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苦涩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御书房里十分静谧,两人并排而坐,各自处理手头的事务,气氛说不出的温馨和谐。孟桑榆看完最后一本账册,放下笔稍事休息,好在昨天被男人揭穿了学识,今天伴驾才不用藏着掖着。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男人是有预谋的,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眸好似早已将她看透。

    想到这里,她转脸朝男人看去。和之前的每一次一样,男人总能第一时间察觉到她的目光,然后抬眸对她微笑。那爽朗的笑容配上他俊美无俦的五官,仿若一个发光体般牢牢吸引旁人的视线。哪怕阅尽千帆,孟桑榆的心神也不受控制的恍惚了一下。

    见男人继续低头处理奏折,孟桑榆似想到什么,眸光闪烁了一瞬,刻意贴近他身侧,吐气如兰的问道,“皇上,您累吗?要不要停下休息一会儿?臣妾帮您按摩头部放松放松?”

    “嗯,也好。”周武帝深深看她一眼,放下笔将她搂进怀里。

    孟桑榆不自在的动了动,感觉到臀下迅速变粗变硬的某样物体,连忙危襟正坐,两手置于男人的太阳穴,顺时针按揉。

    男人长舒口气,将下颚磕在女人肩膀上,轻轻在她嫩白的耳垂咬了一口,又伸出舌头细细舔舐。见女人似触电般颤栗了一瞬,他闷声而笑。

    孟桑榆似嗔非嗔的瞪了男人一眼,继续按揉,一刻钟后,见男人双眼微阖,浓眉舒展,表情十分惬意,她轻轻柔柔的问,“皇上,舒不舒服?”

    “很舒服。”男人睁开双眼,似笑非笑,啄吻她粉嫩的唇瓣,笃定开口,“说吧,有什么事求朕?”没有所求,桑榆向来不会主动亲近自己。

    孟桑榆还想东拉西扯慢慢引出话题,刚斟酌好的用词因这句问话全憋进了肚子里,脸色几换,好不尴尬。她果然猜得没错,这男人已经将她看透了,只不知他看透了多少?

    “皇上,父亲什么时候能回来?”索性她也不装了,放下按揉的手,开门见山的问。

    “现在已经在路上,再过七八日就能进京,正好赶上在京中过年。”周武帝抓住她的手揉捏,知道她十指必是酸痛了,见她眸光微闪,隐含渴盼,温声道,“待孟国公回来,朕让你们父女两好生聚一聚。”

    “谢谢皇上!”孟桑榆的凤目弯成了月牙状,里面灿若星辰的流光叫男人呼吸急促,心跳紊乱。当桑榆展露真正的笑颜时,他总是无法抵抗。

    “那你怎么谢朕?”男人哑声询问。

    “这样谢。”她捧起男人的脸颊,堵住他薄薄的双唇,用一记法式热吻夺走了男人的心魂。她两世都出身不凡,在最精心的教育下长大,只要她有心,便有足够的能力让身边的男人为她痴狂。以前不主动,不回应,只不过觉得没有必要而已。但眼下这男人越发让她琢磨不透,心中的不安敦促她作出相应的改变。

    周武帝张口,迎接她热情的小香舌,大掌置于她脑后用力按压,加深这个吻。两人变换了好几个角度,忘情的交换着口里的津液,御书房里响起一片唇舌交缠的啧啧声。

    常喜耳尖红的快滴出血来,挥舞着手里的佛尘,将房里伺候的宫人都赶走。瞧瞧,皇上的手都伸进德妃娘娘衣襟里去了,再不走就晚了。

    “皇上不要!现在是白日。”抓住男人肆意的大手,孟桑榆娇-喘-吁吁的开口。

    周武帝赤红的眼底烧起两团熊熊的欲-火,听见女人软糯娇嗔的声音,欲-火不但没有熄灭,反而燃烧的更加猛烈。

    “小东西,你是在谢朕还是在折磨朕?嗯?”男人用力勒住她纤腰,下-身往上顶了顶,用滚烫的硬物诉说他的不满。

    “唔,那咱们说会儿话来转移注意力好不好?”孟桑榆趴在男人宽厚的肩膀上,朝他耳廓里吹气。总是被男人引逗诱惑,她也得找回场子不是?

    周武帝耳尖颤动,深吸口气,哑声问道,“说什么?”

    “说说臣妾哥哥赐婚的事儿,好不好?”孟桑榆偏头,黑白分明,流光溢彩的眸子能将人的魂魄都吸进去,叫人只想满足她所有要求,将世上最好的一切都双手奉上。

    无利不起早的小东西!周武帝暗笑,眯眼在她略微红肿的唇上啄吻,嗓音沙哑,“好,朕这里有一份名单,你看看哪家合适?”

    孟桑榆挑眉,心中有些诧异,接过名单依偎在他怀里翻看。名单上的资料很详尽,甚至附有惟妙惟肖的彩色画像,不难看出他对这件事的费心程度。

    原本只想要一道赐婚圣旨,没想却换来如此用心,孟桑榆抬眸飞快瞥了男人一眼,心情复杂。这些人无论是家世还是品性都极为适合哥哥,绝不是随意挑选。但正因为如此,她才更感奇怪。男人此举图的是什么?是为了安抚父亲,还是真看上了哥哥的才华?亦或是……这些女人有问题?

    正所谓‘妻贤夫祸少’,反之则会祸及满门。若不小心娶了不该娶的女人做未来的当家主母,孟家必定败落。

    想到这里,孟桑榆眼神一凛,又从头开始翻看名单,不敢错过任何一个字。

    周武帝暗自观察她的反应,见她眉头微蹙,眼含戒备,本来略略上翘的唇角不知不觉间抿成一条直线,表情显得很是沉重,半点没有自己预想中的欢喜,炽热的心就像被人泼了一瓢冷水,滋啦啦裂开一条血淋漓的伤口。

    桑榆为何总是从最阴暗的角度来揣测朕的用心?朕要算计孟家何需用这等拙劣小计?环抱在桑榆腰间的大手紧握成拳,周武帝幽深的眼眸暗光流转,交织着怒火、懊悔和恐慌。这样心坚如铁的桑榆叫他简直无从下手。若是……若是时光能够倒回三年前该多好?他一定会好好珍惜自己曾经拥有的一切。

    松开桑榆,他扶额苦笑,淡淡说道,“你去旁边看吧,朕要批阅奏折了。”即便抱着桑榆,他亦觉心中空寂的厉害。

    感觉到男人语气有些阴沉,孟桑榆连忙起身,规规矩矩的坐到旁边,不时用眼角余光打量他的侧脸,却再没能换来男人的回视。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她从对方紧皱的眉头和晦暗的眼眸中看到了一丝颓废。刚才发生什么事了吗?亦或是自己惹他不快了?

    孟桑榆暗自忖度,将名单合上放到一边,准备等下次母亲进宫时让她派人去查一查。

    瞥见她的动作,周武帝心间泛起一阵浓浓的苦涩。罢了,待她自己去查吧,经了朕的手,她如何能够放心?眼下这等境况都是朕自找的,怪不了任何人!握紧手里的御笔,他强迫自己将心思全部放到政务上。

    两人各干各的,大殿里安静的出奇,最开始时的温馨和谐被冷漠疏离所取代。越是这样,周武帝心中的恐慌就越盛。除非牵扯上了利益,否则他不能指望桑榆会主动来亲近自己,桑榆就像一阵风,不管怎么收拢五指都无法将她抓牢。

    朕究竟该拿她怎么办?心烦意燥的放下御笔,周武帝靠倒在椅背上,按揉抽痛的额角。

    “今日就到这里,回去吧。”将处理好的折子放到一边,他眉宇间的郁气稍淡,嗓音恢复了之前的温和。不管心中有多少负面情绪,他都无法发泄到桑榆身上。

    “那臣妾这便告退了。”孟桑榆搁笔,站起来屈膝行礼。她能感觉到男人起伏不定的心情,此时还是早走为妙。

    “朕是说,朕与你一块儿回碧霄宫。”周武帝皱眉,上前与她十指相扣。自昨夜以后,他再不想一个人居住在冰冷空旷的乾清殿,他要过回以前阿宝那样的生活。桑榆本就对他冷漠疏离的厉害,再不牢牢看紧她,他内心的恐慌将会化为噬人的猛兽。

    肌肤相贴的一瞬间,他心满意足的喟叹,所有的负面情绪都被掌心淡淡的体温抚慰。

    孟桑榆愣了愣,随即绽开柔美的微笑,拉拉他的手道,“那咱们回去吧。”男人好像精神了一点,看着比较顺眼了。在父亲顺利隐退之前,她需要男人的宠爱,自然不会将他往外推。

    “好。”周武帝勾唇微笑,牵着她一步一个脚印的走在雪地里。

    是夜,温暖如春的寝殿内,男人将女人压在身下,一边狂野的律-动,一边擒住女人的下颚,让她水雾弥漫的视线与自己幽深的眼眸相对,不能有片刻分离。

    “桑榆,朕爱你……”他唇瓣紧紧贴合在女人的耳廓,一遍遍的倾诉着爱语,回应他的只有女人高高低低的呻-吟。他知道女人定是听见了,因为她的身体僵硬了一瞬,却又很快投入到激-情中,她根本就不相信,所以半点也不入心。

    男人苦笑,侧头狠狠啮咬女人殷红的唇瓣,用更加猛烈的占有来填补心中的恐慌。只有被女人湿热的柔软包裹住的时候,他才有一种真真切切拥有对方的实在感。如果可以,他想将自己的心掏出来给女人看一看,只为了祈求她能够给自己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

    世间最苦谓之求而不得,他终于体会到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宫斗不如养条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流书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流书呆并收藏宫斗不如养条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