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土匪攻略 > 第118章 最好能禁欲

第118章 最好能禁欲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118章-最好能禁欲】否则只怕会虚

    在屋里等了许久,也不见赵越回来,眼看外头已经下起了霏霏细雨,温柳年撑着一把伞便出了门。

    由于有宫里头的高手护着,所以秦少宇便撤回了温柳年身边的暗卫,免得追影宫又与楚渊产生什么冲突。大内侍卫见温柳年半夜三更独自往外走,自然不可能听之任之——这可是皇上面前的头号红人,若是有一星半点差池,只怕没人能负得起这个责任。

    “大人要去哪?”大内侍卫问。

    “出去找人。”温柳年答。

    看了眼漆黑一片的卧房,侍卫只好道:“我们陪大人一道。”

    温柳年点头:“好。”

    三人出门之后,自然先去了山海居,敲了半天门后,小二睡眼惺忪披着衣服起床,说大当家一早就走了。

    温柳年眼底有些担忧,自从两人在一起之后,还从未发生过这种事情,已经这么晚了,到底会去哪里?

    城郊野地,云断魂与赵越过了几十招后,也觉察出不对,握住他的手腕试了试脉相。

    “三处大穴被封。”赵越苦笑,“我已经知道了。”

    云断魂怒极:“谁对你做了这种事?!”

    “不知道。”赵越摇头,“不过他或许是为了我好。”

    “为了你好?”云断魂皱眉。

    “或许他觉得功夫太高,也并不是一件好事。”赵越道,“只想让我做个平凡人。”

    云断魂摇头:“那他这么做,可有征得你的同意?”

    赵越迟疑:“自然……没有。”当时自己不过是个襁褓中的婴儿,又何来同不同意?

    云断魂又问:“那你可愿意一生都碌碌无为,就这么练着不上不下的功夫?”

    赵越道:“不愿。”

    “那他又哪里说得上是为了你好。”云断魂道,“只是独断专行,替你选了一个他认为最好的将来,却从未考虑过你的感受。”

    赵越语塞。

    “既然收了你做徒弟,那为师自然会想办法帮你解决。”云断魂拍拍他的肩膀,“不必太过担心。”

    赵越点头:“多谢师父。”

    “今晚就到这里吧,早些回去歇息。”云断魂道,“切记明晚准时前来。”想了想又道,“既然晚上要练功,那便在白天找时间休息,还有,房事也要暂时禁一禁。”虽说也不是必须如此,但既然娶了两房,想来也不会很消停。

    赵越:“……”

    云断魂道:“可有记住?”

    赵越道:“是。”

    “去吧。”云断魂很满意。

    赵越转身回了城,一路都在想……房事也要禁一禁。

    街道很空旷,霏霏细雨洒在身上虽说有些寒意,却也挺舒服,穿过三条小巷,抬头却见温柳年正在朝着自己跑过来。

    大内侍卫识趣离开。

    温柳年扑进他怀中。

    “怎么了?”赵越赶忙将人抱住。

    温柳年把脸埋在他胸前,许久之后才闷声道:“我以为你走了。”

    “怎么会。”赵越拍拍他的后背,“我去城外晃了一圈。”

    “真的不会走吗?”温柳年抬头看他。

    “自然,我怎么舍得走,又为什么要走?”赵越帮他擦擦脸上的雨水,拉着人一同躲到屋檐下,“若是刚才吵过架也就罢了,先前分明就好好的,怎么会突然这么想?”

    “因为……”爹爹一直黑着脸,娘亲也更喜欢陆二当家。温柳年闷闷想。

    “有时候挺聪明,有时候就是个书呆子。”赵越握住他的手,“我在你心里,就是这么随随便便的人?”

    “我又没说你要丢下我。”温柳年嘟囔,“只是刚才一直找不到你,就想会不会去了哪里闭门练功,还要在悬崖上写一行字,等个十年八年再回来。”

    “以后不许再看小话本。”赵越哭笑不得,脑袋里都在想些什么奇怪的东西。

    温柳年乖乖道:“哦。”

    赵越解下外袍将人裹住,一路带着回了温府。

    “阿嚏!”泡在微烫的浴水中,温柳年顶着红鼻头打喷嚏。

    赵越拿着手帕那他擦背,直到那白皙的肌肤泛上烫意,方才端了姜糖水给他喝,免得明早又着凉。

    温柳年道:“你不一起洗吗?”

    赵越从他手中接过杯子:“等你洗完。”

    温柳年挠挠肚子,分明两个人一起洗才省水。

    赵越用一条大毯子将他擦干抱出来,塞回了被窝中:“穿里衣。”

    温大人动作极其缓慢,象征性套了一条裤腿,便又脱掉扔在一边,裹进被窝看他沐浴。

    赵越匆匆擦了两把,便也一道上了床。

    温柳年迅速蹭到他怀中。

    赵越:“……”

    温大人略微委屈:“我今天在皇宫晕了一回。”

    “晕了?”赵越果然皱眉。

    “嗯。”温柳年道,“皇上寝宫里头有一盆虫!”

    赵越不满:“他不知道你害怕这个?”

    “自然不知道,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温柳年道,“而且大小干爹就教过我,要尽量藏拙。”

    “没事吧?”赵越担忧看着他。

    “叶谷主在,后头就醒了。”温柳年道,“顺便查清了那批黑雾烧究竟是何物。”

    “是什么?”赵越问。

    “铁线虫的虫卵。”温柳年大致将事情说了一遍,又道,“现在暂时还不能说明是青虬在暗中作祟,只怕皇上又会以为是大明王所为。”

    赵越点头:“你也小心一些。”

    “嗯。”温柳年搂住他的胳膊,“现在不说这个了。”

    “好好睡吧。”赵越帮他整整头发,转身熄了烛火。

    屋里顿时漆黑一片,温大人略微呆了一下,这就没下文了?自己连裤子都没有穿。

    片刻之后,温柳年又往他身边挤了一挤。

    赵越:“……”

    温柳年道:“挠一挠。”

    赵越伸手,在他肚子上来回抓,半分逾矩也无。

    温柳年在黑暗中幽幽看他。

    赵越自然知道他在想什么,却又不能说明缘由,最后只好将人抱到怀中,低头狠狠亲了一下:“我有些累。”

    “是吗?”温柳年摸摸他的侧脸:“那好好休息。”

    赵越“嗯”了一声,却是睡意全无。

    一次两次还能推说是累,若是次数多了,总不能次次都用这个借口,先前也没问师父究竟要禁多久。

    温柳年坐起来,摸索着穿里衣。

    怀中温软的身子突然离开,心里自然有些空落落,但赵越向来便不是一个纵欲之人,况且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只有先将功夫练好,才能给他一个安稳无忧的将来,否则莫说是岳父岳母,就连自己也会没有底气。

    第二天一早,温柳年便又去了皇宫。赵越原本也想起床,却想起晚上还要出去练功,于是闭起眼睛想要再眯一阵。

    “还睡呐?”陆追推门进来,用见鬼的表情看着他,“温大人都出门了,现在温老爷与温夫人都在,你怎么能安心顶着日头睡大觉?”

    赵越指指依旧灰蒙蒙的天:“这也要顶着日头?”连朝阳都没出。

    “那也不能再睡了,要勤快一些。”陆追站在床边催促,“快些随我一道去账房。”

    “去账房做什么?”赵越坐起来。

    陆追道:“摆姿势。”

    赵越:“……”

    “好让温大人的爹娘安心。”陆追道,“好歹知道你除了舞刀弄枪,还会算账赚银子,才能放心将人交给你。”

    赵越一边穿衣服一边道:“自从下了朝暮崖,你便一天比一天更像王俭。”

    “那也是因为你不争气。”陆追恨铁不成钢,“若是单凭自己就能搞定丈母娘,我又何必处处提醒。”

    简直操碎了一刻事儿妈的心。

    皇宫里头,温柳年一边吃包子,一边看叶瑾在旁边拨弄红甲狼——在宫里住了一夜,也不知道被涂了什么香膏,比先前更加亮了三四分,几乎能倒映出虚幻人影。

    楚渊下了早朝后便去了御书房,到现在还未过来。

    “叶谷主。”温柳年趁机道,“先前送到日月山庄的那两个人,可有什么进展?”

    “零零碎碎说了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大多数时间都在装神弄鬼。”叶瑾道,“当真是大明王的旧部?”

    “嗯。”温柳年点头。

    叶瑾微微皱眉,觉得此事似乎有些棘手——不过他向来就相信温柳年,先前在云岚城时经常一道谈天赏花,早已视彼此为知交好友,只要不涉及到楚渊的安危与大楚的国运,倒也不会将这件事随便就告诉第三个人,包括楚渊在内。

    “那这些黑雾烧呢?”叶瑾又问,“那伙杂耍艺人是谁?”

    “此事说来话长。”温柳年道,“待到以后有空,我再慢慢说给谷主听。”

    “我就知道,一到这种万国来贺的时候,必然会出乱子。”叶瑾叹气。

    “我其实已经有了办法,将这伙杂耍者的幕后黑手引出来。”温柳年道,“若是皇上允许,随时都能行动。”

    “什么办法?”楚渊推门进来。

    温柳年被吓了一跳。

    叶瑾在桌下拍拍他的手,示意他没事,两人先前的对话并未被听到。

    “说说看。”楚渊坐在椅子上。

    “是。”温柳年道,“对方先是在王城包下青楼挑衅,后来又设下计谋让我们看中布料,无非便是想让皇上尽早发兵东海,然后再趁机用蛊虫害我大楚将士。”

    楚渊点头:“继续。”

    “对方现在最想看到的,无非就是两军交战。”温柳年道,“若是我们告诉他,这批布不知出了什么问题,迟迟织不好,延误了战机,只怕对方比我们还要着急。”

    “然后呢?”楚渊问。

    “然后他们必然会想尽一切办法,帮我们织成这批布料。”温柳年道。

    楚渊点头,扭头问叶瑾:“可有什么办法,能让黑雾烧失效,外表却丝毫也看不出来?”

    “煮熟晾干就行。”叶瑾很是粗暴简单。

    “对方分工协作,每一步棋都有其固有的作用,若是其中一步走错,那整盘战局便会受到影响。”温柳年道,“对方比我们要更明白这个道理,也负不起整盘责任,所以一旦发现布料织不出来,定然会想办法与上头的人联系,到那时我们才有机会顺藤摸瓜。”

    楚渊道:“的确是个办法,试试看倒也无妨,爱卿下去安排吧,叫上向冽一道。”

    “微臣遵命。”温柳年低头退下。

    叶瑾道:“我也走了。”

    楚渊点头:“我让人送你。”

    叶瑾道:“晚上早些休息。”

    楚渊道:“好。”

    叶瑾看了他一眼,许久之后,方从鼻子里往外挤了一个音:“嗯——”

    楚渊疑惑:“什么?”

    没听清算了,叶瑾望天,一路仰着脑袋出了门。

    楚渊好笑又头疼,怎么会有如此倔的性子,到底何时才能正正经经叫自己一声哥哥?

    王城之内,温柳年与向冽一道站在先前那伙杂耍艺人的院门外。

    向冽道:“我要做什么?”

    温柳年道:“一直黑着脸。”

    向冽道:“不用说话?”

    温柳年道:“教给我便好。”

    向冽很是松了口气。

    温柳年深呼吸了一下,而后便抬手哐哐哐拍门,如同邻居失了火。

    “谁啊!”院内传来一声没好气的呵斥,而后院门便被打开。

    “本官!”温柳年比他声音更大。

    向冽心想,倒是难得听温大人这般扯着嗓子吼。

    “温大人?”高大壮皱眉,“有什么事吗?”

    “自然有事。”温柳年道,“你最好快些想办法解决,就算解决不了也想个借口,否则只怕本官非但保不了你,连自己也要受牵连。”

    “到底怎么了?”高大壮被他唬住。

    温柳年压低声音,颇有几分咬牙切齿的意思:“阁下的那批草籽,似乎不顶什么用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土匪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语笑阑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笑阑珊并收藏土匪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