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 欢喜赴死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125

    董玥在风都花园的大门口等了整整一个上午,却没见皇甫湘从风都花园走出来,“难道她今天不去上课了吗?”董玥皱了皱眉,他早早的被赶出来,只是绕道别处吃了个早餐而已,等他赶到风都花园也不过七点半的样子,依着平时,皇甫湘不可能在七点半之前就已经离开了,唯一的可能,那就是今天没去上课?

    想到这里,董玥也觉着自己傻了,为什么要一直坐在外面等呢?他可以直接上楼去找她不是吗?说不定……说不定还可以继续昨天没完成的事情!想到这里,董玥笑了笑,尽管,他现在最爱的人不是皇甫湘,却丝毫不介意和她春风一度,毕竟,皇甫湘这个人,无论是身材还是样貌,都算是女人中的极品了,否则,当初他也不会轻易的动了心。

    想到这里,董玥是越发的兴奋了,连带脚步都轻了许多,越是靠近公寓大楼,越是心痒难耐,好像有数万字蚂蚁在他的心里爬似的,然而,乘着电梯到了十八楼,站在皇甫湘的房子门口,却是怎么敲门都没有一丁点的回应,随着时间的流逝,董玥那躁动的心是渐渐的平复下来,不仅平复,而且还降下零点慢慢的冰冻了!这是什么意思?故意躲着他吗?还是看到了他在门口,所以拿乔使性子故意不见他?

    原本的欲火慢慢的转变成了怒火,董玥盯着紧闭的房门,心中的怒火一团一团的往上冒,他可是一天的课都没去上,一大早的跑来见她,她不赶紧跑出来见他就算了,竟然还给他……淡定!淡定!董玥拍了拍自己的心口,好吧,女人是有使小性子的权利的,更何况是他说的分手在先,所以,他这个男子汉让让小女人也是可以理解的。就这样,董玥在皇甫湘公寓的门口一站就是一整天。完全不知,屋里根本就没人,至于他等的据说是使小性子的皇甫湘,人家认认真真上了一天的课,下午放学之后便直接回了华府豪庭。

    “来!抱抱!”站在华府豪庭的大门口,容颜顶着个小皮球,双臂展开,看着她笑容潋滟的说道。

    皇甫湘停下脚步,看着距离自己几步远的容颜,心中微暖,然而,面上却依旧冷冰冰的模样,随即,走了过去,在容颜的面前站定,开口,怒骂:“你是傻子吗?这么冷的天气站在外面受冻,冻着你就算了,冻着我的侄儿侄女怎么办?”

    “嘻嘻嘻……我不是穿的很多嘛!”容颜笑嘻嘻的说道,然后便不管她冷冰冰的模样,直接伸手,将冷冰冰的皇甫湘搂进了自己圆滚滚的怀里。

    “肉不肉麻呀你!”皇甫湘被动的和她搂在一起,倒也没有推开容颜的意思,只是嘟着嘴万分嫌弃的说道,然而容颜看不见的地方,却轻轻的漾起一朵温软的笑花,无声的说道:谢谢你…。谢谢你对我如此宽容。温情没两分钟,冷冰冰的湘儿姑娘就开口煞风景了:“喂,你还要抱我多久!我站在这边很冷耶!”

    “好嘛!好嘛!”容颜这才应了一声,松开了皇甫湘。“走吧,今天在壹号院吃饭!算是给你接风洗尘!”

    “你做饭吗?”皇甫湘扫了她一眼一副睥睨的模样。

    “呃……你哥哥做!”容颜愣了一下,甚是理直气壮的说道。

    “哼,就知道欺负我哥!”皇甫湘轻哼一声,冷冰冰的说道。

    “咩!”容颜送了一个鬼脸给她,“这哪里是欺负呀!你要是不想吃你哥哥做的饭,那就请明大哥来做饭好了,反正明大哥做的饭也是很好吃的!”

    “反正不是你做就是了!”皇甫湘睨了她一眼翻白眼说道。

    “其实你想吃我做的饭也不是不可能!”最后,容颜想了想很是认真的说道,此时,两个人已经走到了壹号院的大门口,院子里,还有几天前两家人比赛堆的雪人,虽然这几天天晴,但是温度依旧很低,倒是保留的还算完好。

    “难道还有条件?”皇甫湘扫了一眼两个风格迥异的雪人,这才回头,看着一脸狡猾的容颜。“那还是算了吧,我是任何条件都不会答应你的,我也不是那么想吃你做的饭!”

    “要不要这样啊?”容颜扫了她一眼,万分委屈的模样,“我这不还没说条件了么?说不定对你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难事呢?”

    “屁事我也不想答应你!”皇甫湘高昂着脑袋甚是高傲的说道。

    “咩!”容颜送她一个鬼脸,这才打开了屋子的门,“快进来吧,外面冻死了!”

    “你也知道呀!”皇甫湘瞪了容颜一眼,这才跟着容颜走了进去。进了屋,便立刻把门关上,这里面和外面简直就是两个世界。

    “唔,我给你找拖鞋!”容颜说道,便要弯腰,只是还没弯下去,便被皇甫湘给提了起来。

    “行了吧,就你这样的,跟个球一样,我自己来!”皇甫湘把她扶到一边,这才从鞋柜里找到棉拖,一双粉红色的递给容颜,一双天蓝色的给自己。“换上吧!”

    “唔!”容颜一边取下自己的帽子围巾手套,整整把自己扒下去一圈,最后只穿着长毛衣,一条加绒的铅笔裤,唔,还是这样轻松一点。看皇甫湘把自己的棉拖拿了出来,这才要弯腰脱鞋。

    皇甫湘扫了她一眼,看她腹部像是顶着一个小皮球一样,这要弯腰还不得压着球,想到这里,连忙出声制止,“你别动!我帮你脱!”

    “嘻嘻……行吧,就让你服务一下!”容颜笑嘻嘻的说道,直接把脚伸到了皇甫湘的面前,“其实,我自己也能穿,这才到哪儿啊,据说后面,肚子会越来越大呢,我以前在街上看见过的,一个就这么大,我这两个还不得是一个的双倍么?”容颜的双手在半空中比划了比划,煞有其事的说道。

    “行了吧!”皇甫湘很是无奈的说道,“有时候机灵跟鬼一样,有时候笨的跟猪一样,这双胞胎就是比人家一胞胎的大一倍呀?谁跟你说的呀?”

    “字面理解的呀!”容颜看着她,甚是无辜的说道。

    “猪!”

    “我要是猪,你侄子侄女也只能是猪,那作为猪的姑姑,你也是逃不了是猪的命运!”容颜一边吧自己脚从靴子里拿出去一边说道。

    皇甫湘看了她一眼,终是没有再说她什么,看着她穿好拖鞋,这才把之前穿的靴子放在一边放好。起身,把自己身上厚重的棉衣脱掉。两个人这才一起走向屋里。

    “哥哥没在家,你怎么没去十号院?”坐在客厅里,皇甫湘一边打开电视一边开口问。

    “我刚从十号院那边回来啊!”容颜说道,“这不是听妈妈说你今天要回来住,我这才特意回来迎接你的么?本来妈还想弄个欢迎仪式的,后来我想,你也不是那种高调的人,我说就算了吧,湘儿脸皮薄,别在整不好意思回来!”

    “容颜!”皇甫湘瞪她,这丫头闲太狠了,拿她开涮这是?

    “嘻嘻……行吧行吧!”容颜投降,“对了,要不,你就住壹号院这边吧,这壹号院比十号院离帝京大学更近不是,早上,你还能多睡十几分钟懒觉呢!”

    “我看还是算了吧!”皇甫湘连忙摇头,“十号院我起来就有早餐吃,在这里,你起来给我做早饭吗?”

    “呃……”容颜愣了一下,她每天都九点才起床,等她做早饭湘儿也就别上学了,“对了,不是有你哥么?他反正每天都要上班,让他给你做不就好了!”

    “……。”皇甫湘翻白眼,你这怀孕了理直气壮,她四肢健全的好意思么?“反正我不住在这边,天天看见你还不得被你烦死?”

    “……”容颜中枪,好久才反应过来,一脸受伤的看着皇甫湘:“谁烦你了呀!我多听话懂事的一孩子呀!”

    “你看,满天都是牛有木有?”皇甫湘指了指窗外的天空,甚是认真的说道。

    “啊?”容颜顺着她的手指,傻傻的看了过去,只见外面天空一片蔚蓝,几朵白云悠闲自在,看了良久,容颜才一脸佩服的开口:“你的想象力真棒,这几朵白云,我只能把它想象成棉花糖,你却能把它看成牛!”说完,还甚是用心的对皇甫湘竖了竖大拇指,万分钦佩的模样。

    皇甫湘看着她那一脸认真的模样,愣是半晌没说话。她不知道,一本正经的容颜是真的天然呆不知道她的意思,还是在一本正经的回击她的嘲笑,只能傻傻的看着她,无言无语。

    五点半的时候,皇甫卿和皇甫琅一起回到华府豪庭,而明烨,因为公司的事情不得不出国一趟,据说要大概一周的时间。

    “你不回家跟着我干什么?”把车子停好,皇甫卿问着已经走到他家门口的皇甫琅。

    “吃饭,要不然去你家还能干什么?”皇甫琅甚是理所当然的说道。

    “……”皇甫卿没有说话,看看,这去别人家吃饭已经变成一件这么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我家阿烨替你家做了那么多次饭,难道还不能替我在你家挣到一顿饭?”皇甫琅少了他一眼甚是淡然的问!

    “这话说的?”皇甫卿开了门让他先进,“也太见外了不是,就算明烨没在我们家做过饭,你若到一号院吃饭我还不让你来了?”

    “也是!好歹我也是你的哥哥!”皇甫琅点头,甚是认真的说道,“那明烨不在的这几天,我就都在你家吃了!我不大喜欢吃外卖,而我又不会做饭!”

    “……”皇甫卿一时无言,果然,姓皇甫的,就没有一个善茬!“明烨以前出差的时候你是怎么过的?”皇甫卿问,纯粹是好奇。

    “水墨楼啊!”皇甫琅甚是无辜的说道,虽然不大喜欢吃外卖,但是水墨楼的菜色他还是比较满意的,只是水墨楼在市中,如果他非要吃水墨楼的饭菜的话,就不能住在二号院了,可是,住了这些时日,所有的他们曾经落脚的地方,二号院是他最喜欢的一个了,嗯,可以称之为家的地方,当然,如果能把那些讨厌的照片都去掉的话就更好了。那个混蛋,自己的照片没几张,大部分用的都是他的,还都选一些不能见人的照片,害得他都不敢让人随意进出二号院。

    算了!皇甫卿终是没有在多说些什么,不知是不是受了容颜的影响,现在,对待自己的家人,他比以往宽容了很多,若是以往,就是大家都不吃饭,他也不会允许别人赖在他的地盘等他做饭吃的,无论这个别人是他的好友还是兄弟。现在,不知是不是容颜经常在他耳边念叨,还是容颜用她的实际行动告诉他,家人是一个多么重要的存在,值得他们用真心对待。当然,对他来说,耐心反而比较恰当些。

    “呀,你们回来了呀!”容颜听到动静,连忙跑了过来,“唔,怎么少了明大哥?”

    “他出差了,大概要一周的时间!”皇甫琅轻笑着说道,“我的小侄儿们还听话么?”

    “听话!”提到肚子里的小包子,容颜便笑眯了眼,还伸手在自己的小皮球上拍了拍,“可乖了,一点都没有闹腾!”

    “因为有你作为对比,才会显得他们更加的乖巧!”皇甫湘也走了过来,声音凉凉的说道。

    “我也很乖巧好不好?”容颜跑到皇甫卿的身边,很是贤惠的接过皇甫卿的外套,然后对着皇甫湘示意,看吧看吧,我多贤妻良母!

    皇甫湘对此的唯一反应便是转身欲呕。

    “咩!”容颜送了她一个鬼脸,这才招呼着大家进屋,“阿卿,明大哥没回来,这做饭的大任务便落到了你的肩上了,你可别让大家失望啊!”

    “重点是别让你失望吧!”皇甫卿捏了她的鼻子一下,冷哼着说道。

    “哪有!”容颜不承认:“哥哥和湘儿唔还有小包子!我多好养啊,一碗白米饭就可以打发了!”

    “你可真好意思说!”皇甫湘扫了她一眼凉凉的说道。

    “嘻嘻嘻……我可是个能吃苦耐劳的好姑娘!”容颜双手合十,甚是感慨的说道。

    “果真,除了肚子越来越大之外,这脸皮也是越来越厚了!”皇甫琅轻笑着,对着自己的弟弟感慨道。

    “厚点好!厚点出去参加聚会什么的才能吃得饱!”皇甫卿捏了捏容颜的小脸甚是满意的说道。这才转身进了厨房。把傻眼的容颜一个人扔下。

    “行了,开玩笑的,快进去吧,别傻站在这里了!”皇甫琅忍着笑,将容颜给拽进了客厅。

    “哈哈哈……”皇甫湘却不客气,坐在沙发上,看着呆傻的容颜,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皇甫湘想,越是悲伤的人,越是喜欢放大别人的错处,恣意的取笑,借以逃避自己的窘境,似乎想以此来说明,自己并没有受到伤害,她依然还能笑得很大声。想到这里,原本恣意的笑突然便停了下来,心中只有一种无以为继的感觉,苍茫荒芜。

    “哼,你也知道取笑我不对吧!”容颜跑到她的面前,很是不客气的拽着她的脸,那力道,大的瞬间赶走了她突然升起的悲凉之感,唯一剩下的只有痛感。

    “容颜!我杀了你!”皇甫湘疼的差点掉下了眼泪,这死丫头,到底用了多大的劲儿啊!

    “哥……哥……快救命!”容颜连忙躲在皇甫琅的身后,她顶着个皮球,实在是不敢到处乱跑,这要一不小心摔个跤什么的她到哪里去哭?

    “哥,你别护着她!”皇甫湘一边揉着自己的脸颊一边对着皇甫琅说道,这丫头,是把她的脸当成柿子了吗?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容颜躲在皇甫琅的身后很是委屈的眨巴着眼睛,我不是看你一副要哭的样儿这才牺牲自我帮你一把的么?好吧,虽然现在依旧泪光盈盈的模样,不过,明显意义不同嘛!

    皇甫琅轻轻笑了笑,倒也不是不理解容颜的做法,只是这力道……扫了一眼自家妹妹脸上一边一个红痕,这力道也忒狠了些。

    “好了好了!”终归看在容颜是好心的份上,皇甫琅还是出口相救了,“好歹比她大两岁,你就让让她吗!”皇甫琅对着怒发冲冠的皇甫湘说道。

    “她还是我嫂子呢,她怎么不让我掐两下?”皇甫湘怒,大声的说道。

    “算了,给你掐就掐一下吧!”容颜从皇甫琅的身后走了出去,大义凛然的走到皇甫湘的面前,“看在你侄子侄女的份上,你要是下的去手你就掐吧!”闭上眼睛,容颜很是义无反顾的说道。

    “别拿他们当借口,我掐你关他们什么事儿啊?”皇甫湘怒,冷冷的问。

    “你掐我我能不疼吗?我一疼他们两个肯定也疼啊!”见她没有真的掐自己,容颜才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故意挺了挺自己的小皮球,很是理所当然的说道。

    “你……”皇甫湘咬牙,终是没能狠下心来揍她。

    容颜立刻漾起笑容,甚是狗腿的把皇甫湘拉着坐下,“好了好了,快坐下吧!一会儿就有好吃的了!阿卿做饭可好吃了!”

    “还不是你逼的!”皇甫湘瞪了她一眼,觉着自己高大上的哥哥快被容颜这丫头给毁了,嗯,虽然现在的哥哥似乎比之前更加的容易亲近。

    “哪有!”容颜委屈了,“这做饭好吃可是优点,你看看哥哥!”容颜指了指皇甫琅,“明大哥不在家他可是饭都吃不上了!阿卿现在就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啦,就算以后我出门,他也可以自己喂饱自己!”

    “以前没有你哥哥也没有挨饿过!”皇甫湘凉凉的指明事实。

    “那不一样嘛!”容颜挥了挥手,完全把一旁黑了一张脸的皇甫琅给忽视了,“哪有自己想吃什么做什么吃自在啊?是不是哥哥?”一回头,才发现皇甫琅正黑着脸瞪她,容颜捂脸,她是傻了吗?

    皇甫湘坐在一旁冷笑,看她怎么办?

    “呵呵呵……”容颜笑着,很是狗腿的向皇甫琅那边移了移,“哥哥不一样嘛,天生就是享福的命,就算明大哥不在家,不是还有一个会做饭的弟弟嘛!哪里用得着亲手下厨!”

    “我倒是不介意亲手下厨,就怕不小心把你们给毒死!”皇甫琅扫了她们一眼,云淡风轻的说道。

    杀气!浓烈的杀气!容颜缩了缩脖子,连忙从沙发上起身,“那个……我去厨房看看饭菜好没好,你们继续哈!”

    兄妹俩看着她逃跑,最终只能相视一笑。

    “哥,以前的事情对不起!”皇甫湘对着皇甫琅认真的说道。

    “怎么突然说起这个?”皇甫琅皱了皱眉,“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

    “只是突然觉着以前的自己太过不好了!”皇甫湘小声的说道,手里拿着遥控器,一个接着一个的换台,似乎,经历了这许多,她才发现,这个世界上最爱自己的永远是自己的家人,而她,对外人宽容,却对自己的家人太过苛刻,幸而,她发现的早,还有补救的机会。

    “没什么好不好的,你是皇甫家的千金,有任性的资格!”皇甫琅淡淡的说道,自然,他的这句话自有其深意。喜欢就要,不喜欢就扔,其他的交给他们就是!

    皇甫湘愣了一下,才明白其中的意思,点头,小声的说道:“我知道!”哥哥的意思,如果她真的喜欢上那个男人,他们自然能让那个男人乖巧听话,如果她不喜欢那个男人,他们自然也能让那个男人闭上嘴巴。只是……她不要这样,她要的是和她心灵相通的爱人,不是由于哥哥的原因而对她俯首称臣的傀儡。“不爱我的人我不会强留,自然我也不是被猫亵玩的老鼠,也不会任由人随意玩弄!”

    “嗯!”皇甫琅点了点头,“这才是我们皇甫家的人!”

    “好了,可以吃饭啦!”容颜站在厨房的门口,对着客厅的两兄妹叫道!

    “嗯,来了!”皇甫琅应了一声,这才和皇甫湘一同起身向餐厅走去。

    今天的晚餐很简单,意大利面,所以才会这么快的做好。

    “怎么样?看着都想流口水吧!”容颜充当上菜小妹,将一盘面放到皇甫湘的面前不忘替自己的老公宣传并索取赞美。

    “……”皇甫湘把她手中的面接了过来,埋头就吃,不理她。

    “算了,看在你用狼吞虎咽这个实际行动来回答的份上,我就不介意你的无礼了!”容颜说着,又转回来厨房,继续充当上菜小妹。

    “谁狼吞虎咽了!”皇甫湘冲着她的背影大喊。

    容颜不理她,继续走进厨房,和皇甫卿一同出来,皇甫卿端着两盘,她手里端着一盘,只是她手中那一盘的分量稍微比其他的多些。

    “小猪!”皇甫湘扫了一眼坐在她对面的容颜,看着她那盘中差一点是自己双份的面,小声的说道。

    “我这是一人吃三人消化!”容颜丝毫不觉着自己的饭量有多大,“别忘了我肚子还有两只呢!他们也是要吃东西的!”

    “借口!”

    “不是!”

    “借口!”

    “不是!”

    “……”

    “闭嘴,吃饭!”看着两个人只顾着吵嘴完全忘了吃饭,皇甫卿不得不开口制止。

    “哦!”容颜应了一声,对着皇甫湘做了一个鬼脸,这便低头,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皇甫湘瞪了她一眼,很想揍她,但是碍于自己的哥哥是人家的丈夫,如果她敢动粗,这个哥哥绝对不会向着自己,于是,只好老实的吃饭,下定决心,哪天哥哥没在家的时候,一定狠狠收拾她一番,这个没法没天的臭丫头。

    吃过晚饭,在壹号院坐了一会儿,皇甫湘便起身要走。

    “要不,我送你去十号院吧!”容颜起身,对着皇甫湘说道。

    “不要!”皇甫湘很是干脆的说道,“你送我回去,我在不放心再送你回来,那咱们晚上不要睡觉了,直接壹号院十号院来回来走得了!”主要是这路上还有积雪,若是不小心跌倒了她可是玩死难辞其咎的!

    “我送你吧!正好顺路!”皇甫琅起身,淡淡的说道。

    容颜看了皇甫琅一眼,这顺路两字可说的真坦荡啊!

    “不用送!”皇甫湘说道,“这十号院又不是有多远的路,况且这是华府豪庭,还有什么危险不成?”

    “我有事要和爸爸商量!”皇甫琅淡淡的说道,“要不然我特意送你回家?”

    “……”皇甫湘撇嘴,要不要这么说的这么直接啊?好歹是他妹妹,就不能给点面子吗?

    “走吧!”皇甫琅淡淡的道。

    “嗯!”皇甫湘应了一声,这才和皇甫卿容颜挥手,拿过自己放在一旁的外套套在自己的身上,跟着皇甫琅一起离开。

    皇甫卿和容颜一起送他们到门口,就被皇甫琅给赶了回来。

    “外面天太冷,你们就不用出去了!”皇甫琅也套上自己的外套,换上自己的鞋子对着他俩说道。

    “嗯!”皇甫卿点头。“路上慢点走!”

    “嗯!”那两人点头,这才走了出去。

    “后天就周末了,要不要聚餐哇!”容颜的脑袋伸了出去,对着他们的背影大声喊。

    “你要请客吃饭咱们就来!”皇甫琅头也不回的说道。

    “哥哥好小气!”容颜说道,还想对着他们喊话的,只是还未来得及开口,便被屋里的皇甫卿给拽了回去。

    “你想感冒是不是?”皇甫卿瞪她,穿这么少还敢开门。

    “我只是有话忘了说!”容颜小声的嘟囔。

    “明天再说!”

    “哦!”

    容颜乖乖的进屋,去了客厅,开始她的胎教时间——听儿歌!

    而皇甫卿,虽然不大喜欢听这种幼稚的歌曲,但是为了做一个尽职的好爸爸,也只得陪着她一起听。

    “马兰花呀马兰花……”

    听了没多久,家里的电话响了起来,皇甫卿拿起电话,走向一边的落地窗前接听。

    “我是皇甫卿!”皇甫卿淡淡的道。

    “三少,我是警卫处小王,这里有一位董先生,想要进华府豪庭,说是皇甫小姐的男朋友……”警卫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皇甫卿打断。

    “我的妹妹有男朋友吗?我怎么知道?”皇甫卿的声音微冷,“以后这个人华府豪庭拒绝允许入内!”

    “是!我知道怎么做了!”警卫应了一声,刚要挂电话却被对方打断。

    “等等,客气点!这个人我还有用,说的委婉一点!”

    “是!”警卫虽然不解其意,却也知道外面这人定然是惹了三少了,应了一声,这才挂断了电话。

    皇甫卿看着外面被暗黑覆盖的世界,嘴角勾起一抹冷冽的笑容,想拿他妹妹做跳板,哼,果然是胆大包天了,也不想想他会不会同意?本来,觊觎他媳妇儿就够他死罪的了,不仅不知道悔改,反而处处挑他的底限。嗯,无论对这个董玥,还是对他身后的中原集团,都成功的挑起了他的兴趣。剩下这几天,他就陪他们好好的玩玩儿!

    “很抱歉,先生!”警卫小王对着董玥很是礼貌的说道,“湘儿小姐并不在壹号院,晚上八点之后若没有接待的人,按着华府豪庭的规矩,您是不能入内的!”

    “可是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见湘儿,这位大哥,你就帮帮忙,我真的是皇甫湘的男朋友!真的,你看,我手机理你还有她的照片呢!”在风都花园等了将近一天的董玥,终于在四五点的时候回过神来,意识到皇甫湘可能根本就没有在屋内,这才气愤的踹了一脚大门,然后因为报警声而被昨晚上那个门卫赶了出去,当然,同样罚款两百。两百块钱倒是小事,可是自己像傻子一样饿的前胸贴后背的,竟然屋里没人!当时气得快要发疯的董玥,直接就回家了,只是刚到家,便被他老爸给赶了出去,他老爸就一句话,拿不下皇甫湘,他董玥也就不用回家了!这不,无可奈何的他又连忙赶到学校,当他找到皇甫湘的教室,才发觉人家老早就结束了今天的课程。走投无路之下,就差没撞墙了,这才想到皇甫家的老宅是在华府豪庭,这不,又连忙赶了过来,然而,到了门口,这个警卫也是个瞎眼的,无论他怎么说,就是不让他们进去。

    想要拿出自己的手机为证,却在手伸进衣服口袋的时候顿住了动作,为了表明自己的干干净净纯纯粹粹,为了能全心全意追求自己的真爱,早在他和皇甫湘说分手以后,他便删除了手机中所有皇甫湘的照片,把皇甫湘这个人从他的世界里清除的干干净净,现在,他又拿什么来证明?

    “这位大哥,你一定要相信我!”董玥在愣了一下之后便回过神来,对着警卫小王求情,“我真的是湘儿的男朋友,就在上个周末我还来十号院吃饭的!皇甫家是什么样的人家,我能用这种事情来冒充吗?是不是?真的,只要我见一眼湘儿你就知道了!”

    “这位先生,真的很抱歉!”警卫甚是客气的说道,“这无规矩不成方圆,就算你说的对,我也不能坏了规矩不是?否则,我有什么脸拿这一份工资?你既然是湘儿小姐的男朋友,有什么事情不能等到明天再说吗?”

    “你刚刚不是打电话给三少的吗?”董玥想着,这个三少应该还不知道他和湘儿之间的事情,也许通过他能让自己见到湘儿,在董玥的心里,似乎,只要他见到湘儿就能解决所有的麻烦!“麻烦你再打一个电话给湘儿,三少也知道的,上次我来吃饭当时三少也在场的!”

    “这位先生你这不是难为我吗?三少岂是我们能一而再再而三的随意打扰的人?”警卫小王甚是为难的说道。

    “最后一次,最后一次,如果还是不能见到湘儿的话,我就不麻烦您!”董玥连忙说道,就差举手发誓了。

    “好吧!”警卫小王应了一声,终是无奈的点了头,“您稍等!”警卫这才走进值班室,开始给皇甫卿打电话。

    董玥站在外面,听不见他和皇甫卿说些什么,只是看着这个小警卫时不时的点头,不一会儿便挂断了电话走了出来。

    “怎么样怎么样?三少有说记得我吗?我可以进去吗?”董玥看着警卫小王连忙问道。

    “是这样的!”警卫小王开口说道,“三少说了,今天已经很晚了,如果你有什么话明天,明天到魅影集团的总部,他会抽空见见你,那时候你有什么事情可以当面和三少说!”

    “真的吗?”董玥有点吃惊,他没想到,他竟然得到三少的接见,这……董玥的心跳有点过激,这是不是说明,三少很赏识他?

    “是的,三少就是这样吩咐的!”警卫小王点头应道。

    “哦,好!好!好!”董玥一连三个好,心中似乎比能见到皇甫湘还要激动,是啊,如果他能得到皇甫三少的认可,那么拿下皇甫湘还有什么麻烦?

    “那好,先生慢走!”警卫小王对着董玥甚是礼貌的说道。

    “好好好,你忙吧!”董玥开心的挥了挥手,便欢喜的回到车上,哧溜一声开的老远了。

    警卫看着得意洋洋的人,终是冷漠的笑了笑,欢喜赴死说的就是这样的人吧?

    欢喜赴死?皇甫卿要听到这个词儿定然会好好赞一赞这个小警卫,说不定心情一好还能把这个警卫调到别处。他就是要董玥带着他一家乃至整个中原集团欢喜赴死。

    而董玥,不明就里,欢天喜地的回到了董家。

    “怎么?哄好皇甫湘了?”坐在客厅里的董老板,看着自己儿子那样儿就猜到有好事发生了,哎!还是太嫩,不够沉稳,董老板一边嫌弃着一边好心情的问,不管嫩不嫩,这能成事儿就是好的,所以,那种小缺小点在起大作用面前是完全可以忽略的!

    “那算什么呀!”董玥得意洋洋的说道,颠颠的跑向自己的老爸面前,神秘兮兮的问:“爸,你老实说,要我得到皇甫湘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还能是什么?无非就是靠着皇甫湘和魅影集团搭上关系!”董老板一点都不以为耻的说道:“还有,皇甫家的那些人,不是高官就是将军,只要和他们搭上关系,在帝京横着走都没人敢说你一句!”

    “那不就是了!”董玥一拍双手甚是激动的说道,“我今天做成的事情可比挽回皇甫湘有用的多了!当然,就这个,也说明了皇甫湘飞不了!”

    “哦?”董老板好奇了,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情,但是看儿子那样儿,即便还没听,他也不由得笑了起来,似乎已经看到了更大的好处一般:“好,你和我说说!”

    “是皇甫卿!”董玥神神秘秘的说道,“他要见我,让我明天去魅影找他,你说,他一日理万机的人没事要见我干什么?”

    董老板愣了一下,“不会是因为你和他妹妹分手他要报复你吧!”

    “你这就傻了吧?”董玥嫌弃的看了自己的爸爸一眼。“皇甫卿什么人,他要报复我还要我去他的公司?他随便一个命令下来还不捏蚂蚁一样捏死我?还费事的让我去他公司干啥?”

    “你说的也对!”董老板沉吟了一下,倒是没有介意儿子对自己的没大没下,别人不懂,商场上的人谁不知道皇甫卿的手段?如果真是为了自己的妹妹抱不平根本就不会想要见到自己的儿子,直接下死手就是了,“难道他很欣赏你,所以才是让你去他的公司?”

    “绝对是的啊!”董玥拍着自己的膝盖激动的叫道,“你说如果皇甫卿赏识我,皇甫湘还不是我的囊中之物?”

    “不错!”董老板甚是激动的拍了拍自己儿子的肩膀,似乎已经看见了和魅影集团合作的前景,似乎已经看见自己在帝京横着走的景象,似乎已经看到了众人对自己卑躬屈膝阿谀奉迎的模样。

    “呵呵呵……”董玥很欢喜,很欢喜,一点也不觉着自己已经一只脚踏进了地狱的大门。

    ------题外话------

    唔,谢谢大家送花花的票票,很感谢很感谢,无以为报,只能么么哒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花间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间妖并收藏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