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干脆利落的结束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舒鱼和浮望从妖界出来后就回到了镇邪宗,浮望直接用本体变作大师兄的样子,给几个师弟师妹们发了消息,说要带着她这个新收的弟子出门‘历练’。

    大师兄一向积威甚重,自然没有什么问题。舒鱼这回再看到那一个岛的星辰花时,顿时有了很不一样的感觉。

    当爱恨消失,在那么长的时间里,浮望只剩下这种无法磨灭的习惯和执念,如果说镇邪宗底下那处地方是禁锢了浮望魔身的囚笼,那么上面这个花岛,就是他建造的困住了他心的囚笼。一代代的守在这里,被困在这里,哪里有一日看开过呢这个人。

    “小鱼,来。”

    舒鱼回过神,快步离开望不到边的花海,拉住浮望伸过来的手,踩上他的飞剑,离开了镇邪宗。

    换一身行头,大师兄摇身一变成为国师,气质由温润变作冷漠威严,让人看不出一点破绽,妥妥的影帝。这真没法怪她当初看不出来,都是浮望太坏心眼了。舒鱼想起那时候自己着急伤心,浮望就这么一路看着。顿时,她心中默默决定今晚上拒绝他这样那样的要求,做个清心寡欲的人。

    天运国国师的明月台,主人去了又来,消失的这段时间没有一个人发现。舒鱼再次走进明月台的高塔,心情也同从前截然不同了。

    这里是千年来浮望待过的地方,就和镇邪宗的花岛一样,到处都有浮望的气息。她缺失了他这么多年,中间这段时间里她对浮望一无所知,所以现在就特别想追寻一下他这些年留下的痕迹。

    可惜的是,舒鱼在高塔上从头到尾转了无数圈,都没发现点有趣的东西,除了一大堆书和玉简以及很多看不懂的高大上工具外,什么都没有,更像是个工作间,给她的感觉就像是另一个花岛,没有一点人气,远远比不上他们的小院。

    完全就是研究狂人单身汉的房间没错,唯一能让舒鱼感兴趣的大概就是这里养着的一些小灵物了。住在灯里面会因为感应到人来自动亮起灯的自影;有些智慧能开口说话传达主人意思,住在墙壁里面的一群应声,还有居住在明月台高塔下湖中的白色大鱼,岸边的船只会自动来到高塔,就是那只大白鱼在水底当‘船工’。

    那只大白鱼有两条船那么长,偶尔从水里跳起来,溅起的水花能到高塔第四层,有太阳的时候就爱翻着白白的肚皮路出水面。

    看国师一副好厉害的神棍样,其实都是这些小灵物在帮他装逼。舒鱼把浮望的地盘巡视了一遍,这才心满意足的停下了自己探索的步伐。

    浮望穿着白黑两色的国师服,没戴玉面具,躺在大敞的窗边,任由太阳洒满周身,精致的面孔在阳光下白皙的仿若透明。

    明明动不动就被诱惑然后被拉过去压在身下啪啪啪,怎么就是学不乖呢?还是次次都被引诱成功。正想着,见浮望对她笑了笑,舒鱼又不由自主的走了过去坐在他身边。

    外面的天气好,艳阳高照,晚春时节,稍稍有些热了。舒鱼走过去,被浮望伸手按着后脑勺亲吻。舒鱼试着主动了一点,就受到了更加热情的欢迎,整个人都栽倒到浮望身上,被吻得喘不过气来。

    “唔……等嗯……等等!”舒鱼反身把浮望压在下面,抓住他的手,把自己的衣襟拢了拢,脸色微红,“不要动不动就做这种事,难得天气这么好,我们就聊聊天不是挺好的吗。”

    “小鱼想聊什么?”浮望将自己的拇指放进嘴里稍稍用力咬开一个口子,然后将溢出血珠的拇指按在舒鱼略有些红肿的唇上。

    舒鱼无奈的抓着他的手舔了舔那拇指,“不要动不动就弄伤自己,我每天只需要一滴血就够了。”

    “我喜欢看我的血进入小鱼身体的样子。”浮望正♂直的说,支起身舔去了她唇上残余的暗紫色血渍。

    ……好污,这个人真的好污!我污不过他!

    “浮望,你不是说还有什么事没有做吗,是什么?”舒鱼机智的转移了话题,好像完全没听见浮望之前那句话,若无其事的发问:“你之前说得夺取气运又是怎么回事?”

    浮望笑笑,躺回去,一手转着她的一缕头发,解释道:“所谓气运逆天,便是气运太盛违逆天道平衡之意。天道本身没有意识,只是一个平衡法则罢了,我这么多年一直在探寻试探这一点,学会了观人气运,并且将他人气运归为自身。”

    “从前神魔俱存相互压制,后来神族陨落魔族也跟着灭亡,妖族被困梦泽,这就是天道的平衡之法。可是我出现了,一个独一无二的新出世之魔,我本不该出现,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出现了,我猜测我还打乱了原本的世界轨迹,而且天道企图将我毁去,却被什么阻拦,我隐隐发现了这件事的不对劲。”

    “龙瑄还有从前小鱼用过的司徒静静身躯,都有着一种有别于天道的气运。从前把这叫做天道钟爱,可如今我觉得那不如说是,此间天道也对这种大气运缠身之人毫无办法。因为我猜测他们身上出现的气运,来自于另一个世界,不然此间天道为何束手无策?”

    “这个世界是否有尽头,这个世界之外是否还有其他的世界存在,那些世界又是如何的情况?几百年前我便开始思考这种问题,若是我想离开这个世界,又该如何做?”

    “最后我推敲出了一个可行的办法,我要将此世界里,让天道不能妄动之人身上那种独特气运转移到自己身上,然后我便可以挣脱此间世界的天道束缚,去到另一个世界里。”

    浮望老师的科普知识课堂开课啦~天道老想干掉他怎么办?多半是欠打,撕了它就行。浮望的话中,隐隐表达出了这种暴力倾向。

    舒鱼听了浮望这一系列猜想,简直想给他跪下了,不愧是boss啊,身为一个存在过神的世界原住民,竟然脑洞这么大,还真的被他猜到了许多事实。关键是他不仅做出了猜测,还准备动手做了。

    他这是要真·上天哪!

    舒鱼想想现在这个世界,再想想原著那个和平的谈恋爱世界,突然觉得自己这个蝴蝶翅膀扇的太厉害,整个改变了历史和未来的走向,还间接弄出了一个差点毁灭世界的大魔王,现在这个大魔王都准备冲出世界走向宇宙了。

    等等,这种奇幻的世界外面真的还有宇宙这种东西吗?舒鱼脑内弹幕密集,脸上一副围观群众的表情,在浮望发表完猜想后问:“所以你还要夺走天运国皇帝龙瑄的气运,才能打破这个世界的天道桎梏?”

    “是的,很快就可以了,我布了这么多年的局才等来了这么一位气运惊人的皇帝,此番我不仅要得到他身上气运,整个天运国的气运,也将尽归我手。”浮望说得云淡风轻,完全没有把一国兴衰看在眼中。

    见舒鱼微微看向远方皱着眉头仿佛在担忧着什么,他伸指点在舒鱼眉心,“人间本就如此,国之兴衰,朝堂更迭,是十分平常之事。我护持了天运国这么多年,如今只不过是收回来罢了。而且我答应小鱼不滥杀生,凡人自身要兴起的战争我却是不会管的。”

    舒鱼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她想的根本不是这个,她之所以皱眉是因为看到了远处御花园里面的一个妹子,一个和司徒静静长得一模一样的妹子。

    是的,她现在的身体**哒,完全不需要望远镜就能看到很远的花园里发生的一幕。司徒静静和一众妃嫔的撕逼大戏。可关键是司徒静静的身体不是被浮望吸收了吗?这里怎么又来了一个?真假女主?

    想了想,舒鱼还是拉着浮望指了指那边,“你看。”

    浮望看了一眼,终于闹明白她在想什么,笑道:“我安排的另一个司徒静静,或者说,龙瑄的后宫全都是我安排的人,除了从前那个被龙瑄从宫外带进来的司徒静静,但现在,她也是了。”

    舒鱼突然觉得原著男主好可怜,为他默哀一秒钟。嗯,她原来就很讨厌他,反正现在是不可能有什么交集了。不过想起浮望的另一个马甲,舒鱼又问:“那叶临淮呢?”

    “死了。”浮望随意的说:“被皇帝害死的,所以叶太师现在可是恨死了皇帝。”

    哦,又是他的计划。舒鱼不是很明白,决定自己还是不要管那些了,反正所有需要操心的事都有浮望代劳,而且就算她什么都弄清楚,也没有能用上她的地方。

    “浮望,你要做的事大概什么时候能成功啊?”

    “大概,两年。”

    舒鱼得到这个答案,默默回想了一下原著,发现差不多就是大结局,男主统一了周围四个大国,将女主封为皇后的那个时候。

    “小鱼,还有两年,从前你说想做的事,我都会陪你去做,所以,不要把目光放在除了我之外的任何人身上。”

    舒鱼一回神,看到在眼前摆了摆的大尾巴,浮望朝她笑的妖气四溢,诱人的很。舒鱼二话不说扑了上去。

    放尾巴引诱简直是犯规!

    还有更犯规的,变成小狐狸什么的,不管他做什么都没法和他生气了好不好!

    接下来的日子,舒鱼就生活在被狐狸压和压狐狸的过程中,偶尔抱着小狐狸团子出门逛逛,或者围观一下龙瑄皇帝和那位‘司徒静静’,进行着和原著差不多的剧情。

    浮望的国师做的非常自在,基本上没什么事,而且地位崇高没人敢来打扰,再加上他那些能力,于是他能每天陪着舒鱼悠闲的在外面游玩。

    舒鱼再一步发现了浮望对于整个皇宫的掌控,因为这位国师大人牵着她在皇宫里面如入无人之境,每一个见到他们的宫人都从不会露出惊异的神情,反而毕恭毕敬的,皇帝龙瑄却根本就不知道这一点。

    美味的御膳和源源不绝的御供之物被送入国师塔,摆在舒鱼面前供她赏玩。舒鱼看着那大堆大堆的东西,再一次觉得自己似乎变成了某帝王的宠妃。在妖界也是这样,那些浮望的小弟送上来的东西,都被浮望摆在她面前,想要什么随便挑随便选,跟一堆大白菜似得。浮望的爱美人不爱江山昏君样,真是被他表现的淋漓尽致。

    如果舒鱼对什么表现出了喜爱,那么过一会儿就会有更多一样的东西被送过来,她敢说皇帝龙瑄都没有这么夸张。

    龙瑄和‘司徒静静’相爱相杀的时候,舒鱼在和浮望一起出门旅行,江南漠北,边塞邻国,只要舒鱼想去,都走了一圈。路上还偶尔能遇上几个小概率事件,比如说路遇江洋大盗还有荒山破庙里面吸人精气的妖,前者被舒鱼拔剑干掉,后者依然是被舒鱼拔剑干掉,没浮望什么事,他只要好好待在舒鱼怀里做个宠物狐狸就行了。

    舒鱼还和浮望一起踩着点,跟着司徒静静去找了原著里boss出现的那个湖,结果这次救了司徒静静的不是什么神医,而是别国的一位公子。舒鱼松了一口气,不再关注司徒静静,继续带着浮望到处走。

    对于他们身在一本书中的事,舒鱼一直没和浮望说过,因为觉得已经没有必要了,她该露的陷早就露了,也许浮望知晓的比她更多,既然他不问,她就不用纠结。更何况,她亲眼看遍了这个世界的山山水水之后,已经不敢肯定,这是一个书中的世界了。

    庄生晓梦迷蝴蝶,她又怎么能肯定,她自己不是一个书中人呢?也许她所在的那个世界,她的故事,对于另一个世界的人来说,也是一个书中的故事而已。

    行万里路可以开阔人心,这话不假,舒鱼在这两年中,渐渐变得更加优秀,气质沉稳而坚韧,即使掩去了身体的美丽容颜,依然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当然所有敢上前和舒鱼搭讪的,都莫名其妙的倒霉了。

    为了避免这些人因为搭讪把自己的小命也搭进去,舒鱼只得冷着个脸装作不近人情的样子,以此来打消那些人的心思。两年下来,舒鱼已经从一个在外人面前不怎么喜欢说话心内暗怂的妹子,进化成了一个在外人面前冷漠如石心中弹幕排排刷的妹子。

    舒鱼这两年还闯出了个名头,红衣剑侠。红衣马尾,佩剑和狐狸,江湖上到处都有她的传说,就连性别都是一个争议。对此舒鱼每次换装在酒楼里吃饭,听到别人谈论自己,都默默暗爽。

    在这期间,她还遇见了一个疑似故人的人,就是当年灵族的姬生莲妹子,没看到她那弟弟面瘫小正太姬落莲,倒是有个妖娆的青年在身边,舒鱼觉得那青年有些面熟,正待多看两眼,就被浮望按着下巴亲了一顿。

    然后舒鱼就找不到那两位了,她不敢肯定那到底是不是,或许只是长得像,因为那个姬生莲,似乎是某个大户人家的小姐,不是什么妖族。这不过是个小插曲,舒鱼也没放在心上,仍旧带着浮望前往下一站。

    转眼两年过去,浮望要回去收网了。

    舒鱼一个人坐在明月台的国师塔上,看着弦月变成一轮血红的满月,晴朗的天空瞬间变得阴云密布电闪雷鸣,火花击打在皇帝所居的宫殿。雷鸣翻涌,星象消失,一夜惊心动魄,及至天明,阴云散去,一束霞光从云层中打出。

    一身青衣的浮望踩着霞光归来,对她微笑伸手。

    “小鱼来,我带你去找回家的路。”

    【人世篇·完】

    【下一章开始,快穿篇,大鱼带小鱼回家找妈妈之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扶华并收藏(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