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土匪攻略 > 第179章 并没有全秃

第179章 并没有全秃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179章-并没有全秃】而是地中海式秃

    段白月盘踞东海已久,楚军对其自然不可能丝毫戒备也无。但在楚渊与沈千帆率大军抵达之前,楚恒也不愿折损兵力去与之抗衡,因此虽说也出了兵,战事却打得极为消沉,攻不进城便不去攻,每日只是在外头人吼马嘶叫嚣一番,便草草鸣金收兵,生怕会真的打起来,副将都是楚氏父子心腹,自然也知道该怎样配合,才能将这场戏演到最好。一时之间整片东海看似兵荒马乱,双方却几乎没有伤亡。

    “明明什么都没做,还能日日写出新花样,也算是不容易。”温柳年将手中战报丢到一边。

    “皇上与千帆约莫还要等一阵子才能到。”沈千枫道,“现在最重要的事,便是拖延时间。”

    “亏得有西南王啊。”温柳年感慨。

    叶瑾脊背挺直抱着猫,十分冷静。

    温大人从善如流:“我只是随便说说,其实仔细一想,西南王也不是很重要。”

    沈千枫:“……”

    “大人!”暗卫在外头道,“尚堡主写来了一封书信。”

    “书信?”温柳年纳闷,先前还在想怎么还不见回来,现在看来是被耽搁了?

    “看火漆应当有急事。”暗卫递给温柳年。

    沈千枫与叶瑾也上前一道看。

    “又是贝沙湾?”温柳年皱眉。

    “混蛋!”叶瑾沉默许久,突然狠狠骂了一句。

    知道他向来喜欢小孩,也见不得小孩受苦,沈千枫搂过他的肩膀,轻轻安慰拍了拍。

    “尚堡主说会与师爷留在海菜岛,或许能找到别的线索。”温柳年道,“暂时就不回来了。”

    “也好。”沈千枫道,“紫花婶婶在东海颇有势力,有她出手相助,理应对我们有利才是。”

    “那现在怎么办?”叶瑾问,“若是什么都不做,只怕有更多的孩子会遭害。”

    “这倒是不难办。”温柳年道,“孩子之所以会被拐走,一来是父母受了骗,以为是要送娃娃去学手艺讨生活,二来是被人贩子拐走,估摸着第一种可能性要更大一些。”

    “大人有何想法?”沈千枫问。

    “只要让那些渔民知道,将孩子好好留在身边,要比送到外头更有前途,自然就能将此等情况杜绝大半。”温柳年道,“毕竟若非迫不得已,也没人会愿意与骨肉分开。”

    “所以?”叶瑾试探。

    “这就要谷主出面了。”温柳年捏捏下巴,毕竟有王爷的身份在,说话办事要方便许多。

    于是当天晚上,叶瑾便与沈千枫一道去了王爷府。

    “要组建一支新的海军?”楚恒闻言不解。

    “不是现在就要上战场,而是为日后加强海境边防做准备。”叶瑾道,“赵大当家的师父乃是东海奇人,水性极其了得。皇上在得知此事后,便动了念头要组建一支水下军。”

    “原来如此。“楚恒点头。

    “要练水下功夫,自然是年岁越小越好。”叶瑾道,“温大人已拟好榜文,若是王爷觉得没什么问题,我便下令送往东海各州县了。”

    “如此着急?”楚恒皱眉,“如今战事未停,可要将此事押后一阵再议?”

    “有王爷与西南王作战,这训练水下军的差使,交给温大人便是。”叶瑾道,“两不耽误。”

    “小王爷既然已经有了部署,那本王自当全力配合。”楚恒很识趣——楚国大军即将抵达,这当口也没人敢招惹叶瑾。

    几天之后,一道榜文快马加鞭被送往东海各地。一时之间人人都在说,温大人过阵子要招兵,替皇上组建一支水军,只收六七岁到十几岁的小娃娃,师父还是东海里的老神仙。一旦被选中,全家人不仅能吃上皇粮,朝廷还会有封赏,这可是天一样大的好事。

    “当真能扼制住吗?”叶瑾问。

    “就算不能十成十,至少也能有八分作用。”温柳年道,“至于那些已经被拐走的娃娃,也只能盼着大军赶紧抵达,好早日解救出牢笼了。”

    落樱岛冰室内,赵越□□上身闭目打坐,周围随时冰天雪地,心里却如同有一团烈焰在焚烧,真气久久凝结与胸前,带来阵阵钝痛。

    云断魂站在他身边,道:“莫要强求。”

    赵越调息片刻,缓缓睁开眼睛:“师父。”

    红柳刀法已然练到第九层,最后一关却迟迟无法突破,每到紧要关头,总觉得真气郁结于胸,丝毫动弹不得,每每都是大汗淋漓方才惊醒。

    “当初教你的时候,我便说过这套刀法七分靠努力,三分靠天命。”云断魂道,“江湖之中能练到此等境界者已然少之又少,不必太过执念。”

    赵越点点头:“徒儿知道。”

    “东海战事已起,想来你也早该心急如焚才是。”云断魂拍拍他的肩膀,“回去吧。”

    “现在?”赵越有些吃惊。

    “红柳刀法的最后一层,若是机缘恰好,练成只是一瞬间之事,但若执念于此,只怕十年八年也未必能成。”云断魂道,“依你现在的功夫,已然能在中原武林排上名号,如今东海战乱遍地烽火,正是小柳子需要你的时候,还是暂时出关为好,待将来一切都浪静风平之后,你若再想回来继续练功也无不可。”

    “多谢师父。”赵越欣喜。

    “这是尚堡主写来的书信。”云断魂道,“他此时正在海菜岛,你可先与他会和,再做后续商议。”

    赵越点头:“是。”

    “此后若还有什么事,尽管写信来便是。”云断魂拍拍他的肩膀,“虽说过去的二十多年吃了些苦,但也多了不少旁人没有的历练,将来定然会越来越好。”

    赵越笑笑:“待到战事结束之后,我再带着小柳子一道回来,当面拜谢师父。”

    过了三日,商船路过落樱岛,赵越与众人告别之后,便南下前去找尚云泽。温柳年则是日日待在宅子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挖空心思写檄文,句子越来越长,辞藻也越来越华丽,引经据典文采斐然,经常是楚承站在城墙上念完,下头的军士也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有一回信使又送来一封新的,满篇之乎者也,楚承才看了两三句就开始脑仁子发疼,便丢在一边没有理会。温柳年知道之后立刻亲自跑到王爷府,念叨了整整半个时辰,语调颇为愤慨,陈词极其激昂,到最后莫说是楚恒,就连倒水的下人也有些头晕眼花。待到好不容易将人送走,楚恒立刻亲自修书一封送往前线,将楚承骂了个狗血喷头——让你念你就好好念,平白无故休要往家中惹麻烦!

    楚恒几乎气结,派人费劲千辛万苦,才将那厚厚一摞纸给找回来。

    东海百姓原本还在胆战心惊,甚至已经做好了背井离乡的准备,没料到这场仗居然如此不愠不火,天天就见双方互相叫骂,骂完就鸣金收兵,一时间心里又惊又疑,都在猜测是怎么回事。传闻纷纷扬扬,不过有一条倒是流传最广,可信度也最高——那就是西南王并不想要谋朝篡位,只想扩大疆域,将白江以南据为己有。之所以一直拖延战事,只是为了能找个时机,好与当今天子当面和谈。

    “当真如此?”楚承皱眉问。

    “谁说的准呢。”楚恒慢慢滤去杯中浮沫,“不过这样也好,楚渊可算是自投罗网。”

    “可要试着拉拢西南王?”楚承又问。

    “时机未到。”楚恒语调不紧不慢,“姑且再等上一等。”

    温府之内,叶瑾替沈千枫铺好被子,然后便冲到了温柳年房中——完全不想睡。

    “谷主。”温大人已经打算歇息,见他急匆匆进门,顿时被吓了一跳,赶忙从床上坐起来问,“可是出了什么事?”

    “没什么事。”叶瑾摆手。

    温柳年:“……”

    那是为何?

    五只红甲狼排成一行,吭哧吭哧沿着桌腿爬上来,集体冲叶瑾晃须须。

    要吃虫。

    叶瑾敷衍将桌上的肉末罐打开,然后就坐在了温柳年床边,目光异常烁烁。

    “谷主?”温柳年惊疑,千万别是中邪了啊,什么眼神这是。

    “有事相求。”叶瑾开门见山。

    “什么事?”温柳年问。

    叶瑾斟酌了一下字句,然后道:“从前有一个边疆王,为人非常非常淫|荡。”

    温柳年:“……”

    “但是有个人偏偏不相信。”叶瑾愤慨,“要怎么样才能让这个人相信,那个边疆王当真是个淫|贼,从而答应让我阉了他?”

    温大人觉得身下一疼。

    “大人是我大楚第一才子,定然会有办法。”叶瑾目光闪闪。

    “这……西南王也不淫|荡啊。”温大人艰难道。

    “全楚国也没人比他更下|流啊!”叶瑾闻言立刻怒,怒完才觉得似乎有些不大对,好像暴露了什么,于是调整情绪道,“也不一定就是他,还有可能是丹东王。”

    温柳年抽抽嘴角:“丹东王都快八十了。”

    “或者慕寒夜?”叶瑾孜孜不倦举例子。

    “即便是想办法,也是要因人制宜的,谷主口中的‘有个人’到底是谁?”温柳年道,“就算不能说出名字,也要大致说说性格。”

    “性格?”叶瑾想了想,“被不少人骗过,所以不怎么相信旁人,做事极为小心谨慎,走一步看三步。”

    “做什么行当?”温柳年又问。

    叶瑾随口答:“卖油条的。”

    温柳年:“……”

    “有办法吗?”叶瑾问。

    温柳年摇头:“太过笼统。”

    “算了算了,我还是直接阉了他干净。”叶瑾转身往外走。

    “谷主!”温柳年将人叫住,“一切以战事为重。”

    叶瑾停下脚步,刷啦扭头看他。

    温柳年不自然咳嗽两声,然后道:“西南王为人如何,皇上心中自有决断。”

    叶瑾:“……”

    叶瑾:“……”

    叶瑾:“……”

    又过了小半个时辰,当沈千枫找来之时,叶瑾正挤在温柳年床上,一条一条细数西南王的罪状。

    “嗯嗯嗯。”温大人晕天晕地打呵欠,只知道拼命点头,“听起来的确极为淫|荡。”

    “到底有什么好啊。”叶瑾拍墙。

    沈千枫盟主站在门口头很疼。

    当初自己想要成亲之时,皇上也一样不肯放人。没想到如今情况反过来后,非但没有任何改善,反而还愈发严重了些。

    若是被皇上知道,也不知会喜还是会忧。

    朝廷大军一路南下,终于抵达福泉城,也是距离大鲲城最近的驻军重地。这晚才刚刚安顿好,便接到侍卫通传,说小王爷与沈盟主到了。

    “快宣。”楚渊惊喜。

    “怎么脸色如此难看?”叶瑾一见他就皱眉。

    “前些日子有些染风寒,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楚渊道,“不必担心。”

    叶瑾坐在桌边,握过他的手腕试了试,然后道:“体内虚火太重,我明日开几副药替你调一调。”

    “好。”楚渊笑笑,“这些日子辛苦你了。”

    叶瑾摇头:“辛苦的是温大人,东海官员贪腐成性,百姓深受其害敢怒不敢言,此番都说见着了温大人,才知道什么叫朝廷命官。”

    “楚恒父子能盘踞于此,也是朝廷养虎为患,一步错步步错。”楚渊叹气,“待到这一切结束之后,自会好好给百姓补偿。”

    “春季殿试如何?”叶瑾问。

    “找不到第二个温爱卿,却也有不少才子。”楚渊道,“当初兴建学堂,如今可算是有了成效。”

    “那就好。”叶瑾道,“千枫与千帆在外头,现在也晚了,我让他们先回去,有什么事明早再说。”

    楚渊点点头:“就住在隔壁如何?”

    叶瑾想了想,道:“今晚我留在这。”

    “为何?”楚渊意外。

    “不答应?!”叶瑾叉腰。

    “自然是……答应的。”楚渊惊疑未定。

    但叶谷主显然不会管他是高兴还是惊疑,洗漱完后就盘腿坐在床上,严肃看着他哥。

    “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楚渊问。

    “有。”叶瑾开门见山,“你打算何时成亲?”

    楚渊:“……”

    “不要再想混过去。”叶瑾道,“必须说!”

    楚渊摇头:“我不打算成亲。”

    “不打算成亲?”叶瑾睁大眼睛,“那皇位呢?”

    “王叔膝下尚有子嗣,也是楚氏正统血脉。”楚渊道。

    “既然如此,当初为何要争?”叶瑾问。

    “要么做皇上,要么死。”楚渊笑笑,“我想活下来,所以必须赢。”

    叶瑾:“……”

    “睡吧。”楚渊拍拍他,“你想让朕做任何事都可以,只有成亲除外。”

    叶瑾心里叹气,伸手帮他按揉太阳穴。四周逐渐安静下来,楚渊原本正要睡着,却又突然问道:“段白月近来如何?”

    “挺好。”叶瑾面不改色,“开了三家青楼,娶了十几房小妾,沉迷酒色夜夜*,胖了能有几十斤,下巴三层,还因为纵欲过度秃了顶。”说完又补充细节,“中间秃。”一听就非常可信。

    楚渊疑惑皱眉。

    “睡觉!”叶瑾凶悍,“不许说话!”

    于是当今天子便带着浓浓不解,入了眠。

    叶瑾小心翼翼帮他盖好被子,躺在一边继续思绪纷飞,直到天明方才昏昏睡着。

    楚渊睡觉向来很浅,任何一丝风吹草动都会惊醒,行军打仗便更是如此。第二天清晨四喜方才走上楼梯,楚渊便已经打开房门,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叶瑾抱着被子,正睡得一脸香甜。

    “皇上。”四喜压低声音道,“有客人到了。”

    楚渊微微皱眉,思索片刻后,转身轻轻掩上房门,去了另一处客房。

    朝阳洒进屋内,段白月正随手把玩桌上酒杯,唇角微微扬起,听到屋门响动,笑意更甚三分。

    楚渊脸上却无太多表情。

    “别来无恙。”段白月问。

    “很好。”楚渊答,又道,“按照你我之间的约定,西南王似乎不该不请自来。”

    “原也不想。”段白月摊手,“只是既然叶谷主已经到了,若本王再不跟来,还不知要被他说成什么样。”

    “你欺负小瑾?”楚渊顿时皱眉。

    “我还能欺负他?”段白月笑着摇头,“别的不说过,光是为了那三只红甲狼,就险些将整片西南都翻了一遍,还从未如此劳民伤财过。”

    楚渊拉开椅子坐在他对面。

    “叶谷主如何说我?”段白月问。

    楚渊道:“说你秃顶。”

    段白月:“……”

    楚渊继续道:“中间秃。”

    段白月:“……”

    “说正事。”楚渊道,“关于此番东海之战,你有何看法?”

    “当真不继续说叶谷主?”段白月道,“前阵子他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一队舞姬,假借温大人之名非要塞给我。”

    楚渊:“……”

    “除此之外,上门提亲的媒婆几乎没断过。”段白月继续道,“画像攒了能有二三十副。”

    楚渊:“……”

    见他半天不说话,段白月刚想凑近,却被楚渊一把推开,咬牙道:“朕与你并无关系!”

    “当真?”段白月挑眉,顺便摩挲了一下自己的下唇。

    楚渊冷冷道:“若段王此番不是来谈论东海战事,现在便可以离开了。”

    见他依然有些怒意,段白月挑眉:“随你便是。”

    “楚恒——”楚渊一句话还未说完,就听四喜在外头道:“叶谷主,皇上在里头议事,吩咐了不能打扰啊。”

    “我也不行?”叶瑾问。

    “这……皇上也没说行不行。”四喜公公心里暗自叫苦,“不然谷主稍等片刻?说不定马上就完了呢。”

    “不行。”叶瑾心里有些不详预感。

    四喜公公险些哭出来,什么叫不行。

    叶瑾伸手推开门。

    楚渊正坐在桌边,淡定喝茶。

    叶瑾:“……”

    为何只有一个人?

    楚渊主动解释:“是朕先前在东海布下的暗探,方才来禀告消息,刚走。”

    叶瑾狐疑打量了一番,勉强接受了这个说辞,下楼去找其余人吃早饭。

    楚渊暗自松了口气。

    墙角立柜被打开,段白月靠在里头似笑非笑:“这算金屋藏娇?”

    楚渊咬牙:“做事有些分寸!”

    “这可就冤枉了。”段白月失笑,“又不是我自己要躲进这柜子里。况且既是联合作战,自然要共同商议,原本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楚皇为何如何紧张?”

    “段白月!”楚渊怒极。

    “说正事。“西南王识趣换了个话题,“看架势楚恒是打算拉拢我,接下来要如何?”

    “自然是答应他。”楚渊道。

    “如此不假思索,不怕我当真与他联合?”段白月打趣。

    “那便尽管来试试看。”楚渊冷冷扫他一眼。

    “我只是随口一说。”段白月摊手,“不过这种反应还真是与先前一模一样。”

    “这些都是温爱卿的折子。”楚渊未再理会他胡言乱语,吩咐四喜取过来一摞宣纸,全部交给了段白月。

    “字当真不错。”段白月称赞,“不枉吃了我那么多肘子。”

    楚渊:“……”

    段白月笑道:“不过这位温大人,也着实是个有趣之人。”

    茫茫东海之上,跟随商船航行许久后,赵越总算是到了海菜岛。尚云泽与木青山一早便在码头等,紫花婆婆也收拾出了崭新的院落给他住,连接风宴都是偏酸辣的西南口味。

    “原本是该由温大人设宴的。”尚云泽道,“只是目前形势所迫,只怕大当家一时半会也回不去,只能如此。”

    “尚堡主客气了。”赵越道,“危急关头,自是战事要紧。”

    “红柳刀法,先前倒是没听说过。”紫花婶婶道,“不如吃完饭与慕白过两招如何?”

    周慕白一愣:“为何是我?”过几招倒也不是什么大事,但若被某人知道,只怕又要被念一年半载,一想就头疼。

    “不是你,难道还能是我?”紫花婶婶道,“明川在码头没回来,云泽有小木头心疼,自然只剩下你。”

    爹不疼娘不爱,还没媳妇,周慕白只好答应。

    虽说名字华丽轻灵,孔雀门的功夫却极为霸道邪佞,再加上周慕白先前在江湖漂泊多年,七七八八也学了不少其余门派的功夫,将其贯穿融汇与自身内功心法后,威力更是多了几分。在刚开始出招时心里顾及温柳年,尚且不敢使出十成功力,后来却被赵越逼到节节败退,心里不免诧异,也不敢再有任何马虎之意,打起精神全力应战。

    赵越却没有要收手的意思,他最开始所练的功夫原本就出自孔雀门,对其招式变幻的规律自然极其熟悉,几百招之后,已然将周慕白逼至角落。

    “好快。”木青山称赞。

    尚云泽敲敲他的脑袋:“我练功之时,怎么不见你如此目不转睛?”

    “你练的功夫不好看。”木青山认真道。

    尚堡主胸闷,杂耍班子倒是好看,下回给你请一个。

    两人说话间,赵越与周慕白已经结束了比试,各自合剑回鞘。周慕白抱拳道:“大当家这套功夫果真厉害,在下佩服。”

    “三少爷承让。”赵越道,“我自幼便研习孔雀门剑法,这场比试对我而言,算是占便宜。”

    “即便是占便宜,这世间能占到慕白便宜的人也不多。”紫花婶婶笑着上前,“武功被废了一回还能有如此修为,当真是不容易,如此看来,倒是很快便能去贝沙湾了。”

    “何时启程?”赵越问。

    “三日之后,恰好有商船。”尚云泽道,“正好一道前往看个究竟。”

    “没必要一起前往。”紫花婶婶摇头,“人多反而做事不方便,阿越与慕白前往便可,你与小木头继续留在岛上。”

    周慕白也道:“只是暗探而已,我与大当家二人便已绰绰有余,尚兄便留在岛上吧。”

    尚云泽倒也未再坚持,只是木青山反而很担心,回房还在问两人不会不会打起来。

    “自然不会。”尚云泽好笑,“又不是小孩子抢糖吃,抢不到就要打架。况且周兄不是不明白事理之人,温大人与赵大当家已经成亲这么久,他早就看清了。”

    木青山点头,心想下回若再见到大师,也要帮周三少爷求个姻缘结。

    贝沙湾四周终年迷雾缭绕,普通船只路过时避尤不及,只有楚国海军战舰能开进去。

    “何时才会有另一艘战舰?”赵越问。

    “按照惯例,五六天后该有一艘。”周慕白站在甲板上,“但船只很小,想混进去并不容易,小柳子也未必会答应。”

    “现在一切未明,先看看情况再说。”赵越道,“进船舱吧,起风了。”

    大鲲城里,温柳年正在专心给红甲狼洗澡,到了最大的一只却有些纳闷:“怎么最近又不动了。”

    “不会是有了吧?”暗卫激动围上前。

    “公的怎么有。”温柳年道:“也不知叶谷主何时才能回来,否则还能问问。”千万不要是病了啊。

    “不如我们去暗中问问西南王?”暗卫自告奋勇。

    “还是不必了。”温柳年撑着腮帮子,“最近这些天两军对垒,西南王连面都没有露。”

    暗卫难得没有领会到个中深意:“不露面又如何?

    温大人心中叹气,不露面的话,连在不在城中都说不准啊。

    “在发什么呆?”另一头,沈千枫在叶瑾面前挥挥手,“饭菜要凉了。”

    “嗯?”叶瑾回神。

    “我说你饭菜要凉了。”沈千枫好笑,“在想什么,这么出神?”

    “你有没有觉得饿,最近哪里似乎不太对?”叶瑾问。

    沈千枫疑惑:“哪里不太对?”

    “说不准,但就是有些别扭。”叶瑾索性放下碗筷。

    沈千枫摇头,让厨房将饭菜重新热了一会,拌在一起喂他吃:“会不会是没休息好?”

    “你不明白。”叶瑾将嘴里的东西咽下去,“不吃了,我上楼看看。”

    “皇上应当在歇息。”沈千枫提醒。

    “那我去后院逛逛,不然总觉得心里没底。”叶瑾站起来。

    沈千枫只好跟上。

    这处驿馆不算大,后院就更小,叶瑾在院里晃了几圈,突然就发觉一边窗台上,似乎有个脚印。

    “有刺客暗探?”沈千枫皱眉,“但按照皇上的功夫,应该很容易就会觉察到才对。”

    话音刚落,段白月便从上头跳了下来。

    于是叶谷主生平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五雷轰顶。

    “咳咳。”西南王摸摸下巴,“二位,这么巧。”

    楚渊在上头看到,也有些目瞪口呆。

    为何偏偏……会发生这种事。

    半盏茶的工夫后,叶瑾坐在椅子上,面色严肃看着他哥。

    院子里头,段白月问沈千枫:“沈盟主可有什么办法,能让谷主忘了这回事?”

    沈千枫摇头。

    “小瑾。”许久之后,楚渊先开口。

    叶瑾深吸一口气,还是很需要冷静!

    “罢罢罢!”段白月在下头等得心焦,索性大步上楼,原本准备了一肚子话要说,结果刚推门便被叶瑾怒视一眼:“出去,否则以后休想再从我这里拿生发药!”

    楚渊闻言吃惊看过来,真秃啊。

    西南王瞠目结舌,脑袋嗡嗡直响。

    这他娘的才叫百口莫辩啊……

    西南王心情有些复杂,因为若是回一句“我没秃”,无论怎么想都有些奇葩。但若就此莫不吭声,岂非坐实了自己的确是个秃顶?

    不过还没等他想出对策,便已经被沈千枫拉出了房间,并且随手关上门。

    “继续说。”叶瑾丝毫未□□扰。

    “西南王是来找朕商议战事。”楚渊放下手中茶杯。

    “商议战事需要爬窗?”叶瑾明显不信。

    楚渊道:“方便。”

    叶瑾挪着椅子坐到他跟前,眼神极为严肃。

    楚渊不自觉往后退了退。

    叶瑾提醒:“秃头。”

    段白月在门外扶额。

    沈千枫同情拍拍他的肩膀。

    楚渊纠结:“那又如何?”

    简直太如何了啊!叶瑾孜孜不倦:“说不定还不举,以后要离远些。”

    段白月:“……”

    “莫要闹。”楚渊头直疼,“西南王当真是来议政,明天便要折返军营了。”

    “议出了什么结果?”叶瑾问。

    楚渊道:“假意答应与楚恒联手,然后与朕里应外合,一举将其歼灭。”

    “靠得住吗?”叶瑾皱眉。

    楚渊犹豫了一下,点头。

    段白月靠在门外,微微扬了扬嘴角。

    虽说看在即将要开战的份上,叶瑾并没有把西南王阉掉!但还是特意找了个秃顶大叔,付银子请他在街上来回走了七八趟。

    楚渊站在窗边,心情很是复杂。

    叶瑾远远指给他:“你看,中间秃。”

    楚渊哭笑不得:“为何如此讨厌段白月?”

    这还用问!叶瑾恨铁不成钢,很想把人一把拍晕,仔细检查一下是不是中了蛊。

    姓段的到底有什么好!

    躲过他的目光,楚渊不自然道:“战事要紧。”

    “我自然知道。”否则早就追着淫|魔满院子打了啊!叶瑾揉揉鼻子,递给他一瓶药:“收着。”

    “是什么?”楚渊问。

    叶瑾答:“不举药。”

    楚渊:“……”

    “免得吃亏。”叶谷主很是冷静。

    楚渊原本想解释,张嘴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最后终是化为一声叹息。

    贝沙湾附近的海域,一艘船只正在缓缓行驶,上头插着楚国海军的黑龙旗,渔民看清之后都说怪不得,其余船只恨不得离这一片越远越好,哪里还有人偏偏往迷雾中开。

    “是补给船。”周慕白站在甲板上,“一共就五个人,彼此都是熟脸,只怕不好混进去。”

    “倒也未必。”赵越若有所思。

    “哦?”周慕白不解,“大当家有办法?”

    “今晚试试看吧。”赵越道,“说不定当真能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土匪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语笑阑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笑阑珊并收藏土匪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