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土匪攻略 > 第41章 为何一定要向我解释

第41章 为何一定要向我解释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41章-为何一定要向我解释】陆二当家是无辜的

    “左护法何出此言?”温柳年闻言皱眉,“莫非在昨晚夜探之时,被对方发现了踪迹?”

    “倒也不是。”花棠道,“昨夜我与小五带着穆氏兄弟进山后,就见整座寨子里都是烟雾缭绕,先前还以为着了火,后来却见里头的人似乎并不惊慌,而且还很井井有条。”

    “哪里来的烟雾?”温柳年问。

    “后山在焚烧黑根野茅草。”花棠道,“别的地方很少,不过云南一带有很多,平时可以做调料,晒干后还可以点燃熏蚊虫。”

    “所以虎头帮和云南有关系?”温柳年若有所思。

    “十有□□。”花棠点头,“我在闻到野茅草的味道后,本能便看了穆氏兄弟一眼,就见他们眼底似乎有些疑惑,显然也是觉察到了异样。”

    而小五虽然是西南王段白月的弟弟,不过在苗疆待的时日不算长,又大多数时间都在宫里,所以对野茅草的气味并不熟悉,于是在闻到时便随口问了句,“什么味道?”。

    “像是某种香料。”花棠也未明说,而是问道,“两位庄主可知道?”

    穆万雷摇头,“不大清楚。”

    “不大清楚?”温柳年若有所思。

    “野茅草虽然气味浓烈难闻,不过熏蚊虫的效果极好,在云南民间很是普遍,宫里头不知道便也算了,穆万雷身为穆家庄庄主久居西南,说不知情显然过不去。”花棠道,“八成是想有意隐瞒。”

    “然后呢?”温柳年继续问。

    “循着野茅草的气味,我们一路到了后山,当时祭祀仪式已经进行了大半,香台前摆着不少果品,还有七八个巨大的酒坛子。”花棠道,“与赵大当家所见一样,那个掌门人的确半人半鬼,走路无比僵硬,应当实在罩袍下踩了高跷。”

    “酒坛子里是什么?”温柳年问。

    花棠道,“尸体。”

    “尸体?”温柳年吃惊。

    “都是女人,十七八的妙龄女子,像是某种蛊毒仪式。”花棠道,“也不知是从哪里找来的,最后全部投入了万毒坑。”

    “当真是禽兽不如。”温柳年摇头,“城内没听说有大规模女子失踪。应当是从别的地方运来。”

    “在祭祀仪式之后,那些人便回了住处歇息,我们又在寨子里探了一圈,未见到有什么异样。”花棠道,“出山之后穆万雷与穆万雄虽说看上去神色如常,不过却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像是在竭力隐藏什么东西。”

    “若都是西南苗疆的门派,彼此间有牵连也很正常。”温柳年道,“小五是在城外守着他们?”

    “摸不准到底是怎么回事,所以小五便找了个借口留下。”花棠道,“顺便看看,能不能问到更多东西。”

    “辛苦了。”温柳年点头,“左护法早些回去休息吧,我稍后便去找穆万雷与穆万雄,看看他们会怎么说。”

    花棠点头回了自己的住处,推开院门却见陆追正坐在石桌旁,于是有些意外,“二当家怎么过来了。”

    “冒昧打扰了。”陆追道,“有一事相问。”

    “二当家请讲。”花棠道。

    陆追略略纠结了一下,虽说对方是名医,但也毕竟是个女子,有些事还当真不好问。但不好问吧,城内又找不到比她更好的大夫,不举这种事……对于男人来说……还是……很……重要的,想起赵越那张凶神恶煞的脸,陆追终于鼓起勇气,清了一下嗓子,“那我就直说了,冒犯之处还请左护法勿怪。”

    花棠压低声音,“是大当家让你来的吧?”

    “自然不是。”陆追赶紧摇头,摇完又有些意外,“左护法已经知道了?”

    花棠道,“先前大人便已经托小五问过我。”

    “原来如此。”陆追瞬间松了口气,问过一次好!于是便道,“可有特效药?”

    花棠道,“得先把把脉。”

    陆追立刻陷入为难,这谁敢去说。

    花棠又道,“不过倒也不着急吃药,可以先从食补开始,说不定会慢慢调养回来。”

    “如此那就多谢了。”陆追眉目忧虑,显然很是担心,过了阵又问,“还有一件事。”

    花棠帮他泡了一壶茶,“何事?”

    “关于大当家与温大人。”陆追道。

    花棠道,“我也正想问二当家,为何最先是由大人前来问药?”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该是陆追才比较对啊。

    陆追组织了一下语言,将“面红耳赤头发凌乱与补肾鸡汤”之间的事转述了一遍。

    花棠震惊程度不亚于白日见鬼,“当真?”

    陆追道,“我也不信。”

    花棠又道,“或者是中间有什么误会呢。”

    “管它有没有什么误会。”陆追道,“目前当务之急,是将大当家的身体调养好。”否则天天如同吃了炮仗,谁能受得了。

    花棠单手撑着腮帮子,对他表示了赞同。

    片刻之后,陆追回到尚府,拿着几个精巧的小葫芦把玩。

    “你在做什么?”赵越看到之后,不解问他。

    陆追道,“是左护法调配的药物,可以通气清浊,对习武之人大有裨益。”

    赵越了然,继续往屋内走。

    “大当家可要吃上一丸?”陆追热情叫住他。

    “不必了。”赵越推门进屋,“我向来不信这些。”

    不信也得信啊!陆追执着跟进去,继续苦口婆心道,“我方才吃了一丸,觉得甚是有效。”

    “有这么神?”赵越随手拿起一丸。

    “自然自然。”陆追点头。

    赵越就水服了下去,“苦。”

    陆追欣慰道,“能治病就好。”

    “治病?”赵越闻言皱眉。

    陆追冷静道,“体内浊气太多也是病。”

    赵越摇摇头,回去卧房睡觉。

    陆追晃了晃剩下的葫芦……还剩下不少。

    估计得好好吃一阵子啊。

    当然,罪魁祸首温柳年此时还不知道此事,也顾不上关怀赵大当家到底举没举,在换好官服之后,便带着木青山一道去前厅会客,同行自然还有尚云泽。

    “晚上去吃烤牛肉吗?”尚堡主边走边问。

    木青山点头,“吃。”

    “好。”尚云泽帮他整整衣服,“我们让老板少加辣,还要配青笋。”

    木青山笑嘻嘻,比起先前弱不经风的样子,他整个人已经健康了许多,胳膊捏着不再一把骨头,脸色也红润起来,连向来疼他的木家哥哥嫂嫂见了也惊奇,这世上居然还有人能将小木头喂出肉!

    “帮大人也带一些回来吧。”木青山道。

    “自然没问题。”尚云泽点头。

    温柳年走在前头,顺便顺着耳朵偷听。

    似乎进展很不错啊。

    还能混一顿烤牛肉吃。

    挺好。

    “温大人。”赵五与穆氏兄弟已经等在前厅里。

    “辛苦三位了。”温柳年吩咐下人上茶,“左护法已经将暗探的结果说了一遍。”

    “那座寨子的确邪门得紧。”小五道,“看打扮说不好是哪一派,也分不出究竟是哪个地方,不过就凭以女子祭祀这一点,就足以说明不是什么善类。”

    “两位庄主怎么看?”温柳年问。

    “的确像是邪教。”穆万雷道,“里头有不少毒虫与瘴气,习武之人还好,一般将士进去只有死路一条,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稳妥些。”

    “如此严重?”温柳年像是有些吃惊。

    穆万雷点头,“的确是。”

    “那这要如何是好。”温柳年眉头紧锁。

    “不如先对付朝暮崖?”穆万雷建议。

    “也不是不行。”温柳年终于松口。

    穆万雄与穆万雷对视一眼,心里都是一喜。

    温柳年道,“容本官再考虑一下。”

    穆万雷点头,“事不宜迟,还望大人能早些做出决定。”毕竟对于穆家庄来说,能除掉赵越,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待穆万雷与穆万雄走之后,温柳年让赵五也早些回去休息,自己则回了书房继续处理公事,两个暗卫一路尾随穆氏兄弟,时刻关注其动向。

    晚些时候,尚府的下人过来叫,说饭已经做好了,大家伙都在等。

    温柳年放下卷宗,打着呵欠去蹭饭。

    和往常比起来,饭厅里的人要少上许多,两个暗卫在跟踪穆氏兄弟,尚云泽与木青山去了外头吃烤牛肉,花棠也还在睡,见到温柳年进来,其余人纷纷打招呼。

    温柳年四下看了看,“左护法怎么不在?”

    “还在房中休息。”赵五道,“等会起来煮碗粥便好,不用特意留菜了。”

    “那赵大当家呢?”温柳年又问。

    众人纷纷在心里点头,这就对了啊,就知道左护法只是幌子,终极目的还是要问赵大当家!

    毕竟可是头发凌乱衣衫不整从房中跑出来过,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陆追道,“在房中。”

    “为何不来吃饭?”温柳年又问。

    陆追道,“因为心情不好。”

    “心情再不好,饭总是要吃的。”温柳年道,“否则身子如何能熬的住。”

    陆追顺势道,“不如大人去请?”

    温柳年:……

    还是不要了吧,会被揍。

    全桌人都用充满期待的目光看他,十分火热。

    温柳年只好点头,“好。”

    暗卫在心里无声鼓掌。

    片刻之后,温柳年站在赵越卧房门前,深呼吸。

    暗卫挤做一团在暗处看热闹,还有……陆追。

    他是实在很好奇。

    赵五独自一人坐在饭厅中,囧然看着满满一大桌子菜。

    早知如此,那还不如留在房中陪媳妇睡觉。

    “大当家。”温柳年敲门。

    赵越听到后险些气结,为何又是他?

    见屋内没动静,温柳年推开房门。

    赵越正坐在桌边喝凉茶,泄火。

    温柳年小心翼翼道,“大家都在等大当家一同吃饭。”

    赵越道,“不吃。”

    “误会这种事,说清楚也就没事了。”温柳年坐在他对面,“不如我去说?”

    赵越脸色铁青。

    温柳年道,“毕竟此事也是因我而起。”

    赵越道,“你打算怎么说?”

    温柳年道,“自然是告诉众人,大当家并无隐疾。”

    赵越脸色更黑了三分。

    何止是没有隐疾。

    他现在简直就是……欲……火……焚身。

    原本睡得好好的,结果莫名其妙就开始做梦,做梦也就算了,还梦到书呆子,一双眼睛笑眯眯的,怎么看怎么……欠揍!

    于是两人便打了起来,梦中的书呆子变成了绝世高手,从瀑布一路纠缠到山洞,接下来的梦境便不甚明晰,只知道醒来之后,身体某个地方有些不大对劲。

    赵大当家觉得自己此生都未如此纠结过。

    “吃饭吗?”温柳年还在问。

    赵越道,“不吃。”

    温柳年立刻一脸内疚。

    赵越心烦意乱,“与你没关系!”

    温柳年道,“那吃饭。”

    赵越:……

    片刻之后,两人一前一后从门里走了出来,同往饭厅而去。

    暗卫与陆追瞬间冲往饭厅。

    赵越用余光扫到,险些恨得牙痒痒。

    吃完饭后,众人又商议了一下下一步计划,便各自回了房间,赵大当家依旧黑风煞脸,走得甚快。

    “二当家。”温柳年轻声叫住陆追。

    “大人何事?”陆追停下脚步。

    温柳年道,“有件事情,还是与二当家说清楚的好。”

    陆追点头,“大人请讲。”

    温柳年直奔重点,“大当家并无隐疾。”

    周围一圈暗卫纷纷捂住嘴,以免不小心发出声音被大人听到。

    陆追头皮发麻,这是造了什么孽,分明就是与我无关的事情,为何两个人都要特意赶来解释一遍?

    温柳年认真道,“虽然大当家不许我解释,但有些事隐瞒无益,大当家当真没有问题。”

    话说到这份上,就算九天惊雷也得信,陆追赶紧点头,“大人说没有问题,那便一定没有问题。”

    暗卫也纷纷附和,对啊对啊,我们都深信不疑。

    “这样就好。”温柳年松了口气,“大当家似乎很看重二当家的想法,当日也是一直解释,所以我便想着要特意来说清楚。”

    陆追尚未平复的内心又开始波涛汹涌闪电惊雷,什么叫很看重我的想法,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暗卫也倒吸冷气,集体用看狐狸精的眼神看他,大人语调如此幽怨,一听就知道是在吃醋!

    万万没想到啊,居然还有这一茬!

    情节曲折程度,堪比我家公子当年历尽天劫,只为与宫主长相厮守的感人故事,让人忍不住就想落泪。

    温柳年还在说,“二当家一定不要误会。”

    陆追几乎连头发都要竖起来,“大人也不要误会,我与大当家只是兄弟情谊。”一清二白纯洁无暇,堪比山谷小白花!

    温柳年眼底疑惑,“我?”

    “突然想起来还有些事。”陆追冷静后退两步,“失陪了。”

    温柳年点头,“二当家慢走。”

    陆追瞬间消失,简直就是踏雪无痕!

    温柳年感慨,江湖中人所谓的慢,果然与自己想的慢不大一样。

    “怎么这么慢?”小院里头,赵越皱眉,“那书呆子在跟你说些什么?”

    陆追再次很想撞墙,为何那头刚被盘问完,这边就又接了第二茬?

    当真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啊!

    赵越黑着脸进了卧房。

    陆追心力交瘁。

    真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料到,自己居然还会有被人当成狐狸精的一天。

    真是情何以堪。

    情何以堪。

    而在城里一处烧肉小摊上,木青山正在吃笋片,旁边尚云泽端着梅子酒,时不时便喂他一小杯。

    酒里加了水又加了糖,所以味道很淡,喝多了也不会醉,很合木青山的口味。

    “吃饱了?”尚云泽问。

    “嗯。”木青山点头,“好吃。”

    “起来走一走吧,不然晚上要睡不着了。”尚云泽帮他擦擦嘴角的油光,“等会再回来帮大人与其他人买。”

    木青山摸摸肚子,胃微微有些凸出来。

    尚云泽笑出声,刚打算拉着他站起来,却见有两人正在向这边走来。

    “是穆万雄与穆万雷。”尚云泽拉着他坐了回去。

    木青山皱眉,“他们来做什么?”

    “八成是吃饭。”尚云泽又问老板要了些烤肉,然后便站起来打招呼,“穆庄主,这边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土匪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语笑阑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笑阑珊并收藏土匪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