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土匪攻略 > 第140章 是福是祸

第140章 是福是祸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140章-是福是祸】没人能说得准

    柳梅宫初建于数百年前,原本是周王修给宠妃柳柔,后柳氏一族被人陷害,柳柔亦是失宠,闲言碎语如同把把锥心利剑,终是在一个雨夜自缢,柳梅宫也就变成了不祥之地,从此再无人踏入过,里头杂草生得比树还高,人人都说那是柳柔的怨气。后来楚氏先皇取天下而代之,听到柳氏一族的惨案后也颇为唏嘘,为了教导后世子孙不可听信谗言灭忠扶奸,便将这柳梅宫原封不动留了下来。时光如水流逝,待到了楚渊即位,宫里头的人早已把这里忘了个七七八八,只是在偶尔路过时才会想起来,这里似乎住过周王一个含冤惨死的妃子。

    百余年来皇宫屡次返修,地下暗道也是改了又改,各类图纸浩瀚如海,即便有专人整理,要从这些堆积成小山的陈年卷宗里找到柳梅宫的地下暗道图,也绝非是件易事。

    “这要找到什么时候。”看到那一箱又一箱发黄的资料,慕寒夜觉得头都疼。

    黄远与木青山也一道帮着看,沈千凌则是将有用的东西一样样抄下来,也好最后整理。

    虽说能用到的人手都已经用到,但进度却并不算快。是夜下起瓢泼大雨,藏书楼却已经是灯火通明,木青山打了个呵欠,吃了个酸梅揉揉眼睛,又拿过一本卷宗。

    赵越躲在暗处,一直盯着那口枯井,留意着周围一切异常动静。

    小红甲狼依旧慢吞吞爬出来觅食,却被雨水冲得寸步难行,只好又憨憨跑了回去。

    温柳年将烧饼渣掰碎,弄了些屑屑放在地上。

    海鹰虽说不满他的行为,不过想到两只虫子也吃不了多少,最后还是将话憋了回去。

    温柳年依旧连吃三个烧饼,然后道,“今日的饼有些酸。”

    海鹰抖抖包袱皮:“明日连酸的饼都没了。”原本进宫时也没料到会遇见温柳年,所以只带了两个人的口粮,三人吃自然不够,更别提还有一个饭桶。

    “无妨无妨。”温柳年道,“上头就是御膳房,偷些点心还是轻而易举,但这样总不是长远之计,我们究竟何时才能出去?”

    “到了该出去的时候,自然会带你出去。”青虬依旧在闭目养神。

    温柳年道:“出口离这里近吗?”

    青虬冷冷道:“这不是你该关心的事情。”

    “我自然是要关心的。”温柳年道,“我失踪了,皇上必然会找。在荒郊野外发现我独自一人昏迷不醒,和在地道中发现我与大明王相谈甚欢,绝对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效果。”

    “楚渊不会找到此处。”青虬道。

    “大明王似乎颇有自信。”温柳年小心翼翼道,“可否告知在下理由?”

    “大人话未免有些太多。”海鹰阴森看着他。

    “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饭又不让吃,话也不能说。”温柳年不高兴,“莫非就要这么一直干坐着?又不是要老僧入定。”

    “若你乖乖配合,那我们很快便能出去了。”青虬道。

    “要如何配合?”温柳年来了精神。

    “你是否经常出入楚渊寝宫?”青虬问。

    温柳年顿时如同被雷劈:“自然没有,我可是快要成亲的人。”这种话怎么好乱说。

    “休要胡言打岔!”海鹰目露凶光。

    “就事论事,如何算作胡言?”温柳年比他更凶。

    “所有人都知道,大人是楚渊面前的头号红人。”青虬不冷不热道。

    “头号红人,又不是头号宠妃,为何要去皇上寝宫?”温柳年纳闷。

    ……

    “平时都是在御书房议事的。”见他二人不说话,温柳年又补充了一句。

    地道内重新安静下来。

    温柳年道:“不知大明王为何要找皇上?”

    青虬道:“算账。”

    温柳年犹豫:“但当初分明就是先皇……”

    “父债子偿。”青虬冷冷道,“我也只是要拿回自己的东西而已。”

    “什么东西?”温柳年打破砂锅问。

    青虬道:“江山。”

    温柳年顿时脸色一白。

    “怎么?”见着他的反应,青虬冷冷一笑,“温大人如此聪明绝顶,别说先前没猜到。”

    “先前只是模糊推断,却又想大明王此番多是为了寻亲。”温柳年道,“却没想到却还有……此事非同小可,还请三思后行。”

    “既然来了王城,便断然没有空手回去的道理。”青虬道。

    “但大明王认识了我,也不算空手。”温柳年说得极有道理。

    海鹰觉得,这大概是自己见过脸皮最厚的一个人。

    “前尘旧事,不如就让它随风去吧。”温柳年还在苦口婆心,“一家人团聚最重要。”

    青虬不耐烦,挥手扬起一阵掌风,重重击在他胸前。

    温柳年闷哼一声,眼前黑了能有大半天,过了许久才缓过来一口气。

    “怎么,不说话了?”青虬冷冷看着他,“你最要好记清楚,在未夺得江山之前,所有事对我而言,都不重要。”

    温柳年忍痛点头。

    “识时务者为俊杰。”青虬道,“现在可以告诉我们,何时才是楚渊身边防备最松懈的时候了吧?”

    “皇上武功高强,平时身边并无太多人保护。”温柳年说话极其艰难,“除非有重大庆典,否则身边的侍卫都不会超过五人。”

    “武功高强,高到何种程度?”青虬问。

    “这我当真不知道。”温柳年擦掉嘴角血丝,“我对武学一窍不通,只是听叶谷主他们偶尔聊起过,说皇上自从服用过黑芙蓉后,功力在短短几天内便突飞猛进,甚至连沈盟主要应对也颇为吃力。”

    “还有此等事?”青虬微微皱眉。

    温柳年点头。

    青虬与海鹰对视一眼,沈千枫是武林盟主,武学修为在天下不说第一也是第二,能让他都吃力应对,那楚渊的武功只怕不单单是高,而是出神入化才可形容。

    “所以我才说,最好先出去。”温柳年道,“当今皇上,没你们想得那么好对付。”

    “黑芙蓉放在太医院何处?”海鹰问。

    “太医院分为南北东三处,其中珍稀药库位于最东侧,黑芙蓉长约一尺,装在一个黑木匣中,上头以玉环为锁。”温柳年咳嗽,“这间药库不大,不算难找。”

    海鹰试探看了眼青虬。

    “一切小心行事。”青虬微微点头。

    温柳年心里多少算是松了口气,忍着痛又挪了挪,换了个相对舒服的姿势——他深知青虬与海鹰的脾气都甚为暴戾,自己又暂时还有些利用价值,所以才会一再言语相激,逼其忍无可忍动手。只有这样,自己在后头说的话才更有可能像因为惧怕而说出的“实话”,否则按照这两人疑神疑鬼的风格,只怕就算再怎么卖力演,对方也不会全然信赖。

    海鹰拿起刀,转身出了地道。

    青虬扫了眼温柳年:“若你从刚开始就如此识趣,又何必要吃这些苦头。”

    “我只是喜欢将一切事都弄清楚而已。”温柳年道,“若是大明王不喜欢,那我便不问了。”

    “有些事情,你无需知道得太清楚。”青虬道,“只需要配合我夺了这天下,往后便是享不尽的富贵荣华。”

    “大明王可还有其余子嗣?”温柳年问。

    青虬脸僵了僵:“没有。”

    温柳年如获重释:“那就好。”

    青虬:“……”

    温柳年乖乖噤声,想了想又要补充什么,却被青虬狠狠瞪了一眼。

    四下一片安静。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温柳年抱着膝盖,看上去像是在打瞌睡,青虬也靠在墙角休息。

    小红甲狼从温柳年袖中爬出来,慢吞吞挪到青虬跟前,咬。

    比铜钱还要小的虫子,嘴里的毒刺也细如针,再加上有些麻醉液,也不算疼,因此青虬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并且觉察出异样。

    小红甲狼憨憨爬回温柳年身边,继续睡。

    外头暴雨已停,海鹰趁着夜色与先前的记忆,一路前往太医院。

    枯井四周早已埋伏了不少人,见到他冒头,秦少宇亲自带人跟了过去,赵越则是继续守在原地,以免青虬或是温柳年出现。

    秦少宇眼看海鹰进了药库,暗自皱眉想,莫非是要暗中下药?

    窗边正好悬着大红灯笼,勉强能看清屋内的布局。在左侧的柜子上头,果真摆了一个黑色木匣,上头镶嵌着青白玉环,看上去颇为贵重。打开之后,里头果真有一块干枯黑木样的东西,上头缠着红色绸缎。

    来不及细看,海鹰将东西揣进怀中,从窗户中跳了出去,想着要重新潜入暗道,走到跟前却又顿住脚步。

    秦少宇微微皱眉,就见他从怀中掏出那个布包,打开后先是用手撕下一片丢进嘴中,咀嚼之后还嫌不够,又低头直接啃了上去。

    暗卫瞠目结舌,干嘛呢这是。

    秦少宇心里有些后悔,早知道便该找叶瑾来,现在也不知道这人到底偷了个什么玩意,搞得抢也不是不抢也不是。

    黑芙蓉极为干硬,海鹰最后索性将其重新包了起来,纵身一跃跳上房梁,想要先藏起来。

    暗卫瞠目结舌,与他大眼瞪小眼。

    这位大哥,你怎么好……说跳就跳,我们一点准备都没有。

    海鹰只是愣了短暂片刻,便明白过来是着了道,于是转身就跑。

    暗卫一边追一边无语凝噎,这算怎么回事啊……

    虽说海鹰武功不算弱,但也架不住追影宫人多,待到楚渊听到消息赶来时,这场混战已然结束。

    叶瑾弯腰,从地上捡起被踩断的黑芙蓉,纳闷道:“你偷这玩意做什么?”

    海鹰被五花大绑捆成粽子,牢牢按住动也不能动。

    “这是何物?”秦少宇问。

    “楚国地界没有,是阿蛮国进贡来的。”叶瑾道,“男子吃完后会气血上涌飘飘欲仙,还有些滋补功效。”

    ……

    所有人都用恍然大悟的眼神看向海鹰,怪不得方才那般饥渴,原来还有这种隐疾。

    海鹰自知上当,胸口剧烈欺负,显然怒极。

    “带回去。”楚渊道,“朕要连夜审!”

    暗卫押着海鹰一路去了监牢,秦少宇则是折返柳梅宫,将事情大概同赵越说了一遍。

    “会不会打草惊蛇?”赵越皱眉。

    “皇上正在审问。”秦少宇道,“若要我建议,大当家不如再等一个时辰再说。”

    赵越担心看了眼井口。

    “这段时间不算长。”秦少宇道,“若是强行下井,稍有不慎触碰到机关,温大人反而会更加危险。”

    “我懂。”赵越点头,“多谢秦宫主。”

    “皇上对温大人也甚为器重。”秦少宇拍拍他的肩膀,“现在既然抓了一个人,必然会想办法撬开他的嘴。”

    而在军机处,惨叫声几乎要撕裂夜空。

    “现在只是疼。”楚渊冷冷道,“若是再不招,朕让你尝遍这世间所有刑具,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海鹰满身是血,奄奄一息看着他。

    即便是被抓获的时候,他也从未想过,居然会只问了一句话,紧接着便是如此酷刑。

    “还不肯说?”楚渊眼底一片嗜血残忍。

    而就在这个时候,叶瑾才第一次感觉到,他当年是如何一步一步,从众多兄弟中杀出重重血路,最终登上九五之位。

    沈千枫微微皱眉,将叶瑾带出了刑房。

    夜风有些凉,却多少吹散了方才的血腥之气。

    “干嘛拉我出来?”叶瑾看他。

    “没必要继续看下去。”沈千枫替他整好衣领。

    “你想多了。”叶瑾摇摇头,“这世上谁都能仁慈心善,唯有他不行。”

    沈千枫道:“你能这么想便最好。”

    “他待我好,我知道。”叶瑾低声道,“走吧,进去看看哪里能帮忙。”

    沈千枫拉住他的手:“这世上,没人能比我对你更好。”

    都什么时候了还吃这种醋……叶瑾拍拍他的脑袋,转身回了刑房。

    “青虬?”楚渊微微皱眉,“不是云断魂?”

    “不是。”海鹰咳出一口鲜血,有气无力摇头,“青虬与云断魂早已决裂,在东海自立帮派,彼此间不相往来已有二十余年,甚至,甚至……咳咳。”又缓了一口气,方才继续道,“甚至岛上一直就有传闻,说云断魂早已毙命。”

    “如此说来,王城内先前的一干动乱都是青虬所为?”楚渊道,“从包下青楼歌坊开始,到山海居开张之日的暗杀,那伙杂耍艺人,以及尤大余的幕后主使,全部与云断魂无关?”

    “是。”海鹰点头,“我只知道这些了,只求能死个痛快。”

    “你知道的怕是不止这些。”楚渊道,“温爱卿的下落,才是朕现在最想知道的。”

    “温大人与青虬一道,在柳梅宫的暗道内。”海鹰道,“正在等我回去。”

    “若你回不去呢?”楚渊步步紧逼。

    “先前未有约定。”海鹰摇头,“不过按照青虬的性格,若是我迟迟不归,他定然会带着温大人先行离开。”

    “画出柳梅宫的暗道图!”楚渊示意狱卒拿来纸笔,“若是事后发现有半点差错,你知道是何种后果。”

    海鹰撑着身子,用勉强完好的右手在纸上画。

    “皇上,我们找到了!”沈千凌也抱着一摞宣纸跑进来,结果被血淋淋的海鹰吓了一跳。

    沈千枫捏着他的脑袋转向另一边。

    “这些是柳梅宫的暗道图。”沈千凌把东西递给楚渊,“枯……唔!”

    “让皇上自己看。”沈千枫将手从他嘴上拿开,“辛苦了,回去歇着吧。”

    沈千凌:“……”

    这么多人,为何只让我一个回去歇着。

    “啾。”毛球蹲在门口,昏昏欲睡摇摇摆摆,最后吧唧摔在叶瑾脚边。

    真是非常困。

    海鹰也画好了地图,与沈千凌所找到的图纸比起来,构造几乎一模一样。

    时间太过紧张,楚渊拿着图纸亲自去了柳梅宫,与赵越商议对策。

    “既然在等海鹰,那当井底机关转动之时,应当不至于会让他起戒心。”赵越道,“我乔装下去看看。”

    “朕也是这么想,现在海鹰的衣物倒是现成。”楚渊道,“但想要做出一张面具,绝非短一半个时辰所能完成。”

    “那便不要易容了。”赵越道。

    “没错。”叶瑾点头,“披风散发再弄个满脸血,下头光线昏暗也看不出个究竟,先将大人抢过来再说。”

    主意打定,一行人当下便开始行动,看着血流满面的赵越,木青山不自觉便哆嗦了一下。

    赵越率先跳下枯井,秦少宇紧随其后,也好帮忙应付突发状况。

    而在暗道之中,诚如外头众人所预料,青虬的确正在心神不宁——按照他的记忆,太医院离这里并不算远,就算是两个来回只怕时间也够,为何这么久还不见回来?

    “说不定还在找。”温柳年道,“黑灯瞎火,又要找个黑匣子,不算容易。”

    “黑芙蓉,你确定没有搞鬼?”青虬语调阴冷。

    “为何总要说我在搞鬼?”温柳年极为不解,“论利害关系,我现在命都捏在大明王手中,若论家族辈分,那早已与当家的圆了房,难道不该是一家人才是?”

    “我说不过你,却不代表要相信你。”青虬站起来,“此地不宜久留,走。”

    “现在走?”温流年睁大眼睛,“但是海鹰还没回来。”

    “迟迟不归,定然是出了乱子,待在这里只能坐以待毙。”青虬道,“还是早走为妙。”

    “但是……”温柳年犹豫,磨磨蹭蹭不想起来。

    巴不得被抓啊!

    见他似有拖延之意,青虬脸色一变便要拉他胳膊,走了一步却觉得脚腕一阵麻痹,如同被针刺入经脉一般。

    小红甲狼趴在温柳年肩头,一下一下摇晃触须。

    “大明王……没事吧?”温柳年小心翼翼问。

    青虬又试着咬牙走了两步,却发现自己似乎整条腿都开始发木。

    “腿坐太久,麻了?”温柳年猜测。

    “过来扶着我!”青虬厉声道。

    温柳年往后退了一步。

    青虬抬手欲打他,温柳年却早已“嗖”一声消失:“大明王先等等,我这就去找海鹰回来!”

    管他出了什么事,机会难得跑了再说!

    青虬凭尽全力,将匕首朝他飞了过去。

    赵越按照海鹰所言按下机关,内壁果真便开了一道口子,隐隐有昏黄光线透出。

    赵越与秦少宇对视一眼,侧身钻了进去,脚下的道路越来越干燥,不远处的亮光也越来越明显。

    “来人啊!”温柳年扯着嗓子喊。

    然后就见海鹰满身是血出现在了前头,登时吓得倒休一口冷气!

    赵越挥手打落匕首,将他拉到了自己怀中。

    “啊啊啊放开我!”温柳年魂飞魄散,弯起膝盖便朝他脐下三寸顶了过去。

    幸好赵大当家反应快,才没有被废了命根子。

    “绑了他!”见着海鹰将人拦住,青虬方才松了口气,喘着粗气跌坐在地上。

    “大明王!”温柳年立刻神情凄楚,举着手便想跑过去。

    怎么还能自己往回跑!赵越被吓了一跳,赶忙将他一把拉住,丢给了后头的秦少宇。

    ……

    “温大人你没事吧?”秦少宇微微弯腰,有些疑惑看着他。

    温柳年张大嘴。

    “是我,和大当家。”秦少宇在他面前晃晃手。

    温柳年呆呆回头。

    赵越已与青虬战成一团。

    ……

    温大人瞬间泪流满面。

    刚刚是当真吓惨了啊。

    若论起功夫,青虬原本该在赵越之上,但无奈被红甲狼咬了一口之后又强行运气,导致半边身子都有些发麻,没多久便被打落兵器。再一看秦少宇也在,自知毫无胜算,于是一剑重重砍在石壁,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向内室逃去。

    锋利剑刃划过巨石,带起一串星点火光,黄土扑簌从四周落下,一股火药味道却冲天而起。

    “撤!”秦少宇心知不妙,拉过温柳年掠向出口。

    巨大的爆炸声从身后传来,连地面都在颤抖,一股浓烟从井口冒出,带着呛鼻的气息。

    “少宇!”沈千凌手脚瞬间冰凉,本能便要冲上前。

    沈千枫一把拉住他,自己想要去看究竟,秦少宇却带着已经被震晕的温柳年跳了上来。

    沈千凌几乎要喜极而泣。

    “没事吧。”叶瑾也上前。

    “温大人没事。”秦少宇将人递给楚渊,“我去看看赵大当家。”

    “下头还有炸药怎么办?”沈千凌担忧。

    “不会的,这种爆炸只是一回。”秦少宇安慰拍拍他,带着两名暗卫重新跳了下去。

    在爆炸之时,秦少宇与温柳年离青虬尚且有一段距离,赵越却几乎是步步紧逼,虽说最后时刻有所觉察,却也未能躲太远。不过幸好被气流一冲撞,反而离井口近了些,再加上即便受了伤,也依旧忍痛摒住呼吸,所以并未吸入太多毒烟。

    暗卫背着他钻出枯井,交给叶瑾诊治。

    “没找到青虬。”秦少宇道,“根据当时的距离,估计已经被炸得尸骨无存。”

    “先守着此处,待到烟雾彻底散去再细细搜寻。”楚渊道,“先替温爱卿与大当家治好伤再说。”

    向冽领命,调拨御林军守住了井口与暗道所有出口。

    “温大人并无大碍。”叶瑾替他盖好被子,“只是受了惊吓,又有些被震伤,好好吃些药便能调养回来。”

    “那大当家呢?”木青山问。

    “大当家情况不太妙。”叶瑾叹气,回头看了眼温柳年,“走吧,出去说。”

    一行人到了院中,木青山又急急问:“不太妙是什么意思,会不会有性命之虞?”

    “性命无忧,不过内伤颇重。”叶瑾道,“只怕……”

    “只怕什么?”所有人都提心吊胆看着他。

    叶瑾道:“武功怕是会废。”

    ……

    一语既出,所有人都沉默。

    叶瑾是这江湖中最好的大夫,自然不会有人怀疑他的说法,但对习武之人而言,这世间最残酷的莫过于此。

    “只是有可能会废,不一定就当真会废,是不是这个意思?”尚云泽试探。

    叶瑾摇头:“九成九。”

    ……

    “海鹰没必要隐瞒这个。”沈千枫道,“只怕巨石之中暗藏火药之事,只有青虬一人知情。”

    “他事先知不知情都不重要。”叶瑾道,“眼下当务之急,是要如何安慰大当家。”

    “不然问问陆二当家吧。”木青山道,“快马加鞭,应当能赶在大当家苏醒之前。”为了不让温老爷与温夫人得知这件事,所以陆追亲自出马去了离王城不远的邯城,陪二老一道探亲访友,也好多拖几天。

    “我这就去修书一封。”尚云泽道。

    楚渊点头:“有劳尚堡主。”

    “大人何时会醒?”木青山又问。

    “再过三四个时辰。”叶瑾道,“至于大当家,便不好说了。”

    小凤凰展开翅膀,一边兜着一只红甲狼,在院子里一扭一扭跑。

    大一点的三不五时就会掉下来,倒是小红甲狼憨归憨,趴得反而停稳。

    在第十次被摔到地上时,叶瑾终于看不下去,弯腰将红色的小铜钱捡了起来。

    “啾!”毛球仰着头,略微不舍。

    小红甲狼也看他,玩!

    叶瑾微微皱眉,用手指碰了碰手心里的红甲狼,就见它蔫头蔫脑,与先前嗖嗖跑的时候判若两人。

    被敲了三四下后,红甲狼不满晃了晃触须,晕的呐。

    “不会也被震伤了吧?”木青山问。

    “要长大了。”叶瑾对着天光看了看,“红甲狼也分三六九等,背甲泛金光的算是虫王。”

    “能长多大?”木青山想象出了一扇红色石磨。

    “也是这么大,不过毒性会强许多,毒液也能治病入药。”叶瑾小心翼翼将它装到盒子中,“这些天我要替大当家与大人看病,师爷暂时养着吧,不要让它到处跑便好。”

    “嗯。”木青山接到手中。

    “大家也各自回去休息吧,天都亮了。”叶瑾道,“在这干熬着,大当家与温大人也不会提前醒。”

    离开偏殿后,秦少宇叫过一名暗卫,派去云断魂处告知消息。

    “武功尽失?”无影张大嘴,包子骨碌碌掉在桌上。

    “是。”暗卫道,“叶谷主亲口所言。”

    “这……当真?”无影还是不愿相信,无风亦是皱眉。

    云断魂却并未有太大反应,反而像是在想什么事情。

    暗卫虽说心里不解,不过也清楚自己无权过问,将消息带到之后便告辞离去。

    “先生,少爷他不会当真就此废了吧?”无影哭丧着脸,这才一夜工夫,怎么就……

    “乱说什么话!”无风在他脑袋上拍了一把,“最差也就是武功尽失,坐回寻常人,什么叫就此废了?”

    “但是武功尽废……”无影还是有些着急。

    “先生怎么看?”无风小心翼翼问。

    “未必就是坏事。”云断魂道。

    “莫非先生有办法,让少爷的武功恢复?”无影眼前一亮。

    “人都没见到,亦不知此时状况如何,说结论还为时尚早。”云断魂道,“即无性命之忧,待到养几日后出宫,那时再讲也不迟。”

    “那要不要先告诉少爷,他未必就此武功尽失?”无影又问。

    “不必。”云断魂道,“一来尚且不算确定结果究竟如何,二来堂堂七尺男儿,若连这点挫折都受不起,也愧对故人在天之灵。”

    无影只好点头。

    但还是忍不住想,若是换成自己,只怕会哭瞎。

    温柳年苏醒的时间,比叶瑾预料得还要更晚一些,而在这段时间里,他起码被不同人问了三四十回“为何温大人还没醒”,只觉得耳鸣眼花,整个人都处在崩溃边缘。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城外一处废弃的菜地里,一个衣衫褴褛之人如同僵尸般爬了出来,跌跌撞撞朝着深山跑去。

    而在皇宫里头,温柳年也总算睁开了眼睛。

    而后便见着前头一排脑袋。

    “啊!”温大人迷迷糊糊受到了惊吓。

    “温爱卿。”楚渊将他扶起来,“感觉怎么样?”

    温柳年心砰砰跳,坐了半天才缓过来:“我……”

    “爱卿在枯井中被震伤,亏得有秦宫主。”楚渊道,“小瑾已经替爱卿诊治过,并无大碍。”

    “赵大当家也被救出来了,他比大人伤得重,不过也无性命之忧,过几日便会醒。”沈千凌及时补充,“就在隔壁的房子里。”

    “什么叫无性命之忧,就是说还有别的事?”温柳年着急,“是不是这个意思?”

    屋内登时沉默下来,不是刚刚才苏醒过来,怎么脑袋就转得如此快,这也能听出来。

    “你们……算了我自己去看。”温柳年掀开被子就要下床。

    “大人大人。”一行人赶忙拉住他,“你先别着急,大当家并无性命之虞,也没有缺胳膊少腿,脸还是那张脸,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说啊!”温柳年心急如焚。

    “只是武功废了。”楚渊道。

    温柳年愣住。

    “也不是一定就废了。”见他如此,木青山赶忙解释。

    “几分可能会废了功夫?”温柳年问。

    木青山:“……”

    温柳年已然猜到答案,半晌也没说话。

    “这世上有不少人都不会功夫,但是照样过得很好。”楚渊道。

    “这我自然知道。”温柳年声音很低,“但我知道,不代表他也能坦然接受。”

    先前为了练好功夫所做的努力,旁人或许不知道,但自己却全部看在眼中。设想了许久的未来突然便生生改了方向,只怕换做谁也不能坦然接受。

    “不过我会劝他。”见众人都不说话,温柳年又自己开口,“日子久了,或许有些事也就淡了。”

    “爱卿若有要帮忙的地方,尽管提便是。”楚渊道。

    “多谢皇上。”温柳年想起来又问,“青虬如何了?”

    “尸骨无存。”楚渊道,“他的同伙如今也在监牢中,朕答应给他一个痛快。”

    温柳年点点头,并未再多问什么。

    小红甲狼使劲爬回棉布小窝,耷拉下来两条须须,睡。

    另一只红甲狼则是待在木青山房中,正在用闪亮亮的背甲在木匣边缘蹭,痒痒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土匪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语笑阑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笑阑珊并收藏土匪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