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总裁任性,后悔无妻 > 第110章 总裁任性番外11

第110章 总裁任性番外11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打完电话,庄晓静长出了一口气,还好,这两个男人没有串通一气。其实这事情真的办成,她也不是十分伤心,因为对方是自己的好友,是顾欣然,她相信欣然会比自己更爱菲菲,可是那份血缘母女情分又是断不了的,即使是好姐妹,也不能替代。在这时,庄晓静又觉得自己有点小题大做了,太大惊小怪了。

    庄晓静一边拍着女儿睡觉,一边想着祝晓伟和顾欣然,两年多的时间,难道爱情就变淡了吗?祝晓伟对顾欣然的疼爱和用心,庄晓静都是目睹过的。特别是在医院那段时间,祝晓伟几乎是寸步不离……庄晓静叹息了,就算是旁观者,她也看到祝晓伟对顾欣然还是冷淡了很多,也许是热恋真的已经消失了。

    ――――――――――――――――――――――――――

    顾欣然出去购物时,不经意地看了一眼那个年轻的流浪汉,他像受到惊吓一样,立刻低下了头,这反倒吓了顾欣然一跳。顾欣然十分奇怪,这人的眼神很特别,好像有很多故事、有很多话,也许她真的像他的某个熟人?

    这晚,顾欣然又被自己的梦吓醒了,她梦到自己被人枪杀,被打得千疮百孔,她一身冷汗地坐了起来。祝晓伟无奈坐起来,开了*头灯,轻轻地拍着她:“恶梦,又做梦了,别害怕。”顾欣然不均匀地喘息着,她把手放在胸口上,为什么这么真实?

    “好了好了,快睡觉。”祝晓伟看顾欣然完全醒了过来,就按她躺下:“快睡了!”他顺手关了灯。

    黑暗中,顾欣然完全收回心神,她忽然觉得祝晓伟有些时候好像对她越来越好了,特别是在她做恶梦时,前段时间他还很烦,很反感,但近日明显改变。不知为什么,她又想起了那个流浪汉的眼神,忧郁、沧桑而深沉,她轻轻地叹息了一声。

    早上,祝晓伟悄悄地起*,他怕吵醒了顾欣然,动作很慢地穿着衣服,然后又坐在*边看着她。此刻顾欣然侧着脸躺着,她的脸,美得有些不真实,鹅蛋型的脸上,皮肤细腻白嫩,美丽的大眼睛常会不自觉地流露出忧郁的眼神,深思还是忧郁?认识她的时候,他就被这种淡淡的忧郁所吸引,

    一眼之间,祝晓伟就认定她是他的女神,必须得到她。想到与她相识相恋的前后,祝晓伟忍不住轻轻地叹了口气。祝晓伟不想回忆过去,于是赶紧离开了卧室,到客厅倒了杯水,还没喝上一口,手机响了起来,他怕吵醒了顾欣然,就赶紧接了电话:“喂,这么早,打电话干吗?”他边说话边走向阳台,还顺手关上了阳台的门。

    ――――――――――――――――――――――――

    从庄晓静的幸灾乐祸中知道,祝晓伟并没有抱养孩子的意思,张明路有点意外,他感觉那天聊得很透,也很愉快,怎么会又不同意了呢?他没有明着和妻子说什么,但心里是十分不甘心的,祝晓伟也许是年轻,还想不到太多,那么他母亲呢?一想到祝妈妈,张明路的眼神立刻亮了起来。也许是爱屋及乌,庄晓静平常最烦祝妈妈了,这老太太总让顾欣然不舒服,总挑三拣四,庄晓静能喜欢她吗?所以就在平常的言语中多了一些这方面的话题。

    真是说着无心,听者有意,张明路这时全想了起来,在旁观者看来,祝家婆媳之间的关系不好,主要原因只有一个,就是顾欣然没有生孩子,而婆婆又急着抱孙子,这种矛盾是明眼人一看就知的。张明路心中暗喜,明天就去找祝妈妈,老年人的心思,他太懂了。

    庄晓静也有点意外,对张明路这么精心策划的大事,眼看就失败了,他怎么会这么平静呢?除了第一下反应有点吃惊之外,怎么会又平静下去了呢?也许是觉得这事做得很没脸,也不好意思再表现什么了。祝晓伟叮嘱过了,不要让顾欣然知道,这事情也不算什么好事,不要张扬出去了。

    庄晓静可是巴不得这样,她觉得有这样的丈夫真有点丢人现眼呢,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要送人,太让人失望了,虽然他的目的是为生二胎,不是*等不可原谅的事情,庄晓静的心里还是多了几分失望。

    ――――――――――――――――――――――――――――――

    何宇非去找了何东兄弟三个,他们谈了些什么,何如玉一直很奇怪,但是何宇非也只是搪塞几句,并不全程报告,她也就好意思多问。反正他们不来找她麻烦了,这是真真摆在眼前的。

    何如玉不是不知情,她和刘家群商量了一下,以刘家群的名义请何宇非,她来作陪,这样看,面子里子都有,她可以顺便地顺水推舟地说一点点感谢的意思。如果一下子转过头来,何如玉还是感觉别扭,她还要再观察一下何宇非。

    周天祥得知何宇非与何如玉走得越来越近,他心里十分不舒服,特别是这人一出现,立刻夺取了何如玉的大部分权利和家产,这就等于就是夺了周天祥的财产,他心里早就忌恨已久。这天听说何宇非又宴请了何如玉,周天祥心里就十分不舒服,借着酒劲发开了酒疯:“他奶奶的,何宇非是什么东西?抢钱,抢权,他明明就是个强盗!”

    何如玉看他喝醉了,站在那里都站不稳了,就装作没听到,继续看自己的电视。周天祥见妻子没反应,更来劲了:“你就是个小女人,不懂得耍心眼儿,要是我,三下两下就把他收拾了,还是个私生子,连私生子还不知是不是真假!”

    何如玉以为周天祥说几句就完了,哪成想他越说越来劲:“私生子也和你没关系,那都是我们老何家的事!”

    周天祥呵呵笑起来:“哦?原来你喜欢私生子?那太好了,我给你生一个,不是,是一堆,如何?”

    何如玉把遥控器扔到沙发上,站起来想躲开他,不再听他胡说八道,谁想周天祥一下把她推倒在沙发上,因为毫无防备,何如玉扭到了腰,啊哟一声叫了起来:“你神经病啊?你弄伤我了。小兰!”何如玉一边忍着痛,一边喊保姆。保姆一直在偷听,听到叫她的名字,赶紧跑了出来:“玉姐,你怎么了?”

    “什么都没怎么,装什么装啊?我就轻轻动了你一下。”周天祥不服气地看着何如玉,只见何如玉疼得脸色都难看了,他这才紧张起来:“真的假的?”

    “小兰打电话,我估计是坐不了咱家的车了,腰好像断了!”何如玉皱眉咬牙的样子,终于让周天祥相信了,他吓醒了一半。小兰赶紧走到一边打电话:“急救车,对,是扭伤腰了,不敢动了现在,我们家在西城路东三街名苑小区4号707,对,快点啊,谢谢!”

    ―――――――――――――――――――――――――――

    在送医院的路上,小兰已经给刘家群打电话了,刘家群第一时间通知了何宇非,他们俩同时往医院赶。

    何如玉在拍片做检查的时候,刘家群和何宇非才先后赶到医院,看到何宇非过来,周天祥躲得远了一点。看周天祥的样子还没有小兰焦急呢,何宇非心里就十分恼火:“小兰,何如玉是怎么伤到腰的?她又不干体力活儿?”

    “我不知道。”说着,小兰有点害怕地看了一眼周天祥。何宇非立刻明白了,肯定是这个混蛋做的好事,他眼中的怒火熊熊燃烧起来,看到何宇非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周天祥又理亏又害怕,他感觉到了何宇非眼中和脸上的杀气,不由得后退了两步,直到背部顶在墙上,这里何宇非已经靠近了他,咬牙切齿地问:“是你吗?啊?是你让她受伤的吗?”

    “不是不是,我只是轻轻,轻轻地推了她一下”周天祥急于辩解,他一张嘴,酒气也吐了出来。

    何宇非往一边吐了口气,他眯起眼睛的样子越发显出几丝狠劲,周天祥用胳膊挡着自己的额头,他已经感觉到拳头离自己不远了,老婆有了娘家人,不忌讳点怎么行?何况是一个刑满释放犯。周天祥这时才后悔了起来。

    刘家群一看情形不好,赶紧过去拉着何宇非:“有话慢慢说,等何总出来问问。”

    “不行,我得先问问他,保护老婆是不是老公的责任。周天祥,请你回答我!”最后五个字是一字一顿说出来的!

    周天祥吓得腿都有些软了,这时响起了何如玉的声音:“哥,你住手!别脏了你的手。”听到声音,几个人同时转向何如玉,她躺在*上,被护士推出来:“没事,没有大问题。”

    何宇非急忙走到何如玉面前:“检查结果怎么样?”

    护士:“哦,她的腰是旧伤复发,配合治疗,再好好休养一段时间,就能恢复,不过以后得注意,别成了习惯性地扭伤。”

    “习惯性扭伤?”何宇非又心疼又生气。

    看到何宇非的表情,何如玉赶紧笑了笑:“老毛病了,没事,你们谁都别和我妈说,她知道了会着急。”

    “知道着急还不好好保护自己?”何宇非责怪着。

    虽然是一句责怪的话,但听在何如玉耳中全是关心和疼爱,她的眼泪不由得冲进眼睛,原来,有哥的感觉还挺好的。

    ―――――――――――――――――――――――――

    在医院住了九天,何如玉才能轻轻动弹几下,还得好好注意身体的角度,才痛得轻些。医生让她卧*休息,至少半个月时间,才能开始活动。医生说可以回家休养了,按摩师会定期上门按摩帮助康复。

    刘家群走进病房:“手续都办好,咱们出院吧。去哪个家啊?”刘家群看着何宇非。

    “她也太不会照顾自己了,既然不能自理,赶紧住回娘家去。”绷着脸的何宇非把这话说得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

    周天祥张了张嘴,一个字也没敢说出来。

    小兰问:“那我呢?”

    何宇非还是一脸严肃:“你不想照顾何如玉了?”

    “愿意愿意!”小兰偷着吐了下舌头,眼前这男人也不是个省油的灯,连周天祥那么混蛋的家伙都忌讳何宇非几分,她更得好好表现:“玉姐,咱们回家吧。”

    何如玉看着何宇非:“给我妈打个电话,免得吓着了她。”

    “我们都解释好了,她在家等着你呢。”刘家群安慰着。

    何如玉放心地笑了,看到周天祥躲在人群后面,她心里又气又感慨,看来这男人真做不了她的保护神。哪怕在最需要的时候,他也以害怕何宇非,不敢到医院来,只是打了几个电话询问。何如玉忍不住轻轻地叹了口气。

    安顿好了何如玉,刘家群和何宇非从何母家走出来,刘家群神秘地告诉何宇非:“你知道刚才何总叫住我,跟我说什么了?”

    “说什么啊?”

    “她说;你看着我哥点,别让他去找周天祥算账,周天祥就是那种没脑子的人,咱犯不上和他一般见识。”

    何宇非笑了:“唉,何如玉啊,真是”

    “你也别让她太为难,她对他还是有点放不下吧。”

    “嗯!我知道了!”

    “在医院那天,你听到没有,何总叫你哥了,你想打周天祥的时候?”刘家群提醒。

    “哦?我当时在气头上,什么也没注意,她真叫了?”何宇非认真地看着刘家群,直到对方肯定地点下头,他才欣慰地笑了。

    ―――――――――――――――――――――――――――

    这天祝妈妈正在关大门,她要去亲戚家串门,她刚一转身,张明路就笑嘻嘻地站在那里,她感觉有点眼熟,但还是有点蒙:“你是?”

    “阿姨你好,我是张明路,就是庄晓静的丈夫。”他赶紧介绍着自己。

    庄晓静这人熟悉,经常和顾欣然一起的,祝妈妈点了下头,还有点疑惑:“你是路过?”

    张明路毕恭毕敬地站在那里,十分礼貌地微笑着:“阿姨,我有件事,很重要的事,想和您谈谈,不知您有没有时间?”

    祝妈妈心里这个纳闷啊:他找我干吗?莫非是顾欣然在外面干了对不起祝家的事了?她那胆子,也就是个兔子胆,应该不会。

    看祝妈妈在盘算着,张明路就知道她对自己感兴趣了,他赶紧询问:“是关于生孩子的秘方,不知您?”

    祝妈妈马上就乐了:“那太好了,在哪里?”

    “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请您喝杯茶呢?”

    祝妈妈笑了笑:“茶就不必了,咖啡吧,我喜欢喝咖啡。你跟着我走,没几步路,前面就是咖啡厅,很里的咖啡很好喝。”

    说着两人就向咖啡厅走去。

    ――――――――――――――――――――――――――――

    咖啡厅内,祝妈妈悠然地喝着咖啡,她现在想明白了,她不能太急迫了,否则对方会要很高的价格。无利不起早,祝妈妈明白这个道理,如果不是为了钱,庄晓静直接告诉顾欣然就行了,她们俩人关系密切,这种好事能不赶紧去办?凭着多年的经验,祝妈妈分析对面这人肯定是为财而来,但张明路没有谈钱,这让她有点奇怪。他的理由完全是在为祝家着想,比祝晓伟更迫切地想让祝家有后,这是为什么呢?祝妈妈有点想不透,张明路越是不提钱的事,祝妈妈就越觉得蹊跷。张明路讲得头头是道,于情于理都没有拒绝的理由了。祝妈妈总觉得还里面有点什么问题,不过,具体是什么她还没想出来。临别的时候,祝妈妈的话也说得十分科学:“你的心意我了解了,非常感谢你能这么助人为乐,不过这是大事,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你也了解的,我得回家商量一下。有消息了我再通知你。”

    “好的,谢谢!那我等你电话。”张明路殷勤地致谢。

    “不客气!”祝妈妈往外走的时候,听到张明路感谢的话,怎么听都觉得别扭,这明明是帮祝家的忙,他怎么会说出谢谢二字?

    ―――――――――――――――――――――――――――

    祝晓伟在阳台上打电话:“行了,别啰嗦了,我已经和你说过了,别痴心妄想了!”

    一个女声从电话中传出来:“你如果一直是这种态度,我就去找你父母了!”

    “随你便,如果你想嫁给他们,我管不着。”说了句狠话,祝晓伟关上了手机。祝晓伟的脸色有些难看,威胁他的女人正是她的助理洪洁。前些时间出差,因酒后失态,两人睡到一起,后来出差,每次住宿时,洪洁都主动安排住一个房间,两个人在外地如夫妻一样,为打消祝晓伟的顾虑,洪洁还声称她认为这是她工作的一部分,并不影响他的家庭和事业,她是心甘情愿的,不要他负任何责任。洪洁说的这一句话,彻底放松了祝晓伟的心理防线:“我不是你唯一的女人,你也不是我唯一的男人,两个成年男女,偶尔的需要和慰藉罢了,别那么老封建!”从此,两人的这段孽缘就开始越来越纠结了,因为洪洁在某一方面是热情如火的女人,祝晓伟有点迷惑和留恋。

    顾欣然是祝晓伟做梦都想得到的女人,而且也如愿得到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两个人至今没有孩子,母亲每有微词,他都会替顾欣然说好话。特别是他外面有*后,心里多少都有歉意,在语言和行动上都刻意地对顾欣然更好。这天早上,破天荒的,祝晓伟居然给顾欣然准备了简单的早餐。顾欣然起*后,看到餐桌上半生不熟的煎蛋,嘴巴张了半天没合上,天啊,这男人有救了,终于对做家务有点兴趣了。

    顾欣然欣慰地笑了,她还是盯着煎蛋看了半天,她想像着祝晓伟手忙脚乱的样子,就有点想笑。

    ―――――――――――――――――――――――――――――

    刘家群晚上约何宇非吃饭,两个人聊得十分投机,刘家群发现何宇非就像是家家乐的真正老板,对超市的整个运转几乎全部掌握,他便从心底里相信,这人是真得到其父的真传了。不过,刘家群没有问他为什么在路边呆着,还是那样一副形象。这是对人家最起码的尊重,而且何宇非也曾坦诚相告,说要办一点自己的私事,大概就与眼前的流浪汉生活有关吧。

    关于何宇非的来历,有好几个版本,有说他和老爷子在拘留所里相遇,有说老爷子一直关注着他的成长,还有人说是何宇非的养父母为了钱财,主动让何宇非认祖归宗。当然还有一种最可笑的说法,说何宇非欺骗老爷子,为自己杜撰了私生子的名义,目的是为了何家的产业等等。

    不管怎么传说,都跟流浪汉无关,那人难道真是何宇非吗?刘家群的心里还在疑惑着。

    刘家群没有看错,也没有猜错,那个人真的是何宇非。

    这天,何宇非和流浪汉老周很早就来到顾欣然的小区对面,他俩的位置随着树荫和楼房的阴凉而做着不同的调整,作为流浪一族,也要有起码的自我防护意识,何况是长期的流浪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总裁任性,后悔无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明V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明V并收藏总裁任性,后悔无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