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你算计我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乘电梯到达三十二楼,刚出了电梯便看到刚刚离开的萧敬东。容颜愣了一下,随即有礼貌的打招呼。

    “夫人好!”萧敬东回礼,脸上依旧挂着狐狸一般的笑容,“boss在办公室等你!”

    “啊?”办公室?容颜又有点傻眼,“那人和这里的老板认识?”

    “呃?”这些轮到萧敬东傻眼,然而也只是傻了片刻,之后便恢复正常,脸上挂着习惯性的微笑,对着容颜,微微点了点头,“是,很熟!”

    “那刚刚有给咱们打折吗?”容颜点了点头,随即想到什么,抬头看着他认真的询问。

    “呃……”萧敬东愣了一下,boss夫人来唱歌还敢收钱,那些人是不想干了?

    “没打折吗?”容颜看着他那脸色猜测道,“不是朋友吗?好歹也打个九折什么的!”

    “有……有打折!”萧敬东连忙开口,生怕夫人对魔域的老板有啥坏印象。

    “那还好!”容颜点头,“不过,也要谢谢人家的!”

    “嗯!”萧敬东点头,然后不再说话,其他的还是交给boss比较稳妥。

    “夫人请进!”打开门,萧敬东对着容颜说道。

    容颜点了点头,方才走了进去,一进去没在先是四处扫了一眼,没找到她家男人,最后才把视线落在办公桌后面的男人身上,不是她的丈夫是谁。

    容颜颠颠的跑了过去,扫了一眼,确定办公室里没有其他人,这才伸手去拽皇甫卿。“怎么能做这个位置,被人看见了不好?”

    愣是被从办公椅上拽了起来的皇甫卿看着她,皱眉:“为什么我不能坐这个位置?”

    “人老板来了看见了不好!”容颜很是认真的说道,拽着皇甫卿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客人就坐客人的地方就好了!”

    皇甫卿扫了一眼紧闭的门,门外的萧敬东,像是感应到了那犀利的眼神一般,生生的打了个寒战。

    “你怎么也来这来了?”容颜坐在他的身边好奇的问,“你要是没事的话,和我们一起去唱歌吧!”

    “我不喜欢唱歌!”皇甫卿淡淡的道。

    “为什么?”容颜转过头奇怪的瞪着他,“唱歌减压呀!哪天你工作压力大了,心里不舒服了,或者心情很好没地方发泄,你就找个地儿唱唱歌,嗯,这里就不错啊,音效很好呢,环境也很舒适,走吧走吧,你也去体验体验!”说道这里,容颜也不坐着了,直接站起了身,拉着皇甫卿就要走。

    皇甫卿扯了扯嘴角,终是没忍心打破她的热情,被动的跟着她离开办公室。

    “这人跟你还挺像的!”办公室的门关上之后,容颜来了这么一句。

    “嗯?”

    “办公室给人的感觉啊!”容颜理所当然的说道,“我虽然没看过你的办公室,但是从你的书房可以看出来啊,这个办公室跟咱们家的书房装修的很像呢!男性化的气息太浓厚,太冷太单调,太高端大气,太迫人!”

    “这么多缺点?”皇甫卿皱眉了。他不知道家里的书房和他的办公室有这么多大的缺点呐。

    “呃……也不算缺点吧!”容颜一手挽着他的手臂,一手摸着自己光滑的下巴,想了片刻,这才开口说道:“只是太鲜明而已,男士应该就喜欢这样的!”

    “嗯!”皇甫卿点头,他确实不喜欢太过杂乱的空间,这样,无论是他的洁癖还是强迫症都受不了。

    从三十二楼到十二楼,容颜又纳闷了。

    “这里的员工好奇怪?”

    “嗯?”

    “为什么他们看见咱们就是一副见了鬼的模样呢?之前见着咱们还很恭敬的对咱们行礼打招呼呢!”容颜想到刚刚和现在完全两样的对待,疑惑更深了。没看见她家老公黑了的脸。

    她说他是鬼么?

    “好了,咱们的包厢在这里!”容颜推开门,却不见半个人,顿时纳闷了。“哎,婷婷和罗斌呢?”

    “他们不是带了手机么?你打电话问问!”皇甫卿站在偌大的包厢里,看着桌上空着的杯子,淡淡的说道。

    “你先坐,我打电话问问!”容颜对着皇甫卿说道,便拿出自己的手机给付婷打电话。

    而十六楼,按着短信找到了那个房间,进去之后却发现屋里空无一人。

    “哎,人呢?”付婷个个房间都找了一通却没有发现一个人,刚发出疑问,便看见罗斌一个不稳跌坐在床上。见此,付婷连忙跑了过去,“哎哎,罗斌,你这是怎么了?”拍了拍罗斌的脸,却发现烫的吓人,付婷立刻紧张起来,担忧的询问。

    “唔……”罗斌闷哼一声,一双眼睛已经快要烧出火来,理智的弦绷得紧紧,似乎微微一动,就能扯断。

    “哎!罗斌,你到底怎么了?你可别吓我啊?”付婷急的快要哭出来了,爬跪在床上,一手揽着罗斌的脑袋,一手使劲儿的扇着他的脸。

    罗斌的意识沉沉浮浮,心中有一把火在烧,似乎要把他给烧成灰烬一样,混沌的双眼看不清近在咫尺的人,只觉着那只小手,冰泉一样,将他快要被烧熟的脸降了温度。

    “啊!”原本担忧不已的付婷突然惊叫了一声,只因躺在床上的人不知何时已经抓住了她的手,小狗一般舔着她的指,接吻都没感受过的姑娘,何曾感受过如此孟浪的事情,惊叫一声,缩回了自己的手。

    而这一举动却引发了床上的人极力的不满,伸出手,一把将她拽了过来,生气一般,直接堵住了她的嘴,就像在沙漠行走快要渴死的旅人突然间看到了水源一样,激烈的在她的嘴里探索。

    “……唔唔……”被这一举动直接弄懵了的付婷,傻傻的看着眼前与自己零距离接触的人,这个人是她喜欢的人,可是……他的眼神混沌,想来,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亲吻的是谁,如果清醒之后,他知道他亲吻的是人她,肯定会很不舒服吧?而她又怎么舍得让他为难?想到这里,终是不再承受,抬脚用力的将那人踹到一边,气喘吁吁的滚到床的另外一边,也就在这时,装在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付婷拿起手机,一看是容颜的,连忙按了接听键。

    “喂,颜颜!”付婷平息了一下剧烈的心跳,方才将手机放在耳边。

    “唱歌呢,你们在哪儿呢?”容颜奇怪的问道。

    “啊?”付婷愣了一下,再是直肠子的付婷,也知道事情不简单了,终究还是她犯傻了,看看他们现在的处境,以及与平时完全不同的罗斌,被人设计了,这几个字直接窜到了脑海。

    “啊什么啊?人呢?”容颜问,这唱歌呢,还为他们庆祝的呢,最后两个猪脚反倒没了?

    “我在十……唔!”付婷的话还没说完,失去理智的罗斌已经又压了上来,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将她的衬衫扯破。埋头,在她胸口恣意品尝。

    “十什么呀?”容颜疑惑,语气里染了焦急,“不会出什么事情了吧?你们在哪儿呢?”

    “没事没事!”付婷顾不上罗斌,她可没忘记那丫头肚子里还有她的宝贝干儿子,可急不得,而且,自己这副模样,也不能让她看见,“我肚子突然不舒服,我让罗斌先送我回去了,我想说我实在抱歉来着!”

    “啊,严重不严重啊?我去找你!”

    “别!”付婷急的满头是汗,一手握着手机一手死死的抓住自己已经破了的衣襟,奈何,一心两用的她,终是敌不过全心全意打算拨了她衣服的罗斌,“我回去睡一觉就行了,明天我去壹号院找你!”

    “哦,那好,那你早点休息,实在受不了就让叔叔送你去医院!”容颜叮嘱。不知道自己的好朋友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好!”终于安抚了容颜,付婷挂断了电话,随手一扔,将自己的手机扔了出去,同样全心全意对付失了理智的罗斌。终究,跆拳道不是白学的,不一会儿,便将扮演色狼的罗斌压到了自己的身下,付婷骑在罗斌的身上,对着他的脸狠狠的扇了一巴掌,“给我醒醒,看清楚我是谁!”你不喜欢老娘,老娘还是要找男人的,你想这么轻易的睡了老娘,也得看老娘同意不同意。咩!

    “唔……”快要被欲火焚烧的罗斌哪里还能认出她是谁,红着一张脸,痛苦的呻吟。

    “喂,你没事吧,你等等,我现在就给你叫救护车!”付婷从他的身上爬了下来,开始去找被自己丢掉的手机,然而,刚爬下来,就被身后的人一扯,再次落入罗斌的掌控之下。

    将人压在自己的身下,罗斌低头,再次吻上付婷的殷桃小口,甜腻的带着少女特有的芳香,将解药解他身上的欲火,又想催情药,让他越发的渴望碰触身下的人。

    “唔……你给我放开,混蛋!”

    “不要!”

    “放开!你他妈知道我是谁吗你?”

    “不管!”

    “你个禽兽,你……”

    “我难受!”

    付婷所有的挣扎因为这三个字而终究,作为少女最美好的初夜,没有我爱你,没有我会待你好一辈子,没有我负责,没有……没有任何一句甜言蜜语,只有这三个字,我难受,让原本打算无论如何也不妥协的付婷停止了挣扎,明明,一脚就能将这人踹开,也只因为这三个字,而放任纵容。

    当身体因为陌生的进入而撕裂疼痛的时候,付婷也只是紧紧的闭着嘴巴,不喊痛不哭泣只默默承受。

    夜继续,激情正在上演。

    而容颜和皇甫卿,因为他们两人的离开也没了唱歌的兴致,早早的离开了魔域。

    这一夜,容颜睡的不甚安稳,总是梦魇不断,却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梦。更是在大清早的时候就醒了过来。

    “怎么了?一夜都不安宁的模样?”睡在她身侧的皇甫卿自然将她的一举一动都放在了眼底,所以,在她坐起身的时候,皇甫卿也坐了起来,皱着眉,担忧的问。

    容颜摇了摇头,“没什么?只是做了噩梦而已!”

    “一定是你胡思乱想的!”皇甫卿皱着眉头说道,“现在什么都不想,好好的再睡会儿!”

    “好!”容颜看着他,终是点了点头。重新躺回到床上,闭上眼睛,却没有一丝睡意。只是未免身旁的人担心,终是没有把眼睛睁开。

    皇甫卿看着她,自然知道,她假睡来着。“如果实在睡不着,起床跟我去散步!”

    “啊?”容颜愣了一下,转头看着放在床头柜上的闹钟,不到五点的样子,散步?

    “去不去?”

    “去!”

    于是,两个小神经就在凌晨四点五十的样子出门散步去了。

    而魔域,十六楼的某个房间,荒唐了一夜的两个人终于一前一后清醒了过来。

    罗斌揉了揉自己发痛的额角,似乎想不明白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而旁边,与自己同样裸着身子盖着被子的付婷以及床边散乱的衣服似乎已经把昨夜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他。他和付婷……

    皱着眉头,罗斌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身边的人,尤其是看到被单一角,那如梅花般鲜红的晕染,更是让他……

    “怎么办啊?我喜欢的那个男人不喜欢我!呜呜……我好难过!”

    “怕什么?弄点药和他睡一晚,他还不对你负责?”

    “可是……”

    “可是什么?听说这个房间里就是这样,跟你一样,男人不喜欢女人,那女人就是这么做的,你看,等睡醒了,直接说是男人霸王硬上弓,想不负责都不行!”

    “真的吗?”

    ……

    两个神秘兮兮的女人交谈声越来越小直至消失。

    一直没有转头看付婷的罗斌,突然间就转过了头,一脸的阴狠可怖,瞪着付婷,声音中满是不可置信的愤怒,“你算计我?”

    “……”付婷想,原来,这世界上最厉害的语气武器原来不是我不喜欢你,而是你算计我?她以为,当她听到他对她说我不喜欢你的时候,已经被疼的很凶了,没想到,这句话,比我不喜欢你还少了一个字儿的你算计我?竟然更有杀伤力。

    惨白着一张脸,付婷费力的从床上爬了起来,用单薄的被单将自己裹了起来,捡起地上完好的不完好的衣服走进了一旁的洗浴室。

    洗了澡,换好了衣服,付婷站在镜子面前,除了脖子上那些碍事的吻痕,嗯,还算精神。因着昨夜的撕扯,白色的衬衫已经不成形状,幸而,还有外套,遮住了她的窘状。深呼一口气,付婷走了出去,不看已经穿好衣服的人一眼,径自走到门边,却在开门的前一刻停了下来,“我不用你负责!以后,我们就当不认识吧!”从今而后,我付婷不认识一个叫罗斌的人,希望你罗斌也不认识一个叫付婷的人,咱们互不相识吧!说完之后,付婷在不停留,开了门,直接走了出去。

    罗斌看着开了又合上的门,脑海中似乎闪现着那人熟悉的骂声。其实,在那一句话出口之前他就后悔了,别人不知道付婷的为人,和她相处了三年之久的他又怎么会不了解,他岂能因为别人的误导而怀疑她的用心呢?然而……然而……他不爱她,他可以用任何东西补偿,唯独不能用自己的爱情。他以为自己做的很正确,然后,在听到那句‘咱们以后就当不认识吧’的时候,他突然就慌了,好似有什么突然从他的生命里流失一般。

    付婷离开魔域,刚出了魔域的大门,就遇到了一个女人,那个和自己有过一面之缘的女人——宋紫涵。

    皱着眉头,付婷绕开她,显然,现在的她没有心思应付这个闲的发疯的女人。

    只是她想让,别人却不愿意放过,宋紫涵看着付婷,嘴角挂着嘲讽的笑容,“怎么样?和心爱的人春风一度不是很开心的事情吗?怎么是这么落魄的模样呢?被睡过了人家却不负责了?哎,这种事就别放在心上了,他睡了你你也睡了她,你也算不得吃亏不是吗?”宋紫涵双臂环胸,满是讥笑的说道。

    “是你?”付婷瞪着她,声音冷冽的开口。

    “呵呵呵……是我又怎么样?你能咬我吗?”宋紫涵得意的说道,哼,敢打她,果真吃了雄心豹子胆了,不想死的话,再来打看看呀!

    “我咬你?我咬你还觉着你身上有病毒呢!”付婷冷笑一声,虽然,身体像被卡车压过了一般,但是要教训这个贱人她觉着自己还是可以的,抬起一脚直接将正在得意洋洋的宋紫涵踹倒在地,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她的身上,付婷冷笑,“我虽然不乐意咬你,却不介意揍你!”

    “啪!”一个巴掌毫不客气的落在宋紫涵的脸上,几乎是立刻,那白嫩的脸上就出现了五个手指印,反手又是一个巴掌,让她好两边对称,“你说是你又能怎么样呢?嗯?”

    “啊……你个贱人,放开!再打我就不客气了……啊!”

    付婷怎么会放开她,原本就一身的怒火无处发泄,好不容易来了一个出气筒,她要这么轻易的放过才怪呢!付婷疯了一样,使劲儿的打,完全不把宋紫涵的痛叫求饶放在心上,只不顾一切的打,怒火中烧的时候,想把她打死的心都有了。

    最后,还是魔域的保安看不下去,过来将两人拉开。

    “我告诉你,臭婆娘,以后见着我最好绕道走,否则,见一次我打一次,打叫你再也不敢出现在我面前为止!”被拉开的付婷对着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宋紫涵喊道。

    “你……我要报警,我要把你抓起来!”

    “你报警呀,我怕你呀!臭婆娘,老贱人,啊呸!”付婷气喘吁吁的大骂,完全不把宋紫涵的威胁放在眼里。

    也就在这时,警车呜呜的来了,在魔域的门口停了下来。

    “刚有人报警,说这里有一起故意伤人事件,到底怎么回事儿!”从警车里出来俩警察,走了过来,对着他们几人开口询问。

    “是她!就是她,快把她抓起来,我要告她!”躺在地上的宋紫涵终于找到救星一般,连忙对着警察说道。

    警察这才扫到被打倒在地还没爬起来的宋紫涵,其中一人连忙走过去,想要将她拉起来,奈何,为了表示自己是被打的很重,宋紫涵愣是躺在地上不起来。

    警察扫了一眼被打成猪头的宋紫涵,终是由着她继续躺着。

    “是你动手打的人?”警察看向付婷,声音淡淡的询问。

    付婷点了点头,“嗯,抓我吧!”付婷伸出自己的手,声音淡然的说道,发泄过后的她,突然便没了方向,回家?让爸爸妈妈看到她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付婷摇了摇头,她不愿意。找容颜,让她知道自己现在的窘境,让她知道自己和罗斌的事情然后为难内疚,她也不愿意。没了罗斌,容颜就是她唯一一个好朋友了,她不能,让她跟着自己一起难受。所以,去警察局,这个结果似乎很好。起码,现在她很乐意去。

    “那走吧!”最后,警察把付婷和宋紫涵全部带走了,保安见到这个情况,连忙往回跑。

    “不就女人之间打个架么?你激动个啥?”另外一个保安看到他这么匆忙连忙取笑道。

    “你知道屁,那打人的姑娘是和萧特助一起来的,肯定和萧特助有关系,我得打电话通知萧特助一声!”保安说道,若不是因为这个,他会让两个人女人在门口打架?当然,如果付婷落下风的话,他也早就出手制止了。

    “呃……那你赶紧的去通知一下!”

    “嗯,你先看一下!”

    “放心吧!”

    萧特助接到电话的时候,很明显愣了一下,随即意识到保安说的是谁,和他一起去魔域的,除了夫人就是付婷,夫人和自己boss回家了,剩下的只有一个付婷,只是付婷不是昨晚已经离开了么?怎么今儿一早又在魔域出现?

    “行了,我知道了!”萧敬东挂断了保安的电话,连忙打电话通知自己的顶头上司,付婷不是别人,是夫人最好的朋友,这件事情自然不能不管,只是要管到什么程度,就需要boss的指令了。

    “你说什么?”皇甫卿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好在厨房里做早餐,散步刚回来没多久,把容颜叫上楼梳洗,自己则进了厨房,刚煮好了粥便接到了萧敬东的电话。

    “付婷小姐和一个女人打架,现在被带到了警察局!”萧敬东说道。

    “先把人弄出来再说!”皇甫卿皱着眉头说道,“顺便查查昨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凌蓉在审判之前逃跑了,他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保护容颜的身上,倒是把她的朋友给忽略了,“给我查清楚了,有结果之后立刻给我汇报!”

    “是!”在对方吩咐完之后,萧敬东挂断了电话,便通知宁宗要他和自己一起去警察局要人。

    “行了,你们可以把人带走了!”欠了保证协议,警察对着宁宗和萧敬东开口说道。

    “谢谢!”宁宗道,随即走进办公室,对着坐在长椅上的付婷开口,“走吧!”

    “我不要!”付婷走也不抬的说道。

    “是要夫人亲自来接你?”宁宗皱了皱眉,声音冷了两分,显然,对于付婷,宁宗并不十分相识。

    听到这句话,付婷才抬起头,瞪着他,一脸委屈的模样。

    “让开让开!”见状,萧敬东连忙把宁宗拉开,自己走了过去,对着付婷,和善的开口:“随便去别的地方都行呀,不能总坐在警察局不是?”

    “……”付婷不说话,终是站起了身。

    “走吧!”萧敬东拽了宁宗一把,人家到底是孩子,那么凶干什么?

    “等等,为什么她可以走?”此时,刚敷完药的宋紫涵走了过来,一看到打了自己的人毫无损伤就要可以离开了,瞬间不服气的跳了起来,“她把我打成这个模样,难道不应该让她坐牢吗?”

    “我也可以控告你恶意诋毁我当事人在先!”宁宗上前一步,冷冷的开口。丝毫不把这个像狗一样乱叫的猪头放在眼里。

    “你……”宁宗的大名,宋紫涵还是听过的,尤其是最近几起案子,都是这人开的口,人人都说他有一张充满魔性的嘴,可以把死的说活,也可以把活得说死。宋紫涵相信,和这人打官司,她只有死路一条,可是……看着付婷那得意嚣张的脸,她就是不服气,她的一张脸都毁了,竟然……

    “我们等着接宋小姐的律师函!”宁宗冷冷的说完,便率先一步走了出去。

    萧敬东则等着付婷,让她走在自己的前面。

    “咩!”付婷冲着宋紫涵做了个鬼脸,这才抬脚离开被她视为收容所的警察局。

    “你……”

    “再会!”在宋紫涵气得跺脚的时候,最后一个的萧敬东微微点了点头,带着狐狸一般的笑容,漫不经心的走了出去。

    “回家还是去哪儿?我们送你过去!”坐上宁宗的车,萧敬东问着坐在后座的付婷。

    付婷扫了他一眼,摇头。

    “去壹号院?”好脾气的萧敬东又问。

    容颜又扫了他一眼,再次摇头。

    “那下车吧!”最后,开车的宁宗在路边把车停了下来,对着付婷淡淡的说道,“哪儿也不去,难道要在我的车上过活不成?”

    “……”付婷看着他,又想哭了。这人怎么就这么铁石心肠啊,没看出她在难过么?

    “算了,老大让咱们去查昨晚上的事情,她要没地方可去,就跟咱们一起去查吧!”萧敬东说道,到底这人是夫人的好朋友,他们总不能把人丢在路边不管不是?

    “我要去!”付婷开口道。设计陷害她,她不弄死那人才怪。

    “……”宁宗扫了她一眼,终究没有开口。发动车子,把车直接开往魔域。

    一行人直接开车到魔域,从地下停车场直接乘电梯上楼,十楼,监控室。

    “把昨天晚上的监控录像全部调出来!”对着里面的工作人员,宁宗十分冷淡的开口。

    里面的工作人员一看是她,连忙站了起来,对着他们恭敬的行礼问好。

    “不用全部!”付婷开口道,“十六楼和十二楼的监控以及一楼大厅的监控录像调出来就行了!”说实话,就算不查一下,付婷也知道肯定和那个宋紫涵脱不了关系。只是,一切都要证据而已。

    工作人员扫了付婷一眼,这才看着宁宗和萧敬东,静等二人命令。

    “就按她说的!”宁宗开口道,全部调出来却是有些花白功的意思。

    付婷扫了他一眼,冷哼,也不算无药可救。

    工作人员听到命令,立刻转过身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开始调昨晚的监控录像。

    半个小时之后,所有的事情都清楚明了,无论是被下药的饮品还是陌生的短信,甚至早上的神秘对话,均出自凌蓉的手,那个通过割腕自杀并在治疗期间逃跑的女人,在经过乔装打扮之后和她的好友一同进入了魔域。之所以那么巧合,也是容颜付婷他们运气不好,当他们在大门口汇合的时候,不巧被宋紫涵看见,这才打电话通知了在宋家养伤的凌蓉,而凌蓉,听到自己的仇人要去逍遥快活的时候,自然也不乐意的,她难过自然要有人陪着难过。

    所以,订了她们对面的包厢,原本,是打算让容颜三人来个乱交的然后她们负责引人围观就成了,可是却在门口听到了罗斌和容颜的对话,得知付婷那个小贱人喜欢罗斌,凌蓉这才改变了计划,让他们陷入丑闻被他人唾弃有的是机会,而现在,她最想做的就是替自己的好朋友报仇,不是喜欢一个人吗?她偏偏要让她得不到那个人的喜欢。

    “傻!”差不多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宁宗扫了一眼坐在自己身边的付婷,只冷冷的说了这一个字儿。

    原本就没多少血色的付婷听到他这个评断之后,小脸变得更加的惨白。她也只是自己傻,傻到牺牲自己也不愿心上人难受痛苦,只是到最后,得到的不是感激和珍惜而是愤怒与憎恨。虽然她一开始就并没有想要得到什么。

    萧敬东揍了宁宗一拳,到底只是一个小丫头,能懂多少事儿,能用大人的标准来审视她么?

    “不说永远也不会懂!”宁宗冷冷的说道,“女孩子永远也别把心放在不爱自己的人身上!”

    “行了吧你!你是我什么人呀我做什么事情要你管吗?”付婷愤怒的站起身,只是刚起身,便眼前一黑,整个人向后倒去。

    还是宁宗,眼疾手快,伸手,拦腰将她搂进自己的怀里。

    “怎么办?让你说话那么狠?人家是小姑娘,心情不好你就不能让点吗?”萧敬东看着晕倒的付婷,对着宁宗开口斥道。

    “只有伤的深才能记得清!”宁宗一点也不知道悔改,然后抱着付婷转身坦然的离去。

    “你抱她去哪儿啊!”萧敬东愣了一下,连忙追了上去。

    “送医院,你通知boss和夫人!”宁宗冷冷的道。

    “我陪你一起去,路上给boss打电话!”萧敬东跟在他的身后淡淡的说道。

    “你现在不废话的话也可以打!”宁宗扫了他一眼,甚是鄙夷的说道。

    “……你越来越不可爱了!”虽然这么说,萧敬东还是拿出了手中的通讯器,联系皇甫卿。

    本来付婷去警察局的事情皇甫卿是不打算告诉容颜的,但是听到萧敬东的报告之后,还是决定把事情告诉她。

    容颜听到所有事情之后直接懵了,尤其在知道这一切都是凌蓉在背后搞的鬼之后,更是愧疚难当,终归,她的担忧还是成了真,付婷,她这一生最好的朋友还是因为她被别人伤害了。

    “你先别急,我先带你去医院看看!”皇甫卿对着容颜说道。

    “对,先去医院!”容颜抓住皇甫卿的手,整个人有点慌不择路的感觉。也幸而,有皇甫卿在身边,驱车直接将她送到医院,至于凌蓉,他已经通知了皇甫青禾,如果这次在让人逃跑了,他也就不需要警察局出手了。

    容颜赶到医院的时候,付婷的检查已经做完了,现在正躺在病床上挂水。容颜先是向宁宗和萧敬东道了谢,这才匆忙进了病房。看着脸色苍白的人儿,容颜心疼的眼泪直掉,同时把罗斌也给骂个半死,婷婷是怎么样的人难道他还不知道吗?怎么可以认为婷婷是那样的人?

    “唔……”床上的呻吟一声,终是慢慢睁开了眼睛。看到床边的人,付婷有片刻的失神。“颜颜?”

    “傻丫头!”容颜骂她,“你出了事儿怎么可以不告诉我?”

    “我……”付婷苦涩的笑了笑,“也不算出事呐!”终归是她自愿的呐,而且不过就是一张膜,难道没了那张膜她就不叫付婷了吗?

    “对不起!”低着头,容颜小声的说道。

    “呐,这就是我不愿意告诉你的原因!”声音微微沙哑,付婷空着的那只手摸了摸容颜的头,“中了别人的计是我笨,可我不愿意你把所有的原因都归咎在自己的身上!”

    “我……”容颜张着嘴,一时之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还冲动揍了人,说不定那人把你也给记恨上了,如果按你的说法我是不是也要和你说对不起?”付婷轻笑着说道。

    “不要!”容颜使劲儿的摇头,她怎么会怕付婷给自己惹麻烦呢?

    “那不就是了!”付婷轻笑,转过头看着白色的天花板,“把恶人绳之于法,然后这件事情就翻篇吧!”

    “凌蓉的事情就交给皇甫卿!”容颜说道,在到医院门口的时候,皇甫卿已经告诉她凌蓉在市中心的一座公寓里被逮捕。原本几乎没罪的凌蓉,因着她越来越作,现在已经是重罪缠身,买凶杀人,逃狱,下药伤人,这些加在一起,不判个终生监禁才怪。“你和罗斌的事情……”

    “我们没有事情!”付婷摇了摇头,声音平淡的说道,如果之前,他对自己说‘我不喜欢你’的时候,她的心还没死,今天早上他说‘你设计我’的时候她已经心如死灰了。“我们之间没有发生任何事情,只是巧合的在魔域做了同一件事情,他嫖了个女人,而我嫖了个男人,就这样简单!”

    “他肯定不是真的这么想的,只是意外然后……”说道一半,容颜也闭了嘴,再解释能如何呢?让付婷不怪罗斌,让罗斌对付婷负责?可是不爱付婷的罗斌是配不上爱着罗斌的付婷的。“婷婷,我们以后找更好的人!”

    “嗯!”付婷欢喜,“以后,我会遇到更好的人!”

    “一定会的!”容颜握着付婷的手用力的说道。

    病房内,一片安静,却没有尴尬,只剩下淡淡的温暖,慢慢将付婷的伤口包裹。付婷想,终有一天,她的伤口会愈合,连一丝疤痕都不会留下。“颜颜,我想离开了!”

    “嗯?”容颜惊了一把,瞬间抬头,错愕的看着付婷,“你打算去哪儿!”

    “随便啊,出国留学还是出去旅行,我想离开这里一段时间!”付婷淡淡的说道,“受了伤的人不都要出去散散心吗?我也出去散散心!”

    “出去多久?”容颜问,“叔叔阿姨他们会同意吗?”

    “我不想让他们担心!”付婷歪过头来,看着容颜,“所以,又要麻烦你了。帮我想一个好一点理由让我爸妈同意我离开帝京!”

    “你等等!”容颜立刻站起身,匆忙的跑了出去。

    付婷看着,嘴角漾起了甜腻的笑容,有朋如此夫复何求呀!不问缘由不讲条件,全身心的向着你这边。

    不到五分钟,容颜又跑了回来,坐在付婷的床边,脸上挂着高兴的笑容,“那人说这个交给他安排!”容颜想,这样好,那人安排的,她可以随时知道付婷的动向,知道她在外面过的好不好。

    “呵呵呵……我就知道你有办法!不,是我男神有办法!”付婷说着,脸上挂着欢喜的笑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花间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间妖并收藏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