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总裁任性,后悔无妻 > 第175章 番外76(大结局)

第175章 番外76(大结局)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因为刚才一番发泄,顾欣然的心里终于舒服了些,不再那么难过了,她朝着车的方向紧走几步,如果天完全黑来,她会害怕野兽出没。看到车的时候,顾欣然放心地笑了,何宇非帅气地站在车门边,双手装在口袋里,像极了迷人的车模。“哥,你是不是我的影子?无论我在哪里,你都能找到?”她的声调故意调皮一些,她不想影响哥哥的心情。

    何宇非微笑着开了车门,示意她坐。

    ――――――――――――――――――――――――――――

    茶室内,洪洁又在和顾欣然见面:“如果不相信我,你可以问你的好友,她会告诉你很多吗?有我这么坦诚吗?不信你现在就打个电话问问?”

    顾欣然平静地看着她:“我们之间不需要考验。”

    洪洁不屑地笑了:“是你不敢考验她吧?”

    “我不愿意上你的当。”顾欣然坚决地拒绝。

    “干脆说你不敢尝试,因为你害怕。”洪洁的眼神异常坚定和嘲弄。

    顾欣然轻咬了嘴唇:“你以为别人都像一样吗?”终于还是被激将不过,顾欣然拿出了手机:“晓静,忙吗?没事,菲菲很好,我也很好,你什么时候来接她?好,一定要提前通知我,否则你可带不走她。”顾欣然一边打电话,一边看着洪洁得意的表情,几句之间,她已经转变了话题。

    洪洁看到对方关上手机,一脸失望。

    洪洁离开之后,顾欣然还是给庄晓静打了电话:“晓静,我想问你,关于我的事,你知道多少?”

    对方明显地迟疑了一会儿:“欣然,我知道的和你知道的,应该一样多。”

    顾欣然心一凉,但语气还是控制地平静些:“对啊,你看,我是不是脑子真的有毛病了,整天胡思乱想。”

    “还是因为梦中人?欣然,不是我说你,网恋也算是实实在在的一种心灵交流和聊天,你喜欢的梦中人,梦是转瞬即逝的,可真不能陷进去,那就真万劫不复了。”

    顾欣然深吸了口气:“晓静,我有时觉得,我梦中的男人,是不是菲菲出生后,我再次失忆,因为失忆而忘掉的男人?”

    庄晓静耐心地劝解:“欣然,你这可真是胡思乱想了,在没这事之前,你不是也失忆吗?不是也做梦,梦到他吗?”

    “是啊”顾欣然茅塞顿开:“我都忘记了。”两人又聊了半天。

    合上手机,顾欣然发了半天呆,庄晓静真的好像在回避什么,她又仔细地回想了以前的事,庄晓静既在保护她,也在回避她,为什么之前就没发现呢?

    ―――――――――――――――――――――――――――――

    关于那一段时间,就是洪洁出现后的一段空白,庄晓静也是闪烁其辞,难道真的发生过什么吗?她梦中的男人是真是假?她梦到的那个洞房,是不是真的存在?为什么她强烈地思念他?现在的每天晚上,她都要想很久才睡着,有时又梦到他,还是那么模糊的面容,似曾相识,却又看不清楚reads();。

    眼前这床,这凳子,这墙,这窗户,这书橱,无一不到她梦中来过,顾欣然轻轻地抚摸着与众不同的书橱,如同抚摸着她梦中的故事。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巧合?难道她真的来过?如果是,为什么她又想不起来?只有梦中,只有梦中,这个地方会反复出现,而那个梦中人,又是那样模糊。

    她有几天没有梦到他了,失望油然而生,就像他失约了一样,让她魂不守舍。难道连梦都这么吝啬吗?是生她气了吗?甚至都不肯再到她梦中来?源源不断的泪水涌出来,她的要求不高啊,哪怕只是梦到他,和他在梦聊天两两相望或是浪漫温存,她都会幸福无比。

    那稀少的满足感,足以抵过清醒后的失落和孤单。想孤单就越想他,越想他就越孤单。她坐在床上,抱着枕头痛哭失声,他在洞外泪流满面。连山风都悄悄吹过,不敢打扰了伤心人。夜色渐浓中,连月亮都不忍心看着这俩伤心人这样自虐,云彩彻底遮盖了月光,深山的夜就更神秘了。

    好久,听到屋里没有声音了,何宇非就悄悄走了进去,蜡烛还剩一小截,在摇曳的烛光中,蜡烛在一点点地减少。哭累了的顾欣然蜷着身子侧躺在床上,她的脸是安祥和柔和的,像婴儿般乖巧可爱。

    他蹲在床边,静静地观察着她,她睡着的样子还是那么美丽,让他的眼睛一刻也不忍错过。烛光在跳跃了几次后,彻底闭上了眼睛,它的光已经燃烧到无可燃烧,那仅有的光明也完全没入黑暗。慢慢地,困意袭来,何宇非侧躺在床沿上睡着了。

    顾欣然又从恶梦中惊醒,她吓出了一身冷汗,何宇非也被惊醒了,他反应很快,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欣然,睡吧,是梦。”

    “你是谁?”那声音遥远而熟悉,还用问吗?肯定是梦中人,她闻到了他的味道。

    何宇非的声音有些沙哑:“欣然,你说我是谁?”

    懵懂的顾欣然被他特别磁性的低语声迷惑:“真的是你吗?”这话问得多余,她已经把头贴在他的胸前,听他的心跳了,是他,就是他,虽然隔着衣服,这声音咚咚的,很熟悉!顾欣然的心也跳跃起来。

    何宇非闻着顾欣然的发香,用巴轻轻地摩挲着她的头发,欣慰和喜悦完全覆盖了他,装哑巴的事全都忘到脑后。他更低地问着:“欣然,想我吗?”

    顾欣然没有说话,只是把温热的唇准确地吻住了他。一点星光没有的夜里,谁也看不清谁的面孔,只闻到彼此的味道,只有熟悉和渴望已久的感觉。因为太激动,顾欣然小声抽泣起来,但是她丝毫没有犹豫和后退,这才是她深爱和思念很久的爱人,为了这一刻的重逢,她宁愿死去也不足惜。

    他的手像一把篝火,触到哪里,哪里就会炽热和燃烧,他全身就像一团火。这一刻的顾欣然宁愿被他毁灭,甚至化为灰烬都在所不惜。没有语言可以形容他们的渴望和迫切,连空气也被他们的呼吸搅热了,除了那种独特的音乐,他们听不到任何声音。

    此刻,万事万物皆退避三舍,只有彼此,彼此的需要让他们疯狂,那是爱到极致的疯狂,是久违的爆发。两人的泪水都交织到一起,他们轻车熟路地缠住了对方,就像生生世世都不分离一样,抵死缠绵。

    顾欣然原本冷寂已久的心和身体在重压之,居然活跃了起来,干枯的五脏六腑此刻也全被热情涨满,她嘴里说着混沌不清的话,只有何宇非懂得其中的密码reads();。她用力抓住他的胳膊,仿佛那里是开关一样。

    被她掐住的肌肉,他丝毫不觉得痛,而是无比地舒畅,那是需要他的信号,是他的动力源泉。也许因为思念太久,压抑太久,何宇非像泛滥的山洪,一旦爆发,就一泄千里,而且一发不可收。

    当山洪退却,一切归于寂静,天已经蒙蒙亮了,顾欣然汗湿的头发零乱地遮在脸上,散落在枕头上,她甜蜜地进入了梦乡,在梦中她都是笑着的,如果能永远这样该多好?何宇非贪婪地看了她半天,又在她唇上印一个热切的吻,才舍得离开。

    顾欣然甜甜地哼了一声:“嗯,讨厌!”听到她撒娇的声音,何宇非差点挪不了脚步。做了个深呼吸,狠心来,他还是离开了,收拾好“战场”的残局,让一切激情都归于梦中,他还不想揭开迷局,如果顾欣然不相信,生出逆反心理,那就真麻烦了,他不想逼迫她做任何事情。

    太阳出来很高了,顾欣然才悠然醒来,她伸了个懒腰,舒适无比,她忽然看到自己光滑白希的手臂,着实吓了一跳,她努力地回想,是了,她做梦了,梦到梦中人了,他真有力量,差点让她窒息,想到梦中的美妙,顾欣然一脸羞怯地笑了。

    原来这里就是圆梦的地方,想做什么梦,就能有什么梦,梦中奇异的相遇如同现实一般甜蜜,现在感觉,她的每个细胞都是快乐和满足的。连梦的力量都这么真实?真好!

    天刚亮时,何宇非还沉醉在幸福的回味中,他坐在桥边的石头上,写了几个字记录自己的心情:分开多少次我都不害怕,因为我坚信,我们终究会走到一起,相遇多少次我都会期待,我知道,只要相见,我们就会爱上彼此,因为我们早已是彼此生命中的印记。此生来世,生生世世,不离不弃。然后他把石头翻过去,有字的一面沉寂在面,从表面看,就像一块普通的石头,而石头面却刻有一颗深深的爱心。

    顾欣然穿好衣服,她走出门去,空气真好,新鲜而迷人,她闭起眼睛大口呼吸着,然后四处观察,不远处的石头上,何宇非正坐在那里睡觉。顾欣然心里一动,有那么几秒的迷惑,他的身影好熟悉,好像,真的好像。她拍了拍自己的胸膛,禁止她继续胡思乱想,不是得了臆想症吧,把身边人想像中梦中人?连自己的哥都不放过?她用力摇摇头,摇掉这个不切实际的可笑念头。

    --------------------------------------------

    洪洁又来找顾欣然,并告诉她,如果她快点结婚,就会告诉她一个天大的秘密,关于她身世和失踪之谜。所有的焦点仿佛都是需要顾欣然结婚才能解决,顶着何宇非不同意的压力,她决定嫁刘家群。

    “不过,陆家父母好像反对我们,不喜欢我了。”顾欣然如实相告。

    “不好意思,我以前做的傻事,说了你很多坏话,刚才我已经去跟他们解释过了,他们也相信了你,所以你不用担心。”

    顾欣然不满地瞪一眼洪洁,原来这一切都是她在背后挑唆的。

    “我当时觉得不想让你得到幸福。现在我想开了,你幸福了,我才可能幸福。”洪洁十分真诚地看着她。

    顾欣然不屑地看着她:“我结婚时,会给你发请柬的。”说完,就起身离开了。

    何宇非看到洪洁来找顾欣然了,就问她:这人来干吗?

    顾欣然也不瞒他:“她知道很多事情,过段时间会全部告诉我reads();。”

    ――你还在纠结和祝晓伟的事?何宇非有些纳闷地写道。

    顾欣然看了一眼何宇非欲言又止。

    ----------------------------------------------------------------------------

    顾欣然一边在阳台喝茶,一边劝何宇非:“哥,有些事是逃避不了的,比如你的婚姻,我的婚姻。你的日期自己定,我的结婚日期已经定来了,就在十天之后,我希望你送我出嫁,因为你是我唯一的娘家人。”她才刚说了一个开场白,何宇非一声不响地起身离开了,看着他的背影,她忽然有些心疼。

    卧室内,何宇非像雕塑一样坐在地上,一动不动。他现在有什么理由留住她?挽回她?因为江妍妍的出现,彻底划出一条分界线,他和顾欣然之间越来越远。

    -------------------------------------------------------------------

    刘家群心里还是不踏实,虽然请柬都发去了,婚纱照也拍了,他还是要确定。

    “欣然,你是真的想嫁我吗?你知道,我盼望这一天已经很久了。可你,怎么说,你一直是我高高在上的女神,我还有些不相信。”

    顾欣然微笑着:“当然,我当然愿意嫁给你,除非你不想娶我。”

    刘家群欣喜地紧紧拥抱着顾欣然,而她的眼中却是失落和迷惑,为什么完全没有梦中人的激动和喜悦。幸福指数为什么还没有梦中高?她赶紧收回心神,梦中人不过是一个虚拟的梦,是自己想太多,在梦中杜撰的情人,这个才是实在的。庄晓静说,忘记一个男人的最好办法,就是用另一个男人来取代他。这话应该很有道理,为什么此刻,顾欣然却有些不知所措,心中总是有些背叛了梦中人的感觉,隐隐地有些不安。

    看到何宇非无端地消瘦去,顾欣然心疼不已,她亲自厨做饭,他依然没有食欲。顾欣然着急了:“哥,这样去,你连陪我走红毯的力量都没有了?难道你要看我孤零零地把自己嫁掉?”

    看到何宇非眼中痛不可止的千言万语,顾欣然真的震撼了,心跳莫名其妙地加速,像见到梦中人,她也像被定住一样,两人长久地对视着。保姆收拾东西的声音传过来,她才收回了心神,赶紧转移了目光,慌张地说:“我忽然想起,还要找家群有点事,哥,你自己慢点吃。”

    匆匆走出门的顾欣然并没走远,她倚在门上,长长地出了口气,她是该快点嫁掉,否则,她就会犯错了,会把何宇非当成梦中人,会迷恋他,离不开他。现在还来得及,还好!她定了定心神,就给刘家群打了电话:“喂,你在哪里?好,我一会儿也去新房。”

    新房里,顾欣然和刘家群在察看还需要置办什么东西,“差不多就行,已经很好了”顾欣然虽然左右看着,其实什么也没看进心里去。刘家群忽然抱住了她:“欣然,今晚不走了好吗?”

    “你怎么了?”她一边挣脱一边问。

    刘家群放开她,认真地看着她:“欣然,你不觉得我们之间还少点什么吗?”

    顾欣然眨了眨眼睛:“什么?”刘家群忍不住低头吻住了她,顾欣然很奇怪地睁着眼睛,很冷静而清醒地接受了他的亲吻reads();。感觉不到她的回应,刘家群低声问她:“你不喜欢?”

    顾欣然尴尬地回答:“不是,我好像忘记了这是怎么回事。”她的心中溢出无限的悲哀,她和梦中人的亲吻不是这样的,每次都是甜蜜激情而浪漫的,为什么,现在面对一个实实在在的男人,居然会无动于衷,连心都平静如常,可是他马上就是自己丈夫了。似乎他的怀抱还不如何宇非的幸福和温暖?

    看她不好意思地想着什么,刘家群感觉顾欣然真是可爱之极,一点不像结过婚的样子:他用力揽了她的肩膀:“那,今晚留来吗?”

    顾欣然立刻紧张了:“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准备呢。”

    ―――――――――――――----------------------―

    正在上班的顾欣然忽然接到一个电话:“是我,机主叫洪洁。是,你说什么?当场死亡?哦,是叫祝晓伟,你联系他吧。”她子跌坐在椅子中。办案民警打来电话,说手机号的机主在车祸中当场死亡,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意外呢?不久前她还给顾欣然打电话,说要亲自来拿请柬,还要送一份结婚礼物。这么说,随着洪洁的意外身亡,顾欣然的身世之谜再次石沉大海。那她的婚还要不要结呢?

    刘家群打来电话:“欣然,来试修改后的礼服,我在婚纱店等你。”

    顾欣然有气无力地回答:“不用试了,很好,我有事,先这样。”

    刘家群有点不解,她的情绪忽高忽低,他着实有些拿不准她。他倒不担心何宇非,因为有江妍妍腹中的孩子在那里,何宇非是无法逃避的。

    在确定顾欣然要嫁人之后,何宇非就很少呆在她身边。而顾欣然也要刻意保持和哥哥的距离,所以也并不去深究他去了哪里。

    后天就结婚了,顾欣然感觉万分复杂,她一直恍惚着,心中居然有对不住和背叛了梦中人的愧疚,她谎称要到去接庄晓静,顺便在她家住一夜,缓解婚前恐惧症。但是,顾欣然和庄晓静说了实话,她去和梦中人道别,今生再不踏足那个地方。

    到达桃花山的时候,夜色已经降临,顾欣然因为心情不好,连害怕虎狼的心都没有了。她轻车熟路地打开洞门,又插好门闩。也不开灯,只是凭感觉摸到床边,默默地坐在那里。

    “我现在能看到窗口的一丝光亮,可我心里,完全是黑暗的。我知道你会在这里,我知道你是见不得光的,如同我们的虐恋。”顾欣然抱起枕头,闻着上面的味道:“我知道自己快要疯了,因为太想念,因为太害怕,我只能找一个活生生的人来取代你。只能这样,不能让错误再增加了,你为什么总附身在我哥身上?我知道自己的心理和精神都出了问题,可是却不敢看医生,因为我怕被关到精神病院。”

    不知觉间,泪水已经打湿了枕头,她的声音中也带出哭腔来:“我没办法,如果再和你继续,我连哥哥的幸福都毁掉了,可他是我唯一的亲人。我喜欢被他抱的感觉,温暖亲切,迷恋那种感觉,也许是没有你的弥补,这是你们最相似的怀抱了,我每次都要时刻提醒自己,他是哥哥,不是我梦中的恋人。我终有一天会崩溃的,会。算了,不说了”

    她伸手摸到床头上的抽纸,使劲地擦着涕泪交加的脸:“我是来告别的,不能哭花了妆,我知道你是看得见我的reads();。”她叹息了一声:“我在这里陪你一夜,你来或不来,这都是最后一夜,因为我要嫁人了,要好好做人家的妻子。也拜托你,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的梦里,不要用任何一种方式出现”忽然听到墙角的一声重重叹息。

    顾欣然的眼泪更是千倍百倍地涌了出来:“我知道,你就在这里,会在这里等我。但是,以后就不要再等了,因为我们没有以后。”她把枕头蒙在脸上,不让自己哭出声。再睁开眼时,床边已经坐了一个硕大的黑影,她心中一喜,不由分说地抱住他:“我就知道,你会和我告别的。”她跪起来,双手捧他的脸,上面居然也会是泪痕,她的心痛只能用泪水来减弱。她轻轻地吻着他的眼睛:“对不起对不起!”她的唇轻轻地吻到他的脸上,他的泪水苦涩,她都感觉得到。

    “欣然,欣然!”他的叹息终于停止,取而代之的是粗重的呼吸和让人迷惑的热吻。因为感觉到他的力量,他的拼命,是要把她含化,要取她入他骨髓的迫切,她的眼泪又涌了出来,这次,她要痛快爱一回,疯狂作一回……这一夜缠绵反复,搅热了洞内沉默和狭小的空气,所有有灵性的物体都在给他们力量,都为他们伤心,为他们加油。荡气回肠的绝爱,直到黎明才安静来,她才睡慢慢睡去,她脸上的笑容绽出了幸福和满足。

    --------------------------------------------------------------

    得知顾欣然结婚,作为朋友和姐妹,庄晓静放孩子,专门赶来参加婚礼。这一夜,两人谈了很久很久……庄晓静提醒她,必须忘记梦中人,否则就不会幸福。

    今天是顾欣然结婚的日子,早上起来,何宇非就从冰箱里拿出冰袋,敷在眼睛上,半天才拿开,因为一夜没睡,眼睛明显地红肿起来。保姆过来报告:“何先生,顾总已经换好礼服,已经在婚礼现场等你。”

    何宇非冷冷地回答了一句:“知道了!”

    保姆张大了嘴和眼睛:“不是,你”她根本没敢说去,因为何宇非的眼神像小刀一样犀利地射了过来,她赶紧住了口。

    出现在婚礼现场时,何宇非已经几百次地调整自己的情绪了,但一张脸还是没有喜气,只是平静了些,眼神中还是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这已经是他武装到最好的状态了。

    看到何宇非终于到来,顾欣然才放了心,她昨晚还和庄晓静担心,也许何宇非不会来送她。顾欣然高兴地迎过去,紧紧地挽着何宇非的胳膊。在音乐声中,两个缓缓地走着。

    庄晓静有一刻的迷惑,好像这俩人才是天造地设的伴侣,阳,他们是那么和谐和闪亮,不知道的客人都在小声议论,以为这俩人就是新郎新娘呢。多走一步,何宇非的心就被刀割,他什么声音都听不到,只听到自己心底的声音:何宇非,你是混蛋!你是混蛋!他看到的是遥远的记忆,两个小朋友在桃林中嬉戏,小女孩笑着喊:“哥,这里是仙境吗?”

    小男孩大声回答:“是!”

    “长大后,我要在这里跳舞,给哥哥看。”小女孩眼中闪着可爱的光。

    “长大后,我会娶你,就在这片桃林中!”

    “没羞没羞,哥哥想新媳妇了!”两个人的笑声把桃花都震落了几朵。

    桃花开了败了很多年,她依然是别人的新娘,而且还要他亲手送她出嫁,这和割他的心有什么两样?

    何如玉一直在冷眼旁观reads();。

    不远处,刘家群在幸福地等待着。他没有看何宇非,现在他只关心自己的新娘。何宇非用力握着顾欣然的手,良久,才慢慢把她交到刘家群手里。因为他的速度太慢,刘家群吓了一跳,他以为何宇非临时反悔,又想抢回顾欣然了。直到紧紧地握住新娘的手,刘家群的心才放来,紧张的脸上露出笑容。

    何宇非眼看着美丽的新娘,看着心爱的女人成为别人的新娘,他的心一片片地被撕裂,他想像过很多次,两人共同走进婚姻的殿堂,而不是像今天,他要亲自把她交给另一个男人,尽管这人是自己的兄弟,他还有一亿个不放心。何宇非握住顾欣然的另一只手,沙哑地说出四个字:“你,要幸福!”

    全场的人都惊呆了,顾欣然的泪水夺眶而出:“哥,你能说话了?你好了?”她挣脱了新郎的手,紧紧地和何宇非拥抱在一起:“太好了,太好了哥!要知道这样,我早说结婚,让你早点开口说话。”

    主持人开始煽情:“多年不能说话的哥哥,因为妹妹的出嫁而开口说话,这就说明这婚结得很是时候,是福音,是喜上加喜。”众人都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呆在一边的刘家群尴尬地看着他们,顾欣然泪水婆娑,而何宇非只是拍着她的后背,努力地瞪大眼睛,虽然眼圈红了,但硬是没让眼泪落来。

    何宇非深情地看着顾欣然,这是世界上最美丽的新娘,应该是他的新娘,可是此刻没有应该了。他紧紧地拥抱着她,努力地勾起两个嘴角,算是似有若无的笑容,当他在顾欣然耳边哑着嗓子说:“一定要幸福!”的时候,顾欣然的心被击中,她连点头都忘记了,她忽然怔在那里,这分明是梦中人的声音,她的瞳孔在放大,她的大脑已经一片空白。

    因为知道是最后一次,何宇非还是久久地拥抱着顾欣然,而顾欣然还远没有从震撼中反应过来。怕刘家群不高兴,庄晓静只好走过来拉了顾欣然的胳膊,何宇非才终于放开心爱的女人,默默地拍了新郎的肩膀,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开。

    此刻有一个人是想唱歌的,江妍妍的喜悦之心简直无以言表,原来他不是哑巴,真是十全十美了,她紧紧地跟了上去。只见何如玉恨恨地看了一眼顾欣然,接触到何如玉愤恨的目光,顾欣然才回过神来,但是不知道何如玉为什么突然这么恨她。

    何如玉已经转过身去跟在何宇非身后,她又和江妍妍说了几句什么,江妍妍停在那里,不敢再继续跟随。这时传来主持人的声音:“刘家群先生,你愿意娶顾欣然女士为妻吗?”只听到刘家群欣喜地接道:“我愿意!”

    “顾欣然,你愿意嫁给刘家群吗?”看着何宇非离去的背影,犹如看到她的梦中人绝然离去,她的情绪就这么一点一点地沉去,泪水模糊中她几乎可以确定那人就是梦中人了,为什么今天的错觉这么逼真?

    “顾欣然女士,你愿意嫁给刘家群先生吗?”主持人又重复了一遍,因为顾欣然没有及时回答,刘家群的心跳差点停止了,庄晓静碰了走神的顾欣然,小声提示:“说我愿意。”

    “我”

    刘家群幸福而温柔地重复着:“我愿意,亲爱的。”

    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没有更多的时间和空间让顾欣然确定何宇非是谁,复杂的泪水更多地涌了出来。主持人打趣:“瞧新娘子激动的,此时竟然流了幸福的泪水,来,大家来点掌声祝福她,让她快点说出我愿意。”掌声中的顾欣然有点茫然,但还是努力控制了自己的声音:“我……愿意。”

    掌声和欢呼声中,何宇非的脚步停顿了两秒,心已经彻底碎掉,倔强而孤独的背影继续快步前行reads();。在掌声和刘家群的拥抱中,顾欣然傻傻地看着远方,何宇非的背影正在渐行渐远,不知为什么,看着他的背影,心底莫名地痛起来……

    “新娘太激动了,从声音中就听出来了,新郎你还站着干吗,快亲吻你的新娘吧。”

    在一片起哄声中,顾欣然像是被吻了,她的脑子变得懵懵的,嘴唇凉凉的,好像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

    离开热闹的人群,何宇非在路边漫无目的地走着,江妍妍想上前和何宇非说话,何玉拉住了江妍妍:“不想难堪的话,你就停止一切,不然”

    江妍妍也不示弱:“不是我要追他,是孩子想看到他爸爸。”

    何玉眯起眼睛打量了半天江妍妍:“说到孩子,我就更有兴趣了,不然的话,咱们去做DNA鉴定?”

    果然这话有力量,江妍妍脸色难看起来,一步也没敢多动,半天才说:“你有什么权利?竟然提这么无理的要求?”

    何玉一字一顿地告诉她:“别人没有,但我有,因为我是何宇非的亲妹妹。”

    江妍妍吃惊地捂着嘴,一时无话可说,原来他们俩才是真的兄妹,难怪。

    “我想也给你们办场婚礼,不过,条件是先做DNA鉴定。”何玉一瞬不瞬地看着江妍妍。后者的目光闪烁了两,轻咬嘴唇,没有说话。果然是做贼心虚,何玉鄙视地瞅她一眼,快步去追何宇非,但是当何玉四处寻找何宇非的时候,却是影子也看不到了。

    ―――――――――――――――――――――――――――

    庄晓静心里急得很,顾欣然怎么回事?她哥走了,就像带走了她的魂,她像木偶一样傻瓜一样地微笑着,机械地点着头。因为担心,庄晓静一刻不离地跟着她,她从新郎手中抢过新娘:“她昨晚没睡好,你自己去敬酒好吗?我来照顾她。”看到庄晓静恳切地眼神,刘家群放开了顾欣然凉冰冰的手,不过他还是亲了她的额头:“欣然,你和晓静去休息,我来应付”

    一进休息室,庄晓静就急切地问:“欣然你是怎么回事?你刚才,那个何宇非”一听到何宇非三个字,急火攻心的顾欣然像又被人重击了,只觉眼前一黑,幸亏庄晓静扶住了她。庄晓静把顾欣然扶到沙发上坐,倒了一杯水:“你喝一口,镇定,他,你们真的”庄晓静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何宇非眼中掩饰不住的心痛和不舍,还是没有逃过庄晓静的眼睛,但今天不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

    顾欣然双手抱着杯子,呆呆地摇头,摇头再摇头:“不可能不可能”

    “什么不可能?”

    “什么都不可能!晓静,我哥去哪了?你把我手机拿来。”顾欣然忽然一脸着急。

    庄晓静迟疑着去拿来手机,顾欣然急急地拨了何宇非的手机,一句提示声传来:“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怔愣片刻,手机掉在地上,顾欣然还是虚脱了……

    很久,顾欣然听到庄晓静轻轻地声音:“医生说没事,就是太累了。”

    “好,你放心,我来照顾她,我会让她好好睡觉的reads();。”另外一个小声说话的是刘家群。

    临走之前,庄晓静还是有些不放心:“真是不好意思,本来是你们的新婚夜,你看”

    刘家群了解地安慰庄晓静:“没事,你回去休息吧,我会好好照顾我的妻子。”

    顾欣然没有睁眼,但眼角的泪水还是流了来,等听到门关上的声音,她睁开了眼睛:“对不起,家群!”

    刘家群轻轻地吻了她的香唇:“没事,只要你好,咱们来日方长。”他微笑着用手给她闭上眼睛:“睡吧,宝贝,明天会好的。你放心睡,我在这里守着你。”

    顾欣然已经心力交瘁,眼睛一闭上,很快就进入梦乡。刘家群的脸上现出几分阴郁,他在发短信:找到他吗?

    对方回复:没有。

    刘家群的眼神中万分复杂,他思索了一会儿,确定顾欣然已经睡着,就出门去打电话。“何总,我在照顾欣然,没空回电话。”

    何玉嘲弄地声音传过来:“当然了,浪漫新婚夜,正常。”

    “那你电话是?”

    “我警告你,不要去打扰我哥,不要再派人四处寻找,他只是想清静,自我疗伤,请给他一点伤心的空间。”

    刘家群只好回答:“那,好吧。”

    刘家群叹了口气,这是何宇非早晚要面对的,失忆的顾欣然必定要开展一段新的人生,即使没有刘家群,也会有别人。他在外面站了半天,还是打电话:“继续找,找到告诉我,不过不许打扰他。”

    顾欣然是何宇非的女神,又何尝不是刘家群的?兄弟之间,什么都可以让,只有女人不能。这是刘家群的原则和坚持。

    虽然顾欣然没说什么,但庄晓静已经预感到不妙,这一夜,她翻来覆去地没有睡着。清晨,乔南打来电话:“晓静,赶紧回家吧,孩子们都想你了。”

    庄晓静的声音有点不耐烦:“知道了,这边的事完了,我会尽快回去,不过,看样子,我得多呆几天。”

    “怎么了?出事了?”乔南觉得庄晓静的声音有点沉重。

    “嗯,新娘子在婚礼上晕倒了。”

    乔南笑了:“幸福到这种程度吗?得在床上晕倒才好。”

    “别贫嘴了,是真晕了,不堪重负。别说了,你又不懂。”庄晓静因为心烦,直接挂掉了丈夫的电话。

    ------------------------------------------------------------------

    夜深人静时,何宇非在大厦对面的地上坐着,他身边扔了好多啤酒罐,东倒西歪地,他的眼神早已经醉得迷离不定,但他一直盯着新房的灯光。看到刘家群拉上窗帘,何宇非的心几乎不会跳了,既而灯也关掉了,何宇非的眼前心里都是一片漆黑,连咬破了自己的唇也不察觉……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总裁任性,后悔无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明V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明V并收藏总裁任性,后悔无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