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落幕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五十章

    浮望在那个山匪窝里将那里上百个气血充足的妖族统统吸收,伤势就好了大半,原本他应该再去找些‘食物’进食,但是也不知怎么回事,他只觉得心中不安,有些说不清的躁动。

    只稍稍考虑了一下,浮望就停下了进食,他摸了摸身上的一个完好无损的红色锦囊,还是觉得不安,便将自己重新伪装好,向着城内的家飞速掠去,留下身后一个满地枯骨的山匪窝。

    浮望来到门前,见阵法没有被破坏,脸色稍缓。他伸手推开门,院子里很安静,新移栽的花木郁郁葱葱一派生机,不过,浮望脸色一变。

    院子里留下了陌生的气息,还有舒鱼她不在这里。并且舒鱼的佩剑,那把名为虹鲤的剑孤零零落在庭中。舒鱼一向喜爱这把剑,就算在家中也会随身携带,怎会将之随意遗落在这里。

    她被人带走了,院中的东西没有遭到丝毫破坏,可见她还是毫无还手之力的被带走了。留下的气息属于狐族,并且颇为强大,最有可能的就是二长老。

    在十二长老的那些话中,可以推测出将天风瑾瑜炼药这种事知晓的人甚少,而知道这种事,还实力强大到能压制现在的舒鱼,并且没有破坏他的阵法,也就只有那位据说通晓阵法,实力只在大长老之下的二长老了。

    不管是调虎离山之计还是明修栈道暗渡成仓,总之舒鱼一定是被带回了天风府,大长老所在。能这么迅速的找到舒鱼,还能不引人注意的将她带走,可见他们的踪迹一直被掌握着,既然先前一直没有将人抓走,如今突然行动,那么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他们炼药的日子应该快要到了。

    浮望捡起虹鲤剑握在手中,神色肃杀,对着舒鱼一向温柔的眼神中满是黑色的氤氲魔气。他现在还打不过大长老与二长老,正面对上毫无胜算,只能另想他法,好在他在十二长老体内埋下了一个筹码,应当能有所作用。

    并没有多想,浮望立即将自己炼制的丹药□□机关阵法,所有能用得上的全数带上,然后一刻不停的赶往狐族。他的时间不多,在赶去天风府之前,他还要尽力增长自己的修为。浮望并不知晓她们准备何时将舒鱼炼药,但是他知道现在舒鱼还没有生命危险。

    他之前本想将舒鱼体内魔气全数化尽,但是后来他却突然生了个念头,在舒鱼体内留了一小部分魔气,有那一部分魔气在,他就算不在她身边也能知晓她的大概情况。

    他随身带着一个红色锦囊,囊中有以舒鱼头发和他魔气一同炼制的符。若是舒鱼死亡,那么那道符也会燃烧。现在那道符并没有异样,说明舒鱼还活着,若非如此,浮望此刻哪里还能如此冷静。

    他一路前往狐族的路上,每每遇上山中山匪,便是毫不掩饰的用魔气侵蚀,将那一处处的山匪全数吞吃。他先前不敢如此行事,便是为了不引人注意,可如今顾不得这么多,他要在到天风府之前,尽量提升自己的修为。

    之所以选那些山匪,一则是因为他们躲藏在山中,不经常与人来往,就算消失了也不会这么快被发现,引来众妖注意,而他只需要这段时间里不被发现就足够了。等之后救出舒鱼,他们注定是要四处逃亡的,到时候也不在意成魔身份会不会被发现了。二则就是这些山匪多是凶狠邪恶之妖,他们身上的血肉气息比起普通妖族要来的丰沛旺盛。

    浮望不再束手束脚,任是多么凶恶的山匪,在他的阵法□□还有魔气的三重攻击下,也只能毫无反抗之力的任他屠戮。经过这么一路的杀戮吸收,浮望的修为快速提升着,同时他的面容也变得有些妖异起来。他每每用妖族血肉修炼过后就会如此,从前因着舒鱼他还会费心掩饰,如今他哪里还顾得了这么多。

    如此用了一日到了狐族天风府所在,浮望将自己掩饰一番,前去见了十二长老。这十二长老先前遭了他的暗算,虽然是逃走了,但此刻定然是不敢回到天风府大长老二长老眼皮底下的,因为浮望留下的魔气,除了他本人,十二长老根本无力驱散,他又不敢被其他人发现身体里的魔气,如此他定然束手无策。

    果然,浮望很快就打探到消息,十二长老在天风府不远处的,独属于他的山间宫殿里修养。

    就在浮望前往十二长老处时,舒鱼正被双眼赤红陷入疯狂的大长老,掐着脖子撞在了坚硬的白玉墙上,咳出一口血来。

    至于为什么会这样,唉,舒鱼十分想叹气。先前她和栏杆里的美人搭上了话,那美人说要杀她,然后就替她将阵法破了。舒鱼特别不理解他的脑回路,要真的想杀她,不管那个阵法,她不就必死无疑了,可是人家偏不。面对她的抽搐,美人正直的回答说:“若是那样,你就是二长老杀死的,并非是我杀死的。”

    舒鱼不懂这个逻辑,不过好吧你长得好看你说了算。她当时被美人这一手震了一下,觉得此人看似呆傻,肯定切开是黑的,竟然还有这么强大的力量。结果她警惕的在一边等了好一会儿没见到他下手,一问才知道,他没法离开那个栏杆,之所以能破坏阵法,是因为阵法的另一半在他脚下。

    结论就是,这位看似很*的大哥他,没办法越过栏杆来杀她。对此,舒鱼的反应是:此人多半脑子有病。

    既然你杀不了我,那为什么还要破坏阵法啊!对此美人的回答还是那句:“魔本该被我消灭。”

    哦,她得死在他手上才行。舒鱼对此竟然没法吐槽,她见暂时没有危险,也没法走出去,想不到办法之后反而淡定了,就坐在栏杆面前和美人说话,企图撬出些什么□□消息,比如如何逃出这里,比如大长老抓她干什么,比如美人嘴里的那个‘她’是谁。当然最后那个问题只是顺便的,舒鱼主要还是问该怎么逃离这里。

    可惜,压根没有从美人嘴里得到任何有用的消息,因为这位他只关心和魔有关的东西,其余的一概不理。舒鱼以她多年看小说的经验得出,这美人看上去好像真的脑子有问题,说不定是魂魄缺失啊什么的才会显得痴痴傻傻,不然那大长老也不会布什么夺魂阵坑她啦。

    舒鱼觉得自己找到了真相,和美人说起话来满是哄骗小孩子的味道,可惜也没有用,不管她说什么问什么,这位美人就是回答她:“你身边的魔是谁?”“除了杀你,我还要杀他。”之类的,整个一杀人狂魔。

    就在舒鱼想要放弃的时候,大长老一脸的被三了的愤慨表情,活像一个来抓奸的大老婆冲进了密室,一把就将舒鱼掐在手里,然后对着栏杆里面的美人崩溃大喊:“沧宵!当年那个贱人死了,你也跟着散魂要随她一起去,是我救下的你!是我救的你,所以你是我的!这么多年来我对你处处尽心,你从不理会我便罢了,我都可以不在意,只要你还在我身边。可是如今,你竟然因为这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孤魂野鬼,不惜动手破坏我替你布下的夺魂阵!”

    “为何!为何你对我视而不见,不论我说什么你都不回应,你为什么要理会这小贱人,你是不是看上她了?不不不,你对那个贱人如斯深情,怎么会移情别恋,那一定是这个小贱人在迷惑你,我要杀了她!”大长老见到舒鱼和美人说话,好似受了不轻的打击,都快疯掉了。

    舒鱼一听,好家伙,这大长老还真是虐恋情深,听她的话她把人家关在这里许多年了,美人愣是没跟她说过话,这是多么……难以言说的一对痴女怨男啊,也不对,这朵奇葩男子和变.态大长老不是一对的啊。大长老看着那美人的表情,就差没在脸上写上负心薄幸,然而眼里还是求之不得的深切爱恋。

    至于美人,不好意思,他还是有如一朵高岭之花,坐在那里不动如山,将大长老那一通聒噪都视作了天边浮云,风过处他连眼都没眨,将大长老忽略了个彻底。

    只在大长老第二次喊着要杀舒鱼的时候,那美人骤然抛出了一句:“她是我的。”

    舒鱼知道他的意思是,他要亲手杀她啦,但是大长老不知道啊,于是听到这句话,她睚呲欲裂,表情似哭似笑,喃喃道:“这么多年你第一次开口与我说话,竟然是说的这么一句话。”

    她语气一变,变得狠辣:“既如此,我就更要杀她,不仅要杀,还要让她死的痛苦无比受尽煎熬!”

    舒鱼撞在墙上又摔在了角落里,亲眼看着大长老表情凶狠的朝自己走过来,感觉特别苦逼。那边的男子你不会说话就请闭嘴好吗?你看你把人给刺激的,你没事,承受这种后果的可是我啊喂!舒鱼觉得自己真是日了狗了。他们吵架,干嘛把她这个无辜人士扯进来。

    舒鱼也没想着等死,她手腕一翻拿出一把剑,这剑比不上她常用的那把,但现在也没有那么多好讲究的,直接就朝大长老刺去。大长老侧身一避,舒鱼借机来到了角落里,背靠着墙壁对着大长老,早已准备好的各种□□朝着大长老撒去。

    还没近身就被大长老拂开,舒鱼接着朝她打开一些小机关,都是浮望做给她玩的,复杂一些的她不会用,身上也没带。不过这些小东西不少,现在用来拖延时间还是不错的。也亏得这大长老和二长老没把她放在眼里,连身上的乾坤囊都没有拿,才让她有了这么个机会。

    不过大长老不愧是大长老,就算在这种状态下,舒鱼还是被她逼得狼狈逃窜很快用掉了那点存货。她看样子不准备这么轻易的杀她,所以舒鱼只能暗暗叫苦的挣扎着,当她被大长老一把摔在栏杆上时,舒鱼突然察觉身后的栏杆里面多了一个人,除了美人当然没有其他人,他将他那只白玉一样的手按在了她的颈脖上,看样子是准备履行之前的话,杀她。

    但这种情形看在大长老眼里,就变成了美人在查看舒鱼的伤势。她自己都不能触摸的美人主动触摸另一个女人,大长老霎时间双眼都红了,全身沉浸在狐火中,那因为服用丹药而变得年轻的容颜都开始渐渐恢复成了老年的容貌,但她这次没有管这些,只看着舒鱼恨得不行,“你竟然敢动沧宵!”

    舒鱼:谁动谁啊喂!不要睁眼说瞎话好吗?

    就算是在这种环境下,舒鱼都实在被这两个神经病逼得无法不吐槽了。不过大长老这回倒是做了个好事,她恰好在那美人准备对舒鱼下手的时候,将舒鱼打开了。

    美人不满意的对大长老说:“滚开,不要妨碍我。”

    “你护着她?!好!好!”不知道大长老自己脑补了些什么,生生吐出了一口血,看上去,用‘走火入魔’来形容再合适不过。

    舒鱼:这剧情也是看呆我,请你们不要大意的自相残杀吧。

    这时,二长老脸色沉沉脚下带风的走进来,张口就道:“母亲,十二长老他带人攻入了飞宵殿。”

    大长老压根没搭理他,只冷笑着一手抓住了一个银锥,朝舒鱼刺去。舒鱼已经是浑身大大小小的伤口,强撑着想要躲开,但是大长老这回显然来真的,没有了逗她玩的兴致,灵力将她牢牢禁锢,那根银锥牢牢的扎进了舒鱼的心口。

    舒鱼以为自己死定了,毕竟那么一根锥子扎下去,完完全全扎进心脏,连个把手都没露出来,她肯定遗言都来不及留就狗带了。不过她想错了,因为竟然除了心口痛,她压根没有其他的感觉。

    不,还有一种十分玄妙的,仿佛思绪一重重被那根冰冷银锥吞噬的感觉。舒鱼伸手想去碰心口银锥,却被无形的力量弹开。而且当她生出将那银锥拔出的心思时,整个人就是一阵痉挛。

    舒鱼模糊中只听大长老对着栏杆里面的美人哈哈大笑,说“沧宵,你不是在意她吗?既然你不愿意用她的魂魄滋养你,那我就让她魂消魄散。那根噬魂锥将会一点点的将她的魂魄吞噬干净。你记住,你只能是我的,就算不爱我,也不能爱其他任何人,你在意谁我就杀了谁!你就在这里看着,看着这个小贱人魂消魄散吧!”

    她带着满满的恶意的说,然后吩咐安静站在一边的二长老,“我们去会会十二。”

    “是。”二长老嘴边露出一丝笑,他看一眼那边瘫在地上的舒鱼,跟着大长老离开。两人刚来到与密室相连的大长老寝殿,大长老就发现自己的摄魂钟不见了。她抬手召唤,摄魂钟却没有像以往那样自动来到她手中,而是毫无反应。她面露惊愕,逼出一滴指尖血还要再试,忽然发觉背后风声。

    她本就衰弱了不少,刚才还发了一顿疯,如今不过是强撑着罢了,突然遭了二长老这一下,竟没躲过去,被打的半边身子都骨碎肉裂,可见二长老是真心要置她于死地。

    “二长老不愧是二长老,真是丝毫都不手软啊哈哈。”一旁的屏风后走出一人,是神情阴鸷的十二长老,他手中还抓着大长老的摄魂钟。那原本看上去是灵物的摄魂钟此刻布满了黑气,没有一丝光泽,看上去是被魔气侵蚀了。

    “你竟也敢联合这个废物一同背叛我!”大长老看一眼说话的十二长老,又不敢置信的去看平日敬爱她的二长老,却见这个从出生后就没对她有任何不敬,表现的满怀爱慕的男人又二话不说的打了她一掌,挖出了她的妖丹。

    将大长老的妖丹拿在手里,见她颤抖的如同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二长老这才笑道:“母亲在大长老这个位置上,坐得够久了,而且,儿子怎么愿意一直做一条狗呢?”

    “哈哈~你们敢背叛我,就算死,我也能让你们不好过!”大长老眼底满是疯狂,刚说完,她的妖魂就离开身体冲向了十二长老手中的摄魂钟,一刹那那摄魂钟散去了黑气,恢复了光泽,同时浑厚刺耳的钟声响起。

    二长老和十二长老同时脸色大变,不约而同的运起全身灵气去抵挡。三息过后,摄魂钟变成了碎片,而离摄魂钟最近的十二长老已经没有了声息,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二长老还没死,但是也受了极重的内伤,他勉强从地上爬起来,手指上的一枚扳指随之碎裂。

    他一早就对大长老生出二心,为了应对她的摄魂钟也做了许多准备,这扳指是他能找到的最厉害的防御钟声之物,但是他也并不敢轻易尝试,一直到今日,十二长老突然找上门来,并且带上了一个人,那人说可以将摄魂钟暂时控制,他才答应与十二长老合作,放弃了本该是明日进行的计划。

    如今虽然是杀死了大长老,可是他觊觎已久的摄魂钟也彻底碎了,二长老心痛至极,又想起还有天风瑾瑜这个炼药的药材,才稍微好受了那么一些。可是这时,他突然觉得不对劲,脸色一变,忙回到密室去看,却见本该躺在那里的天风瑾瑜不见了踪影。

    二长老想起那个被十二长老带来的魔,他本是想等利用完杀了大长老之后就控制那个魔,可现在,那个魔没有跟在十二长老身边,舒鱼又消失了,他才反应过来,那魔似乎就是天风瑾瑜带在身边很是宠爱的那个半妖浮望。他从前根本不会去注意那么个小人物,此刻隐约猜到,脸立刻就黑了。

    不管如何,他都决不能让那两个人逃脱。二长老立刻发出了一道传讯符,让天风琳琅带人前去追堵应当还在天风府内的天风瑾瑜二人,又连续发出好几道符,请狐族各位长老一齐出手去制服那‘杀了大长老及十二长老’的魔。

    此刻的舒鱼却是被浮望抱在了怀里,迅速的穿行在天风府那重重宫殿中。

    浮望根本来不及检查舒鱼的情况,只将她紧紧抱在怀中,一路避开那些仓皇的奴仆们。他要尽快带着舒鱼离开这里,那二长老很快就会反应过来,到时候他就算能离开天风府也逃不了多远。

    情况就如他所想,对他们十分不利,先是天风琳琅带人前来,浮望也顾不得那么多,铺天盖地的魔气使得他走过的地方都成了血腥的地狱。然而天风府内的高等妖族不少,他们对于魔气的抵御力稍好,纵使对魔气有所忌惮,还是一个接一个的上前欲击杀浮望。

    眼看来人非但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原本靠在浮望怀中的舒鱼忍着痛抓着他的衣襟说:“放下我。”

    浮望心中一痛,舒鱼是因为发现了他是魔,所以也像这些人一样害怕他了吗?就算她害怕,他也绝不会放手!浮望如此想着,眉间杀意更甚,所有靠近的妖族都被他用魔气缠绕着将血肉吸收干净,只剩下一副沾了血渍的恐怖皮囊。

    舒鱼只觉得浮望越发用力,也越发吃力。她眼看着他都受了不少伤,便有些急了,再次说道:“放开我,我和你一起,我还有力气。”

    浮望这才发现刚才自己想错了,但仍是有些迟疑。舒鱼干脆一把拉开他,然后拿出剑反手一件刺穿了一个妖族的喉咙。

    ——这是她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杀人。她从前只伤人不杀人,可现在破例了。她现在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想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还有浮望现在的满身魔气的样子是怎么样,她现在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自己大概活不成了,但是一定要让浮望逃出去。

    舒鱼的眼神坚定,即使自己身上带着伤,心脏里还插着根银锥,也没有停止手下杀人的动作。浮望看着她的动作,眼中有些震惊,他知道的,舒鱼并不喜欢杀人,所以他就算杀人也极少在舒鱼面前,但现在,她破了这个例。

    两人且战且逃,弄出来的阵仗声势浩大,好不容易逃出了天风府,摆脱了天风府那群穷追不舍的妖族,就有更多威压甚重的长老们追了过来,不仅如此,其他四族见到满身魔气的浮望,也开始攻击他们二人。

    浮望和舒鱼都没有一丝喘息的空隙,浮望吸收了不知多少妖族血肉,浑身的血气煞气冲天,而舒鱼,她已经开始觉得头晕,力气也在一点点的消失。被大长老完全刺入心脏的银锥冰凉的,从刺入起就和心脏牢牢地粘合在一起,根本取不出来。

    舒鱼手中的剑不堪重负折断,她便随手将断剑刺入一个妖族的胸口,然后双手之上出现艳丽的红色火焰,在一片黑色魔气之中燃烧起来的红色火焰,将所有沾染到的妖族包裹在火焰中,不过一刻就变作了黑灰。

    但他们毕竟只有两个人,而追在他们身后的,是数不清的,想要夺取他们性命的妖族。

    舒鱼的动作开始迟钝,她一个踉跄,肩上被划出一道伤口。浮望一把将她抱起,不在理会后面的攻击,只默默承受着,然后加快速度前往某个方向。

    他很清楚,再这样下去不行,不管是他还是舒鱼都坚持不住,所以,他决定前往葬神渊。

    葬神渊就如其名,是当年神魔战后遗留之地,埋葬了不知多少神与魔,其中充满了煞气和许多未知的危险,误入的妖族没有一个能活着出来。而且葬神渊作为隔绝了梦泽妖境和外界的天堑,有着无数禁制,就是不小心遇上那些禁制,也足够杀死任何一个实力高强的妖族。因此,这许多年来,从未有人敢冒险进入。

    浮望此刻就准备去到那里躲避这些人的追杀,他们此刻离的最近的,能阻拦那一群追杀者的,就只有葬神渊了。至于里面会有什么危险,只要能得到喘息的时间,他就能想出办法出来。

    还未赶到葬神渊,浮望就有些坚持不住,那大群实力强大的妖族长老们紧追在身后,他都硬生生受了攻击,若不是一路上不停的吸收血肉,他此刻早就坚持不住了。眼看着葬神渊近在咫尺,而怀中的舒鱼紧紧攥着胸前的衣襟很是痛苦的模样,浮望咬牙硬是甩开了那些黏在身后的妖群,抱着舒鱼一头扎进了葬神渊之中。

    果然,一进入葬神渊,那些妖族们就再没有跟过来。浮望一个踉跄,从半空中摔落在葬神渊中灰色的岩石层上。他急急放开舒鱼,却发现她虚弱的厉害,脸上满是泪痕。

    浮望经过这场杀戮,整个人都带着一种掩饰不住的邪恶之感。但是摸着舒鱼脸上的湿润,他勉强露出一个同平日一般的温柔笑容道:“小鱼?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别怕,我很快就能治好你,我们会出去的,等过一段时间我们……”

    浮望还未说完,舒鱼就打断了他,带着哭腔的小声说:“浮望,我种在我们家院子里的星辰花还没有开。”

    “怎么突然说起这个,没事的,日后小鱼想在哪里种我们就在哪里种,种多少都可以。”

    舒鱼哽咽着拉着他的手覆在自己心脏上,急促的喘.息了一下才说:“那个大长老,在里面钉下了一个银锥,她说,是噬魂锥,我拿不出来。”

    噬魂锥?浮望脸上空白了一瞬,然后猛地拉开舒鱼的衣服,果然看见舒鱼心口处一个已经长合的口子,隐约露出里面的银色。他脸色狰狞的伸手欲将噬魂锥取出来,可刚碰到一点就被狠狠弹开,同时舒鱼发出一声痛苦的喊声,整个人都蜷缩起来。

    浮望忙将她抱住,她看上去比刚才还要虚弱,连话也不怎么说得出来了。浮望从未觉得这么恐慌过,他手中一抖,将乾坤囊里的东西全数拿出来,“小鱼,你坚持一下,我会救你,我会找到办法救你。”

    噬魂锥是专门针对魂魄的灵器,而他手中并没有能遏止破坏这种灵器的东西。面前那一堆东西被浮望狠狠拂开,散落了一地。他找不到办法,是不是因为他知道的太少,才会在这种时候根本找不到救舒鱼的办法?浮望犹如困兽,平日的冷静淡定全数消失不见。再加上那一身伤口,看上去狼狈又凶狠。

    舒鱼从未见过他这么凶狠可怕的模样,但她丝毫感觉不到害怕,只是吃力的伸手,立刻就被浮望牵住。他捧着她,就像捧着一个易碎的泡沫。

    “我怕……我好怕……浮望……我一直都……好怕啊……”怕这个陌生的世界,怕他喜欢她,怕他不喜欢她,怕自己不够努力,怕再也回不去自己的世界,怕——离开他。有那么多东西可以让她害怕,可她已经很用心的去活着了。

    “别怕,我会救你的。”

    “小鱼……”

    浮望身上那个装着一枚符的红锦囊突然燃烧起来,他抱在怀里的人不再出声,连气息也彻彻底底的消失了。

    浮望没什么反应,他将脸贴在舒鱼带着湿润泪痕的脸颊上,嘴里犹自说着:“别怕,小鱼,别害怕,我在这里。”

    他的声音越来越低,低不可闻,最后完全安静下来。过了许久,他抬起头看向怀里那具躯体,轻声道:“如果你死了,我还可以去找你的魂魄,还可以去找你的转世,可是你连魂魄都消散了,又要叫我去哪里把你找回来啊,小鱼。”

    怀中的人没有给他任何回应。葬神渊里并没有妖族代代相传那么可怕的各种危险,只是很安静,安静的像个坟墓,连风声都没有。

    “既然这样,既然这样……我早就该这样做,那你就不会如此轻易的离开我了!”

    空旷的深渊之中回荡着令人悚然的疯狂笑声,那笑声中含着悲怆痛苦以及数不尽的怨恨。有微弱的光线从某个岩壁上折射过来,在墙上映出两个抱在一起的影子。——一个怪物大口吞吃另一个躯体的影子。

    …………

    梦泽之中所有的妖族都忘不了那日,许久未曾出世的魔毫无预兆的再次现世,闯入了狐族杀死了大长老以及十二长老,重伤二长老,并且杀害了无数狐族族人。五族妖族追杀那魔的同时,也被那嗜杀的魔吞吃了无数。

    这仅仅只是一场浩劫的开端,那魔被众妖族追杀躲至葬神渊,无意中寻到了当年神魔陨落残留的灵气与魔气之地,吸收了那无数魔气,霎时间变作了极为恐怖的魔主。

    他将葬神渊中的禁制一一毁去,然后在八十一日后彻底毁掉了葬神渊。

    离开了葬神渊的魔带着遮天蔽日的魔气,将狐族变成了一个血腥地狱,任何试图阻挡的妖族都变成了滋养他的血肉。原本人数众多的狐族,在那魔主的吞噬下,几近灭族。原本天风府所在的繁华城池,变作死城,方圆千里,没有任何生灵存活。浓郁的死气经过几十年都没能消散。

    其他四族也并不比狐族好多少,虎族同样死伤惨重,到后来,无数半妖混妖都开始投靠魔主,灵族其中一支也出乎意料的成为了魔主麾下。

    至此,妖族开始了漫长的内乱。

    而因为葬神渊的消失,梦泽妖境与人界大陆开始融合,无数惧怕魔主的妖族纷纷逃往人界大陆,一时间,人间界也不再平静。

    【梦泽篇结束】

    【下一章人世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扶华并收藏(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