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土匪攻略 > 第52章 我方才是乱说的

第52章 我方才是乱说的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52章-我方才是乱说的你别听】极度不靠谱的赵大当家

    “那你自己多留意。”赵越道,“我在房梁上守着你。”

    “房梁?”温柳年闻言微微皱眉。

    “放心吧。”赵越道,“答应你的事我自然会做到,穆家兄弟诡计多端,我留下,也能多个人保护你。”

    “我不是怕这个。”温柳年摇头,“只是你会因此有危险。”

    “你若是不一直往上看,便不会有人会发现我。”赵越道。

    “也好。”温柳年答应,“那你自己要小心。”

    赵越点点头,帮他穿好外袍后,便纵身越上房梁。

    温柳年整整衣领,差下人去将穆万雷与穆万雄请了过来。

    花棠原本还在想要找个什么借口,才能将这两人打发走,却没料到温柳年居然要见,于是便也一起跟了过去。

    “两位庄主。”温柳年病仄仄靠在床头,脸色苍白,看上去很是虚弱。

    “温大人快些躺好。”穆万雷跨进屋,显然很是吃惊。

    赵越潜伏在房梁上,暗暗握紧霁月刀柄——杀父仇人就在眼前,过往那些猩红回忆如同潮水般涌出,在脑海中历历而过,手背不由便青筋暴起。

    “先前在军营中听到风声,还当是谣言。”穆万雷试探道,“大人当真是被僵尸所伤?”

    温柳年点头,“是。”

    穆万雷有些不解,“三更半夜,大人跑去苍茫山中干什么?”

    温柳年道,“本官就想去视察一番。”

    穆万雷:……

    居然是因为这种理由?!

    “听左护法说,那僵尸名叫野傀,与两位庄主算得上是同乡。”温柳年说话速度很是缓慢。

    穆万雷表情僵了一下,道,“我方才还在与左护法谈论此事。”

    “哦?”温柳年稍微恢复了些精神,“那结果如何?”

    “野傀的确是苗疆之物。”穆万雷道,“不过已经绝迹多年,不知为何突然会在苍茫山中出现。”

    温柳年道,“左护法也是这么说。”

    “方才穆庄主还说了一件事。”花棠道。

    “何事?”温柳年问。

    花棠道,“虎头帮极有可能与苗疆有联系。”

    “当真?”温柳年眼睛一亮。

    赵越在房梁上想,书呆子还真挺会演戏。

    花棠点头,“当日暗探之时没想明白,这阵经由穆庄主提醒,再想想或许还真的是。”

    “若虎头帮真与苗疆门派有关系,那苍茫山中凭空出现的野傀也就能解释清楚。”温柳年道,“依本官看来很有可能。”

    “那大人下一步打算怎么做?”穆万雄抓紧机会问。

    温柳年道,“加强守卫。”

    穆万雄几乎要咆哮,为何他一直便是守卫守卫守卫守卫?

    温柳年道,“待本官养好伤之后,再从长计议。”

    “大人只怕还要留一手准备。”穆万雄旁敲侧击话中有话,“若真是虎头帮在背后作乱,绝对不可能只养一两个这么简单,要是官府不早些想办法将其攻破,只怕到时候会有数百野傀一起跑出山,到时恐怕百姓会深受其害。”

    “二庄主的意思,是说野傀不会单独存在,山中很有可能还有一大群?”温柳年闻言,脸色又白了白。

    “没错。”穆万雄点头。

    温柳年道,“若真是那样,那就更不能轻举妄动了。”

    穆万雄:……

    为何不是连夜攻打?!

    “要山中都是土匪活人,强攻倒还能说得过去,但假如对方弄了一堆怪物,硬碰硬我们岂不是很吃亏?”温柳年忧心忡忡,“幸好有二庄主提醒啊,否则本官还想着等伤好之后,就看看能不能想个法子攻山,这么一直拖下去也不是个事。”

    穆万雄胸口发闷,自己方才究竟出于什么心态,要说那么一句话?!

    花棠倒是有些好笑——自从大人从云岚城来了这苍耳州,噎人的功夫似乎又迎风见涨啊。

    温柳年撑着身子往里靠了靠,却觉得手边似乎有东西在动,于是低头扫了一眼。

    红甲狼摆摆触须,友好冲他打招呼。

    温柳年顿时脸色苍白,几乎连汗毛都立起来!

    又又又来?!

    赵越在房梁上看到,顿时也全身一凉,它是什么时候跑下去的?!

    “大人怎么了?”花棠与穆家两兄弟也看出他的异样。

    红甲狼活动了一下触角,打算快速爬到被子上。

    温柳年眼明手快,迅速将它扣在了手下,免得被穆万雷与穆万雄发现。

    赵越吃惊睁大眼睛,不怕啊?

    四周瞬间变得黑漆漆,不过红甲狼却很高兴,觉得比爬被子要好玩。

    感受到它正在用触须蹭自己的手,温柳年几乎要昏过去。

    “大人,你没事吧?”花棠坐在床边,担忧看着他。

    温柳年道,“本官突然觉得有些……心悸。”

    花棠替他试了下脉,“应当是蛊毒未清,大人身体又虚,多休息一阵便好了。”

    温流年道,“好。”

    “那温大人多休息,我们也不多打扰了。”穆万雷识趣站起来,“告辞。”

    “告辞……”温柳年情不自禁打了个哆嗦。

    穆万雄心中疑惑,不过也未多问。

    待到两人出门,还没等花棠细问,温柳年便已经啊啊从床上蹿了下来,甚至都顾不得肩头还有伤未愈。

    花棠赶紧扶住他,“大人小心。”

    温柳年赤脚站在床下,四肢冰凉胆裂魂飞。

    自己刚才摸了一只大虫子!

    摸了一只大虫子!

    一只大虫子!

    大虫子!

    红甲狼趴在被子上,欢快抖抖触须——还想再玩一次被捂起来的游戏!

    花棠:……

    温柳年膝盖发软。

    赵越从房梁跳下来,伸手将人扶住。

    花棠吃惊,“赵大当家在?”自己方才竟然丝毫也未察觉。

    “师父自创了一套龟息之法,若我想藏,没人能找得到。”赵越主动解释,

    “原来如此。”花棠道,“还当大当家回去了。”

    红甲狼滚到地上迅速爬过来,打算像往常一样待在赵越怀中。

    在温柳年崩溃之前,赵越将人一把打横抱了起来,安慰道,“没事。”

    花棠将红甲狼捡起来。

    ……

    “今晚它就麻烦左护法了。”赵越道。

    花棠点头,“没问题。”

    红甲狼触须一晃一晃,觉得花棠衣服的颜色与自己挺像。

    赵越道,“多谢。”

    “大当家客气了,正好带回去给青头蛊王作伴。”花棠道,“那大人早些休息,我明日再来。”

    温柳年气若游丝,“左护法也早些睡。”

    赵越听得直头疼,这声音,是饿了三天还是怎的。

    待到花棠走之后,赵越将温柳年放在椅子上坐好,又从柜子里拿出被褥,帮他将床上的东西全部换了一遍,“这次好了?”

    温柳年指挥,“枕头也换掉。”

    赵越道,“红甲狼又没有爬到枕头上。”

    温柳年道,“换掉换掉!”

    赵大当家只好换掉。

    好不容易伺候祖宗上了床,温柳年又道,“手还没洗。”

    赵越耐着性子要来热水,用手巾帮他洗了一遍,洗了一遍,又洗了一遍,最后还用青藤散象征性涂了涂,又洗了最后一遍。

    温柳年手通红。

    赵越道,“这下好总该好了吧。”

    温柳年道,“差不多。”

    赵越:……

    皮都快掉了一层,还只是差不多?

    温柳年悲愤,“你为何不将它看好?!”

    赵越道,“没注意。”

    温柳年问,“它一直待在你身上?”

    赵越犹豫了一下,道,“是。”

    温柳年头晕目眩,“抱我的时候呢?”

    赵越道,“也是。”

    温柳年当机立断往床里缩了缩,“以后离我远一些!”

    赵越:……

    温柳年还在被单上蹭手。

    “你到底在怕些什么?”赵越头很痛又极端费解。

    温柳年理直气壮,“虫子还不可怕?!”

    赵越咬牙,“你连僵尸都见过了。”

    温柳年振振有词,“僵尸又不是虫子!”

    赵越气结,和书呆子没道理可讲!

    一时脑热没想开,赵大当家脱口而出道,“僵尸也是在坟里炼出来的,你怎知他身上就没有蛊虫?”

    温柳年闻言,整个人明显呆了一下。

    赵越:……

    温柳年缓慢低头,看了眼自己肩膀上的伤口。

    赵越有些想咬舌头,“那个,我乱说的。”

    温柳年脸色由白变绿,由绿变黑,最后又变成白,然后软绵绵晕了过去。

    身上长满蛊虫的僵尸抓破了自己的肩膀……

    长满蛊虫的僵尸抓破了自己的肩膀……

    僵尸……

    蛊虫……

    肩膀……

    “喂!”赵越被吓得不轻,赶忙上前将他抱住。

    片刻功夫之后,闻讯赶来的花棠小五暗卫以及陆追,都站在卧房之内,用极度谴责的眼神看他。

    红甲狼蹲在小五头上,也跟着一起凑热闹。

    赵越心力交瘁,“我知道错了。”

    “大人胆子其实不小,但就是怕这些东西。”花棠道,“方才他用手捂住红甲狼,便已经全身发凉,大当家怎么还能用蛊虫吓他?”

    就是就是!暗卫也集体点头,先前在云岚城的时候,县衙里买的最勤便是各种驱虫药,连蚯蚓都只能待在花园中,若是什么时候在书房看到一只偷油婆,那大人就算是不吃不睡,也要招呼人把它踩死才罢休!

    陆追关切,“大人没事吧?”

    “没事倒是没事,只是醒之后怕有得头疼。”花棠道,“也不知要多久才能缓回来。”

    赵越无比懊恼。

    自己方才一定是中邪了,居然与书呆子争口舌之利?!

    在留下一瓶药之后,花棠便与众人一起出了卧房,罪魁祸首自然被留下继续照顾病患,至于红甲狼,众人纷纷表示我们可以轮着养,大当家最近还是不要碰它的好!

    温柳年在梦中睫毛颤抖,睡得极为不安稳,显然是在做梦。

    赵越苦恼靠在床边,伸手在他背上轻拍。

    也不知明早起来要怎么哄。

    城外军营,穆万雄正烦躁无比,在帐篷内来回转圈。

    穆万雷沉声呵斥,“坐下!”

    “你说他闲的没事做,大半夜跑去苍茫山做什么?”穆万雄狠狠坐在椅子上,“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穆万雷心中焦虑,也未接话。

    野傀之祸的确是他一手操控,暗中以血喂养百足蛊并且撒入乱葬坑中,原本想着至少还要半个月才能成事,却没料到不知为何,竟会有一具尸体先被炼好,不仅跑到了苍茫山,还刚好伤了温柳年。

    知府受伤,便意味着剿匪之事又要往后拖,再加上今晚穆万雄那番“野傀不可能单独存在”的言论,就算几天后乱葬岗中的尸体全部复活,也会被官府认为山中还有更多,只怕更加不会轻举妄动。想到此处,心里难免便更加发闷淤堵。

    偏偏穆万雄不识趣,还在一边问,“大哥怎么看?”

    “我还能怎么看?!”穆万雷狠狠摔碎一个茶杯。

    穆万雄脸色僵硬,转身出了大帐。

    “吵架了?”不远处,木青山陪尚云泽巡视完,刚打算回去休息便恰好看到这一幕。

    “十有八|九。”尚云泽道,“他兄弟二人方才去了府衙,应该又被大人气到了。”

    木青山嘻嘻笑。

    “你可不能像大人那般奸诈。”尚云泽带着他走进帐篷。

    “大人才不是奸诈,是聪明。”木青山道,“不过我一直就不聪明。”

    “太聪明也没用,现在这样刚好。”尚云泽道,“不笨不呆,也不过分机灵惹人讨厌。”

    “那你一天到晚叫我书呆子。”木青山将手浸入热水中,洗脸。

    “叫你书呆子,是因为喜欢你。”尚云泽在一边淡定道。

    木青山用手巾擦脸,“才不是,小时候刚进学堂,大家都叫我小山子,只有一个顶讨厌的大胖子,一直叫我书呆子!”

    “有多讨厌?”尚云泽好笑看他。

    “经常抄我的功课,抢我的午饭,还捏我的脸。”木青山道。

    听前两句还没什么,到了最后一句,尚堡主立刻皱眉,“不许让别人捏你的脸!”

    “我又打不过他。”木青山漱口,含含糊糊道,“而且你也经常捏我的脸。”

    尚云泽顿了顿,道,“我与别人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了?”木青山擦擦嘴。

    尚云泽想了一下,没想出什么好借口,索性直白道,“总之你的脸只有我能捏。”

    木青山撇撇嘴,踢掉鞋子爬上床,睡觉。

    尚云泽洗漱完,也挤在他旁边。

    “下去!”木青山赶人,“你分明就自己有床!”

    尚云泽道,“你想不想跟我一道去京城?”

    “京城?”木青山闻言有些意外,“去京城做什么?”

    “逛一逛。”尚云泽道,“总不能一直待在苍茫城,也该去别的地方看看。”

    “你要走了吗?”木青山看着他,有些紧张。

    尚云泽道,“你想不想我走?”

    木青山摇头,“自然不想。”

    尚云泽笑笑,帮他将头发拢到耳后,“我要走,不过不是现在,而是等剿完匪患,也不会去很久,办完事就回来。”

    “要去做什么?”木青山问。

    “商路上的事情,顺便看望几个老朋友。”尚云泽道,“很好玩的,一起去好不好?”

    京城啊……木青山有些心动,自己学识不算出类拔萃,家中也不算富裕,所以从来就未想过要去参加殿试科举,但若能去京城走一遭,也算是难得的机会。

    “我就当你默认答应了?”尚云泽道,“可不许反悔。”

    “那大人这头呢?”木青山犹豫问。

    “我自然会赔他一个师爷,暂时顶你的空缺。”尚云泽道,“况且就算将来追影宫的人走了,也还有朝暮崖两位当家在,大人身边不会缺人。”

    “……嗯。”木青山犹豫点头,“那我想想。”

    尚云泽心情很好,用手指轻轻刮了刮他的鼻尖,“睡吧。”

    木青山有些脸红,转身背对他,心跳得很快很快。

    尚云泽挥手熄灭灯火,也未回自己的床铺。

    虽说已经到了春末,不过山口还是很冷,显然两个人挤在一起更暖和啊……

    第二天清早,府衙院子里鸟雀喳喳叫,温柳年单手伸了个懒腰,睁开眼睛看着床顶发呆。

    赵越的脸出现在上空。

    温柳年:……

    “醒了?”赵大当家试探,并且暗自希望他已经忘了昨晚那个恶劣的“玩笑”。

    温柳年与他对视片刻,然后就又脸一白。

    “喂喂!”赵越第一次知道什么叫欲哭无泪,为什么就是忘不掉呢!

    温柳年打哆嗦。

    “我昨晚是乱说的,你别当真。”赵越迅速道,“野傀的断臂当日便被陆追找了回来,肌肤细腻无比,简直比我的手还要干净。”

    温柳年头昏眼花,更想晕。

    “是真的。”赵越将他扶起来坐着,“大家昨晚都说我开玩笑不知轻重,下不为例了。”

    “那红甲狼呢?”温柳年问。

    “在陆追那里。”赵越迅速撇清关系。

    “真不在你身边?”温柳年明显不信。

    “真不在。”赵越扯开自己的衣襟,“不信你看。”

    温柳年试探,用手隔着里衣,按了按他的胸膛。

    小五正好端着一碗药粥进来。

    赵大当家衣衫大敞。

    温柳年手正抚在他胸口。

    两人齐齐转头看他。

    小五冷静道,“不知道为什么,我最近有些眼花,经常看不清东西。”

    温柳年关心道,“那便要赶快吃药,拖不得。”

    “没错。”小五向前一步,将粥饭摸索放在桌上,然后转身快速离开。

    虽然演技很是生涩,但多少也表达出了“我什么都没看见”这个基本主题。

    在屋顶的吉祥物表示很欣慰。

    “你看,真没有吧。”赵越继续道。

    温柳年上下其手,将他的胸前摸了一遍,甚至连腰侧也没有放过。

    赵越道,“如何?”

    温柳年感慨,“大当家身材还挺好。”

    赵越:……

    敢情摸了大半天,不是在摸红甲狼?

    温柳年淡定收回手,“以后不许再吓我。”

    赵越点头,心说我哪敢,一屋子人轮着批,亏得昨晚没回去,否则说不定还要被陆追念叨大半夜。

    温柳年道,“红甲狼也不能到处乱跑。”

    赵越道,“我会看好它。”

    温柳年又补充,“抱我的时候不准揣红甲狼。”

    赵越愣了愣,听这意思是……以后还要抱啊?

    “嗯?”温柳年看他。

    赵越继续点头,“好。”

    “暂时就这些了。”温柳年道,“以后有想起来的,再补进去。”

    赵越一边帮他检查伤口,一边全部答应,然后又是帮着洗漱又是帮着换衣,直到喂早饭时才反应过来一件事。

    ——我为何要这么听书呆子的话?

    简直想不明白。

    作者有话要说:=3=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土匪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语笑阑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笑阑珊并收藏土匪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