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 > 153 离开徐家吧!

153 离开徐家吧!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153

    “在家里看吗?”皇甫卿转头看着她甚是疑惑的问。

    容颜立刻摇头,“不要,看电影自然要去电影院啊!”

    “不要!”皇甫卿很是干脆的拒绝,“家里也可以看啊!”

    “不要!”容颜嘟着嘴,“就一次嘛,好不好?”

    “……”

    “阿卿!”

    “……”

    “阿卿!”

    “……”

    “阿卿……阿卿……阿卿……”

    “OK!OK!OK!”最终,皇甫卿只得无奈的投降,“明显下午和你去看电影!”

    “耶!”容颜欢喜又笑又叫,如果不是现在顶这个大肚子,她一定会扑进皇甫卿的怀里给他一个香吻的,唔,现在行动不便,以后补上吧,“等等,为何是下午嘞?你上午还有什么事情吗?”

    “你起得来吗?”皇甫卿扫了她一眼凉凉的问,伸手,将她没带手套的小手握紧自己的掌心,拉着她一路往壹号院的方向走去。

    “你说的甚有道理,咱们还是下午去吧!”容颜点了点头,不提自己明天到底能不能早起,只夸赞皇甫卿的决策英明。“唔,咱们要看什么电影呢?喜剧的我会笑狠了,恐怖悬疑的我不敢看,悲剧我有会难受,呃……你有没有什么比较好一点的提议呢?”

    “……”

    坐在车上的徐傲松看着他们的背影,脸上不自觉的染上了笑意。唔,这样相爱相守真好。

    他就这样一直看着一直看着,直到他们的身影彻底的消失不见,依然没有要离去的意思,直到半夜时分,这才驱车离去,回到徐家,不管不顾他们睡了没有,径自去了自己的书房,现下,他的书房已经上了锁,任何一个人也进不来。偌大的书房里,除了满满的书,书桌还有一张不甚宽大的床,然而,睡他一个人却是绰绰有余的。

    徐夫人一直没睡,一直坐在客厅里等他回家,然而,看着他进门,还没来得及唤他,他便直接上了楼,而当她好不容易追上去的时候,书房的门已经被关了起来。

    “……”包养的很好的手抬起来,最终却没能敲上去,只能无奈的转身离去。敲了门又有什么用呢,那人终归不会开门也不会让她进去。凄然的笑了一声,明明她什么都清楚,可是她就是不甘心,不甘心什么都事情都让那个贱人顺心如意,只是没想到自己用尽手段,最终换来的却是……

    而此时,已然夜深,除了少数这样的人之外,大多数人都已经沉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早,容颜还在楼上睡觉,而皇甫卿已经起身,正在厨房里做着早餐,刚做好,便接到一个意料之外的人的来点——商绯月。

    “我们谈谈吧!”电话那端的商绯月淡淡的说道。

    皇甫卿愣了一下,本来,他就有找他的打算,没想到,自己还为未出马,他倒是送上门来了。“找个地方等我!”

    “就帝国大学门口的咖啡馆吧!”商绯月淡淡的说道,这里离壹号院近,如果那个人有什么事情,皇甫卿也能很快赶回去。

    “OK,等我十分钟!”皇甫卿应了一声便挂断了电话,将早餐放进保温箱里,这才上楼,轻手轻脚的去了洗浴室,简单的清洗了一遍,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这才走到楼下,拿上外套和车钥匙走了出去。

    十分钟,不多不少,皇甫卿出现在商绯月的面前。

    “坐吧!”商绯月看了他一眼便淡淡的开口说道。

    皇甫卿也没有客气,扫了一眼座位,皱了皱眉,终究还是坐了下去。

    “刚让服务员消过毒,别担心!”商绯月很是无奈的开口,虽然和这人不到无话不谈的地步,但是终究相识一场,皇甫卿那各式各样的毛病他还是晓得的。

    “谢谢!”不可否认,听到这句话的皇甫卿还是很满意的,虽然不是不能忍,终归还是影响他的心情,“说吧,这几日是发了什么疯?”

    “嗯?”商绯月看着她,甚是疑惑的问。

    “你这几日的反常行为!难道不该给我一个解释吗?”皇甫卿坐在单人沙发上,右腿压着左腿,万分尊贵的模样。

    “我在看容颜!”商绯月也没有隐瞒,喝了一口咖啡便淡淡的说道。

    “目的?”皇甫卿看着他,简洁明了的询问。

    “我说她是我妹妹你信不信?”商绯月玩笑似的说道,只是那神情却再认真不过,哪里有半点开玩笑的模样。

    皇甫看着他,半晌没有说话,良久才开口,声音染了几分厉色:“为什么当初要扔掉她?”

    “你相信我说的话?”商绯月有些吃惊,他以为他要费好大的力气才能说服这人,却没想到……

    “为什么不相信?”皇甫卿淡淡的说道,像容颜这般妖的人他很少见过,唯一见过的便是和他有些过结的商绯月了,只是两人除了眸子其他的也不算太过相似,而他也不曾往这个方面想过而已。“告诉我当初为什么丢掉她?”皇甫卿想,即便商绯月真是容颜的亲人,但是如果他们当年做了很过分的事情,他也是不允许他们靠近容颜一分的。

    “我带你去见一个人吧!”商绯月没有回答皇甫卿的话,而是这样说道。

    “要多久?下午我答应要带那丫头去看电影的!”皇甫卿开口说道,意思就是看人可以,但是不能让他失信于容颜。她可没忘记昨天晚上要看电影的容颜,那模样,好似不去电影院看个电影就活不下去一样。

    “放心吧,一定在中午之前把你送回来!”商绯月淡淡的说道,其实,他更想容颜去见见那个人,只是他知道,要想容颜去,就必须先经过眼前这个人。他不能确定容颜会有怎样的反应,在知道真相后,到底是原谅他们还是怨怪他们,他不知道,他可以接受她的任何一种情绪,可是那个人不可以,所以,他只有做好了万全准备才敢带容颜去那个人的面前。

    皇甫卿不知道商绯月要带他去见谁,只是保持着淡然的心思,打定了主意无论见到了谁,听到他们说了什么样的理由,只要当初他们曾经对不起容颜,他就不会让他们靠近容颜一步,知道他亲眼看见那个人,那个躺在床上睁着眼睛却没有丝毫反应的人,原本淡然的心思不在,只剩下惊涛骇浪,那张脸,那张几乎和容颜一般模样的脸,几乎不用问,便能知道这人和容颜的关系。

    “她怎么了?”皇甫卿看着这人问着站在自己身旁的商绯月。

    “十三年前出了车祸,然后便一直是这个模样!”商绯月小声的说道。那时候他正好十三岁,亲眼目睹那一场车祸。伤心欲绝的母亲被撞飞的场景至今还深深地埋在他的脑海中,无论他用多大的力气都不能忘掉。

    “送到研究所吧!”皇甫卿淡淡的说道。现在似乎也不是问抛弃容颜的原因,有什么还是等把人安置好了再说。

    “什么研究所?”商绯月有些疑惑的问。

    “明魅研究所!”皇甫卿淡淡的说道:“脑科是余味的强项,让他帮着检查检查吧!”

    “余……余味?你说的是那个余味?”商绯月看着皇甫卿,宛若看到了救星一样。

    皇甫卿扫了他一眼,满脸的嫌弃,“难道这个世界上还有第二个余味吗?我让人救她,你也最好祈祷你们没有做过多么对不起容颜的事情,否则,我可不介意她是不是容颜的谁,她现在什么样我还是会让她变成什么样的!”

    “所有的事情都有我来承担!”商绯月收敛了激动的神情,看着皇甫卿很是认真的说道。

    “你们真的做了对不起容颜的事情?”皇甫卿皱了眉头看着商绯月冷着声音说道。

    “没有保护好她又怎么能说对得起她呢?”商绯月颓然了神色小声的说道。他还记得,那个小丫头总是屁颠屁颠的跟在他的身后,无论他喜欢她还是不喜欢她,就是爱跟着他,然而,那一天……商绯月闭上了眼睛,如果他知道那样以及后面那么多的事情,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她离开自己的。

    皇甫卿没有再说什么,“先把人送去研究所吧!我不管你要做什么,只有一条,那就是不能让人伤害到容颜,无论是谁都不允许,否则,我可不管你是不是她的哥哥……”

    “你放心吧!”商绯月淡淡的说道,他这次回来,便是为了报仇的,又怎么会让别人伤害那个丫头呢?

    最终,皇甫卿还是打了电话给余味,余味本就是个醉心医术的天才,听到这么一个棘手的病例,不但没有推脱,反而兴致高昂的接了过去。

    对此,商绯月是非常的感激皇甫卿,只是不懂这个被全球瞩目的医学天才怎么就到了皇甫卿的手下。

    “这只能说明你太孤陋寡闻了!”回去的路上,皇甫卿淡淡的说道,谁人不知,余味是他十二智囊团成员之一?

    “……”商绯月无言,这些年他一直在国外,脑海中也全是商家和徐家这些人,字所以知道余味,也是听妈妈的主治医生随口那么一说过,而他也曾花大价钱去寻,只是一直没能和他本人取得联系罢了。

    皇甫卿没有说话,本来,明魅研究所就不是为了钱而产生了,自然也就不是随便哪个有钱人就能请得动的。

    一起将躺在床上的植物人送到研究所安置好,两个人这才开车回到了华府豪庭。

    “行了,我到家了,你也可以滚了!”皇甫卿下了车声音淡淡的说道,“别再容颜的面前胡说八道,伤着她我对你不客气!”

    “……”商绯月但笑不语,他怎么会轻易的伤害她呢,只是被皇甫卿这般不客气的警告,商绯月非但没有不高兴,反而渐渐的安下心来,本来,听容颜的语气,她是很在乎很在乎眼前这个人的,现在,他终于知道,这人同样的在乎容颜,这就好,不会欺负容颜。让他可以安心的做接下来的事情。

    当皇甫卿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这一早上的来回京郊市中来回的奔波几次,时间花去不少,幸而没有错过下午的电影,否则……

    “你还知道回来呀!”

    果然,一进家门,就看见孕妇大人掐着腰凶神恶煞的对着他。皇甫卿脱下自己的外套,莫名的有些心虚,看着容颜,小声的说道:“我这不是回来了么?”

    “……”容颜只哀怨的看着他不说话。

    “我没有忘记要和你看电影,这不突然有事不得不出去一趟么?”皇甫卿将人拉着走进了客厅,小心的赔不是。

    “那就连招呼也不打么?电话也不带,我很担心好不好?”容颜被拽到沙发上坐下,小脸依旧绷着。

    “唔,是担心我还是担心看不成电影?”皇甫卿歪着头,脸上挂着浅淡的笑容甚是好奇的问。

    “我当然是担心……”容颜大声的喊着,喊道一般突然便住了口,看着皇甫卿,傻傻的模样。

    “呵呵呵……”皇甫卿忍俊不禁,终是伸手挂了挂她的鼻子,起身,淡淡的开口:“行了,赶紧收拾收拾吧,咱们去外面吃饭!”

    “好!”原本还哀怨不已的人瞬间就笑了,欢喜的应了一声,直接去拿自己的外套,手套,帽子一样不少全副武装,然后才走到皇甫卿的面前,兴奋的说道:“咱们出发吧!”

    “走!”皇甫卿应了一声,这才拉着她的手一同走了出去。两人先是去了水墨楼吃了午饭,然后又去了逛了一会儿,容颜修了修头发,两人这才去了电影院。

    “哎,这电影院怎么没有人啊?”容颜拿着皇甫卿递给她的电影票,走进放映厅却发现里面一个人都没有,看着皇甫卿,甚是疑惑的问。

    “我怎么知道?可能人家都不喜欢看这部电影吧!”皇甫卿抬头望着天花板,甚是淡定的说道。好似没有看到人家工作人员忙着退票忙的满头大汗。当然,这一幕,先进来的容姑娘确实是没看到的,只是这皇甫三少么……

    “怎么可能?”容颜摇头,先是是不赞成他的说法的,“我也是有做过功课的,这部电影好评不断,要不然我才不看呢!”

    “可能那些人怕冷吧!”皇甫卿在最前面的一个位置坐了下来甚是淡定的说道。

    “……”这里面不是开着暖气么?容颜虽然觉着这个理由不可信,可是也想不到更好的理由,最终只能乖乖的在他的身旁坐了下来,离电影放映还有五分钟,容姑娘始终不相信,一场电影就他们两个人看,时不时的回头看一眼大门,奈何大门紧闭,始终没有开启的迹象。

    而此时,电影院的工作人员,正全体出动,不住的向着已经买了票却不能看电影的人们道着歉,一边道歉一边安抚,“这次是我们电影院的疏忽,买了票的人都可以任意选择一部其他的电影观看,另外,还将获得一张五十元的购物券,可在我们电影院内的超市购买任意购物!为大家带来的麻烦,我们真的很抱歉!”

    “哎,算了算了!”过来看电影的都是一些小年轻们,不仅可以任换一场电影还有五十块钱的零食可以拿,这些人们倒也好说话。毕竟机器出了故障也不是人家电影院乐意的事情,每个人发五十元,这个老板已经很慷慨了!

    发完了临时打印出来的购物券,经理忍不住擦了擦额角的冷汗,还好……还好没惹出什么大乱子来,转头,扫了一眼据说机器故障的放映厅,好不容易停下来的汗水又开始蹭蹭的往上冒。

    “经理,都搞定了,您去歇着吧,这里我来守着!”这时一名员工走了过来,对着不断冒虚汗的经理开口说道。

    经理扫了他一眼,最终还是挥了挥手,“算了,我自己守着,你去忙别的吧!”

    “……是!”那名员工迟疑了一下,终是乖乖的应了,显然,知道里面的人定然是顶大顶大的大人物了。否则也不会让经理小心成这样。

    看着自己的员工离去,经理就找了个板凳在门口的不远处坐着,这一坐就是两个多小时,其他的放映厅电影都结束了,里面的人还没有出来,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经理再次紧张了,这……这又是咋回事儿啊?

    “哟,经理,这么凯啊!不用不好意思的,我们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接受换票和购物券的小年轻们,看着经理竟然还站在门口,莫不是感动了一把,“这天下在没有你这么负责人的经理了,我得回去给你做个锦旗!”

    “呵呵呵……给你们添麻烦了,欢迎下次光临!”经理忍着满脸的黑线,只得顺着杆子往下爬,对着这些人漾着恰到好处的微笑甚是有礼的说着。

    这位经理在之后的几天果然收到了不少表扬信和锦旗,幕后的老板还真的给这经理升了职加了工资,让他受益不少,明明他就是收了皇甫卿的钱,让皇甫卿包了一个场而已。明明那些购物券都是皇甫三少的出的,当然他也不会把这种好事往外推,也算自己受到惊吓的一种补偿吧,当然,此乃后话,以后再谈。

    送走了那些小年轻们,经理越发的疑惑担心,不明白早该出来的人为何到现在还没有动静,然而,让他进去查看他也没那个胆子,无奈,只能坐在门口,继续认真的守着。

    又过了大半个小时,两个人才哈气连天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三少?”经理一看到他们就差哭了,可终于出来了。

    皇甫卿掩饰性的咳嗽了两声,这才扫了经理一眼,淡淡的点了点头。“再见!”

    “三少慢走!”经理哪里敢多说什么,只弯着腰目送着他们离去。

    而容颜则依然哈气连天。

    “这里睡觉比家里舒服?”歪着头,皇甫卿甚是好奇的问着容颜。

    容颜很难得的囧了囧,仰头看天,装作没听见皇甫卿的问题。她哪里知道自己看着看着会睡着啊?只是……偷偷的瞪了一眼身边的人,容颜小声的嘟哝:“你不也跟着睡着了么?”

    事情的真相就是如此,两个人看到一半的时候就先后睡着了,一直睡到刚刚才醒过来。容颜的小脸红了红,实在有点心虚。

    “那个可能是这部电影太枯燥了!”容颜想了想,终是小声的说道。

    “嗯!”皇甫卿应了一声,意味深长。

    两个人慢悠悠的在大街上乱晃,容颜为了减少回头率,特意在路边摊上给皇甫卿选了一顶老爷帽,一副黑框眼镜。果然……

    “如果你气场在稍微收敛一下就更好了!”容颜同样带着帽子,带着手套的双手合十,看着皇甫卿笑嘻嘻的说道。

    “……”皇甫卿看着她不说话,显然,戴着这种廉价的帽子和眼睛,他已经很给她面子了,要他说,看就看,谁能把他怎么样?奈何容颜不同意,别人不敢对他这么着,却很敢对她怎么着,所以,为了安全,还是小心为妙。

    两人再次手拉手逛街,果然,这样,对他们行注目礼的人就没那么多了,那个黑框眼镜就是个完美的自黑工具。哈哈哈……

    然而,饶是如此,容颜也没能成功的规避风险。

    就在他们压着马路的时候,一辆车像是疯了一样向她撞了过来,而此时,皇甫卿正在一旁的奶茶店给她买奶茶,而容颜,皇甫卿特意叮嘱,让她站在路边不要乱动,路边,真的很路边的地方。

    而那辆车,却像疯了一样,直直的向她冲了过来。

    容颜大惊,直觉的向后退了一步,然而这一退却退出了问题,身后的路与她所站的位置有着二十公分的台阶,而她退这一步,却没能抬到那个高度,身子直接就向后倒了去。

    “啊!”容颜惊叫一声,那辆失控的车已在眼前。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向后倾倒的身子腾空,整个人被搂进一个温暖的怀里。而那辆车,却则快速的转了个弯飞快的离去。

    “乖啊,别怕!”皇甫卿搂着容颜,轻轻的拍着她瑟瑟发抖的身子,声音柔和的安慰,而那双眼睛,则死死地盯着那辆车,心中怒意滔天。

    “阿卿!”容颜缩在皇甫卿的怀里,当她闻到那股熟悉的清香时,便知道自己安全无虞了,然而……晶莹的泪珠还是大颗大颗的落了下来,刚刚,她还以为……她还以为……“阿卿!”

    “乖啊,别哭,已经没事了!”皇甫卿不住的轻拍着容颜的后背,声音柔和的安慰着,他不知道该如何化解她心中的恐惧,只能紧紧的将她抱在自己的怀里。一遍一遍告诉她没事了,有他在!

    良久,容颜才平静下来,只是眼泪虽然停了,小脸却依旧苍白没有血色的模样。

    “我们回家好不好?”皇甫卿看着她轻声的问。

    容颜看着他,重重的点了点头,她决定了,除了生孩子去医院,她以后绝对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娘的,出来一次慌一次,还让不让人活了?

    皇甫卿牵着她往回走,路边,是他刚刚跌落在地的奶茶,滚烫的还冒着热气。然而此刻,却已无人问津。

    皇甫卿将容颜送到车里坐下,他却没有立即进去,而是关上了车门,自己站在外面给萧敬东打电话。把自己刚刚记住的车牌号告诉给他,让他马上去查这辆车子的主人。

    “是!”萧敬东没有多问什么,只是听着自家boss的语气,也知道boss生气了,接了命令,片刻也不敢耽搁,便着手去查了。

    皇甫卿这才上车,将容颜的安全带系好,这才发动车子离开市中驶向华府豪庭。当他将车子开到壹号院的时候,萧敬东的电话就打来了,告诉了他那辆车子的主人是谁,皇甫卿只是眯了眯眼,便没有多说什么,挂了电话,将容颜抱下了车。

    “我可以自己走的!”容颜小声的说道,虽然刚刚吓得腿软,可现在过了这么久,这路肯定是能走的!只是这好好的一场约会就这样就没了,想到这里,容颜就止不住的叹了口气。

    “……”皇甫卿看着她这张落寞的小脸,墨黑的眸子更是风起云涌。“明天,明天带你去雪城看冰雕!”

    “真的么?”听到他的话,容颜豁然抬头,一双眼睛也亮的惊人,然而也只是亮了片刻,瞬间就黯淡了下去,她刚刚可是发了狠了,在孩子出生之前是不出华府豪庭的了。“算了吧,我明天在家里睡觉!”最终,容颜只得和皇甫卿这么说道。

    “真的不去吗?各式各样的冰雕哦?”皇甫卿一边抱着她进屋一边诱惑着说道。

    “……”容颜看着他陷入两难,她就是在家闷久了所以才……可是这总是麻烦不断,她这还怀着孕呢,两个小包子的安危总不能不顾吧?她宁肯闷一点,也不想小包子出什么意外。

    “雪城谁也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谁,无缘无故谁会找你的麻烦!”皇甫卿似是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声音柔和的说道,“这样也不去吗?那好吧,我们就呆在家里睡觉吧明天!”

    “去!去!谁说不去的!”终归那句谁也不认识谁打动了她,是了,她就不相信,去一个陌生的地方还能有人找她麻烦!

    “好!”皇甫卿笑着应了一声,“晚上早点休息,明天早点出发!”

    “嗯!”容颜重重的点了点头,然后便安心的窝在他的怀里,心中,终归还是有点疑惑,不知道刚刚那车到底是什么人,到底是故意为之还是无心之举,然而想来想去,却想不出所以然来。

    不一会儿,容颜便睡着了,只是睡的不甚安心,时不时的打个激灵,皇甫卿的眉头皱的越发的紧了。起身,出了卧室,皇甫卿直接去了书房,一边走着一边拨打着电话。

    “怎么了?是出了什么事情吗?”电话那端的人不是别人,真是近中午才和他分道扬镳的商绯月。

    “帝京徐家和容颜有没有关系?”皇甫卿没有浪费时间,很是直接的开口问道。

    听到徐家,电话那端的商绯月不由得皱了眉头,“发生了什么事情?”

    “今天容颜差点发生车祸,车是徐二夫人的车!”皇甫卿很是干脆的说道。

    “我知道了,这件事情交给我解决吧!”商绯月开口,声音严肃的说道。

    “我不希望这种事情发生第二次,如果你不能解决的话,就由我来!”皇甫卿冷着声音说道,想到容颜,这种冷意更甚,徐家!好一个徐二夫人,竟然敢动他皇甫卿的人!

    “交给我吧!”商绯月淡淡的说道,“你好好照顾颜颜!”

    皇甫卿没有多说什么,便挂断了电话,明日他带容颜出去玩儿,而这件事情就交给商绯月来处理,当然,如果他处理不好的话,那就自己来,总不能让那些人伤了容颜还能逍遥自在!

    是了,开车想要撞人的正是徐二夫人——商迩嫚,她会娘家的路上,不经意看见容颜那张笑脸,那张和她记忆中一模一样让她厌恶的小脸,她是绝对不可能认错的,然后,她便疯了一样,猛踩着油门,当时,她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撞死她,撞死她,她能撞死她一次,就能撞死第二次!然而……结果却没能如她所愿。一个多管闲事的男人竟然将那个小贱人给抱开了。

    噗通噗通……徐夫人的心激越的跳着,终归,做这样的事情她自己也是十分害怕的。

    车子在商宅的门口停了下来,徐夫人下了车,直接走了进去。

    “发生了什么事情?”商夫人看着自己的女儿一脸惨白的模样一边走过来一边询问。

    徐夫人却没能立刻回答母亲的问话,而是拿着桌子上的水杯也不管里面的水冷不冷直接一口就灌进了嘴里,良久,才稍微平复了一些心中的激动,这才看着自己的妈妈,却在看到站在一旁打扫的保姆时立刻又闭上了嘴巴。

    商夫人是什么人,六十多岁的人还撑着整个商家的商业帝国,不精明早就被那些觊觎商家财富的人给生吞活剥了,抬手对着保姆挥了挥手:“行了,先下去吧,过会儿在过来打扫!”

    “是的,老夫人!”保姆应了一声,收拾了打扫的工具连忙离开了客厅。

    “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昨天晚上说的都是真的?你看见商迩雪了?”商夫人看着自己的女儿声音严厉的问道。

    “看见了,看见了!”徐夫人双眼无神,语气僵硬的说道,脑海中那张妖一样的小脸是那么的清晰,便是笑容,都和她印象中的一模一样,想到这里,身子不由得一抖,她是回来找她报仇的?“就差一点,就差一点,我就撞死她了!”徐夫人抓着商夫人的手激动的说道,“就差一点点,真的!”

    “混账!”商夫人一个巴掌就打了过去,“你都几岁还这么没脑子?”

    “妈?”徐夫人捂着自己的脸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妈?你为什么打我?她是来找我报仇的,难道你要看着我死在她的手里吗?”

    “闭嘴!”商夫人厉声说道,看着自己的女儿,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光天化日,你撞死了她就不要赔命了吗?你开的什么车?稍微一查就能查到是你的车?你……”

    “啊?”徐夫人惊叫一声,终是明白了过来,原本就苍白的脸越发的惨白没有血色了,盯着商夫人,一脸紧张的问:“妈?那……那怎么办?”

    “你把当时的情况和我说说!”商夫人开口淡淡地说道。

    “是这样的……”徐夫人说着,把自己从徐家过来,在街上遇见那张熟悉的脸就开车撞过去的事情仔仔细细的讲了一通,“没有撞到,我怕惹来麻烦,就开车跑了!”

    “……”商夫人已经不想骂女儿蠢了,只是沉吟了一下,这才淡淡的开口:“行了,你也别担心了,如果对方真的找到了你,你就说车子突然失控了!没有证据,谁也不能说什么!”

    “这……这样就行了吗?”徐夫人看着自己的母亲有点不敢置信的问。

    “要不然还能怎么样?你去自首吗?”商夫人冷着声音询问。

    “不要!”徐夫人连忙摇头,她…。她怎么可以去自首,绝对不可以!

    “蠢货!”商夫人怒道道。“你确定那个人是商迩雪?”商夫人皱着眉头询问。当初,她可是亲耳听到医生说抢救无效死亡的,一个死了的人怎么可能活过来?

    “是她是她!”一提到这个人,徐夫人就有点激动,大声的说道。“我不可能认错的,那张脸我死也不会忘掉的!”

    “住口!”商夫人看着女人渐入癫狂的状态,不由得怒声喝到。

    “妈!”徐夫人看着商夫人,乖乖的噤了声。

    而此时,独自在家的徐傲松也迎来了一个客人。

    “谁!”没有人在家,徐傲松只能自己去开门,只是敲门的人却不曾回答他,皱着眉头,打开了门,却见一个陌生的男人站在自家的门口。看着眼前这张脸,徐傲松突然便僵直了身子,双眼发直,死死的盯着眼前的人,好像要透过他看到另外一个人一样。

    “唔,看你这样的反应,难道还记得我是谁?”商绯月脸上带着笑容漫不经心的说道。

    “熙晨!”徐傲松的手死死的抓着门框,便是掐断了指甲都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咬牙,瞪着眼前的人,用尽全部的力气克制着自己,他不知道自己想要干什么,只是逼着自己什么都不做,只盯着眼前这人。

    “唔,我叫商绯月!”商绯月一点也不介意眼前这人的紧张,只淡淡的开口说道,“其实这商我也是不乐意姓的,但是没法子,徐或商我总要姓一个不是!”

    “你妈妈呢?这些年你们到底去了哪儿?”徐傲松看着自己的儿子咬牙着询问。他想,便是这个儿子,他也是恨着的,恨他那么决绝的离开了自己。

    商绯月却不为所动,很是随性的从他的边上走了进去,看着和以往截然不同的屋子,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玩味儿,“看来,你这些年过的不错?”至少比他妈妈过的好多了不是吗?

    “你妈妈到底在哪儿?”徐傲松不想和他废话,他只想知道,只想知道那个人在哪里!

    “唔,对了,我来可是有要事的!”商绯月淡淡的说道,两个人的频道完全不在同一个上,却不影响他们各自说着各自的话,“管好你的女人,如果她再有动容颜的心思,否则,我不介意先收拾徐家!”

    “商迩雪到底在哪儿?”徐傲松突然走了过来,一把抓住商绯月的肩膀,双眼圆瞪,咬着牙问道。

    “……”此时,商绯月才转头,第一次将目光落在眼前这个男人的脸上,第一次那般认真的看着,“知道了又如何?赶走你的妻女把她接回来?呵呵呵……”

    “告诉我告诉我……她在哪里!”徐傲松觉着,迟早有一天,他会被他们母子给逼疯,或者,他老早就疯了,只是他一直没认清而已。

    “看到你这样,以后我收拾完商家说不定会放过你们徐家!”商绯月说完,终于不再浪费时间,转身走了出去。

    “徐熙晨!”徐傲松追了出去,而那人已经开车离去,噗通一声,徐傲松跌坐在地上,一滴眼泪终是滑落眼角。

    “傲松!傲松!你这是怎么了?”当徐夫人从商家回来的时候,便看见徐傲松坐在门口一动不动的模样,吓了一跳连忙跑过去扶他,“傲松,你怎么了?你可别吓我啊!”

    “商迩嫚!你带着熙晴离开吧!”徐傲松一把推开徐夫人,声音淡然地说道。“你走吧,离开徐家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花间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间妖并收藏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