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纸条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自乾清宫失窃已经过去了十天,原九门提督罗大人连丝儿风声都没抓到,更何论抓人了。他本是皇上的心腹,自以为皇上还会宽限他几日,却没想限期一到皇上就捋了他的职务,勒令他闭门思过半年。

    九门提督乃从一品武将,负责全京城的防务,品阶高,权利大,是个让人十分眼红的位置。沈太师和李相两派经过了一系列明争暗斗以后,这位置落到了原西安将军荣大人的头上。荣大人乃李相的连襟,娶了李相正妻的嫡亲妹妹。这京畿防务算是落入了李相囊中,沈太师棋差一着。

    孟桑榆虽然整日不出宫门,但孟家的人脉也不差,不管是朝堂还是后宫的消息,她总是能第一个知道,也连带着让阿宝听了去。

    京畿防务丢了,虽然在意料之中,但周武帝依然震怒不已,复又暗自庆幸。落进李相手里总好过落进沈太师手里。夺了九门提督之位,还有御林军和禁龙卫需要掌控才能完全架空自己,这两人还有几场恶仗要打!

    虽然知道两派还有的耗,周武帝却也不敢再耽误,他要马上与闫俊伟取得联系回到肉身才行,否则朝局就难以收拾了。

    这日,趁着孟桑榆午睡,碧水、银翠、冯嬷嬷躲在偏殿的耳房里唠嗑的空挡,他麻利的溜进书房,跃上凳子,再攀上书桌,扒拉了一张宣纸出来准备给闫俊伟留封书信。

    琢磨了好半响,他在纸上写到:子恒,替朕请得道高僧招魂,再派人保护德妃。如朕无法苏醒,将德妃安全送到孟国公身边去,落款瀚海。

    子恒和瀚海是先帝分别替他们两取的字,除了先帝和他们自己,没有第四个人知道。用这样的称呼,闫俊伟看了一定会重视。他一边思量着,一边尽力控制肉爪子,试图将字写好。只可惜阿宝的脑容量不够,小爪子也比不上毛笔,几个字写出来歪七扭八,笔划复杂点的还污成一个个墨球,看着着实不像。

    写废了好几张纸才终于出了一件像样的成品,周武帝迅速用爪子将纸折起,放进自己小袄前的口袋里。幸好桑榆把他当人一样看待,费心给他缝制了衣服,否则这纸条都没处藏,直接叼进嘴里立马就被唾液打湿,污了字迹,写了也是白写。

    将其余的废纸叼进盛满水的笔洗里,看着上面的字被水浸湿,晕染成一团团不成形状的墨迹,他这才跳下凳子,放心的离开。

    最近的密道入口在御花园里,离碧霄宫有七八百米路程。因身子比以往壮实了很多,脖子上又戴着御赐狗牌,周武帝这一路走得很顺利。见周围没人,他跐溜一声钻入了一座假山。假山的涵洞很深很阴暗,走到尽头处,他用肉爪子拨弄地上的一块鹅卵石。平时只需轻轻一踩就能开启的机关,今儿足足拨弄了一刻钟才弄开。

    周武帝甩甩酸痛的爪子,迅速钻入徐徐开启的地道。

    地道里温度极低,一阵阵阴风从身边刮过,带来刺骨的寒意。浓浓的白色雾气从鼻端喷出,周武帝打了个哆嗦,再次庆幸桑榆给他穿了身小袄御寒。想到桑榆,一丝暖意就从心尖升起,周武帝定了定神,挨着地道的墙根紧走几步,一边走一边寻找暗卫们用来搜集情报传递信息的凹槽。

    这种凹槽镶嵌在墙壁的砖缝里,只要将搜集来的情报或需要传递的信息塞进去,凹槽里的气流就会将纸张卷走,落入机关尽头的小匣子里。这个小匣子只有闫俊伟才有钥匙,他每天都会定时打开整理情报,再挑拣出重要的消息呈报给自己。

    如今自己昏迷,只希望闫俊伟还保留着这个习惯。思量中,周武帝的肉爪子摸索到了墙壁底部的一个小凹槽,凹槽里隐隐透出一丝凉风,强劲的力道刮得他肉爪子生疼。就是这里了!

    周武帝眼睛一亮,扒拉出小袄里的纸条,踩成细细一卷,朝凹槽里塞去。刚塞进去一个头,凹槽里的劲风就嘶的一声将整张纸都卷走。

    也不知卷坏了没有?没有手真是不方便!周武帝站在原地摇了摇头,沿着原路往回跑。人一般只会注意与自己视线齐平的地方,头上和脚下是最容易忽略的两处。正因为考虑到了这一点,密道里的机关一般都设置在头顶或脚底,不细找很难发现。以前周武帝还觉得麻烦,如今却有些庆幸这样的设计。若是机关都设在与人等高的位置,现在的阿宝绝对够不着。

    将全身的重量都压在地面某块青砖上,待地道口开启,他麻利的钻出去,又在外面按下机关,将地道关闭。确定假山外面没人经过,他迅速钻出来,朝碧霄宫狂奔。

    这一系列动作下来至少用去了半个时辰,桑榆快醒了,看不见自己她会着急的。周武帝归心似箭。

    匆匆跑进碧霄宫,碧水等人还在耳房唠嗑,竟是没有发现自己的失踪,周武帝松了口气,快速朝孟桑榆的寝殿奔去。翻过门槛,三两步跑到榻边,见孟桑榆眉目恬淡,睡得正香,他微微一笑,小爪子搭上床沿就要爬进她怀里。

    看见映衬在深紫色床单上的脏兮兮的爪子,他僵住了,连忙停下动作。只可惜已经晚了,整洁的床单已经留下了两个黑色的梅花印,看着十分刺眼。

    周武帝垂头呻-吟,当机立断朝偏殿跑去。他记得偏殿的八仙桌上放着一壶茶水,正好可以用来给自己梳洗。借着凳子的帮助攀上八仙桌,他用爪子掀开壶盖,沾上茶水清洗自己爪子上的墨迹和灰尘,然后用舌头舔舐自己露在外面的绒毛,务必使自己看上去干净又整洁,免得遭了桑榆的嫌弃。

    舔完毛皮,他才意识到自己究竟干了些什么。苍天啊!他堂堂的周武帝竟然在给自己舔毛?!就为了讨主人喜欢?他还真成了一只宠物了!心里万分纠结,但他舔毛的动作却丝毫未停,桑榆还睡着,待她醒来看不见自己,不知道会有多担心!

    “阿宝在这儿呢,正在桌上玩水!快去告诉娘娘,叫她不用担心。”殿外,银翠探头进来,看见桌子上的阿宝,紧张的表情舒缓下来,对着另一头的碧水叫道。

    碧水答应一声,跑回去给主子回禀情况去了,看来孟桑榆已经醒了。

    周武帝垮下肩膀,心里十分沮丧。终究是没能赶在桑榆醒来之前回到她怀里去,又让她担心了。

    “阿宝在干什么?”银翠笑眯眯的走到桌前询问,看见已然变得漆黑的茶水和阿宝的一身狼藉,她惊讶的挑眉,“阿宝你个坏东西,又偷偷跑出去玩了!看你这一身脏的!刚换上的小棉袄就变成灰色了!走,我带你去洗个洗澡再送你去见娘娘!”

    话落,她伸手准备去抱桌上的阿宝。

    周武帝不习惯被一个女人长时间抱在怀里,那有损于他帝王的尊严,当然,桑榆是个例外。他避开银翠的手,自己跳下桌,跑到门边等待。

    银翠好笑的摇摇头,带着阿宝去洗澡。

    寝殿里,听见银翠托小宫女送来的口信,孟桑榆好笑的指着自己的床单,“阿宝这鬼灵精,还以为我不知道他偷跑出去了呢,瞧瞧,这就是证据!也不知道他都干了些什么,这爪子黑的……”

    碧水看着两个黑色的小爪印掩嘴轻笑。

    冯嬷嬷既无奈又好笑,忙唤来几个小宫女给主子换床单。

    孟桑榆转而坐到窗边的软榻上,见殿内地龙烧的很旺,热烘烘的让人浑身发软。她取下头上的发钗,打散一头青丝,脱□上的衣袍,指着梳妆台上的一个水晶瓶,慵懒的开口,“许久没松快筋骨了,碧水好好给我按按,用力点。”

    “是。”碧水笑着应诺,将一双手仔细清洗干净,拧开水晶瓶盖,将里面的玫瑰精油倒在掌心捂热,见主子已经脱得精光便走过去按揉她一身洗白的皮肉。

    冯嬷嬷快步走到窗边,将窗子严严实实关上,免得露了冷风进来吹着自家主子。

    两刻钟后,阿宝已洗得干干净净,浑身的毛发也用帕子搅干,换了身新衣服,屁颠屁颠的朝寝殿跑,身后跟着气喘吁吁的银翠。跑到近前,看见门窗紧闭的寝殿,他狐疑了一阵,待听见里面传来的嗯嗯啊啊的-呻-吟,他浑身都僵硬了。

    这声音太暧昧,太引人遐思,他止不住就要往那方面想。究竟是谁在里面?是谁让桑榆发出这样惑人的娇-吟?他黑色的眼珠子染上了冰寒的杀意,鼻头一皱,凶狠的咆哮声在喉间酝酿。

    “娘娘,这个力道够不够?”碧水低声询问。

    “再用力一点!唔,嗯……就是这样,好舒服!”孟桑榆低哑的嗓音中难掩欢愉。

    桑榆与碧水?磨镜?难怪她对朕不屑一顾!难怪她待碧水和银翠那般特别!原来如此!没想到朕的情敌竟然会是女人!一把妒火在心头熊熊燃烧,周武帝几乎快失去理智。他汪汪狂吠着跑到门边,疯狂的用爪子挠门。

    “哎,来了,别叫了小祖宗,嗓子还没好呢!”冯嬷嬷听见动静连忙打开房门。阿宝像炮弹一样闪进来,朝软榻冲去。看见里面的光景,他傻眼了。

    只见女人脱得光-溜-溜的趴在床上,浑圆的半球被床褥挤成了一个极其魅惑的形状,线条优美的脊背,挺翘丰润的臀部,笔直修长的双腿,每一处都仿似上天最精心的杰作,将女性的柔美和妩媚展现的淋漓尽致。

    碧水站在榻边,正用力在这幅完美的躯体上按揉,一股浓郁的花香味扑面而来,令人头晕目眩。那洁白的肌肤因沾染了一层油脂,散发出莹莹的微光,像磁石一样吸引着旁人的视线。

    画面确实香艳,却并非自己想象的那样。周武帝心头狂燃的怒火滋的一声熄灭了,大张着嘴巴呆呆站在榻边,滴滴答答的口水从嘴角滑落,积成了一个小水洼。

    “扑哧~”孟桑榆莞尔,伸出手去勾挠阿宝大张的下颚,戏谑道,“看什么呢?瞧你这呆样,口水都出来了!小色狗!”

    脸颊瞬间爆红,再待下去连毛发都要起火了!周武帝呜咽一声,屁股一扭,急急跑出殿去。孟桑榆银铃一般的笑声从身后传来,催促着他赶紧消失。太丢人了!看自己的女人竟然看到流口水!老天爷啊!求你赶紧让朕还魂!让朕能好好抱一抱桑榆!

    作者有话要说:因为网络不给力,回复一条留言小菊花要转动半个多小时,我就直接在这里说明一下。

    很多亲对男主有很大意见,我只能说,我写这篇文的初衷就是改造渣男,调-教狗皇帝,他身上有所有帝王都会具备的通病:自负、自私、自以为是、独断专行,滥情。正因为他渣,所以才有了这篇文的诞生。他前期有多渣,后期就会有多忠犬,所以千万别叫我换男主,换了男主我就不知道怎么写下去了。

    至于许多亲说的狗皇帝的智商问题,我是这样想的。从高高在上的帝王陡然变成一只畜生,这种心理落差肯定是非常巨大的,在宫里,随便一个小太监或小宫女都能随便踩死他,没有桑榆的保护,他活不了几天,遇见别的嫔妃做主人,喜欢了就逗一逗,不讨好不谄媚就不给饭吃,心情差了还拿针扎一扎,作为一只狗,他又能怎么样呢?难道还能霸气侧漏砍了这人的脑袋?被自己的女人和恩师背叛,被自己的儿子女儿毒打,被戴绿帽,几次挣扎在死亡线上,他若一点不悲伤愤怒,不彷徨失措,到最后还能高贵冷艳一笑而过,那他就不是皇帝了,是上帝。其实说到底,皇帝也是人,他们养尊处优的长大,如果扒掉他们的龙袍,夺取了他们的权利,将他们打落社会最底层,他们的生存能力恐怕比普通人还不如。狗皇帝不是没有IQ,他只是没有施展的余地,等他拿回权利,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窝囊了。(好吧,我承认,EQ确实低了点,皇帝一般都不懂爱。)

    这几天看见许多讨伐狗皇帝的评论,说实话真的很沮丧,突然有点累觉不爱。好在还有很多亲支持我,我才没有挥刀自宫。这篇文一定会努力码好,后期很甜蜜很有爱,想看狗皇帝倒霉或看桑榆幸福,都能满足你们。

    PS:有两个问题说明一下,一个关于李贵妃能生,为什么桑榆不能生。李贵妃是为了牵制皇后才上位的,李相也是在与皇后一族的斗争中逐渐掌权的,他是文官,生死都握在皇帝手里,皇帝可以给李贵妃子嗣,让李家有个念想,促使他们不得不争斗。而桑榆不同,桑榆的父亲手握百万雄师,他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皇帝根本无法控制他,在内忧外患下也不能除掉他,所以他不能让桑榆有皇嗣,给孟家更进一步的奢望。而且,这里面还与狗皇帝的身世问题有关,后文会提到。

    还有,关于狗皇帝儿女太多,这个设定我觉得很正常,哪个皇帝不是儿女成群,除非我再给桑榆开个大大的金手指,让狗皇帝在爱上桑榆之前都不举或不育,否则儿女肯定会有的。

    你们让我弄死几个,我正想谴责你们残忍、冷酷、无理取闹,结果我回头看了看存稿才发现,艾玛,我已经弄死一个,弄残一个,还有两个已经中毒,就只剩下大皇子和三个公主还好端端的。因为都是一笔带过,我竟然把这茬给忘了,果然还是我最残忍,最冷酷,最无理取闹,我擦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宫斗不如养条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流书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流书呆并收藏宫斗不如养条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