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土匪攻略 > 第196章 【番外二】

第196章 【番外二】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备注:【番外一】在第100章

    【尚云泽x木青山】赛诗会记——我们真的什么都没做啊!

    正午烈日炎炎,将院中的树木也晒得无精打采。木青山从账房走出来,使劲伸了个懒腰,觉得有点头晕。

    “公子。”下人及时端过来一碗药,“能开胃清暑,堡主特意叮嘱要喝完。”

    看着那碗褐色的药汁,木青山皱眉,深呼吸了好几回,终于心一横喝了下去。

    又酸又苦。

    “堡主在前厅与刘镖头谈事。”下人又道,“公子还是回屋歇着吧,今天外头太闷热,估摸着过阵子会下雷雨。”

    木青山整个人都昏昏欲睡,想回卧房又惦记着先前尚云泽说过有事要与自己商议,便索性也去了前厅,想看看到底在与刘镖头聊什么,居然能聊这么久——先前也没听过这号人啊。

    腾云堡的宅子很大,从账房到前厅要走挺远一段路。道边蹲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看模样像是练武之人,正无聊在地上画圈圈,顺便看蚂蚁搬家。

    “你不是堡内的弟子吧?”木青山见他眼生,于是忍不住多问了一句。

    “我是随刘镖头一起来的,他在与尚堡主议事。”少年丢掉手里的棍子,“我没事情做,便出来透透气。”

    “怪不得。”木青山也蹲在他身边,“武林之中又出了什么事吗?”

    “这倒不是,不过我家镖局过阵子要走一趟镖,会路过烟云山,那地界颇有些不便细说的弯弯绕,所以想请尚堡主代为关照。”少年回答。

    “这样啊。”木青山恍然,“烟云山里也有土匪吗?”

    “不是土匪,不过也比土匪好不到哪里去。”提及这个话题,少年顿时一脸神秘,用胳膊拱拱他,“你是腾云堡的人,先前没听人说起过?”

    “听说过什么?”木青山不解。

    “尚堡主与顾三妹的事啊。”少年道,“江湖中人人都知道。”

    “顾三妹是谁?”小木头警觉。

    “看你的样子,大概也是刚加入腾云堡没多久。”少年只当他是新弟子,于是继续压低声音眉飞色舞,“顾三妹是烟云山顾家寨的寨主,和尚堡主很有些渊源。”

    “什么渊源?”木青山继续问。

    “还能是什么渊源。”少年嘿嘿笑,“顾三妹性格古怪得很,这趟镖又是受王万福老爷所托,若是没有尚堡主从中周旋,只怕我家镖车连烟云山都进不了。”

    王万福老爷又是谁?木青山更晕。

    烟云山距离腾云堡不远也不近,快马加鞭约莫要走十来天。山里有座山寨,名叫顾家寨,寨主便是顾三妹。眉眼秀美娇俏,身形又小,走起路来却虎虎生风,两把大刀挥舞起来,方圆数里的人都要抱头躲——所以一直便没人敢上门提亲。

    而就是这个泼辣刁蛮的顾三妹,却偏偏对尚云泽很有几分情愫,几年前甚至还想过要来腾云堡抢亲,消息传出去,江湖上顿时哗然一片,尚云泽当时恰好在蜀中办事,听到后也觉得全身一凉。

    “尚兄真是艳福不浅。”秦少宇拍拍他的肩膀,“既是好事将近,追影宫就不留客了,快些回去准备吧。”

    尚云泽:“……”

    当然,顾三妹也只是脑门发热一说,远还没彪悍到直接上门抢人。但不管怎么样,经由这么一闹,全武林都知道了这一茬,议论了整整半年才消停。当时尚云泽尚未成亲,所以百姓便也跟着编了许多故事,听上去两人还挺般配。

    至于那位王万福老爷,则是由于不长眼,在一次武林大会时调戏过顾三妹,最后不仅被揍成了猪头,两家还结下了一个大梁子。他平日里为人极为吝啬,此次若不是因为这批货物极为重要,也不会舍得找刘镖头。

    等木青山好不容易弄清个中缘由时,天色已经开始发暗,黑云滚滚,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往下砸,少年赶忙捂着脑袋往前厅跑,木青山却没有跟过去,一个人转身回了后院,一边走一边想,顾三妹啊……

    “公子怎么也不带一把伞。”管家看到他淋雨回来,顿时被吓了一跳,赶紧招呼人去烧了热水给他沐浴,省得又着凉。

    “我没……阿嚏!”话没说完便接二连三打了好几个喷嚏,木青山自知理亏,乖乖回去洗澡。

    厨子煎炒烹炸,说是堡主要留刘镖头吃饭。木青山待在卧房里,大口愤愤吃白粥。

    居然还要请吃饭!

    “当真不行吗?”刘镖头不甘心。

    “这回真不是小弟不帮,而是着实帮不了。”尚云泽替他斟了一杯酒,“这些乡野传闻百姓说说也就罢了,怎么刘兄也跟着一起瞎凑热闹。莫说我现在已有家室,即便是没有,顾寨主也未必就会听我的。”

    “哪怕只是写一封书信呢?”刘镖头目光殷殷。

    “远通镖局与顾家寨素无纠葛,顾寨主又岂会黑白不分,把与王万福的仇怨强加到刘镖头身上。”尚云泽道,“那与魔教还有何区别。”

    传闻里的顾三妹,与魔教妖女之间的差距也并不是很大啊!刘镖头眼含热泪,很懊恼自己为何没有生得像尚云泽这般俊美,那样的话,说话办事应该也会方便许多!

    好不容易将人送走,尚云泽方才松了口气,去账房接木青山回卧房歇息。

    “回堡主,公子下午就回去了。”帐房内空空荡荡,只有一个小厮在打扫。

    今天怎么这么听话,尚云泽心里意外,结果回房途中又遇到管家,说是公子晚上吃了粥,还吃了鸡腿排骨蒸鱼和牛肉丝,顿时更加受惊,昨天中暑才刚好,还当又会没胃口不肯好好吃饭。

    卧房里头,木青山正抱着被子打呵欠,听到有人进来后,迅速闭眼睛!

    尚云泽走到床边,小心翼翼将被子拉下来一些,又伸手试了试他的额头温度,确定已经不再发热,方才放心出去沐浴洗漱,而后便揭开被子上了床。

    烛火被熄灭,四周安静一片,连蝉鸣声都没有。

    良久之后,木青山慢慢挪了挪,捏捏他的手指。

    尚云泽轻笑,扭头看他。

    木青山在黑暗中脸一红,笑什么!

    “又怎么了?”尚云泽将他抱到怀中。

    “没什么。”木青山低声嘀咕。

    “分明就是有心事。”尚云泽捏起他的下巴,“还是说想做坏事?”

    “才不想。”木青山拍掉他的手,“顾三妹是谁?!”

    尚云泽:“……”

    “快点说。”木青山催促。

    “谁告诉你的?”尚云泽头疼。

    “这你不要管。”木青山坐起来,“快说!”

    “几年前的事情,若非今日刘镖头提起,我早就忘了。”尚云泽道,“顾三妹先前的确说过要抢我回去成亲,不过也只是说说而已,见面的次数两只手都能数过来,也就闹了那一阵子,后头便没了声响。”

    “好端端的,抢你做什么。”木青山扯住他的脸,心说江湖中有那么多人!

    “这不没抢吗。”尚云泽哭笑不得,“估摸是一时刁蛮任性,想明白就好了。”

    木青山扯了扯他的衣裳领子:“下不为例!”

    尚云泽举手投降。

    木青山还是拉着他的衣襟不松手。

    尚云泽在黑暗里看他。

    片刻之后。

    “干点坏事?”

    “不要!”

    “当真不要?”

    “……”

    要一点!

    尚云泽笑出声,将人拉到自己怀中。

    真是招人疼啊……

    大概是因为有一丝丝吃醋,所以这个晚上小木头也就更加认真了一点,虽说还是不得章法,不过尚堡主摸摸脖子上的小牙印,还是觉得心情甚好。

    木青山将自己裹在被子里,困兮兮打呵欠。

    “想不想出去散散心?”尚云泽用指背蹭蹭他的脸颊。

    “去哪里?”木青山问。

    “南山亭。”尚云泽道,“会有赛诗会。”

    书呆子总是会喜欢这类场合,小木头也不例外。

    “赛诗会?”

    “嗯。”尚云泽将脸凑过去,“亲一下就带你去。”

    木青山乖乖趴过去。

    果然很听话。

    三日之后,两人便启程去了南山。这场赛诗会虽说没有王城那般规模宏大,在本地却也算是大事一件,十里八乡的文人都会赶过去,倒也算是挺热闹。

    “这么多人啊。”木青山从车窗往外看。

    “可不是。”尚云泽一边剥葡萄,一边随口道,“皇上大兴科举,书呆子自然多。”

    木青山扭头看他。

    尚堡主把葡萄喂给他,从善如流道:“读书人自然多。”

    “酸。”木青山眉毛皱到一起。

    “是吗?”尚云泽将人抱到怀中,“尝一下。”

    “嗯?”木青山还没反应过来,唇上就被软软覆上一个亲吻,于是瞬间一愣。原本想要推开,但是仔细想了想,又仔细想了想,还没等想出结果,就已经被亲完了!

    “谁说酸。”尚云泽满意放开他的下巴,“分明就很甜。”

    木青山面红耳赤推开他,自己出去骑马,不理流氓!

    赛诗会吸引了不少文人才子,也吸引了不少小商小贩,街道两边从吃食到各色小玩意应有尽有,花花绿绿得人挪不开眼。客栈空房也紧俏得很,价钱往上翻了三倍不止,还是照旧日日客满,老板数银子几乎要笑掉大牙。

    尚云泽带着木青山安顿下来后,便道:“时间还早,先下去喝杯茶吧,厅里应该有不少人。”

    “我一个人下去?”木青山不解。

    “下头都是读书人,我若是出现,未免有些格格不入。”尚云泽道,“说好是来看赛诗会,自然是随你自在高兴。”否则若是自己也一道跟下去,其余书生要么不敢上前搭讪,要么围着问一些江湖中事,反而坏了本意。

    “不打紧。”木青山握住他的手,“一起下去。”

    “不想把我一个人丢在房中?”尚云泽微微弯腰和他平视。

    木青山点头:“嗯。”

    “真乖。”尚云泽笑,“无妨,暗中会有人保护你,我也正好洗把脸。”

    “那也行。”木青山拽拽他的头发,“那你休息一阵就来找我。”

    尚云泽点点头,目送他出了门。

    大厅里当真有不少读书人,木青山坐在桌边刚点了壶茶,没多久便围上来三四个书生,彼此间聊得很是投机。尚云泽在楼上远远看了一眼,就见自家小木头正听得一脸专注,眼睛亮闪闪的,于是也就放心回了房,觉得此等集会以后倒是可以多办几场。

    书生里有一人名叫梁任归,举止谦和谈吐亦是不俗,与木青山很有几分投机感。

    “就知道木兄与梁兄一定会投缘。”另一人笑道,“都算半个江湖中人。”

    “是吗?”木青山意外,“梁兄也与江湖有关系?”

    “是啊是啊。”提及此事,梁任归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快成亲了。”

    “那可真是恭喜了。”木青山笑眯眯。

    楼上客房中,尚云泽刚喝了两杯茶,下属便来禀告,说是在客栈遇到了顾三妹。

    “谁?”尚云泽手一抖。

    “的确是顾庄主。”下属道,“而且不仅如此,她一直坐在二楼暗处,看着木公子。”大半个时辰都不带动一下。

    尚云泽迅速站起来。

    廊柱后头摆了张小桌子,一个年轻女子正在自斟自饮,顺便盯着楼下动静。

    而后对面便坐了个人。

    “是你?”看清来人后,顾三妹微微皱眉,赶紧往楼下看了一眼。

    “多年不见。”尚云泽斟酌了一下用词。

    “你快点走。”顾三妹打断他,然后又抱怨,“习武之人,来这里凑什么热闹!”

    尚云泽提醒:“顾寨主也是江湖中人。”

    “那不一样。”顾三妹继续看楼下,似乎颇为紧张。

    “他是我夫人。”尚云泽继续道。

    “什么你夫人。”眼看桌边众人已经站起来,顾三妹更着急,抬手便拍开旁边一扇屋门,“你快躲进去!”

    见她举止如此反常,尚云泽心里闪过一丝不妙:“下头有危险?”

    “是啊!天大的危险。”顾三妹拉着他的胳膊便往屋里拽,“来不及了,你快些进去!”

    “你到底在盯谁?”尚云泽还在问。

    然后就听有两人异口同声道:“你们在做什么?”

    ……

    木青山与梁任归站在楼梯口,表情都很是不解。

    “咳咳!”尚云泽迅速举起双手,以表示自己什么都没做。

    “没想到会遇到尚堡主与顾寨主!”偏偏有人不识趣,笑容满面大喊出声,“我是老吴啊!”

    木青山眯起眼睛。

    尚云泽很想将老吴捆起来丢下楼。

    “你听我解释。”回到卧房后,尚堡主蹲在木青山身前。

    “嗯,你解释。”木青山很好说话。

    尚云泽张了张嘴,想了会儿,然后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木青山:“……”

    顾三妹敲门敲得震天响。

    “去开。”木青山催促。

    尚云泽心里叫苦不迭,千万莫要再出新的幺蛾子。

    门打开后,顾三妹撸起袖子叉腰站在门口,一派要打架的姿势。

    尚云泽将木青山护在身后:“有话好好说。”

    顾三妹胸口剧烈起伏,盯着两人看了许久,然后便“哇”一声哭了出来。

    尚云泽:“……”

    木青山:“……”

    小半个时辰过去,木青山又换了条干帕子给她:“姑娘别哭了。”

    顾三妹继续哽咽。

    “我们也不知道梁公子是姑娘的心上人。”木青山继续好言好语相劝,还有半句话没说,况且我们真的什么都没做啊!

    虽说曾在江湖中闹得沸沸扬扬,但顾三妹在得知尚云泽对自己无意后,便也断了念想,继续风风火火闯了几年,直到最后遇到梁任归。两人一个武功高强脾气暴躁,一个文弱斯文说话轻缓,放在一起倒也意外合适。也是因为遇到了对的人,所以顾三妹终于开始反思,自己先前是不是太过粗鲁了些,毕竟一般男子都喜欢温柔些的姑娘,书呆子应当更是如此。若是被他知道自己不仅喜欢骑马打架,还曾倒追过尚云泽,只怕迟早会被吓跑,所以一直很小心隐瞒本性。梁任归是小地方出来的读书人,也没听过多少江湖传闻,只知道她是女侠,其余倒也没细问过。

    原本以为已经藏得很好,万万没料到出来参加个赛诗会都能出事!回房之后梁任归依旧一头雾水,还没等问清楚是怎么回事,顾三妹便已经悲观无比,觉得与他在下头聊了那么久的书呆居然是尚云泽的人,还不知说了些什么,于是一边绝望一边自爆本性,将所有事都说了出来,甚至还包括三岁时扒师兄裤子。

    梁任归艰难咽咽口水,一时半会有些没反应过来。

    见他不说话,顾三妹更加凄婉,于是转身便来找尚云泽算账,哭了能有一个时辰。

    “莫哭莫哭,梁兄应当不会是这种肤浅之人。”木青山又递给她一条帕子。

    顾三妹总算是止了哭:“当真?”两个都是书呆子,说不定想事情也是一样。

    “自然。”木青山站起来,“不然我送姑娘回去。”

    “好。”顾三妹答应。

    看着他二人出门,尚云泽很不厚道有些想笑。

    此等发展,还真是从未想过。

    隔壁房里空空荡荡,在顾三妹再度心灰意冷之前,下属及时道:“梁公子是去替寨主买糖水山楂了。”

    “是吗?”顾三妹迅速换了个表情。

    “自然。”下属道,“寨主一脸杀气冲出门,梁公子不敢就这么过来找,还是小七给他出主意,说要买些东西哄寨主开心。”

    顾三妹难得不好意思。

    “姑娘家,不好太凶的。”木青山小声劝慰。

    也没有很凶啊……顾三妹心想,就刚才有点凶。

    不多时,梁任归端着一碗山楂急匆匆跑上来,木青山也便起身回了房。

    “如何?”尚云泽问。

    “梁兄是当真喜欢顾寨主。”木青山道,“我还要去吃喜宴。”

    “是吗?”尚云泽失笑。

    “是。”木青山坐在他身边,“就在下个月初八。”

    “婚期都定了啊。”尚云泽意外。

    “嗯。”木青山点头,“我定的。”

    尚云泽:“……”

    “两人都着急成亲,就让我随便找一个。”木青山道,“初八挺好。”

    尚云泽哭笑不得,这也能行。

    “走,我们去街上逛逛。”木青山将他拉起来,又道,“顾寨主还说了,以后要来腾云堡做客。”

    尚云泽道:“你决定便好。”

    隔了一会儿。

    “江湖之中还有没有谁喜欢过你?”

    “有。”

    “谁?”

    “太多,记不清。”

    ……

    哼!

    当天晚上,尚堡主躺在地上,看着房顶很是懊悔。

    早知如此,就不乱说了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土匪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语笑阑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笑阑珊并收藏土匪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