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 安心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容颜循着声音看过去,一张小脸瞬间涨的通红。“哈……哈喽!”容颜伸出手,甚是尴尬的开口。

    “夫人好!”一行十二个人认认真真的给容颜弯腰行礼。

    “呵呵……你们好!”容颜干笑着,眼睛不敢看向落地窗外的风景。

    “过来!”皇甫卿扫了她一眼,声音淡淡的说道。

    “……”容颜摇了摇头,一双脚死死的定在门边,双手还紧紧的抱着门。那架势是死活也不会进屋的模样。

    “过来!”皇甫卿皱了眉头,显然对她这么明显的排斥自己很不悦,明明之前还好好来着,现在怎么……显然,皇甫三少误会了容姑娘,容姑娘不是排斥他,只是排斥这种居高临下的感觉而已。虽然多数人都向往一览众山小的俯视天下之感,但是对容姑娘而言,却是避之不及的。

    所以,在听到皇甫卿叫第二遍的时候,容颜虽然很为难,但是终究还是摇了摇头。站在门边,她都腿软呼吸不稳,如果走到他那边,容颜想,她会直接晕过去的。当然如果那一大面不是落地窗而是墙壁的话,她还能暗示自己,可是……这透明的还居高临下的,会让她有一种大厦随时会倾倒坍塌的恐惧之感。

    皇甫卿不知道容颜还有这个特质,自然也想不到一个落地窗就能把她吓成这个模样,便是萧敬东以及智囊团的十二名精英也同样的觉着疑惑。

    “和付家的人没谈好?还是又有谁惹你生气了?”皇甫卿皱着眉头声音低沉的询问。

    容颜愣了一下,显然不明白这人为什么这人会有这样的想法,“没这回事啊!”今天啥不好的事情都没有发生。

    “……”皇甫卿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过来!”

    “我……”

    “不要让我说第四遍!”皇甫卿开口,打断容颜想要借助的任何借口。当然,如果她不过来,他也不介意亲自把她给抓过来。

    容颜扫了他一眼,又扫了窗外渺小的世界一眼,小心肝颤了颤,终究,没敢让这人亲自动手,一步一步,像蜗牛一样,慢慢的向背对着落地窗的皇甫卿走去,那小心翼翼的模样,像走地雷阵一般。

    皇甫卿的眉头紧皱,而他的特助和智囊团,全都好笑的看着他们的夫人。

    “你先忙吧,我等你下班!”容颜歪着头,不让自己看外面。心里却在猜,他把办公桌背对着落地窗,是不是也因为害怕,却因为不好意思承认所以才做了这样的设计却鸵鸟一般的背对着外面辽阔的视野?

    “你今天对我有意见?”看着歪着头不看自己的人,皇甫卿声音低沉的问。

    “没有!”容颜反应很快的摇头,当然,看的还是门口而非背对着落地窗的皇甫卿,实在是如果要看着皇甫卿说话,不可避免就会瞧见外面空空的世界。

    “夫人你坐!”还是萧敬东,实在看不下去,将一把椅子送到容颜的身后,甚是友好的说道。

    “谢谢!”容颜对着萧敬东道谢,然后默默的把椅子转了一圈,面向门口,这才慢吞吞的坐了下去。

    这下,聪明的人多多少少都能猜到事情的大概了。

    皇甫卿瞥了她一眼,这才扫了萧敬东一眼。

    萧敬东领命,立刻走到门边,在墙上一个方形的凸起停下,那里,有着几个按钮,萧敬东选了其中一个按下,然后便听到一阵声响,容颜循着声音看去,便看着一副巨大的画布缓缓的落下,将落地窗外的世界一点一点隔绝。

    咔的一声,整幅画落定,除了几个融合与画的采光点之外,再也看不到外面的世界。一整片的红色枫树林,热烈妖娆。

    容颜瞧了一眼皇甫卿,又瞧了一眼枫树林,嘴角慢慢的露出点点笑意,虽然,知道自己在九十几楼,虽然心中多多少少依旧有些不安,然而,现在,却比刚刚好了很多,至少如果她不刻意去想,没有人或事物会告诉她呆的地方有多高。

    “再等我一个半小时!”皇甫卿看她的神经终于不再那么紧绷,嘴角也不由得露出微微的笑意,拿起一份文件,皇甫卿淡淡的说道。

    “嗯,我没事,你忙吧!”容颜说道,然后又看向那十三个人,“你们也不用管我,该忙什么就忙什么!”

    “是!”十二个人又坐了回去,忙着各自的事情,而萧敬东,则去端茶倒水,又去拿了几本杂志送到容颜的面前,“夫人有什么需要请尽管吩咐!”

    “谢谢!”容颜对着萧敬东道谢,手里握着暖暖的玻璃杯,坐在皇甫卿的对面,惬意的翻看着萧敬东送过来的杂志。

    “对了,你知道婷婷怎么样了吗?”看了几页,容颜突然想起来今天的任务,连忙把杂志合上,抬头就问,问完了才发现这人正在认真的看文件,连忙吐了吐舌头,呃……她不是故意要打扰他来着。

    “宁宗知道的比我清楚!”皇甫卿并没有责怪她打扰自己的工作,只是翻了一页文件,淡淡的开口。

    “那我现在可以去找他问吗?”容颜见他没有责怪自己,连忙得寸进尺又问了一句。

    “可以,他这两天正好要去一趟F国,你要……”皇甫卿的话还没有说完,容颜就跑了,自然,是跑向正在干活的宁宗那里。

    皇甫卿扫了她一眼,低头,继续看文件。

    容颜跑到宁宗的身旁,只是看着他正在噼里啪啦的敲着键盘,一时间不敢开口,只傻傻的站在他的身后。

    还是坐在宁宗身旁的秦醉看不下去,对着宁宗的椅子一脚踹了过去。

    “秦醉,你找死?”宁宗黑着一张脸,想要骂人的模样。

    “夫人找你有事呢!”秦醉一点也不怕他,最多,他要敢打自己,自己就跟boss告状,说宁宗竟然怠慢夫人来着。

    宁宗这才转头,发现站在自己身后一脸愧疚的容颜。“夫人!”

    “不好意思呐!”容颜小声的开口,“能打扰你几分钟吗?”

    “夫人客气!”宁宗连连摆手,将手中的活儿暂停,这才看着容颜开口询问:“不知夫人有何事?”

    “那个……我想问问婷婷的事情!”容颜扫了一眼其他因为她的问话都不在干活的人,声音越发的不安了,她是不是打扰到了很多人?

    “夫人,我们到那边说吧!”宁宗指了指工作间外的一处休息间,对着容颜说道。

    “哦!好!”容颜循着他指的方向看去,点头应道。

    “没事的,夫人,您就在这边说吧,不碍事的!”余味放下手中的医书,甚是友好的说道,倒不是客气,实在是想听听八卦来着。

    “对啊,对啊,我们也很关心夫人的,如果我们能出上力还请夫人不要客气!”

    “夫人,你是想问那个小丫头的事情吧!你放心,明天我要和宁宗去F国出差几天,正好可以去探望探望!”余味说道。

    “啊!你也要去吗?”容颜愣了一下,有些惊讶的说道。

    “是啊!”扫了一眼黑了脸的宁宗,余味说的越发的热情了,“那小丫头现在就住在宁宗在F国的宅子里,你放心,咱们一定会见到她的!”

    “啊?”容颜扫了一眼宁宗,“婷婷住在宁大哥的家里?”

    “也不算家!”宁宗瞪了一眼闲的发疯的众人一眼,这才回答容颜的问题,“只是一个临时住所而已!”

    “呃……”容颜偷偷觑了他一眼,这样冷冰冰的语气是不是其实不愿意让婷婷住呢?嗯,被皇甫卿压迫的所以不得不贡献?“那个……婷婷是好人,她不会糟蹋你家的!”

    “就是嘛!这么小气的!”看戏的不嫌事儿大的一群人连忙开口添油加醋。

    “阿宗,你这样就不好了,反正你也不常去住,让人家小姑娘住住怎么了?”

    “奏是,你看看你那脸都臭成啥样了?”

    “你要实在舍不得,当初就别死要面子跟boss说嘛!”

    “不是他说来着,是我说的!”

    “就算别人说的,你要不愿意也可以直接跟boss表明嘛!Boss是那种强人所难的人吗?”

    “对啊,你这样,不是陷boss于不仁不义之境地吗?”

    ……。

    除了宁宗黑着一张脸不说话,连带萧敬东在内的十二个人终于逮着机会,一个一个,生怕遗漏了自己一般,抢着抨击宁宗的为人。

    “闭嘴!”终于,实在忍受不了的宁宗宁大律师直接爆了,“如果不想惹上不该惹的官司,还是管好自己的嘴为好!”

    “呃……同僚一场,上法庭不好看吧!”

    “不就是闲聊两句吗,太严肃了!”

    “哎!阿宗,我真替你担心,就你这死人性子,能找到媳妇儿吗?”

    “你不说还好,你一说我才想起来,阿宗,你都蹦到三十的边缘了吧!臭味说的对,你要不改改你这不讨喜的性子,可能真要光棍一辈子了!”

    “管好你们自己就行了,一个个一身的毛还说别人像猴子!有本事带个女人来瞧瞧!”

    “我跟你可不一样,爷的女人满天下!”

    “死开!见着女人就说不出话来,还好意思说女人满天下!”

    “谁谁谁……谁见着女人说不出话来了!”

    “不承认,来,跟夫人单独打个招呼先!”

    “我……我……我……”

    容颜看着这些七嘴八舌的男人们,这楼歪的也太严重了有木有?她只是想问问婷婷的情况,顺带如果他们真的要去F国的话,她就请他们带点东西给婷婷。就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怎么就能吵得这么凶呢?

    “一个个都闲的没有活儿干了是不是?”终于,一道冷冰冰的声音传来。让谈论的热火朝天的会议室瞬间冷却。

    容颜看着宛如天降的皇甫卿,那是万分崇拜感激。

    “……”原本还闹的不行的众人,瞬间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看书的看书,敲键盘的敲键盘。

    “宁宗,你把付婷的情况和容颜说说!到隔壁休息室!”皇甫卿扫了众人一眼,这才淡淡的对着宁宗说道。

    “是!”宁宗应了一声,这才带着容颜走向另外一间休息室。

    “还请夫人别计较,那些人只是平时玩习惯了!”休息室里,宁宗对着容颜说道。

    容颜连连摆手,她喜欢阿卿身边的人能亲如一家人。又怎么会介意他们的说说笑笑。

    “我只知道婷婷去了F国,并上了大学,我以为我对朋友够好了,可是今天付爸爸付妈妈问我的时候,我才知道我了解的那么少!”容颜坐在沙发上,对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宁宗说道。“你可以和我说说婷婷的情况吗?阿卿说你知道的比他知道的多!”

    “夫人对朋友确实够好了!”宁宗开口说道,并不觉着容颜对付婷少做了什么,朋友能在你遇难的时候帮你一把,却不能帮你生活,朋友能帮你铺好路,但是生活还得你自己继续。“我之前有和那丫头通过视频电话!”宁宗淡淡的开口说道,“虽然在那里孤单了些,困难了点,但是我想她会比以往过的更加充实,所有人成功的人都是这样不是吗?经历别人没经历过的苦难磨砺,才能成就别人望尘莫及的事业!”

    “可是她只是一个女孩子!”虽然知道宁宗说的没错,至少她以前就是这样说服自己的,可是婷婷,容颜想,婷婷是不一样的,她是付家的小姐,只要按着大人铺好的路就能顺畅的过好一生。然而,虽是这样想,却不能替婷婷做决定,这是她选择的路,自己除了支持外再无他法。

    “女孩子也一样!”宁宗淡淡的说道,并不觉着女孩子就不能成就自己的事业,现在的女人其实比男人更能干,只是没有人愿意承认罢了。

    容颜点头,是啊,她不能小看婷婷,既然她曾经也有这种想法,又怎么能阻止婷婷成长呢?“那你明天几时的飞机去F国?”容颜问,想着婷婷去的匆忙,很多东西都没有准备才是,现在宁大哥要过去,她正好可以准备准备让宁大哥把婷婷需要的东西都带过去。

    “下午一点半的飞机!”宁宗说道。

    “那我现在就回去准备,明天你把东西带给婷婷好不好?”容颜看着他,甚是期待的问。

    “……好!”宁宗很想说根本就不用带,即便再国外,想要什么东西又能买不到呢?然而,看着自家夫人那可怜兮兮的眼神,终究不忍拒绝,若是让boss知道了,还不定怎么削他呢!

    “谢谢宁大哥!”容颜欢喜的道谢,然后便跑了出去,直接跑到仍旧在办公的皇甫卿旁边,语气兴奋的开口:“你慢慢忙吧,我出去买点东西!”

    “嗯?”皇甫卿抬头,扫了她一眼,等着她解释。

    “买东西啊!”容颜看着他,一脸的无辜,她要买好多东西,一个一个的说可能要说好久,那就一个都不说好了。

    “你一个人去我不放心!”皇甫卿淡淡的道,意思很明显,要不等我和你一起去,要不就别去。

    “可是……可是明天宁大哥就要走了,如果我现在不买,明天会赶不及!”容颜解释自己现在非去不可的理由。

    “那就让宁宗陪你去!”皇甫卿皱了皱眉,这几份文件是非他看不可的紧急文件,自己不能去又不能让她一个人出去,那只有让人陪着她去,反正正好付婷是他的徒弟,让他出一份力也无可厚非。

    “这个……这个不好吧!”容颜小声地说道,明天让他帮忙带东西已经很麻烦人家了,这……这还要人家陪着买东西不是更麻烦人家?

    “没事,反正他也很闲!”皇甫卿甚是无所谓的说道。

    容颜扫了那个据说很闲的人一眼,看到的和某人说的还真相差甚远。呃……皇甫卿,你确定没说错人?

    “宁宗,你陪容颜去一趟商场!”皇甫卿按了桌子上的一个红色按钮,声音淡淡的说道。

    “……”

    不一会儿,宁宗便从小工作室里走了出来,看着自家boss,宁宗的神情很哀怨。

    “去吧,反正你也没什么事情!”皇甫卿像是没接受到他那强烈的哀怨气息,依旧很淡定的说道。

    “……”这句话一说宁宗更哀怨了,要是旁人,宁宗早一拳头扔他鼻子上了,可惜对方是他的顶头上司,所以,即便对方说的话很无厘头,他还得认命一般的接受,“是!”

    “宁大哥,你真的没有事吗?”容颜看着他,小心翼翼的问,宁大哥的神情,怎么看也不是很乐意的样子啊。

    “呵呵……放心吧,我没事儿!”宁宗扯着嘴角,眼睛瞟着皇甫卿,意味深长。

    皇甫卿扫他一眼,就当没看见。你再累能有自家媳妇儿安全重要么?

    无论宁宗是什么想法,最终也只能和容颜一起去采购要带给付婷的东西。

    “那再见,我们先走了!”容颜对着皇甫卿挥了挥手,又对着其他人挥了挥手,这才和宁宗一起离开。

    皇甫卿原先是没打算出去的,然而,想到那人严重的恐高症,终究还是起身离开了座位,脚步快速的走了出去。

    “夫人,你没事吧!”刚进了电梯,宁宗与萧敬东一般,不无意外的看见了容颜变得苍白的脸。

    “我没事!”容颜摇了摇头,这才伸手按了关门键。

    就在电梯门快要闭合的前一刻,突然一只手伸了过来,原本闭合的门被打开,容颜有点傻愣愣的看着突然出现的人。

    “你不是正忙么?”良久,回了神,那人已经进了电梯,一只手自然的将她拥进自己的怀来,容颜埋在他的怀里,头也不抬的开口询问。

    “送你下去!”皇甫卿淡淡的道。

    “……”容颜无声,埋在他怀里的小脸却慢慢漾起一朵妖艳的花来,原本恐慌无助的心,似乎终于找到了落脚点,不在那么惶惶不定。小手,紧紧的拉着他的衣襟,心中满满的都是他。

    一楼大厅,那些来来往往快速行走的商界精英们,看到下面的一幕时,瞬间宛如被雷劈了一样,哗啦啦的声响不想,不是手中的文件掉了就是摔了手中的手机电话。

    容颜有点囧,小脸几乎全埋在皇甫卿的怀里,皇甫卿很强大,对那些员工诧异的眼神视而不见,只稳稳的帝王一般的拥着容颜走了出去。

    宁宗对这些人,只有一个想法——同情。

    “娜拉,你扶着我一把!刚刚我是出现幻觉了吗?我的偶像揽着一个女人?小女人?”

    “我揽着谁揽着我?我稀碎的心呐!”

    “呜呜呜……”

    “那个只是我家男神的妹妹是不是?”

    “你傻啊,和萧特助进来的时候你没看见她的脸么?”

    “呜呜呜……你就不能骗骗我么?”

    “呜呜……男神,我的男神竟然被抢走了,我还拼死拼活往上爬干什么么?”

    “瞬间失去了拼搏的动力!啊……我要辞职!”

    一楼大厅,几乎所有看到这一幕的女人都疯了,不是哭号就是赌咒,一副要死要活的模样。

    然后,在皇甫卿再次出现的时候,瞬间定格,几乎所有的人都快速的休整好自己,果断干练的精英女士。

    “五分钟,还呆在原地,一个个都闲着没事干吗?”冷冰冰却淡漠的语气,一如往常,却威慑力十足,让那些还沉浸在悲伤的情绪中没法恢复或强装镇定的人宛如瞬间打了鸡血一样,该上楼的上楼,该出门的出门,该在原位的立刻低头干活。

    而容颜,一直被皇甫卿送到宁宗的车上,系好了安全带,宁宗才开车离开魅影集团。

    “夫人,要去哪边?”宁宗问。

    “就去明珠商场吧!”容颜道。

    “嗯,好!”宁宗应道,直接打了个弯向明珠商场驶去。

    然后,宁宗便见识到,女人购物的疯狂,从下午两点半一直逛到晚上七点半,饶是宁宗,受过特殊的训练,也逛的头晕目眩,最后还是皇甫卿下令,让宁宗将容颜送回壹号院,这才终止了这场疯狂购物。

    听到这个命令的时候,宁宗差一点就磕头谢恩了,连忙将买好的东西搬到后备箱,又把后车门打开,让容颜上车。

    “真是麻烦你了,让你陪我这么长时间!”坐在车上,容颜对着宁宗说道。

    “夫人客气了!”宁宗擦了擦汗,这才开口说道。虽然,这些东西买的他觉着多此一举,但是,宁宗却从中看到了她对朋友的重视和关心,所以,虽然繁琐了一点,却还能接受。

    半小时的时间,从市中心回到壹号院。

    “夫人,这些东西……”宁宗开口,意思是直接放到他的车上,明天他直接把这些东西带走就行了。

    “先放这里吧,我把它规整规整,明天我们给你送过去!”容颜说道,这么多东西,让一个大男人弄实在不好弄,还是她把东西弄好了在送给他比较好。

    “好!”宁宗点头,便帮忙把东西从车里取出来提到屋里去。

    “进来吃饭!”皇甫卿站在门边,对着容颜开口说道。

    “哦!”容颜也想帮着提东西,却被宁宗拒绝,“我来就好!”

    最终,容颜还是拿着一个不大不小的购物袋走了进去,经过皇甫卿的时候却被皇甫卿给劫了过去。

    “F国那边的超市都倒闭了?”皇甫卿扫了一眼购物袋里面的东西,竟然连薯片都有,这眉头就皱了,这大半天的时间都浪费在这些垃圾食品上了?

    “这个国外的口味肯定没有国内的好!”容颜很认真的说道,这些都是婷婷爱吃的牌子,不一样,“宁大哥也没吃饭,一起吃吧!”

    “谢谢夫人,我回去还要收拾东西,就不留下来了!”宁宗将所有的东西都提到客厅,这才和那夫妻俩告别。

    送走了宁宗,又喂饱了自己,容颜便坐在防滑地毯上开始规整东西,然后才想到一件很重的事情,看着皇甫卿,妖艳的眼睛满是水光,“我忘了买行李箱,这些东西装在哪儿呀?”

    “抱着!”皇甫卿扫她一眼淡淡的说道。

    “呜……”嘟着嘴,容颜可怜兮兮的瞧着他。

    “你说呢?”被看的受不了,皇甫卿闲闲的问。

    “你去买吧!”容颜小声的说道。

    “……”皇甫卿看着她不说话。

    “……”容颜看着他也不说话。

    最终皇甫卿受不住,踩着棉拖上楼去了。

    “呃?”容颜傻眼,这是啥信息?不理她上去睡觉了?上楼拿钱包去了?

    容颜在看见他的时候,就见皇甫卿大力士一般一手拎着个行李箱走了下来。容颜欢喜,笑的露齿不露眼。

    “谢谢!”容颜诚意满满的道谢,在那人把行李箱放在自己身边之后,便开始细心的规整行李,零食放一个箱子,衣物放一个箱子,零食自然都是付婷平日里喜欢吃的,她不知道国外有没有卖的,但是总不比她吃惯的,至于衣物,想她出门的匆忙,定然带的不齐,从内衣到外套,容颜都准备了几套,还顺带准备了两套睡衣,最后塞了满满的两大箱。

    就在容颜给付婷准备东西的时候,远在F国的付婷也在晨曦中从醒来,第一件事情就是查看自己的手机,脸上的笑容在见到手机上面熟悉的电话号码之后瞬间僵硬。那是不是别人的电话,正是她家里的电话。

    每一天早上她都会告诫自己,今天怎么样也要打电话给家里,然后就从早上拖延到晚上,从晚上拖延到第二天。她总是害怕,害怕听到爸爸妈妈伤心失望的声音,即便她很想很想听听爸爸妈妈的声音,很想向她们撒个娇卖个乖。

    今天,已经离家十来天了,爸爸妈妈应该从容颜那里听说了她出国的事情了。而自己也再不能拖下去了。

    终究还是颤抖着手,按了回拨键,几乎是立刻,铃声才响了第一声,那边的人就接了电话。

    “喂,是婷婷吗?”

    “……”付婷捂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音来。

    “喂?婷婷?婷婷是你吗?是不是在外面受了委屈?你跟妈妈讲,妈妈……”熟悉的带着哭腔的女声突然中断。付婷似乎能想象那边的画面,一个大男人一把夺过话筒的模样。

    “婷婷啊,我是爸爸!”诚厚有力的声音,是她爸爸最好的特征,一如他的完美的人品。

    付婷的眼泪掉的稀里哗啦,直到现在,才明白自己以前有多幸福。能够呆在爸妈的身边,能够胡天胡地。

    “婷婷?”

    “爸!”付婷的脸上漾起一抹笑容,即便脸上的泪痕未干,依旧笑的灿烂无比,“爸,你猜我现在在哪儿?”

    “唔!不是在颜颜家么?”对面,付爸爸陪着她玩儿,煞有其事的说道。

    “嘻嘻嘻……”付婷听他这么一说立刻得意的大笑出声,“爸,我告诉,我现在可是鼎鼎大名的F国首府大学的学生了,还是我最喜欢的设计专业,嘻嘻……是不是该为我感到骄傲啊!我可不用再经历一次那伤人的高考了!”

    “你就是因为怕经历高考?”付爸爸摆出一副吹胡子瞪眼的模样,“丢不丢人,我付振新的女儿竟然害怕区区一个高考!”

    “呐呐呐……这样说就不好听了!”付婷也跟着打哈哈,“我这也算鲤鱼跃龙门了!”

    “就你还鲤鱼?顶多一条泥鳅!”付爸爸不遗余力的打击着女儿。

    “呜呜……你还是我亲爸么?”付婷嗔道,似乎之前的伤心也淡化了不少,不过说真的,高考的时候她确实很紧张,尤其是考第一科的时候,更是紧张的手抖,付婷这两个字都写的歪七扭八。

    “就你这样的女儿出了我这么善良的人一直养着你,还有谁养着你?”付爸爸嗤笑。

    “咩!”

    “行了行了,说这么多给我说说!”付婷听着,是妈妈的声音,正跟着爸爸抢电话呢!嘴角微微勾起,眼角又沁出了泪水。

    “你别说些乱七八糟的话惹她哭!”付爸爸把话筒交给付妈妈时忍不住的叮嘱,有些事情既然发生了他们无力回天,唯一的办法就是遗忘,他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开始新的生活,因为不一定处处不美好,老天给你关上一扇门,定然会想法子给你开一扇窗,就算没有窗,也会给你一个出气孔,不至于让你憋死在一方天地。

    “我知道我知道!”付妈妈应着,连忙把话筒抢了过来,只是还没开口说话,就心疼的眼泪一大把。

    “妈?”付婷轻轻的喊着,这时候最想的,就是扑进妈妈的怀里大哭一场。只是已经在外了,最不想做的就是让家人担心。所以即便想哭,她也只能对着电话笑,好似这样,电话那端的人就能知道她过的很好一般。

    “婷婷,你在那边学习容不容易?你也不懂F语那些人说话你听不懂怎么办?”付妈妈捂着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哭出来,好长的时间,才忍住满心的哭意,小声的问道。

    “听不懂就学啊!我一出生还不会喊爸爸妈妈呢,现在不是什么都会说了吗!”付婷笑嘻嘻的说道,似乎把那些恶劣的学生围着她嘲笑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刚进大学报到,因着一个单词都不会说,所以就避免开口,能不说话就不说话,然后就遭到了一拨学生的刁难,有男有女,围着她说些听不懂的话,虽然听不懂却可以从他们脸上那种恶意夸张的表情可以看出绝对不会是好意思,回到房子里,查了她们说的最多的那两个词儿的意思,一个是哑巴一个是智障。因着第一天,不想给颜颜惹祸,所以即便很想揍他们一顿,她也只能生生的忍了,她不懂可以学,没什么大不了的。

    “哪有你说的那么简单!”付妈妈听到她这么说立刻就大了声音,她学喊爸爸妈妈用了多久的时间,难道在F国她就要一两年不说话吗?

    “不是不让你说这些话的吗?”付爸爸瞪着付妈妈严厉的说道,“你问问她现在住在哪儿,等我们有时间的时候过去看她!”

    “我这不是心疼她吗?”付妈妈委屈的直掉眼泪,她这一生只有这一个宝贝闺女,只期望着她顺顺遂遂的过一生。哪里指望她出人头地呀!所以即便那个大学在好,如果一定要女儿受那么多苦才能在那边读书,她是宁愿女儿就在国内某个不知名的大学随便读读就算了!

    “心疼有什么用,只要女儿过得好就行了!”付爸爸大声的说道,“只要她心里舒坦,怎么着都行!”

    “我还是舍不得!”付妈妈瞪着他,难得的不和自己的老公意见一致。

    “你把话筒给我!”付爸爸不想和付妈妈吵,女儿还在听电话呢!这样争吵岂不是让她担心。

    付妈妈也意识到这个情况,虽然还有好多话没说,但终究还是把话筒递给更能起到作用老公!

    “婷婷啊,你别听你妈瞎说!”付爸爸接过电话,甚是认真的开口,“这做人做事儿就没有不花力气的,天下不会平白掉馅饼,只有通过自己的努力得来的东西才是真正的属于自己的。”

    “嗯,我知道!”付婷擦了擦脸上的眼泪,认真的说道。“我会认真学习的,不会半途而废!”

    “嗯,乖孩子,不愧是我付振新的女儿!”付爸爸骄傲的说道,“对了,你现在住在哪儿?等有空了,我和你妈妈就过去看你!”

    “真的吗?”付婷惊喜的叫着,连忙报出自己的地址,“等你们有空的时候一定要来看我啊,还有,一定带点好吃的给我吃,我一点也不喜欢这边的饭菜!”

    “好!好!”付爸爸连连应好,眼角也渐渐湿润了,“到时候让你妈妈给你做很多很多好吃的!”

    “我也想吃爸爸做的!”付婷抱着手机撒娇。

    “好,爸爸也给你做!”付爸爸想,便是女儿想吃龙肉,他也会去想办法的!

    “啊,爸,时间不早了,我还得去上课,就不跟你聊了,等下次我再给你电话!”付婷瞧了一眼时间,连忙从床上爬了起来,一边换衣服一边和付爸爸说话。

    “嗯,那你快准备上学吧!”付爸爸立刻善解人意的说道,挂断了电话让女儿好好准备。

    “我还有很多话没说呢!”付妈妈看着挂断的电话,狠狠的瞪了一眼自己的老公,这人怎么可以这样,自己说完了就不让她说。

    “行了,洗洗睡吧,F国那边正是一早上,孩子要上学,你能一直耽误她时间?”付爸爸开口说道,这才背着双手转身上楼,“等周末再打!”

    “今天才周一!”付妈妈瞪她,周末还有好几天呢!

    “嗯,时间是有点长,周二打吧!”付爸爸沉吟了一声,霎是认真的说道。

    “……”付妈妈看着付爸爸的背影,一时间无语了。

    第二天,十点半的时候,容颜就催着皇甫卿从公司回来了,“你快点啊,别待会儿赶不及!”“赶不及什么?”车子正在回家的路上,皇甫卿问着急切的某人。

    “赶不及送宁大哥啊!”这边的容颜立刻就黑了一张脸了,“我今天都和你说三百遍了,你都不放在心上么?”

    “……”皇甫卿扯了扯嘴角,九点钟才去的公司,十点多就走人了,他还不把她的事儿放在心上么?若是以往,皇甫卿定要说一句自己疯了,因为疯了,所以才这么在乎一个人,把她的事儿看的比自己的事儿还重要。

    “行了,还有十分钟到家!”皇甫卿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徒留容颜瞪着手机一副傻愣愣的模样,良久,才发现自己被耍了,呜呜呜……这么玩她好吗?

    回到壹号院,皇甫卿替她做了午饭,实在兴奋的容颜吃不下去,只吃了两口就跑卫生间吐了出去,皇甫卿没法,只能由着她把东西送走再说。

    “哎,我都可以想象,婷婷看到我替她准备的这些东西感动的模样!”赶往机场的路上,容颜双手合十,甚是期待的说道。

    “她去一趟超市就能全部解决的事情!”皇甫卿扫了她一眼,泼冷水。

    “你们懂什么呀!”容颜不为所动,继续坚持自己所坚持的真理。

    “……”

    机场中等候的宁宗和余味,看到那体积庞大的行李箱之后,因着宁宗有心里准备,已经能够淡定,唯独余味,傻傻分不清楚,“呃……夫人是把被子都给那丫头带过去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花间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间妖并收藏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