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土匪攻略 > 第176章 终极之战前的浪静风平

第176章 终极之战前的浪静风平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176章-终极之战前的浪静风平】一家人团聚才叫过年

    由于阿勘身份特殊,外貌又太过另类招摇,自然不方便出门露面,所以只能日日待在温府之中,没两天就开始烦躁,看谁都是一副要喷火的架势。

    “你对此事怎么看?”沈千枫替他倒了杯茶。

    “嗯?”叶瑾回神,眨眨眼睛问,“什么事?”

    “破勐族的族长。”沈千枫道。

    “他啊。”叶瑾想了想,“满身毛。”

    沈千枫:“……”

    叶瑾抱着猫打呵欠,懒洋洋回屋去睡觉,留下沈盟主独坐院中很苦恼,满身毛又不是什么好事,到底有什么好值得念念不忘。

    而温大人此时也很苦恼,正蹲在院门口,拖着腮帮子往外眼巴巴看。

    木青山苦口婆心劝:“大人就算守在这里不挪窝,也并不能使商船走得快一些。”

    “怎么还没有书信呢。”温柳年掰着手指算,“日子也差不多了啊。”

    “落樱岛离这里尚且有段距离,最近海面上又在刮大风,船只会延误算不得意外。”木青山道,“大人若是思念大当家,不如将先前的信重新拿出来再看一遍?”想来也有厚厚一大摞,应该能应付过这段时日。

    温柳年闷闷道:“没意思,都能背过了。”

    木青山:“……”

    温柳年问:“师爷可要听?”

    木青山赶紧摇头。

    温柳年继续唉声叹气。

    院外传来一阵嘈杂声,木青山以为又是暗卫在打架,刚想着要出去看看,就见无影趴在无风背上,两人一道踉踉跄跄冲了进来。

    “大人。”无风笑着把无影放在一边。

    “无风少爷。”温柳年有些惊喜,“你怎么来了。”

    “前些日子一直在贝沙湾附近探查,想着离这里也近,便顺道过来看看阿影。”无风道,“没闯祸吧?”

    “自然没有。”无影抗议。

    “辛苦了。”木青山道,“快进来坐,我去泡茶。”

    “可有查到什么东西?”温柳年问。

    “并无太多有用的讯息。”无风摇头,“贝沙湾附近迷雾重重,商船向来都只有绕道走。海面不比陆上,暗查起来要困难许多,有没有危险暂且不论,还担心若被发现行踪会打草惊蛇,所以只能一直守在外围。”

    “也是意料之中。”温柳年道,“否则也不会被楚恒选来养鲛人。”

    “难道就一点办法也没有?”木青山将茶盘放在桌上。

    “目前来看,的确没什么方法可以进去。”无风道,“楚恒的战船每隔三月会进一次贝沙湾,对外称是作战演练。”

    “倒是可以光明正大提出,要一道去观战。”温柳年道,“但此类演练几乎每隔几天都会有,地方也不尽相同,若我们偏偏要去贝沙湾,对方定然会起疑。”

    “明里不行,暗中也进不去,难道就这么干等着?”木青山问。

    “若是找不到其余办法,就只能继续等。”温柳年道,“否则怕是会功亏一篑。”

    木青山道:“也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最近楚家父子异常安分,不仅日日带兵在城内巡逻,更是时不时就会开仓放粮,甚至还在城内建了座学堂,颇有几分励精图治的架势,想等他们露出马脚并不容易。

    “若楚恒能一直如此,倒也不错。”温柳年道,“就算是做样子给我们看,至少百姓实打实得了好处。

    “估摸着他现在烧香拜佛,天天盼着大人早些走。”无影啃了一口手里的蜜桃,“那我们就偏不走!”

    “对了。”无风敲敲他的脑袋,“看大人在信上说,有人要给你提亲?”

    “咳咳。”无影被呛到,悲愤看温柳年,“说好要保密的啊!”

    温大人淡定望天。

    “平浪帮如今家破人亡,就莫再拿此事打趣了。”无影擦擦嘴。

    “不是打趣,不过先生看到书信,也说该给你留意一门亲事。”无风单手搂过他的肩膀,“给哥说说看,喜欢什么样的姑娘?”

    无影想了想,“脾气好,会做好吃的豆腐鱼汤和糖饼,不能时时缠着我,最好还要会些拳脚功夫。”

    “没了?”无风睁大眼睛。

    “没啦。”无影摇头。

    无风抽抽嘴角:“让你选媳妇,不是让你描述落樱岛后厨的王大娘。”

    “噗。”木青山被逗笑。

    “不如请追影宫诸位英雄说个媒?”温柳年突发奇想,横竖闲着也没事,办一场亲事也好。

    “来来来,我们好好商议一下,看给你找个什么样的合适。”无风带着亲爱的弟弟往外走。

    无影抱着柱子泪流满面,快点放开我,分明你自己都还没成亲!

    既然目前贝沙湾暂时进不去,再加上楚渊曾经下旨命众人尽量不要打草惊蛇,温柳年等人也便没有再出下一步动作。只是按例前去军队巡查,又隔三差五到周围村落探访民情,本本分分做着钦差该做之事。

    段白月依旧打着祭祖的旗号,与楚国海军遥遥相对,如同扎在心里一根刺,拔不了又剔不掉。楚恒也曾暗中派出心腹,想要趁机挑起他与沈千枫之间的矛盾,却都如同石沉大海一般——不仅没出乱子,甚至连人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如此几次之后,楚家父子总算意识到段白月不是个简单角色,才算是安分了一些。

    夏去秋来冬流转,转眼又到了年关。叶瑾随沈千枫一道折返江南陪爹娘过年,尚云泽带着木青山出海看稀罕尚未归来,无影也回了落樱岛。除夕当天温柳年一大早便起床,给城中百姓写了不少春联,又去厨房溜达了一圈,然后就撑着腮帮子,坐在门槛上叹气。

    今年似乎有些冷清呐。

    “大人!”暗卫喜气洋洋,赶着一群鹅进来。

    温柳年:“……”

    “百姓送的。”暗卫解释,“推辞不掉,我们付了银子。”

    “这么多啊。”温柳年四下看看,“要养在哪里。”

    “由着到处跑便是。”暗卫道,“听着嘎嘎叫也热闹。”

    温柳年顿时更想哭,居然要靠着鹅叫才能热闹。

    “大明王前几日不才写来了信,说大当家最近功夫突飞猛进。”暗卫坐在他身边,“这种时候,不好打断的。”

    “我知道。”温柳年捏捏手指,但还是想。

    “待到吃完饭,我们陪大人去街上逛逛。”暗卫继续哄,“有会发光的鱼。”

    “嗯。”温柳年心想,会发光的鱼。

    两只红甲狼晒完太阳,从外头嗖嗖爬进来,摆着须须要虫吃。

    过年呐。

    温柳年站起来拍拍衣裳,刚打算去厨房端肉末,外头却传来一声“小柳子”,于是不由得一怔,伸手挠挠耳朵,觉得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温夫人拎着裙摆,高高兴兴从外头跨进来。

    “娘亲!”温柳年惊喜万分。

    “哎!”温夫人笑得快要合不拢嘴,后头跟着温如墨与周顶天,周慕白也一道,还有一大马车年货。

    “爹爹!”温柳年快要哭出来。

    温如墨乐呵呵,顺便得意瞟了眼周顶天,怎么样,我儿子,先叫的我。

    “咳!”周顶天咳嗽两声。

    “干爹。”温柳年欢欢喜喜扑过去。

    “又胖了些。”周顶天抱着他掂了掂,“挺好。”

    “腰细了。”温柳年强调。

    “胖些好,有官威。”周顶天把他放到地上,“原本三天前就该到的,结果路上恰好遇到李掌门做寿,过去喝了杯酒所以迟了些。”

    温柳年鼻头略红,还是觉得自己在做梦。

    “家里头有你二伯与大哥操持,我们便过来这大鲲城过年,总不能年年都让你一个人在外头。”温夫人拉住他的手,笑道,“就当出来散散心。”

    原本还想着要清清冷冷过年,没想到一下子全家人都聚齐,暗卫兴高采烈张罗着让众人住下,周顶天与温如墨去街上买酒,温夫人也挽起袖子张罗着要做狮子头,刚去年货边想着要拿淮杞出来,外头却突然闯进来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面目甚是狰狞,顿时被吓了一跳。

    “娘亲。”温柳年赶忙从厨房跑出来,“他叫阿勘,是西南部族的族长,不是坏人。”

    “原来是苗疆来的啊。”温夫人抚抚胸口,“长得可真结实,成亲了吗?”

    温柳年:“……”

    “还没有。”阿勘粗声粗气道,“回去再娶。”

    温夫人左右打量了他一圈,摇头道,“既然来了中原,就要穿利索一些,这样不好出门的。”

    “温大人不叫我出门。”阿勘进到厨房,自己扯了根烧鸡腿啃。日日被闷在屋子里,刚开始着实烦躁,后来温柳年大概觉得这样也不行,于是便开始教他一些文韬武略治国之道,听着还挺有意思。暗卫闲来无事也会教他一些拳脚功夫,偶尔还会一道偷偷摸摸出海,算是颇有乐趣,于是便也不再着急要回去。

    “身份特殊,不方便被别人看到。”温柳年解释。

    “原来这样啊。”温夫人心软,见他蹲在台阶上闷不做声啃鸡腿,觉得挺可怜,于是便差人买了套新衣裳回来,又问他爱吃什么,晚上好一起做出来。

    “破勐族不过年。”阿勘道。

    “既然住在一起,那便是一家人,不过年也总要吃饭。”温夫人替他整了整乱糟糟的头发,“看到你就想起小柳子。”

    温大人瞪大眼睛,这也能联系到一起,我们长的也并不是很像啊。

    “都是一直漂在外头,有家却不能回。”温夫人叹气,“世道不太平啊。”

    “会太平的。”温柳年在旁边补充。在这段时间里,楚国驻军布局已经焕然一新,西北驻军被大批调往东北,而东北沈千帆的军队则是撤回王城,江南一带的军备力量明显开始向东海倾斜,外界都在传,说楚皇此举八成是为了对付段白月——祭个祖先都能祭一两年,说是没有其余意图,傻子也不会相信。

    “要打仗吗?”温夫人问。

    “或许吧。”温柳年笑笑,拆开一包花生糖,“大过年的,不说这个。”

    待到众人从外头回来,阿勘已经被温夫人重新捯饬了一番,头发束得整整齐齐,换了新衣裳,满脸胡子被刮了个干净,若非脸上刺青还在,几乎要认不出是谁。

    暗卫一窝蜂扑上去,争先恐后将他的头发揉乱,一院子大白鹅也跟着凑热闹,一时间鸡飞狗跳乱成一片。周慕白拎着酒坛子纵身跃上墙头,以免被殃及无辜。温夫人笑呵呵,转身回厨房去做饭。

    “来了这么多人?”听到通报后,楚恒皱眉。

    “不止是温大人的双亲,还有孔雀门掌门人与三少爷。”探子道,“再加上追影宫的人,一院子闹闹哄哄的。”

    楚恒苦恼揉揉太阳穴。

    “我们原本也没打算有所动作,就算追影宫主前来也不足为惧。”楚承替他倒了一杯茶,“父亲不必忧心。”

    “总觉得来者不善啊。”楚恒道,“段白月那头可有动静?”

    “又调拨了一批军队过来,看架势是要有大动作。”楚承道,“皇上那头是怎么个意思?”

    “同先前一样,命你我不可轻举妄动,以免两方交战之时牵制兵力,被东海贼寇趁虚而入。”楚恒道,“待到朝廷大军调拨完毕,再正式开战。”

    “皇上该不会觉得,段白月会一直安安分分等到原地,待他将一切都安排妥当吧?”楚承轻嗤。

    “那也能拖一天是一天。”楚恒道,“准备时间越长,对朝廷就越有利。按照现在的局势,就算段白月突然开战,也有你我挡在前头,足够沈千帆率军赶往这大鲲城。”

    楚承摇头:“到时候即便大获全胜,战功也是别人的,倒是一笔好买卖。”

    “为了拉拢日月山庄月追影宫,朝廷恨不得将所有好处都给沈家人。”楚恒道,“待到年后想办法会会西南王,先试探一番,看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但先前为了挑起他与沈千枫的矛盾,也算是多有得罪。”楚承小心道,“听各类传闻,西南王可不是个心胸豁达之人,向来睚眦必报。”

    “欲行大事者,若要拘泥于这些小仇小怨,也成不了气候。”楚恒道,“能雄踞一方成为霸主,应当有能力权衡利弊,知道如何取舍才对自己最有利。如今朝廷视他为眼中钉,只有同我们合作,胜算方能大上几分。”

    楚承点头,转身出去做准备。府中下人见他脸色阴沉,自是个个噤若寒蝉,连大声说话都不敢,四处都静悄悄的,虽是除夕当天,却一丝年味也无,与不远处的温府形成鲜明对比。

    温夫人煎炒烹炸,摆了满满一桌子菜还嫌少,又弄了口铜锅煮起海鲜,方才觉得稍微满意了些。阿勘还是头回在外过年,觉得有酒有肉又能大声说话,也没什么乱七八糟的规矩,还挺自在,也就跟着高兴起来,对温夫人也极为亲近,一直在说先前发生在西南的一些事。

    “吃蚂蚱啊?”温夫人脸色一白。

    “到处都是毒虫?”温夫人脸色又一白。

    “嫌读书人没用处?”温夫人脸色又又一白。

    当听到“有地位的男子起码要娶五次媳妇”时,温夫人终于胆颤心惊看向自家儿子,阿越不会也这样吧?

    温大人冷静啃了一口猪蹄:“娘亲想多了。”

    莫说娶回家,敢多看一眼都打断腿。

    当真是非常凶悍。

    东海落樱岛,此时也是灯火通明,无影带着一群小娃娃在外头疯,赵越仰头喝下杯中酒,身边摆着霁月刀。

    “大过年的,莫非还打算去练功不成。”云断魂慢悠悠斟酒。

    赵越笑笑:“我想早些回去。”

    “等到练成出师,在你会大鲲城之前,或许能再帮小柳子做件事。”云断魂道。

    “何事?”赵越放下酒杯。

    “去贝沙湾。”云断魂道,“那里是*阵,没人能闯进去,小柳子曾写信过来,说里头或许有鲛人。”

    “鲛人?”赵越皱眉,“当真有?”

    “说不准,小柳子似乎也不大相信,不过却有人真的见过。”云断魂道,“无风去探查过两回,并无太多收获。”

    赵越点头,拿起霁月刀便往外走。

    “少爷要去哪?”无影问。

    “练功。”赵越头也不回。

    “大过年也不歇一天啊?”无影费解。

    “为了温大人,莫说是过年,就算是天塌了也会继续练。”无风道,“你没遇到心上人,自然体会不来。”

    “说得好像你已经成了亲一样。”无影一脸嫌弃,“连姑娘家的手都没牵过,还不如我。”

    “牵阿萝的手不算,她才四岁。”无风敲他的脑袋。

    无影:“……”

    哦。

    那我也没牵过。

    大鲲城内,温柳年打着呵欠,趴在被窝里发呆。

    已经分开了整整一年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土匪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语笑阑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笑阑珊并收藏土匪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