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土匪攻略 > 第187章 贝沙湾之战(下)

第187章 贝沙湾之战(下)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187章-贝沙湾之战(下)】小柳子从来不谦虚

    “你到底是谁的人?”蔡臣又问了一回,“即便是死,也要让我死个明白。”

    “你没资格死个明白。”赵越语调冰冷。

    “要如何才能放过我?”蔡臣逐渐后退。

    “坑害了那么多无辜孩童,死一万次亦不足惜。”赵越握紧霁月刀柄,“你无路可逃。”

    “楚承跑了,我能帮你诱他出面。”听他这么说,蔡臣已猜到他或许是朝廷的人,于是声音愈发大了几分,“皇上定然也想将他擒获,我只求能免于一死。”说话间,蔡臣不动声色又往后退了一步,突然整个人都向右扑去,重重按下了礁石后的机关。

    数百支箭羽从松软的沙地中骤然射出,交织成密不透风的网。赵越挺身跃至半空,手中刀锋在夜色中寒光闪耀,铁器碰撞声不绝于耳,须臾之间,箭锋已然被齐刷刷削断,七零八落掉到了沙滩上。

    “好快的身手。”影卫跟着周慕白刚刚赶来,看到后也有些吃惊。赵越的刀法不算精妙,起承转合间甚至看上去有些粗糙鲁莽,但却是超乎寻常的快,如同闪电疾风一般,让对手全然没有反应的机会,只有仓皇应对,从而漏洞百出。

    蔡臣转身跃入海中,赵越踩过礁石也冲向海面,周慕白余光瞥见海中似有不对,于是大声道:“小心!”

    机关被触动后,万枚银针从海底弹射而出。赵越嘴角一扬,非但没有躲开,反而俯冲而下将蔡臣拎出水面,随手挡在自己左侧做人肉盾牌,右手霁月刀只斜斜一扫,便将所有银针都打落海中。

    针尖带着剧毒,蔡臣扭曲得五官几乎变形,在沙滩上痛苦打滚。

    “没事吧。”周慕白匆匆跑过来。

    “没事。”赵越道,“将他先带回去吧,若是死了也是罪有应得,若没死,便留给皇上审问。”

    “是!。”影卫将他拖起来,暂时带去了岛上监牢。

    天亮之际,五百叛军死伤无数,已然斗志全消。三名暗卫驾船出海前去报信,其余人则是留在岛上收拾残局。鲛人中有神志尚未迷失的,虽说嗓子已经说不出话,却也喜欢连比划带写字,与影卫一道聊天。赵越命人在沙滩上搭建了些软椅,每日都让他们晒些太阳,也好能舒服一些——没有了蛊药作用,先前在骨头里种下的湿寒之气便逐渐显现出来,经常会疼得彻夜睡不着。

    蔡臣所中之毒也不知是何物,虽说不至于丧命,却是日日疼痛难忍,几日便骨瘦嶙峋,手脚关节也变形肿大,算是自食其果。

    半个月后,一艘大船趁着夜色,悄无声息驶入了贝沙湾。温柳年第一个下船,赵越意外,笑着将他抱住:“你怎么也来了。”

    “自然要来。”温柳年道,“没受伤吧?”

    “没有。”清晨有些风凉,赵越解下外袍披在了他身上,“先回去歇着。”

    “嗯。”温柳年拉着他的手,笑眯眯。

    “咳!”叶谷主在旁边咳嗽,以彰显存在感。

    周慕白忍笑。

    “那些小孩呢?”叶瑾问。

    “都在主宅里,我带谷主前去看。”周慕白道,“年岁小的中蛊都不算深,年岁大的怕是有些严重。”

    日月山庄暗卫从船上扛下来三四十个大药箱,马不停蹄搭建了一个药房。楚军的军医也跟过来不少,按照叶瑾的叮嘱替小孩的腿打上夹板,也好能早些正回来,一忙便是整整十来天。

    温柳年将岛上所有信函书册都翻了个遍,连张破破烂烂的带字的纸头也不放过,打发赵越硬从地缝里抠了出来,看完之后道:“哦,点心铺子的号印。”

    赵越伸手帮他揉揉眼睛:“再看下去,真该变成书呆子了。”

    “早些看完,才能早些将这里的情况上报皇上。”温柳年道,“蔡臣与倭国海寇勾结已久,按照双方来往信函看,估摸再有半个月,对方便会派人前来商谈。”

    “现在贝沙湾军备已就绪,对方来也是自投罗网。”赵越道,“不必担心。”

    “就算是自投罗网,双方总还是要打一场仗的。”温柳年道,“不划算。”

    “那要如何才能划算?”赵越问。

    “说了要亲一下。”温大人讲条件——先前在云岚城的时候,秦宫主教的。

    赵越失笑,低头亲了他一下:“你不说我也能亲。”

    温大人挠挠脸蛋,从桌上那起一张纸:“这是贝沙湾现在的*阵图。”

    “然后呢?”赵越问。

    “倭国海寇有蔡臣派去的人带路,定然能顺利闯过迷雾阵。”温柳年道,“我想改个阵法,将他们干脆困在里头,省得还要打一仗。”

    赵越先是微微吃惊,然后又笑着摇头:“你到底还会多少事,是我所不知道的。”

    “我看的书多。”温大人非常谦虚,“而且对阵法之事也不大熟悉,只能赶鸭子上架试一试。”

    “大人还能破解阵法?”叶瑾听到后也极为意外。

    “是吗?”周慕白亦是迷茫,小时候也没听过啊。

    “长大后看了两本书,于是有了些研究。破解迷雾阵做不到,但若是知道了阵门与阵法,想要从中破坏修改,还是可以试一试的。”温柳年连连道,“半桶水,半桶水。”

    叶瑾道:“若此举当真可行,那我大楚将士又可免于一战,大人当真是劳苦功高。”

    “也不一定就能成,只能尽力。”温柳年还在拼命摆手。

    周慕白在旁边摸摸下巴,心说这是转性了还是怎么着,平时都是一夸就一脸自豪应承,现在居然还学会了谦虚行事。

    此后十天里,温柳年一直闭门守在书房中,连饭都顾不上吃,日日研究迷雾八卦阵,将先前数十年的风向变化都看了个遍,连睡到半夜都会猛然坐起来,嘴里念念有词掀开被子往床下跑。

    赵越头疼,将人揪住压回床上。

    “微风无起,波澜不惊。”温柳年严肃看他。

    赵越低头,直接亲了下去。

    温大人:“……”

    然后下一刻,床帐便被放了下来。

    守卫巡逻经过,纷纷加快脚步,堪称凌波微步。

    我们什么都没听到。

    第二日一大早,温柳年扶着酸疼的小腰,继续去了书房。

    “怕是不行吧。”周慕白担忧,“怎么跟走火入魔似的。”

    “我去看看。”叶瑾撸起袖子想往里冲,温柳年却自己跑了出来,“成了成了!”

    “慢着些。”赵越哭笑不得,将人一把拎住。

    “阵法成了?”叶瑾问,其余人也围上来。

    “是啊是啊。”温柳年点头。

    “太好了。”海军统帅大喜,“我这就去派人排兵布阵。“

    “布完阵法后,务必要在夜间起风前回来。”温柳年叮嘱,“否则会出乱子。”

    “大人放心,定然在半天之内完成。”统帅将阵法卷一卷揣进怀中,转身大步出了院子。

    “一定要在起风前回来啊!”温柳年揣着袖子还在大声喊。

    “若起了风会怎样?”周慕白好奇问。

    “不知道啊。”温柳年摇头。

    周慕白:“……”

    不知道?!

    “都说了,我对五行八卦略微生疏。”温柳年打了个呵欠,“有饭吃吗?”

    “厨房一直在热着,也不敢打扰你。”赵越带着他往饭厅走,“吃完饭再好好睡一觉。”

    温柳年不想自己走,趴在他背上嘿嘿笑。

    统帅亲自带人在贝沙湾内布下阵法,赶在起风前回了岛上,恰好遇到沈千枫——他前些日子去替楚渊办事,所以晚了几日才赶来。

    “这是什么?”沈千枫接过阵法图。

    “是温大人新布出的*阵。”统帅将事情大致与他说了一遍,又道,“现在除了南港留有一条出路,用来运送补给之外,其余海域已经换了新的阵门。”

    “有名字吗?”沈千枫皱眉,“怎么看上去如此杂乱。”

    “盟主,末将也不懂这些。”统帅挠挠头发,“但皇上有旨,一切依照温大人的吩咐行事。”

    海面呼啸刮起狂风,吹动茫茫白雾。沈千枫转身看了一眼,心里还是有些疑虑,于是等到第二天的时候,一大清早便去问究竟。

    “沈盟主觉得阵法有些乱?”温柳年小心翼翼试探。

    沈千枫点头。

    “那大概就真的有些乱了。”温柳年挠挠脸,“先前就说过,我对八卦不甚了解,见笑见笑。”

    沈千枫:“……”

    “大人!”外头的探子来报,“一艘从东面来的大船今晚便会靠近贝沙湾,对外宣称是前往大楚做银器生意,先前却从未见过,上头有倭人。”

    “上头最多能有多少人?”温柳年问。

    “三百。”

    温柳年点头,吩咐兵士把守住众港口,做好作战的准备。

    “不是换了新阵法吗?”统帅不解,“对方还能闯进来?”

    “阵法虽说换了,却不知道好用与否。”温柳年解释,“还是要做两手准备才好。”

    统帅点头允诺,也不敢大意马虎,赶忙匆匆下去调兵遣将。此时岛上共有两百大楚驻军,还有沈千枫与赵越周慕白一干人等,再借着有利地形,想打赢并不算难,因此众人心中也没有太过担忧,入夜后便潜伏在港口等。

    茫茫夜色中,那艘大船果然掉转方向,偏离原本的航道进了贝沙湾,连旗帜也换成了倭国海寇的标志,好方便岛上众人前来迎接。谁料却越开越陷入重重迷雾,直到天色发亮,还未能看到陆地在何方。

    守了一夜的温柳年打着呵欠,被赵越抱回去睡觉。

    又过了两日,四周依旧悄无声息,莫说是倭国海船,就连大鱼都没一条。

    “当真有船进来?”叶瑾纳闷。

    “回谷主,千真万确啊。”暗探道,“属下还曾靠近船体试探,绝不会是蜃影。”

    “奇了怪了。”叶瑾道,“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先前我还觉得温大人所布之阵太过杂乱,现在看来倒着实精妙。”沈千枫道,“即便是海上经验丰富的海寇,居然也闯不过来。”

    “一直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万一让对方跑了,岂不百忙一趟。”叶瑾道,“可要派人前去偷袭?”

    沈千枫点头,与他一道去找温柳年。

    “在书房。”赵越伸手一指。

    “怎么又去了书房。”叶瑾不解,敲开门道,“大人在忙什么?”

    温柳年眼神无辜:“破阵。”

    叶瑾:“……”

    破阵?

    即便是大楚第一才子,也是有短板的,比如说自己布下的阵法,只要一起风,便连自己都破解不了。

    这下众人才终于相信了,温大人说的生疏,是当真很生疏。

    又过了足足十天,温柳年才终于找出了破解之法,待到赵越带人驾船找过去时,那些海寇早已饥渴交加七晕八素,莫说是打仗,连拿刀的力气都没有。

    楚军不费一兵一卒,便又大获全胜了一回,众将士欢呼将温柳年抱起来,一同往天上扔,险些闪了腰。

    楚渊派了大船过来,将那批小鲛人街回了大鲲城,百姓听闻之后皆是骇然,恨不得将恶人千刀万剐才解恨,城门下立了楚家父子的下跪泥像,来往之人皆不忘狠狠啐一口出气。当初的挖眼厉鬼案也大白于天下,荒废多年的学堂重新被翻新建起,朗朗书声伴着悠扬渔歌,被朝阳染上无边希望颜色。

    贝沙湾周围的*阵被全部撤去,岛上魔窟亦悉数推平,工匠忙得热火朝天,崭新的房屋渔场已初见雏形,楚国海军日日在海上巡逻,船队一眼连绵无边际。周围海盗受到震慑,有不少都主动投案自首,只求能免于一死。东海最大的渔期如约而至,撒网时溅起的漫天水光,犹如下了一场金灿灿的珍珠雨。

    温柳年蹲在小摊前,认真看老板往烤鱼上刷辣酱。

    “大人可不能吃啊。”老板吓一跳,“皇上下了旨,大人最近要吃清淡。”

    “嗯。”温大人心塞塞。

    “贝沙湾之乱已平,皇上打算何时进攻白雾岛?”沈千枫问。

    “十日之后,千帆便能调兵遣将完毕,朕与温爱卿先前商议……温爱卿呢?”楚渊纳闷,扭头四处找。

    “回皇上。”四喜公公道,“又去了烤鱼摊子,大当家已经去找了。”

    ……

    这是个什么毛病啊。

    楚皇很是头疼。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土匪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语笑阑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笑阑珊并收藏土匪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