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土匪攻略 > 第57章 温大人很虚弱

第57章 温大人很虚弱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57章-温大人很虚弱】此事就交给穆家庄了

    另一头,赵越与陆追也顺利抵达了虎头岗的山口,两人先前在来路上撞见了一具无头尸体,细看正是当日伤温柳年的野傀,虽然已被斩首断臂,却依旧还在地上用极慢的速度前行,脚上白骨森森,身上衣服也早已成了灰黑破布。

    陆追道,“怪不得叫百足蛊,死而不僵。”

    “幸好还在山中,若是被百姓看到,城知又会起什么谣言。”赵越反手拔刀,将其心脉尽断。

    野傀原地晃动了两下,随后便一头栽倒在地上,发出阵阵*气息。

    “不会再起来了吧?”陆追问。

    “不会。”赵越道,“不知道还会不会再遇到其他野傀,小心一点。”

    陆追点头,与他一道继续前行。

    和之前两回不同,这次入口处的守卫多了不少,粗看也有二十人,火把明晃晃的,将四周照得极为亮堂,莫说是人,就连鸟雀只怕也飞不进去。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赵越微微皱眉,怎么防守一下严密了这么多。

    “不像出事,倒像是在等人。”陆追道。

    赵越细细一看,果然就见有一个打头的男子正在张望山路另一头,的确像是在等人。

    “苍茫山中还有其余未被剿灭的匪帮?”赵越道。

    陆追打趣,“我们算吗?”

    赵越:……

    “来了。”陆追扬了扬下巴。

    一个身形魁梧的男子出现在路口,走路速度很快,显然也是有功夫底子的,再往近一些,虽然脸被黑巾挡住,却还是可以依稀分辨出,此人正是穆家庄的二庄主穆万雄。

    赵越握紧拳头。

    陆追在他肩头拍拍,继续盯着下头的动静。

    “贵客来了。”打头的男子态度很恭敬。

    “你是何人?”穆万雄警惕性很高。

    “是虎头帮的人。”男子道,“奉我家帮主之命,在这里迎接贵客。”

    穆万雄冷哼,“他为何不亲自出来?”

    男子并未回答他的问题,只是道,“这句话还是不要让帮主听到为妙。”

    穆万雄闻言虽说没多少反应,心里却难免不屑,躲在穷乡僻壤的荒山之中,还真将自己当成了大人物。

    男子带着穆万雄进了山,背影很快便消失在了雾气之中,又过了约莫半盏茶的功夫,那些守卫弟子才各自散去,等到赵越与陆追进山,四周已经重新恢复寂静,莫说是穆万雄,就连影子都没一个。

    “四处都是漆黑一片,怕是不好找。”陆追道,“若像左护法当日所言,报丧鸟都养在地下,那很有可能还有一大片暗室。”

    “越说越邪乎。”赵越摇摇头,“不过至少能确定一点,穆家庄的确与虎头岗有交集,不管是从何时开始,最起码野傀与焦黑尸体都能找到事主,蛇鼠一窝,谁也不冤枉。”

    “报丧鸟喜阴寒潮湿,这里最潮湿的地方,应当是北边那一片。”陆追道,“先过去看看。”

    苍茫城水路不算发达,山里的溪流要相对多一些,不过也远不能同鱼米江南相提并论。就连占地颇大的虎头帮,整座寨子里也只有北边一条河,不仅浑浊而且苦涩,平时很少有人会喝,所以两岸生满青苔,水草长得能有一人高。

    四周空无一人,赵越站在高处往下看,就见一大片水草被踩倒,河边巨石上的青苔也被清了一块。

    两人一道跳下去,陆追随手拔出一株水草,检查了一下道,“看样子像是几天前刚被踩断,还很新鲜。”

    “巨石下还拴着两个水桶,应当是为了取水。”赵越道,“不过河水如此脏污,做饭洗衣都不行,喂喂牲口倒是可以。”

    陆追猜测,“报丧鸟?”

    赵越点头,“而且十有八|九,还是中蛊后的报丧鸟。”才能饮的下如此浑浊的河水。

    “根据你我多年在山中的经验,虎头岗地处低洼,应该很容易就能打出水井。”陆追道,“明明不缺水却又来此处取水,只能说明是贪图方便。”

    “去附近看看吧。”赵越道,“说不定真能找到报丧鸟。”

    陆追点头,与他一道折返虎头岗内。只是两人找了一大圈,也没发现哪里有异常,至于穆万雄与先前那名男子,更是也跟就不见踪迹。

    赵越心里有些暴躁,接连三次暗探,却回回都只能自己瞎打转,听上去着实憋屈。

    陆追安慰,“大人是不会责怪大当家的。”

    赵越闻言表情一僵,如同被人撞破心事一般,扭头看向陆追。

    陆二当家冷静无比,“我们再去前头看看。一定要转移话题,千万不能在这里打起来。

    赵越有些心情复杂。

    这种似乎每个人都很懂的感觉,真是非常……糟糕。

    陆追道,“大当家。”

    赵越很想将他的嘴捏起来,哪有人在暗探之时还这么多话?

    陆追道,“有个了不得的发现。”

    “嗯?”赵越大步上前。

    “这间屋子里是胡麻籽。”陆追侧身让开位置,让他从窗户往里看。

    “胡麻子又如何?”赵越不解。

    陆追道,“是最常见的鸟食。”

    赵越又往里看了一眼,就见除了地上散开的,墙角还堆着几十个大麻袋,里头装的应该是同一样东西。

    陆追道,“有水有胡麻子,的确像是在喂报丧鸟。”

    赵越从怀中拿出一根铜丝,三两下便撬开了屋门。

    陆追皱眉跟进去,“要做什么?”

    赵越从怀中掏出两瓶粉末,打开撒到了胡麻籽中。

    陆追愈发疑惑。

    “走吧。”赵越转身出门,重新落锁。

    陆追道,“毒药?”

    赵越摇头,“不是。”

    “那是什么?”陆追又追问。

    赵越道,“助兴之药。”

    陆追:……

    陆追:……

    陆追:……

    赵越嫌恶,“你这表情是见到了鬼?”

    陆追道,“大当家为何要随身携带春|药?”拧门撬锁这般熟练也就算了,居然还随身带这种东西!若是被温大人知道还了得。

    赵越瞪眼道,“是助兴药,不是春|药!”

    都这阵了为何还要如此虚伪,陆追问,“那是助何事之兴?”

    赵越沉默。

    自然是那档子事。

    “好吧,就算它不是春|药,”陆追主动后退一步,“那大当家为何要随身携带助兴药?”一样很不合理啊!

    赵大当家继续沉默。

    因为这是暗卫送给他的。

    昨天原本正在院中擦刀,突然就被塞了两瓶这玩意,还眉飞色舞说了一些“只要彼此两情相悦,不管是神仙还是妖精,用了都说好,我家公子可以作证”之类的话,然后便瞬间消失,连拒绝的余地都没有。

    等到人走之后,赵越看了看桌上两个小红瓶子,最后还是鬼使神差拿回了屋内,没想到今晚恰好派上用场。

    “给报丧鸟吃助兴药,会出什么事?”见他依旧不答话,陆追只好换了第三个问题。

    赵越这回总算开口,“不知道。”

    陆追:……

    不知道?

    “要么没用,要么给虎头帮添些乱子,总归我们横竖不吃亏。”赵越道。

    陆追赶紧称赞,“大当家果真英明。”问了两个不该问的问题,不知道回去会不会被揍。

    “走吧,天色快亮了。”赵越道,“再待下去会有危险。”

    “那穆万雄呢?”陆追问。

    “既然找不到,那便不找了。”赵越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没必要以身犯险。”

    陆追倒是有些吃惊。先前两人在朝暮崖时,也听赵越说过一些在西南发生的事情,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再加上其余一些前尘旧怨,总感觉他对穆家庄极为仇视。这阵穆万雄孤身一人出现在山中,若是在中途伏击,其实对方并无逃脱的可能性,却没想到他竟然提都没有提一下。

    答应官府要等到剿匪结束,便当真连如此大好机会都白白放弃,还果真是……尊信守诺啊。

    陆二当家又想起了那些迷之小话本。

    果然是当官的人,做事就是极有前瞻性。

    两人一路出了苍茫山,等回尚府已经过了中午,花棠正坐在院中给红甲狼熏香——昨晚在乱葬岗中待了许久,虽然身上也没沾什么东西,不过还是洗洗涮涮能有四五回,这阵正躺在特制小软垫上,美滋滋摇晃触须。

    “大人呢?”赵越问。

    “还在屋内午睡。”花棠道,“据说昨晚一夜未眠。”

    暗卫在屋顶晒太阳,顺便用非常饱含深意的眼神瞄赵大当家。

    一夜未眠啊……

    赵越很想进屋去看看,却又觉得有些尴尬,毕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于是又问,“你那边有进展如何?”

    “乱葬坑内的蛊虫已经差不多清除干净,剩下没爬出来的,大概也会被蛊王吓死。”花棠道,“野傀应该已经不足为祸,还有,红甲狼吃得很开心。”

    赵越用手指敲敲它。

    红甲狼费力拧了拧,继续肚皮朝天睡觉。

    虫生中吃最饱的一顿饭!

    “大当家那头呢?”花棠问。

    陆追突然道,“大人方才是不是在咳嗽?”

    “有吗?”花棠一时没反应过来,“我没注意。”

    陆追笃定,“有。”然后扭头,“大当家快去看看。”

    花棠:……

    赵越面无表情,“为何要我去?”

    因为你分明就很想去啊!左护法说话这阵功夫,你少说也瞄了卧房屋门五六回!陆二当家继续淡定道,“因为我懒,不想动。”真是非常知情识趣。

    赵越起身进屋。

    暗卫在屋顶无声鼓掌。

    二当家干得好!

    将来成亲之日,大家一定要欢欢喜喜喝一杯媒人酒。

    由于一夜都没怎么睡,所以温柳年这阵睡得很熟,严严实实裹着被子,黑发微微有些乱。

    赵越坐在床边,将头发替他理顺。

    温柳年迷迷糊糊睁开眼睛。

    “醒了?”赵越问。

    “嗯。”温柳年单手伸了个懒腰,然后撑着坐起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半个时辰前。”赵越扶住他,“伤口如何了?”

    “已经好得差不多,昨日又换了药。”温柳年道,“暗探可有什么发现?”

    赵越将穆万雄与胡麻籽之事说了一遍。

    “穆万雷去了虎头帮?”温柳年闻言吃惊。

    “虽然蒙着脸,不过的确是他。”赵越点头。

    “沆瀣一气,还果真是物以类聚。”温柳年微微皱眉,掀开被子就要下床。

    “要做什么?”赵越伸手按住他。

    温柳年道,“去书房,与大家一道商议剿匪之事。”

    赵越道,“说好先养伤。”

    “事情总要分个轻重缓急,既然穆家庄与虎头岗已经暗中有了联系,那么此事拖不得。”温柳年弯腰穿鞋。

    赵越道,“也不急这一两天,更何况——”

    话还未说完,温柳年便已经出了门。

    赵越:……

    明明就在生病,为何还能走这么快?!

    “大人怎么出来了。”陆追正在与花棠说昨晚的事,见到温柳年后赶忙站起来。

    “烦劳叫师爷回来一趟。”温柳年对房顶上的暗卫道。

    吉祥物迅速将剩下的包子塞进嘴里,翻身便下了房,并且不忘感慨我们如此任劳任怨,做事又勤快,宫主到底何时才会愿意涨月钱。

    前途渺茫,真是想一想就非常焦虑。

    “大人也听说了穆家庄的事?”花棠问。

    温柳年点头,坐在石桌边道,“为防万一,我们还是早些做准备为好……左护法在做什么?闻着还挺香。”

    花棠:……

    红甲狼费力翻了个身,趴在软垫上看着温柳年,小触须飞快晃来晃去,嗖嗖便爬了过来。

    想玩被捂起来的游戏!

    温大人:……

    于是赵大当家才方一出门,便又被扑了个满怀。

    陆追与花棠识趣扭头,以表示“我们什么都没看到。  ”

    其余暗卫纷纷用膜拜的眼神看红甲狼,这才是最该喝谢媒酒的那只虫啊!

    赵越镇静环住他的腰,“又是红甲狼?”

    温柳年拼命点头。

    刚才差点就爬到了手里。

    “它不会咬人。”赵越道,“不信你问左护法。”

    “咬人吗?”温柳年看花棠。

    花棠道,“有时咬。”

    温柳年又问,“有毒吗?”

    花棠道,“剧毒。”

    温柳年迅速扭头,用“这还叫不咬人分明就咬啊不仅咬而且还是剧毒”之类的眼神看他!

    赵越一时之间,竟然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解释。红甲狼是会咬人没错,也有毒,但是这一只却很憨厚,而且分明就一直都很友好,反而是书呆子,每次见一次跑一次,还要“啊啊”叫,分明就该是他在吓红甲狼。

    花棠道,“它似乎很喜欢大人。”

    “爬过来了?”温柳年脸色一白,将赵越抱得更紧。

    花棠拿起罐子,让红甲狼爬进去和蛊王一起玩。

    陆追用眼神制止她说话——大当家好不容易才等来如此一个大好机会,自然要多抱一阵子才是。

    花棠识趣闭嘴。

    于是赵越便抱着温柳年,一路前往尚府书房,英俊的脸略微发红,倒不是因为脸皮薄,而是因为怀里的人又软又好闻,情不自禁就又想起了先前那些梦,所以略微有些不受控制。

    温柳年缓慢挪了挪,好让自己不和他那般紧贴。

    否则有些……尴尬。

    觉察到他的行为后,赵越连脑袋都开始冒烟,将人放到书房便借口出门,过了许久才回来。

    所有人都在等,连木青山也在。

    温柳年心想,时间还挺长。

    作为江湖好战友,陆二当家道,“我们来讨论一下关于匪帮的事情吧,大当家你怎么看?”

    赵越环顾一圈,屋内也没自己的位置,只有温柳年的椅子甚大,可以坐两个人。

    ……

    温流年主动往一侧挪了挪。

    赵越大步上前,坐在他身边。

    暗卫略微失望,为何不能将大人抱起来?

    “本官倒有一个想法。”温柳年慢悠悠道。

    “什么想法?”其余人异口同声问。

    而后便有尚府管家在外头敲门,说是穆庄主求见。

    “现在?”温柳年问。

    “是,看着还挺着急,先去了对面府衙,听说大人在此处养伤,便又过来了。”管家道,“还说事关重大,无论如何也要见到大人。”

    “倒是真会挑时间。”花棠道,“现在要怎么办?”

    “既然都找上门了,见一见倒也无妨。”温柳年捏捏下巴,“只是需要左护法帮我一个忙。”

    花棠点头,“大人但说无妨。”

    半炷香的功夫后,管家带着穆万雷与穆万雄穿过花园,直接领到了温柳年暂住的小院,轻轻敲了两下门,“大人,穆庄主到了。”

    “穆庄主。”赵五打开屋门 。

    “原来赵少侠也在。”穆万雷往屋内看了一眼,“大人还在休息?”

    “先前在睡,不过听到穆庄主来了,便强撑着坐了起来。”赵五微微侧身,“二位进来再说,免得开着门有风,大人又着凉头疼。

    穆万雄听得直牙疼,又不是妇人家坐月子,还吹了凉风头疼。

    “穆庄主来了啊……”温柳年顶着块手巾坐在床上,裹着厚厚的大被子,脸色很是苍白憔悴,简直就是奄奄一息。

    穆万雷微微一怔,前些天来探望时状态还好,过了这么久还当已经痊愈,为何看上去竟还不如先前?

    “咳咳咳。”温柳年上气不接下气。

    花棠在一边道,“大人最近很是体虚,两位庄主还是长话短说的好。”

    穆万雷道,“是因为僵尸野傀的缘故?”

    “自然。”花棠道,“大人是读书人,先前哪里受过这种伤,一时半会缓不过来也是正常,还请两位庄主见谅。”

    穆万雄心里狐疑,大概是因为这个知府实在心眼太多,他总觉这副半死不活的模样,估计又是装出来的。

    “庄主找本官何事?”温柳年问,气若游丝。

    穆万雷道,“为了剿匪。”

    温柳年将头上的手巾扶好,“此时先前已经说了百八十回,一起都要求个稳妥。”

    “只怕大人这次稳妥不了了。”穆万雄冷冷道。

    “这是何意?”温柳年问。

    穆万雷道,“最终金头蛊王一直很是躁动。”

    温柳年接话,“大概是想□□了。”

    穆万雷强忍不快,继续道,“蛊王异动,说明附近有蛊虫。”

    “蛊虫啊……”温柳年脸上总算出现了一点类似“惶恐”的表情。

    穆万雷继续道,“联系大人上次被野傀所伤,我等推测山中可能还有更多野傀,若不快些动手铲除,只怕后患无穷。”

    温柳年往起坐了坐,“该如何铲?”

    穆万雷道,“自然是出兵讨伐!”

    温柳年又靠回床头,“但是本官还未想好计谋。”

    “待到大人想好,只怕黄花菜都凉了。”穆万雄实在忍不住,语调也难免冲了几分。

    “真是头疼。”温柳年微微皱眉,然后看着花棠,“左护法可有何妙策?”

    花棠道,“没有。”

    温柳年又看穆万雷,“那庄主有何妙策?”

    穆万雷点头,从怀中掏出一卷地图摊开,显然是有备而来。

    温柳年裹着大被子,认真听完了穆万雷的全部剿匪计划,然后点头,“听上去甚是可行,那此事便交给穆庄主了。”

    穆万雄瞪大眼睛,“那官府呢?”

    温柳年虚弱道,“本官在生病。”

    穆万雷道,“生病的只有大人一人,并非全部军队。”

    “话是这么说没错。”温柳年道,“但本官都生病了,谁来带兵?”

    穆万雄几乎想要摔掉手中茶杯。

    就算你没受伤,难不成还想亲自带兵?!

    作者有话要说:晚上老时间还有一更~~

    本章前五十红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土匪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语笑阑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笑阑珊并收藏土匪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