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土匪攻略 > 第110章 为何一见面就打架

第110章 为何一见面就打架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110章-为何一见面就打架】温大人略茫然

    对于温大人来说,这世上有两件事最重要,一是看书,二是吃饭——当然在认识了赵越之后,便又出现了同样重要的第三件事。最近一直忙于各项杂事,每日能静心看书的时间不多,昨夜又出了那场乌龙,想来第三件事也要缓上好一阵子,只剩下吃饭是唯一的期盼,却还要被迫咽药粥。想起宫里头热腾腾的大肘子,温柳年默默咽了咽口水,然后便继续坐在软轿中,看着外头发呆。

    “大人。”四喜公公在外头道,“到了。”

    温柳年僵硬挪起来,迈着步子缓慢出了轿。

    四喜公公被吓了一大跳,大人这是怎的了。

    “坐久了,有些腿麻。”温柳年及时解释。

    四喜公公赶忙扶着他:“下回换个大些的轿子。”

    温柳年心想,轿子里能有张床便最好了,还能顺便睡一觉。

    “爱卿这是?”楚渊正在御书房内与向冽议事,见到温柳年慢吞吞迈着步子走进来,眼底也有些惊疑——先前向冽只说是中暑,没说连路都走不动啊。

    “回皇上,是轿子太小了,温大人腿麻。”四喜公公在旁边帮着解释。

    “没事就好。”楚渊闻言松了口气,“可要叫几个内侍替爱卿按一按?”

    “多谢皇上,不必了。”温柳年迅速摇头,“歇一阵子就会好。”原本就已经够难受,再被压在椅子上按,只怕是要出人命的。

    “辛苦爱卿了。”楚渊命人给他赐座,“但此事非同小可,只怕要越早解决越好。”

    “这也是微臣分内之事。”温柳年缓慢挪动了一下,觉得椅子略硬。

    “关于那伙杂耍艺人,若当真与大明王云断魂有关,爱卿觉得下一步要怎么做?”楚渊问。

    “看目前的形势,这伙杂耍者的最终目的,便是要将那卷黑色布料卖进宫。”温柳年道,“先前王城内也有其余的布料行去问过,却连价钱也没来得及开,就被对方放蛇赶了出来。”

    “对着朕来,便是对着楚国万千将士来。”楚渊摇头,“其心可诛。”

    “现在还不知道那匹布里究竟有何玄机。”温柳年道,“所以微臣建议将计就计,先将东西买到手,而后再仔细彻查。”

    楚渊点头,看了眼向冽:“向统领如何看?”

    “末将也这么想。”向冽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先宣进宫看看吧。”楚渊道,“是人是鬼,朕总要亲眼瞧瞧才能清楚。”

    “是。”温柳年道,“不如就在后天?微臣亲自前去通传。”

    “好。”楚渊点头答应,又问道,“关于先前王城中的那个神秘人,有没有什么动静?”

    “依旧毫无踪迹。”向冽道,“一夜之间踪迹全无,就好像从未出现过一般。”

    “温爱卿可有妙计?”楚渊问。

    温柳年道,“既然怀疑这伙杂耍艺人和他有关系,倒不如就顺着这条线往下挖,悄无声息拔萝卜带泥,不必闹得满城风雨,也不失为一条良策。”

    “有些慢。”楚渊靠在龙椅上,微微摇了摇头,“不如爱卿再动下脑子?”

    “凡事以稳妥不扰民为上。”温柳年坚持,“况且七绝国与其余附属国君主不日便会抵达王城,若是见着满城鸡飞狗跳在抓人,也有失我大国体面。”

    “朕还当真说不过你。”楚渊好笑。

    温柳年缓慢站起来:“臣只是就事论事。”

    “来人!”楚渊突然大声道。

    温柳年愣了愣,心说莫不是要打我板子吧。

    “拿几个软垫进来给爱卿坐。”楚渊吩咐。

    温柳年:“……”

    内侍很快便抱了三四个软垫进来,全部铺在了温柳年的椅子上。

    “若是没事,便别行礼了。”楚渊慢悠悠道,“爱卿这般一次次僵硬站起来,朕看了也不忍。”

    温柳年难得耳朵滚烫。

    只有向冽不明就里,还在想温大人果真是读书人,中暑腰疼到现在还未好。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御书房内君臣三人却丝毫困倦也无,直到四喜公公小声提醒,才惊觉竟然已经临近午夜时分。

    “已经这么晚了。”楚渊看了眼窗外,“两位爱卿也早些回去休息吧,有事明日再议。”

    向冽原本是楚渊的贴身护卫,近两年才升任御林军总统领,因此住处就在宫内。

    “向统领不必送了。”温柳年道,“我自己回去便成。”

    “起码也送大人到宫门口。”向冽道,“想来赵大当家又在等,也用不着宫里的轿子。”

    温柳年笑了笑,与他一道慢慢往宫门口挪,沿途遇到刘阁老,不忘挥手打招呼。

    “皇上。”楚渊还在御书房内看折子,四喜公公在外头道,“刘阁老来了。”

    “这么晚,宣。”楚渊有些纳闷。

    刘阁老年逾古稀,向来便是早睡早起,还是头回这么晚进宫,不过倒也没什么大事——半个时辰前收到了云南送来的八百里加急,说西南王最近甚是安生,并无要动身前往王城参与周边附国朝贺之意。知道皇上对段白月的事向来上心,便第一时间进宫禀告。

    “辛苦刘阁老。”楚渊合上信件。

    “皇上言重。”刘阁老道,“那老臣便先告退了。”

    楚渊点头,让四喜安排人将阁老送回去。

    “还有一件事。”走到御书房门口,刘阁老又停下脚步,颇为不忿道,“方才在走廊撞到了温大人,他竟然学老臣走路。”

    “噗。”楚渊难得笑出声。

    刘阁老还在钻牛角尖:“老臣虽说腿脚不灵便,但也不至于步履蹒跚,到底有何好学?”早就听说这位大人小时候便爱学瘸子走路,没想到长大竟依旧如此。

    楚渊好不容易才止住笑:“阁老误会了,温爱卿是不小心扭了腰,并无要嘲笑阁老的意思。”

    “是啊。”四喜公公也在一旁忍笑,“温大人前些天一直卧床,刚好了没两天。”

    刘阁老顿时释然,原来如此,就说自己走起路还是很健硕的。

    四喜公公搀着刘阁老出了御书房,留下楚渊一人又笑了一阵,余光却扫到了那封八百里加急的信函。

    西南王段白月,似乎从自己刚即位时的风雨飘摇,到如今国富兵强,他还从未来过一次王城。

    跳动的火舌卷入信函,须臾便只剩一片轻烟。

    天上微微有些落雨,赵越果真正等在外头。

    温柳年同向冽道了谢,便快步走过去。

    “急什么,也不怕摔。”赵越撑着伞遮住他。

    “下回别等了。”温柳年摸摸他的侧脸,“好好在家休息。”

    “你没回来,我如何能好好休息。”赵越替他系好披风,“有没有偷吃东西?”

    “没有没有。”温柳年摇头。

    “当真?”赵越捏捏他的侧脸。

    温柳年道:“自然是真的,我就吃了半块蜜饯。”不信可以亲一亲。

    赵越果真便低头亲了亲,有些微微甘甜。

    温柳年笑嘻嘻。

    赵越也跟着笑,和他亲昵抵抵额头,将人打横抱起大步向外走去。

    守宫门的侍卫见着,都在心里头羡慕,果真是同传闻里一样恩爱啊。

    一夜潇潇细雨后,天气也凉爽了不少,温柳年早起之后在院子里转了两圈,觉得有些鼻子发痒:“阿嚏!”

    “回屋加件衣服。”赵越道。

    “没事。”温柳年仰头看着树上桂花,“真香。”

    “下午去替你买几瓶桂花酱。”赵越很了解他的心思。

    温柳年道:“先前娘亲也经常会做桂花酱。”也不知王城里的铺子,会不会做出家里头的味道。

    而在另一头的运河上,温夫人正坐在大船里,喜滋滋靠着窗子看外头,快到王城了啊,看儿子去。

    “都笑了一路,有这么高兴?”温如墨坐在床边穿鞋。

    “自然是高兴的。”温夫人白他一眼,而后便继续盘算,小柳子也老大不小了,若是能在王城内结一门亲事,那便再好不过了——毕竟是大地方,娇滴滴的小姐也多,做儿媳妇挺好。

    “阿嚏!”这回轮到赵越打喷嚏。

    温柳年眨眨眼睛:“你也要回去加一件衣服吗?”

    赵越微微皱眉,怎么觉得心里有些……发虚。

    吃过早饭后,温柳年便又去了那伙杂耍艺人家中,由于先前已经提起过,所以听到皇上下旨宣明日进宫,众人虽说心里不甘愿,却也没有太多意外,勉强答应了下来。

    只有王城里头的百姓很不舍,最近怎么也不见出来舞蛇,莫不是要走了吧,我们还没看够。

    睡过一晚之后,温柳年的身子已经好了许多,于是便也没着急回去,与赵越一道手牵手在城中四处闲逛,顺便寻了个小摊吃午饭。

    煮油面的老婆婆很喜欢温柳年,于是不仅往里多加了两勺炒核桃,连鸡蛋也比其余人碗里头要多,包子更是捡得要冒尖,几乎要掉出碗。

    温大人心中哀怨,莫不是我一看就很能吃?

    “下一回,沈公子身陷恶人谷,秦宫主挥剑斩邪灵!”身边的茶棚里,说书人一排响木,周围登时一片热闹掌声。

    温柳年也跟着听:“在云岚城也有许多秦宫主与沈公子的故事。”

    赵越替他把碗里的东西拌好。

    “王先生,什么时候能换个故事讲啊?”下头有年轻后生问——就算沈公子当真很惹人喜爱,但这几段我们都快背过了,天天听也没意思。

    “就是,前几日我刚从西边过来,那里都有了新故事。”另一人道,“主角名叫赵公子,听说甚是英俊,家家户户床头都贴着画像,如同灶王爷一般,只可惜没人愿意卖,我也没见着长什么样。”

    “咳咳。”温柳年被呛到。

    赵越哭笑不得,还果真是王城,消息就是灵通。

    温柳年愁眉苦脸,千万莫要传开啊……若是搞成像沈公子那般一出现就有大批人跟着跑,那将来日子要怎么过。

    赵越看得好笑:“后悔了?”

    温柳年想了想:“不算太后悔。”毕竟当初若不是那些小故事,他大概也不会愿意下山来找自己,也不会有后头的所有事。

    趁着四周没人注意,赵越凑近亲亲他,然后便拉着手站起来。

    温柳年一愣:“饭还没吃完。”

    “那边一群人在议论我,想来你也没心情吃。”赵越道,“难得偷闲,带你去吃好玩的。”

    “是什么?”温柳年意外。

    赵越抱着他翻身上马,让人侧身靠在自己怀中:“行不行?”

    “嗯。”温柳年大半个身子的重量都在他身上,也不难受。

    赵越一甩马鞭,带着他疾驰出了城,最后稳稳停在一处花谷。

    “好大一片花海。”温柳年有些吃惊。

    “姑娘家都喜欢戴花,王城里头人又多,便有商人种了这片花田。”赵越道,“不过要看的不是这个。”

    “那是什么?”温柳年看着他。

    赵越道:“闭上眼睛。”

    温柳年乖乖照做,心说莫不是要亲一亲,或者幕天席地?

    然后下一刻,身子便骤然失控,耳畔风声阵阵,像是正在高处往下掉。

    温柳年惊呼出声,脑子也来不及转,直到脚底踏上坚固的土地,心还在怦怦狂跳。

    “到了。”见他一直死死闭着眼睛,赵越凑近叫,“没事吧?”

    温柳年哆哆嗦嗦睁开双眼。

    赵越含笑看着他。

    温柳年脸色苍白,蹲在树下吐了个天昏地暗。

    赵越:“……”

    赵越:“……”

    赵越:“……”

    “刚刚刚刚怎么回事?”温柳年坐在一块大石头上,惊魂未定问他。

    赵越解下腰间酒囊,倒空盛了水给他漱口,而后指指上头:“方才我们在那里。”

    “花田?”温柳年道,“但是四周并无峡谷。”分明就是一片平地。

    “是悬崖,就在花田边缘。”赵越道。

    “这样啊。”温柳年全身发软,“还当是突然地动裂缝了。”

    赵越心情很是复杂,为何戏文里头的人做便是花前月下,自己做却将人给吓吐了?

    “来这里做什么?”温柳年四下看。

    “无意中发现的。”赵越握住他的手,“先前在苍茫城的时候,你每次心里烦就想去水涧待着,以后也可以来这里,水里也有不少鱼。”

    “我不是想去水涧,是想与你一道安安静静待在无人打扰的地方。”温柳年很认真。

    没料到他会这么说,赵越微微有些意外。

    “不过这里也很好。”温柳年道,“走,我们去四处看看。”

    赵越问:“要背吗?”

    自然要。

    温柳年趴在他背上,手里拿着一根狗尾巴草,在前头晃啊晃。

    直到深夜时分,两人才手牵手回了锦缎坊。陆追正在院中喝茶,叫住赵越道:“酒楼里头的事已经差不多了,大当家打算何时开业?”

    “你来决定便好。”赵越坐在他对面。

    “一身露水,去哪里了?”陆追伸手摸了摸。

    赵越道:“花田下的悬崖谷地。”

    “怎么样,温大人是不是很惊喜?”陆追随口问。

    不说还好,一提起这件事,赵越顿时脸色一黑。

    陆追警惕:“若是搞砸了,那一定是你没做好。”与我的建议并无关系。

    赵越面无表情拿着刀起身:“早些睡吧。”

    陆追意外:“今日居然不打我?”

    赵越留给他一个背影:“酒楼开了再打。”

    陆二当家很是胸闷。

    第二天中午,四喜公公又来接温柳年,那伙杂耍艺人也跟随向冽一道进了宫。

    “诸位便是从南洋来的高人?”楚渊问。

    “皇上过誉了,我们不是高人,只是讨口饭吃的杂耍人。”高大壮回答,其余三人由于语言不通,只是低头站在后头。

    “此言差矣,能织出那般精妙的布匹,说是高人也不为过。”楚渊慢慢道,“倘若真能在战场上护我大楚将士,诸位便是楚国的头号功臣,要多少金银财宝都不为过。”

    “我们只求下半生能衣食无忧。”高大壮道,“不会贪求太多钱财。”

    “当真是侠义之士。”楚渊笑笑,吩咐四喜将黄金抬了上来,“这是定金,诸位今日便可带回去。”

    “多谢皇上。”高大壮双手呈上一张纸,“这便是织布秘方。”

    四喜公公让他将纸张放入托盘中,转身送去给楚渊。

    “黑雾烧?”楚渊微微皱眉,“这是何物?”

    “织布的关键所在。”高大壮道,“南洋特有的一种草籽。”

    “既是产自南洋,朕要去哪里找?”楚渊不满。

    “皇上不必担忧。”高大壮道,“织布所需的草籽数量极少,我们此番前来所携带的数量,已经足以织出上万布匹,以后皇上若是还需要,我们再送来便是。”

    “不能在我大楚种植?”楚渊问。

    “气候差异太多,怕是不能。”高大壮道,“实不相瞒,这种草籽也是我们误打误撞找到,莫说在大楚,就连在吕叶岛也种不活。”

    “还有这种事。”楚渊若有所思,“这次进宫可有带来?”

    “只有这些,其余都在家里。”高大壮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瓷瓶,“皇上可派人先织几匹布试试看。”

    “很好。”楚渊点头,“虽说不能种植,不过诸位若是愿意定期采集草籽送过来,倒也没有太大差别。”

    高大壮微微低头:“自当效力。”

    温柳年坐在旁边,一直就在自顾自喝茶,一句话也没有说。

    高大壮对此倒很是松了口气——幸好今日很安静,还以为又会被翻来覆去盘问一番。

    “温爱卿可还有何疑虑?”楚渊突然问。

    高大壮心迅速悬起来。

    温柳年道:“既然现在有了秘方,还是要早些织出布料,以免延误战事。”

    “朕也这么想。”楚渊点头,“那就辛苦爱卿了。”

    “皇上言重了。”温柳年道,“能为朝廷分忧平乱,是微臣的福气。”

    待到那伙杂耍艺人离开之后,楚渊道:“黑雾烧,爱卿可有听过?”

    “从未听过。”温柳年摇头。

    楚渊伸手想拿那瓶草籽。

    “皇上且慢。”温柳年劝阻,“不明不白的东西,还是小心些好。”

    “不用。”楚渊笑笑,“小瑾在走之前,替朕留下了一副手套。”

    温柳年凑近看看,就见楚渊右手上果真有薄薄一层织物,极细,在天光下几乎透明。

    “能百毒不侵。”楚渊拔开瓶塞,往白瓷盘内倒了一些,就见是些黑色的粉末,并无什么稀奇。

    “先拿来织一匹布试试看吧。”温柳年道,“然后再作定夺。”

    楚渊点头,亲自去了宫里头的织锦司。

    按照那张纸上的方子,再加上黑雾烧,倒是很快便织出了一模一样的布料,当真刀枪不入,遇酸不腐。

    楚渊很爽快便付清了其余银两,杂耍艺人也将剩余黑雾烧的草籽送进了宫,满满五大袋,倒是真能织出不少布。

    织锦司夜以继日忙了起来,甚至连王城内的其余锦缎坊也不例外,一时之间百姓都在猜测,莫不是皇上准备拿来送给各国君主,否则如何需要这么大的数量。

    “都在织布?”青虬布在王城内的眼线自然也得到了这个消息。

    “是。”下属点头,“看样子楚渊并无任何疑虑。”

    “很好。”青虬放下手中茶盏,“那赵越呢?”

    “这……”下属迟疑,显然依旧无所进展。

    青虬拍拍他的肩膀,大步出了屋门。

    锦缎坊里头,红甲狼正趴在桌上,满足晃须须打饱嗝。

    撑呐!

    “又胖了一圈。”赵越敲敲它的背甲。

    “平时不见带,一见面就嫌胖。”陆追瞪他一眼,“亏得它听不懂你说话,否则只怕早就卷着包袱离家出走。”

    赵越捏着它放进红木匣中。

    “大人呢?”陆追问。

    “还没起。”赵越道。

    陆追识趣没有多问,还没起,自然是因为昨夜太累。

    “走吧,去看看酒楼。”赵越站起来往外走,“明日就要开业了,今天再检查最后一道。”

    中午时分,温柳年也从床上爬起来,去宫里晃悠了一圈,顺便吃了顿饭。

    “爱卿最近食欲真是越来越好。”楚渊打趣,“怪不得赵大当家要开酒楼。”

    温柳年淡定啃排骨。

    “明日想来会很热闹,朕就不去添乱了。”楚渊道,“以后若是遇到什么麻烦,尽管来找朕便是。”

    “多谢皇上。”温柳年赶忙擦手。

    “不必行礼了。”楚渊道,“好好吃饭。”

    温柳年又夹了一大块酥肉。

    楚渊在一边看着他吃,觉得自己胃口也变好。

    若是开了酒楼,以后再想用吃的哄进宫,只怕要困难许多啊……

    虽说只是一间酒楼,不过却是赵越在王城内的第一处产业,众人自然都很重视。百姓都很喜欢笑眯眯的温大人,也都愿意来帮忙,因此一大早便围了不少人,闹闹哄哄的。暗卫端着瓜子点心分给小娃娃,又将鞭炮挂在牌匾两侧,很是喜气洋洋。

    一想到公子和少宫主马上就会来,便更加精神抖擞,快一年没见着了啊,简直非常值得摸一摸小手。

    正午时分,鞭炮噼里啪啦炸开,百姓高高兴兴捂着耳朵,待到鞭炮响完,便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赵越揭开酒楼牌匾,上头的字是温柳年亲手所题——山海居,一取山珍海味尽在盘中,二取山南海北客来客往,三取人山人海生意兴隆,还有一层含义,便是海誓山盟不弃不离。

    温柳年在人群中笑嘻嘻看着他,刚准备一道开门迎客,暗卫却脸色一变,骤然从屋顶冲下来,手中铁鞭当空挥过,发出刺耳声响。

    百姓惊呼出声,赵越纵身上前,将温柳年抱在了怀中。

    十几名男子从腰间抽出软刀,须臾便与暗卫战成一团,现场顿时一片混乱,赵越带着温柳年闪身躲过偷袭,霁月刀在空中划过刺目光影。

    “大当家小心。”木青山惊呼出声。

    尚云泽凌空一剑打落飞镖:“小呆子,也不看看自己身边。”

    “到底是什么人?”木青山还是第一次经历这种场面,难免有些失措。

    “冲着大当家来的。”尚云泽道,“我先送你回去。”

    “不行,你去帮忙。”木青山着急。

    “有追影宫与两位当家的在,这些人不是对手。”尚云泽道。

    百姓早已跑得干干净净,皇城内巡逻的官差也赶了过来,那伙人互相对视一眼,突然丢出无数个烟雾弹,而后便如同约定好一般,齐齐扑向温柳年。

    赵越带着他腾空跃起,落在酒楼二层,却觉得脚下一滑。

    “那里!”温柳年眼尖。

    一口大缸正倒在旁边,从里头往外流火油。

    三支利箭带着火星,从对面屋顶朝这头飞来,赵越心知不妙,单脚踩上围栏刚想下楼,几枚飞镖却凭空出现,堪堪打落利箭。

    黑色身影从天而降,手中剑锋划破空气疾风,速度快到如同幻影,几乎只是一瞬间的功夫,那伙偷袭之人便痛呼着倒在了地上。

    刺目烟雾被风吹散,一个白衣公子正捂着嘴咳嗽。

    “属下参见宫主!”追影宫暗卫齐齐单膝跪地,喊声震天。

    尚云泽在旁边打趣:“平时不是不熟吗?”

    暗卫喜气洋洋抬头。

    “都说了让你等,非要跟我来。”秦少宇帮怀中人拍拍背,“有没有好一点?”

    “嗯。”沈千凌眼眶有些红,略呛。

    暗卫眼底充满激动之情,双手拼命挠地面,公子果真是一天比一天好看,真不愧是要带领我们自立门户人!

    “起来吧。”久别重逢,沈千凌很是高兴。

    我们也很想公子啊!暗卫抹了一把眼泪,随时做好冲上前热烈拥抱的准备。

    秦少宇冷冷扫过来一眼。

    暗卫只好满心不甘愿停下脚步,又眼巴巴问:“少宫主呢?”难道不应该霸气腾腾第一个出现,居然被宫主抢了风头!

    沈千凌抬头往上看。

    一团嫩黄色的小毛球正展开翅膀,霸气腾腾往下掉!

    温柳年欣喜伸手。

    小凤凰吧唧摔在他手心,晕头晕脑转了转,然后就扑楞着站了起来,小黑豆眼熠熠生辉:“啾!”

    暗卫欣喜若狂,嗷嗷叫着一窝蜂扑上来!

    少少少少少宫主!

    “温大人。”沈千凌笑嘻嘻打招呼。

    “多谢二位出手相助。”温柳年与赵越一道上前。

    “客气什么,我们原本是想来喝酒,顺便送贺礼的。”沈千凌道,“谁知道恰好遇到这群人。”

    巡逻的官差已经将偷袭者全部捆了起来,只等温柳年发落。

    “可否再请公子帮个忙?”温柳年道。

    “自然。”沈千凌道,“大人有什么事尽管说。”

    温柳年在他耳边低语两句。

    沈千凌点头:“没问题。”

    “多谢。”温柳年松了口气。

    于是那伙偷袭者便被暗卫从官差手中抢走,理由是江湖事江湖毕。

    “我们也回去吧。”沈千凌道,“大街上总不是谈事的地方。”

    温柳年点头,一众人翻身上马,集体去了追影宫下榻暂居之地。

    “阁下便是赵大当家?”沈千凌亲自替他倒茶,“果真与大人极为般配。”

    “多谢沈公子。”赵越道,“也多谢秦宫主。”

    “可否试一下大当家的内力?”秦少宇问。

    “自然。”赵越有些不解,不过却依旧答应。

    秦少宇抬掌按在他胸口,屋内其余人都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片刻之后,秦少宇撤回右掌:“先前花棠回来的时候,曾说大当家内力有些怪异,她却猜不出理由。”

    “所以呢?”温柳年急急问。

    “今日我远远看着,也觉得大当家出招之时有些不合常理。”秦少宇道,“可是有什么隐情?”

    赵越微微皱眉:“隐情?”

    秦少宇突然出招攻了过来。

    赵越心里一惊,闪身想要躲过,却不由自主顿了一下,被他震得后退了几步。

    “喂!”温柳年被吓了一跳。

    赵越喉头泛上腥甜,扶着桌子吐出一口血,却是微微发黑的色泽。

    温柳年魂飞魄散。

    “冒犯了。”秦少宇道。

    沈千凌赶紧端了茶给他漱口。

    “没事。”赵越摇头,“多谢秦宫主。”

    温柳年难得脑袋打结,一见面就打,打完还要道谢,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土匪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语笑阑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笑阑珊并收藏土匪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