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 华丽回归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113

    “舒部长,我……”电话那端的人有些迟疑的开口。

    “怎么?”舒墨在听到对方的语气之后立刻皱了眉头,声音又冷了几分。“难道你这个大侦探之前只是在敷衍我?”如果这么一件小事都不能查到,他的侦探社也就别开了!舒墨冷着声音说道。

    “舒部长说笑了!”对方冷汗直流,自然听出对方不悦的意思,确实,对方是高高在上的部长,一个不高兴让他关门大吉他也没有一丝办法!只是……“舒部长,你真的误会我了!您就是借我几个胆子,我也不敢敷衍你啊!”

    “那你这是和我说笑呢?”舒墨倚在后座,声音冷笑着说道。

    “不不不……事情是这样的!”那人连忙开口解释,额头的冷汗又冒了出来。“部长的事情我哪里敢推迟,更别说敷衍了,昨天我接了您的命令,就开始着手调查了,只是……”

    “只是什么?”舒墨冷着声音问。

    “只是皇甫三少的资料全部被密封,任何人没有特令根本探查不到!”那人也不敢浪费时间,连忙开口解释!

    “你说什么?”舒墨坐直了起来,原本漫不经心的态度也在突然之间变得凌厉起来,“你确定他的资料被密封起来了?”

    “我哪里敢拿这件事情蒙骗部长你!我昨晚特意找个相识的人打算查一查三少的婚姻状况,然后我那熟人便告诉我这个消息!我没敢拖延,便直接打电话通知部长你了!”那人解释到,声音同样充满了后怕,资料被密封,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这个人在帝国拥有很重要且很神秘的身份!皇甫三少的身份已经很高贵了,竟然还有更神秘的身份么?小心肝乱颤。幸好,他极快的抽手,否则,若是被那人知道了,他哪里还有活路?

    “……”电话那端的舒墨沉默了,显然没有料到皇甫卿除了是魅影集团的老大,还是帝国的人。而且地位还不低,因为即便是他,身为建设部的部长,资料也没有到密封的地步!可想而知皇甫卿的地位之高!

    “行了,这件事情查不到就算了!”良久,舒墨终是开口说道,“帮我查一查皇甫卿的身边有没有女人!如果有的话帮我查查那个女人的底细,当然,没有就算了!”

    “还要查?”那边的人没稳住惊讶的大叫,说完,才连忙捂住自己的嘴。恨不能抽自己几个大耳刮子!他这是傻了!

    “怎么?不想帮忙了?”舒墨又放松了身子倚在后座上,声音又变得慵懒漫不经心!

    “不是,我怎么会不想帮舒部长的忙!我只是……”那人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舒墨打断。

    “既然不是,那就去查吧!”舒墨一点也不介意他的为难,慢悠悠的说完便挂断了电话。倚在椅背上,舒墨陷入了沉思,而这沉思的对象,自然是让他甚为矛盾的皇甫卿了!到底这个人在帝国充当一个何样的身份?他真的很好奇呐!

    而电话那端,看着被挂断的电话,那人欲哭无泪,果然,越是位居高位的人越是不好相处!一个命令下来,也不管办事的人是否为难,只等着验收成果就成。

    皇甫三少啊,岂是他一个小小的侦探社的社长可以招惹的?

    而此时,刚回到家中的皇甫卿,便接到了一通电话。

    “嗯?”看号码便知道是何人,皇甫卿接通了电话之后就开口问到。

    “boss,刚刚有人给我传了一个消息!”刚又去了一趟医研所的萧敬东在接到消息之后便立刻打电话给自家boss!

    “什么消息?”皇甫卿坐在沙发上声音淡淡的开口说道。

    “有人在查boss您的婚姻状况!”萧敬东立刻把自己得来的情报转告给自己的boss,“问你是否有登记结婚!”

    “谁这么好奇?为什么不亲自打电话问问我呢?”皇甫卿冷笑了,“把他带到我的面前,我亲自告诉他我的婚姻状况!”

    “是!”萧敬东欢喜的挂断了电话,欢喜的去执行任务了!

    侦探社的大社长,自然没有想到,他自认为老朋友的人,在他询问过皇甫卿的婚姻状况之后,立刻便想法子要通知皇甫三少,只是一直没有找到皇甫三少的联系方式,这才不得不联系了皇甫三少的高级特助萧敬东。邀功一般的把他给出卖了!

    此时,当他正在着手调查皇甫卿的身边是否有女人的时候,因着皇甫卿的地位高贵,大社长根本不敢将皇甫卿的事情交给属下去查,就怕一个不慎就会被皇甫卿察觉。他却不知,尽管他如此小心,还是有人出卖了他,就在他打听了皇甫卿一件事情之后,皇甫卿便已经得到了消息。

    所以,当他的车子在楼下被两辆车子堵在那里前后不能进的时候,他就生出一种不详的预感了!

    “齐英齐大社长,出来聊聊吧!”萧敬东倚在大社长的车门边上,敲了敲他的车窗,脸上挂着狐狸一般的笑容甚是温和的说道。

    “……”齐英颤巍巍的把车窗给放了下来,看到外面的人是谁之后,小心肝抖了一下。“萧特助,什么风把您吹了过来,您可是日理万机的大忙人呐!”

    “自然是有不得不来见你的理由!”萧敬东向边上让了让,好让齐大社长下车。

    齐英也不敢推迟,立刻乖乖的从车里下来。不敢推迟,只是心中的却在喋喋叫苦。果然不是什么好差事,这不,还啥都没查到呢,就被人家给逮着了!

    “萧特助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只要一通电话小的就是上刀山下油锅也帮您办了,哪里需要您亲自前来?”齐英腆着脸狗腿的说道。

    “哪里?我若不亲自前来哪里能显得你齐大社长身份高贵!”萧敬东依旧挂着狐狸一般的浅笑,声音淡淡的说道。

    “……萧特助折煞我了!”齐英愣了一下,冷汗又稳不住冒了出来,好贵?他一个小社长能高贵到哪里去?“我这人拙,如果有哪里做的不对的不好的还请萧特助提点提点!千万别和我一般见识!”齐英抬手,擦了擦额角的冷汗,这才小心的说道。

    “大社长客气!”萧敬东依旧淡笑着,似乎一点也没感受到人家的水深火热,一副跟好友喝茶闲聊的姿态,“走吧,听说你十分好奇我家boss的事情,这不,boss下午有空,决定亲自替你解答,也省的你拖关系找人调查!”说完便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甚是客气模样。

    听到萧敬东的话,算是真的判刑了一样,齐英是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了,真是……果然夹在大人物中间的小人物最是傻逼。

    “萧特助,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你看在我是初犯的份上,就在三少面前帮我美言几句吧!”如果跪下能有用,他齐英现在一定舍了膝下的黄金跪他个昏天暗地,只希望那些个豪门权贵能把他这个小人物给忘了!

    “这种话还是等到boss面前说吧!”萧敬东浅笑着说道。

    “萧特助……萧特助……”齐英腿软了,他知道自己很没有出息,可是……他就是控制不住!

    “要我扶你一把?”萧敬东甚是和善的开口,一副乐于助人的模样。然后便不管人家是多么的不愿,硬是一把拽着齐英就往后面的那辆车走去。

    “……”

    “出发!”

    “是!”

    而此时,皇甫卿刚走到十号院,打算去接到十号院吃饭的容颜回家。

    “啊,你回来了!”正吃饱喝足坐在沙发上消食的容颜一看到皇甫卿立刻想要爬起来,只是肚子吃的圆滚滚的,倒一时爬不起来。

    “你又吃成猪了!”皇甫卿扫了她一,看她像个翻壳的乌龟四肢乱动却爬不起来,连忙走过去拉了她一把这才把她从沙发上拽了起来。

    “谁吃成猪了?”容颜瞪了他一眼,只是低头,看见自己的肚子,瞬间惊讶的瞪大了双眼,“啊?果然吃撑了,都有小肚腩了!”

    “瞎说什么?”皇甫妈妈走过来,正好听见这两个小混账的对话,立刻赏了皇甫卿一个巴掌,“什么小猪小肚腩,这是显怀!三个月之后,这肚子就慢慢大起来了!”

    “……”两个人看了一眼,瞬间觉着自己傻叉了,好吧,以前一直很平坦,突然间鼓起来倒有些忘了怀孕的女人本来就会挺着一个大肚子,更何况,她还是挺着两个在肚子里?

    “妈,我现在好像很容易饿呀!而且没吃吃东西都好多,我会不会变成大胖子?小包子会不会营养过剩啊?”容颜想到自己最近的饭量,那是一顿比一顿多,而且都是无肉不欢,这样下去,前景堪忧啊!

    “这是正常现象!”皇甫妈妈坐在容颜的旁边认真的说道,“宝宝要吸收营养才能健康的长大不是?”

    容颜点头,这样一说,她倒是没有负担继续做个专职小吃货了,不过怀孕这事还真的很奇怪,一开始吧,闻到荤腥就吐的死去活来。后来,竟然无肉不欢,每次见着好吃的都要流口水一般!

    “行了,那没什么事情我们就回去了!”皇甫卿把又坐回去的容颜给拽了起来,对着皇甫妈妈说道。

    “去吧去吧!”皇甫妈妈挥手,“记得适当的运动运动,我看每日从一号院到十号院来回的走一趟就不错!”

    “嗯!”容颜点头也觉着这个运动不错,没有危险,终于还能混口饭吃!而且还都是好吃的!

    容颜挽着皇甫卿的手臂出了十号院,两个人慢悠悠的向一号院走去。

    “宁宗他们问,你明天要不要请客吃饭?”路上,皇甫卿想到宁宗问自己的话,这才开口问容颜的意见。

    “要哇!”容颜开口说道,“好不容易周末,大家聚一聚嘛!不过明天就不好吃火锅了!”想到这里,容颜为难了,“明天,你主厨?”

    “不是有明烨么?”皇甫卿甚是理所当然的说道。

    “咱们请客吃饭让人家做菜不好吧?”容颜有点为难的说道。这么压榨明大哥不好吧,人家送了那么多的礼物给他们的小包子呢!

    “有什么不好的,反正他闲着也是闲着!”皇甫卿甚是厚脸皮的说道。

    “……”容颜扫了他一眼,只觉着一个词儿可以形容这人——厚颜无耻!当然,这个形容她是不敢直接说出口的,否则这个厚颜无耻之徒还不定怎么欺负她呢!

    “晚上你打电话和他说吧!”皇甫卿对着容颜甚是淡然的说道。

    “为什么是我打电话?”容颜抬头,瞪着他,哼,自己也知道打这个电话不好意思了吧?

    “你不是要请他来吃饭么?顺带告诉他明天来把饭菜做了!”皇甫卿一点也不觉着自己做了多么无耻的事情!甚是理所当然的说道。

    “……”容颜无言,只无声翻白眼。

    “回家!”

    “这不走着了么?难道飞回去不成?”

    “……”

    两个人一路走一路斗嘴,倒是没多久的时间就走到了一号院。

    “累了吧,去楼上睡个午觉吧!”刚进屋,皇甫卿便对容颜开口说道。

    “哦!”容颜应了一声,便要上楼,却在爬到第二级楼梯的时候停了下来,“那你呢?不要午休么?”

    “一会儿会有个客人,我要接待一下,你先去睡,我一会儿就上去!”皇甫卿淡淡的说道。

    “啊?”容颜愣了一下,“那……那我上去睡觉会不会有点失礼?”

    “不会儿!”皇甫卿很是干脆的说道,“只是一般般的客人,不算多贵重!”

    “哦!”容颜应了一声,这便乖乖的上楼睡觉去了,吃饱了睡睡饱了吃,容颜想,她果然快要变成小猪猪了!容颜有点囧。低着头对着自己的小包子做了个鬼脸,“你可害惨了你们的妈妈了,以后,可得好好的孝敬我!嗯,我要求很低的,以后赚钱都给妈妈用好了!好吃的都给妈妈吃!”

    “……”皇甫卿听着容颜对着肚子嘀嘀咕咕的说着,听着她那很低的要求,一张精致明魅的容颜瞬间黑成了锅底!有你这么教育孩子的么?难道他给她的钱已经不够花了么?还要剥削未出世的孩子的钱?

    “那个……我去睡觉了!”上了楼之后,容颜站在二楼的楼梯口微笑着说道。

    “去吧!”皇甫卿挥了挥手,甚是无奈的开口。

    坐在客厅里,皇甫卿等着那个即将到达的客人,嘴角勾起一抹浅笑。

    而此时,坐在萧敬东的车上,正满心忐忑的齐英齐大社长突然便抖了抖,一种不好的预感再次袭来。

    “别紧张,咱们boss是天下间脾气最好的boss了!”坐在后座,齐英的旁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萧敬东甚是好心的宽慰。只是他的话说出口,无论是坐在前面的两个人还是他自己,都不由自主的抖了抖,显然也被这句话给恶心到了!

    “……”齐英看着他们的反应,更是欲哭无泪了!他这趟去了还有活路吗?

    “别担心!咱们boss又不是那种杀人不眨眼的人!真的不用担心!”萧敬东看他一脸要哭的样子,终是说了一句靠谱的了,嗯。对他来说已经很靠谱了,毕竟,boss从来只杀该杀之人!

    “呜呜……我真的知道错了,萧特助就不能看在我是良民的份上饶我一次吗?”齐英看着萧敬东万般祈求的开口。

    “哎,不要紧张,真的不用那么紧张,咱们boss只想见你一面来着!看,华府豪庭已经到了,您这过门而不入是有多看不起我们boss?”萧敬东又恢复他一贯的神情,温润谦和却又总是挂着狐狸一般的笑,让人无端的觉着恐惧。

    萧敬东的话落,车子便到了华府豪庭,因着萧敬东也算是壹号院的常客了,和警卫打了个招呼便直接开到了里面,在一号院的门口停了下来。

    “走吧!已经到了,不会真的这么不给面子吧?”萧敬东率先下车,对着坐在车子没动的齐英开口说道。

    “哪里哪里!”齐英纠结这一张脸,他哪里是不想下车,而是根本腿软下不了车,良久,方才平复心中的不安,颤巍巍的从车里爬了出来,站在萧敬东的身边,看着眼前恢弘气派的别墅,终究难掩忐忑。

    “你们在车上等着!”萧敬东对着自己的两名属下说道,另外一辆车,则在成功堵截到人之后便回魔域去了。这两个人则不放心萧敬东一个人呆着齐英过来,虽然觉着齐英没那个胆子反抗逃跑,但是,终归还是为了安全起见。

    “是!”两个人应了一声,看着齐英老老实实的跟在萧敬东的身后进入院子,这才安心的坐在车子里等。

    萧敬东带着齐英直接走进了壹号院。

    “boss!”萧敬东对着皇甫卿很是恭敬的开口。

    “嗯,人带来了?”皇甫卿坐在沙发上,右腿压着左腿,一副睥睨天下的帝王相。

    “是!已经带来了!”萧敬东点头应道。这才转身,让跟在自己身后缩头缩尾的齐英露了出来。

    “三少好!”齐英上前,甚是小心翼翼的开口问好,其实,他更想跪下去磕头三呼万岁了,幸而还有一点理智在,没让他做出那么丢人的事情来。

    “嗯!”扫了他一眼,良久,皇甫卿方才点了点头,“就是你对我的婚姻情况很好奇?怎么?是想替我说媒还是想做什么其他的来着?”看着齐英,皇甫卿声音凉薄的问。

    “我……误会!纯粹是误会!”看着皇甫卿,听到他那不带丝毫情绪的声音,齐英差点就没出息的跪了下去,听到后面,小心肝更是差点被冰冻,连忙开口解释,“真的只是误会,三少大人大量,千万别放在心上!”

    “我若放在心上又如何?”皇甫卿双手交叠放在身前摆弄,甚是慵懒随意的问,只是扫向齐英的眼神,却锋利如刀。

    接受到那样的眼神,齐英只觉着自己正在被凌迟一般,那滋味儿,果真是这一生都不想再来一遍,这下也管不了什么面子不面子了,对着皇甫卿连连鞠躬,“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实在是舒部长让小的去查,查三少是否登记结婚,我这才托好友问了一问!小的真的不是有意探查三少的*,还请三少明察!”

    萧敬东站在一边,看着齐英一副古代大罪臣的模样,差一点没绷住喷笑出声,果然,boss的气场无人能敌。

    “哦?舒部长?你说的舒墨?”皇甫卿看着齐英,声音淡淡的问,“那你又是怎么回答的?”

    “我……小的……小的如实汇报,什么都没查到!”齐英开口说道。

    “大社长觉着没查到很可惜?那要不要向我打听打听?”皇甫卿问,甚是兴味的开口。

    “不不不……”齐英连忙摇头,那架势,看的让人心惊,担心他那动作会不会把自己的脖子给拗断了。“岂敢探查三少的私事!小的知道错了,以后绝对不会再做这样的蠢事,还请三少看在我上有老下有小的份上,给我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被吓得语无伦次的齐英连连开口请罪。

    皇甫卿冷哼一声,终于决定不再和他浪费时间,“这一次我就看在你上有老下有小的份上算了!但是……”皇甫卿顿了顿,“记住祸从口出病从口入,自己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得要想清楚,可千万别让自己死在一张嘴上!”

    “是是是!”齐英连连点头,一句话,就让他生出一种逃出升天的感觉,“我以后一定管住自己的嘴,绝不胡言乱语多嘴半句。”

    “行了,你可以滚了!”皇甫卿冷冷地说道,“自己怎么和舒部长说好好掂量,别给我惹出什么麻烦,否则弄得我心情不好,也就别怪我……”

    “我知道!我知道!”齐英连连点头,“我一定会解决好这件事情,不让三少感到一丝麻烦在身!”

    “滚吧!”

    “是!是!是!”齐英连连点头,这才逃命也似的跑了出去。直到跑出了大院门口,方才大口大口的吐出气,果然,才短短的几句话,就差一点要了他的命。现在,他还是佩服跟在皇甫三少身边的那些人了。

    “哈哈哈……”在齐英离开之后,萧敬东终于没忍住哈哈大笑出声。

    皇甫卿睨了他一眼,让原本笑的正欢的萧敬东立刻直起了身,板着一张脸乖乖的立正站好。

    “明天让其余六个过来吃饭!”

    “是!”萧敬东大声的应道。随后又小心的开口求证:“人员自选可以么?”

    “……”皇甫卿扫了他一眼,想到他们的拼手气,倒也没有开口否决,“你们自己决定就好!”

    “是!”萧敬东大声应道,嘴角漾起灿烂的笑容。

    “那个老人家的病情怎么样了?”皇甫卿问,知道这事儿容颜一直很担心。

    “今儿上午九点多的时候已经苏醒了!余味说已经脱离危险了,后期只要好好调养就能恢复健康!”萧敬东开口说道,本来,刚要打电话汇报这件事情的,只是被别的事情岔了一下,倒把这茬给忘了。

    “行吧,他们的事情以后你多多照看着,有什么需要就帮上一把!”皇甫卿淡淡的说道。

    “是!”萧敬东应道。

    萧敬东又和自己的顶头上司说了几句,便行礼告退,外面,还有两个兄弟在等着,至于齐英,已然消失不见。

    “怎么没和他说等等咱们好送她一程?”坐到后座上,萧敬东甚是诧异的开口询问。

    “咱们倒是想,这不,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了,那人就跑了,整的好像有狼在后面追一样!”坐在副驾驶座上的男人耸了耸肩甚是无语的说道。

    “好吧,这样也算不得咱们无礼了!”萧敬东甚是无能为力的说道。

    容颜在四点钟的时候行了过来,因着第二天要请客吃饭,容姑娘又变得很兴奋,当然,这次绝对没有忽悠人的意思,为了挽回自己的善良形象,容颜从床上爬起来之后就闹着皇甫卿和自己一起去超市买菜。

    “我们去买菜吧,就当散步好不好?”容颜摇晃着不大想去的皇甫卿,声音软软糯糯的说道,“去吧!放在家里也没菜啦!”

    “不打算明天让他们每人带一道菜过来?”坐在办公椅上,皇甫卿甚是兴味的问,显然,对她上次的兴味记忆犹新。

    “无耻不?”容颜甚是嫌弃的扫了他一眼,“不想请客吃饭就别情,请了还让人家自带饭菜那还叫请客吗?人家有菜有饭就是没地方吃?”

    皇甫三少华丽丽的囧了,这……这不是你曾经的作为吗?你怎么好意思说的那么理所当然?

    “哎!不要浪费时间了!都快四点半了!”容颜抓住那人的手,想要将那人从椅子上拉起来。“去晚了就没有什么新鲜蔬菜了!”

    “你已经变成食肉小猪了!”皇甫卿依旧不动如山,看着她声音淡淡的说道。

    “还能好好聊天吗?”容颜瞪着他,眼神凶狠。

    “行吧,你亲我一下,我带你去超市!”皇甫卿脸不红心不跳的提出要求。

    “……”拉着他手臂的双手立刻松开,大眼睛因为突然的紧张而不动的眨巴着,一张小脸更是悄悄地红了,偷偷的觑了那人一眼,却被对方抓个正着,人家正一眨不眨的盯着她看呢!于是,原本就红了的小脸越发的红润了,宛如染了胭脂。

    “你是认真的?”良久,容颜才压了压有些失控的心跳,红着脸小声的问。

    “自然,我有跟你爱说过笑话吗?”皇甫卿一本正经的问。

    容颜想了想,点头,“也是,今晚你讲笑话给我听!”

    “……”皇甫卿看着她,难得的把一双眼睛瞪得老大。然后,还没来得及开口,便看见那丫头向前走了两步,直到走到他的跟前,才闭着眼睛仰着头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

    “来吧!”容颜对着皇甫卿说道。

    皇甫卿撇了撇嘴,让他亲吻真的就是一件这么让人痛苦的事情吗?还有……“我说的是你亲我,不是我亲你!”

    容颜忽的一下睁开了眼睛,原本就妖艳异常的眸,因为这一刻的圆瞪而显得越发的清灵动人,皇甫卿见了,不由得也晕了一晕,真心觉着这丫头长得太过妖艳,想来第一次想见,也是因为这张妖一样的小脸,所以,才会没能控制自己。可是,明明他一直标榜,找妻子并不要找个美女,如今这算是自打嘴巴吗?

    皇甫卿还没有想通的时候,他的脖颈就被一只手臂缠绕,而自己的肩头则被另外一只小手按着,皇甫卿回神,便看见那张妖颜近在咫尺,许是因为害羞,脸上布满了红晕。

    “闭上眼睛!”容颜小声的说道。

    “嗯?”皇甫卿挑眉,疑惑!

    “闭上眼睛!”容颜坚持。

    最终皇甫卿还是乖乖的闭上了眼睛,为这难得一见的福利。

    两只小手捧着他的脸,近看,才发现,他的脸果真精致,皮肤似乎比她还要好,细致到毛孔都看不见,此时,眼睛闭起,长长的睫毛形成一层浓厚的阴影,红润的薄唇微微弯起,是他一贯的睥睨天下的嚣张姿态。

    情人眼里出西施,容颜想,这人就是她眼中的西施了,终是低头,在他的唇角落下虔诚的一吻。当然,再是西施,这矜持的性子还在,蜻蜓点水一般便快速的退了回去。“好了,走吧,咱们去逛超……”市还没有说出口,容颜便被皇甫卿拽到了他的腿上。

    “有来有往才是正道不是吗?”皇甫卿邪魅着说完,便低头咬住了她的红唇。

    五分钟后,两人一前一后出了书房,前面一个笑的阳光灿烂看谁都顺眼,后面一个捂着嘴小声的嘀咕着,看啥都不顺眼。

    “在门口等着,我去开车!”皇甫卿回头,心情甚好的开口说道,说完,便直接去了车库。

    “流氓!”容颜瞪着他的背影,小手依然捂着自己的嘴,小声的嘀咕。

    最终,两人不仅去了超市,还去了水墨楼用了晚餐。

    就在他们回家的路上,匆忙跑回去的齐英终于在晚上的时候打电话给舒墨汇报了情况,自然,不敢把自己被皇甫卿抓到的事情透露出来,只是说了自己查到的结果。虽然,他什么都没来及查,而现在,也没那个胆子查,在皇甫卿的头上拔头发还是敷衍舒墨这两个,他选择了敷衍舒墨,因为前者很可能要了他的小命,后者最多让他在帝京混不下去,两权相害取其轻,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

    “查到了吗?”接通电话之后,舒墨声音淡淡的问,显然,根本就想不到对方已经打定了注意要敷衍自己。

    “舒部长,我已经查过了,三少的身边根本就没有女人!他今年八月底才回的帝京,因为魅影集团接手了帝国大学,而帝国大学的前任理事长退休,这才在帝国大学当起了代理事长的职务。期间也有一个月担任外语系商务英语的代课老师,这个月初,因为聘请了专业的商务英语老师而结束代课老师生涯……”齐英喋喋不休的说着,然而说的多是与工作相关的事情,完全把女人的事情给岔过去了。

    “我让你查他身边有没有女人,谁问你这些了?”舒墨揉了揉眉角有些无力的说道,他天天有那么多事情要忙,真的闲到管起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的日常生活了吗?嗯?

    “是这样的!皇甫三少一直很忙碌,我根本未曾查到他的身边有女人!”齐英连连开口解释,三少的意思无非就是怕麻烦,那么他就直接告诉舒墨没有女人得了,这舒部长不会真的闲到要给皇甫卿说媒的程度吧?“这不怕你不信,才给您仔细说说么?”

    “行吧!明天我会让助理把钱汇给你!”终于得到自己想要的,坐在办公椅上的舒墨便恹恹的说道。

    “可别!”齐英连忙开口拒绝,他哪里敢收舒墨的钱,若是事发了这人还不得劈死自己?于是连忙开口说道:“这么点小事哪敢收舒部长的钱,以后舒部长有吩咐,尽管开口就好!小的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行了,我还少那点钱不成!”舒墨不耐的说着,这便挂断了电话。徒留齐英,看着被挂断的手机,再次陷入忐忑不安的境地。

    很好!没有女人围绕在身边很好!舒墨一边揉着额角一边想到,同时也在思量,到底要不要打个电话给妹妹安安她的心。虽然,按着他的意思,他是不想打的,但是为了不让自己的宝贝妹妹不会寝食难安,最终还是拨通了自己妹妹的电话。

    当睡意朦胧的舒砚接到哥哥的电话,尤其是在听到他说的话之后,差一点没激动的把屋顶给掀了,她就知道,那个人,那个比帝君还要威严霸气的男人怎么会轻易的看上别的女人,他一定要等她,等她华丽的回归。

    “哥哥,我爱你!”舒砚对着手机万分激动的叫道,与她而言,这是一个比任何好消息都要令她欣喜的事情了。

    “行吧,挂了!”舒墨挂断了电话,虽是不耐的语气,嘴角却挂着淡淡的笑容,终归,为能博得妹妹一笑,他也算不虚此行了。

    而此时,那个据说身边没有女人的皇甫卿正牵着一个小美女在大街上转悠。容颜穿着长棉衣围着大围巾过冬一样,皇甫卿只在西装外套了一件呢大衣,拉着容颜的小手,慢悠悠的走在大街上。

    “来吧,开始吧!”穿的圆滚滚的容颜突然开口说道。

    “开始什么?”皇甫卿愣了一下,看着某人的头顶疑惑的问。

    “给我讲笑话啊!”容颜甚是理所当然的说道,接着,又怕某人拒绝,连忙开口补充了一句:“胎教!”

    “……”皇甫卿瞬间无言。

    “你从来没给我讲过笑话!”看着他那一脸踩到狗屎的为难样,容颜立刻开口指控。

    “你也没给我讲过!”皇甫卿很是干脆的说道,他像是会讲笑话的人吗?

    “我是孕妇?孕妇没有特权吗?你怀孕了我也会讲给你听的!”容颜点头,甚是认真的说道。

    “……”皇甫卿的脸瞬间滑下三条黑线,话可以这么说吗?

    “算了,我先给你讲一个吧!”容颜“你好好学着!待会儿照着这样的多讲几个!”

    “……”

    “从前……”容颜清了清嗓子,开讲。

    “换个开头!”皇甫卿打断,提意见。

    “很久很久以前?”

    “随便!”

    “你真难伺候!”容颜瞪了他一眼,这才继续开讲,“有个大婶在街上卖篓子,有个大叔来收税,这大叔就对大婶说,交税啊!大婶说没税!大叔见状就把大婶的篓子抢了过来,对大婶说,你不给我税我就不给你篓子,大婶也站了起来,凶巴巴的说道:你要不给我篓子我就不给你税,两个人就这么两句来回来的吵,旁边的人终于看不下去了,来了一句,你给他睡他不就给你搂着了么,你给他搂着她不就给你睡了么?哈哈哈……很好笑有没有?哈哈哈……呃,你为什么这个表情看我?”容颜看着一脸怪异的看着自己的皇甫卿,不得不停了笑,傻兮兮的问。

    “谁说给你听的?”皇甫卿冷着脸,声音也冷了三分,好大的胆子,敢在他的媳妇儿面前讲黄段子?

    “呃,书上看到的!”容颜眨巴着眼睛,想要蒙混过关。

    “哪本书上?”皇甫卿步步紧逼,势必要把那个潜在色狼给抓出来。

    “呃……”容颜傻了,这是婷婷说给她听的,她若把婷婷供出来婷婷会遭殃吗?呃……等等,婷婷在国外哇,哈哈哈……想要找麻烦也找不到吧?哈哈……于是,容颜便毫不犹豫的把付婷给卖了:“婷婷讲给我听的!”

    容颜不知,当晚,宁宗就接到了上司的命令,让他管好自己的徒弟,宁宗那叫一个懵懂无知。当然,此乃后话,明天再讲。

    “回家!”此刻,皇甫卿对容颜说道。

    “你就不想讲笑话所以才故意转移话题的吧?”回到车上,终于回过神来的容颜转头,哀怨的瞪着认真开车的某人,哀怨的指责。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花间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间妖并收藏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