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番外1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时间在静静流逝,一转眼,百花齐放,草长莺飞的春天已经过去,烈日炎炎,鸟语蝉鸣的夏天也将近尾声。湘北战事从胶着到初显胜迹,朝堂上的氛围也随之轻松不少。

    人一旦放松下来就容易头脑发热,头脑一发热就容易惹事。皇后怀孕已经六个月,皇上独宠皇后快一年时间,丝毫没有召寝别宫妃子的意向,这让许多新晋高位嫔妃的母家开始不满,暗暗煽动御史上奏,劝谏帝王雨露均沾。

    这日早朝,周武帝面无表情的跨入太和殿,身后的常贵抱着一沓奏折,看向座下群臣时目露怜悯。常喜已经‘病逝’,作为师傅,他交待了徒弟很多秘辛,第一条就是得罪皇上也不能得罪皇后。皇上就是个妻奴,没得救的妻奴!如今皇后肚子越来越大,正是身体最虚弱的时候,皇上操心都操不够,这些人还在这个节骨眼来捋虎须,当真是活腻歪了。

    “有事起奏,无事退朝!”常贵扯开喉咙喊道。

    “臣有本启奏!”一名御史站出来,慷慨激昂的陈述了皇嗣对于皇家的重要性,力劝皇上切莫沉迷女色,误国误民。

    他话音刚落,又有好几名御史和大臣出列附和,场面颇为热闹。

    “沉迷女色,误国误民。朕不知,疼爱妻儿竟也成了一种罪过。”周武帝徐徐开口,嗓音冷冽,叫座下群臣心中一抖。

    “朕后宫之事,何时轮到你们来监管?莫非朕幸哪个女人,不幸哪个女人还要你们同意不成?若你们拿政务劝谏于朕,朕必虚心受之,但后宫之事乃朕之阴私,容不得旁人指点。”话落,他顿了顿,锐利如刀的视线在群臣瑟缩的脸上扫过,继续开口,“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你们要干涉朕的私事,朕也管管你们的后院。”

    年轻的帝王嘴角上扬,诡异的笑容叫群臣头皮发麻。看见闫俊伟呈上一封厚厚的奏折,劝谏的大臣们心道不好!

    “念给他们听听。”周武帝撩了撩眼皮,将奏折递给常贵。

    常贵应诺,摊开奏折大声念道,“夏高,三月初三嫖-宿满香楼,前后共花费白银三百四十七两,于酒井胡同安置外室一名,育有一子,现年六岁;刘仁,宠妾灭妻,掳夺嫡妻之权利,将内宅交由妾室管理,致使嫡子,嫡次子身中剧毒,不治而亡;单明波,纵容正室苛待庶子庶女,毒杀数名怀孕妾室……”

    常贵尖利的嗓音还在继续,站出来劝谏的几位大臣一一被点到名,后院阴私被翻了个底儿朝天,很多事竟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莫不冷汗沁沁,双股战战。其余大臣俱都深深埋下头去,对无处不在,无孔不入的锦衣卫感到恐惧。他们这时才发现,皇上对朝堂,对朝臣的掌控究竟达到了什么样的程度,说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亦不为过。

    然而,皇上平时却又并不独断专横,若不是这几人触到了他的逆鳞,想必他对这些事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没站出来劝谏的大臣不由暗自庆幸。孟炎洲对自家姐夫更是崇拜的五体投地。这一手太高明了!这才是真英雄,真汉子!像父亲那样,被祖母一逼就纳了妾的人,根本没法与皇上相比!

    待常贵念完,周武帝慢条斯理的开口,“后院不平,何以平天下?朕真怀疑你们是否有资格继续在朝为官。”

    几位大臣再也受不住了,噗通一声跪下,磕头喊道,“臣等有罪,求皇上宽恕!”

    “回去把你们后院清理干净了再来!”将奏折扔到几人身前,年轻的帝王面容冷硬。

    接下来的早朝在沉郁的氛围中结束,等帝王退走,被点名的几位大臣在众人的讥笑中落荒而逃,恨不能立即回家将那些惹事的女人狠狠发落了。煽动御史劝谏皇上的几位嫔妃的母族再不敢有丝毫异动。

    自此以后,朝堂风气为之一清。正所谓上行下效,因皇上爱妻如命,正妻在大周的地位得到了巨大的提高,当然,正妻苛待妾室,庶子女的事例也大大减少。官员若不是年逾四十,若不是子嗣特别艰难者,一般不敢纳妾超过三人以上。这些都是后话,暂且不表。

    周武帝出了太和殿,急匆匆朝坤宁宫走。这个时候桑榆还未起床,他还能抱着她睡个回笼觉。途经御花园,看见隐在树丛后的婀娜身影,他脚步微顿,立即调转了方向。

    “日后朕退朝,将这条路封住,闲杂人等不得靠近!”他沉声命令,常贵连忙应诺。

    对这些女人的歪缠,他实在是烦不胜烦。早知道将她们升了位份会助涨她们的野心,当初母后提议时他就该一口否决。嘴里倾诉着对自己的爱慕,眼中却流露出对权势的渴望,他一看见这种表情就会想起沈慧茹,然后莫名厌憎!

    唯有桑榆,考虑的永远是怎么轻松度日。若权势有碍于她,她会毫不考虑的舍弃,若权势有助于她,她也会积极争取。真是简单又直白!

    想到这里,他摇头失笑,加快了脚步。

    ﹡﹡﹡﹡

    是夜,坤宁宫内,周武帝看着身旁双眼紧闭的女人,翻来覆去睡不着。他试探性的伸出手,圈住女人的肩膀,将她拢入怀中,另一只手解开她的亵裤,探入幽径拨弄。

    孟桑榆从燥热中醒来,看见埋头在自己颈窝舔吻的男人,不耐烦的嘟囔道,“走开,好热!”

    “桑榆,让我抱一抱好不好?我们许久未曾亲热了。”男人嗓音沙哑,呼吸急促,坚-硬-粗-大的器物抵在女人腿间轻轻摩擦。

    “不要!你走开!”此时正是八月末,殿内的冰盆早已融化,孟桑榆感觉到宝宝正在踢踹自己肚皮,极不耐烦的将男人推开。

    男人环住她的脖颈重重喘息,不依不饶的去啃咬她的耳廓。

    “你就那么忍耐不住?忍不住就去找别人,不要来烦我!”耳朵上黏黏腻腻的很不好受,又加之是孕期,脾气喜怒不定,孟桑榆胸中仿似有一把邪火在烧,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

    男人僵住了,头埋在她颈窝久久不动,半晌后起身,批了一件外衫就走。任谁费尽心思保护一个人却得到这样的待遇,心里都会难受。

    孟桑榆还有些迷糊,支起身看向男人的背影问道,“你去哪儿?”

    “如你所言,去找别人侍寝。”男人脚步微顿,冷声道。

    侍寝二字终于让孟桑榆清醒过来,胸口的邪火却也烧的更旺,想也不想就喊道,“古邵泽,你敢走,你走了就别回来!”

    话音刚落,她嘴角就是一抽,心中懊悔不跌。尼玛!这威胁太经典太恶俗了!据专家统计,听见这句话的男人,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会走!走之前还会将门甩得乒乓作响以彰显气势。

    果然,男人的脚步更加快了,不一会儿就消失在门口。她得庆幸坤宁宫的门够大够重,男人甩不动吗?

    孟桑榆怔楞了许久,慢慢半坐起身,用双手捂住脸庞。早就该预料到的,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童话怎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前世都没能得到,这一世还在妄想,真是学不乖啊!走了也好!

    想到这里,她眼眶中打转的泪水渐渐干枯,一抹冰霜挂上微抿的嘴角。

    听见殿内的喊话,守夜的常贵吓了一跳。在大周,也就皇后娘娘敢直呼皇上姓名了。正呆愣着,就见皇上面无表情的出来,步履匆匆。常贵连忙跟上。

    走到坤宁宫的大门,周武帝忽然停步,险些叫常贵撞上他的后背。

    “皇上,这么晚了,您去哪儿?”常贵低声询问。

    “是啊,除了坤宁宫,朕还能去哪儿?”周武帝呢喃,在宫门口徘徊。想到桑榆倔强爱记仇的性子,若自己真走了,日后不知该花多少心思才能将她哄回来。踌躇半晌,周武帝终于放弃了男人的尊严,板着脸往回走。

    常贵扶额,快步跟上。常喜师傅果然说得没错,皇上就是个妻奴!

    跨入内殿,看见坐在床头,双手捂脸的桑榆,周武帝紧走两步,拨开她的手,对上她眼中来不及消退的寒冰,心头立时一痛。

    “桑榆,我不走了。都是我的错,你别生气好不好。”他用力环住桑榆的肩膀,口中喃喃致歉。幸好自己去而复返,否则,这一年的功夫就白费了,反而将桑榆推的更远!他后怕的想到。

    没想到男人会是百分之零点零一的意外,孟桑榆愣了愣,对上他满带哀求的双眸才缓缓回神,冰冷的面庞柔软下来,道,“我一晚上要如厕十几次,天气热,总是一身的汗,腿又常常抽筋,宝宝时不时还踢我!都这样了,你还要来折腾我!”她用指尖轻戳男人的胸膛,软糯的语气带着撒娇的意味儿,让男人的心软成一团。

    夫妻两不能总是针尖对麦芒,适当的服软很能促进彼此感情,这个道理,她明白。

    周武帝大松了口气,搂住她肩膀轻轻摇晃,宠溺道,“都是我的错,腿抽筋怎么不早说,我帮你揉揉。”

    孟桑榆点头,极其自然的将双腿搁在男人膝上。男人或轻或重的按揉,表情十分专注,仿若自己正做着什么大事。抽痛的感觉淡去,殿内响起一阵腹鸣声,孟桑榆耳尖迅速充血。

    “饿了?想吃什么?我叫人去做。”男人也不嫌烦,刮刮女人的鼻尖,戏谑道。

    “我想喝香油,想吃臭豆腐。”孟桑榆舔了舔唇,满脸垂涎。

    “喝香油?直接拿着瓶子喝?臭豆腐,放臭了的豆腐?”周武帝额角有些抽搐,对媳妇的口味理解不能。

    “对,我就想喝香油!要不香油拌臭豆腐也行啊!”孟桑榆搂住男人的胳膊轻轻摇晃,爱娇的小模样叫男人无法抗拒。

    “吩咐御厨做一份香油拌臭豆腐上来。”周武帝对门口的常贵挥手。

    这可难死了御厨,战战兢兢的做了份香油拌炸豆腐,亲自端来坤宁宫谢罪。周武帝哭笑不得,放臭了的豆腐,就算御厨会做,他也不敢让桑榆吃呀,不会做更好!

    遣走御厨,他拿着筷子,将炸豆腐喂到颇为不满的桑榆嘴边,好一番温言软语的诱哄。

    “谢谢皇上。”吃完夜宵,孟桑榆满足的摸了摸胃,主动攀住男人肩膀,在他唇上啄吻一记。

    “满嘴香油味!”周武帝偏头躲避,眼里却沁出浓浓的笑意。

    “皇上,饱暖思淫-欲,你来吧,温柔点。”撩开亵衣,露出半个白皙圆润的肩膀和胸前的深沟,孟桑榆朝男人眨眼,魅惑气息全开。

    “小妖精!”男人呼吸一窒,从背后拥住她,热切的含住那泛着油光的双唇。

    嫩豆腐虽好,偶尔改吃油豆腐味道也不错!年轻的帝王眯眼暗忖。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宫斗不如养条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流书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流书呆并收藏宫斗不如养条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