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 老师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160

    “嗯?”容颜歪着头,看着舒砚,一副无辜的模样。“怎么这么说?”

    “你……”舒砚看着她铁青了脸色。看着她那妖艳的小脸上一脸的无辜,心中的怒火宛如被浇了一桶汽油,烧的越发的旺盛了。“我告诉你,不要得意,总一天他会厌恶你,看你一眼都烦!”长得再好看又有什么用?美人迟暮,那时他还会把你当宝一样对待吗?

    容颜耸了耸肩,容颜甚是淡定的说道:“放心吧,要嫌弃也是我嫌弃他!”那人如果不是对她那么好,就他那龟毛的性子又有几个人能受得了?

    “你……”舒砚指着她,心中再一次想歪,认为容颜就是故意在她面前显摆,盯着容颜那张美艳的小脸,舒砚最后一丝理智绷断了,抬手就去打容颜,哪里还想到不远处紧紧盯着她的警卫和皇甫湘,只想好好教训眼前这个人,让她在她面前显摆,让她嘲笑她……高高抬起的手,却没能如愿的落下来,一只手握住她的手腕,让她动弹不得。

    “放手!”舒砚愣了一下,一边怒吼一边回头,便看见一个清瘦的中年男人,四十几岁的模样,捏着她的手腕,眼神讥讽的看着她,又是这种眼神……又是这种眼神!凭什么……他们凭什么用这样的眼神看她?凭什么?

    容颜同样惊讶的看着突然出现的人,清瘦矜贵的模样,一身黑色的大衣显得越发的修长挺拔。在脑海里搜索,却没有这人半点的印记,显然,是个不认识的。目光落在一步之遥的车上,容颜的眸中闪过了然。怪不得能如此及时了。

    “小猪,你没事吧!”此时,皇甫湘和警卫小王都跑了过来,皇甫湘把容颜拽到自己的身旁,一脸担忧的询问。

    “不用担心,我没事!”容颜挥了挥手,让皇甫湘不要担心,警卫小王直接站到了容颜和皇甫湘的面前,挡在他们和舒砚的中间。

    “你松手!再不松手小心我告你骚扰!”舒砚看着徐傲松,声音冷冰冰的开口。

    “呵……”徐傲松轻笑一声,声音平淡的说道:“就你这长相也想别人骚扰?忒没有自知之明了!”冷哼一声,直接将她舒砚甩了出去。

    舒砚不防他会有这么大的力气,一个没站稳,直接跌倒在地,就在这时,又来了几个人,正是皇甫卿和萧敬东宁宗三人。当舒砚看到皇甫卿的时候,突然便委屈了,一双眼睛也微微泛了红,好似受到了多么不公的对待一般,那模样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容颜向边上让了让,不让前面这两只挡住自己的视线,有趣的看着舒砚的目光一直落在皇甫卿的身上,唔,旧情人相会,两眼泪汪汪?显然,事情没有按她预想的方向发展,皇甫卿看也没看跌坐在地上的舒砚,直直的走向容颜,却在看见徐傲松的时候突然停住了脚步。眼中难得出现一抹讶异。

    徐傲松在看见他的时候,也只是淡然的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谢谢先生帮了我的妻子!”皇甫湘对徐傲松甚是恭敬的说道。

    容颜看到这一幕的时候,蓦然便瞪大了眼睛,呃呃呃……这是什么情况?这还是她家的皇甫卿吗?竟然对别人低头?

    皇甫卿身后的萧敬东和宁宗,与皇甫卿一样,在看到徐傲松的时候,眼睛不受控制的大睁,便是身体,也条件反射一般的做出了相应的调节——立正,抬头,挺胸,收腹。

    “举手之劳而已,如果真的想谢谢我的话就请我喝杯茶吧!”徐傲松扫了他们一眼,依旧云淡风轻的说道。

    “好!”皇甫卿点了点头,这才伸出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然后看一眼宁宗和萧敬东,这才拉着呆立的容颜向华府豪庭走去。从头至尾,看都没看一眼舒砚。

    除了留下来的萧敬东和宁宗,其他的人都回到自己各自的轨迹上,舒砚坐在地上,半天没能爬起来,看着皇甫卿的背影,眼中满是荒凉,他……他就这样,看都没看她一眼,便理她而去了?眼泪扑簌的掉了下来,他真的就这么狠心吗?

    “舒小姐!”这时,萧敬东和宁宗终于看不下去,不得不开口说道。

    “……”舒砚一愣,抬头,才发现眼前这两人,萧敬东她是知道了,怪不得那天觉着熟悉,原来是皇甫卿身边的人,想到这里,心中越发的痛了,原来,自己被蒙蔽了这么久,如果……如果她早点知道,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舒小姐,你还是起来吧,这天多冷,你坐在地上多……”萧敬东开口,温润如玉的模样。

    “……”舒砚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们两个,不知道皇甫卿特意把他们留下来干什么,难道是……一种想法在心中升腾,原本觉着自己全盘皆输的舒砚突然又满血复活,他不是对自己冷血无情,他也想将她拉起来,只是碍着那个女人在场,所以……所以才表现的那么冷漠?是了,一定就是这样,否则,又怎么会把他身边的人特意留下来?想到这里,舒砚的嘴角渐渐的染了一抹笑容,原本灰暗没有血色的脸也变得好看许多,相由心生,便是这个道理了。

    萧敬东依旧一脸微笑,宁宗则受不了的翻了个白眼。

    舒砚却不曾发现他的表情,费力的从地上起身,自然,她是淑女,这爬起来的过程也是很淑女的,不会像那些个没有教养的人,随便一翻双手一撑就自己爬起来,淑女,做任何事情,都要给绅士出手相帮的机会。只是,她自认自己是淑女,却忘了考量自己身边的两个男人是不是绅士。

    就在她不稳想要借助对方帮忙的时候,一个弯身一个仰头看天,舒砚白了一眼仰头望天的那个男人,这才微笑着将手伸向弯身想要帮忙的萧敬东的手中,只是……同样伸手去扶的萧敬东,却在碰到她的手之前又连忙缩了回来,而他这么做的结果就是……舒砚再一次跌倒在地,只是之前是四仰八叉,现在是五体投地,姿势完全不同。

    “你在干什么?”这下子,啃了一嘴灰的舒砚也不矜持也不淑女了,忽的一下从地上爬了起来,灰头土脸的瞪着萧敬东,怒气冲冲的质问。

    “舒小姐息怒!”萧敬东依旧很是绅士的说道,“我本想扶着小姐起来,只是千钧一发之际,突然想到男女授受不亲,这要毁了小姐的清白,我如何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舒砚听了,差一点喷出一口老血,你当你在演古装剧呢?还授受不亲?“行了,别说了,阿卿让你们留下来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么?”说道这里,心中的不忿少了些,甚至还有一点点小激动。显然,很是期待他和她说的话。

    “嗯!”萧敬东看着舒砚,很是温和的点了点头,“boss是有话要和舒小姐说!”

    “嗯?他想要说些什么?”舒砚开口,甚是急切的问,随即又想到自己的身份,着实不该这般表现,如此的急切,倒失了自己的身份,想到这里,立刻又咳嗽了一声,高昂着脑袋状似很淡然的模样,眼睛却不住的扫向萧敬东,那模样,着实期待的紧。

    于是,萧敬东也便不在浪费时间了,开口,很是直接的把话说了出来:“舒小姐,boss交代了,以后舒小姐切莫靠近夫人方圆三步以内,否则……就别怪他不讲情面了!”

    “……”舒砚愣了一下,好似没听清一般,抬头,傻傻的看着萧敬东:“不好意思,你刚刚说了什么?我没听清楚!”

    “哦,不妨事!”萧敬东对她的道歉很是无所谓的挥了挥手,显然,多说一边与他而言也是没多大的影响的。“boss交代了,以后舒小姐切莫靠近夫人方圆三步以内,否则……就别怪boss不讲情面了!”

    “……”这下,舒砚的脸终是白了,所有的妄想在这一刻全被打碎,她冷冷的看着站在自己对面的两个人,这一次,那么清晰的看见他们眼中的讥诮,毫无掩饰明明白白的闪现在她的面洽。

    萧敬东和宁宗两人再不做停留,直接转身进了华府豪庭。

    舒砚看着他们的背影,好似看到了那个人,比他们还要冷漠还要狠心,那么轻易的将她尊贵的心摔个粉碎,皇甫卿!我会让你后悔的!我一定会让你后悔这样对我的!眼中的爱意或执迷渐渐的幻化成另外一种东西——偏执的恨意。

    舒砚在长椅上坐了下来,脑海中想象着自己到底是怎么活过来的,她的生命,大部分被这人给占有,是这人,让她生了成为所有女人眼中的标杆的心思,而今……也是这人,将她所有的能力坚持都给打碎。舒砚从来没想过,原来爱和恨如此的接近,只是片刻,爱已不在恨已生根。

    而此时,容颜他们已经回到了壹号院。

    因着感谢徐傲松的相救之恩,容颜特意亲自给泡的茶送到徐傲松的手中。

    “你和我这般客气,我倒是不好意思了!”徐傲松接过容颜递来的茶轻笑着说道。

    “是叔叔救了我,我自然该谢叔叔的!”容颜对着徐傲松笑眯眯的说道。

    “行了,我来谢就行了,你上去休息吧!”皇甫卿看了看时间,这才对着容颜甚是体贴的说道。

    “……”容颜却是看都没看他一眼,而是对着徐傲松甚是热情的开口:“叔叔吃过晚饭了么?”

    “吃过了,丫头,你就别忙了!”徐傲松对着容颜甚是和蔼的说道。

    “那好,叔叔你坐,我就先上去了!”容颜这才罢手,小声的说道。

    “好!”徐傲松点头,脸上带着温润的笑容,让原本清冷的人看起来柔和不少。

    容颜这才离开,却是看都没看皇甫卿一眼。

    皇甫卿是何人?到现在自然知道了事情不妙,只是……确定容颜上楼之后,皇甫卿才站了起来,很是认真的对着徐傲松行了一个军礼:“老师好!”

    “行了,坐下吧!”徐傲松挥了挥手淡淡的说道。

    皇甫卿这才收了手,乖乖的在徐傲松的旁边坐了下来,那姿势,自然不是以往双腿交叠的大爷样,规规矩矩,坐在沙发上跟坐在小马扎上一个效果。

    不一会儿,萧敬东和宁宗都赶了过来,与皇甫卿一样,对着徐傲松,认认真真行了一个军礼:老师好!

    “行了吧,放松!放松!”徐傲松挥了挥手,显然,不乐意这些繁文缛节的狗屁规矩。

    “老师!”萧敬东和宁宗收回手之后立刻就冲了过去,只是还没碰到人,便被对方一脚踹了出去,被踹的两个人互看了一眼,随后齐齐的向徐傲松攻了过去。徐傲松骂了一句,却不得不打起精神来应付这帮混小子。

    皇甫卿看着,脸上漾着清浅的笑意,倒也没介意他们把他家的客厅当成比武场,只是……“砰坏了什么按价赔偿!”此言一出,打的正是兴起的三人瞬间便住了手。

    “哈哈……老师,英雄不减当年啊!”萧敬东对着徐傲松笑嘻嘻的说道。

    “滚,臭小子,就知道合起伙来欺负我!”徐傲松骂了一句,这才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呵呵呵……谁让你是我们的不败教官呢!咱们就是以赢你为目标的!”宁宗也卸了冷硬的面具,难得微笑着说道。

    “狗屁,老子早八百年前就让你们这群混蛋给扳倒了!”徐傲松骂,生平第一次败北就是败在皇甫卿这个混小子的手中,这件事情他可能会寄到死。

    “呵呵呵…。那不是有boss么?咱们也想单打独斗把你撂倒!”萧敬东推了推鼻梁桑的眼镜笑呵呵的说道。

    “单打独斗?这些年我没见你们,成语都会用了?谁告诉你们两对一是单打独斗来着?”徐傲松睨着他冷着声音问。

    “呵呵呵……”

    “一群子奸商!”最后徐傲松下总结道。

    “请不要把我也扯在其中!”皇甫卿声音淡淡的提醒。

    “你是个中高手!”徐傲松一点面子也不给的说道。

    “……老师,你对我误会颇深!”皇甫卿愣了一下,只得这么说道。

    “就是,咱们都是老实孩子!”萧敬东在另外一边坐了下来,听到自家boss这么说连忙跟着应道。

    “滚吧!”徐傲松被他们这么没脸没皮的样子弄得哭笑不得,最终只得出脚赶人。

    萧敬东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宁宗拉住,“老师既然有事,我和东子就先走了!只是希望老师别再玩销声匿迹这种小儿科的游戏了!”

    “谁跟你们玩游戏了!”徐傲松黑着一张脸说道,还小儿科,他是那样的人吗?

    “呵呵……老师再见!”萧敬东笑了笑,终是抬手,和宁宗一起行了个标准的军礼,两人这才转身离去。

    “老师!”皇甫卿看着他把两人赶走,以为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连忙开口询问,“有什么事情吗?”

    “我叫徐傲松!”徐傲松看着他声音淡淡的说道。

    “嗯?”皇甫卿愣了一下,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两秒过后,蓦的瞪大了眼睛,“你就叫徐傲松?”那语气,惊讶莫名。

    “是!”徐傲松点了点头。

    皇甫卿没有回话,只是认真的消化着这个信息,在他的记忆中,他的老师只有一个名字——夜枭,当然,他也有另外一个名字,同样甚少人知道罢了,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老师就是徐傲松,商绯月的父亲,自己岳母的前夫,那个差一点开车撞到容颜的徐二夫人的丈夫。唔,刚刚,他还狠狠教训了一下自己老师的夫人女儿,呃,事实上只能说曾经的夫人曾经的女儿。

    “老师的来意如何?”皇甫卿问,他不知道自己的老师对容颜会有怎样的态度,是以才会有此一问。

    “我来自然是找你帮忙的!准确的说是找你的媳妇儿容颜帮忙!”徐傲松也不浪费时间,甚是干脆的说道。他想见迩雪,一刻都不愿意多等,只想着快点见到她,可儿子却告诉他那人不想见他,而唯一的办法就是带上容颜。那人想要见到容颜,就像他想见到那人是一个心思。所以,他也只能来找自己的学生了,明明打定了注意,可是还是有些畏惧,怕那丫头不能接受,这才坐在车上等,这一等便等了这许久,然后便遇见那丫头和别人谈话的事情,而他也终于得了一个下车的好时机。

    “为了岳母的事情?”皇甫卿想也不想便知道,“你都和岳母离过婚了,又丧心病狂的娶了她妹纸,即便现在离婚了,你以为岳母还会原谅你么?”皇甫卿毫不客气的说道。觉着他便是求了容颜,岳母也是不会原谅她的。离婚,是商家对外的说法,她总不能说自己被骗了借助在徐家十几年吧?而徐傲松,本就没把他们当回事儿,倒也没有反驳他们的说法,只想着她们离开了自己的世界别再出现在他面前就行了。

    听了皇甫卿的话,徐傲松的脸瞬间就黑了,原本清冷不易发怒的人终于控制不住低吼出声:“谁和她离婚了?”

    “没离婚?”皇甫卿更惊了,“没离婚你还找岳母做什么?问问她过的好不好?你不是会像做这种蠢事的人啊?”

    “……”徐傲松觉着,这一生最大的败笔就是教了皇甫卿以及他手底下那帮混小子,专门来克他的!“我没和商迩嫚离婚,因为我从始至终就和她结过婚,我也没和商迩雪,也就是你岳母离过婚!只要我愿意,我们的夫妻关系便存在并合法!”

    “……”皇甫卿看着他咬牙切齿的模样,终于乖乖的闭上了嘴巴,良久才挖了挖耳朵,小声的说道:“晓得了,这么大声做什么!”

    “……”徐傲松瞪着他,半晌无语。

    当年,那人只给他留了一张自己签了字的离婚协议书,便离开了徐家,再无音讯。这一走就是十八年。

    “怎么样?”良久,徐傲松才开口问。

    “什么怎么样?”皇甫卿看着他傻傻的问。

    “……”徐傲松的脸又黑了,他说了这么些话就是空气么?一点作用也不起?最终还是咬牙说道:“帮还是不帮?”

    “我说帮也没用啊!”皇甫卿看着他甚是坦然的道,“你不是说了么?需要容颜的帮忙!你问我有什么用?”

    “……”徐傲松差点咬碎了一口白牙,这混账东西,从第一天遇见他开始,就没让自己舒坦过一天。

    “明天吧,今晚我问问她明天给你答复!”觉着欺负够了,皇甫卿这才开口说道。

    “行吧!”徐傲松干脆的说道,就怕自己一迟疑对方又给他出什么幺蛾子。“我走了!明天我会再来的,如果你说不通就让我自己和丫头说!”

    “不再喝杯茶了吗?”皇甫卿起身,甚是认真的问。

    “不喝了!”徐傲松气呼呼的说道,喝茶消火,可是和他一起喝,自己只会越来越火。

    “老师再见!”皇甫卿行了个礼,这才送徐傲松离去。

    看着徐傲松离去,皇甫卿这才转身上楼。却在卧室门口被一扇门给挡在了外面,唔,门被锁了。皇甫卿在开了两下却没能开开来的时候顿时就黑了脸,他以为自己把丫头赶走了一切就OK了,没想到……

    ------题外话------

    眼睛花了,我歇会儿在再写,先发这些,如果不二更的话,明天就尽量补上,么么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花间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间妖并收藏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最新章节