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土匪攻略 > 第70章 英俊的美男子出现了

第70章 英俊的美男子出现了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70章-英俊的美男子出现了】百姓很是沸腾

    厨房之中一片狼藉,地上都是汤水和砂锅碎片,灶台上打翻了一片调味罐子,赵越正在手忙脚乱收拾。

    温柳年与陆追一起进来。

    赵越扫了眼陆追。

    二当家识趣道,“这完全都是我的错。”

    赵越:……

    你还能不能再直白一些。

    “大概是日子久了没用过,又本来就存放不当磕了裂缝,所以见着火便会炸开。”温柳年替他解围。

    陆追赶忙道,“此言甚是,其实大当家还是很会做饭的。”并不像看上去这般蠢,大人千万莫要嫌弃。

    温柳年道,“二当家吃过?”

    “自然……没有。”陆追话说到一半及时反应过来,咳嗽两声道,“大当家平时不怎么进厨房。”煮饭这种事,自然只能做给心爱之人。

    温柳年也没计较他这段话前后矛盾的地方,蹲下便想将地上的砂锅碎片捡起来。

    “我来吧。”赵越握住他的手。

    陆追识趣消失。

    “小心割到手。”赵越拉着他站起来,“我很快就能收拾好。”

    温柳年看着他笑。

    赵越冷静道,“意外。”

    温柳年道,“以后这些事,大当家还是交给别人做吧。”

    赵越道,“我可以学。”

    温柳年笑嘻嘻,“大当家想改行做厨子?”

    赵越顿了顿,道,“起码将你喜欢的菜学会。”

    温柳年道,“我喜欢的菜有很多。”

    赵越道,“再多我也学。”

    月色很好,两人手牵手站在小院中,看上去很有几分绵绵情意。

    温柳年道,“那晚上还有饭吃吗?”

    赵越回头看了眼一片狼藉的厨房。

    温柳年笑道,“不做了,我们出去吃。”

    “苍茫山?”赵越道。

    “不是。”温柳年道,“城中有个小馄饨摊,只有深夜才会摆出来,给行夜路的人和更夫垫肚子。”

    赵越道,“你确定要我这么出去?”城中可是家家户户都贴满自己的画像啊。

    “嗯。”温柳年眯眼看他,“敢不敢?”

    “你都敢,我有何不敢。”赵越好笑,“走吧,吃饭去。”

    于是在不远处树上的暗卫,便眼睁睁看两人牵着手出了府衙,心里不由十分遗憾。

    等了这么久,居然最终也没有亲下去。

    如何能对得起我们这张英俊的脸。

    夜色已深,百姓大多已经回了家,街道上空落落的,很是安静,直到走近馄饨摊子,才能见着一盏昏黄灯笼,摊主是一对头发花白的老夫妇,正在忙着开锅煮汤,准备等会开张做生意。

    温柳年拉着赵越坐下,“两碗牛肉汤馄饨,再来一盘烧饼,两盘小菜。”

    “好嘞,大人还没回去歇着啊。”老伯笑呵呵寒暄,将包好的馄饨下进锅中,又顺便看了眼他身边的人。

    这一看可了不得,老伯倒吸一口冷气,也顾不得失礼与否,又凑近仔细看了看,还当是自己眼花。

    赵越:……

    “张伯,怎么了?”温柳年笑眯眯问。

    “这位是?”老伯战战兢兢,生怕自己说错了话。

    温柳年看赵大当家,“张伯在问你是谁。”

    看着那双弯弯眉眼,赵越淡定对老伯道,“在下赵越。”

    老伯闻言更加吃惊,赵公子是姓赵没错,但赵越……不是苍茫山中的土匪头子?

    温柳年抱着一杯热茶慢悠悠喝,道,“在雾气缭绕的地方待久了,偶尔下来看看也不错,是吧。”

    赵越无奈,严格说起来这番话也没错,苍茫山朝暮崖的确是终日雾气缭绕,但百姓若是听到,只怕也不会理解成这般简单的意思。

    果然,老伯在听温柳年说完之后,瞬间就想起了仙界下凡之类的场景,脸上神情也更加激动,连盛馄饨的手都在哆嗦。

    可了不得啊,管他是叫赵越还是赵什么,这可是真的赵公子,和贴在墙上的画像完全一样!

    “谢谢张伯。”温柳年从他手中接过馄饨汤碗。

    老伯又盛了满满两大勺牛肉臊子,给赵越添到了碗中。

    赵大当家道,“多谢。”

    “莫要客气,莫要客气,”老伯欢天喜地连连道,“赵公子慢慢吃,不够还有,不够还有。”

    温柳年叼着一根笋干慢慢咬,眼底笑得很是得意。

    吃完一顿宵夜后,两人继续在城里晃,温柳年摸摸肚子,道,“有点撑。”

    赵越心想,吃了那么多,自然会撑。

    “明日城内大概就会有新传闻了。”温柳年道,“赵公子深夜下凡吃馄饨。”

    赵越敲敲他的脑袋,“又在打什么主意?”

    “看出来了?”温柳年淡定摸摸下巴。

    “说。”赵越道。

    “其实没什么,但一直不能出门,或者出门就要戴斗笠,也不是办法。”温柳年认真道,“总要想个办法,让城中百姓逐渐熟悉你。”

    赵越好笑,“继续被当成天神?”

    “被当成天神有什么不好。”温柳年道,“当然,你若是不喜欢,那我便重新替你写一本册子。”

    赵越道,“将来若是不做官了,靠写小话本卖给茶馆,只怕也能富甲一方。”

    温柳年厚着脸皮道,“我也如此认为。”

    见他似乎有些累,赵越道,“回去?”

    温柳年道,“不想走路。”

    赵越微微蹲下。

    温柳年迅速趴在他背上。

    赵越背着他一边走一边道,“又胖了。”

    温柳年在指尖绕绕他的头发,“胖一些才好,显富态。”

    赵越道,“歪理。”

    温柳年试探,“那不如从明天开始,我试着少吃一些?”

    赵越摇头,“现在这样刚好。”

    温柳年笑出声,双手搂过他的脖子。

    赵越心想,这是世上最软乎乎的一个书呆子。

    第二日的时候,城中果然便传出风声,说昨晚温大人与赵公子一起去了老张摊上吃馄饨,临走之时,连板凳都在闪金光。

    可了不得啊……百姓闻言纷纷倒吸冷气,一窝蜂涌到老张家里问究竟。

    “是啊。”张伯高兴道,“赵公子人可好,不仅比画像上更英俊,对大人极为体贴,临走时还付了三倍的饭钱。”

    居然是真的啊,赵公子下凡了!

    一想到这件了不得的事情,简直整个人都快要窒息掉,大家一边懊恼为何自己昨晚没有去吃馄饨,一边又轰轰烈烈跑去府衙,想看看英俊的迷之美男子还在不在。

    “大人。”衙役去书房通传,“外头来了不少百姓,都说想见赵公子。”

    “这样啊。”温柳年捏捏下巴,看了赵越一眼。

    赵大当家问,“要我出去吗?”

    “现在倒是不必。”温柳年站起来,“我先去看看。”

    外头闹闹哄哄,有不少衙役正在维持秩序,见到温柳年出来,大家又重新躁动起来,纷纷踮脚往他身后看,却无论如何也找不到美男子,不由十分失望。

    “大家是来找赵公子的?”温柳年笑眯眯问。

    百姓赶忙点头,看着架势,是还有戏?

    “今日怕是不行。”温柳年道。

    “为什么?”百姓很是不甘心,是真的很想一睹真容啊。

    “赵公子还有事。”温柳年道,“不过也不急于这一时,将来有的是机会。”

    “当真?”听说人已经不再府衙,百姓顿时泄了一大半气,这阵又纷纷打起精神。

    将来有的是机会……是说赵公子将来还回来!

    “大家早些回去吧。”温柳年道,“过几日黄河会的时候,善堂会为大家准备吃食,到时候或许可以见到赵公子。”

    现场顿时欢呼出声,有饭吃,还能见到英俊的美男子,生活真是不要太美好。

    待百姓散去之后,温柳年也转身回了府衙,赵越道,“黄河会?”

    “你偷听我说话。”温柳年坐在书桌后。

    “我跟出去,是为了保护你。”赵越捏捏他的鼻子,“不识好歹。”

    温柳年道,“你若不想去也行,我今日并未将话说死。”

    赵越道,“我去会有什么用?”

    温柳年道,“让虎头帮的人知道,朝暮崖已经与官府联手。”

    “然后呢?”赵越道。

    “就像你当日所言,虎头帮似乎对你的身世很感兴趣。”温柳年道,“一旦听到风声,八成会来一探究竟。”

    赵越道,“怎么突然就想通了?”

    “想通什么?”温柳年不解。

    “先前我说要引虎头帮出来,你却不愿意。”赵越道。

    “我不愿你孤身犯险,独自一人回到朝暮崖。”温柳年道,“在府衙则不一样,有这么多人在,我们的胜算也会多一些。”

    “只怕对方不会这么蠢。”赵越道,“你能想到的,他未必想不到。”

    “只是试一试而已。”温柳年道,“况且就算虎头帮不来,能让百姓亲眼见到你,大家伙乐呵乐呵也好。”毕竟最近一直在剿匪,城内已经很久没热闹过了啊。

    黄河会算是苍茫城里数一数二的大节日,本意是为了祭祀河神,以保来年雨顺风调不发洪灾,几百年的时间下来,各种花样也是越来越多,比过年还要热闹。

    这日一大早,善堂里就开始忙活,院中摆了满满十几筐干辣椒鲜辣椒,还有各色辣酱,两口大锅正在熬煮肉末酱,鲜花椒一下进去,麻辣味几乎要飘满整座苍茫城。

    虽说先前善堂中也经常会发放粥饭,但大多都很清淡,也就是些腊八粥与包子馒头,所以清晨当百姓闻到之后,都觉得甚是诧异,到底里头在做什么,为何味道如此呛鼻?

    “阿嚏!”木青山坐在屋中还未出门,就已经开始疯狂打喷嚏。

    “会不会太辣了些?”管家也道,“苍茫城素来以牛羊肉为主食,虽说不算清淡,却也很少吃如此辛辣之物,只怕百姓会受不了啊。”

    “无妨。”温柳年道,“本官自有办法。”

    见他一脸势在必得,木青山与尚云泽对视一眼,都觉得……八成又不是什么好主意。

    半个时辰后,善堂边贴出了一副巨大的画像,英俊非凡的赵公子正坐在桌边,面前摆着一大碗热气腾腾的酸辣粉,旁边还配了硕大的“好吃”二字,很有煽动力。

    幸福来得实在太突然,以至于百姓都有些头晕目眩,毕竟已经很久没见着赵公子的画像了啊,原以为以后都不会再有,没想到突然便又重新见到,而且还如此巨大,简直值得中午多吃两碗饭。

    赵越:……

    温柳年无辜道,“这也是没有办法。”毕竟口味习惯是千百年来传下来的,一朝一夕也补好改,又不能告诉百姓真相,只有借助美男子的力量。

    赵越道,“下次要用,可否提前告知一声?”

    温柳年道,“我尽量。”

    “大人。”衙役在外头敲门,“差不多该开始了。”

    “本官这就到。”温柳年放下茶杯站起来。

    赵越帮他整了整衣领,看着人出了房门。

    外头百姓早已大排长龙,锅里头咕嘟咕嘟煮着麻辣汤底,红红火火霎时喜庆,前头的百姓端着饭碗抹泪,我的个娘啊,这到底加了多少辣椒,简直熏得眼睛都睁不开。

    “温大人来了。”有百姓喊出声。

    温柳年出了善堂门,笑着同大家伙打招呼。

    “赵公子今天会来吗?”百姓七嘴八舌问。

    温柳年道,“这种事谁也说不准,要看缘分。”说完又道,“不过照本官来看,八成会来。”

    八!成!会!来!一听到这四个字,百姓顿时激动起来,莫说是八成,就算只有一成,那也必须要在这里等!

    一碗碗麻辣粉被烫熟,分给了前来排队的百姓,虽说已经辣到几乎尝不出任何别的味道,但看着墙上那副英俊迷人的画像,百姓还是个个胃口大开,蹲在街上一边冒汗一边狂吃,更有甚者,干脆连汤底也喝了个一干二净,还要再去领第二碗,毕竟这可是赵公子同款,而且还不要钱,机会不常有,必须牢牢抓住。

    木青山也分了一小碗,虽说已经特意叮嘱厨子减了辣油,却还是吃得满嘴通红,咻咻吸冷气。

    “行不行啊?”尚云泽坐在他身边,“不然别吃了,等会胃该疼了。”

    “没事,我能吃。”木青山扇扇风,“能驱蛊虫的,有备无患。”

    这话也有几分道理,尚云泽只好继续看他吃。

    最后一口酸辣粉咽下去,木青山抱着甜汤咕嘟咕嘟狂喝,然后又漱了整整四五遍口,还是觉得甚是麻木,咬一口嘴唇也不见疼。

    尚云泽道,“有点肿。”

    木青山头晕眼花,“辣死我了。”

    尚云泽将人抱到怀里,低头便亲了下去。

    “喂喂!”木青山被吓了一跳,赶忙将他推开。

    “亲一亲就不辣了。”尚云泽哄骗。

    “我才不信。”木青山面红耳赤挣扎,“快些放开,等会该被人看到了。”

    “大家都在前头。”尚云泽将他的手拉住,“没人会看到。”

    木青山道,“那也不行!”

    “为何不行?”尚云泽问。

    木青山:……

    这种事要怎么说。

    尚云泽道,“既然都要成亲了,哪有亲都不给亲的道理。”

    木青山心说,也没有不给亲,昨晚刚刚才亲过。

    尚云泽道,“那不然你亲我。”

    木青山脸更涨红,“不亲!”

    “你看,让你占便宜你又不肯占。”尚云泽一脸遗憾。

    木青山:……

    尚云泽凑近亲亲他的脸颊。

    木青山难得没有躲。

    这还差不多啊……尚云泽捏起他的下巴,低头温柔吻上去,想想又有些头疼。

    骗个亲亲都如此困难,将来要怎么才能做其余事。

    脸皮如此薄,可怎么得了……

    善堂外头,百姓还在一边吃酸辣粉一边聊天,里头有个三十多岁的汉子也混在里头,正是城里的砍柴人王大贵。由于没家没口平时又沉默寡言,所以并没有多少百姓与他闲聊,看上去与周遭环境有些格格不入。

    “大家吃好喝好啊。”暗卫在人群中喜气洋洋打招呼,顺便重重拍了王大贵的肩膀一下。

    王大贵猝不及防,险些将碗丢在地上。

    “慢着些慢着些。”暗卫赶忙扶住他,“没事吧?”

    “没事。”王大贵摇头,放下碗道,“差不多已经吃完了。”

    “不要再来一碗吗?”暗卫热情推荐,“赵公子吃了都说好!”

    “不用了。”王大贵道,“家里还有事,我该回去了。”

    “慢走啊。”暗卫倒也没多留,还亲切无比挥了挥手。

    温柳年站在上头,自然将所有事都看在眼里。一般百姓若是做了亏心事,又被暗卫团团围住,多少总会有些慌乱,这个王大贵却一丝异样也看不出来,要么是心里真没鬼,要么就是有真有两把刷子,起码也知道,该怎样才能隐藏自己的情绪。

    最后一锅酸辣粉分完之后,百姓一边打嗝,一边觉得略微失望。

    赵公子还是没有来啊。

    陆追在后院道,“大当家若是再不出现,大人该等急了。”

    赵越:……

    为何这句话听上去如此别扭?

    陆追催促,“快些去。”

    赵越觉得自己有些想揍他。

    暗卫也跳进院中,“大当家为何还在这里?”百姓都在等,可着急。

    赵越深吸一口气,大步往院外走去。

    暗卫跟在身后道,“当真不考虑一下先前的建议吗?”身披金甲从天而降,漫天花瓣仙乐袅袅,简直想一想都要闪瞎眼。

    赵越纵身跃上墙头。

    暗卫心里无比失望。

    “赵公子啊!”百姓爆发出尖叫声。

    赵越飞身从房梁上踏过,只是一瞬间的功夫,便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但即便只是短短一瞬,也足以让现场所有百姓看清,当真是画像上的人!

    温柳年捏捏下巴,对此效果很满意。

    见他瞬间便折返回来,陆追诧异道,“大当家为何如此之快?”一盏茶还未喝完。

    赵越道,“莫非我还要先唱一出戏?”

    陆追道,“也未尝不可。”

    赵越替自己倒了一大杯浓茶。

    陆追在心里摇头。

    分明就很不想露这个面,却还是没有拒绝,果真是一物降一物啊……

    作者有话要说:=3=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土匪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语笑阑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笑阑珊并收藏土匪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