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情敌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十一章

    “那个是虎族的白彻大人吧!白彻大人果然和传言中的一样威风凛凛!”一个小妖仰头看着馨城城门上空跃过去的一位骑着白虎的高大男子,忍不住双眼发亮的憧憬道:“若是能成为那位白彻大人的侍从该多好。”

    “哼,少不自量力了。虎族的白彻大人最是看重力量,像我们这种没什么用的小妖,也就能在这时候看几眼了,白彻大人身边伺候的最低级的妖族也比我们厉害的多,况且大人还长得那么俊朗。”另一位小妖对之前说话的投去鄙视的一瞥,随即也用眼神追随着那个远去的背影,语气里满是赞美。

    他刚说完,从他身旁走过的一个小妖就忍不住开口嘲讽道:“论俊朗,白虎族的公子怎么能比得过我们翼族的风选公子,没见识就少在这丢人现眼了。”这位出声讽刺的妖族头发上长着细细的羽毛,一看就知晓是五族之中翼族中人。

    涉及五族之间的优劣,先前说话的那虎族的小妖立即不干了,眼睛一瞪吼道:“就你们翼族那什么风选公子,瘦的和竹竿似的,怎么能和我们的白彻大人比,再说长相再好有什么用,去年的排名可是在我们白彻大人之下的!”

    那翼族小妖同样不甘示弱,回喊回去:“你们白彻大人倒是厉害,还不是年年都打不过狐族的瑾瑜大人,还好意思在这里大言不惭!”

    虎族小妖憋红了眼,咬牙切齿的说:“哼,我们白彻大人迟早会打败她!”

    “是啊,你们嘴里说的可厉害了。”翼族小妖牙尖嘴利,“年年都这么说,年年都打不过。”

    虎族小妖忍无可忍,朝翼族小妖扑了过来,两妖很快战成一团。周围路过的妖族们都只是瞟了两眼就没在意,毕竟每年的灵引小会,五大妖族齐聚一处,就难免会发生这种攀比摩擦事件,每年都要死不少妖族,权当是磨练了。

    妖族最崇尚力量,战斗厮杀这种事是刻在骨子里的,就算是看上去再温柔好脾气的妖族,骨子里也写着凶性。

    五大妖族的灵引小会在馨城召开,到了小会当日,馨城里就快要被挤满了,来凑热闹的低等中等妖族们,跟随着自家公子小姐一起来的奴仆妖族们,特地为了来瞻仰五族最出众的五位大人的妖族们,整个馨城妖满为患。

    低等和中等妖族,只能在外城,而高等妖族,自然就可以在内城得到一席之地,至于天风瑾瑜这种代表着一个族前来的,又有额外的一座别院。整个灵引小会会持续半个月,而需要天风瑾瑜出场的演武在七日之后,在那之前是各族领头人之下的下属附拥进行比拼,除了武力还有各种技艺比拼。

    灵引小会第一天,五大族代表齐聚馨城中心的仰天阁。这仰天阁共有三十三层,高耸入云,居高临下能俯视整座馨城。

    此刻仰天阁顶层中,五个位置已经有了三个位置被占了。

    一位长相俊美无俦,身穿华美青蓝色长袍,眼角一抹孔雀翎印记的男子,正是翼族的风选公子。

    一位身穿墨绿衣衫,披散漆黑长发,冰冷墨绿双瞳的男子,周身环绕一股阴冷气息,让人无端不敢靠近,便是蛇族飞蒲公子。

    还有一位秀美端庄的白衣佳人,一双秋水眸中生机勃勃,额角一片绿叶痕迹,带着和善的微笑,让人见之可亲却又觉得气息尊贵高不可攀。这位则是灵族姬生莲。

    五族分为虎族、狐族、蛇族、翼族和灵族,情况从名字上便能略知一二。但是像是狐族虎族蛇族就并不代表着族中只有狐妖虎妖和蛇妖,而是族中以那几种妖最多,其他像是豹妖狼妖等就是虎族的,而鹿妖兔妖那些是隶属于狐族,蛇族中还有鳄妖龟妖。

    翼族是有翅膀的妖族,包括孔雀,甚至翼族的风选身上还有一丝上古凤凰血脉。而灵族的情况就复杂一些,灵族人数最少,但是最与世无争,因为灵族都是植物玉石,一切没有灵智之物开灵修炼而来,像灵族的姬生莲,原型是一株宝莲。

    这先来的三人各据一方,翼族风选倚在宽大的榻上,身边围绕着四名绝色女婢,替他按摩斟酒。蛇族飞蒲独自一人,拒人千里之外的端坐在位子上修炼,一刻都没有停下来。灵族姬生莲坐在桌前安静的品着灵茶,身后站着一位面无表情的黑衣仆人。

    仰天阁里的安静在白彻骑着白虎从空中直冲进来时消失了。相比风选的精致容貌,白彻更为粗犷野性,别有一种性感。大敞的衣襟露出肌肉饱满的胸膛,干净利落的衣着,整个人都有种爆发感。

    他的坐骑白虎停在空中,白彻手中一拍虎头,整个人跃起,轻飘飘的落在了铺了白色长毛的毯子上,大步走进了阁中。他一进阁中就把其余几人扫视了一眼,随即拧起了眉,不高兴沉声道:“怎么,瑾瑜还没来?”

    “噗,瑾瑜瑾瑜的叫得那么亲热,可人家偏偏就是不理睬你呢。白彻你也是厉害,一直追着人家屁股后面跑,这都被打败多少次了?”风选懒洋洋的一撩眼皮,漫不经心的说。

    白彻和风选一贯不对付,白彻从来不会委屈自己,看不惯就要打,而风选也特别厌恶白彻,逮着机会总要讽刺他几句。眼看白彻脸一沉,风选也冷笑一声,好似马上两人就要打起来,做惯了和事老的姬生莲笑着安抚两人。

    “瑾瑜小姐一向最后一个到,年年都如此,你们又不是不知晓,我看再过不了多久也该到了。一年没见,白彻公子和风选公子看上去又都厉害了不少,气势更加惊人了,真不知演武之日又是个什么情形。”姬生莲言下之意就是两人不如都保存实力,等到演武之日再一决高下。

    白彻哼了一声,转身往自己的位置去,坐下后就有一个管事领着两位形貌出众的奴仆送来新鲜的灵果灵酒,在白彻挥挥手后又悄无声息的退了下去。能在这最高一层伺候的都是五族公子小姐们自己带来的仆人,也有不喜欢带仆从的,便是由仰天阁管事暂时伺候。

    白彻挥退行礼的仆人,大马金刀的往铺了妖兽皮毛的椅子上一坐,端起酒就灌个畅快。那风选公子意味深长的看他几眼,就满是看好戏意味的靠在那兴致勃勃的等着天风瑾瑜到来。

    他们这几个五族中公认的年轻一代代表,能力最是出众,难免看其余妖族不起,也就他们这几个堪为对手。这几年里,年年在这里一会,彼此间虽说不是相熟的好友,但也熟悉几分,有许多事几人也都心知肚明。譬如那虎族的白彻爱慕狐族的天风瑾瑜,追求了几年都没能得到对方青眼。

    天风瑾瑜是一个疯子,一个没有心没有感情,被狐族规则暂时束缚住的大杀器,风选毫不怀疑,等到有一天天风瑾瑜成长到能蔑视妖族那些老不死的长老们时,她就再也不会压抑自己嗜杀的天性,定然会搅得妖族天翻地覆。只可惜那些人垂涎着她身上的神血,无法趁她还未成气候的时候对她下手永绝后患。

    总之,风选很清楚这样的天风瑾瑜是绝对不会对人动感情的,因此对于白彻的追求,他一直抱以看好戏的心态。可是最近从狐族本家天风府传出来的消息,让他们几个都惊讶了一把。

    那个只知晓杀戮折磨人的疯子,竟然爱上了一个低等的半妖。不仅是狐族内部,整个妖族都传得风风雨雨,风选心底是不信的,不过这个消息让他觉得更加有趣了。

    这传的沸沸扬扬的消息,恐怕只有修炼狂人,一整年都在秘境深山中修行的白彻不知晓了。只要一想到天风瑾瑜这回来,会带上她那所谓的形影不离的小男宠,风选就期待的不行。管他消息是真是假,只要能让他看到乐子就行了。管她是不是动了真感情,只要能让白彻不高兴他就高兴了。

    风选唇边一抹不怀好意的笑,端着酒杯,同白彻一样不时盯着外面,期待着天风瑾瑜的到来。

    他们并没有等多久,白彻喝完一壶酒,就见仰天阁外,空中远远的飞过来一架车。两头身形庞大皮毛雪白脚踏蓝色流云的狐族妖兽在前,拉着华丽精致的红漆车架,速度飞快的靠近,转眼就停在了仰天阁外的空中。

    车架四角挂着的金铃响起,遮挡着车内情形的流苏锦帘被一只修长素白的手撩开,随即出现的不是仰天阁内几人以为的天风瑾瑜,而是一位身穿简洁青衣的温润男子。

    这男子眉眼平和,虽不是十分精致,但耐看的紧,而且胜在气质温润别有一种奇怪的让人忍不住靠近的魅力。

    白彻见到狐族车架本已朗笑上前准备去接天风瑾瑜,谁知先出现的却是一位陌生妖族,顿时停下了脚步站在原地观望。天风瑾瑜是个不喜欢被人环绕伺候的,因为她会忍不住虐杀身边一切的活物,所以每次来此她都从不带下仆,更何况还是这么一个低贱的半妖。

    一眼就看穿了浮望半妖身份的白彻拧眉站在那打量他,一个低贱半妖会出现在独属于天风瑾瑜的车架上就已经极为奇怪了,况且这半妖身上穿的是顶级的绞纱做的衣裳,简单的配饰也都是灵器,每一样都比这半妖本身贵重百倍。

    这个半妖,究竟是什么身份,和天风瑾瑜又有什么关系?白彻看着这人,有种不太舒服的感觉。明明是个低等的妖族,方才看到他时,那眼神却有一瞬间让白彻仿佛有种遇上天敌的错觉。即使他收敛的很快,可是白彻相信自己的直觉,这半妖对他有敌意。

    至于为什么有敌意,白彻很快就明白了。因为他看见从那半妖身后出现的天风瑾瑜,那个常年一身红衣,表情高傲目空一切,对任何男女都不假辞色的人竟然一把揽住了半妖,然后带着他进了仰天阁内。那种亲密的姿态,甚至隐隐让人看出温柔呵护的动作,都让白彻一瞬间黑下了脸,心中杀意满满。

    很好,这个卑贱的半妖,竟然敢玷污他得不到的人。白彻此时心中的敌意一下子就突破了最高值,直逼之前最厌恶的风选。

    天风瑾瑜,也就是舒鱼连多余的眼神都没有分给其余几个人,径直护着浮望进了仰天阁,朝着最后一个空着的位置走去。她牢牢的谨记来之前浮望告诉她的,千万要hold住,不能露怯。所以不管舒鱼心中是如何的嘤嘤嘤嘤,她面上也只能一派蔑视众生的欠揍表情。

    因为不敢多看其余的人怕露出马脚,只能当做看不见,眼睛没处放的时候只能看着依靠在自己身旁做柔弱状的boss。

    所以舒鱼不知道,她那种眼里谁都看不见,唯独看得见怀中浮望的姿态,还有那份因为怯场显得小心翼翼的行为,在其他人眼中,都变成了——天啦撸那个天风瑾瑜真的栽在了一个半妖男人手里啦!看那小心呵护怀中人的姿态,这tm还是那个杀妖如麻的天风瑾瑜吗你在逗我?!

    亲眼所见,不得不信。先不说那心情从疑惑到愤怒到震惊再到震怒,僵立在原处的白彻,就连早就对这事有所耳闻的其他几人,都惊讶了。风选失态的大张着嘴,反应过来后咳嗽了两声闭上了嘴。姬生莲手里的杯子都掉了,又被她身后的黑衣仆人接住重新送回到她手里。至于一直沉默的蛇族飞蒲,他难得的给了浮望一个正眼。

    舒鱼没注意其他人的失态,她从天风瑾瑜的记忆里提取了关于灵引小会的记忆,揣摩了许久,总结之后发现天风瑾瑜就是个宅,还不喜欢和人交际,甚至每次灵引小会都没和其他几个人说上三句话。所以她只要把他们彻底忽视,做一个会移动的背景屏,应该就可以了……应该可以吧?

    出了门,离开了那个熟悉的地方,舒鱼心里十分忐忑,好在浮望时刻都在她身边,给了她很大的安慰。只要觉得有些慌,舒鱼就忍不住去瞧浮望。浮望处于几个天之骄子的视线之下,仍旧安之若素,看上去一心一意的替舒鱼沏灵茶剥灵果。

    一接触到舒鱼的目光,浮望就朝她安抚一笑。舒鱼立马就会被安慰到,眼神微缓。boss在身边真的好有安全感!安全感这东西果然和武力值高低没有多大关系,最重要的是气场有没有!

    沉着脸坐回自己位置,但是眼睛还紧紧盯着天风瑾瑜的白彻,眼瞧着天风瑾瑜和那个半妖眉目传情的样子,简直都快气的内伤,手中一用力就拍碎了手边的一个木几。

    这个动静可不小,努力把眼神控制在浮望周身三米左右的舒鱼忍不住看了过去。就一眼舒鱼就知道这位衣服不好好穿偏爱爆衫露胸肌的大哥是哪位了。虎族的白彻,她的,哦不对,是天风瑾瑜的追求者。

    同时也是浮望选定的,配合他们进行清野秘境一年训练计划前期准备的人,也就是负责被浮望拉仇恨,然后追杀他好让他顺利遁入清野秘境的反派角色。因为他和浮望目前的关系是情敌,介于这一点,浮望觉得能更好的利用。

    之前舒鱼也觉得不错,可现在看看这个仇恨值还没拉,浮望就已经在对方那里上了黑名单首位的样子,舒鱼不得不为浮望的生命安全感到担忧了。boss现在可还很脆皮呢,真的没问题吗?万一她来不及赶过去救人,不就完蛋啦!

    经过魔鬼训练后的舒鱼对于杀意敏感了不少,对于白彻这么一个不断散发着庞大杀意以及恶意的存在,舒鱼很难没有反应。她的反应就是冷冷看了白彻一眼,然后将浮望拉到了自己怀里护住。

    白彻脸上表情一阵扭曲,身边的东西又是一阵噼里啪啦。舒鱼暗地里更加警惕,下意识将浮望抱得紧紧的。

    仰天阁中一片静默,谁都没开口。风选是想接着看好戏,飞蒲是对于他们之间的事不感兴趣,就连姬生莲也不开口劝解了。看白彻那都快疯掉的样子,她也是不想去触霉头的。

    深呼吸了几次,白彻才勉强压下怒火,语气阴沉的开口:“瑾瑜这次来,怎么还带了个小玩意,平常不是随手就杀了,这次怎么还玩上了。”若不是次次都打不赢天风瑾瑜,白彻也不至于会这么忍耐,若是他打得赢对方,估计天风瑾瑜早就被白彻掳回去了,哪里会像现在这样只是动口。

    “我还当瑾瑜平日谁都看不上是同我一样不爱弱者,没想到竟然是被一株野草迷了眼,真是让人失望。带着这么个东西走出去,都要成为全妖族的笑柄了,我看你不如早点杀了干净,不如就在这里,让我替你清理如何。”白彻一字一句说得咬牙切齿。

    舒鱼一听,心里的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这尼玛哪里冒出来的小婊砸,一副狂霸酷炫拽老子最吊的样子就算了,说话怎么这么不中听呢!还说杀就杀,这她家boss好不好。人boss颜好音美还温柔,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十八般技能样样点亮,脾气好又贴心,样样都比他好!就连骗人演戏都比他棒!还敢瞧不起boss!迟早找机会揍得他满地找牙。

    浮望这个当事人一脸习以为常的不变微笑,只当清风过耳,舒鱼倒是上火了。不过她还记着浮望的叮嘱,也不去接白彻的话茬,而是捏了浮望的脸,凑过去在他唇上亲了一下,然后瞟了一眼剥了皮的灵果,姿态亲昵的在浮望耳边说:“喂我。”

    哼!暗恋天风瑾瑜是吧!秀恩爱气死你!

    浮望低下头去拿灵果,眼底笑意若隐若现,抬起头看舒鱼,又是满眼情真意切的情意缱绻。既然舒鱼不高兴,要让白彻生气,他当然是要配合的,况且,这也算是他计划里的一环。追求者什么的,来一个死一个,来两个就要死一双了。

    妖族,最不喜自己看上的被他人觊觎。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扶华并收藏(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