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庭有枇杷树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舒鱼发现自己最近的生活简直糜烂,每天除了翻云覆雨还是翻云覆雨,节操也寸寸碎裂,尺度一破再破。

    虽然她想当个正直的人,但是奈何浮望不想啊,她又没有什么抵抗力,魔化的浮望干起那档子事来整个人都像加强版□□似得,散发着一种勾人的气息,舒鱼一次又一次的没把持住。

    腰酸背痛还是小事,从室内疯到室外,从床上疯到水池,那种接受程度一点点被浮望拔高的感觉回想起来才是真羞耻。

    浮望的肾甚好,所以舒鱼一连好多天都昏昏沉沉不知今夕是何夕,只觉得自己估计下一次死是被浮望弄死在床上。

    迷迷糊糊中也感觉不到肚子饿,倒是浮望给她喂了好几次血,有时候是咬破自己的唇,再给她一个深深的吻,有时候是划破自己的手指递到她嘴边,还有一次给他自己的胸膛也开了个口子,瞬间变成凶杀案现场,吓得舒鱼当时就萎了(并没有)。

    舒鱼就是再好的脾气,对浮望再心软,被这么无休无止的煎个十几天鱼也扛不住爆发了,更别说他还时不时发个疯挑战一下她的承受能力。

    你说这黑化了怎么这一点就没变呢?没完没了的该不会是想把一千年份的一次补齐吧?用浆糊一样的脑袋算了算一千年该来多少发之后,舒鱼被自己的脑补吓坏了,在又一次浮望抱过来的时候,颤抖的按住了他的手。

    “不做了。”

    “我只是想抱抱你而已。”

    “不。”你以为被骗这么多次我还会相信吗?呵呵。

    “小鱼,不要拒绝我。”虽然说话的声音很温柔,但他的表情显然在说,你要是拒绝我,我会黑化的。

    舒鱼忍无可忍,一把将他掀翻在床,坐在他的腰上按着他的下巴,面无表情的说:“我说,我要安静的休息!”她的眼神也很坚定的表达着‘再不让我休息就生气给你看’这个信息。

    对视良久,浮望故意做出的危险表情被脸上扩大的笑容覆盖,舒鱼愿意顺从他固然高兴,她不高兴了对他张牙舞爪,他也是高兴的。于是他躺在那一副任卿采撷绝不动手的样子说:“好吧,让小鱼休息。”

    舒鱼终于放松了一些,就着这个姿势往前一倒,埋头就睡。浮望被她倒在胸膛的力道给砸的发出一声闷哼,随即见她悄悄露出个‘扳回一成’的表情,忍不住闷笑出声,对于被当成床垫这种事,毫不在意。

    在发现浮望对她的容忍度也很大之后,舒鱼就渐渐胆肥了,等他又有要个不停趋势的时候,就干脆直接的把他压倒,压着他不许动手动脚。浮望倒是配合,被压了就不动,乖乖当个床垫,显得好像很听话似得。

    舒鱼越来越弄不懂他,有时候她觉得这个浮望爱她爱的不可自拔,有时候又觉得这个浮望其实并不爱她。他比语文阅读理解还要难懂,比奥数大题还要难解,是的,他变成了谜一般的美男子。舒鱼觉得自己不明白他,骤然就有种爱上一匹野马,他分分钟吃光了她整个草原的苦逼感。

    浮望想要什么,难道他只是想要她而已吗?就这么简单?想想那些电视剧和动漫里面的boss怀揣着毁灭宇宙或统一世界之类的高大上愿望,舒鱼就总担心黑化浮望其实真实愿望是跑出去毁灭世界,干掉所有生灵,顺带毁灭他自己。

    舒鱼这么担忧着,一口啃在袱床垫·望肩上,留下第十二个牙印。嗯,口感好。

    被她啃的浮望又笑了,轻轻的笑声回荡在耳边。每次被她不开心的咬,他都会笑,也不知道在高兴些什么,该不会变成抖m了?

    舒鱼叹口气,睡觉。

    一觉醒来,看到某魔主小弟找上门来报告大王,说在某个地方看见了有人在贩卖大量噬魂灵器,而且对方点子很硬,他们干不过。

    再次重逢以来,舒鱼还是第一次看到浮望脸色那么难看,在那个妖族说出噬魂灵器的时候,他的眼睛就红的快要滴血了,身上的杀戾之气简直要成形。

    然后他一招手穿好衣服,满眼杀意匆匆出门了,没带上舒鱼,只和她说很快会回来。

    这是件很不同寻常的事情,因为舒鱼自从醒来之后,就没能离开过浮望的视线,两个人几乎要变成连体婴儿,结果这次浮望就这么把她放下了?!不过想到‘噬魂灵器’这个关键词,舒鱼又觉得自己似乎明白了什么。

    该不会是因为她吧?

    还真的是因为她,当年舒鱼死于狐族大长老的噬魂灵器之下,后来浮望变成了魔主,就得了个心病,再也不允许任何妖族使用任何对魂魄造成伤害的灵器,只要被他看见就是一个死,大量的噬魂灵器都集中销毁,妖族至那以后再也没人敢用。

    如今这个消息,无疑是在挑衅这位回归的魔主,狠狠的戳中了他的逆鳞,戳的他险些又要发疯,不过看一眼懵懵懂懂的舒鱼,浮望冷静下来,带人走了。

    浮望一走,没有人打扰她睡觉,舒鱼以为自己这次能舒服的睡上一觉,但是实际上她闭上眼睛过了好一会儿都没睡着,连之前那点睡意都消失了个干净。浮望不在,她睡不着,舒鱼意识到这个苦逼的真相,从床上爬起来,去外面溜达晒晒太阳顺便去去味——她身上一股浮望味。

    魔宫里没有妖族在,因为浮望不许人随便进来,这么大个魔宫,还包括了好几座山头,平常就只有舒鱼和浮望两人在。不过舒鱼在外面溜达的时候,看见了魔宫里有不少定居了很多年的小灵物,当年她最喜欢这种小东西。

    一排长着发光圆脑袋的‘金针菇’,在四处收集散落在落叶上的果子,蚂蚁搬家似得。舒鱼无聊的跟着他们走到了一个山溪旁,又被山溪里面的小红鱼给吸引了注意力,她觉得这些小红鱼和那年浮望带着她去妖族酒会的时候,看到的小红鱼很像,而且这些小红鱼都咬着或者推着一大朵红花和花瓣,像是上游落下来的。

    舒鱼认出这红花,叫昙雾,是妖族女子用来做口脂和胭脂的花,她从前在大昭城也种过,对门邻居何苏儿替她找来的花苗,浮望见她感兴趣,给她弄了些花做口脂,结果被她试了一口发现很好吃,就都给吃掉了。

    舒鱼干脆跟着那些小鱼往上游寻去,山溪蜿蜒曲折,但是水边的红色花瓣越来越多,最后寻到源头的时候,舒鱼看着面前的一座小院,整个人都愣住了。

    十几株昙雾种在院子外面,都已经很高了,株株都被枝头上沉甸甸的红花压得弯了腰,满地的落红,那条山溪的源头就在昙雾花林深处。

    院子里有一棵大树,应该是长了许多年,比屋子高了不知多少倍,树干都有舒鱼的环抱那么粗,如云如盖的绿伞高高覆在小院顶上,浓荫洒满周围一圈。

    这株树,舒鱼也认识,何苏儿家中就有这么一株,舒鱼和浮望提过,也想在院子里种一株这样的树,会开大朵白花的树。她记得自己和浮望打理院子的时候,一起在院子角落里种了一株。

    这座院子,舒鱼更是眼熟,只是从外面看,她就知道,这小院是那时候她和浮望的家。浮望将这个小院整个搬到这里了吗?

    舒鱼仰着头去看那棵高大的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一句“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她死后,浮望是不是也曾一个人坐在树下,一年年的看着他们种的树一点点长高呢?

    舒鱼摸到自己满脸的泪,静了一会儿才走上前去推开小院的门。大门吱呀打开,好像时光在她面前开了门,小院里的一切熟悉又陌生。

    院中的花木生长的郁郁葱葱,但是没有杂草,都长得很好,都是舒鱼记忆里自己曾种过的花木。用青石堆积起来的一汪小泉里有两三尾小红鱼在游动,悠然自得。

    廊下挂着的铃铛叮铃铃的响起,竹帘晃动,头顶的大树也发出一阵簌簌的声响。舒鱼走到紧闭的房门前,伸手一推。

    门开了,屋内的一切都整整齐齐,她和浮望睡过的床,浮望给她做的一大堆小玩意儿,浮望的书,还有墙上挂着的,她的虹鲤剑。亲手摸过屋里的每一样东西,舒鱼又走出了房门,坐在了廊下的桌旁。

    他们曾经在这里吃他们的早餐午餐和晚餐,一边吃一边说些话,浮望给她说在外面行医遇上的趣事,给她夹她喜欢吃的菜。木桌下的墙角边上,还放着一个装酒的小坛子。

    这座小院里的一切,似乎都在告诉进来的人,它的主人只是离开一会儿,马上就会回来。当浮望一个人坐在这里看着这一切的时候,他是不是也这么觉得,他们的家还在,她也迟早会回来的?可是那时候她是真的死了啊,谁也不知道她还会在这么多年后突然回来。

    心里闷闷的好像透不过气来,但舒鱼不想离开这里,这熟悉的家让她觉得安心怀念,纵使她觉得满院都充斥着一种孤独的味道,她也不想离开这里。

    舒鱼在木椅上坐着发了一会儿呆,忽然起身把墙角那坛子酒抱了起来,揭开了红封。一股浓郁清甜的味道霎时充溢鼻间,这是她喜欢喝的一种果酒,浮望带回来不少,他总想把她灌醉,但舒鱼也只是每天晚餐后当成饮料喝两杯,浮望偶尔也会用她的杯子喝一点,然后摇摇头说味道太淡。

    但这一坛放的大概太久了,味道浓烈了不少,清亮浅绿的酒变成了翠绿色,甘甜而熏人。舒鱼也不管这酒还能不能喝,一边抹眼泪一边干掉了半坛,喝一口哭一声,看上去真是可怜的紧。

    当浮望带着一股淡淡血腥味找过来时,看到的就是抱着空酒坛子,蹲在桌子底下不停打酒嗝的醉鬼鱼。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扶华并收藏(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