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攻防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把狗先送出去吧,它刚刚病愈,不要同它太过亲热!”走到桌前,见桑榆亦步亦趋的跟在自己身边,怀里搂着二宝,那情形怎么看怎么碍眼,周武帝沉声命令道。

    “是。”察觉到了男人对二宝的厌恶,孟桑榆并不觉得有异,将二宝交给冯嬷嬷抱了出去。

    皇上向来讨厌带毛的动物,这是宫里众所周知的。他能替自己寻来二宝并亲自送到慈宁宫,孟桑榆确实有些触动。如此看来,这男人对她还是存了几分真心,但她并没有因此而感到欣喜若狂,反倒开始冷静的计算自己能够利用他的真心得到多少利益。她的爱情早在上一世就磨没了。

    见桑榆的怀抱终于空置下来,周武帝脸色稍霁,拿起御笔迅速写下‘碧霄宫二宝’五个行书大字,并盖上自己的私印。

    独属于帝王的霸气跃然纸上,此等遒劲笔迹再加上角落的御印,拿到外面便是无价之宝,却用来做一块小小的狗牌,德妃娘娘真是暴敛天物。常喜一边腹诽一边将字迹吹干。

    “皇上的书法造诣又精进了!”孟桑榆爱不释手的拿起绢纸欣赏,感叹道。

    “你怎知道朕的造诣精进了?”周武帝将她搂进怀里,戏谑的捏捏她的鼻尖,看她如何补救。桑榆渐渐对他放松了警惕,偶尔便会露出一两个马脚,他很感有趣。

    “啊,凭直觉。皇上的字比上一次写的流畅!”孟桑榆眸光微闪,面上却一片懵懂,那娇憨的模样叫男人爱得不行。

    “哈哈,上次朕写的是楷书,笔画分明,结构方整。这次朕写得是行书,笔画勾连,放纵飘逸,看起来自然显得流畅。”周武帝朗笑,捏捏桑榆的脸颊,心中宠溺的暗忖:聪明的小东西,亏你想的出这等理由!

    孟桑榆讪笑,眸子一转,将话题引开,“皇上,您上次要的香囊臣妾已经做好了,您看看?”她走到榻边,从条案上的针线盒里拿出两个香囊,一大一小,都是*聚宝样式,淡淡的梅花香从布料间透出,沁人心脾。

    周武帝眸子一亮,接过香囊置于鼻端轻嗅,脸上扯开一道愉悦至极的微笑,“帮朕系上。”

    孟桑榆答应,低头将香囊系到他腰间,略微露出半截的粉白脖颈看上去十分香甜可口,不停颤动的睫毛又卷又翘,挠得人心痒难耐。周武帝眸色暗沉,喉结上下滑动,终于忍不住伸出手,将她抱进怀里,躺倒在软榻上。

    “朕也帮你系上。”他哑声低语,拿起另一个略小些的香囊,牢牢绑在女人腰间,末了用唇堵住女人的檀香小口,辗转交吻。孟桑榆还来不及惊呼就被男人高超的吻技夺去了心魂,手臂不自觉环住他精壮的腰。

    “皇上,现在是白天,这里是慈宁宫!”发现男人的呼吸越来越粗重,手上的动作越来越肆意,下-身的硬挺抵在自己双腿之间跳动,孟桑榆回神,连忙低声提醒,支起身一看,殿内的宫人早已被常喜赶出去了。

    “明天你就回碧霄宫!”男人将她压回身下,红着眼睛命令道,嗓音沙哑的不成样子。

    凭什么你想要就要,不想要就不要?情-欲平息下去,孟桑榆心里忽而升起了一股逆反心理。果然,男人的甜言蜜语,温柔呵护都是为了得到女人的*做最终铺垫!她暗自腹诽,面上却□迷离,拽着男人的衣襟娇声道,“可是臣妾还有很多东西没学会,管理偌大一个后宫,臣妾惶恐,求皇上再宽限臣妾一段时日吧。”

    周武帝眸色暗沉了一瞬,深吸口气后坐直身子,将女人抱到自己膝头,一边替她整理凌乱的衣襟,一边漫不经心的开口,“你父亲在边关斩杀十万战俘,流出的鲜血将白色的草原都染红了,漫天的血腥味将千里之外的高原秃鹫都引来,如阴云一样盘桓不去。朕今天收到了很多弹劾他的奏折。”

    孟桑榆双拳紧握,直直朝男人看去。

    “许多大臣控诉他不仁不义,凶暴残戾,不配执掌帅印,若不压制一二日后恐生反意。你怎么看?”周武帝把玩着她青葱一般水嫩的指尖,状似不经意的询问。

    听到‘恐生反意’四字,孟桑榆心脏紧缩,大脑开始高速旋转起来。略略斟酌用词,她试探性的开口,“前朝政事,臣妾怎好妄作评论?”

    “你是孟国公的女儿,朕想听听你的看法。没关系,这里只有你我二人,但说无妨,朕必不会怪罪!”周武帝亲亲她的指尖,满脸宠溺。

    男人向来说一不二,得到了他的保证,孟桑榆定了定神,缓缓开口,“臣妾敢问皇上,若是不杀这十万战俘,皇上可有安置他们的万全之法?将他们充作奴隶?划出一块地界让他们耕种?亦或是让他们与我大周子民混居,用大周的仁义礼教来感召他们,同化他们?”

    见男人拧眉,面露烦忧,她笃定道,“这些都不是办法。蛮人尚武,过的是茹毛饮血的生活,其野性早已植入骨髓。战败的屈辱加上亡国之恨,他们对大周的敌意根深蒂固,不可消弭。这十万战俘均是青壮年男子,留下他们与养虎为患何异?再过几年必是我大周的心腹之患,战事恐将再起!皇上难道忘了十年前的桐城之乱?几千名定居桐城的战俘忽然暴动,里应外合,引蛮军入城,杀光城中数万民众,包括自己的汉□子和儿女。虎毒尚且不食子,由此可见蛮人天性残暴,不堪教化,留之不得!”

    话落,见男人露出深思的表情,孟桑榆抿唇,继续开口,“对待此等暴虐之徒,唯一的办法就是以暴制暴,以杀止杀,让他们彻底胆寒!杀了这十万战俘,蛮人元气大伤,百年之内再难成气候,我大周百姓可免去多少刀兵之苦,保全的家庭何止千万?父亲此举也是为了家国计虑,请皇上明鉴!”

    有战争就有杀戮,这是必然。孟桑榆不是圣母,不会因为父亲手染鲜血就疏远,厌恶甚至是唾骂他。父亲是给予她生命并抚养她长大的人,在她心里,十万性命也抵不过父亲一人。做儿女的维护父母难道也有错?她不觉得。

    周武帝把玩着桑榆的一缕墨发,久久不言,见她眸光闪烁,频频偷觑自己的脸色,这才淡笑开口,“说得很好!简直说到朕心坎里去了!桑榆连天下大势都看的如此通透,如何管理不了小小一个后宫?明日就领了凤印,搬回碧霄宫去,如何?”

    男人漆黑的眼眸如夜空一般深邃,极具侵略性的目光仿佛能将人里里外外都看透。孟桑榆这才发现自己为了替父亲辩护,竟将费心隐藏的才学展露了出来。见男人一副了然的表情,她不好再佯装驽钝,只得僵笑着应诺。尼玛,她好像被这个男人带到笼子里去了!

    见女人明明懊恼却不敢表露,粉唇不自觉嘟起,说不出的娇憨可爱,周武帝朗笑,捏住她下颚在她唇上狠狠咬了一口。桑榆爱装,他偏要设下陷阱,一层层剥开她的伪装,让她一点点展露出真实性情,这也是一种相处的乐趣不是吗?

    “朕这就去与太后打个招呼,你把东西收拾好,明日一早就回去。”用指腹摩挲自己留下的牙印,周武帝一脸餍足的离开。

    孟桑榆凝视他高大的背影,脸色变幻不定。她不是傻子,男人对她的在乎她感觉的到。但是这种感情来得太过莫名其妙,令她颇为不安。罢了,只要事情对自己有利就好,想那么多干什么?

    她摇了摇头,抽-出先前藏起来的账册继续查阅。

    ﹡﹡﹡﹡

    翌日早朝,御桌上又多了十几份弹劾孟国公的奏折。周武帝拿起折子略略翻看,淡声询问,“而等以为,朕该拿孟国公如何?”

    “臣以为孟国公草菅人命,虐杀战俘,于我大周仁义之邦的声名有辱。且他性情残暴,手段狠毒,又执掌百万大军,有功高震主之嫌,不日或可成为皇上的心腹大患!”一名御史出列,满口都是诛心之言。皇上以前就有意打压孟国公,他见孟国公此役后声望空前高涨,也是私自揣摩圣意才会如此行事。

    许多文臣纷纷出列细数孟国公的罪状。武将中,孟炎洲早已气的双目通红,后槽牙咬得咯咯作响,若不是闫俊伟拉着,他早已冲出去替父亲辩驳了。

    “你们说完了?”等众人安静了,周武帝才缓缓开口,面上虽然带笑,可笑意却不达冰寒无比的眼底,令几名站在前列的大臣心惊肉跳。

    “先帝在时,我大周每每与蛮人起冲突,战后必定交还俘虏,签订休战合约,甚至送去公主和亲,以求边境再无战乱。可边境就真的和平了吗?蛮人哪一次不是反手就撕毁合约,任意烧杀抢掠我大周百姓?几十年下来,他们屠戮我大周子民何止百万千万?对待此等天性凶残的暴徒,以德服人是无用的,唯一的办法就是杀戮!孟国公此举,实乃朕的授意。”说到这里,他略微停顿,朝座下百官看去。

    朝中一片死寂,参与弹劾孟国公的大臣们纷纷惨白了面色。孟炎洲目瞪口呆,不敢置信的朝皇上看去。

    周武帝敲了敲御桌,雄浑的嗓音响彻大殿,“遭此重创,蛮人百年之内再难崛起。用区区十万人命换我大周百年安泰,这代价在朕看来微乎其微!你们当中谁有意见,站出来,朕将剩下的六万战俘都交给你们管理,你们若能保证将他们从野兽驯化成羔羊,五年之内不生半点事端,朕便颁下罪己诏以告天下!”

    殿内死一般的寂静,无人敢于出列。桐城之乱还历历在目,蛮人的凶残令人望而却步,谁有那个胆量和信心能够教化他们?但凡有点脑子的都知道,这个烫手山芋接不得!

    “哼!整天的仁义道德,礼义廉耻,却连最基本的家国大义都不懂!一群眼高手低,目光短浅之辈!将折子拿回去!好好反省自己可还有资格在朝为官!”

    御座上的男人将一沓奏折扔到地上,殿中百官静若寒蝉。

    “闫统领,将锦衣卫最近彻查的案件汇报一下。”往椅背上一靠,男人稍稍收敛身上的威势。

    “启禀皇上,肖守申结党之罪经调查属实,打入天牢待斩,罗秉忠擅离职守之罪经调查属实,打入天牢待斩……”闫俊伟出列,拱手回话,他口里一个一个的‘查实待斩’令殿内百官遍体生寒。

    “回皇上,除去沈忠良二十三条罪状,微臣再告他一条通敌叛国之罪,这是证据,请皇上过目。”末了,闫俊伟又爆出惊人之语,令不少与沈太师有牵扯的人双股战战,汗流浃背。

    看完手里的一沓密函,周武帝将信交给常喜,语气肃杀,“给百官们都看看!”

    信的内容很详尽,很骇人听闻,盖有沈太师的私印,有几封甚至盖着耶律汗王的御印。信中有沈太师如何谋害孟国公,如何勾结谢正豪佯装战败,如何残害忠良,割让城池等种种细节。众臣传阅完信件,手心莫不出了一层冷汗。与沈太师素无瓜葛的暗自庆幸,与沈太师稍有牵扯的差点没当场昏过去!沈太师这哪里是结党营私那么简单啊?越看越像是谋朝篡位啊!

    “沈忠良二十四条罪状经调查属实,打入天牢待斩,沈氏九族尽数诛灭,家产抄没充公,这是微臣的研判,请皇上定夺。”将转了一圈的证据重新奉到御桌前,闫俊伟杀气腾腾的开口。

    “诛九族?不够!”御座上的男人慢条斯理的开口,“朕再加一族,诛十族,着令锦衣卫全权负责。今日早朝就到这里,散了吧!”留下面无人色的百官,男人径自罢朝而去。

    大周开国以来只闻诛九族,从未有过诛十族的先例。十族便要再加上弟子、门生一族,相当于把沈氏一族赶尽杀绝啊!

    众臣浑浑噩噩的往殿外走,一遇冷风,齐齐打了个寒颤。皇上的手段越发铁血了,但以大周目前的国情来看,这似乎是件好事!

    闫俊伟追上神魂不属的孟炎洲,拍拍他肩膀想要宽慰一二。毕竟是新人,还未见识过朝堂风云,难免被吓住。

    孟炎洲醒神,眼中的灼灼光芒简直令闫俊伟没法直视,“你这是什么表情?”他迟疑的问道。

    “杀一人为罪,杀万人为雄,杀万万人乃雄中之雄!我以前一直觉得父亲是大英雄,没想到皇上才是当世英豪啊!”孟炎洲语气十分激动,脸颊都涨红了。

    德妃娘娘说的没错,这孩子脑子里装的果然都是肌肉啊!闫俊伟嘴角抽搐,拍拍孟炎洲的狗头,相当无奈的暗忖。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宫斗不如养条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流书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流书呆并收藏宫斗不如养条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