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土匪攻略 > 第117章 三更半夜去了哪里

第117章 三更半夜去了哪里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117章-三更半夜去了哪里】你可愿意跟着我学功夫

    “怎么老盯着别人看。”赵越也在问温柳年。

    温柳年摇摇头,也觉得自己似乎有些失礼,于是乖乖转身坐好等饭吃。

    暗卫都在心里想,大人对于吃饭的热情还真是从未消减,不管是阳春面还是佛跳墙都能吃得一脸斯文认真,旁人看了也会食欲大开,也难怪皇上隔三差五就会召进宫里喂。

    “对了,等会要问问小二,看那位陆掌柜在不在。”温夫人提醒自家老爷,“一来还银子,二来也再道个谢。”

    “娘。”温柳年摸摸鼻子,“银子不用还了。”

    “为何?”温夫人闻言不解,“你已经付过了?”

    “不是。”温柳年道,“这家山海居原本就是我们自家的。”

    “自家的?”温夫人吃惊。

    暗卫集体点头,是啊是啊,这是赵大当家为温大人开的酒楼,我们经常来蹭饭吃。

    “那那位陆掌柜是……”温如墨问。

    “雇来的,不大熟!”暗卫异口同声回答——这种时候谁都不能抢大当家的风头。

    “是在下的结义兄弟。”赵越道,“先前一道在苍茫城朝暮崖,后来便来了这王城。”

    “原来是一家人啊。”温夫人恍然。

    “娘!”温柳年眼睛一亮。

    “怎么了?”温夫人被他的表情逗笑。

    “你方才说一家人。”温柳年提醒。

    温夫人:“……”

    桌上气氛顿时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看向这边,眼底晶莹闪烁。

    “这……”温夫人小心翼翼看向自家老爷。

    “吃饭!”温如墨沉着脸举起筷子。

    “爹。”温柳年道,“菜还没上。”要吃什么。

    温如墨顿时僵硬。

    “不如先喝杯酒吧。”大概是见气氛有些尴尬,木青山主动提议。

    小二也是懂眼色的,很快便送来了一壶桃花酿,斟入杯中之中,尚云泽率先站起来。

    温夫人暗中掐了一把自家老爷——有什么话回去说,不要在外头给儿子丢人。

    温如墨只好跟着一道站起来。

    酒很淡,丝丝缕缕的花香却很浓郁,喝下去挺舒服。

    温柳年又拿起酒壶。

    “不许喝了。”赵越按住他的手,低声道,“有后劲的,再喝该醉了。”

    “是吗?”温柳年道,“还挺甜。”

    赵越被逗笑,替他要了一盏银耳莲子茶,两人时不时凑在一起说话,看上去很是亲热。

    温如墨心里连连叹气。

    “可真是神仙眷侣。”远处角落里,一桌食客忍不住就感慨。

    无影却有些看不大懂,少爷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说和那个喜欢擦胭脂的温大人是一对么,怎么现在又和这个书生如此亲密,而且温大人的爹娘还在,居然也没什么反应?

    “都说了不许再看!”无风皱眉。

    “我是不是在海岛上待太久了?”无影陷入深深迷思,满眼茫然道,“怎么觉得这王城里头的人和事,有些看不大懂?”

    “又哪里看不懂了?”无风心里摇头,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恰好看到赵越伸出拇指,替温柳年擦了一下嘴唇。

    “先生。”无风也有些受惊,“好像……是有点不大对啊。”

    “嗯?”云断魂跟着转身。

    “吃吗?”赵越问。

    “吃一半。”温柳年道,“留着肚子等会吃桂花卤味。”

    赵越将勺子递过去,让他咬掉一半杏仁豆腐,自己吃掉另一半。

    云断魂:“……”

    “来了来了来了。”无影又小声紧张道,“温大人来了!”

    陆追从楼梯走上来。

    无影看得连饭也忘了吃,乖乖,会不会打起来啊。

    “那桌客人似乎有点怪异啊。”木青山皱眉道,“怎么老盯着我们看。”

    “大当家与温大人是这王城里头有名的神仙眷侣,百姓想多看几眼也是正常的。”尚云泽淡定解释。

    温如墨险些被茶水呛到。

    “诸位抱歉,在下来晚了。”陆追抱拳行礼。

    “掌柜的可别客气,昨晚幸好有你帮我们。”温夫人是当真很想让他做女婿,于是亲热无比,甚至还拉到了身边坐。

    无影啧啧:“果然是亲儿子。”待遇就是不一样。

    冷盘很快就被端上来,筷子举起来,尴尬气氛也就被稍微冲淡了些。不管实情是如何,在外人看来,至少很是其乐融融。

    温柳年与陆追相处融洽,无影伸长脖子看了半天,扭头看云断魂,纠结无比道:“少爷该不会是娶了……两个吧?”

    无风再度受惊。

    这么多年来,云断魂第一回觉得有些头晕目眩——这些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会让他变成现在这样?

    “二当家当真没有心上人?”温夫人又问了一句。

    “大哥尚未成亲,在下自然不会考虑终身大事。”陆追笑容谦和有礼。

    “没有心上人好啊。”温夫人喜不自禁。

    “娘。”温柳年心里涌起不祥预感,“你该不是手里又有谁家小姐吧?”

    温夫人答应了一句,越看陆追越喜欢。

    暗卫心中顿时涌上一种“他乡遇故知”的喜悦感,给人说媒牵红线,这种事我们也很喜欢做啊!

    “夫人。”陆追心里发毛,“不如我们先吃饭?”

    “娘。”温柳年也无奈,“二当家是江湖中人,不会与你一道回江南的。”

    “回江南做什么,这王城挺好。”温夫人又往陆追身边坐了坐,“小柳子还有个妹妹——”

    “咳咳。”温柳年被水呛到,“啊?”

    “多谢夫人好意,只是在下一生漂泊无依,闲云野鹤惯了。”陆追硬着头皮道,“只怕会委屈了小姐。”

    话刚一出口,便被人在桌下踢了一顿——还不止一个人,显然大家的想法都一样,说得如此直白做什么,难道就不会先委婉一下,将大当家的丈母娘哄高兴点再说!

    “人哪能一辈子在外头流浪。”温夫人显然不赞成,“还是要收收心,有个家才成。”

    陆追依旧坚持:“那也要大哥先成亲。”

    话题又绕回这头,温夫人只好遗憾作罢,免得自家老爷听多会生气。

    一顿饭还没吃完,宫里头就来了人,说皇上有事宣召。

    “现在?”温柳年意外。

    赵越也微微皱眉。

    “皇上先前也说不要打扰温大人一家团聚,不过事情有些紧急。”来人道,“还请大人即刻动身进宫。”

    听到对方这么说,温柳年也不敢马虎,匆匆便跟着进了宫。目送他下了楼梯,温夫人担忧道:“什么事这么急,非得现在宣进宫,外头天都黑了。”

    “皇上很看重温大人,时不时就会宣召进宫。”尚云泽道,“夫人不必担心。”

    温夫人叹气,那也要先将饭吃完啊。

    赵越叫来小二,让他告诉厨房做些桂花卤味,先送到温府之中热着。

    温夫人对这个……儿婿,也总算是多了几分好感,至少还知道疼人。

    小软轿一路进了皇宫,楚渊却不在御书房,而在一处废弃大殿中。

    “公公可知出了什么事?”温柳年担心问。

    “大人进去便知。”四喜公公带着他穿过花园,“皇上有旨外人不得踏入,大人只有一个人进去了,沿着小路走到头便是。”

    温柳年点点头,独自一人往里走。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清冷月辉照在四周,愈发显得寂静恐怖,就算是曾经破过无数离奇命案,见过许多狰狞场景,心里头也还是有些发毛。

    小路尽头是一间大殿,温柳年刚在想要从哪里进去,就听身边有人道:“温爱卿来了啊。”

    “啊!”温柳年被吓得不轻,连手脚都冰凉。

    怎怎怎么说出声就出声。

    “爱卿莫怕。”楚渊从阴影中走出来,“是朕。”

    温柳年心怦怦狂跳:“皇上你这是……”好好的御书房不待,却偏偏跑来这废弃冷宫,跑来冷宫也就算了,居然还躲在树丛里头吓人?!

    “去找了些虫子。”楚渊举起手中布袋。

    “虫?!”温柳年刷拉脸发白。

    “是啊。”楚渊道,“幸好是夏天,能找到不少。”

    借着皎皎月光与大殿门口的灯笼,温柳年这才看清楚渊身上有些土,神情也很难以言表,和平时金銮殿上判若两人。目光再往下移动,看到他手中那个不断蠕动的明黄色布袋,温柳年后背刷刷冒冷汗:“微臣,微臣……”

    “怎么了?”楚渊目光不解。

    温柳年大逆不道心一横:“皇上千万要将这个布袋拿好。”否则我这就死给你看。

    “自然要拿好,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抓到。”楚渊带着他往里走,“走吧,小瑾还在里头等。”

    小瑾?温柳年初听一愣,而后便瞬间醒悟过来:“叶谷主来了?”难怪,除了他这外,这世间恐怕也无人能打发皇上黑天半夜去御花园中抓虫。

    “一个时辰前刚到。”楚渊道,“听说了黑雾烧的事情,便过来看看。”

    那岂不是马上就能找出缘由了?温柳年闻言心里一喜,加紧脚步跟着楚渊往里走——当然,还是不忘保持一段距离,以免沾到虫!

    空旷的大殿里头,一个绿衣男子正蹲在地上,手拿小棍拨弄一堆黑雾烧,听到脚步声后扭头:“咦,温大人这么快就来了。”

    “叶谷主。”温柳年同他也算旧相识——先前在云岚城做官时,叶瑾与沈千枫经常会去追影宫,一来二去便有了交情。

    虽说有皇家血脉,叶瑾却对朝政之时没有丝毫兴趣,每天除了养花养草,就是在日月山庄写医书,江湖上人人都在夸,叶谷主果真是妙手仁心,不仅医书高超,还很温良贤德。

    “给。”楚渊将布袋递给他。

    温柳年默默往后退了两步。

    叶瑾随手拿过一个盆,往边沿涂了一些药粉,然后打开布袋看了一眼,皱眉道:“你这御花园的虫都疯了?”

    楚渊:“……”

    “怎么爬起来跟飞一样。”叶瑾纳闷,倒拎起来哗啦倒进盆里。

    看着那色彩斑斓的一大盆,温柳年倒吸一口冷气,整个人都都都都要不好了,虫虫虫虫虫!

    “喂!”楚渊也被他的举动惊了一下,就这么倒出来,跑了怎么办。

    “放心吧。”叶瑾拿着小棍在盆里拨拉。

    那些虫先是向着盆边爬,后来接触到药粉后,却又爬了回去,嗡嗡嗡叫成一片。

    温柳年紧张咽口水,拼命提醒自己这是在皇宫,不能跑。

    “要用这些虫子做什么?”楚渊蹲在叶瑾身边。

    “用来试试黑雾烧,一般的虫子都会怕蛊虫。”叶瑾眼底充满疑惑,“但是这也未免太怕了一些啊。”还未来得及放到黑雾烧中,尚且离了这么远一段距离,怎么就开始疯了一般四处乱爬。

    “是不是因为这个?”温柳年脑中灵光一闪,从怀中拿出小木盒打开。

    红甲狼欢欢喜喜摇摇晃触须,放出来了呐!

    铜盆中的虫类爬得愈发疯魔。

    “红甲狼?”叶瑾“嗖”一下跑过来。

    “嗯。”温柳年道,“我养的。”

    “品相真好。”叶瑾双眼充满艳羡。

    红甲狼爬到叶瑾手上,很是乖巧。

    叶谷主双眼几乎要发光。

    楚渊道:“小瑾若是想要——”

    温柳年顿时心里悬起,这这是我的!

    叶瑾问:“你能抓到?”

    楚渊扭头:“温爱卿。”

    “啊?”温柳年哭丧着脸。

    “哪里有?”楚渊问。

    温柳年赶紧道:“云南!”

    听到这两个字,楚渊又是皱眉。

    叶瑾看他。

    “朕去帮你找。”楚渊只好点头。

    叶瑾望天:“哦。”也并不是很在乎啊!揉揉鼻子又强调,“要找大一点的。”

    “好。”楚渊对他向来是言听计从。

    叶瑾又回头看了眼盆中的虫:“早知道有红甲狼,就不用抓这些东西了。”

    楚渊:“……”

    “倒了吧。”叶瑾撇撇嘴。

    周围没有侍卫,楚渊只好自己端起盆往外走。

    一只蟋蟀突然腾空而起,张开翅膀嗡嗡飞。温柳年就见一团黑色正在朝自己迎面扑来,还未来得反应过来究竟出了什么事,就觉得鼻尖一凉。

    “爱卿。”楚渊也被惊了一下。

    然后就见温柳年直直向后倒在了地上。

    吓晕了。

    皇宫外头,赵越正坐在山海居屋顶,看着远处的无边星河出神。温家二老已经歇息,他便索性又出来喝酒,顺便等温柳年一道回家——这里是从皇宫到温府的必经之路。

    街上已经没几个人,小院中的灯火也逐渐熄灭。夏末秋初的时节,虽说白天已经很热,晚上却已经开始冷。一对刚摆完小摊的老夫妇推着车在路上走,却不慎将上头的东西洒在了地上。

    “你说你这老头子,不肯让我拉车。”老婆婆一边拾掇一边埋怨,“自己包了一天的馄饨,哪里还有力气。”

    老爷爷只是笑,任着她说,也不还嘴。

    赵越跳下屋顶,上前帮着将东西装好,又将剩下的干馄饨都买了下来。

    “多谢赵公子了。”老两口乐呵呵,又一起拉着车往前走。

    赵越看着两人的背影越来越远,脸上也有些笑意,转身想将馄饨放到山海居,却见不远处一个人正看着自己。

    云断魂原本也只是想出来散散心,却没料到竟然又会撞到他。

    “老先生。”见对方一直盯着自己看,赵越道,“有事?”

    “想来这山海居吃些东西。”云断魂看了眼牌匾。

    “可真是不凑巧,厨子今日有事,所以打烊也早。”赵越道,“离这不远处还有家酒楼,老先生可以移步去那里吃。”

    “厨子走了,掌柜的手里不还有馄饨?”云断魂道,“煮了便是。”

    赵越笑笑:“也行,老先生现在里头等吧,我去厨房替你煮。”

    云断魂点头,转身进了酒楼。

    “不是说不想与少爷相认吗?”无影蹲在暗处吃糖葫芦,“怎么还三更半夜跑来这山海居。”

    “嘴上说是一回事,能不能做事另一回事。”无风敲敲他的脑袋,“先生要做什么,你我莫非还能出手干预不成?”

    “要我说,少爷早就该回海岛了。”无影将竹签丢掉,“若是好好待在先生身边,现在说不定早就成了高手。”哪里会娶两个男人做媳妇,还站在闹市之中擦香膏。

    无风嫌弃道:“你有没有觉得最近吃得有些多?”练轻功最重要便是身形轻灵,哪有人这么一路狂吃。

    无影心酸:“在岛上都没吃过。”

    无风:“……”

    无影道:“我再去买点肉串。”

    无风心里摇头,继续盯着客栈。

    馄饨很快就煮好,赵越端着放在他面前:“慢用。”

    “掌柜的可有事?”云断魂突然问。

    赵越有些疑惑。

    “若没事的话,不如一起吃吧。”云断魂叹道,“人老了,话也就多了,却不知道要说给谁听。”

    赵越坐在他对面:“老先生的家人呢?”

    云断魂往馄饨中加辣油:“伤心之事,不提也罢。”

    “那白天的两位公子是……”赵越不解。

    “是我的义子。”云断魂道。

    “原来如此。”赵越有些歉意,“方才是我失言了。”

    “无妨。”云断魂自嘲笑笑,“已经是许多年前的事情了。”

    赵越替他倒了一杯茶,也没再多问。

    店堂里头烛火摇曳,晕出浅浅昏黄,倒也有几分脉脉亲情之意。

    一碗馄饨吃完,云断魂还未来得及付账,赵越便道:“不值几个钱,在下请客。”

    “也好。”云断魂道,“馄饨味道很好。”

    “外头已经夜深了,我送老先生回去吧。”赵越道,“虽说是天子脚下,却也难保不会有歹人。”尤其是这种衣着光鲜的外乡老者,只怕会有不少人盯着打劫。

    “不必了,我就住在这附近,拐弯便是。”云断魂站起来,“多谢掌柜。”

    “老先生客气了。”赵越将他送下楼,看到无风与无影在下头等,方才放心与他道别。

    三人回去之后,看看天色已晚,赵越吩咐小二关店打样,自己则是往皇宫方向走去——往常就算是宣召进宫,这个时间也差不多该出来了。

    长街之上空无一人,与白天形成鲜明对比,清冽月色照着两侧画栋雕梁,也别有几分意趣。

    拐过一个小巷道,身后却传来一阵脚步声,极轻。

    赵越微微皱眉,右手不动声色握住霁月刀柄。

    一道黑影悄无声息逐渐逼近,赵越顿住脚步。

    对方凌空而起,手中旋即展开一柄软剑,在月光下发出银白光芒,武功路子极其诡异。

    赵越闪身躲过:“阁下何人?”

    对方沉默不语,又是一招攻了上来,显然目的极其明确。

    刀剑相撞声在夜色中分外刺耳,周遭的百姓被吵醒后,纷纷哆嗦躲进被子里,死死捂住耳朵——每回王城中一有大事,就会招来一群喜欢舞刀弄枪的江湖中人,吓人得紧。

    可千万莫要打到我家里来。

    几十招之后,赵越不慎被暗器击中,登时整条右臂一麻,险些连霁月刀也从手中滑脱。

    黑影趁机又补了一剑,赵越咬牙想要闪躲,却觉得身后传来一阵巨大的吸力。

    云断魂将黑影一掌震开,带着赵越跃上屋顶,迅速朝着城外腾空而去。

    黑影坐在地上,咻咻吸了半天冷气。

    无风蹲在他对面,将蒙面巾扯下来。

    无影眼泪汪汪委屈道:“先生真下手啊。”

    “活该,谁让你偷袭少爷。”无风拉着他站起来。

    “分明就是先生让我出手的。”无影揉了揉胳膊,“若我再不得手,就该将禁卫军引来了。”

    “走吧,回去。”无风替他整整衣服。

    无影趁机道:“路上买点鸡爪子。”

    无风很是头痛。

    城郊空地上,赵越惊疑未定,看着对面之人。

    “先将胳膊包起来。”云断魂递给他一块手巾,“幸好飞镖没有毒。”

    赵越问:“先生到底是何人?”

    云断魂摇摇头:“你不认识我。”

    “那先生为何出手救我?”赵越问。

    云断魂从他手中抽走手巾,一边替他包扎伤口一边道,“若我在路上遇到歹人,你是救还是不救?”

    “这……”赵越犹豫。

    “你可知是何人偷袭你?”云断魂问。

    “行走江湖,总是要结下几个仇家。”赵越道,“大概和前段时间是同一拨人。”

    “哪里的仇家?”云断魂又问。

    赵越摇头:“是家中私事。”

    “不愿意说?”云断魂看着他。

    “不是不愿,而是我到现在也没完全弄清楚,当年曾经发生过什么事。”赵越苦笑,“自己都弄不清楚的事情,又如何要同外人说。”仔细想想,自己这二十多年也着实过得混沌,不知道亲生爹娘是谁,养父又被仇家所杀,习武未有建树,好不容易遇到了心爱之人,不能好好保护也就罢了,还要处处委屈他——若说心里不憋屈,只怕也无人会相信。

    云断魂摇摇头:“堂堂七尺男儿,不管发生过什么事,都不该如此沮丧。”

    “还没请问老先生,究竟是何方高人。”赵越道,“为何会有如此出神入化的功夫。”江湖上似乎从未听说过。

    “我早已退隐多年,无名无姓一草芥。”云断魂道,“不提也罢。”

    赵越点点头:“既然如此,那在下就先回去了,今晚多谢老先生。”

    “你可愿跟着我学功夫?”云断魂叫住他。

    “……”赵越停下脚步。

    云断魂看着他:“虽说晚了些,不过若是肯下苦功,也会与今日大不相同。”

    “老先生为何对我这么好?”赵越迟疑问。

    云断魂道:“因为你很像我当初一位故人。”

    赵越与他对视。

    云断魂问:“可要答应?”

    赵越终于点头:“好。”

    云断魂拍拍他的肩膀,满意道:“以后每晚子时,都来此处等我,切勿将此事告诉他人。”

    赵越跪地行礼:“弟子遵命。”

    “包括你的……夫人。”云断魂犹豫了一下,还是将“两位”这种惊涛骇浪的字眼隐去,“也不许说。”

    赵越微微沉默。

    见他不说话,云断魂微微皱眉:“此事只能有你知我知,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赵越低头:“是。”

    “起来吧。”云断魂道,“为师今晚先试试你的功夫。”

    皇宫里头,温柳年觉得前头传来一阵凉凉的感觉,顿时又想起被巨大蟋蟀爬上脸的恐惧,顿时……更晕了。

    “温爱卿没事吧?”楚渊在床边万分担忧。

    叶瑾又将清凉膏往他鼻子跟前递了递。

    温柳年依旧沉睡不醒。

    天下第一的叶神医很纳闷,这是什么情况,脉相呼吸都没问题,怎么就是不肯醒呢。

    “朕还是宣御医来吧。”楚渊也不敢大意。

    叶瑾瞪大眼睛:“有我在,你叫什么御医?”难道我还比不过御医?况且你的御医都是我教出来的。

    “但是……”半天还没醒啊!楚渊难得着急。

    叶瑾摇摇头,索性将药瓶丢在一边,摸出一根银针扎了下去。

    “啊!”温柳年有气无力醒转。

    “爱卿没事吧?”楚渊赶忙凑上前问。

    温柳年看了半天床顶,方才反应过来出了什么事,于是慌忙坐起来:“皇上。”

    “躺着吧。”楚渊压住他的肩膀,“今晚好好休息,别起来了。”

    “微臣没事,就是……有些晕。”温柳年道,“让皇上担忧了。”

    “小瑾都向朕说了,爱卿再云岚城便怕虫。”楚渊道,“怎么不早些跟朕说。”

    温柳年沉默,心说这种事怎么好到处说,又不光彩,还很丢人。

    但是就是怕啊!

    “没什么事了。”叶瑾又替他试了试脉相,“那温大人休息吧,我再去看看那些黑雾烧。”

    “我也去。”温柳年掀开被子下床。

    楚渊皱眉:“但是爱卿方才晕了一回。”

    “晕完就好了。”温柳年很是执意。

    楚渊便也没有再多说。

    三人一道回了荒废大殿,叶瑾将红甲狼放到黑雾烧中,它果然便开始欢快跑起来,仔细看的确像是在吃东西。

    楚渊伸手想要抓,却被叶瑾一把拍开:“不要命了,万一蛊虫入体怎么办。”

    “朕戴了手套。”楚渊道。

    “那也不行。”叶瑾用小镊子夹出来一些黑雾烧,放在一个白瓷酒杯中,又倒了些药酒进去。

    “要做什么?”楚渊问。

    叶瑾不耐烦:“你不要吵!”

    楚渊:“……”

    温柳年识趣闭嘴,要知道叶谷主可是很凶的,除了沈公子之外,几乎谁都被他追着打过。

    至于《江湖日报》每年评出来的“最温柔婉约”与“最贤良淑德”,想也知道是为了给武林盟主沈千枫一个面子,傻子才会信。

    约莫过了半柱香的功夫,褐色的药酒上便浮了一层白色的小点,小到几乎看不见。

    “是什么?”楚渊问。

    “你说用这东西与蚕丝一起织出来的布匹,几乎刀枪不入?”叶瑾问。

    楚渊点头。

    “那就对了。”叶瑾道,“是铁线虫的卵,织到布料中便会借着蚕丝孵化,变得柔中带钢,一旦人贴身穿着,日子久了,铁线虫会逐渐钻到脑中。”

    “有何后果?”楚渊皱眉。

    “蛊虫入脑,还能有何后果。”叶瑾道,“不过这玩意向来少见,能找这么一大堆也不容易。”

    “也是出自云南苗疆?”楚渊问。

    “这倒不是。”叶瑾道,“铁线虫要养在咸水中,所以才喜欢借着汗液往人体内钻,书上记载是出自东海。”

    楚渊脸色顿时铁青。

    温柳年心里叹气,这笔账大概又会被记到大明王头上。

    “找些火油,泼上去烧了便是。”叶瑾道,“害人的东西,趁早毁了好。”

    “我会安排。”楚渊点头,“时间也不早了,温爱卿今晚可要住在宫里?”

    “我还是回去吧。”温柳年道,“明早再进宫,与皇上一道商议应对之策。”

    楚渊点点头,命四喜将他送出了宫。

    叶瑾在铜盆内洗手。

    楚渊道:“今晚可要在留下?明早我让御膳房做你喜欢的糖桂花糕。”

    “我也要回去。”叶瑾将手擦干。

    楚渊眼底有些失落,不过旋即又笑笑:“也是,要早些回去陪千枫。”

    “我为什么要回去陪他?”叶瑾闻言炸毛,气势汹汹道,“今晚就住在皇宫里!”

    楚渊愣了愣,然后脸上浮现笑意:“好。”

    似乎找到了要将人留在宫中的诀窍啊……

    温大人一路出了宫门,却没见着那个熟悉的身影。

    坐着轿子回了温府,卧房内依旧空无一人。

    看着折叠整齐的被褥,温柳年心里疑惑,三更半夜的,跑去哪里了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土匪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语笑阑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笑阑珊并收藏土匪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