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总裁任性,后悔无妻 > 第103章 总裁任性番外之4

第103章 总裁任性番外之4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凭什么他何宇非一出现就能分走她一半的财产,夺走她的大权呢?对这一点,何如玉十分不服,何况她是父亲最疼爱的孩子呢,就连她执意嫁给周天祥,完全不顾父母的劝阻,父亲最后也妥协了,还为她补办了一个像样的婚礼,可见何震先多么疼爱这个掌上明珠。

    何宇非刚下楼,就遇到一个风风火火的男人,他大踏步地走过去,何宇非注意地看了他一眼,轻轻地眯了下眼睛,这人该是何如玉的丈夫周天祥了,何宇非也看过这个人的相片。何宇非若有所思地看着周天祥的背影,他感觉这人一身邪气。

    周天祥没敲门就直接进了何如玉的办公室,第一眼就先看到了地上的信,他低头捡了起来,就一下扔到何如玉的老板桌上:“那人呢?还没来吗?”

    何如玉坐回椅子上:“刚走,你没遇到吗?”

    周天祥想了想:“哦,就是刚才在那个陌生人吧?是不是穿着米色的衬衣?我没细看,不过我觉得这人有点邪气,满身邪气。”

    “什么邪气?”难得听到周天祥说出一句正经话或有建设性意见的话,何如玉就好奇地问。

    周天祥摇摇头:“贪财呗!他肯定是冲你钱来的,知道这两年你做大了,开了十几家连锁店,他就蹦出来充大尾巴狼了,你可别被唬住。”

    何如玉斜了他一眼:“唬住?你看信。”

    周天祥从信封中抽出信,展开看了一会儿,一脸气愤:“凭什么?他们这么做也太欺负人了?这一张破纸就成了咱们最大的股东?这肯定是骗人的,他再来,你让我对付他,直接把他打出去。”周天祥愤愤不平:“骗到老子头上,哼!我得叫他知道厉害!”

    一看周天祥要耍横的架式,何如玉就烦:“行了,你就知道打打打。”何如玉不满地看他一眼:“下次再进了派出所,别想让我捞你出来。”

    周天祥不以为然地笑了:“上次不是喝多了酒吗?”说着他走近何如玉:“人无完人,对吧?咱们现在得一致对外,你别盯着我那点小毛病了,还是盯着那个何宇非吧。”他讨好地揽着何如玉的肩膀以示亲昵。

    “行了行了,你走吧”何如玉想用力甩开他。

    “我会自己处理的。”何如玉后悔昨晚和他说何宇非的事了,周天祥这人除了吃喝玩乐,别的事都指望不上他。

    “那,好吧,小玉,我卡上的钱不多了,这两天必须打上,我有急用。”

    何如玉甩开他的胳膊:“前几天不是才刚刚”她气得说不下去了。

    “我人缘好,朋友多,应酬多,没办法,总得有个来往吧,再说我是你的丈夫,出手也不能太小气了,怕丢了你的脸。对了,我前天给你拉的那单生意,做成没有啊?”

    何如玉一听就来了气:“还好意思说?那是什么狐朋狗友啊?以后这样的骗子别招他。”

    周天祥纳闷:“他说是大公司的主管呢,怎么是骗子呢?”

    “主管?管吃管喝吧?说起业务方面的事情,漏洞百出,不是骗子也是个不靠谱的人。”

    周天祥心中有数,好敢十分解释:“别生气,以后我注意点,找点靠谱的合作伙伴,我还花了八千请他呢,白花了冤枉钱。”

    这种把戏也不是第一次上演了,这种戏法也是周天祥要钱的一种形式,何如玉明知其中有诈,也不愿意多说他。

    “那,我这些帮你拉客户的经费,你总得报给我吧?”

    周天祥继续毫不脸红地说着。

    “你快走,别让我再看到你!”何如玉真不想看到这个恬不知耻的男人了,游手好闲也就罢了,在金钱上还是个无底洞。

    看到何如玉生气了,周天祥稍稍停了一下。

    ―――――――――――――――――――――――――――

    祝晓伟在办公室里翻阅材料,他有点心不在焉。这时他的助理优雅性感地走了进来,一脸妩媚的笑容,那声音更是温柔之极,似乎要柔出水来:“祝总,您是不是累了?要不要出去散个步?”

    祝晓伟脸上的表情看不出什么,也没有回答她,只是不动声色地看着她表演,洪洁继续撒娇般地劝说着:“有个地主真的很赏心悦目呢,你真不想去?”她站到老板桌前,既近距离,又不太靠近他,这是她认为最安全的距离,进退有余的距离。身体的距离可以保持,眼睛里的火力却无法克制……祝晓伟还是低下头继续看材料,仿佛没有看到她的样子……

    ――――――――――――――――――――――――――――――――――――――――――――――

    祝晓伟和朋友在吃饭,席间一人提出:“祝总,你太太可好久不见了,不要总是金屋藏娇嘛,带出来让我们欣赏一下。全国咱不知道,在整个市里,在我们见过的女人里面,你太太可是大美人呢。”

    “她不在喜欢应酬。”祝晓伟喝了口酒,如实回答。

    没想到大家都笑了,一个朋友笑话他:“说白了吧,祝总就是小气,天天抱着美女,让咱们看一眼、过过眼瘾的机会都给剥夺了。”

    祝晓伟笑了笑:“她不太爱热闹!”

    “哈哈,越描越黑了。”

    又是一片笑声响起。虽然知道这是玩笑,祝晓伟脸上还是闪过一丝不快。这回是顾欣然自己不愿意出来的,倒让人家误会。顾欣然的美丽自然是其他这些男人的妻子女友无法企及的,她的清纯美丽是藐视一切的美,让同场女人黯然失色的美,虽然她一直低调,不张不扬,但不爱言语的安静淡然中,就又增加了一份神秘和傲气。

    在众人面前,和在家里的顾欣然完全不同的,在家里她是小鸟依人的怯怯的样子,特别是在公婆面前,她更加紧张,仿佛永远都融不成一家人的样子。想到这里,祝晓伟心里的不快又增加了一分,顾欣然不笨,却不会讨公婆喜欢,甚至不会讨老公喜欢。在祝晓伟面前,她总是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总是对他缺少一份该有的热情,这是她最大的缺点,这让他很纠结。而这份缺失,偏偏别人身就有……

    ―――――――――――――――

    看到何如玉生气了,周天祥就往外走,临关门时他提醒着:“钱啊,别忘了,不用太多,先打一万就行,那些经费你可以先欠着,以后再补。”

    一万?一万能坚持几天?这个男人的胃口可是越来越大了,幸好她听从刘家群的建议,没同意给周天祥办信用卡,否则天天跟在他后面给他还债。

    何宇非并没有走远,他在外面等着看周天祥的去向。

    周天祥这个女婿在父亲眼中一无是处,除了长得帅气,能说会道,只会哄何如玉的钱,此人绝对心术不正。何宇非看到周天祥开车得意地走了,他叫了辆出租车,也尾随其后,看周天祥到底在忙些什么。

    周天祥的影子在门口消失后,何如玉长长地出了口气,总算是又走了一个闹心的。她以为她是父亲最信任和可托付的子女,没想到半路杀出一个何宇非。不管私生子也好,冒充的也罢,父亲的信可是千真万确,何如玉对父亲的字非常熟悉,她是父亲培养出来的,一直在他手下工作,即使父亲不在身边,他们父女还经常通信,笔迹是不会看错的。

    何如玉越想觉得倒霉,父亲不在了,母亲身体不好,丈夫又不争气,还有父亲的产业需要她去守护,她都感觉自己要彻底要累垮了。父亲还给她带来一个同父异母的哥哥,还让哥哥掌握生杀大权,这不是雪上加霜吗?

    何如玉一直以为她是父亲最信任和可托付的,哪想到,还会另有其他人呢?幸好何如玉还有个超级得力助手刘家群。

    “小丽,叫刘经理过来。”接到何如玉的电话,秘书小丽赶紧走了进来:“何总,刘经理今天请假了,您忘记了吗?他跟您亲自请过假的。”

    何如玉努力地想着,这几天太乱,好像影影绰绰有这回事,但是真想不起来了。

    小丽见状赶紧提醒:“何总,刘经理他父亲生病了,是不是得让记赶紧回来,需要我打电话叫他吗?现在?”

    何如玉摇了摇头:“算了,等一会儿我自己找他。对了,你安排人去看望一下他父亲,刘叔叔不是昨天才过来吗?怎么今天就病了?”

    刘家群非常敬重和关心何如玉,他叮嘱过小丽,如果何总有什么事,一定及时通知他。小丽走出去就赶紧打了个电话:“刘经理,不知道什么事,何总好像很不高兴,应该不仅仅是为她老公。何总刚才找你来着,知道你父亲生病,又不让找你了。”

    “我马上就过去。”在这种时候,没有急事,何如玉应该是不会打扰他的。

    “你父亲在哪家医院啊?何总安排我们去看他。”

    刘家群心中一热:“不用了,有这份心意就行了。”

    刘家群还是及时赶回来了,看到他进来,何如玉有些惊讶和惊喜:“哎?你不是在医院吗?怎么回来了?”

    “病情已经稳定了,我还是过来看看。”刘家群微笑着回答。

    “你走了,那里还有人照顾老人家吗?”何如玉有点愧疚,她关心地询问着。

    “我弟弟在那里,没事,你放心吧。”

    何如玉点了点头,又忍不住叹了口气感慨着:“有父亲真好!”她脸上的情绪更加低落起来。

    难道她是想念父亲了?还是只是现在一时的触情生情?刘家群一进来就注意地观察着何如玉,看她的情绪很低落,他猜测一定发生了什么事:“何总,你,不舒服吗?”

    “唉!一言难尽!怎么说呢?你坐下,这话说起来就长了。”何如玉如实说出了父亲的决定,还有何宇非的出现。“你是这里的老人了,和我父亲关系也一直不错,你知道这个人吗?他在生前跟你提过吗?”

    刘家群认真地回想了一下:“应该没有,如果有几句的话,我也会有印象。”

    “哦!”一个哦字里有深深的遗憾,何如玉以为父亲会跟他信任的刘家群说个三言两语。

    刘家群显然也有很多疑惑:“这可真是意外,他真是你哥吗?”

    “要不是,老头子能让一个外人来做总裁的位置?他没这么傻!”何如玉白了刘家群一眼。刘家群也叹了口气,怎么会这样呢?真还是一点预兆没有啊?

    “笔迹呢?”

    “他的手书我熟悉,不过,我还得找人鉴定一下笔迹。”何如玉把那封信给刘家群:“这个你来做,别人我不放心。”

    刘家群郑重地接过来:“必须得慎重,你放心,我自己去办。”

    “他真的是你哥啊?”

    “老头子说是就是吧,不瞒你说,我妈说,他外面可能还有孩子呢,遇到*爸爸,没办法!”何如玉苦笑着。

    刘家群也笑着摇了摇头:“其实,他的身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持有的股份。你和老爷子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现在也没人可问了,这事咱们走一步看一步,你妈怎么说。”

    “我刚才打电话问过了,她知道这事,很多年前就知道了。”

    “那她什么意思?”刘家群觉得,如果何夫人极力反对,这事也许能缓一下。

    “我妈说,这是早早晚晚的事,来了,你就接着。唉!”何如玉低声和刘家群说了几句话,刘家群惊讶了:“原来是这样,有点复杂。”

    “可不是吗?”何如玉一筹莫展。

    ――――――――――――――――――――――――――――

    刘家群办事果然得力,第三天就拿到了笔迹鉴定书,他看到了满脸期待的何如玉,但还是无奈地摇了摇头:“和你给我的几份,笔迹完全一致。”

    何如玉失望地砸了下桌面:“看来是没办法了。”

    “暂时还想不到,不过他不是告诉你,不会明着夺你的位置吗?”刘家群安慰何如玉。

    “你信吗?估计他是缓兵之计吧。”何如玉真不知该怎么办好了?以她的了解,父亲应该不会那么傻,把自己女儿的权力硬生生塞给一个外人,可是她从心理上就十分反感。“我做个DNA鉴定怎样?”何如玉忽然想起来。

    “即使没有血缘关系,也没办法否定这个遗嘱,老爷子只说是儿子,又没说亲生不亲生。”

    何如玉泄气地靠在椅子上。

    ―――――――――――――――――――――――

    在何如玉愁眉不展的时候,她老公周天祥正在外面花天酒地呢,在酒吧里左拥右抱地,一会儿亲这个,一会儿搂那个,好不自在。有一个客人认识何如玉,他悄然和身边那个人介绍:“看到那个男人没有?何总的丈夫!”

    另一个瞪大了眼睛:“不可能吧?何总?”

    “没错,不信咱打个赌?”

    两个人碰了一下酒杯:“真是无奇不有呢!”他们这酒还没喝下去,周天祥那边就打了起来,两个女人,一个男人,也看不清谁打谁,纠缠在一起,只听到唏哩哗啦,又哭又喊的,乱成了一团。很快有服务生走过来用力拉开了他们,周天祥脸上不知被谁抓破了,他用手抹一下伤口,看到手上有点血迹,周天祥顿时恼羞成怒,立刻发了疯似的冲向另一个女人,幸亏她躲得快,旁边又有人拦着,周天祥嘴里还不干不净地骂着:“他妈的,你个臭*,拿了老子的钱,还装清纯,今晚你要是不让我高兴了,我非把这里砸个稀巴烂!”他嘴里又吐出一串骂人的话,这时两个保镖过来,黑着脸把周天祥往外脱,一看人家真来硬的,周天祥立刻变了一副嘴脸:“干吗你们这是?我可是你们的VIP,小心我告你们。”两个保镖没被唬住。周天祥又抬出一个人:“我可是你老板的朋友,小心你们丢掉工作啊。”一个小伙子不屑一顾地瞅他一眼:“闭上嘴,我可不管你是什么P,只要是捣乱的,必须给我老实点。”

    周天祥在挣扎中被拖出去了。在一个角落里,还坐着一个黑着脸的何宇非。

    ―――――――――――――――――――

    庄晓静从卫生间出来,一边擦着湿渌渌的头发,一边往沙发处走去,手机早响了半天了,她的头发没洗好,就耽搁了两分钟,她打开手机一看,立刻紧张了起来,赶紧拨了号码:“喂,啊,没听到,对不起啊!我刚才在洗头,真的没事,我保证。嗯,是的,那钱到账了,谢谢你啊。”庄晓静放下手机,长出了一口气。

    ――――――――――――――――――――

    刘家群和何如玉两人又在办公室里商量了半天。

    “这样,咱们也别激烈反对,慢慢了解他,看他是什么意思?说起来,这事咱们总是被动的,越急就越被动了。”

    听刘家群这么说,何如玉的心里才宽松了些。何如玉非常感激刘家群,如果不是有他,这几家超市早就关门了,凭她一人之力,根本撑不起来,她这个总裁当得有点吃力,多亏有刘家群在,才能逢凶化吉。

    “老头子看人是很有眼光的,要不是他培养了一个全能的你,我早就焦头烂额了。”何如玉由衷地感激刘家群。

    刘家群只是淡淡地笑了笑。何震先也给了刘家群一点股份,这也是一种激励,让他更好地留在公司帮助何如玉。何震先算是看透了,他那三个亲儿子只会算计他的财产,只会和何如玉争夺利益,一点忙也帮不上。所以他宁可培养一个信得过的下属来辅佐女儿,也不让血缘亲情来冒险。

    何如玉给他一张纸条:“家群,这是那个何宇非的电话,你有时间和他接触一下,看来早晚得和他打交道了。”

    刘家群接过纸条,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何如玉:“你顺便了解一下这个人。”

    刘家群忽然想到了什么,和何如玉小声说了几句,何如玉顿时高兴起来:“不管行不行,咱们都要试一下,如果可以,那就太好了”刘家群对何宇非这个人已经知道一点,何震先在临终前对他说过一句话,说会找个人和刘家群一起帮助何如玉。何如玉善良、心软,对周天祥又管不了,这是让何震先最担心的一个孩子。

    ――――――――――――――――――――――――――

    庄晓静喂好女儿,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发呆,她坐了半天,就又去找出那个旧的桃核,盯着看了一会儿,她拿过手机,犹豫着,最后还是把手机扔到一边,又仔细地察看着这个桃核,仿佛里面有什么重大的秘密一样,是不是有什么秘密呢?凭感觉,她觉得这里面一定有些她所不知道的故事,可是,那是什么呢?她这样默默地看了半天,凭空猜想了一会儿,又把桃核放了回去。

    ―――――――――――――――――――――――――――

    早上,顾欣然鼓足勇气问:“这个周末咱们去看桃花好吗?听说现在开得正好。”

    祝晓伟狐疑地看着顾欣然,顾欣然感觉有些不自然,连忙说:“你要忙就算了,我就随便一说”

    祝晓伟冷淡地拒绝:“我讨厌那些轻浮的东西,你难道忘记了?以后别再提这些事!”

    顾欣然想说桃花的美丽是绚烂和纯洁的,哪里轻浮了?但嘴唇动了一下,什么也没说出来。她看到祝晓伟眼中有明显的不满。

    一说桃花,祝晓伟就气不打一处来,他曾在一个桃花节上看到顾欣然最美丽最灿烂最动人的笑容,但是她不是对他笑的,所以他一直耿耿于怀。

    因为顾欣然说起桃花,祝晓伟的心情就不太好,上班时他又接到一个神秘电话:“干吗?行了,我给的钱已经够多了,如果你敢再提条件,先把那些钱都还我,大不了说明真相,有什么了不起的?”

    “我也不是这个意思,就是想你了,

    “就是随便聊个天,看你想多了,没事没事,有空再聊。”一个女人的声音传出来。

    合上手机,祝晓伟一脸不悦,她还想威胁他一辈子吗?

    ―――――――――――――――――――――――――――

    祝晓伟走了,顾欣然还是无事可做,就在家转悠,里外都察看了,一切安好,洁净,她都不知自己该干什么了。这套房子不是独立的别墅,位置在十二楼的中间,这是顾欣然自己挑选的房子。

    结婚的时候是公婆给选的一套别墅,单独的二层楼,比这一套大多了,那位置是一个标准的富人区,里面出入的都是穿名牌、坐豪车的人,个个都是非富即贵,当然也有*的小三,越是这种人,她们打扮就更上心,更注重名牌效应,更重视别人的眼光和评论,为了不让瞧不起,她们更是颐指气使、趾高气扬的,真正的原配倒是淡定和低调些,即使有高傲的气势,也不是强装出来的,而像是比较自然地与人合为一体,像祝妈妈就是这样,有点不怒自威的气势。

    虽然这是富人区,人与人之间还是很有距离感,女人见面先多打量人家的服装和车辆的品牌,以此来推测人家价值几何,男人倒不怎么在意这些,都是来去匆匆地,不管是丑的还是英俊的,不管是高的和矮的,都自有一种威严。这个小区不像一般小区那样,住久了的邻居会见面打个招呼,至少也会微笑着,算是个点头之交,每个楼下都常有老人孩子在那里转悠着,热闹着。

    这里面的住户也不少,但经常居家的不多,没呆几个月,顾欣然就感觉超级压抑,她又想搬家,想住到比较接地气的地方。那时正在刚搬出来,祝晓伟对顾欣然言听计从,别说搬个家,要个星球,他也会去想办法,他更想离开,因为父母老是打扰他,干涉他的自由。

    祝家父母的房子和两人的新房相邻,说实话,这也是顾欣然不自在的原因。但这点距离也没保住,为了吃饭方便,公婆直接让他们搬回去跟他们一起住,婆婆总是居高临下的样子,对她不冷不热的,仿佛真是她抢走了祝晓伟,夺去了他对婆婆的感情一样,顾欣然在婆婆面前,经常会有亏欠她的感觉,特别是看到婆婆那种埋怨的眼神时,她更感觉自己是掠夺他宝贝儿子的人。

    和公婆住在一起的时候,婆婆便是各种管着。经常让他们这样那样,祝晓伟和顾欣然就像是完全被监督的、不自由的新婚夫妇。当顾欣然透露出想搬家这个意思的时候,正好医生也是这个意思,所以祝晓伟比谁都积极,立刻带着顾欣然去选房子,虽然同在一个小区,但还算是选了较远的距离。怕母亲反对,他还先斩后奏,钥匙拿到手了,准备搬家时才告知父母。这件事情让祝妈妈心里十分不痛快。祝家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怎么会让他离开她的视线呢?祝爸爸还算理解:年轻人嘛,得给他们一点自由的空间。

    顾欣然和祝晓伟在婆婆的一脸不情愿中搬了家,两人像被放飞的小鸟,很是得意了几天。不过这种状况也没有太持久,祝妈妈也在他们附近买了套房子,走路的话也就十几分钟,开车一会儿就到了。而且还和他们俩约定好了,每个周末都要回家吃饭,与父母团聚。这个习惯一直保持至今。

    ―――――――――――――――――――――――

    在室内看了一圈,顾欣然觉得有点遗憾,这房子装饰虽好,却不是自己监督办理的,因为这是现成的精装修房,他们拎包就入住了,当时也是看中这一点,为了能快点搬家,特别需要这样的房子。在没住进来之前,这里已经什么都给准备好了,根本没有需要他们添置任何东西。顾欣然感觉有点像入住酒店,不过他们俩搁谁都不懂装修房子,最后商量好,直接选择了精装房,省了装修这一大麻烦。

    顾欣然走到窗口,轻轻地抚摸着粉色的窗纱,说实话,如果是她选择的话,会要浅绿或浅蓝色的,她喜欢比较冷点的色调。她觉得冷色调让人更安静、心情平静,更有利于睡眠,她的想法正好和设计师的理念相反,设计师喜欢在卧室和家里用暖色调,显得明亮和温暖。

    顾欣然悠然站在窗台的时候,却不知道有双眼睛正在盯着她,盯在她美丽的脸上。

    ―――――――――――――――――――――――――

    知道庄晓静最近的乳汁少,顾欣然就到超市买了一大包奶粉,她专门留意过菲菲喝过的奶粉品牌,是很寻常的牌子,她就去买了些高档的奶粉,这样可能更好些。提着两包东西,顾欣然开开心心地去看庄晓静和女儿菲菲。看到孩子,顾欣然又抱又亲地,和孩子玩了半天。顾欣然每次来都是这样,总夸半天小宝贝,又带来很多礼物,恨不能把商店都给她们买过来,顾欣然对闺密的好,远远超过亲姐妹。

    庄晓静只是在一边微笑着看着,看女儿被逗得笑起来,她把嘴角拉得更长一些。顾欣然对她越好,庄晓静就越有负担,比如此刻,她若有所思地看着顾欣然,过了一会儿,好像是拿定了主意,她从一个衣橱里拿出一个普通的桃核项链,上面穿着的红绳都有些旧了,显然不是新买的,犹豫了一下,她还是拿给顾欣然:“给你!”

    顾欣然好奇地接过来:“给我的礼物?怎么会是旧的?”

    庄晓静观察着顾欣然的表情:“你不认识吗?”

    顾欣然仔细观察着,摇了摇头:“我的吗?”

    庄晓静复杂地看着她:“这个,是你出院时落在医院里的,我当时去看你,可是你刚好出院。一个护士说你有个东西落在*头柜中了,她看着不是什么值钱的,就要扔,被我要过来了。”

    “我怎么一点印象没有啊?”顾欣然翻来覆去地看着。

    庄晓静没有说真话,当时护士说,祝晓伟安排她把这些没用的东西全都扔掉,包括这个项链,但是被庄晓静正好看到,就要了下来。

    “总算是物归原主了,谢谢你晓静,你还为我保留了这么久。”顾欣然十分高兴,她总有一点和过去有关的东西了,怎么会不高兴呢?过去的记忆没有了,连旧物都没有一点,这又让人情何以堪呢?

    看到顾欣然开心的样子,庄晓静尽量平静地解释:“一忙就忘记给你了,应该早给你的。对了,这个东西最好不要让祝晓伟注意到。这么低廉的东西,他肯定不会喜欢。”

    “可是我很喜欢,我给它换一个新的红绳,这样就好看了!”看起来,顾欣然对这东西爱不释手。

    “听说这东西能避邪,你正好可以以这个名义多买几个,还有类似的手链,你都戴着,说不定还真有效果呢。你不是说祝晓伟很烦你做恶梦吗?用这个试试?”庄晓静提醒着。

    顾欣然高兴地点点头:“还是你最好,总为我着想。”她亲昵地揽了下好友。

    听到这话,庄晓静的脸上有几分惭愧。

    顾欣然忽然想起来:“晓静,这是谁送给我的?你知道吧?”

    “你在大街上捡到的,当时你是这么说的,后来你就不怎么戴它了”

    “哦,是这样啊,我怎么一点一点点的记忆都没有了呢?即使看到这东西,也是十分陌生呢,好像不是我的东西。”顾欣然说话的时候,一直盯着项链看着:“我觉得它还挺美,你觉得呢?”

    庄晓静如实说:“我倒没看出什么美感,不过,这是与你有关的东西,唯一的东西,所以你要保存好。”

    顾欣然又亲昵了揽了下庄晓静的胳膊:“当然,这是我的历史。”

    ―――――――――――――――

    从庄晓静家出来,顾欣然一边走一边观察着这个项链,这是清漆呢还是年代久远磨平了?桃核的表面已经比较光滑了。她走到一个小手饰店里,果然看到很多崭新的桃核饰品,

    顾欣然走到一个小手饰店里,果然看到很多崭新的桃核饰品,价格也低廉,她买了几个桃核的手链和像佛珠般的长串项链,也买了一根红绳,在现场就更换了起来。顾欣然在小店里细细观察过了,唯独没有核桃项链,看来这东西还是稀有之物呢。站在柜橱面前,有那么几秒时间,她有点恍惚,有点疑问,会不会是某个人送给她的呢?她自己又不好意思地摇摇头,这也能胡思乱想吗?

    ――――――――――――

    祝晓伟回家的时候,就感觉顾欣然有些不同,整个人神采奕奕的,走路也轻盈起来,他打量着她:“你今天去哪了?”

    “看我干女儿去了。”顾欣然说话的声音都轻快了很多。

    “去吧,多去看看,说不定咱们就能很快生一个亲女儿。”祝晓伟鼓励她。

    顾欣然笑着点了下头,拿着包往卧室走,祝晓伟忽然抓起顾欣然的手腕:“这是什么?”

    “桃核的手链,还有项链,我买了好几个呢。据说能避邪,也许能治做恶梦呢。”她又显摆出自己的另一个手链。这是庄晓静提前教过她的,所以说起来比较顺畅和自然。

    祝晓伟不置可否地笑了:“这个你也信?好吧,随你高兴,但是出席活动或去咱家时不许戴这个,妈妈不会喜欢的。还有你那些不是名牌的服装,妈妈很有意见,以后去见她,一定打扮得漂亮些,让她喜欢。”

    “嗯,我记住了!”虽然这些话不让她喜欢,但顾欣然还是高兴地应着,好心情有了,受伤的感觉都淡化了。吃完饭,顾欣然又去翻看祝晓伟和庄晓静联合写的关于她的回忆录,她虽然早已熟读,却还想从中找出一点关于项链的蛛丝马迹。结果当然是又一次失望,不过,这没影响她的好情绪。

    因为心情好还是怎么的,这个夜晚果然睡得很踏实,顾欣然连梦都没做一个,梦话也没有说。早上醒来,祝晓伟都惊奇了,忍不住打趣道:“哈!桃核果然避邪了,要不今天给你买一堆去?”

    “有很多了,现在不要了!”顾欣然不自觉地摸了下胸前的项链,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祝晓伟走后,顾欣然摘下项链静静地看着,这项链是她唯一的旧物了,幸亏庄晓静有心,替她保存下来,可是对顾欣然提的问题,庄晓静都说不知道,比如这个是谁送的?她自己笑着摇了摇头,她无亲无故的,能有谁送?估计是自己买的,这么廉价的礼物,谁送得出手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总裁任性,后悔无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明V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明V并收藏总裁任性,后悔无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