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 车祸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107

    “好,我会尽快安排的!”苏月一口答应,一百五十万,比之前多了整整五十万,挂断了电话之后,苏月还在不停的笑,显然没想到,一个怀孕的消息,能值五十万这么多钱,这样一来,她就不用自己掏一分钱出来了。她决定了,明天一定要去学校,就算找不到容颜,也能找到她所在的班级,问清楚她的联系方式。她一定要安排好那人和容颜的见面。

    而此时,壹号院,容颜被文部长带到一边,显然,虽然没有正式出面,但是外孙媳妇儿发生的那些事情她都有耳闻,这不好不容易得了空,又加上这么一个好消息,文部长是怎么着都要过来看看的了。

    “我倒是没想到,你就是今年的全科状元!”文部长握着容颜的手语重心长的说道,当初问她高考成绩的时候容颜一脸的愁眉不展,她还以为容颜没有考好呢,却没想到还有这么多事情在里面,“委屈你了孩子!”

    容颜笑着摇了摇头,“不委屈!”命运就是如此,关了你的一扇窗户,总会为你开一扇门,如果不经历那些委屈不公,她又如何能遇见把她捧在手心里的皇甫卿,又如何能拥有这么亲亲爱爱的一大家子。

    “好孩子,快,来坐下!”文部长让容颜坐在自己的旁边,“当初听你怀孕了就想来看看你,但是好几个活动下来倒是忙的晕头转向,今儿好不容易得了空,没想到就让我听见这么一个大好消息!”

    “呵呵呵……是呐,我也没想到会有两个包子呐!”提到肚子里的那两只,容颜的脸上就忍不住漾起笑容。

    “哈哈哈……我一下就多了俩重孙!”那边,皇甫爷爷也发出豪放的笑容,同样为这个消息兴奋不已。“对了,通知你老二老三老四他们没有?”

    “都说了!”皇甫奶奶同样笑的合不拢嘴,“老三在国外,赶不回来,老二和老四晚上回来,说了,晚上一起吃饭!”

    “嗯,要好好庆祝庆祝!”皇甫爷爷点头认可。

    还有一些小辈们,叽叽喳喳的跑到容颜的面前,不可思议的盯着容颜,不,准确的来说应该是容颜的肚子,“外婆,人家怀孕肚子不都是大大的吗?为何小嫂子肚子那么小却说里面有两个小娃娃呢?”皇甫毓甚是好奇的询问。

    “你傻啊!”刚问完话的皇甫毓便被比她大几岁的皇甫箫推了过去,“怀胎十月,这小娃娃不一点一点在小嫂子的肚子里生长么?你见过刚怀孕的人就挺了个大肚子么?”

    “……我见过的所有的怀孕的人都是大着肚子!”皇甫毓缩着脖子小声的说道。

    “你傻呗!”皇甫箫瞥她一眼凉凉地说道,“要是你事先不知道,你看见小嫂子的时候能看出她怀孕了么?”

    “……”皇甫毓乖乖的摇头。

    “那不就是了吗!”皇甫箫挥了挥手,不和这个小书呆浪费时间,而是讨好一般的看着自己的小嫂子,“小嫂子哇,等我小侄儿出生之后我能不能经常来看他们?”

    “当然可以啊!”容颜点头,她本就喜欢很多很多家人在一起,又怎么会拒绝别人来看望孩子呢?

    “那要是堂哥嫌吵不让来呢!”最大的阻碍自然是喜欢清静的皇甫卿了。完美的堂哥,美的像妖一样的小嫂子,这两个人的小孩那得多漂亮哇,如果能当他的模特儿,那真是……

    “一幅画一万!”这时,不知何时出现的皇甫卿扫了他一眼冷冷的说道。

    “啊?”皇甫箫傻傻的看着自己的堂哥,他什么都没说吧?

    皇甫卿扫了他一眼,他那点小心思还能瞒得过他?想当初还不要命了的要请自己做他的画模,让自己都不得不佩服他的勇气,果真很傻很天真。

    “嫂子,堂哥欺负人!”皇甫箫直接扑到容颜的面前,当然,皇甫卿就在身后,且加上容颜有孕在身,他自是有分寸的没有扑到她,而是扑在了她的脚边,伤心不已的告状。

    “堂哥只是说了画画,你来看小侄儿的时候别画画不就成了!”小书呆皇甫毓霎是认真的说道。

    “……”皇甫箫瞪了一眼皇甫毓,能不说话的时候就表说话行不行?有谁把你当哑巴吗?

    容颜笑着,看着他们两个人斗嘴。

    热闹的气氛一直持续到午饭后两点,最后还是皇甫卿,看着容颜频频打哈欠,冷着脸把所有依旧兴奋的人赶了出去。

    “晚上去十号院吃饭,其他的你们自己搞定!医生说了,颜颜要多休息!”皇甫卿对着不服气的一众人等说道。

    现在医生的话就相当于圣旨,谁都不敢违背的,于是,虽然还没有完全消化这个令人激动的喜讯,众人还是乖乖的离开了壹号院。孕妇不宜太过劳累,嗯,需要多休息。

    容颜这一睡一直睡到下午六点,睡了将近三个半小时,皇甫卿也没有打扰她,当然,十号院那边已经打来了好几个催促的电话。

    “唔,你怎么不喊我一声呢!”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容颜一边起床一边对着皇甫卿说道。

    “你想早早过去被他们吵的受不了?”皇甫卿扫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

    “呃……爷爷他们也是高兴!”容颜想,虽然确实吵得很了,但是若不是真得放在心上,若不是真得很高兴,谁没事了跟这显摆跟那显摆?

    “所以,先让他们的热情消耗消耗再去!”皇甫卿淡淡的说道,“你在或不在,他们也是要接着兴奋的!”

    “……”好吧,你说的对!容颜点头,无以应对。

    待容颜收拾好,差不多正是饭点的时候,两个人才从壹号院向十号院出发,因着遵从医生的嘱咐,以后可以适当的加强些锻炼。这不,两人决定从壹号院走去十号院。

    “下个月要去那个做那个什么唐氏筛查!”容颜挽着皇甫卿的手臂,想着医生说的话,“下个月你还跟我一起去吗?”

    “自然!”皇甫卿扫了她一眼理所当然的应道,老婆做产检老公能不陪着么?这也是宝宝成长的一步,他自然要和她一同参与。

    “呵呵呵……”容颜轻轻的笑着,脑袋歪在皇甫卿的肩头不说话。脸上的神情温馨而甜蜜。

    昏黄的路灯记录着两个人一致的步调。将他们相互依偎的身影拉的好长好长,好似也在不舍这种温馨的一幕消失一般。

    两个人,在九号院的时候被劫了下来,劫人的自然是容颜的童鞋墨小少爷了,他的身边,依然还跟着一条小尾巴——只把目光落在他一个人身上的柴蝶。

    “恭喜!”墨哲瀚看着容颜,对着她酷酷的说道。

    容颜看着他,笑容灿烂的道谢:“谢谢。”

    两个人也算好久没见,容颜也有话要和墨哲瀚说的样子,皇甫卿也知道,自己留下来影响墨哲瀚的发挥,于是便将自己的外套披在容颜的身上,对她小声的交代:“你在这边玩儿,我去十号院看看,一会儿来接你!”

    “好!”容颜看着皇甫卿,甜甜的应了一声。看着他向隔壁走去,才转身看向站在墨哲瀚身边的柴蝶,“哈喽,小蝶!”

    “……”柴蝶扫了她一眼,良久,好似终于知道她是谁,方才怯怯的开口说了一句你好。

    容颜看着她,微微笑着。

    “去院子里坐吧!”墨哲瀚看着她小声的说道。

    “好!”容颜点头,跟着他一同走到九号院的院子里,与壹号院一样,一颗榕树下放置着一个长椅,当然,与壹号院不同的是,九号院还有个吊床,那是墨哲瀚的领地。

    “我一回来就听说你肚子里有两只!”墨哲瀚坐在长椅上,柴蝶依旧站在他的身后,而容颜,则坐在了另外一边。“这样也好!”

    “嗯?”容颜愣了一下,这是什么语气?本来就很好好不好!

    “这样,起码两个之中有一个不像你这么丑!”墨哲瀚严肃着神情万分认真的说道。

    “……”一句话,把容颜打进万丈深渊,一张妖艳的小脸瞬间黑成了锅底,咬牙,忍了又忍,终究还是没忍住,对着这审美观异于常人的小少爷破口大骂:“你才丑,你最丑!”

    “呃……”墨哲瀚摸了一把被喷了无数口水的脸,有点傻傻的看着到现在还没认清现实的容颜,“那个丑不是你的错!你……”

    “你才丑!你最丑,你丑的天下无敌!”容颜瞪着他恶狠狠的说着,这人,还没完没了了,次次说她丑,她到底哪里丑了?

    “行行行!”墨哲瀚认输,实在不想和一个女生计较,不过,他也有点怀疑,这丫头是怎么长这么大的,难道所有人都违背自己的良心说她很好看吗?如果有人像他这么诚实她是不是也这么激动?

    “我到底哪里丑了?”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容颜受不了的问,“你到底哪里看出来我有这么丑的?丑到让你担心我家小包子可能像我?”

    “……”墨哲瀚古怪的瞥了她一眼,显然,为了她能如此理直气壮的问出这种话而感到怪异。

    “说啊!也让我看看能不能去整个容什么的?”容颜瞪着他凉凉的说道。

    “那还是算了吧!”听了她的理由之后,墨哲瀚很是诚实的摇了摇头,郑重其事的开口:“你这样的,就算跑到棒子国,最优秀的整容专家都得为难,回炉重造说不定还能好些!”

    “你妹啊!”容颜喷了,果然,找他聊天就是纯粹的找虐,“我告诉你,我这张脸可是从幼儿园一直校花到高中毕业!哪里丑了!”

    “呃……难道不是那些人故意整你的吗?”墨哲瀚一脸诧异的模样,这样的人都能当校花,“你确定不是选东施?”

    “……”容颜忽的站了起来,“行了,我要去吃饭了,不和你浪费时间了!”

    “嗯,去吧!”墨哲瀚点头,站了起来还不忘叮嘱:“对了,多看看帅哥美女的照片,据说能影响小娃娃的长相!”

    “……谢谢指点!”容颜喘着粗气忍着破口大骂的冲动咬牙说道。

    “不客气不客气!”墨哲瀚连忙摆手,“快去……算了,我还是送你过去吧!”

    “呼……”容颜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决定大人大量的让了这臭小子一次。等哪天有空了,她一定要和墨叔叔他们探讨探讨,这种怪异的审美观到底是怎么形成的。

    终归,没有阻止让他送,虽然距离并不远。

    “小蝶,你觉着我丑吗?”不死心的容颜问着站在墨哲瀚身边的柴蝶,想要借由柴蝶的口告诉墨哲瀚事实。丑的是他的审美观而非她的脸,然而……

    “墨墨说丑!”柴蝶愣了一下,小声的说道。

    “呃……”容颜撇嘴,“你说呢,你自己看我这张脸,觉着丑不?”

    “……丑!”柴蝶思量了良久,终是给出了这么一个答案。

    “……”容颜默默的闭上了嘴巴,不想看墨哲瀚一脸你看吧的表情。

    “没事的,丑就丑吧,反正你已经结了婚有了孩子!”最后,看着他一脸落寞,墨哲瀚甚是好心的给出安慰。

    “……”果然跟这人聊天就是自己找虐哇!容颜抬头望天,期望宽广的天空能给她宽宏的度量,好让她不和这两只计较。“对了,你眼里有长得好看的美女么?那种美的天上有地上无的那种?”

    “少有!”墨哲瀚思量片刻认真的说道,“我觉着慈禧就不错!”

    “……行了,你可以回家睡觉了!”容颜翻着白眼说道。

    “算了,我还是送你到门口吧!”墨哲瀚自认自己是个负责人有担当的好孩子,到底身份特俗,总得看她安全了才好。

    “说完了吗?”这时候,皇甫卿正好从十号院走了出来,看到容颜这么快回来显然吃惊了一把,他还以为同龄人会有很多话要说来着。

    “嗯!”容颜点头。

    “行了,既然你来了那我就放心了,我们走了!”墨哲瀚看着皇甫卿,仰着头甚是帅气的说道,说完,便领着柴蝶转身走人。

    “走吧,我们进去吧!”皇甫卿揽着容颜淡淡的说道。

    “嗯!”容颜点头,两个人一同走了进去。

    屋里已经挤满了很多人,老大一家,嗯,也就是皇甫爸爸一家,老二一家,就是在军部的皇甫二叔一家,还有老四一家,就是皇甫青禾一家也都在。容颜又挨个都问了一遍,然后被几个小辈们拽到了一边打牌。

    “离吃饭还有一阵呢!”皇甫箫笑嘻嘻的说道,“琳姐姐和湘儿姐姐都还没到呢!咱们先打牌吧!”

    “我也要来!”皇甫毓跟着说道。

    “我不来!”皇甫御双臂环胸,冷冰冰的说道。

    “来嘛来嘛!”皇甫箫一把将他拽了过来,“咱们正好四个人,一起掼蛋吧!”

    “我不会!”容颜举手,率先表明自己的情况。

    “我也不熟!”皇甫御淡淡的说道,他只对看书和赛车感兴趣,其他业余活动,嗯,都不熟!

    “那正好,你俩一组!”皇甫箫笑嘻嘻的说道,说完才觉着自己表现的太明显了,连忙改了语气开口说道:“很简单的,我们和你说说规则你就会了!”

    “那好吧!”容颜淡淡的应道。

    听了规则之后,四个人就在客厅里开打了。皇甫箫以为,他和小书呆一起肯定是占足了便宜,因为自己可是掼蛋老手了,而小书呆也经常跟着他耳濡目染定然也不差。至于自己的对手,一个比小书呆还要书呆的皇甫御,一个根本啥都不会的小嫂子,呃……这样要是再不赢那他就可以金盆洗手了。

    然而,一直到最后,自认为高手的皇甫箫以及皇甫毓都没有赢过一把,倒是新手的容颜和皇甫御一直赢个不停,差点把那两人给赢哭了。

    “你俩这么玩我好吗?”皇甫箫再又输了一次之后终于受不住打击摊在沙发上有气无力的说道,本来还指望自己多赢几把好赢个画小宝贝的机会呢!呜呜呜……

    也就在这时,皇甫琳和皇甫湘一起赶了回来,为了今晚能赶回来,皇甫湘是特意请了一晚上的假。

    “姐姐,湘儿!”容颜看见他们连忙起身。

    “快坐!”皇甫琳招呼容颜坐下,“没想到这么快我就要有两个小外甥了!怎么样?怀孕是不是很辛苦?”

    “这几天还好!”容颜温和的笑着,“之前倒是吐个不停!”

    “哼!还笑,你可把我害惨了知不知道?”皇甫湘瞪她,想到上午的事儿就气,每个同学看见她都要对她古怪的笑笑。

    “嘻嘻……知道是两只所以很兴奋嘛,也想你跟着高兴高兴嘛!”容颜甚是无辜的说道。

    “高兴?要礼物是真吧!”皇甫湘瞪她。

    “呵呵呵……”

    “好了好了,吃饭了!”能到齐的人终于到齐了,皇甫妈妈便招呼着众人上桌吃饭。

    直到晚上*点钟,容颜才得以脱身和皇甫卿离开。这下皇甫妈妈是更加不放心容颜他们呆在壹号院了,但是想着儿子那性子,终是没有说出口。

    “哥哥他们今晚怎么没有回来?”回去的路上,容颜问着身边的皇甫卿。

    “出国了!”皇甫卿淡淡的说道。

    “啊?”容颜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怎么会突然出国!”

    “采购礼物去了!”皇甫卿淡淡的说道。

    “呃……”容颜突然就无言了,“这也太……”

    “算了,反正那两只有钱!”皇甫卿无所谓的说道。

    “……”

    当两个人都收拾妥当的时候已经将近十点了,临睡之前,皇甫卿给容颜端来一杯牛奶。

    “非要喝吗?”容颜看着牛奶,愁眉苦脸。

    “医生说的!”皇甫卿看着她,点了点头。

    “好吧!”不喜欢,为了两只包子,她也是拼了,接过杯子,容颜大口大口的喝着,很快一杯牛奶就见了底。

    “好了,可以睡觉了!”皇甫卿接过空杯子,声音淡淡的说道。

    “嗯!”容颜应了一声,便乖乖的缩在了被子里。

    第二天一早,皇甫卿将容颜的早餐什么的都准备好放在保温箱中,这才离开壹号院前往公司。

    而容颜一觉睡到八点,而这时,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正好想了起来,皇甫卿是算准了她大概会这个时候起床,所以才现在打的电话。

    “嗯?”容颜把手机拿到被窝里接听。声音还带着浓浓的睡意。

    “起床之后记得吃早餐!外面天气不错,可以在阳台上晒晒太阳!”皇甫卿仔细的交代。

    “好!”容颜小声的应着,意识也渐渐的恢复清明。

    “我中午要赶不回去,就去十号院吃饭!”电话那端的皇甫卿说道。

    “嗯,我知道!”容颜从被窝里爬了起来,“你不用分心管我,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皇甫卿应着,又交代了容颜几句,这才挂断了电话,起身,前往会议室,准备开始与舒墨的合作商谈。

    “如果有重要的事情,要立刻通知我!”在进入会议室之前,皇甫卿把手机交给秘书室——琳达的手中。

    “是!”琳达双手接过手机恭敬的应是。

    而壹号院的容颜,在挂断皇甫卿的电话之后,就接到了另外一通电话,看见上面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容颜愣了一下,终究还是按了接听键。

    “喂,你好!我是容颜!”容颜一边穿着衣服一边温和的说道。

    “颜颜,我是妈啊!”电话那端的苏月在听到容颜的声音之后,终于如释重负,也不枉她在帝国大学找了一大圈,说尽了谎话才骗到的电话号码。

    听到那个声音,容颜直觉的皱了眉头,尤其是那个自称——妈!容颜想,只要她曾经做过一件对得起这个称呼的事儿,她现在都不会冷漠以对与她相见如陌生人一样。可是,在做过那么多的事情之后,容颜都想不通,她到底如何把这句话说出口的,十几年,那个地方那些人再坏再不好都曾经是她最大的依靠,如果说在他们那么颠覆她对他们的感情之后,她不心伤不难过那肯定都是假的,可是,终究她只能离他们越来越远,将曾经的所有的依靠感激甚至是后来的怨都埋葬在心里,因为太累,而她不想背负。

    “对不起,我想你认错人了!”容颜收拾好自己的心情,淡漠的开口说道。

    “不!颜颜,我是苏月!”终究还是不能!刚刚那句话,苏月只是在试探,试探容颜对她的态度是否还有转圜的余地,然而现在,她是明白的清清楚楚,容颜再也不是他们李家那个任劳任怨的养女了。

    “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容颜淡淡的问,其实,并不想与她多说。

    “颜颜,我们可以见个面?”苏月急切的说道。

    “我觉着我们没有见面的必要!”容颜清冷的说道,她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说的呢?除了那五十万赔偿金应该再也没有别的话题可说了吧?可是,她并打算过问这件事情,阿卿怎么解决她就怎么应,不会左右他的决定。“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就挂了,我还有事!”

    “别!别!别挂断电话!”苏月连忙开口阻止容颜挂断电话,电话那端的她已经急的满头大汗了,然而却想不到一点法子,就在这时,正好看见儿子抱着那个破布娃娃走进了卫生间,突生一计在心头,语气立刻就变得哀绝:“本来我也不想打扰你的,可是……可是……”说着说着,苏月就哭了起来。

    容颜听得眉头紧皱,“到底有什么事情?”

    “你弟弟他……”苏月伤心的开口,“你弟弟他……”

    “他怎么了?”容颜问,声音终于染了急躁。

    “今天我带他去学校,却在十字路口等红灯的时候,他突然挣开我的手,跑向了马路中间,被一辆车子迎面撞倒,我现在……我现在正在医院,我本来也不想打扰你的,可是……呜呜呜……你弟弟他一直喊着姐姐,我……医生说伤势很严重,我求求你,来看看他好不好?他是在马路上把路对面的一个陌生人看成了你,这才急着挣脱我跑过去追你的!我求求你,过来见见他好不好?就怕这是最后一面了!呜呜呜……”苏月尽情的表演着,不管儿子正睁着一双墨黑的眸子怔怔的看着她。

    而容颜不知这是苏月要把她骗出去的把戏,也想不到有人会用自己的儿子演这样的戏码,听到那个小男孩因为自己而出车祸时,终究还是差点受不住,踉跄了两步跌坐在床上,再开口时,声音已经哑的不行:“他……在哪个医院?”

    “在帝国第……第三医院!”知道容颜住在帝国大学的附近,而第一医院虽在市中心却靠近北城,容颜要去也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而第三医院则在城南,容颜要赶过去,起码要一个小时,而一个小时,也足够她运作。只要让那人和容颜见个面,其他的她都不用管。

    “我马上赶过去!”容颜有些慌的说道。

    “好,好,我替儿子谢谢你!”在目的没有达成之前,苏月还在尽职的演着戏。

    容颜挂断了电话,慌忙的换衣服穿鞋,终于在差点把自己绊倒之后,被恐慌侵袭的理智终于慢慢回笼,镇定!容颜告诉自己千万不能慌,摸了摸自己的腹部,容颜靠在衣橱上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良久,才拿起自己的电话,开始给皇甫卿打电话。

    电话在响了两声之后被接通。

    “阿卿!”容颜在接通之后连忙开口说道。“我要出去一趟!我……”

    “不好意思,夫人,我是琳达,boss正在开会!”接电话的琳达,早在看到上面的备注之后就变得小心翼翼,“如果您有急事的话,我这就转告boss……”

    “呃……那就算了吧!”容颜想了想,打断琳达的话,“他在忙就算了,也不是什么急事!”

    “是!”琳达小心的应着,觉着这夫人正是和善的让人意外。

    容颜和琳达告别这才挂断了电话,没有通知到皇甫卿,容颜终是心慌,比较自己现在一个人三条命,能小心的容颜都尽量小心。

    最终,容颜打电话到了十号院,是皇甫妈妈接到的电话,听到容颜说的话,二话不说,开了辆车就过来壹号院。

    “妈!麻烦你了!”容颜有点愧疚的看着皇甫妈妈。

    皇甫妈妈瞪了她一眼,“这有什么?妈和你一起去!”

    “嗯!”容颜点头,这才上了皇甫妈妈的车。

    “对了,早饭吃了没?”皇甫妈妈问。

    刚把安全带系好的容颜愣了一下,随即老老实实的摇了摇头,“刚起床就接到这个电话,我吃不下!”

    “好歹得垫垫肚子!”皇甫妈妈说道,倒也没有强迫容颜立刻就下来吃东西,“算了,等经过早点店的时候我们买点在车上吃!”

    “嗯!”容颜点头,乖乖的应了。

    容颜这边急慌忙的往医院赶,而苏月这边,则焦急的打电话给那个神秘人。打了他曾经的两个号码都是无效号码。苏月这是越发的焦急了,她这好不容易把容颜骗了出来,若是对方没有抓住这个机会与容颜见上面,她下次哪里那么容易把容颜弄出来,那丫头可是个聪明的,从小到大在学校里考试就没得到第二,次次都是第一,这上过一次当,那是绝对不会再上第二次当的。

    就在她急的快要不行的时候,握在手中的手机终于想了起来。

    “喂!”苏月手指飞快的接通了电话,放在耳旁焦急的开口。

    “怎么?事情办好了吗?”神秘人听到她的声音开口询问。

    “是啊!”苏月开口说道,“怎么你的号码都是空号啊!差一点就错过了!”

    “嗯?”

    “我已经把容颜约到帝国第三人民医院,你直接去那边见她吧!”苏月急忙的说道。

    “嗯,大概几点到?”对方愣了一下,随即开口询问。

    “最多一个小时这样的,我现在就赶过去稳住她,你尽快赶过去!”苏月开口说道,一边说一边捡起自己的包和钥匙,匆忙的出了家门。

    “好的,我也马上就赶过去!”神秘人也急切的开口,似乎,真的真的很想见到容颜一般。

    苏月最先赶到第三医院,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知道容颜还没有来,终是嘘了一口气,连忙又打电话给那个神秘人。

    “喂!我已经到了,你有没有过来?”苏月在对方接听电话之后连忙开口问道。

    “我正在路上!”神秘人应道,听声音,似乎也真的就在路上。

    “哦,那你赶紧的,别让容颜等太久,我拖不了多长的时间!”苏月开口说道,如果让容颜知道真相,容颜绝对不会老老实实的在这里呆多长的时间等一个不知底细的人。

    “嗯,我知道,放心吧!”

    听到对方这样说,苏月才安心的挂断了电话,只想着自己的任务快完成了马上就能拿到钱了,却不知,那个神秘人在挂断电话之后,又打了一个电话。而那个电话的主人正在离她不远处的地方。

    “苏月已经到了,你看到了吗?”

    “放心吧,老板,我已经看到那个女人了!”就停在三院门口不远处的一辆黑色的轿车,里面一个带着墨镜的男人勾着阴狠的笑容。

    “记住,目标是走向苏月的一个女孩,十七八岁很漂亮的样子!”神秘人不放心的交代。

    “放心吧,我都知道,夫人给我看过照片!”戴墨镜的男人信心满满的说道。

    就在这时,皇甫妈妈的车开了过来,正巧停在那辆黑色轿车的对面。

    苏月看到副驾驶上的容颜,连忙挥手示意。戴墨镜的男人本没有注意,看到苏月的动作才知道自己等的目标已经出现,顺着苏月那个女人挥手的方向,正好便看见一个女孩背着书包急切的向她跑了过去。

    带着墨镜的男人嘿嘿笑了一声,抬手,将车子挂到最大的档上,一踩油门,黑豹一样向着那个女孩冲了过去。

    “啊!”

    “砰……砰……”两声巨响,长发的女孩被撞飞然后重重的摔在地上,黑色的轿车不停,飞一般的消失在原地。

    女孩摔落的位置就在苏月的脚边,苏月愣了一下便发出凄惨的叫声。而对面,刚下车的容颜和皇甫妈妈也正好目睹了这一幕。

    本就心慌的容颜立刻就惨白了脸色,地上的女孩就像一个破布娃娃一般,躺在地上一动也不能动,整个世界都好像静止了一般,唯有肆意外泄的血液发出巨大的声响,震耳欲聋。

    “啊……啊……啊……”苏月像得了失心疯一样,不住的大声尖叫。

    回过神来的皇甫妈妈连忙伸手将容颜搂进自己的怀里,不让她直面这种血腥可怖的画面。

    而这时,被吓懵了的人终于反应了过来,报警的报警,求救的求救。

    幸而这里就是医院的门口,很快就有一批医护人员赶了过来,然而,看了半天,医生却都黯然摇头。女孩已经没有生命体征,当场死亡。

    皇甫妈妈搂着不住颤抖的容颜,白嫩的手轻轻的拍着容颜的后背,而她自己,终究也忍不住黯然的闭了闭眼睛,为这个突然逝去的年轻生命。

    “闭嘴!”看着还在不住尖叫的苏月,一旁的人终于忍不住厉声打断。

    没过多久,警察就赶了过来,目击者都被喊了过去调查。

    容颜和皇甫妈妈距离很近,自然也被叫道了警察局,当然,还有吓懵了的苏月。

    “好了,谢谢你们的配合!如果有什么线索还请与警方联系!”警察对着皇甫妈妈他们客气的说道。

    离开了公安局,皇甫妈妈将容颜扶到车上,看着惨白着小脸的人,皇甫妈妈心疼不已,“要不回去休息休息,明儿个再去看你弟弟!”

    “不!”容颜摇头,看到刚刚那一幕,容颜似乎能联想到自己弟弟发生车祸时的模样,小小的身子被撞飞,是不是也和自己亲眼所见的一样?“我要去看他,现在就去!”

    “对了,那个叫苏月的女人不也在公安局吗?等她出来一起去吧!”皇甫妈妈想到刚刚看到的,这才开口说道。

    “好!”容颜点头,有点无力的倚在椅背上。脑海中挥之不去的都是刚刚的那个画面,一个人被撞飞然后重重的摔在地上,而这个人一会儿是刚刚那个女孩一会儿又变成七八岁的小男孩。

    等了五分钟之后,苏月终于跌跌撞撞的从公安局里走了出来,脸色似乎比容颜还要苍白几分。

    皇甫妈妈一直在车外等,看见苏月,连忙就走了过去。

    苏月并不认识皇甫妈妈这个真正的贵妇,从打扮还是气质上看都是和自己不是同一类人,当她被带到车前看到车内的容颜,才隐隐约约有几分明白对方是什么人。

    “走吧,上车!”皇甫妈妈淡淡的说道,显然,对苏月这个人并不欢喜。

    “上……上车?”苏月愣了一下,看了看眼前这个甚少见到的车,这种车,很值钱的吧?

    “不是说你儿子出了车祸要颜颜去看的么?”皇甫妈妈声音清冷的说道,“上车吧!一起去!”

    “我……我……”一说到这个,苏月就变得结结巴巴,眼神也变得闪躲,不敢看皇甫妈妈突然变得犀利的眼神。

    “你什么?”皇甫妈妈皱眉,语气也有点不耐烦,这人在这里浪费什么时间?就算她不担心自己的儿子,她还担心自己的媳妇儿呢!没看见容颜一张脸白的吓人吗?

    “我……我那个……那个……我要回家一趟,没办法和你们一起去医院!”苏月顾左右而言他,不知为何,明明之前想好的到时候耍赖就好,而现在,她却不敢了,只因为多了一个看起来比自己高贵无限的年轻妇人。

    “回家?有什么事情能比你儿子生命更重要?”皇甫妈妈冷了声音。

    “我……”苏月愣了,一时之间也忘了改如何回答。

    “到底是什么情况?”突然,另外一道声音响了起来,正是容颜,因着久等她们不上车,终于下车走了过来,一张惨白的小脸,盯着苏月,丝毫不输自己的气势。

    “我……你弟弟没出车祸,我……。我只是想要见你一面!”

    “你说什么?”

    ------题外话------

    谢谢妹纸们的花花票票,真的真的很感谢!你们的认同就是对花花最大的鼓励,么么哒,花花会加油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花间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间妖并收藏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