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土匪攻略 > 第172章 居然还用手摸了摸

第172章 居然还用手摸了摸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172章-居然还用手摸了摸】回去一定要洗八回

    虽说白鱼塔中机关众多,但对于沈千枫来说,自然不会有太大问题。无影紧跟在他身后,两人从塔顶一层一层找下来,就见四处都是蛛网灰尘,还有些零零碎碎的破旧桌椅,似乎并无太大异常。

    “就算是养鲛人,也该是在海边,怎么会在宝塔之中。”无影随手用匕首敲了敲墙壁,“况且这一路找下来,也没发现哪里有水池。”鲛人又不是鲤鱼,找个水缸就能养。

    沈千枫蹲在地上,掌心轻轻贴在地面,凝神聚起一股内力,竟是生生打进了地底深处。

    无影只觉脚下一阵轻颤,于是吃惊睁大眼睛,叶谷主究竟每天给盟主吃了什么,武功居然能高得如此诡异?

    “地下是空的。”沈千枫站起来,“再找找看,四周应该有机关。”

    无影吹亮火折,转头往四周看看,就见一片光秃秃的墙壁,莫说是机关,就连坑洞也没一个。

    “脾气太急躁。”沈千枫一边在墙壁轻敲,一边道,“要改。”

    “哦。”无影老老实实答应一声,也学他一般仔仔细细找过去,还当真找到一个暗格,与地面嵌合极好,很容易便会被忽略。

    “要打开吗?”无影问。

    沈千枫示意他退后,自己拔出匕首,从接缝中插了下去。无影觉得有些紧张,鲛人啊……所以下头该是个波光粼粼的大池子?

    “在这守着。”沈千枫打开暗格,“我下去看看。”

    “就这么下去啊?”无影赶紧拉住他,“黑漆漆的,万一有怪物怎么办。”毕竟连鲛人都有了,再出来个长着血盆大口的食人鱼也不奇怪。

    “没事。”沈千枫道,“指不定哪里还有机关,不要乱跑。”

    “我又不是小孩子。”无影辩解,“怎么会在这种时候乱跑。”

    沈千枫笑着摇摇头,纵身跳下暗室。

    地道很深,似乎过了好一阵子,双脚方才接触到地面,四周微微有些潮湿,却也没有料想中的水池。大概是由于常年不透气,空气中充斥着一股浓浓的腥臭气息,闻之令人作呕。沈千枫拿出深海明珠照明,闭气大致看了下四周状况,青苔加上湿泞地面,以及墙壁上喷溅而出的干涸血迹,不像是养过鲛人,倒像是杀过人。耳边有一滴滴的落水声,在黑暗中更显阴森。

    墙角有些破布,韧性极好,似乎还会微微发光。沈千枫随手捡起两块,纵身跃出地道。

    无影果断捂住鼻子。

    沈千枫:“……”

    “下头是茅房啊?”无影小心翼翼问。

    沈千枫拍拍他的脑袋,将暗室里的情形大致说了一遍。

    “还真有问题?”无影闻言吃惊。

    “时间不早了,回去吧。”沈千枫道,“改天再过来继续找。”

    无影点点头,随他一道出了白鱼塔。

    虽说吹了一路风,但暗室里的气味实在太过浓烈,以至于两人方才一进屋,温柳年就脸色一白,并且将手里的半个点心默默放了回去。

    “什么味道?”叶瑾上前揪着沈千枫的衣领,凑过去闻了一下,然后一脸嫌弃。

    “白鱼塔下头有个池子,不过水已经被放干了。”沈千枫道,“一股死鱼烂虾的腥臭味。”

    “当真有?”温柳年赶紧问,“见着鲛人了吗?”

    “没有,不过墙上有不少喷溅血迹,应该已经有了些年份。”沈千枫道,“按照水池的挖凿大小,倒真像是为了养鲛人。”

    “这又是什么?”叶瑾垫了三四层手巾,方才将那块破布捏了起来,胳膊伸得笔直,生怕沾到自己衣服。

    “从水池里找到的。”沈千枫从他手里拿走,“带回来给温大人看看。”

    温柳年挽起袖子,表情悲壮摸了摸,又滑又腻,还湿乎乎的。

    等会回去一定要洗八回手。

    “是什么?”周围人齐刷刷问。

    “不知道啊。”温柳年茫然摇头。

    “我来。”叶瑾从腰里摸出一副手套,戴上之后挑亮烛火。

    温大人很是委屈,有手套为何不借我也用一用。

    “不像是什么布料。”片刻之后,叶瑾道,“倒像是动物的皮料。”

    “鱼皮?”无影脑袋里灵光一闪,“鲛人尾?”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是一脸崩溃,虽然没见过鲛人,但好歹上半身也应该是人吧,所以这是……下|半|身?

    “像什么?”叶瑾用两个小镊子捏住那块破布两头,然后拎起来给众人看。

    暗卫刷拉一下夹紧腿,娘唉原来鲛人也有长,我们还以为都是大胸姐姐。

    想到自己方才还徒手摸了半天,温大人顿时很想嚎啕大哭。

    沈千枫表情也很难以言表。

    “还有一小片鱼鳞。”叶瑾又用小银针拨了拨,“很干了,不过的确是鳞片。”

    “所以刘向南从海里捞了一群鲛人,先是养在白鱼塔下,后来却都杀光了?”无影猜测。

    “我还是不信。”叶瑾摇头,“除非亲眼见到。”

    暗卫继续用手捂住裤裆,这还不算亲眼见?连蛋蛋都有了。

    “小玲子也是道听途说,那现在有可能亲眼见过鲛人的,就只有流洄村的飞贼了。”温柳年道,“只是怕不好找。”没名字就罢了,还是个贼,是死是活都说不定。

    “明天我去找小玲子,看能不能找出飞贼的下落。”叶瑾道,“至于桃花姐那头,无影明日去问问看,说不定会有新线索。”

    众人点头答应,看着天色已然发白,便各自回去歇息。温柳年洗了十几回手自不必说,隔壁沈千枫也是被叶瑾盯着着洗了七八回澡,才总算是被允许上了床。下人烧水烧得一片怨念,好歹歇一晚啊,怪不得叶谷主病了三天还不见好,被这般夜夜折腾个没完,沈盟主可真舍得。

    第二天太阳很好,小玲子正趴在桌上打盹,突然便听门口有人叫叶谷主。

    “只有你一个人?”叶瑾坐在她对面。

    “最近平浪帮似乎有不少事。”小玲子揉揉眼睛,“所以大半时间都只有我一个。”倒也乐得清闲。

    “白鱼塔里当真有名堂。”叶瑾也没卖关子,“而且事情似乎有些严重,你究竟知道些什么,最好全部说出来。”

    “找到鲛人泪了吗?”小玲子睁大眼睛。

    “没有,不过找到了一块皮料,像是鲛人尾。”叶瑾道,“白鱼塔下面有个干涸的水池,青苔遍布血迹斑斑,像是发生过一场不得了的大事。”

    小玲子吃惊,按照她先前的想象,有鲛人的地方都是渔歌悠扬,波光粼粼织鲛绡,可从未想过会是在阴暗的地下,还有青苔血迹和鱼尾,简直心头都要发麻。

    “关于这件事知道些什么,一五一十全部告诉我。”叶瑾道,“平浪帮不简单,这件事不仅仅是你想偷鲛人泪这么简单,说不定后头隐藏着大秘密。”

    “我真的不知道太多。”见他神情严肃,小玲子也不敢再胡闹,“我要鲛人泪,是给阿姐做药引子的,她已经滑了三四回胎,身子要熬不住了。”

    “你阿姐?”叶瑾问,“你就是因为这个,所以才冒险来平浪帮?”

    “是收养我的阿姐,当时我受了伤,她当我是流落的野丫头,给我吃穿还不管东管西。”小玲子道,“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我便来了这平浪帮,也顺便偷些珠宝首饰卖。”

    叶瑾见她说得理所当然,心里难免摇头,不过这阵也不是教训她不该偷鸡摸狗的时候,于是道:“谁告诉你,鲛人泪能治滑胎?”

    “吴爷,就是我先前说的飞贼。”小玲子道,“他想娶我,被我揍了一顿之后就走了。”

    “走了?”叶瑾道,“走去了哪里?”

    “这我就真不知道了。”小玲子道,“他不是流洄村的人,只是偶尔路过,只告诉我白鱼塔里有鲛人,他亲眼见过家丁将一个鲛人绑回去,还说鲛人泪加上三寸金,便能让阿姐生儿子。”

    “一派胡言。”叶瑾摇头,“待到此事之后,我去替你阿姐诊脉,若是调养得当,想要生子并非难事。”

    “真的呀?”小玲子高兴起来,“好!不许反悔的。”没有温大人,所以她识趣没有再提“武林盟主的媳妇要言而有信”这件事。

    “不过误打误撞,能找到白鱼塔的秘密也算是意外收获。”叶瑾道,“这件事我会继续查下去,不过你是不能再去塔中了,一来打草惊蛇,二来也会有危险。”

    “你既然能替我阿姐治病,我也就不要鲛人泪了。”小玲子道,“等再偷些银子,我便回流洄村找阿姐去,你可要快点来,等阿姐生完儿子,我还要去闯荡江湖的。”

    叶瑾摇头:“你还不能走。”

    “为什么不能走?”小玲子不满。

    “答应我的事情,还没办到。”叶瑾道。

    “你是说让我问刘震威,为什么要着急将妹妹嫁人?”小玲子道,“我问了,他说只有攀上温大人与沈盟主,才能保住命。”

    “保命?”叶瑾微微皱眉。

    “是啊。”小玲子道,“再多我也问不到了,媚魂是催药,不是*药。”

    叶瑾这才明白过来,怪不得刘向南当初火急火燎跑来提亲,原来是有人要寻仇——而如今有武林盟主在家,对方自然会有所忌惮。

    至于要寻仇的人是谁……叶瑾回到住处后,将几个有可能的门派都列了出来,最后却又一个一个划掉。

    “铲子帮。”温柳年拿起那张纸,好奇道,“炒菜的吗?”

    “是铲刀,不是木铲。”沈千枫解释。

    温柳年:“……”

    哦。

    “会不会是楚恒?”片刻之后,大概是觉得屋里头□□静,温柳年又问。

    “我也在想。”叶瑾道,“毕竟这东海内有能力动刘向南的,就只有王爷府了。”

    “可惜找不到那个飞贼。”温柳年道,“否则还能问问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亲眼见过鲛人,估计找遍全江湖也没几个。

    “鲛人?”桃花吃惊。

    “是啊。”无影道,“桃花姐可曾见过?”

    “没有。”桃花摇头,“闻所未闻。”

    “当真一点异常都没有?”无影又问了一次。

    “当真从没听过。”桃花道,“而且刘家从未将我当过少夫人,洗衣做饭什么都做过,闲来同杂役下人聊天,也从未听过什么鲛人。”

    无影苦恼抓头。

    “是白鱼塔吗?”阿星也在一边听,壮着胆子差了句嘴。

    “是啊。”无影道,“姑娘知道?”

    “那里是禁地,只有帮主几个人能去。”阿星道,“不过在三年前来了位东海的客人,也去过的。”

    “东海的客人?”无影道,“长什么样?”

    “个子不高,脸上有个疤。”阿星仔细搜刮记忆,“当时我与刘哥一道去送柴火,结果柴担半路散开挡了他的路,所以记得清楚,是说要去白鱼塔,说话声音很尖很细。”

    青虬啊……无影心里啧啧,果然蛇鼠一窝,这都能山水迢迢扯上关系。

    “若当真是一伙,也就不意外了。”回到平浪帮之后,温柳年听到这个消息后道,“所谓臭味相投,楚恒算是这东海最大的反派,其余小鱼小虾相互勾结,都想从中分杯羹。”

    “那现在便是毫无头绪。”叶瑾道,“只知道刘向南或者在养鲛人,或许与青虬有关系,或许听命于楚恒,让我们住进平浪帮,或许是因为有人要向他寻仇。”但都是或许,却没有一件能被证实。

    “有或许,总比双眼茫茫要好。”温柳年扯扯耳朵,“事情要一件一件做,急不得。”

    “所以现在要做什么?”叶瑾问。

    温柳年溜溜哒哒往外走:“我先去写一封信,否则要错过开往落樱岛的商船了。”

    叶瑾:“……”

    暗卫齐刷刷跟在后头,大楚第一才子,写起情书来自然也是与众不同的,句子特别长,又优美,看一眼便觉得周身被文曲星照耀。更加重要的是从来不避讳旁人,甚至写完还要念上一遍,十分不藏私。

    这回也是一样,在写了七八篇思念之情后,温大人总算舍得换话题,将鲛人之事仔仔细细说了一遍。

    “让大当家去青虬的地盘?”暗卫闻言齐齐一愣。

    “是啊。”温柳年吹干墨痕,“说不定能找到鲛人。”

    “但是大当家在闭关练功。”暗卫提醒。

    “我知道。”温柳年打开信封。

    “闭关是不能被打断的。”暗卫继续道,“否则极有可能会走火入魔,万劫不复。”

    “我也知道。”温柳年封好火漆。

    “那大人还写?”暗卫一头雾水。

    “写给大明王的。”温柳年笑嘻嘻。

    暗卫:“……”

    “闭关不能被打断,这封信又说得十万火急,大明王不可能会置之不理。”温柳年厚着脸皮道,“多少总会做些事情。”而且大明王对东海何其熟悉,只要愿意点头,便不大可能会空手而回

    暗卫心里很是崇拜,此等吃大户的本事,以后可以学一学。

    横竖都是赚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土匪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语笑阑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笑阑珊并收藏土匪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