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侍寝3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假皇帝提笔蘸墨,手腕悬空,在雪白的宣纸上停顿了数秒才落下第一笔。浓重的墨迹在纸上延展开来,‘碧霄宫阿宝’五个行书大字跃然纸上,与周武帝的真迹一般无二。

    放下笔,看见自己的成品,假皇帝微不可见的吐出一口气。皇上的字迹他模仿了三月,每日都要描摹数万遍,足可以假乱真,连良妃和沈太师都分辨不出,更何况不通笔墨的德妃?这道关卡应该是顺利通过了。

    想到这里,他搁笔,趁着德妃拿起宣纸欣赏的当儿给常喜投去个询问的眼神。

    常喜微微点头,表示不错。

    两人的互动自以为不着痕迹,天衣无缝,但实际上,拿着宣纸凝目欣赏的孟桑榆却留了一线余光关注两人的动作和表情。两人的眼神交流,她自然没有错过。

    心中隐约的想法更加清晰,孟桑榆眉头微蹙,这才细细查看手里的五个大字,半晌没有说话。

    殿内安静的出奇,气氛逐渐有些微妙。假皇帝心脏略微收紧,终于忍不住开口,“爱妃可是觉得朕这五个字写得不好?”

    常喜悄悄抬头,目光灼灼的盯着德妃的脸。

    “哪里,就是皇上写的太好了,臣妾一时都看呆了!”孟桑榆放下宣纸,笑容说不出的谄媚。

    “哦?哪里写得好?爱妃同朕说说。”假皇帝挑眉追问。

    “这个,臣妾也说不上哪里好,但就是觉得好!皇上您真是才高八斗!”笑容更加谄媚,拍马屁的痕迹更加露骨,孟桑榆将一个不通文墨,心机单纯的痴女形象表演的入木三分。

    假皇帝舒心的笑了,德妃果然如常喜公公所言,没什么才学,也没什么心机,但正是这样的女人才更好相处。他不由为自己感到庆幸:若真要死,临死前能亲近这样的可人儿也不算亏。

    想到这里,他走上去揽住德妃的肩膀,把她往怀里带,脸上的宠溺之情溢于言表。

    尼玛!这百分百是个假货!孟桑榆心里做咆哮状,面上却丝毫不显,极其自然的挣脱假皇帝的怀抱,将他按坐在软榻上,娇滴滴的说道,“皇上,现在轮到臣妾来展现才学了。臣妾前一阵儿刚学了一套烹茶技艺,今日便表演给皇上看,可好?”

    烧水,全套茶艺、品茶,再谈论些诗词歌赋,人生理想,这一套流程下来少说也得花费一个小时,应该能把此人熬走。孟桑榆默默思量着,亲自跑到茶水间去挑选茶叶。

    在瓶瓶罐罐中搜寻,她最终选定了周武帝最爱喝的君山银针,随后想了想,又拿出一罐凌云白毫,捻了一小撮放进君山银针里拌匀。

    小巧的水壶逐渐冒出白烟,不久便响起咕咚咕咚的沸腾声。隔着氤氲的雾气静看德妃专心烹茶的脸,那恬淡怡人的微笑,优雅从容的动作一再吸引着假皇帝的视线。他原本是见不得光的暗卫,注定孤寂一生,何曾接触过什么女人?更何况是这样明丽照人却又心机单纯的女人。说不动心,那是假的。

    “皇上请喝茶。”孟桑榆捧着一盏热腾腾的茶递到他手边,打断了他心中的旖旎遐思。

    假皇帝迅速收起迷蒙的眼神,接过茶盏送到嘴边啜饮。品茶的功夫他也学了三月,虽然不似皇上那般精于此道,但也能说出个一二三来。

    “香气高爽,汤色橙黄,滋味甘醇,根根银针团聚直立于杯底,爱妃泡的好茶!”他喝了一口赞道,末了又细细品了两口,三口之后便放下茶盏再不动作,行止间尊贵典雅,倒很像那么回事儿。

    孟桑榆眸光微闪,掩嘴笑道,“皇上谬赞了!”

    见她凤目流转,笑颜如花,假皇帝内心一动,看看窗外早已昏黑的天色,哑声道,“天色不早了,爱妃与朕早些安置了吧。”

    “是,臣妾这就帮皇上沐浴更衣。”孟桑榆正准备起身,似想到什么又坐下了,期期艾艾的看着假皇帝。

    假皇帝莞尔,柔声道,“爱妃有事便说,无需顾忌。”

    “皇上,臣妾母亲日前帮哥哥相中了礼部侍郎付广达付大人的嫡长女,想求皇上给哥哥下旨赐婚,喜上加喜,皇上可能成全?”她目光满含期待的看来。

    “这……”事关孟家,自己不能擅自做主,假皇帝不着痕迹的朝常喜看去,常喜动了动小指,他立即接口道,“让朕考虑考虑吧。”

    周武帝做事果决,甚至是有些专横,这等小事答应就是答应,不答应便会当场拒绝,从未有过‘考虑考虑’的说法。孟桑榆口里应诺,心里却更加笃定了某种猜测。虽然这猜测有些耸人听闻,常人绝对难以想象,但历经两世的孟桑榆可不是常人,她看得多了,自然也就想得多。万事皆有可能,这是她一直信奉的一句话。

    压下突突狂跳的心,她站起身,一边吩咐碧水和冯嬷嬷去准备热水,一边去挽假皇帝的胳膊。

    “呀!”正准备退走的碧水忽然惊叫一声,引得众人都朝她看来。

    “你这死奴才,鬼叫什么?”常喜当即怒斥。

    “奴婢失仪,请皇上恕罪!只是,只是……”碧水吞吞吐吐说不出个所以然,只惊恐的瞪着德妃坐过的绣墩。

    冯嬷嬷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立马哀声叫道,“呀,娘娘信期来了!”这下,染了几丝血色的绣墩便在众人眼中暴露无遗。

    孟桑榆立时便涨红了脸,连忙放开皇帝,噗通一声跪下,“臣妾污了皇上的眼,扫了皇上的兴,请皇上恕罪。”话落,她咬紧红唇,偷偷用水汪汪的凤目去瞟皇帝的表情,又羞又怯的小模样说不出的可怜可爱。

    假皇帝被她看得心尖发痒,又瞟见染血的绣墩,胸中更添爱怜。掩下心头的一丝失落,他连忙伸手去扶德妃,柔声道,“信期突至本是正常现象,爱妃何罪之有?快快起来,地上凉。”

    “臣妾不起来!”孟桑榆死活不肯起身,见假皇帝皱眉,连忙怯怯的解释,“臣妾这幅模样如何好意思起身?待皇上走了臣妾才起来。”话落,还将手里的绣帕急急盖在那污了的绣墩上。

    “哈哈哈哈……”假皇帝大笑起来,直笑得前仰后合。这样直爽又可爱的女人他还是第一次见,真是让人不得不喜欢!皇上怎么就看不上德妃呢?真是令人费解啊!

    “那好,朕这便走了,爱妃不用送朕,快些起来吧。”见德妃拧眉撅嘴,表情十分坚定,假皇帝只得摆摆手,笑着走了。

    等他走远,孟桑榆立即起身,脸上娇憨的表情慢慢被凝重取代。

    “除了碧水和冯嬷嬷,其余人都退出去。”她沉声发令,就着备好的热水匆匆洗了洗,换上干净的衣裙,然后走到八仙桌旁坐下,拿起那张宣纸再次细看,末了又叫碧水取出以前周武帝的墨宝,一起放在桌面上比对。

    见主子面沉似水,一言不发,好像遇见了天大的难事,碧水和冯嬷嬷都有些紧张起来。就在这时,银翠哭丧着脸进来了,手里抱着嗷嗷低唤,显得虚弱无比的阿宝。

    “这是怎么了?”孟桑榆立即抽回心神,接过奄奄一息的阿宝,指着他嘴角的一丝血迹骇然惊问。不过半个时辰而已,怎么就吐血了?

    “回娘娘,阿宝不知怎么的,离开您以后就不停大叫,像得了失心疯一样。奴婢怕他吵着您和皇上,就带他去了最东边的耳房,没想他叫的更凶了,喉咙都叫出血还不肯停。奴婢想好好安抚安抚他还被他咬了一口!”银翠举起手腕,亮了亮上面渗血的牙印。

    周武帝不叫了,只鼻子里发出微弱的哼哼声,用爪子死死扒住孟桑榆的手臂不肯放开。天知道,在离开桑榆以后,他的内心有多么恐惧,多么绝望,就像被人用厚重的尘土活生生掩埋,心跳和呼吸都停止了,只想借着大叫引来桑榆将他救出那濒死般的痛苦。

    那假货眼里的欣赏和心动,他绝不会看错,若那人将桑榆从自己身边夺走,他便什么都没有了,连活着的希望都没了!桑榆是支撑他一路走来的精神支柱,是他黑白世界中唯一的亮彩,是他目前所能拥有的一切!他不能失去桑榆!死也不能!

    眼眶忽然涌起温热的潮意,周武帝连忙将脸颊埋入孟桑榆怀里,去深深嗅闻那令他无比安心的味道。

    “阿宝乖乖,别哭了,我在这儿呢!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别怕啊!”孟桑榆挑起他的下颚,看见他溢满泪水的眼珠,心头便是一痛,连忙对银翠说道,“他受伤以来一直和我形影不离的,一旦离开我便会陷入遇难时的回忆,再次受到惊吓。你赶紧去太医院找温太医来看看。”

    银翠连忙应诺,匆匆离开了。孟桑榆也没了比对字迹的心思,抱着阿宝坐在榻上,又是揉又是亲的,好容易才将浑身发颤的阿宝从她怀里哄出来。阿宝呜呜叫着,用小爪子勾住她的脖颈,一个劲儿的舔她的唇,动作前所未有的急切。

    这边厢,假皇帝和常喜走出去老远,常喜忽然拧眉停步,低声道,“哎~洒家记着德妃的信期可不是这个时候,应是月底才对啊!这还有十七八天才到呢!”

    “公公,她是不是看出什么了?”假皇帝面色一紧。

    “凭她的脑子,应该看不出什么来。不过,还是找个太医给她看看保险。”常喜沉吟,一边派了个小太监去太医院传唤良妃常用的林医正,一边带着假皇帝回乾清宫复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宫斗不如养条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流书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流书呆并收藏宫斗不如养条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