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侍疾4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孟桑榆呆住了,好半晌才举起手去抚自己濡湿的脸颊。这人是属狗的吗?亲也就算了,竟然还舔?尼玛!

    略微垂首,轻轻柔柔的按下额头冒出的一根根青筋,她粲然一笑。为了父亲,豁出去了,你要占便宜尽管占,反正我身子未愈,不能陪你滚床单!

    “还请皇上赐教。”一双黑白分明的凤目略略眯起,雪白的颈子微侧,斜睨从身后抱住自己的男人,她将‘眼儿媚’这三个字演绎的淋漓尽致。

    周武帝呼吸停滞了一瞬,即便知道这等妩媚姿态不过是她的假装,他也会止不住的为之沉迷。在桑榆还未真正爱上他之前,就算得到一点儿虚情假意也足够令他欢喜雀跃。他此刻不得不庆幸自己的身份是皇帝,所以,即使他的女人不屑于他,面上也不会表现出来。这样的心态何其卑微。都说先爱的人先输,他无疑输的很彻底。

    “朕先教你坐姿吧。”他低低一笑,揽着女人的肩膀,将她按坐在御座上。

    孟桑榆吓了一跳,连忙拽着他衣袖站起来,惊惶的喊道,“皇上!这里岂是臣妾能坐得地方?”

    周武帝漆黑的眼眸中满是笑意,摸摸她白嫩的脸颊,低声道,“朕说能坐就能坐。不过,这位置于你而言有些太高了,不利于练字,你坐朕腿上吧。”他自然的搂住女人纤细的腰肢,将她抱坐在自己腿上,一手包着她的小手去握御笔。

    那还不如直接坐在御座上!孟桑榆被男人整个儿圈进怀里,周身都是男人浓郁的龙涎香气,炽热的体温从腰背和臀部源源不断的传来,令她如坐针毡。

    压下急促的心跳,周武帝将下颚枕在女人单薄的肩头,贪婪的呼吸她清冽宜人的香气。以往都是她抱着自己,他早就想亲手将她搂入怀中,这感觉一如想象中美妙。胸膛被填满的同时,空虚的心也被填满了,再也容不下任何人。

    “别动!”感觉到女人挺翘柔软的臀部在自己大腿上挪动,他倒吸口气,嗓音沙哑的不成样子。怀里就是自己魂牵梦萦的人儿,他坚韧的意志力变得不堪一击。

    男性浑厚的嗓音变得又低又哑,其间夹杂着令人头皮发麻的情-欲之意,孟桑榆立即就不动了,静坐半晌,感觉到臀下不曾消退的坚硬和男人越发粗重的呼吸,她抿唇,主动握住御笔,扯扯他的衣袖娇声道,“皇上,您不是说要教臣妾练字吗?”

    “手臂放松,腰挺直,朕教你如何握笔。”周武帝苦笑,被迫转移了注意力。桑榆磨人的本事他向来知道,今儿注定只能看,不能吃。

    暗叹口气,他一手紧紧圈住女人的纤腰,一手包住女人的小手,两人同握一支狼嚎,在纸上缓缓游移。桑榆、邵泽、四个行书大字并排而立,显得那么合挈,那么亲密无间。

    孟桑榆垂眸羞涩的笑,黑亮的眼眸却暗藏着一丝讥讽。

    将她的下颚抬起,瞥见她还未来得及掩藏的清冷眸光,周武帝面上不显,心脏却传来一阵连绵不绝的针刺之感。

    “桑榆……”朕该拿你怎么办呢?如何才能打碎你心里的坚冰?他低唤,似叹息,似倾诉,最终都消失在两人紧紧贴合的唇齿间。

    孟桑榆愣了愣,随即轻启红唇,接纳他的入侵。生死都掌控在这个男人手里,她有什么权利反抗?索性男人姿色不俗,她也能享受到一二。

    察觉到她的顺从,周武帝眸色一暗,大掌捧住她的脸颊,不断加深这个吻,狂热的动作,辗转钩缠的大舌,他肆意的扫荡着女人口腔内的每一个角落,将她清甜的津液尽数吞入腹中,彷如沙漠中跋涉,饥渴到了极点的旅人。这张小嘴,他不知肖想了多少个日日夜夜。

    常喜早已清退了殿中的宫人,空旷的殿堂里除了唇舌交织,允吸咂摸的声音再无其它。

    “皇上,臣妾身子未愈。”孟桑榆小心的避开伤口,趴伏在男人强健的胸膛喘气,擒住男人从她衣襟内伸入的大掌。

    周武帝僵了僵,缓缓收回肆意的手,改为在她背部轻轻拍抚,就像拍抚一个需要人精心呵护的孩子,又像桑榆以前拍抚阿宝那般。

    趁着他热度未退,孟桑榆适时开口,声音娇柔,“皇上,臣妾想求皇上一件事。”

    “什么事?但说无妨。”周武帝亲了亲她的脸颊,嗓音沙哑。

    “臣妾想求皇上派人去泥水滩寻找父亲,臣妾觉得父亲和韩将军一定还安然无恙。”她抬起头,正色道,“泥水滩虽然沼泽遍地,瘴气弥漫,但如今是冬季,没有芦苇覆盖的沼泽都已经冻结成冰,危险性大大降低,瘴气也不似夏天那般浓郁,若用湿布捂住口鼻,辅以芦根草茎为食,在里面存活十天半个月不是问题。况且父亲久居塞外,深谙野外生存的技能,所以臣妾觉得,他们一定还活着。”

    “懂得如此之多,朕的桑榆其实也是个眼明心亮的妙人。”周武帝蹙眉,用指腹轻轻按揉她黑青的眼眶,满目心疼。

    “臣妾曾听父亲说起过边关的生活,所以略懂一二。”孟桑榆垂眸,有些不自在,这人心疼的表情太真实了。

    “你无需求朕,朕早已加派人手去泥水滩搜寻,若找到,必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他环住女人的肩膀,心中一片冰凉。怪不得桑榆如此顺从如此热情,原来是有求于自己!有求于自己也好,最怕的是她无欲无求,连丝机会也不给。

    冰凉的心再次温热起来,他垂头,用舌尖细细描绘女人线条优美的唇瓣。

    “皇上,时辰到了,臣妾该去给太后请安了,太后十年来首次回宫,因为侍疾已经免了臣妾早上的请安,晚间再不去就不像了。”孟桑榆任由他舔舐了一会儿,瞥向殿中的沙漏,柔声提醒。

    “过河拆桥的小东西!”周武帝用牙齿碾磨她细嫩的下唇,一脸的无可奈何,但眼眸中浓浓的宠溺之情却不容错认。

    孟桑榆脸颊恰到好处的泛起红晕,入宫三年,她知道什么时候该笑,什么时候该哭,什么时候该娇羞,千种风情万种姿态都能信手拈来。不动心不动情的她是天生的欺诈者。

    “去吧。”周武帝叹息,揽着她站起,仔细整理她弄皱的衣襟和裙摆,亲昵自然的作态仿佛练习过千百遍。那诡异的熟悉感又来了。

    “臣妾告退。”孟桑榆屈膝行礼。

    “慢着,这个味儿正浓,就送给朕吧。”男人修长的食指朝她腰间指去。

    孟桑榆低头一看,是一个新缝制的香囊,正散发着淡淡的梅花香。“改日臣妾亲手给皇上做一个。”她解下香囊,十分知情识趣的接口。

    “好。”周武帝笑了,那笑容竟然意外的爽朗。

    孟桑榆也微微一笑,在常喜殷勤的侍奉下往慈宁宫而去,男人伫立在殿门口,目送她的背影完全消失在转角才踱步回殿。

    ﹡﹡﹡﹡

    慈宁宫里早已聚集了一众嫔妃,大多以沈慧茹为首,还有少数不得宠的静坐在偏殿一隅,显得泾渭分明。还未登临后位,沈慧茹已隐隐有独霸后宫之势。也难怪,假皇帝将皇后宝印都交给了她,让她代为统摄六宫,众人都以为她这后位是板上钉钉了。

    孟桑榆进来时,沈慧茹不知听了谁的话,正在掩面轻笑,一众嫔妃极给颜面的凑着趣儿,谈笑声正浓。

    “臣妾见过德妃娘娘。”一众低位嫔妃见她跨步而入,连忙站起来屈膝行礼,沈慧茹稳坐于上位,晦暗不明的视线睨过来,巍然不动的姿态尽显强势。

    秋后的蚂蚱~孟桑榆回视,轻蔑一笑,施施然走到她上首,叫宫人给她搬了把椅子落座。掌管宫务又如何,手握皇后宝印又如何?论位份,你依然在我之下。

    她无声的挑衅人人都看得懂,殿内一片静默。沈慧茹双手握拳,紧了又松,松了又紧。她到底还记得这里是慈宁宫,容不得她放肆,最终莞尔一笑,垂头遮掩眸子中一闪而逝的杀意。

    空气有些凝滞,过了半晌,金嬷嬷撩开珠帘,请宫妃们去正殿拜见,这才打破了场中沉郁的气氛。

    太后端坐于上首,一身华服,一脸肃容,只一个眼神睨来就令人倍感压力,一身威仪立即将沈慧茹这只假凰比到了泥底。

    沈慧茹脸上的肌肉有些僵硬,暴露出了她对太后的忌惮。见太后身侧的念慈快速朝她使了个眼色,她心中立刻安定了。暂且再忍耐十日,十日后不管是朝堂还是后宫,都将由她说了算。

    太后淡淡睨她一眼,面上不喜不怒,就连眼神也十分平静。待众人礼毕,她首先朝孟桑榆看去,严肃的表情略微柔和,“皇上伤势如何?”

    “回太后,比昨天略好,再将养五六日就能理政了。”孟桑榆也不凑趣,更不讨好,十分简单的交待道。

    太后的脸色越加柔和,拉着她的手在自己身边坐下,却对沈慧茹不理不睬。这女人很快就要自食恶果,她无需在她身上浪费表情。

    众妃的脸色十分精彩,俱都用微妙的眼神看向沈慧茹。太后明显更加钟意德妃,皇上对太后多有愧疚,有太后横插一杠,这后位落到谁头上还不一定呢。

    沈慧茹垂眸浅笑,老神在在。但很快,一个披头散发,面容憔悴的女子的突入打破了她的冷静自持。

    女子疯了一样挥开身边的宫人,扑到太后脚边,一张消瘦不堪的脸颊从乱发中露出,竟是被幽禁冷宫的李贵妃。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宫斗不如养条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流书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流书呆并收藏宫斗不如养条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