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尽孝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孟桑榆这一睡直到未时三刻才将将醒来,忆及父亲和阿宝,胸口又是一痛。她连忙深呼吸,不敢再想,转头朝殿内一角的沙漏看去,脸色一变,掀开厚重的棉被从床上坐起。

    “嬷嬷,怎么不叫醒我?误了皇上的侍疾了。”她披上外袍,耷拉着绣鞋走到梳妆台前。银翠和碧水立即上前替她净脸净手,整理头发。

    “奴婢自作主张替您告了假,请娘娘恕罪。娘娘,皇上来看过您了,他搂着您睡了一会儿。”冯嬷嬷连忙屈膝告罪,说到最后一句,面上不禁微微露出喜色。

    “皇上来过了?”涂抹润肤膏的手停顿了一下,孟桑榆想起了睡梦中那个温暖又安全,让她眷恋不已的怀抱。抽风帝这是怎么了?不会大难一场然后发现自己才是他的真爱吧?

    想到这里,她抖了抖肩膀,把这个荒谬的念头驱逐出脑海。大抵不过是男人的自尊心作祟,谁叫自己是少有的几个保全了清白之身的嫔妃呢?等新人入宫,他还会找到新的‘真爱’,自己又能算个什么。

    讽刺一笑,孟桑榆打开妆奁,对银翠和碧水吩咐道,“给我梳个精致点的发髻,我要去给太后请安。”

    “娘娘,您都病成这样了,干脆告假吧?太后娘娘慈悲为怀,不会怪罪您的。”碧水从琉璃镜中打量自家主子苍白至极的面容,担忧的开口。

    “我没事,趁着太后还在宫中,我要尽量博取她老人家的好感,说不定日后她老人家会是咱们的出路。还有皇上那里也不能怠慢,我明天还得继续去侍疾。刚伺候两天就病倒,少不得有人要编排我的不是,孟家正值大难,我不能叫人落了话柄。”孟桑榆一边诉说一边用精致华美的妆容将苍白的脸色遮盖起来。

    不过片刻功夫,艳丽无双,雍容大气的德妃娘娘就出现在人前。她穿上紫色朝服,披上貂皮大氅,戴上镶满珠玉的奢华甲套,登上了前往慈宁宫的轿撵。冯嬷嬷等人无法,只得打着伞快步跟上。娘娘就是太独立太坚强了,这一点虽好,却让人止不住的心疼!

    ﹡﹡﹡﹡

    禅香袅袅的慈宁宫里,一众嫔妃正候在偏殿,等着给太后请安。太后久居千佛山,早已习惯了方外之境的清明,除了回来的头一天,对前来请安的嫔妃从不接见。嫔妃们只能等到申时,在殿外给太后磕个头就走。

    即便是这样,也没有人敢缺席,见不见是一回事,来不来又是另一回事,她们的表现,慈宁宫里的嬷嬷和皇上都看着呢。

    “金嬷嬷,这几天天寒,太后她老人家身体可好?”宸妃踱步到偏殿门口,与金嬷嬷攀谈起来。

    “太后很好,谢娘娘关心。”金嬷嬷不卑不亢。

    “那就好。这次多亏了太后,否则臣妾的弘文恐就……”似是悲从中来,宸妃垂头擦拭眼角的泪水,半晌后扯开一抹坚强的笑容,声音略显期待,“弘文自那日见过太后便对太后念念不忘,一直嚷着要来慈宁宫给皇祖母请安,奈何他身体孱弱,眼下天气又太过冰寒,本宫不好将他带来。”

    古弘文乃八皇子,现年两岁,正是最为天真烂漫,玉雪可爱的年纪,宸妃拿儿子讨好太后,引得一众嫔妃咬牙切齿。

    宸妃的声量不小,殿内的太后诵完经,听了个正着,想到苦命的皇孙们,对身边的宫女吩咐道,“去,请娘娘们进来吧。”

    听见太后宣召,一众嫔妃喜出望外,宸妃抿唇微笑,低垂的眸子里精光四射。

    “起来吧,皇孙们可好?”太后手里捻着佛珠,淡淡开口。

    几名皇子的母妃走上前回话,“启禀太后娘娘,比之前好多了,谢娘娘关心。”

    “嗯,你们要小心照看,每日里的汤药和吃食一定要派专人打理,切莫出什么差错。等哀家离宫之时,将他们带来给哀家看一眼。”太后面上露了些柔声,视线在座下一瞥,皱眉道,“德妃怎么没来?”

    金嬷嬷早已得了皇上吩咐,正要上前回话,却不想被宸妃抢先了一步,“回太后,听说德妃娘娘的狗死了,她哀思过重病倒在榻。”

    “德妃娘娘怎会如此多愁善感?皇上重伤也没见她如何,怎会因一只玩宠的死就病倒?定是宸妃妹妹听错了!”贤妃眉头微蹙,看似在帮德妃澄清,实则煽风点火,落井下石。

    太后对两人的做派厌恶非常,眸色逐渐变得冰冷。两人却以为太后动怒,正暗自得意。

    “孟国公在边关遇难,生死不明,德妃为此病倒,怎么到了你们嘴里竟是因为一只狗?佛家有云:犯口业者当受拔舌之刑!”隐含怒气的冰冷嗓音在殿门口响起,惊的宸妃和贤妃腿脚一软,面无人色。

    “臣妾给皇上请安!”一众妃子齐齐行礼,宸妃和贤妃反应过来时已慢了一拍,迟迟下跪后脸色青白,表情尴尬。

    高大俊美的男人带着一身寒气大步进殿,直接越过众妃,坐到太后身边,执起太后的手问安。宸妃和贤妃偷眼打量男人暗含暴戾之气的面容,心中惶惶不定。其余妃子纷纷垂头,掩饰眼中的幸灾乐祸。拔舌?不要等两人下地狱,皇上亲自行刑更好!

    “臣妾失言,请皇上恕罪!”其他嫔妃俱都站起,唯独宸妃和贤妃却还跪着,战战兢兢的磕头告罪。

    孟国公乃大周功臣,又为国捐躯,皇上待孟家和德妃自然更为宽厚。德妃自孟国公失踪以来一直不声不响,不哭不闹,整天没事人一样,日子久了她们竟忘了这一茬,直接撞到了皇上枪口上。如今边关少了孟国公压阵,战局久久未见明朗,皇上眼下正是心烦的时候。

    即便要谋算德妃,抢夺她侍疾的机会也不该拿这事当筏子!失策了!两人心下懊悔不跌。

    周武帝接过金嬷嬷递来的茶水啜饮一口,随即与太后闲话家常,竟是对跪在脚边的两人视若无睹,不闻不问,这比兴师问罪更加令人难堪。宸妃和贤妃脸色越加苍白,将身子伏的更低。其他嫔妃眸光微闪,心中各有舒爽。

    太后也对两人仿若不见,儿子说到哪儿她就听到哪儿,容色淡淡。久居千佛山,她最不耐的就是宫中女人的勾心斗角。

    在宸妃和贤妃膝盖僵冷,快要支撑不下去时,殿外传来了太监的通报声——德妃娘娘觐见!

    周武帝浓眉一皱,立即止住了话头。太后捋了捋手里的佛珠,温声道,“宣她进来。”

    “你怎么来了?”不等孟桑榆行礼问安,周武帝沉声开口,视线胶着在她明艳非凡的脸庞上,不舍移开分毫。她的妆容很精致,乍然一看神采飞扬,可细观就会发现,她脸上的脂粉涂的太厚,嘴唇也太干,于细枝末节处暴露了她的病容。

    这是质问?我哪里做得不对?孟桑榆微微蹙眉。

    “咳,朕已经帮你告了假,外面天寒地冻的,你身体又不适,正该好好呆在宫里将养。等病好了再来请安也不迟,太后不会怪你。”看见她微蹙的眉头,周武帝心疼的厉害,立即开口解释,低沉的嗓音难掩温柔。

    众妃眼睛血红的盯向孟桑榆,太后则侧目,意味深长的看了儿子一眼。她从杜太医那里听说了,儿子好似对德妃特别上心。

    “臣妾的病已经大好,娘娘回宫一次不容易,臣妾怎能不来慈宁宫尽孝。”孟桑榆舒展眉头,微微一笑。

    “好孩子,快过来,到哀家身边坐着。”看见她精致妆容下掩藏起来的病容,太后心中尤为痛惜。这孩子和她年轻时的性格差不多,非常要强,就连身世也几乎一样,简直就像是她的轮回。她一看见这孩子就止不住的喜欢,又害怕她重蹈自己的覆辙。

    孟桑榆瞥了跪在地上的宸妃和贤妃一眼,款步上前,准备在太后另一边落座,周武帝却放下茶杯,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众妃的眼睛更红了,就连宸妃和贤妃也抬起头来,表情略显狰狞。短短片刻,她们已经看出来了,皇上对德妃特别不同,那不是单纯的宠爱,是在意。皇上在意一个人,说明这个人已经走进他心里去了。

    孟桑榆心下迟疑,面上却丝毫不显,微微一笑,大大方方的坐到男人身边。男人极其自然的执起她的手捏了捏,然后紧紧包进掌心,满意道,“嗯,不像中午那般冰冷了。”

    孟桑榆垂眸,看似不胜娇羞,心中的小人却优雅的竖了个中指:尼玛,又给老娘拉仇恨值!

    周武帝能够想象的出她在心里如何腹诽自己,觉得这样的桑榆特别可爱,不禁宠溺一笑。以前的他会觉得爱一个人就应该将对方藏起来,远离任何危险。可经历了这光怪陆离的五个月,他忽然间明白,爱一个人就应该让她光明正大的站在自己身边,给予她想要的一切!处在离自己最近的位置,他才能更好的保护对方,所以,他决定将宠爱桑榆的事业进行到底。

    亲昵的捏捏女人的手指,周武帝恋恋不舍的收回手,转头与太后叙话,“母后,这几天住的可还习惯?有没有什么需要?”

    “还好,只是念慈走了,没人给哀家抄经诵经,有些不方便。哀家老了,眼睛不似年轻时那么利索。”太后指指满是皱纹的眼角,一脸的无奈。

    “太后,臣妾愿为太后抄经诵经以赎今天失言之罪。”宸妃头脑灵活,立即磕头道。贤妃见状连忙附和。

    陪太后抄经诵经不但能增加太后的好感,还能天天看见前来给太后请安的皇上。太后对皇上的影响力巨大,这个机会不比侍疾差!许多嫔妃意动,纷纷展露出最诚挚的表情,跪到太后跟前自荐。这就是没有一宫之主统摄六宫的结果,妃子们难以管束,规矩乱了,心也大了!

    太后心生厌烦,闭上双眼,往椅背上一靠,徐徐开口,“好啊,谁若抄经诵经入了哀家的眼,哀家就将她升了位分,带到千佛山。哀家老了,一个人时总觉得日子孤寂难熬,正需要人陪伴在身边尽孝。”

    态度积极的众妃们听到前半句还喜不自胜,听到后面俱都沉默了,场面一时寂静的落针可闻。带到千佛山常伴青灯?那比打入冷宫还惨!升了位分又有什么用?

    周武帝拿起茶杯啜饮,以掩饰嘴角讽刺的弧度。这群女人的虚伪面具当真令人作呕。

    孟桑榆平放在膝头的手猝然收紧。来之前她还想着,若是能得了太后青眼,被她带往千佛山礼佛,岂不是比待在这污秽不堪的皇宫里好千百倍?她不用争宠、不用斗狠、不用伺候渣男;平时念经吃斋、修身养性,闲暇还能下山看看。念在自己尽心陪伴太后的份上,皇上也不会亏待自己、亏待孟家,那小日子不要太顺心才好!

    想到这里,她站起身跪到太后脚边,坚定开口,“臣妾愿替皇上尽孝,陪伴太后回千佛山礼佛,求太后成全。”

    太后侧目。周武帝手里的茶杯砰然落地,裂成了碎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宫斗不如养条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流书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流书呆并收藏宫斗不如养条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