,我来看你了。”

    许志扬没有睁眼,但两行热泪滚滚而出。“志扬,你的伤好些了吗?怎么会这么不小心呢?”

    许志扬稳了稳情绪,睁开了眼,他看到了久违的吴晓枫,刘敏和母亲也在,许志扬松开了吴晓枫的手:“真的是你,你好吗?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你幸福吗?”

    吴晓枫转过头,随着吴晓枫的目光,许志扬看到了向明天,他正微笑地看着自己。

    吴晓枫问许志扬:“你吃过饭了吗?如果没有,我来喂你一次好吗?在你最危险的时候,我们却不知道。现在,让我来喂你,行吗?刘敏?”刘敏没有答应,但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鸡汤。

    看着吴晓枫一口一口地喂许志扬,刘敏和向明天都走出了病房。坐在走廊里的椅子上,刘敏很抱歉:“真对不起,你们刚回来,就麻烦你们,只要许志扬肯吃东西了,我决不会再去打扰你们的。”

    向明天没有回答,他小心地问了一句:“你们的关系还好吗?”

    “还好”刘敏回答的时候没有丝毫的笑容,也没看向明天。

    向明天默默地想,原来吴晓枫还是很关心许志扬的,这是他以前没想到的。

    看到许志扬喝完了鸡汤,吴晓枫放心了:“你出院的时候,给我们打电话,我们来接你。”

    许志扬微笑着点头。吴晓枫走了,但许志扬的心丝毫没有因此而变得灰暗,他知道吴晓枫是幸福的,知道她还是关心自己的,这已经足够了。

    许妈妈和刘敏望着吴晓枫的背影,她们复杂得对视一眼,谁也没说话,就进病房去了。

    向明天坐在车里,无限感慨:“我现在明白了一个道理,女人最难忘的是初恋,因为女人多忠诚,对感情认真、投入,女人爱回忆,所以更懂得珍惜;而男人最难忘的却是最后一次恋爱,因为男人爱向往,喜欢朝前看,常常会忽略许多爱的细节,当然了,因此大多男人都有喜新厌旧的毛病。”

    吴晓枫得意地看他一眼:“我查不可以认为?你这是吃醋的表现呢?”

    向明天张了张嘴,又赶紧闭上了。吴晓枫还是不依不饶:“言多必失,一点也不错,有些人后悔去吧。”两人都不再说话,过了一会儿,向明天认真地看着吴晓枫:“真的,刚才看到你照顾许志扬的样子,我恨不能立刻就病倒。”

    吴晓枫张了张嘴,作了个不可理喻的表情。向明天夸张着:“终于看到我们的家了,太好了。”

    在病房里,刘敏早就收拾好了东西,但许志扬还是没有想走的意思,刘敏尽量忍耐地问:“许志扬,咱们先走吧,也许他们有事不能来了呢。”

    许志扬看了看表,十一点四十五分了,他站了起来,在*上躺久了,浑身没有力气,刘敏过来搀扶着他。他们刚走到门口,张文利、胡振海、向明天、吴晓枫就一起走来了,张文利和胡振海抢着上前扶着许志扬,吴晓枫去和刘敏拿那些大包小包的东西。

    吴晓枫关心地问刘敏:“这么些天了,累坏了吧?”

    “没什么,这是我应该做的。”刘敏不咸不淡的这句话,让吴晓枫一时无话可说。向明天过来挽着吴晓枫的胳膊:“他们坐车直接回家,咱们是不是?”

    “他们上了车,咱们就回去。”到了出租车前,向明天和吴晓枫去和许志扬道别,许志扬和他们一一握别:“谢谢你们来看我。”

    刘敏在一边冷淡地看着。向明天忽然想起什么:“吴晓枫,花呢?给许志扬的花?”

    吴晓枫略一愣:“花?还在车里呢。”向明天去拿来了一束鲜艳的红月季:“祝你天天健康。”

    吴晓枫一坐进车里,就故作生气:“真够可以的,刚才还祝我天天快乐呢,一转眼,就祝人家天天健康。”向明天装作没听见的样子,一笑了事。

    回到家,许志扬让张文利找了个花瓶,盛了些水,将月季插起来。刘敏说:“我来吧。”她将花瓶放在许志扬的*头柜上:“这花一定是吴晓枫选的。

    ”三个男人都奇怪地看着她,刘敏故作轻松地说:“不是许志扬的朋友,怎么知道他喜欢月季呢?”

    “邱文玉上什么班,她怎么没来呢?”胡振海忽然问。

    “她上白班呢,自己开店,忙得很。”这个关于月季的话题终于转移开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向明天认真地对吴晓枫说:“许志扬的事,以后咱们还是少管一些。”

    吴晓枫赞同地点了点头:“其实我也不愿意见他们。现在总有些话不投机的感觉。许志扬已经出院了,我的任务也完成了。”吴晓枫忽然神秘地说:“否则有些人会酸掉牙的。”

    向明天也笑了:“酸掉牙的恐怕不止我一个。”

    吴晓枫夹起一块肉堵住向明天的嘴:“吃不言,睡不语,别老让我说你,烦着呢!”

    两人相视而笑。

    刘敏对她的家庭可真称得上是惨淡经营、费尽心机了,许志扬有时也会对她好一些,虽然是极少时候,但刘敏也会满足很长一段时间。刘敏心里也常有另一个想法,强扭的瓜不甜,但是她是倔强的,不认输的,所以又常用功夫不负有心人来鼓励自己。

    刘敏有时候想起来,也感觉很累。不知怎么的,这一天,她居然想到找吴晓枫谈谈。她在一家小咖啡店等吴晓枫,吴晓枫很快就来了,她在刘敏的对面坐下。

    “喝点什么?”

    “一杯咖啡吧,加糖的。”

    刘敏对服务生说:“两杯咖啡,一杯加糖,一杯不加糖。”

    “不放糖,你不怕苦吗?”

    刘敏笑了:“我就喜欢这种苦的感觉。”

    “许志扬他好吗?”面对刘敏那审视的目光,吴晓枫真感觉找不到可谈的话题。

    刘敏看吴晓枫一付坦然的样子就放了心,她叹了口气:“你知道吗?有一种成功实际上是失败,像我的婚姻,得到了他,但却无法走进他的心里。有一种失败却是胜利,像你,虽然离开了他,却永远地留在了他的心里。”

    “怎么想起这些事?”

    刘敏答非所问地说:“你现在对许志扬还有爱情吗?”

    吴晓枫正色道:“当然没有,不过关心还是有的。你知道我最讨厌的就是脚踩两只船的人。”

    “只有关心?”刘敏皱了一下眉:“他对我也是只有关心。当他看我忙碌不停的时候,也不是无动于衷的。前天,他说了一句‘卫生嘛,不用经常打扫,等有精力有时间的时候再干,不要太累了。’”

    吴晓枫笑了:“这是不挺关心你的吗?”

    “我也很高兴,但一看他的脸,心就凉了一半,你知道吗?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简直是不带一丝感情的。”

    “是吗?”吴晓枫不知该说什么。

    “我的痛苦你是体会不到的。”刘敏敏感地看了吴晓枫一眼:“当然这是我自找的。”

    “别这么说,现在我想起来,还真有些感谢你呢?”

    刘敏纳闷地看着她。

    吴晓枫笑了:“如果不是你,我可能就不会遇到向明天了,我是真心话。而且就算没有你,我和许志扬结了婚也不一定有好结果,谈恋爱时,我们不就常吵架吗?所以现在我已经真的一点都不在意了。”

    刘敏叹了口气:“真是世事无常,你这些话如果能让许志扬听到就好了。”

    “如果有机会,我一定会告诉他的,咱们公司里还好吗?”

    “还好,经过不断地调整、改革,整个厂子已经重新活过来了。”

    “张文利呢,他怎么样?”

    刘敏笑了:“他可不得了,竞争上细纱车间主任了。”

    “真的?那太好了。”一谈到别的事,两人的情绪和气氛就都轻松了,分别的时候,刘敏没忘了叮嘱吴晓枫:“别说我找过你,有机会的时候,别忘了告诉他你现在的想法。”

    吴晓枫领会地说:“我知道。”看着刘敏远去的背影,吴晓枫觉得她也挺可怜的。

    晚上睡觉的时候,吴晓枫和向明天说起此事,向明天警告地说:“帮她不要紧,可别把自己帮进去了。”

    吴晓枫直瞪着他:“你对我就这么没信心?”

    向明天狡猾地笑了:“让我相信你不难,那要看实际行动了,关灯。”

    吴晓枫想了一会儿,起来要走,向明天一把抓住她:“干什么去?”

    “半夜三更地还能做什么?我到书房里面壁思过去。”

    向明天一手抓住吴晓枫一手去关灯:“不用思过了,我知道该做什么。”

    ―――――――――――――――――――――――

    婚后的这半年,他们过着神仙一样的日子,两人相敬相爱,让亲朋好友都羡慕和忌妒。特别是张珊,对吴晓枫有个好丈夫,总是不甘心,为什么自己就没有。她的丈夫早在婚前就有一个相好的,他想既有*又有妻子,过着鱼与熊掌都要的日子。可是个性较强的张珊,哪能受这种污辱,在了解了丈夫的真实想法后,毅然提出了离婚。这次婚姻对她的打击很大,她辞掉了工作,自己学着炒股,真想不到,果然应了那句话,情场失意,商场得意,她很快就赚了一笔钱,不过她还算理智,见好就收,及时地退了出来,将几十万元的资金投进了“明天”公司。

    在炒股的时候,张珊认识了一大批朋友,刘宽就是其中的一个,他四十多岁,是南方的一个地产商,但是什么买卖都做,所以是非常有钱的那种人。张珊很快就成了他的*,刘宽出手很大方,给张珊买了一栋价值九十余万元的别墅。张珊知道他有家室,但她并不在乎,只要刘宽爱她就够了,而且,张珊越有钱了,却越需要钱,这对吴晓枫来说,是很不可思议的。吴晓枫虽然在幸福之中,但没忘记身边的朋友,她很关心张珊,曾多次找张珊谈过。

    这一天,吴晓枫又约了张珊一起吃饭:“张珊,我真的是想不透,你为什么偏偏相中了刘宽呢?不说他长相如何,可他是有家室的人,你真的不在乎婚姻吗?”

    张珊苦笑了一下,“开玩笑!我就是在乎婚姻才和前夫离婚的。可是,在乎有什么用?因为我知道自己永远都不可能找一个象向明天那样的好丈夫了,所以就只能退而求其次。开玩笑的,你可别紧张。”

    “可是世界上的男人还有很多,你真的甘心就这样过下去吗?我知道等待的滋味是很难过的。”

    “我也是别无选择,现在,他看上我的年轻漂亮,我看上他的可靠与金钱,这不是很平等吗?我们各取所需,对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总裁任性,后悔无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明V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明V并收藏总裁任性,后悔无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